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贵女重生之闲王忙入赘 > 第006章 沈公子是个护妹狂魔

第006章 沈公子是个护妹狂魔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随着耳畔话音落定,沈慕辰从客栈门外翩然而入,温和的声音中带了一丝隐约的沉郁,溶月心里微一咯噔,起身迎了上去。

    “哥,你们回来啦!”

    说着,面上带了淡然如莲的笑意,引着他和身后面色沉然的顾长歌到了苏凉面前,替几人介绍道,“哥,长歌,这位便是江湖人称医仙的苏凉苏公子。”又指着沈慕辰和顾长歌向苏凉介绍,“苏公子,这便是我哥哥沈慕辰,这位是我爹派来接我们去凉州的顾长歌顾校尉。”

    苏凉拱手一让,神情谦逊而温润,“在下苏凉,见过沈公子,见过顾校尉。”

    不得不说,苏凉真要翩翩有礼起来,绝对是个温润如玉的浊世佳公子。

    溶月心中暗自腹诽,那厢沈慕辰也回以一揖,带着浅笑清朗接口道,“我虽不涉江湖事,但医仙之名也多有耳闻,没想到传说中的医仙竟这般年轻。”

    苏凉微一扬唇,眉间一抹楚楚韵致,说不出的风流意态,深紫色的锦袍愈发衬得其剑眉星目,姿态翩然,直把一旁垂手而立的楼小鸢看呆了去。

    “沈公子说笑了,医仙之名,苏某实在是愧不敢当。”他的姿态愈发谦和起来,沈溶月在一旁冷眼瞧着,心中纳闷不已。

    苏凉今日这般模样,究竟是为何?

    溶月狐疑的眼风在楼小鸢笑意莹然的面上一扫,心中打起了小鼓,莫不是因为楼小鸢在这?

    沈慕辰淡雅一笑,如春风拂面。他未就这个话题多说,只接着道,“苏公子路途劳累,是否需要上楼先稍事休息?我已叫人安排好了苏公子的房间。”

    “我听说前方山路塌方了?”苏凉看着沈慕辰,眼中光芒如琉璃般闪烁,一时摸不清他心中所想。他用的是疑问句,语气中却带着肯定的意味。未等沈慕辰答话,又接着道。

    “若是我没猜错的话,此事,多半是人为吧?”探究的目光在沈慕辰脸上一顿。

    沈慕辰的目光有一瞬的冷凝,很快便勾了唇浅笑道,“苏公子何出此言?”他眼中神采静若明渊,却又带了一丝隐隐迫人的意味。

    苏凉和沈慕辰的目光在空中一交汇,有隐隐的火花溅出。他很快便别了眼,看向一旁面色怔忡的楼小鸢,带了浅浅的笑意柔声道,“小鸢,你先上楼去,我待会去找你可好?”

    楼小鸢被他看得脸上有些发热,顺从地点了点头,朝溶月看一眼示意一下,遂乖巧地上楼去了。

    目送着她上了楼,苏凉复又转向沈慕辰,愈发笑意翩然,“沈公子,不如我们坐下来说?”

    沈慕辰点头应下,几人便在大堂中央的红木八仙桌旁坐了。

    见气氛有些沉闷而紧张,溶月有心缓和,扬手唤了小二来上茶。

    那小二倒也是个机灵的,将茶水端来之后,便又识趣地紧着退了下去。除了大堂角落肃然而立的士兵,偌大的客栈大堂中便只剩下沈慕辰、顾长歌、苏凉和溶月四人。

    客栈的大门虚虚地敞开着,凉风带着北地的干爽之气灌了进来,时不时有百姓从门口慢悠悠踱过,好奇地瞟一眼客栈里头,又面带诧异地走开了去。

    顾长歌眼神沉了沉,招手唤来角落处两位面容肃然的士兵,轻声吩咐他们去客栈门口守着。

    待顾长歌安排妥当,沈慕辰这才看向苏凉,语声沉润,“苏公子,我们继续方才的话题?”

    苏凉沉然一笑,朗声道,“这几日并未下雨,山体滑坡的可能性微乎其微。那山路数年来未曾出过事,偏偏沈公子一行要经过时便出了岔子,这么看来,定然是有人不想沈公子你们这么快离开景扬镇罢。”

    沈慕辰轻应一声,也不说是也不说不是,唇畔噙了一丝似有若无的笑意,眼神闲淡地凝视着苏凉,似在示意他继续往下说。

    苏凉心中暗叹,若不是萧煜千叮咛万嘱咐他要好生表现,取得沈慕辰的信任,他还当真不会表现得如此谨慎有礼。

    用萧煜的话来说,沈慕辰此人,心性沉稳谨慎,果敢心细,是明珠郡主一行的实际领导者。顾长歌虽然定远侯派来接郡主和侯夫人的,但有些重大决定,到底还是会由沈慕辰拍板决定。萧煜嘱托自己负责好郡主的安危,那首要任务便是让沈慕辰不把自己当外人看,如此方能有可能参与到日后的决策中去。

    苏凉心思一转,愈加清明,接着道,“沈公子,我虽为江湖人士,但因为替王爷看病,在闲王府中住了一段时间,于京中的局势也有些了解。定远侯府这段时间,似乎并不太平。”

    这话一出,便是一直埋首沉默的顾长歌,也忍不住抬头惊诧地看向苏凉。

    沈慕辰笑意敛了一分,定定地看了苏凉一瞬,再开口时却是换了个话题,“说起来王爷同我沈府也是故交,不知他如今身体如何了?”

    苏凉有一瞬间的怔愣,很快便浮了笑意斟酌着道,“苏某不才,王爷的身体状况最近已有些起色。”

    “哦?”沈慕辰语气中带了有些许疑惑,玉白手指摩挲着面前的白瓷茶盏,眼中神色愈发幽深不见底,似一汪深潭笼着薄雾。

    “可我听说,京中都在传言,王爷最近的身子是愈发地弱了?不知这传言又是从何而起?”说完最后一个字,他的目光从手中的茶盏移向苏凉面上。

    见他这般谨慎地试探,苏凉愈发不敢掉以轻心。清了清嗓子压低声音道,“实不相瞒,王爷的身体状况虽然有所好转,但还缺一味药才能痊愈。而这味药,根据我得来的消息,十有*就在凉州境内,所以我才会先行出发,前往凉州打探消息。”

    沈慕辰一愣,脑中有片刻的分神,很快又敏感地注意到他话中的“先行”二字,沉吟道,“苏公子是先行,莫非……王爷很快也会动身前往凉州?”

    他虽然语中仍有狐疑,但语气较方才的冷凝,已经温和了不少。

    看来沈慕辰是相信自己方才的说辞了。

    苏凉暗舒一口气,敛下杂乱纷繁的心思点头接着道,“是,所以王爷才会放出自己病弱的风声,不然以皇上多疑的性子,哪会如此容易便同意王爷前往凉州。”

    沈慕辰撩眼看苏凉一眼,似笑非笑道,“苏公子,出门在外,小心隔墙有耳。”然而这一笑,已不复方才的清冷,倒有些惺惺相惜的意味在里头了。

    说起来,沈慕辰先前是不大同意与苏凉同行的。

    侯府暗卫虽然不涉江湖事,但对于江湖中的人事还是略有了解。

    苏凉此人,他自然也事先做了一番调查。

    医毒双绝,是以江湖人送“医仙”称号。然性情有些乖张不羁,救过的人虽多,但得罪的人亦不少。若贸然同他一起上路,碰上前来向他寻仇的江湖人士,岂不是平白引火上身了?

    只是自己知晓此事之时,娘已经答应阿芜了,又兼苏凉是王爷引荐过来的,倒不好如何拒绝了。

    方才他的确存了试探之心,但见苏凉举止落落大方,所言所说皆有理有据,并不似那等肆意行事之人,心中方安了几分,语气也较先前大有缓和。

    苏凉自然感觉到了他语气的转变,勾了勾唇,唇畔笑意加深了一分,妖娆的眉目中透出几分精心的美来,“我适才在路上听到这个消息,已经让人快马加鞭前去报告王爷了,王爷那边应该很快便有消息传来。不知沈公子和顾校尉这边可有联系官府?”

    沈慕辰看向顾长歌,示意他来说。

    顾长歌点点头,接过话茬,“我派去报告官府的人已经回来了,青阳县县官回说府中人手不够,山路的疏通大概要三到五天的时间。他已经向郡里提了报告,若是郡里能及时派人来增援,那么疏通的时间可以缩短一到两天的时间。”

    三到五天,还是太长了!

    溶月秀眉微蹙,心中隐有不安。

    正忧思间,一道目光似乎朝她看来。溶月抬眼看去,却见是苏凉趁着沈慕辰和顾长歌不注意,暗暗朝她递了个眼色。

    溶月眼神一闪,垂下鸦青色长长的睫羽,掩下眼中复杂的神色。很快又抬了眼,眉目清扬看向沈慕辰,唇边挂了一抹清淡的笑意,“哥,既然如此,我们也没有旁的办法了,只希望王爷那边或者郡里能尽快增派人手过去。”

    她手中捧着白瓷茶盏,手指碰了碰又松开了去,那玉白的手指比那洁白的瓷器还是滑腻上几分,她合上茶盏盖接着道,“只是我总觉得这里头有什么猫腻,似乎有什么人刻意想把我们困在这一般。”

    溶月的担忧,沈慕辰和顾长歌自然也有。

    顾长歌沉声道,“我已经吩咐了下去,四人一班轮流在客栈附近执勤,便是夜里也安排了人看守着。这几日是非常时期,郡主和侯夫人还有楼姑娘尽量待在客栈中不要出去,若有什么要买的,告诉我,我吩咐人替你们去买便是。”

    “我明白。”溶月郑重应下,想了想又道,“长歌,务必要派人将客栈中的水井看守好。”

    “你怕有人会在井中动手脚?”沈慕辰沉了眉眼,侧头看向她。

    溶月用手托着腮帮子,低低“是”了一声。

    “如果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几位尽管开口便是。”苏凉在一旁插话道。

    溶月转过头,上下打量了他一瞬,眼神亮一亮道,“苏公子若是有空,不如提前替我们调配些蒙汗药的解药出来,最好是事先服用了便能使服下去的蒙汗药失去效果的那种。”

    苏凉眉头一皱,略一沉吟便明白了溶月的意思,“你担心有人会在井水或者饭菜里下药,先将守卫的士兵给药倒了,再对付我们几个?”

    溶月微微一扬唇,露出两颗编贝般洁白的牙齿,笑得有些意态悠远,她眨了眨眼,语声清脆,“未雨绸缪总归是没有坏处的,苏公子,你说是不是?”

    苏凉眉头舒展,无声地扬了扬,端起桌上的茶盏又轻呷了一口。

    不出声,这便是答应了。

    溶月心中微松,望向苏凉接着道,“苏公子舟车劳顿,不如我先引你上楼休息片刻?如果有什么消息我们会第一时间派人通知你。”

    苏凉露齿一笑,用纤长的手将茶杯送至唇边,轻轻啜一口。尔后抬了头回望向溶月,“那就麻烦郡主了。”

    沈慕辰眉头一皱,嘴唇翕动刚待说话,溶月已转了目光盈盈看向他,“哥哥,我先带苏公子去他的房间,很快便下来。待苏公子休息好了,不如请他帮忙替娘亲把个脉。”

    苏凉自然不会拒绝。

    沈慕辰喉结蠕动了一下,制止的话终究还是没有说出口。

    要真说起来,日后他们还是需要借助苏凉这个大夫身份的,做得太冷硬了倒也不好。溶月既同他是旧识,就由她引他上去罢。

    苏凉冲着沈慕辰和顾长歌又是一揖,由溶月引着,在两人的目送下上了楼。

    溶月将它带到二楼最里边一间房前,推开门,敛了方才脸上温润的笑意,懒懒道,“就是这里了,你进去吧,我唤个小二上来,你有什么事吩咐小二便是。”说着,转身就要离开。

    苏凉手一伸,撑在了门扉上,锦袖低垂,堪堪拦住了溶月的去路。

    溶月没好气睨他一眼,“你这是干嘛?我得赶紧下去了。”

    苏凉并不收手,挑了挑眉,佻达地笑道,“老朋友几日不见了,先是小鸢的事,又是山路塌方的事,明珠妹妹就不关心关心我过得怎么样?”

    溶月反不急着下楼了,转身进了屋,在桌旁坐下,斜飞了眼角看着他,语声清懒,“方才还是一副翩翩公子的模样,这会怎么不装了?”

    苏凉勾起唇角,笑得风华潋滟,“沈公子一看便是个护妹的,我若还那么放浪形骸不修边幅,为了他宝贝妹妹的闺誉和安危着想,沈公子怕会把我直接轰出去吧。”

    溶月轻笑一声,“你既已知道,现在还敢阻我去路?就不怕我向哥哥告状?”

    苏凉慢悠悠几步走到溶月面前坐下,挑唇笑得妖娆,“我这些日子替萧煜解毒,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更何况……”他伸出手,从怀中掏出一封信在她眼前一晃,“我这还有个免死金牌呢。”说罢,又将信收回了怀中。

    方才匆匆一瞥,溶月看到信的封皮上并未署名,也未写收件人,然而溶月知道,这封信定是萧煜写给她的。

    心头止不住一阵突突乱跳,手心泛起一层薄薄的汗意,不由玲珑凤眼一瞪,脆生生道,“快给我!”

    苏凉眉眼愈发弯得像月牙,细长手指在桌面上轻轻扣了扣,“明珠妹妹不辞而别,你家萧煜可是把所有的恼意都发泄在我身上了,明珠妹妹不表示表示以示对我的安慰?”

    溶月被他口中的“你家萧煜”弄得红了脸,银牙一咬,刚想伶牙俐齿骂他几句,突然想到什么,漆黑眼珠一转,笑得无害,声音也愈加清啭起来,“你不给我便罢了,我要走了,若让楼姑娘知道我在你房里待了这么久,到底是不好,人家毕竟是你的未婚妻嘛。”说着,得意洋洋地冲他飞了个媚眼。

    话音一落,果不其然看到苏凉的脸色变了。

    溶月心中暗喜,作势就要起身,一边抚了抚裙踞一边口中接着道,“我去看看楼姑娘吧,作为你的老朋友,怎么着也得向你的未婚妻说说你的喜好兴趣吧。给你们撮合撮合,苏苏,你说是也不是?”

    苏凉眼波一横,看着她咬牙切齿道,“算你狠,小鸢的事你不要插手,这封信,给你!”说完,自怀中摸出方才那封信不情不愿地递给她。

    溶月笑逐颜开地接过,口中道着谢,“谢谢苏苏快马加鞭给我送来,你一路上也累了,好生休息着,我便先不打扰了。”说着,身姿款款,施施然走出了苏凉的房间。

    刚出门,身后便传来“啪”的重重一声关门声。

    好不容易看着苏凉吃了瘪,溶月唇畔笑意更深,将信收入袖中,心情颇好地回了房。

    云苓正在房中候着,见她回来,忙迎了上来,“郡主,您回来了!”

    溶月“嗯”了一声,点头道,“楼姑娘那里,都还好吧?”

    云苓一边替她换了外衫,一边应道,“方才楼姑娘直接进了房间,后来并未出来过。”

    溶月这才放了心,她生怕楼小鸢见到苏凉,一时控制不住做出什么不妥的事来,好在,她还是很听苏凉话的,这样便好,就怕她被感情冲昏了头脑。现在看来,苏凉虽然对楼小鸢似乎并无男女之情,但好歹能约束住她,那这一路上就不会徒增很多波折。

    这事一被放到一边,袖中那封信便愈发灼热起来,刚想打发云苓出去,突然鼻端飘来一阵似有若无的香味。溶月眉眼一冷,顺着香味的来源转了视线看去。

    目光落在窗台上那只紫铜镂空香炉中袅袅升起的白烟之上,不由皱了眉头。

    “云苓,好端端的,我房里怎么燃了香?”

    ------题外话------

    我回来啦!想死你们了!

    土豪小皮鞭,看到你的花花了,快来我碗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贵女重生之闲王忙入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陶夭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陶夭夭并收藏贵女重生之闲王忙入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