69书吧 > 贵女重生之闲王忙入赘 > 第136章 撕破脸皮

第136章 撕破脸皮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皇后一愣,眼中有一闪而过的不自然,她冷哼一声,“本宫不知道侯夫人在说什么?”

    侯夫人轻轻笑了开来,笑声若珠玉相击,微凉的声音一字一字地钻入皇后的耳中,让她止不住颤抖起来。

    只因她听到侯夫人用淡然的语气说,“十七年前,郊外的官道上。皇后娘娘若是忘了,我可以再提醒提醒你。”

    皇后不可置信地抬眼看向侯夫人,袖中的手开始控制不住地哆嗦起来。

    侯夫人笑得温软,像一朵盛开极艳的芍药花,落在皇后眼里,那笑容却似带了致命的毒意,让她的心里一寸一寸开始变得冰凉。

    谢诗韵,她到底知道了什么?!

    皇后的失态不过一瞬,她很快回过神来,敛下眼中的恐惧,强自镇定地看着侯夫人,“侯夫人是说当年皇上遇刺一事么?”

    侯夫人不置可否地一笑,脸色显出些近乎透明的莹白来。“原来皇后娘娘还记得。”

    皇后强忍着心中的不快和不安,哑着嗓子道,“你究竟想说什么?!”

    “晴漪。”侯夫人突然直起身子,唤了皇后的闺名,她的眼神飘向窗外,似乎陷入了恍恍惚惚的回忆中,清冷的嗓音却是继续响起,“我记得,当年在闺中之时你极善歌艺,我们还打趣说便是那百灵鸟唱得也不如你好听。”

    皇后身子一抖,嘴张了张就想出声,可只从喉咙中挤出两声诡异的音节便闭了嘴,一双眼恨恨然盯着侯夫人,似乎想把她生吞活剥一般。

    侯夫人收回目光,看向皇后,眼神在她面上蜻蜓点水般一顿,“毁了这幅妙曼的嗓子,你后悔吗?”

    皇后冷着脸道,“能救下皇上,本宫有何好后悔的?!”

    侯夫人嗤笑一声,笑声在空中轻轻荡漾开来,轻轻挠在皇后心里,挠得她浑身发痒,渐渐蔓延到了全身,让她坐立不安起来。

    她“噌”地一声站了起来,冷邦邦道,“侯夫人若是想找人叙旧,本宫没有这个时间,侯夫人还是另找他人吧。”

    “晴漪,我知道你恨我。”

    皇后转身欲走,侯夫人的声音却又钻入了她的耳中,让她身形一顿。

    空气有一瞬间的滞凝。

    “我也恨你。”皇后没有转身,侯夫人又接着清清淡淡道,她的声音极轻柔,却好似一根极为尖利的刺一下子扎入了皇后的心脏。

    皇后内心的愤怒和不甘达到了顶点。

    她忿然转身,眼中已是一片怨怼的通红,睚眦欲裂,“是!我是恨你!明明我才是认识皇上更久的那个人,为什么他的眼里永远都只有你!明明你已经嫁做人妻,为什么他还要对你念念不忘,连接连宠幸的妃子,不是有你的眉眼,就是有你的神韵!我恨你,若不是你,我也不用日日活在这般煎熬痛苦之中!”

    她的声音本就喑哑,如今尖着嗓子叫出来,更带了一丝让人不适的诡异之感。

    皇后一步步逼近,一口银牙几欲被她咬碎,手掌心已被掐出了深深的指痕,她冷冷嗤笑一声,“你说你恨我,你凭什么恨我?!”

    侯夫人依旧未起身,只清清冷冷地坐在那里,一双眼眸却是带着刺骨的寒意,仿若千年不化的寒潭。

    “当年之事,分明就是你主使!目的就是为了除去我!”侯夫人并未像皇后那般歇斯底里,说出来的话却像是一记闷拳砸在了皇后心上。

    “若不是当时司黎舍身护住我,我早已顺了你的意,下去见阎王了!你只知自己替皇上挡箭毒哑了嗓子,那你可知司黎替我挡了那一箭,堪堪在鬼门关上走了一遭,整整养了一年才痊愈?!”

    侯夫人声音陡然透出森冷。

    “如果不是你那可笑的嫉妒心,皇上哪里会中箭?你又何需不管不顾地扑上去救他?!”

    侯夫人冷笑一声,“可笑你敢做不敢当,出了事便把此事往别的皇子身上推。我当时便已知道了你的把戏,但总归念在我们相交一场,不想把事情做得太绝。所以皇上因你舍命救他而欲封你为后时,我并未出来说什么。我想着,从此你我二人,桥归桥路归路,各自安好,从前你做的那些错事我便不再追究!可你千不该万不该,一而再再而三地触犯我的底线!我这是最后一次警告你,若你再敢把主意打到我家人身上,你可别怪我不留情面!”

    “情面?!”皇后似乎听到了什么可笑的东西一般,仰头大笑起来。

    “如今皇上对我这般不闻不问的态度,你以为我还会在乎自己在他心目中的形象吗?你去说啊,尽管说啊!”皇后大嚷大叫着,一副破罐子破摔的态度。

    侯夫人的声音愈发清冷起来,“你不想要这后位,难道也不想想你身后的窦家吗?!当年刺杀我的那些人必是你窦府的家兵。刺杀皇上,这是罪一。当皇上因你救命之恩而欲封你为后时,你没有说任何话,欺君大罪,这是其二。再加上窦首辅这些年敛的那些财,害的那些命,皇上早就把你窦府当做眼中钉肉中刺了,只是一直找不到合适的机会。你说……我若是把这件事抖落出来,皇上会不会以此为契机彻底办了你窦家?!”

    皇后一愣,突然笑得愈发癫狂起来,笑够了,她抹一抹眼角笑出来的眼泪,喑哑着嗓子道指着侯夫人的鼻尖道,“谢诗韵,你知道我最恨你哪一点吗?!我最恨你明明什么都知道,还要装出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清高样儿来!”

    她狠狠“啐”一口,眼中有着骇人的狠厉神色,“当年皇上欲封我为后,你为何不说?!难道不是因为你想同沈司黎双宿双飞吗?!”

    侯夫人像看跳梁小丑一般瞥了皇后几眼,说出来的话却是越发地冰寒彻骨起来,“怎么?皇后娘娘兜不住话,什么都要拿出来说一番,难道就想着别人也同你一般吗?我现在倒是恨起我当年的心软来了,若是我当时就将事情抖落出来,你以为……如今这端坐在后位之上的还会是你窦晴漪?你以为,这京中的局势还会有你窦家的一席之地?!”

    皇后被她气得哑口无言,她知道谢诗韵从来都是伶牙俐齿的,只是很多时候她不屑于说罢了,如今这样连番逼问下来,皇后已经没了招架之力,心中一恼,扬起手就想往侯夫人脸上挥去。

    侯夫人不避不闪,眼光直直地盯着她,“只要你觉得自己能承担得住这一巴掌打下的后果,你便下手吧!”

    皇后被她眼中狠绝的神色震住,手一抖,终究没有落下来,只恶狠狠咬牙切齿道,“谢诗韵,今日之辱,你给我记住!”

    “我谢诗韵奉陪到底!只是……你若想动到我家人头上,就算是玉石俱焚,我也会拉着你一道坠入那阿鼻地狱!”

    皇后心中蓦地一颤。她知道谢诗韵其实骨子里是个果敢狠绝之人,若不然,当年皇上执意要求娶她时,她也不会以死相逼。

    一个人连死都不怕的人,绝对是个说到做到之人!

    皇后不敢赌,只得暂时恨恨的咽下了这一口气。

    溶月此时正在门外急得团团转,她隐隐约约听到房中传出来的争吵声,却又听不分明。突然,她似听到了娘亲愤然的话语,心下一急,再也顾不上起来,一把将门撞开了去。

    房门“砰”的一声开了,皇后狠厉的目光倏地朝门口射去,见是溶月,眼中厌恨的神色更甚。

    溶月起初被房中剑拔弩张的气氛吓了一跳,忙抬目朝床上看去,见娘虽然目有怒意,但浑身上下似乎并没有受伤的样子,不由长长舒了口气。

    皇后冷冰冰地盯着她,眼中恨不得将她生吞活剥的恨意看得溶月心中一抖。

    娘到底和皇后说了什么?

    “明珠郡主这般急着进来,难道是怕本宫加害于侯夫人?”皇后盯着她阴测测道,眼中一片毒辣。

    “方才我同娘娘说的话,娘娘不会这么快便忘了吧。”侯夫人的声音冷然响起,皇后手下蓦然一紧。

    她回头阴森地看了侯夫人一眼,转身怒气冲冲拂袖而去。

    一众宫女见她怒容满面冲了出来,不知发生了何事,只得赶紧跟了上去。

    溶月担忧地走到床边,看着侯夫人担忧道,“娘,您方才同皇后说了什么?”

    侯夫人早已收起周身的冷意,慈爱地替溶月将鬓边的散发绕至耳后,淡淡道,“没什么,只是告诫她不要再将主意打到我们头上来了,阿芜不用担心。”

    溶月心中却仍是忧心忡忡,方才皇后离去时那一眼分明是恨意滔天,这叫她如何能放心?

    侯夫人却似不欲继续这个话题的样子,看着溶月柔柔道,“阿芜,听你爹说,你想让我们都随他去凉州吗?”

    溶月怔愣了一瞬,她倒是没想到哥哥和爹的速度这么快。回过神来点点头,一双秋水明眸亮晶晶地看着侯夫人,“娘怎么觉得?”

    侯夫人轻叹一口气,沉默了片刻。她从前也不是没有过这个想法,只是念着阿芜还年幼,乍一去到那样苦寒之地未免有些不适应。但如今阿芜年岁又渐长,若去到凉州那等偏僻之地,日后她的亲事……

    溶月没有想到侯夫人心里已经开始盘算起她的亲事来,还当她是怕自己吃不了苦,忙保证道,“娘,如今这情况您也清楚了,阿芜觉得咱们还是去凉州避避风头的好。而且……”她挤了挤眉眼道,“您就希望这样整日同爹分居两地?”

    侯夫人伸出青葱玉指戳了戳她的额头,嗔道,“你啊,越发人小鬼大了。你说的这事,我再同你爹商量一番吧。”

    溶月“嘿嘿”一笑,倒也不急着让娘这一时答应。又瞧见她面色苍白强撑着的模样,知道娘怕是方才也耗费了不少气力,生恐她落下病根来,忙唤了念夏进来伺候着娘亲歇下了,这才带着玉竹云苓出了清芷院往前院而去。

    溶月径自去了忆茗院找沈慕辰。

    见到溶月过来,他放下手中的书卷,奇道,“阿芜,你怎么没有在陪娘?”

    “皇后娘娘已经走了。”溶月在他面前坐下。

    “走了?”沈慕辰颇有些吃惊。

    “嗯,我也不知道娘同皇后说了什么,皇后走的时候怒气冲冲的,看人的眼神,似乎要把人生吞活剥了一般。”溶月闲闲地翻着沈慕辰方才看的书卷,随口道。

    沈慕辰眼中闪过一抹沉思。

    “哥,昨天你同爹说了是吗?”

    沈慕辰点头。

    “爹怎么说?”溶月眼中带了期待望去,眸中神色光彩琉璃。

    “爹同意了。”沈慕辰含笑道。

    “同意了?”溶月秀眉一扬,颇有些吃惊。原本以为说服爹还要费些唇舌,没想到这么快便同意了?

    “爹这会,应该已经跟皇上提起这事了。”沈慕辰不疾不徐道,唇边一抹笑意让人如沐春风。

    “真的?”一听到这个消息,溶月顿时坐不住了,忙唤来清风,让他去爹的院子里探听探听情况,再顺便看看皇后娘娘去哪里了。

    沈慕辰看着溶月心急火燎的样子,微微一笑,由着她去了。

    清风向来机灵,很快便探听清楚回来了。

    “郡主,奴才打探清楚了,皇上这会子还在侯爷的书房里呢,皇后娘娘好像说身体不适,着人禀了皇上已经先行回宫了。”

    溶月点点头,让他先下去了。皇后居然都等不及皇上便这般回宫了,看来娘同她说的定不是小事。

    不过现在,她的心思已经转移到皇上是否能答应他们全家去凉州的请求之上了。

    想了想,她扬起小脸看着沈慕辰笑。

    笑得眉眼弯弯,清韵如雪。

    沈慕辰无奈地抬手抚了抚额,知道自家妹妹又起玩闹之心了。

    片刻过后。

    溶月猫着腰偷偷出现在了定远侯院子里。她是被沈慕辰抱着,从后边的墙上翻进来的。

    进自己家的院子还要翻墙的,怕是也只有溶月了。

    溶月左看看右看看,见皇上的那些侍卫都守在书房门口,无人注意到这边,忙指了指书房旁的一间屋子,对着沈慕辰偷偷示意了一下。

    沈慕辰无奈,只得翻身从窗户进了房间,又伸出手将溶月也拉了进来。

    “阿芜,你何不等到爹爹走了再问他便是。”沈慕辰满脸纠结,见她胆子愈发大了,不禁在反思是不是自己和爹娘平日里宠她带过了。

    溶月讨好一笑,撒娇地晃了晃沈慕辰手臂。

    然后轻手轻脚走到墙边,趴在墙上听起隔壁的动静来。

    声音听得不大真切,隐隐有几个词语飘过来。

    溶月颇有些懊恼。

    她若想谋事,知情权是必不可少的,可爹娘很多事情明显不会同她一个小孩子说,所以才只能出此下策了。

    方才皇后和娘的谈话已经错过了,皇上和爹的可不能再错过了去。

    可是这隔着这么厚厚一堵墙,实在是听不清什么。

    正当她颇为心急时,沈慕辰也走了过来,拿起桌上一个瓷杯递给了她,示意她反扣在墙上在听。

    溶月狐疑地照做,不由眼睛一亮。

    果然这样听到的声音清晰了不少!

    溶月顾不上称赞沈慕辰,聚精会神地听了起来。

    “司黎,凉州苦寒,你若带侯夫人和明珠过去,她们能受得了么?”现在说话的是皇上。

    “微臣同家人分开已久,如今边境仍不太平,微臣无法抽身回京,迫不得已才欲携家人前往,还请皇上成全。”溶月听到爹沉然的声音。

    “司黎,你告诉朕,为何好好地突然要带家人去凉州?可是因为前段时间侯夫人在宫中遇险所以……?若是因为这,朕向你保证,日后这种事绝对不会再发生。”

    定远侯的声音却突然压低了下来,隐隐约约只听到了“诗韵”“皇后”几字,溶月有些心急,全身都贴到墙上去了,还是没能听清下面的话。

    没过多久,隔壁突然响起了“吱呀”的开门声,紧接着有出去的脚步声传来。

    看来爹和皇上已经谈完了。

    溶月悻悻地放下杯子,朝沈慕辰耸了耸肩,也不知道爹和皇上最后谈得结果如何了。

    正发怔间,院子里突然响起定远侯肃然的声音。

    “你们俩,出来吧!”

    溶月一愣,朝着沈慕辰吐了吐舌头,看来被爹发现了。

    沈慕辰也是无奈地一笑,率先拉开门走了出去。

    “爹!”溶月跑到定远侯身边,搂着他的胳膊晃荡着。

    定远侯面上倒是不见有多生气,只佯怒地瞪了溶月一眼,“阿芜,你胆子倒是越来越大了。”又瞪了沈慕辰一眼,“辰儿也是,就由着阿芜这么胡闹?”

    溶月忙替沈慕辰说着话,“爹,您别怪哥了,是我硬拉着他来的。”说完,又睁着大眼睛可怜兮兮地看向定远侯,“爹,皇上怎么说?”

    “你娘那边怎么样了?”定远侯没有立即回答她的话,只先问道。

    “娘不知道跟皇后说了什么,皇后就怒气冲冲地走了,现在应该歇下了。”

    定远侯闻言不知想到了什么,眼中竟漾起一丝浅浅的柔情。

    他很快回了神,低头看着溶月巴巴的小眼神,无可奈何道,“好了,你们俩跟我进来吧。”

    ------题外话------

    夭夭要开始码过年的存稿了,因为怕过年的时候走亲戚什么的没时间码字。

    所以这段时间万更不会辣么勤了,希望订阅不要掉得太惨哦~

    群么么~!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贵女重生之闲王忙入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陶夭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陶夭夭并收藏贵女重生之闲王忙入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