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贵女重生之闲王忙入赘 > 第054章 意外来客

第054章 意外来客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两人本来缠绵正浓,冷不防被人出声打断,萧煜落在溶月身上的大手一顿,唇瓣也离开了溶月的锁骨处。

    他看着身下媚眼如丝,魅惑勾人的溶月,喉结动了动,艰难从她身上坐了起来。

    他一边伸手替溶月整着衣衫,一边沉声道,“发生了什么事?”

    “公子,前头聚集了一堆人,不知在干什么,把路给堵住了。”

    “等等吧,待会会有人探路回来的。”萧煜耐着性子道。

    因为不想惹人注目,所以他们雇了两辆普通的马车,亦风骑马先行探路去了。若是他驾车,想来也能猜出马车里发生了什么,更不会这么没有眼力劲的。

    车夫应了一声,把车停在一边不再说话。

    “阿芜……”萧煜看着香肩半露,眼泛水光的溶月,耳根飞上一抹红霞,“方才……方才是我太性急了。”

    他心中颇有些懊恼,自己引以为傲的自制力在阿芜面前仿佛通通消失不见,只恨不得将拆骨入腹吃干抹净才好。可是他知道自己不能,他同阿芜如今尚未定亲,若是被心怀叵测的人知晓了,定会拿来大做文章,到时坏的可是阿芜的名声。

    他不能冒这个险。

    溶月身体的热度渐渐退去,脑中也渐渐清明起来,忆起方才的事,难为情地低垂着头,手指捻搓着衣角,面上神情颇为羞涩。

    她她她……方才在做什么?居然主动勾引萧煜?!天呐,说出去真是羞死人了!

    刚刚实在是兴之所至,才出格了些。这会回过神来,顿时觉得自己方才的举动着实大胆了些,也不知……萧煜会怎么想自己。

    想到这,她羞羞怯怯抬起眼帘朝萧煜望去。

    萧煜将她肩膀上滑下的衣裳往上拉了拉,手指不经意间碰上她滑腻如玉的肌肤,心中不由又是一颤。他好不容易暗暗运气将心中的燥热压了下去,清了清嗓子,含了一丝喑哑道,“阿芜,抱歉。我……我以后不会再这样了。”

    溶月本来还有些羞赧,一听他这话,顿时诧异地瞪大眼睛望去。

    他向自己道歉?这是何意?你情我愿的事,有什么好道歉的?!

    溶月不由沉了眸色,带着薄怒看过去。

    看见溶月眼中诧异而失望的神情,萧煜就知道她误会了,忙将她往怀中搂了搂,柔声解释道,“阿芜,你别误会。我是说,你我还未定亲,我……不愿在婚前让你难办……”

    溶月一怔,呆呆地凝眼看着他,他……他是为了自己?

    她看着他额上渗出的细密汗珠,神情中的隐忍之色,玉色肌肤上的绯红,还有某处可疑的鼓胀,心中仿佛被什么猝然一击。

    “萧煜,我……我们成亲吧。”脑中的话语不假思索脱口而出。

    萧煜先是一怔,忽而面上露出狂喜之色,握住她的肩膀道,“阿……阿芜,你说什么?”

    “我……我说……我们成亲吧……”溶月被他眼中的灼灼亮色看得有些羞赧,别开眼结结巴巴道。

    萧煜一把将她拉入怀中,下巴抵住她鸦青的发顶,用好听而清醇的声音在她耳边呢喃道,“阿芜,待你及笄,我立马上侯府提亲。”

    “嗯。”溶月轻应一声,窝在他怀里,觉得无比安定而充实。

    “公子。”外头传来亦风的清亮的声音。

    萧煜将怀中的溶月放开了些,身子前倾挑开车帘问道,“前头怎么回事?”

    亦风咧了咧嘴,看一眼角落处溶月曳地的裙衫,似有些许难以启齿,“前头有两男子,为了一个姑娘打了起来。”

    车中,溶月惊讶的声音传了出来,“这里的民风竟如此开放?这是谁家的女子?传出来到底有损名声吧,这二人怎会在大街上大打出手呢?”

    亦风轻咳一声,“是……是春意阁的姑娘。”

    溶月一怔,春意阁,这是……青楼?

    “不过官兵已经来了,正在处理,应该过不了多久就可以通行了。”亦风又急急补充道。

    “好,就先等着吧。”萧煜颔首,将车帘放了下来。

    “这春意阁……是秦楼楚馆吗?”溶月看向萧煜,眼中一抹好奇。

    萧煜失笑,“阿芜听到这种地方,非但不避讳,反倒还仔细打听起来了,着实让我开了眼界啊。”

    溶月瞪他一眼,“我本就不是那些淑女闺秀,你第一天知道?”

    萧煜愈发笑得清朗,“阿芜恼了?”伸手刮了刮她的鼻梁,亲昵道,“我不过是随口说说罢了。”

    “对了,邺京城中的漱玉坊,是不是你名下的产业?”溶月忽然想起一事,侧头看向萧煜问道。

    萧煜眼中闪过一抹奇色,点点头浅笑道,“阿芜从何看出的?”

    溶月望着他狡黠一笑,“萧世子入京那天,我在漱玉坊门口碰到了你。”

    萧煜眉一挑,唇畔一抹意趣,“这样便能猜出漱玉坊是我的产业了?”

    溶月斜飞了眼角,眼中灵光闪动,“不能。所以我刚刚是问你,并不是肯定的语气。”

    “你啊……”萧煜哭笑不得。

    “那个泠徽姑娘,是什么人?”溶月又问。

    “我与倭寇一战,班师回朝时在路上遇到的孤女。”

    “随便遇到一个孤女,你便将人家带了回去?”溶月睨着眼睛看着他,语气中似有些不满。

    萧煜一怔,忽而挑眉,“阿芜,你醋了?”

    “没有。”溶月矢口否认,“我在问你话呢。”

    萧煜淡笑,“我当时急需招揽人才,她和她妹妹,是个好苗子。”

    “她还有个妹妹?”溶月奇道。

    “嗯。”萧煜轻应了,“泠徽本名韩素衣,她妹妹叫韩墨黛。”

    “那……这个韩墨黛……现在在哪里?也在漱玉坊?”

    “没有。”萧煜摇头,“她妹妹是个练武的苗子,被编入了暗影阁。”

    “她们没有亲人了?”溶月有些唏嘘。

    “据说还有个哥哥,不过早已失散,当时那样战火连天流离失所的情况下,能不能活下来还是个问题。”

    溶月陷入沉默。

    这世间,又有哪一个人是真正活得恣意从容的呢?人人都有各自的苦衷罢。

    又行了一天一夜,溶月一行终于平安到达了大齐军队的驻扎处。

    *

    启圣三十七年开春,大齐粮草运至凉州,大齐军队在经过半个月的修养生息之后,开始向宜阳县发动了进攻。

    赤狄刚上任的君主卿彦亲赴前线,率领赤狄大军拼死抵抗。然朝中局势未稳,军心浮动,宜阳隐有失守的迹象。

    大齐启圣三十七年春,赤狄修书大齐,请求议和。

    大齐大将军沈司黎上书大齐明熙帝,言明如今是拿下云州剩余几郡的最佳时机,肯请帝拒绝议和。

    然朝中主和派占了上风,沈司黎被明熙帝十二道金牌召回,大齐西北军无奈退回凉州。

    此时,溶月几人已回到了兴庆县。

    听到朝中传来的退兵消息,溶月颇有些愤愤不平。明明大齐军占了上风,皇上为何这个时候选择收兵?

    她越想越窝囊,气冲冲地去书房找沈慕辰。

    “哥!”

    沈慕辰抬目,便看见一脸怒气冲冲的溶月推门而入。

    “阿芜,怎么了?怎的这般生气?”沈慕辰站起来道。

    “哥,你说皇上为何这个时候下令退兵啊?现在一鼓作气,云州全境都是我们的囊中之物了。”溶月颇有些郁闷,气鼓鼓在他面前坐下道。

    沈慕辰定定地看了她一会,启唇说了四个字。

    “功高盖主。”

    溶月一震,是了,爹此事立下赫赫战功,在西北军中威望更甚。皇上怕是会愈发忌惮于他了。

    见溶月眼色沉了沉,沈慕辰明白溶月知道了自己的意思,叹口气道,“爹在朝中并无多少势力,朝中大臣自然能好到皇上对爹的不满和忌惮,自然是要说顺着皇上的心思说话了。”

    他顿了顿,“皇上主和,意已决,旁人劝阻非但无用,反而会落得一身腥,你觉得,有多少人有这个胆识冒着被皇上厌弃的危险仗义执言?”

    “难道就没有一个人真正站在战局的角度上说话么?”溶月脸上有显而易见的失望神色。

    “自然是有的,可最终做决定的,还是皇上不是么?”

    溶月泄了气,趴在桌面上颇有些神思恍惚。

    也不知皇上还能容忍爹多久。照这样下去,爹怕是只能弃官保平安了。

    她长长地叹一口气,只觉心绪纷杂,剪不断理还乱。

    沈慕辰摸了摸她的头,劝慰道,“好了,阿芜,爹自有分寸,你也别太担心了。”

    溶月点点头,知道自己现在在这里瞎担心也是于事无补,只得将一颗心放到肚子里,同沈慕辰闲聊了几句便告辞了。

    她想了想,往侯夫人院子走去。

    岂料才走到半路,便碰到前院派来寻她的丫鬟。

    “什么事?”溶月奇道。

    “郡主,府门口来了位姑娘,说是来找您的。”那丫鬟气喘吁吁道。

    “叫什么?”溶月奇道。

    姑娘?她在凉州认识的人并不多,难道是赵菱容?或者李敏君?

    那丫鬟想了想,歪了头道,“那姑娘说,她叫萧……明曦。”

    溶月一怔。

    明曦?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当下顾不上别的,急匆匆往前头走去。

    快到府门处时,溶月远远地便看见了门口站了位蓝色裙衫的姑娘,手中挽着一个包袱,正在有些紧张地来回走动着。

    定睛一看,不正是多日不见的萧明曦?

    溶月心中诧异甚,脚下步伐又加快了些,出声迎了上去。

    “明曦!你怎么会在这里?”

    正在紧张踱步的萧明曦听得呼声,惊喜地看过来,待看清是溶月时,不由眼神一亮,也迎了上去。

    “溶月!可算是找到你了!”她的声音是一贯的清澈,不过许是因为一路奔波,带了一丝颤抖在里头。

    “明曦,到底怎么了?你不是在京城么?怎么会出现在凉州?”溶月诧异地看着她,目光细细地打量着面前的萧明曦。

    这么些日子不见,她似乎瘦了些,昔日白皙的脸庞也变得有些暗淡无光了,面上风尘仆仆,似乎赶了不少路。只是一双大眼睛依旧那么明澈动人,散发着柔和的光芒。

    萧明曦四下看了看,看着她露出一抹苦涩的笑容,“溶月,能否请我先进去再说?”

    “当然可以。”溶月也是关心则乱,被她一提醒,忙请她先进府。

    溶月直接带着她到了自己的房中,想了想,决定在未搞清楚她为何出现在这里时,还是先不要告诉侯夫人了。

    云苓和玉竹听得动静迎出来,见到萧明曦时,脸上不约而同地一愣。

    “清……清和郡主?”

    萧明曦勉强笑笑,算是应了。

    溶月示意她二人在门外守着,带着萧明曦进了房中。

    “明曦,究竟是怎么回事,现在可以说了吗?”溶月伸手替她倒了杯茶水放在她面前,看着她的眼睛关切道。

    萧明曦端起茶盏,一口气将杯中茶水喝了个干净,似乎十分口渴的模样。

    溶月有些心疼地看着她,又替她倒了一杯,“明曦,你慢点喝,别呛着了。”

    萧明曦点点头,又啜了一小口,手指捧着杯盏沉默了一瞬,这才抬了头道,“溶月,我……我是逃婚出来的。”

    “什么?!”溶月大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逃婚?你要同谁成亲?”

    萧明曦放下茶盏,一脸苦涩和不甘,“皇后想把我许给窦樾。”

    窦樾?

    溶月瞪大了眼睛看着她,“有没有搞错?你怎么能嫁给那个纨绔子弟?”

    萧明曦苦笑一声,“你可能不太清楚现在京里的局势。皇后娘娘如今在宫里的地位越发岌岌可危起来,现在宫里最得宠的,是梁淑妃。”

    “梁淑妃?莫不是梁晓音?那个梁家的私生女?”溶月惊诧道。

    “正是。”萧明曦点头道。

    溶月十分诧异,没想到这才几个月的时间,梁晓音便从区区一个才人一跃而成了四妃之一?还成了最得宠的?看来自己当初的确没看错,梁晓音,她果然不是池中之物。

    “皇后失宠,皇上对窦章似乎也不如先前那般信任了,窦家的地位愈发不保起来。窦樾那个人,你也是知道的,不学无术,压根担不起振兴窦家的重任。”萧明曦语气沉沉。

    “所以皇后便把主意打到了你身上?”溶月恍然。

    萧明曦无奈地点了点头,“我爹手握兵权,若窦家与我家联姻,怎么说也算是有了个筹码在手,所以皇后才会不择手段地想要让我嫁给窦樾。”

    “皇后已经下了懿旨了吗?”

    “没有,所以我才趁此机会逃了出来。要是懿旨一下,我便连反悔的机会也没有了。”萧明曦眉眼低垂,一脸心思重重的模样。

    “可是皇后那里,会不会难为你爹?还有,之前不是你同明朗一起在京城么?如今你逃了出来,明朗那里会不会有危险?”溶月担忧道。皇后这个人心思狠辣,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不惜牺牲掉其他人的利益,现在萧明曦逃了出来,皇后一定很愤怒,也不知会不会把怒火发泄在萧明朗身上。

    萧明曦微微舒一口气,“皇后并不知道我已知晓她的打算,这事,还是梁淑妃告诉我的。我借口同明朗闹了矛盾,假装负气离京去别处散心了。爹和娘那里,我已经修书去同他们说明了事情的原委,让他们不要担心。”

    溶月拧了眉头,“梁晓音……她的消息可靠么?会不会……”

    会不会是想坐山观虎斗?

    萧明曦摇摇头,“不会,皇后娘娘突然对我的态度变得十分殷切,这点我自己也感受到了。何况之前皇后娘娘召我入宫闲聊的时候,我无意间听到了她和她身边宫女的对话,说的就是这事。”

    “你便这么逃出来了,皇后一定很不甘心。你路上没遇到什么危险吧。”溶月一脸忧色。

    “没有,我在府中装病了几天,等到皇后娘娘发觉时,我已经出了京城了。只是因为是假装负气出走,也不能带着侍卫一道,一路上只得扮作男装。方才到了城中,怕吓到了你,才找了个客栈拾掇了一番过来的。”

    溶月拍了拍她的手,“还好安然无恙地到了,你啊,该给我写信派人去接你的。”

    萧明曦低了头,“当时也没想这么多,何况也怕给你添麻烦。当时想了许久我应该去哪里,回西南,皇后一定想得到,说不定让皇上一纸诏书又把我召回了京,所以想了想,也只有你这里能来了。我这么贸然前来,会不会给你造成什么困扰?”说到后面,萧明曦抬头看着她,目光闪动,面上带着歉意之色。

    溶月嗔道,“你这是说的什么话?我正愁在这里都没有认识的人,无聊得很,可巧你就来了。可不是想瞌睡就给我送来枕头了吗?你放心,安心在这里住下,等到皇后娘娘的心思淡了,或者事情出现了别的转机时,再回去吧。”

    萧明曦感激地看着她,“溶月,我今生能得你做朋友,实在是前世修来的福分。”

    “好啦。”溶月冲她笑笑,“都说是朋友了,还这般客气做什么。你一路舟车劳顿,我先让人带你下去歇着吧。”说着,唤了玉竹进来。

    “你让人将西边那间客房收拾出来,清和郡主要在我们府中住一段时间,你先带她下去歇着吧。”

    “是。”玉竹应了,浅笑盈盈地请了萧明曦虽她一同出去了。

    “云苓,我们去娘那里看看。”目送着两人下去了,溶月便叫上了云苓往侯夫人院子里而去。

    “郡主,清和郡主怎么会出现在凉州?”云苓憋了一会,终于忍不住了,一脸好奇之色看向溶月问道。

    溶月没好气睨她一眼,“你啊,能不能学学玉竹,怎么这般沉不住气?”

    云苓“嘿嘿”一笑,“奴婢实在是好奇嘛,心里跟猫抓似的。”

    溶月佯啐她一口,将萧明曦来这里的理由简短地说了一遍。

    云苓听完,不由瞠目结舌,好一会才道,“这……清和郡主也太厉害了,说走就走,实在是女中豪杰啊!她就不怕皇后娘娘怪罪下来?”

    溶月看着她傻乎乎的模样,不禁失笑。

    萧明曦此举,虽然险了些,但不得不说是化解她困境的唯一法子。只要皇后娘娘的目的没有放到明面上来说,那萧明曦就算不上逃婚,偷逃出京的举动大可以归作是姑娘家的耍性子罢了,便是皇上,也不能挑出什么错处来。

    何况现在窦家失势,自然不能在这个节骨眼上再得罪镇南王,所以这个苦,皇后只能打落门牙往里咽。也难为萧明曦这么短的时间内便能想出这周全的法子。

    不过这些话,她自然是不会对云苓说的。想了想,又叮嘱道,“她如今是偷偷跑出来的,身份不能暴露了,以后还是改口称她为姑娘吧。”

    “奴婢晓得了。”云苓满口应下,又唏嘘了一会,抬头看到溶月已经走了好几步,忙小跑着跟了上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贵女重生之闲王忙入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陶夭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陶夭夭并收藏贵女重生之闲王忙入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