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7章 会合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溶月装作刚苏醒的样子,费力地眨了眨眼睫毛,睁开了眼睛。

    看到面前的罗文远,她假意愣了一瞬,吃惊道,“罗副将?!”

    又扭头打量了一下四周,眼中惊惶之色更甚,“这是哪里?!我不是在军营中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她装作挣扎着想要起身,又无力地跌倒在长椅上。

    她身上药效虽然去除了一部分,但定然是要瞒着罗文远的,这样才能让他放松警惕。

    罗文远忙伸手欲扶她,对上溶月质问的眼神时,手一顿,在半空中僵了一会,默默地收了回来。沉默一瞬,他开了口,面色似有些愧疚,“郡主,对不住了!”

    溶月双目圆睁,似想通了什么的样子,厉声道,“你背叛我爹?!”一边暗中观察着罗文远的神情。

    罗文远似被针扎了一般,身子几不可见的抖了抖。良久,他垂了头,“郡主,我没想到要把您牵扯进来的。”

    溶月墨瞳微狭,心中飞速地转动着。听他这意思,他是受背后之人指使的?那人是谁?难道……是赤狄那个神鬼莫测的太子卿彦?

    见他目露愧色,溶月放柔了目光和语气。

    “罗副将,你现在放我回去还来得及,我爹待你不薄,我知道你也不想背叛他的。”

    罗文远痛苦地摇了摇头,“不,郡主,你不懂。”

    “我是不懂。”溶月冷冷道,“你在我爹身边,起码有五年的时间了,我爹待你如何,你自己心里有数。可是你居然下得了手去射杀他,还用上了那般烈性的毒药!要是没有苏凉,我爹就醒不过来了你知不知道?!”

    罗文远痛苦地抱住头,呢喃道,“别说了,郡主您别说了!”

    溶月见他神情似有松动,又趁热打铁道,“罗副将,我知道你也有苦衷,你做这些心里一定也很痛苦,不然你射我爹那一箭就不会射偏而是会正中要害了。”这一次,溶月眼中蓄满了泪花,装作楚楚可怜的模样,语气亦清缓了不少。

    她知道罗文远内心在挣扎,所以,她晓之以情动之以理,万一罗文远心中被埋藏的良知被她所触动,说不定他真的有可能放了他。

    “郡主,对不起了!一路上,我不会亏待你的!”罗文远挣扎了一番,似下定决心,扔下这句话起身朝外走去。

    “等等!”见他起身就走,溶月急忙出声唤道。

    “郡主还有事?”罗文远顿住了脚步,却并未转身,“郡主还是省省力气吧,我不能放您走。”

    “我就问一个问题。”溶月语声坚毅。

    罗文远沉默了一瞬,“郡主请说。”

    “让你抓我的,可是赤狄太子卿彦?”溶月冷冷地盯着他的背影。

    果不其然,溶月看到罗文远的身形一僵,但他却没有回话,只默默地掀开车帘出了去。很快,她听到罗文远一扬马鞭的声音,马车又动了起来,飞速地朝前驶去。

    溶月目光中迸出一星火花,她收回目光垂下眼帘,纤长的睫毛覆盖住她的双目,也掩盖了她眼神中流离的神色。

    没有否认,那便是默认了。

    卿彦!

    溶月在心中默念着这两个字。

    看来卿彦此人,果然不是池中物,五年前,他还不过是一个不受宠的皇子,居然就在爹身边埋下了罗文远这颗棋子。这等狡黠的心性,难怪能从赤狄众位皇子中脱颖而出!

    罗文远一路行得飞快,几乎是日夜兼程,想来也是怕被人追上。

    溶月曾想过趁他不备偷偷逃跑,然而罗文远盯溶月也盯得特别紧。照理,罗文远是不知道溶月会一些武功的,然而他下车去补充食物和水的时候,总是会一边道歉一边将溶月的手脚绑住,嘴也会捂住,防止她逃跑和求救。

    最糟糕的是,她鞭头上的暗器银针那日交给苏凉让他帮忙重新淬毒了,如今暗器盒子里空空如也,就算想偷袭他也没了工具。

    罗文远警惕性非常高,溶月虽然渐渐恢复了力气,但只要她稍微靠近车门一些,罗文远便会察觉。

    眼看着两天就要过去了,她却还未找到逃脱的机会。

    溶月坚信萧煜会来找他,她也想过要给他留些记号,但她身上除了穿的衣服,什么都没有,更别提罗文远根本就不给她下车的机会。就算撕下衣物扔出车外,估计也很快会被风吹跑,还容易引起罗文远的怀疑。

    所以溶月仔细思考过后,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

    又是在车上胡乱睡了一夜,天还刚蒙蒙亮,罗文远便驾车又启程了。

    “罗副将,你到底要带我去哪里?大都么?”溶月盯着他的背影,语声清冷。

    “嗯。”罗文远应了一声,没有多说。

    “卿彦会拿我怎么办?将我绑到城墙上逼迫我爹退兵?”

    罗文远默了默,半晌才低声道,“太子殿下不是这种人,他只是不想大齐趁着他回朝的机会趁虚而入,所以才会命我扣住郡主。待他处理好朝中事务重返前线,自然会放郡主离开。太子殿下会率领赤狄士兵堂堂正正地同大齐交战的。”

    溶月冷哼一声,带了嘲讽和讥诮。

    “堂堂正正?真是好笑!卿彦他又想继承皇帝的宝座,又不想云州落入我大齐之手,居然想出绑架弱女子威胁主帅这种下三滥的方法,你管这叫堂堂正正?罗文远,你是被猪油蒙了心了吗?”溶月一时气急,有些口不择言起来。

    罗文远没有辩解,只吆喝了一声,一甩马鞭,马车的速度又加快了些。

    “我们到哪里了?”溶月又问。

    “快到新安了。”许是方才被溶月说得有些心虚,这次罗文远倒是没有沉默。

    溶月心一沉。

    新安,这么说,他们是往西行了,难道,罗文远想带他回赤狄都城大都?

    溶月心下着急,掀开窗帘一瞧,眼下马车正在郊外驰骋。昨夜下了场大雨,地上一片泥泞,空气中夹杂着泥土的咸湿气息,让人闻之颇有些反胃。

    萧煜为何还没找到她?

    溶月心下又是狐疑又是担忧。她知道,萧煜所拥有的势力绝非他表面上表现出来的那般简单。虽说凉州不一定是他的地盘,但好几天过去了,却还没有他任何的消息,着实有些诡异。

    难道,他陷入了什么困境?还是说,卿彦做了两手准备,派人在后面截住了追来的人?

    溶月越想越有些心急如焚,突然又想到,萧煜他们要追上来,十有*是根据马车的痕迹追来的。罗文远孤身一人,没法再将马车痕迹隐藏掉,只得尽可能地加快速度与接应他的人汇合。

    但昨晚下的那场雨,怕是把大部分马车印记都给冲刷掉了。

    想到这,不由拧了眉头。

    “停车。”溶月大叫。

    罗文远并未停下马车,只沉声道,“郡主有何事?!”

    “我要出恭!”溶月这会也顾不上避讳了,大声道。

    罗文远一怔,道,“前方马上就到新安县了,到了县城中,我会替郡主找间客栈的。”

    之前两日,溶月要出恭时,罗文远总会点了她的哑穴,并且亲自在恭房门口守着。

    “不行,我憋不住了。”溶月坚持道。

    罗文远似乎没想到溶月会说得这般直白,沉默了一瞬,还是勒住了缰绳。

    溶月掀开帘子下了马车,冷冷地看着他讥讽道,“这荒郊野外的,四处杂草丛生,半个人影也没有,你就没必要再点我的哑穴了吧。”

    罗文远面色依旧深沉,闻言只道,“郡主别走远了。”

    溶月便不看他,转身朝草深处走去。

    走到一处合适的地方,溶月蹲了下来,确定罗文远看不见她在做什么了,自袖中掏出一条帕子,系在了一旁的灌木枝上。

    刚做完这事,罗文远的声音便响了起来。

    “郡主,您好了吗?”

    “催什么?!”溶月整理好衣裙站了起来,恶狠狠瞪他一眼,一言不发地上了马车。

    罗文远瞟一眼她方才待过的地方,见没什么异样,这才继续驱车前行。

    溶月猜得没错,萧煜一行果然遇到了麻烦,不过,这麻烦不是来自于卿彦,而是来自于明熙帝。

    明熙帝在军中的耳目自然不止习子豪一人,他鹰嘴峡一役露了那么一手,自然不可能瞒住所有人,所以明熙帝隐隐得了些风声,派锦衣卫前来陇西郡探寻萧煜的下落。

    一个萧煜,一个沈司黎,明熙帝最忌惮的两人凑到了一块,自然让他十分惶惶而忧心,遂派了锦衣卫中最出色的人前来。

    锦衣卫的精英出马,自然很快便发现了萧煜的踪迹。

    萧煜先前出现在军营的事就算被明熙帝发现了也可以圆过去,毕竟,他初始的目的是为了给定远侯解毒。再者,他在营中除了在鹰嘴峡一役上指点了一番外,并未做其他出格的事。

    但若让明熙帝知晓溶月被劫一事,就是大大不妙了。

    攻下阆中后,定远侯并未下令即刻进攻下一城,理由是后方供给没跟上,得等到粮草到了之后才有精力继续进攻。

    他说的是实话,明熙帝也暂未起疑心。

    但若是溶月被劫一事走漏了风声,以明熙帝多疑的性格,定然会怀疑定远侯休养生息的真正原因是因为溶月落到了地方手中。

    现在军中的消息可以封锁住,毕竟这事没有多少人知道。赤狄那边也暂时不用担心会泄露出来,因为以卿彦那等骄傲的性子,自然不想人知道自己为了获胜用了这等卑鄙的手段。

    但如今锦衣卫已经盯上了萧煜,并且时刻注意着他的动向。他若甩掉他们,自然要花一些功夫,但这样一来,溶月那边便赶不上了。

    左思右想,萧煜只能与苏凉兵分两路,他带着亦寒负责引开锦衣卫的注意,苏凉带着亦风并其他暗卫继续追踪溶月和罗文远的下落。

    只是这么一耽搁,马车留下的印记便淡了不少,让追踪变得愈发艰难起来。

    “苏公子,天机传信说前面几乎已经找不到马车的痕迹了,很难判定郡主他们是不是走得这条路。”刚刚收到天机的回信,亦风脸色颇有些难看。

    “出了这县城,前边是什么地方?”苏凉沉思道。

    “出了这上庸县,前头便是新安县了,新安县再往那边去,就快要进入赤狄的核心区域了。”

    “大都是不是正是在新安县以西?”苏凉略一沉吟问道。

    “是。”

    苏凉皱了眉头。

    罗文远想带明珠妹妹去大都?他不由一惊,难不成罗文远要带她去见卿彦?

    眼看形势已经来不及细想了,苏凉当机立断道,“出城,往新安县去。”

    一行人出了上庸县城,进入渐渐人烟稀少的郊区。

    不一会,前边远远地驶来一匹骏马,马蹄阵阵,马上坐着的正是前头探路的天机。

    “苏公子,在前头草地上的灌木丛中发现了这个。”天机递过来一条帕子。

    苏凉接过,视线落在帕子右下角用银色丝线绣着的那轮弯月上,不由眼神一亮。他记得自己曾在溶月的帕子上见过同样的花样,难道这是明珠妹妹留给他们的讯息?

    苏凉又将帕子反过来,在角落处看到了用鲜血写就的两个红色的小字,“大都”。

    果然是这样!苏凉将帕子收入袖中,攥紧拳头朗声道,“快,全速往新安县去!”

    达达的马蹄声又响了起来,几匹骏马很快便消失在远处的地平线上。

    *

    这已经是她被劫持的第四天了。

    溶月百无聊赖地坐在马车上,算算脚程,他们这会已经到了新安县了。

    她无聊地掀起车帘往外头看去,这一看,却发现了一些异常。往常应该热闹熙攘的街上今日却冷清了不少,不仅如此,不少店铺门口还挂上了白幡和白灯笼。

    若是一家挂也就罢了,可几乎是家家都挂上了,这是……国丧?!

    溶月一怔,赤狄皇帝死了?!

    突然间,先前想不明白的问题霍然开朗。

    她之前就一直在纳闷,为什么罗文远早就知道他的身份,却一直等到前几天才下手。原来是因为赤狄皇帝要驾崩了,卿彦必须赶回去继承大统!

    这样一来,赤狄军士气必然有所下降,为了不让大齐趁虚而入,卿彦帮罗文远劫了自己,以此掣肘爹。

    罗文远很快找好了一家客栈。

    溶月掀开窗帘打量着眼前的客栈,不知为何,嗅到了一丝不平常的气息。

    “郡主,请您带好面纱准备下车了。”为何防止溶月被人认出,人前露面时,罗文远都要求她带上面纱。

    怎么通知到萧煜他们呢?溶月眉头一皱,计上心来。伸手将面上的轻纱弄松了些。

    她掀开帘子下了马车,下车的瞬间,装作没站稳脚一崴。罗文远忙伸手来搀她。

    溶月却侧脸避过,正好擦过罗文远的袖口,袖口处的盘扣将溶月脸上的面纱给带了下来。

    她装作惊慌失措的样子看向身后的人群。

    果然听到一阵惊叹声响起。

    罗文远脸一黑,抓着她的手进了大厅。

    “放开我!”溶月一甩手臂,冷冰冰道。

    “郡主最好不要耍什么花样!”罗文远看她一眼,闷声道。又对着一旁的小二到,“带她上楼歇着。”

    溶月环顾着客栈大厅,不由心一沉。

    大厅中空无一人,给人一种肃杀清冷的气氛,到处都听不到人声。

    再看看立着的小二和掌柜,都是垂首敛目,看到他们进来,看到方才的那一幕没有丝毫惊奇。

    小二上前引着溶月往楼上去,到了二楼,溶月装作不经意往客栈门口一瞟,那里,已经站上了两个黑色短褂的男子,一看便知道是在守门的。

    溶月心中一突,背上渗出了细密的汗珠。

    看来,罗文远已同卿彦的人会合了。事情变得越来越棘手起来。

    溶月被安排在了靠近客栈内侧的房间中,这也是为了防止她往街上仍什么东西给人报信。

    她进了房间,叹一口气,也不知道方才的举动有没有用,希望萧煜他们能问到这里来才是。

    正站在窗边发呆,门外突然响起了“笃笃”的叩门声。

    溶月眉头一蹙,“谁?”

    “沈小姐,奴婢是罗大人派来伺候您的。”门外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

    奴婢?

    溶月心中越发焦急起来,居然还给她派来了侍女,看来,这里已经是在卿彦的掌控之中了。

    那门外之人见她久无动静,出声又说了一遍。

    “进来。”溶月镇定下来,淡淡道。

    推门而入的是一位身量高挑的婢女,身着弹墨绫薄棉袄,外面罩了件青缎夹背心,鸭蛋脸面,眉目清明,虽无十分姿色,却亦有动人之处,面上神情淡淡的。

    “奴婢翠羽见过沈小姐。”

    “你去告诉罗文远,我不需要婢女伺候。”溶月冷冷睨她一眼道。

    翠羽微微一笑,并不接话,只指了指怀中的包袱,“奴婢给您带了些换洗衣物过来,你可以换上。”说罢,将包袱放在了床上。

    溶月紧紧凝视了她一瞬,目光寒如冰刃。但在溶月这样的注视下,翠羽的面色仍是淡淡的,带了一丝笑意,似一副淡雅的水墨画。

    这个丫头不简单,难怪能被卿彦派来自己身边。

    伺候自己是假,监视自己是真吧。毕竟,罗文远一个大男人,有很多顾不到的地方。

    见翠羽面色从容依旧,溶月收回打量的目光,语气又变得淡然起来,“我知道了,你先出去吧,有事我再叫你。”

    “是。”翠羽并未多做坚持,福身退了出去。

    虽然心中不安,但不得不说这一天是这么些日子以来溶月过得最舒坦的一天。

    她用过晚饭,招呼翠羽送了水进来,舒舒服服地泡了会澡之后便早早上了床。

    溶月想通了,既然她对卿彦还有利用价值,那么她就暂时没有生命危险。论理,萧煜他们也差不多快赶上来了,所以现在她担心也好,焦急也好,都没有用,还不如放宽心把精神养好,随时准备应对变化的情况。

    溶月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有些睡不着。

    她虽然相信萧煜的能力,但心里总有些不安。

    眼见着离大都越来越近,身边的守卫又多了不少,若不尽早逃出,等真正到了大都进入卿彦的势力范围时,到时敌强我弱,再想逃出来就更加困难了。

    溶月心中有事,东想西想间好不容易迷迷糊糊快入睡了,窗外却传来几声猫叫声。

    她一开始只当店里养的猫在叫,并未放在心上。然而很快便听出了不对劲。

    那猫的叫声,分明是三长一短的叫法,这不正是她先前在陇西郡时,同天机和天佑约定的有事找她时的暗号么?

    溶月顿时睡意全无,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坐了起来,披上外套走到了窗边。

    窗外一片暗色混沌,今晚连半点月色也无,黑夜像一个长着血盆大口的怪兽,黑黝黝让人身上一阵发凉。

    溶月搓了搓手臂,一眨不眨地盯着窗外的动静。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贵女重生之闲王忙入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陶夭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陶夭夭并收藏贵女重生之闲王忙入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