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贵女重生之闲王忙入赘 > 第138章 我心甚悦你

第138章 我心甚悦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溶月脑中有瞬间的空白,瞪大了眼惊诧着望着萧煜近在咫尺的面容。

    他长长浓密的睫毛微微颤动着,眼尾微微上挑,划出妖娆的弧度。眼波如秋水般漾着动人的神韵,白瓷般细腻的肌肤上有一抹桃色飞起,愈发显得艳至绝伦。

    片刻,她终于从怔忡中回过神来,一股热气“腾”的从脚底蔓延至全身。

    萧煜……他……他居然吻了她?

    这个吻,初始只是蜻蜓点水般的浅尝辄止。萧煜小心翼翼地用温润的唇触碰着她的唇瓣,仿佛在对待一件易碎的珍宝一般。

    溶月脑中迷迷糊糊,一时竟忘了推拒,只觉全身有一种痒痒的酥麻感传来。待回过神来想拒绝,却发现四肢都软软的,提不起任何力气。

    许是看她并没有抗拒,萧煜开始不满足于这样的轻轻触碰,伸出滑软的舌尖轻轻勾勒着她樱红水润的唇,小心翼翼地试探着。

    溶月浑身软得像一摊春水,无力地倚在萧煜怀中,一时竟迷失在这样甜暖旖旎的气息里,任由他索取。

    萧煜的大手紧紧扣在她腰际,不让她瘫软了下去。

    溶月终于渐渐恢复了些清明,抬手推了推他的胸膛想退出他的怀抱,却只是徒劳。嘴里发出模糊不清的抗议,但因为被萧煜的唇堵着,只能听到软糯的支吾声。

    落在萧煜耳中,却似加了一把火,眼中愈发幽深起来。

    溶月想退,萧煜却不会这么容易就放开了她去。

    另一只手紧紧扣住她的后脑勺,唇上的温度却愈发炙热起来,逐渐加深了这个吻。他伸出舌尖霸道而不容拒绝地想要撬开溶月的贝齿,腰际的手不断游移,所到之处燃起一片灼热。

    溶月只觉一阵电流传遍全身,好不容易清明起来的脑中又变得一片浆糊,无力而徒劳地抵挡着萧煜的攻城略地。

    微凉的竹香无孔不入地钻入鼻端,清艳旖旎,缠绵悱恻。

    溶月觉得呼吸有些困难起来,下意识地张开了嘴呼吸着新鲜空气,萧煜的舌却滑的像条泥鳅,趁机钻了进来。

    他时而轻轻地吮吸,时而狂热地舔舐,溶月觉得自己像一叶大海中的扁舟,在波浪的拍打下无力地沉浮着,身体和神识都已不受自己控制。

    不知过了多久,萧煜终于松开了她的唇,手却仍旧搂着她的腰,目光紧紧地凝视着溶月,一眨不眨。

    眼前的溶月目若秋水,脸泛桃花,娇艳红唇染上点点妃色,唇边还残留着似有若无的淡淡银丝。

    端的是旖旎惑人。

    萧煜费了好大气力才把腹部升起的热气和脑中的绮念给压了下去。

    “阿芜……”他低哑着开口,语声如陈年的纯酿般香暖醉人,听得溶月心中一跳,脸颊愈发灼烫起来。

    “啪”的一声,有灯芯爆裂的声音响起,在这样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清晰。

    溶月蓦然从旖旎遐思中回神,脸颊红得滚烫,心跳如鼓,被烙烫般挣脱开萧煜的手臂,往后退了退。

    她的脸上还残留着片片红霞,又羞又恼地抬眸直视着萧煜。

    “萧煜,你做什么?!”

    琉黑的眼眸中带着些微雾气,水光融融,看得萧煜心里也跟着软成了一滩水。

    他低低地叹口气,语声低浅近似呢喃,“阿芜,你要如何才能明白我的心意呢?”

    溶月脑中一炸,不可置信地盯着萧煜,似乎想从他脸上找出一丝玩闹的痕迹来。

    可是没有……

    丝毫玩笑的痕迹都没有。

    他面上神情淡然悠远,眼中神情温软而认真,漆黑如墨的眸子中只有自己的小小身影,再无其他。

    溶月彻底懵了……

    萧煜夜半潜入她闺房中,竟是为了向她表白的?

    她突然慌乱起来,不敢再去看萧煜明净的眼眸,一时间只闻心跳如雷的声音。

    “我……你……你快回去吧……”她红着脸支支吾吾了半天却只憋出这么一句话来。

    萧煜突然轻笑出声,原本高悬的心顿时落了下来。

    阿芜在害羞,她并没有讨厌他!

    想到这里,眼角眉梢全染上了笑意,带了些诱哄的口吻低低道,“阿芜,我手疼……”

    只要她没有明确拒绝,那自己就可以徐徐诱哄之。

    萧煜心中主意打定,口气愈发低醇酥软起来,一双潋滟桃花眼可怜兮兮地觑着溶月。

    溶月觉得自己快疯了!

    明明应该义正言辞的拒绝,对上萧煜那双旖旎含情的明眸时,脑中的话鬼使神差就蹦了出来,“我……我给你瞧瞧。”

    话一出口,就恨不得拿针缝住自己的嘴才好,只得慌慌张张地转身进了内室拿了纱布药品出来。

    “你……你先坐下吧……”溶月好不容易才压下心中的慌乱,咬着唇指着软榻道。

    萧煜依言坐了下来,顺势把手臂搁在了软榻旁的茶几之上,目光灼灼落在溶月面上。

    溶月不敢抬眼同他对视,低着头也在软榻上坐了下来。

    她瓮声瓮气埋着头道,“你先把袖口卷上去。”

    萧煜却不动作。

    溶月惊诧抬头,却瞧见萧煜面上有些委屈的神情,不由一愣,慌忙又垂下了头。

    罢了,谁让自己下手太重伤了他呢?

    她叹一口气,认命地伸出葱白小手小心地将萧煜的袖口卷了上去。

    她的指尖有些发凉,萧煜的皮肤却是热得有些发烫。溶月慌慌张张卷好衣袖,赶忙收回了手。

    悠悠烛火下,萧煜手臂上的伤口显得有些狰狞,看得溶月一阵心惊,不由有些懊悔。也不知为何,她的心跳得愈发快了起来,扑通扑通似乎要从胸腔中蹦出来。

    她暗暗吸了一口气,先替萧煜将渗出来的血迹处理了,这才拿起金疮药。

    “你上次拿来的玉肌散用完了,这金疮药虽不及玉肌散见效那么快,但止血也是足够了。”她小声解释道,往萧煜的伤口上撒了些金疮药粉,然后用干净的纱布将伤口包扎了起来。

    打结的时候,她的手抖得有些厉害,试了好几次才成功。

    萧煜眉目愈发舒展起来,嘴角噙着一抹笑意,轻声开口道,“阿芜怎的这般紧张?”

    溶月手一抖,终于系好了,忙不动声色地往后挪了挪,“你该走了……”

    萧煜轻轻叹口气,低软的气息像无数只小爪子在溶月心上轻轻地挠着,挠得她心里有些痒,有些慌,有些手足无措。

    “阿芜吃完我的豆腐,就打算赶我走了么……”萧煜清幽的声音响了起来,竟似带了些幽怨之意。

    溶月怔愣一瞬,脸刷地一下就红了。

    她愕然抬眼望去,“明明是你……”眼中含羞带怯,这人怎的这样颠倒黑白?!

    萧煜凑近了些,笑得狡黠,“明明是我怎样?”

    “明明是你吃了我豆腐!”瞧见他眉眼弯弯,眼露得意的模样,溶月脑子一热,小声嘀咕了出来。

    萧煜眼神一亮,微微收了些笑意,一本正经道,“你放心,我会对你负责的!”

    溶月顿时哭笑不得,萧煜他……真的是来表白的吗?

    刚待张口说话,萧煜却伸出修长手指抵住了她的双唇,凝视着她的眼睛一字一顿道,“阿芜,我心甚悦你。”

    我心……甚悦你……

    脑中“嗡”的一片空白,只剩下这五个字在不断缠绕盘旋。

    绕是她已有猜想,这会听得此话从萧煜口中说出,还是不由地怔愣住了。

    她怔怔地看着眼前的萧煜。

    他的容颜,是一如从前的俊美精致。纤长浓密的睫羽在细腻如玉的肌肤上投下一道扇形的阴影。眼中笼着一汪冰雪似的清透,让溶月心中的焦躁之意莫名地减弱了不少,仿佛只要有他在,一切便没什么好畏惧的。

    溶月想起了与他在府中的第一次相见,想起了法兴寺中惊心动魄的生死关头,想起了马场林中的独处,想起了行宫中相处的点点滴滴……

    她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从重生到现在,一步步走来,处处都已充斥着他的气息。

    原来一不小心,他已经住进了自己的心里。

    见她一脸错愕,萧煜目光中露出些急色,深吸一口气压下心中的不安,缓缓道,“阿芜,你信我,今生今世,我必待你如掌上明珠,用尽全力护你周全。”

    溶月心中,说不感动那是假的,可终究有些惴惴和惶然。

    前世遇人不淑痴心错付,落得一个凄惶绝望致死的下场。今生本不愿再沾染上情感这种毒药,奈何缘分总是来得如此突然。她费尽心力改变前世一家不幸的轨迹,不料冥冥之中却与萧煜相知相识。

    前世本该陌路的两人,今生却愈行愈近。

    或许……她真的可以再试一次?

    可是一想到萧煜的王爷身份,溶月便有些憷了。他是王爷,便注定自己要与别的女人分享他。可溶月在感情之事上,一向执着。

    与其最后痛苦,倒不如趁着如今还未深陷其中,早早抽身了罢。

    她叹口气,心头一片茫然,不知如何开口。抬头看着萧煜,一脸欲言又止的神情,她不想伤他的心,可亦不想最后遍体鳞伤。

    一时腹中柔肠百结,斟酌着词句开不了口。“我……你是王爷……日后会有很多侧妃侍妾……我不愿……”她最终还是含含糊糊地表明了自己的意思。

    岂料萧煜急切地站了起来,俯下身子紧紧凝视着溶月的双眼,满目郑重,“阿芜,今生今世,我得你一人足矣。”

    他竟许了她一生一世一双人?!

    溶月心中蓦然卷起千重浪,眼眶蓦然红了起来,模糊了视线,眼前的萧煜看得不分明起来。

    “我……”她仰起头,微微吸了吸鼻子,将眼眶中还未掉落的泪珠给收了回去。饶是如此,还是有点点泪珠顺着眼角滑落了下来。

    他如此情深意重,自己又有何理由再拒?

    萧煜却只当她仍是不愿,眼中一下露出慌迫的神色,他无措地用指腹擦了擦她眼角掉落的泪珠,语无伦次道,“阿芜……你别哭……我……我走便是……”

    溶月眼中的萧煜,一直都是泰山崩于顶而不变色的模样,哪曾想到他会因为自己如此患得患失,心中不禁又暖了几分。

    是自己太急切了,萧煜心中懊悔,不舍地看了溶月一眼,狠了狠心刚待转身,衣袖却被扯住。

    他回头,瞧见一只莹白的小手挂在自己的衣袖上,顺着手臂往上瞧,便看到了溶月如黑曜石般奕奕发光的眼眸。

    溶月没有松手,眼角明明还挂着泪珠,却是朝着他浅浅勾唇一笑,仰着小脸道,“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你当我这里是什么地方了?”

    萧煜一怔,心中隐隐有着期待,却仍是不敢相信,试探着道,“阿芜……那……我还能留下来跟你说说话吗?”

    溶月从榻上起身,松开拉着他衣袖的手,径直走到窗边背对着他,闷闷道,“你若想走便走吧!走了往后都不要来找我了!”身前的两只小手却是绞得紧紧的,泄露了心底的一丝不安和羞涩。

    萧煜突然明白过来,一个箭步走到溶月身后,伸出手扶着她的肩将她转了过来,“阿芜……你也喜欢我是不是?”

    溶月脸颊愈发绯红起来,瞪他一眼,头垂了下去,露出一截莹白的脖颈,烛火中泛着惑人的光泽。

    萧煜一阵狂喜,胸膛似乎开心地要爆炸了,伸出手一揽,便见溶月抱在了怀中,下巴轻轻抵着她鸦青色的发顶,一遍遍在她耳边低声呢喃着她的名字,“阿芜……阿芜……阿芜……”

    溶月浑身都似着了火一般,脸颊想来早已灿若流霞,听得他在耳畔这么缠绵悱恻地唤着,心中又是羞涩又是甜蜜。

    她伸出手小心推了推萧煜,“你先放开我……”

    萧煜趁她不备,轻轻吻了吻她的发梢,这才松开了手笑意宛然地看着她。

    “你今晚先回去……我怕被玉竹听出异样来……”溶月绞着衣襟有些羞赧,“明日……”她顿了顿,想起明日萧姝瑶邀了她进宫,改口道,“后日我会去来兮楼找你,我有些事情想同你说……”

    “明日你有事?”萧煜静静地看着她,嘴角一直挂着一抹浅笑。

    “明日……乐安公主邀我入宫……”溶月想了想,还是告诉了他。

    萧煜皱了皱眉,视线牢牢地钉在溶月的面上,眼中是关切的神色,“你同她关系很好?她无缘无故地怎的会邀你入宫?”

    溶月叹口气,偏了头看向他,带了一丝嗔意道,“你是真不知道?”她微微歪了头,鬓边一缕调皮的发丝垂了下来,悠悠然晃动着,看得萧煜有些心猿意马起来。

    他垂了眼眸,思绪很快回到溶月方才所说的话上面,不由诧异道,“我知道什么?”

    溶月水润的薄唇张了张,突然又泄了气道,“罢了,一时半会也说不清,等后日我再跟你细细说来吧。今晚已经夜深了,你赶紧回去吧。”

    萧煜紧紧盯着溶月看了一瞬,叮嘱道,“那你明日自己要小心。”

    溶月点头应下,推着他到了窗前,催促道,“你快走吧……可别让人瞧见了。”

    萧煜顿住脚步,目光灼灼地看着她,“你唤我一声。”

    溶月狐疑看去,“唤你什么?”

    “唤我一声阿煜。”萧煜弯了眼角,目如新月,眼中一点亮意灼然。

    溶月羞恼地睨他一眼,耳根脖子都染上了薄红,并不理他,只又推了推道,“你快走!”

    许是她过于急切了,声音大了些,隔壁的玉竹听到了动静,出声问道,“郡主,您要歇息了吗?”

    溶月脸颊涨得通红,恼怒地瞪着萧煜。

    萧煜却是一副悠悠然然的模样,双手抱臂,好整以暇地看着他,眼中神色似乎在说,你不唤,我便不走。

    听着门外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溶月无法,只得跺了跺脚,低低唤了声,“阿……阿煜,你快走!”

    萧煜这才满意地勾了勾唇,低下头在她额上轻轻吻了一下,这才翻身出了去。

    “郡主,奴婢进来了。”门外玉竹的声音响了起来。

    溶月慌忙回神,理了理思绪道,“进来吧。”

    玉竹推门而入,看着溶月狐疑道,“郡主,您脸上怎么这么红?可是太热了?”她视线落在窗户上,嘀咕道,“奇怪,明明开着窗呀。”

    溶月赶紧道,“我要睡了,你帮我收拾收拾吧。”

    “是。”玉竹应着,看到掉落在地的烛台,捡起来刚准备问溶月,却发现她正呆呆地看着窗外出神,不知在想什么。玉竹想了想,便没再问,只将烛台放回了原处。

    “郡主,您上床吧。”

    溶月收回视线,摸了摸额上方才萧煜亲吻的地方,那里似乎还残留着方才冰凉的触感,心中又有些灼热起来。

    忙敛下心神不敢再想,脱衣上了床,翻来覆去直到大半夜才睡着。

    *

    翌日,溶月照例早早地就醒来了。

    她瞪大双眼看着头顶的月白色鲛绡纱帐怔怔地发着愣,忆起昨晚的一幕,恍恍惚惚恍若在梦中一般。只是想着想着,嘴角不由自主地泛起一丝甜蜜的笑意。

    发了一会呆,溶月这才回过神,出声唤了玉竹云苓进来替她梳洗。

    萧姝瑶本就与她有嫌隙,溶月不想在她面前出甚风头,只挑了件半新不旧的寻常米色斜织纹米色绫裙穿了,一头青丝绾了个髻,插了支普通的扭珠蝶栖花小簪。

    “郡主,您这穿得未免也太素淡了些,您平日在家里有时都穿的比这个好呢。”云苓嘟哝道,一边替她理着衣衫一边抱怨道,“难不成您穿得鲜亮些了公主还要管您啊。”

    “好啦,你也别抱怨了,去帮我看看早饭好了没有。”溶月知道她也是在为自己抱不平,并不责怪,只拿话堵住了她的话头。

    “郡主。”玉竹拿起一只垂珠蓝玉耳坠给她带上,“乐安公主那等心性,恐怕就算您刻意藏拙,她也不大会买账的。”

    “我明白。”溶月点点头叹了口气,定定地看着镜中的自己,眉是远山黛,眼是水波横,色若春晓之花。

    这样的相貌,就算是衣服首饰普通了去,也是掩不住的。她求的,不过是一个心安罢了。

    没过多久,云苓端着早饭进了房。

    溶月用过早饭,又去清芷院同侯夫人说了声,便登上了去皇宫的马车。

    到了宫门处,溶月下了马车,早有个青衣宫女在宫门处候着,见溶月过来了,忙迎了上来。

    “奴婢香草参见郡主,乐安公主吩咐奴婢在此候着郡主。”那宫女恭敬行了个礼,沉声道。

    溶月瞥她一眼,淡淡回道,“带路吧。”

    她对皇宫华丽宏伟的景致并不多大兴致,反而觉得压抑憋闷地慌,一路目不斜视,只沉然地走着,身身姿窈窕娉婷。

    玉竹和云苓正经场合从来都是靠得住的,况且心下都明白此次定不是一次普通的会面,当下也不敢大意,谨慎地跟在后头。

    前头的香草偶尔回头指引一下,将她们主仆三人的神色看在眼里,不由微露惊奇。但她到底是萧姝瑶身边得用的,很快便收起异色,依旧不急不缓地前头带着路。

    走了没多大一会,香草停下了脚步,转过身冲着溶月福了福,“郡主,到了,您里边请,公主就在里头等着您。”

    溶月抬头打量了一下眼前的宫殿,虽不十分宏伟,但也雕梁画栋颇为精致,上挂以牌匾,书有“瑶华殿”三字。

    溶月不动声色地收回目光,冲着香草点头示意了一下,抬步往殿内走去。

    玉竹和云苓自然也跟着朝里去。

    香草却是伸手拦住了她们,脸上带着端庄得体的浅笑,“二位姑娘,公主吩咐了,只需郡主一人入内,麻烦二位姑娘随奴婢在偏殿候着。”

    玉竹和云苓有些着恼,无奈地看向溶月。

    溶月狭了狭眸,紧紧地盯着香草看了一瞬,眼中冰冷的审视之意看得香草心中一颤。

    “既然公主发了话,你们便随香草姑娘去偏殿候着吧。”气氛默了一黙,溶月这才不紧不慢地开了口。

    香草暗舒了口气,引着溶月到了殿前交给另一名宫女,这才转身带了玉竹和云苓去了偏殿。

    那宫女对着溶月微微一福,“郡主,请随奴婢来。”

    她引着溶月入了殿内,朝旁边的侧殿走去,穿过层层垂下的白色纱幔,溶月见到了在窗前站定的萧姝瑶。

    一袭浅碧色轻柳软纹束腰宫装,乌发梳成堕马髻,斜插一支累丝含珠金雀钗并金凤出云点金滚玉步摇,身姿婀娜多姿。

    引着她来的宫女悄无声息地退了下去。

    瑶华殿中的气氛一下平静得有些诡异起来。

    ------题外话------

    嗷嗷,希望不要被审核编编驳回啊/(ㄒoㄒ)/~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贵女重生之闲王忙入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陶夭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陶夭夭并收藏贵女重生之闲王忙入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