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贵女重生之闲王忙入赘 > 第012章 同归于尽

第012章 同归于尽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几日后,萧煜带领少数人马启程先回邺京,大部队稍后跟上。

    卿彦回了大都之后,又遣人前来和谈。

    萧煜虽不喜他这种再三反复的作风,但此事还轮不到他来定夺,派人快把加鞭将和谈书送往京城。

    皇上很快便下了旨,着萧煜即刻回京。定远侯和顾长歌此番立下大功,待安顿好西北事务之后,也虚立即返京受赏。

    萧煜坐在马车上,听着窗外达达的马蹄和车轱辘的滚动声,手中执着一卷书卷,面容恬淡而从容。

    总算是能再见到溶月了,算起来,她这几日也该及笄了。

    可惜……自己怕是赶不上她的及笄礼了。

    这么一想,心中涌上一层淡淡的遗憾,掀开车帘对着外头的亦风问道,“我让你派人送给郡主的东西送了吗?”

    亦风咧嘴一笑,露出洁白如玉的牙齿,“已经派人送去京城了,还特意嘱咐了要在郡主及笄前一日送到郡主手上,王爷就放心吧。”

    萧煜“嗯”了一声,轻轻放下帘子又回到了马车中。

    亦风的声音却还在外面响着,“王爷,属下办事您还不放心吗?”

    身边传来一声冷哼,似对他这话有些不屑。

    亦风扭头一瞧,正好看见亦寒鄙夷的目光,要说的话在喉中一卡,瞪着他道,“你这是*裸的嫉妒,你定是见王爷让我去办这事没有叫你,所以心中不爽吧?”

    亦寒斜睨他一眼,不出声,只扬了扬手中的马鞭,马车便驶快了些。

    见亦寒不理他,亦风嘟嘟囔囔了一会,也消停了下来。

    亦寒本来没有注意亦风在嘟囔什么,不过偶尔听到了什么“娶妻”之类的话,心中好奇,竖起耳朵听了听,发现他说的是,“脾气这么臭,日后也不知道哪个姑娘能受得住,可别孤苦一生才是。”

    亦寒面色一红,冷哼一声,面上愈发起了曾寒霜。

    萧煜自然也听到了亦风嘟囔的话,眉头挑了挑,唇边浮起一丝似有若无的笑意。

    若无他二日成日在身边吵吵闹闹,自己还真会有些不习惯了。

    因萧煜急着回京,一行人行得很快,又都是男子,有时候并未可以找城镇歇脚,错过了宿头的,在马车和林中凑合一晚也就过了。

    很快离邺京越来越近了,若按这种速度行下去,大概只需两三日便能到达了。

    亦寒看了看日头,对着车里的萧煜道,“王爷,太阳快下山了,前面的城镇还有好几十里,今日怕是要在前面那块空地处休息了。”

    萧煜应了一声,“无碍,你跟其他人说一声。”

    亦寒应了是,跳下马车将安排告知后方其他人去了。

    亦风闲着无事,同马车里的萧煜聊起天来,“王爷,你说这次,那个卿彦是真心想要求和的吗?”

    萧煜放下手中的书卷,眸光微眯,似陷入久远的沉思中。

    见萧煜没有回话,亦风以为他看得太入神了没有听到,该要重复一遍方才的话,便听到萧煜清朗如常的声音响了起来,“是。”

    亦风好奇道,“王爷怎的如何笃定?”

    “因为卿彦这人,极有抱负,他想做一个流芳百世的明君,就不会再随意挑起战争。”

    亦风挑了挑眉,“如果是这样,为什么他还频频出尔反尔?若真有心的话,上次议和就算明珠郡主不能嫁,他也大可以接受其他的皇族女子啊?”

    “因为他也很自负。”因为自负,所以对自己想要的东西都势在必得。因为自负,他不能容忍事情的发展脱离自己的掌控。

    阿芜和自己的出现,恰恰让事情的发展没有朝他希望的方向发展去,所以他心有不甘,妄想通过旁的手段扳回这一局。

    只可惜,他遇上的是自己。

    亦风听得有些懵懵懂懂,刚要继续问,突然神色一凛,目光看向远方,耳朵凝神听着前方的动静。

    这时,亦寒正好也过来了,见亦风这突然色变的脸色,霎时间明白了,也竖起耳朵听了起来。

    “前方有异动。”他和亦风对视一眼,轻声道。

    马车里的萧煜也感受到了不寻常的气氛,挑起车帘探出身来,“前面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亦寒抱拳道,“王爷,属下先去探查一番。”

    萧煜点点头应了。

    亦寒足尖轻点,很快便不见了踪迹。

    前方情况未明,萧煜他们也不好贸然继续向前,便索性停在了原地等着亦寒打探清楚回来再做决定。

    亦寒没有用多久的时间,很快便回来了。

    亦风和萧煜问询地看向他。

    亦寒面色有一丝丝沉色,看向萧煜道,“王爷,前方有一伙土匪,正在拦着一个书生模样的男子要买路钱。”

    萧煜眉头一挑,“有多少人?”

    “不过十来人。”

    “那便继续走吧。”萧煜淡淡吩咐道。

    亦风和亦寒应了声是,继续朝前驶去。

    前方的吵闹喧嚣之声越来越近了,很快,那伙土匪也发现了朝他们行来的萧煜一行人,不由面露奸笑。

    这个臭书生身上没什么钱不说,居然还敢反抗,要不是老大说最好不要伤人,他们早就一刀砍了他了。

    本来想着今天怕是没什么收获了,不想现在居然来了油水,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啊。

    一土匪头头模样的人指使一人继续逼迫那书生,其他的人都扛着大刀朝萧煜的马车包围去。

    一人粗着嗓子道,“此树是我栽,此路是我开,要想过此路,留下买路钱。”

    萧煜只觉得滑稽不已,伸出手挑开了车帘。

    一阵光亮闪过,土匪们只觉得自己的眼睛快要被灼伤,看着马车中露出来的俊颜,纷纷呆立在原地。

    这世上,怎么……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男人?

    那人容颜之俊美,实在是难以用语言形容出来。一双漆黑点瞳的桃花眼似扬飞扬,带着一种清远高洁的神色看着他们,肌肤如玉瓷一般散着细腻的光泽,落在脸上的手指节修长指骨分明,肌肤细腻近乎透明。

    “让开。”他薄唇轻启,冷冷吐出两个字。

    土匪们这才回了神,一时间怔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

    这人锦衣华服,一看便是个有钱的主,若是能拿下他,怕是一两个月都吃穿不愁了。可是看这通身的气度,似乎又不是什么好惹的主。

    土匪头头立在原地,有些拿不定主意。

    这时,后头传来一声惨叫,土匪头头扭头一瞧,竟是那书生拿了块大石头狠狠砸到了方才那对付他的毒妃头上。

    土匪头头眼中闪过一丝厉色。

    一个小小的书生也这般猖狂了,真是不给他们点颜色瞧瞧不知服字是怎么写的。

    他指了几人道,“你们,去把那书生绑了,收拾完这边再去收拾他。”

    那书生本就不会武,只是有几分力气,又心性胆大罢了,几个土匪同时上自然没有什么胜算,挣扎着被人绑在了树上,行李散落在一旁,都是些书籍换洗衣物之类的。

    萧煜看了一眼,放下帘子,轻轻吩咐了一句,“走吧。”

    亦风应了,扬起马鞭抽在拉车的马身上,马车又缓缓行驶了起来。

    土匪们见萧煜丝毫不将他们放在眼里,不由火冒三丈。那土匪头头一声令下,几人抄着大刀砍了过来。

    “不自量力!”

    亦寒冷冷地睨他们一眼,手指微动,只见“咻咻咻”几道风声划过,冲在前面的土匪几人应声倒地,倒在地上抱着双腿哭爹喊娘。

    身后原本还“哇哇”大叫的土匪们一见顿时慌了神。

    他们都没见那人是怎么出手的,怎么兄弟们就倒下了?大家纷纷看向土匪头头,盼望着他能拿出个主意来。

    土匪头头咽了咽口水,在众人期盼的目光中走向前,看着亦风和亦寒道,“你们……你们使的什么妖术?还不快速速束手就擒?”

    亦风勾唇一笑,饶有兴致地看向他,“你真还要堵着我们的路?”

    他明明是笑着的,土匪头头却觉得有一阵凉意自脚底升起,兀自稳了稳心神,结结巴巴道,“你们……你们究竟是什么人?”

    亦风百无聊赖地把玩着手中的缰绳,“我们是什么人并不重要,你们只需要乖乖让开就行了,否则……后果不是你们能承担得起的。”

    土匪头头双腿一软。

    他们本就是些村里游手好闲的人组成的乌合之众,平日里扛着把大刀在这里打劫过往旅客。遇到的人也不过是些走方的郎中货郎,或者探亲的村民,都是些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人,自然没遇到过自己的抵抗,一时间真当自己是天下无敌了。

    没想到今日想是遇到个执拗的读书人,现在又遇到这行不知深浅的过路客,真是出门没看黄历啊。

    他被亦风的目光看得两股战战,强撑着才没瘫倒在地,吸口气稳了稳心神道,“今日算你们走运,我们……不想大开杀戒,你们……你们走吧……”

    亦风颇为好笑,但也知道王爷并不想在这里过多浪费时间,见土匪让开了路,也不再多说,赶着马车朝前驶去。

    路过方才那被绑住的书生时,他嘴里被布条塞住,只能发出支支吾吾的声音,眼睛渴求地看着亦风和亦寒,似乎在求他们救他。

    那守着他的土匪狠狠一脚踢去,书生哀嚎一声倒在了地上。

    亦风看了他一眼,见那书生玉面俊秀,随是在狼狈之中,却仍有一副铮铮铁骨的气度,不由动了似恻隐之心。压低了声音问道,“王爷,那书生……”

    “你想救?”萧煜淡淡问道,头也未抬。

    “属下见那书生有几分气度在,觉得……”

    “那便救吧。”萧煜并未听他说完便应了下来。救下那书生,不过是举手之劳的事,既然亦风觉得他值得被救,那便遂了他的心意便是。

    亦风愣了一瞬,忙应下来,看向那守着书生的土匪,下巴一扬,语声中带了一丝傲气,“把那人送过来。”他指了指土匪身边被五花大绑的书生。

    土匪一愣,拿不定主意似的看向土匪头头。

    土匪头头暗骂一声,面上还得装作硬气的模样,“放了他放了他。”

    土匪不甘心地咒骂了一句,松开绑住书生的绳子,那书生抱住散落一旁的行李,跌跌撞撞朝亦风跑来。

    “谢谢。”他嘴边有淤青的痕迹,艰难地开口道。

    “你可会骑马?”亦风看他一眼。

    书生似有一瞬间的犹豫,很快便一咬牙点了点头。

    亦风好奇地瞟了他一眼,也不点破,对着身后道,“天立,把你的马让给这位公子。”

    身后一人应了,翻身下马将马牵到了那书生面前。

    书生把包裹打好结系在背后,看了看身前的高头大马,咬紧牙关踩着马镫爬了上去,紧紧攥住缰绳,面色铁青。

    亦风勾了勾唇不再多说,吩咐一行人继续上路。

    眼见着天越来越黑,前方的城镇却还没影,萧煜便吩咐大家找个宽敞点的地方停下休息,待明日一早再行赶路。

    那书生好不容易勒住马,面色苍白地从马上下来了,一着地,便跑到一旁呕吐起来,吐了个天昏地暗。

    亦风安顿好其他人,转身过来寻他,见他在一旁把苦水都吐出来了,不由失笑。

    这个书生,还真是个倔的,明知道自己不会骑马,非得逞强。

    不过,他若不是这么倔让自己觉得有些意思,自己便也不会求王爷救下他了。

    他走到那书生身边,递过一个水壶蹲下来问道,“你还好吧?”

    那书生从袖中掏出一块素色绢帕,擦了擦嘴方才抬头冲着亦风苍白地笑笑,“谢谢公子。”

    亦风示意他先喝口水,而后笑着道,“我可不是什么公子,你叫我亦风便是。我家公子在那边呢。”说着,朝萧煜的方向努了努嘴。

    书生喝过水感激地笑笑,自报姓名道,“谢谢,在下韩嘉霖。”他看了看萧煜的方向,“不知道你家公子贵姓?”

    “姓……俞。”亦风一顿,改了口。

    韩嘉霖又道,“不知俞公子现在是否有空?韩某想前去拜谢一番。”

    亦风看了看萧煜,见他面前已经生起了一堆火,火光映照下,他的面色宁和,似乎心情不错。亦风想了想道,“那我带你过去吧。”

    韩嘉霖起身整了整衣裳,跟在亦风身后朝萧煜走去。

    “王爷。”亦风出声唤道。

    萧煜抬了头,看到跟在亦风后面的韩嘉霖,嘴角扬了扬,算是打过了招呼。

    韩嘉霖对着萧煜深深作了一作揖,真诚道,“韩嘉霖谢过公子救命之恩。”

    “举手之劳,韩公子不必客气。”

    韩嘉霖犹豫了片刻,迟疑着道,“不知俞公子前往何处。”

    萧煜抬头看了他一眼,淡淡道,“京城。”

    韩嘉霖闻言,面露喜色,斟酌着道,“在下也是前往京城,不知俞公子能否行个方便,让在下一同前往。”

    萧煜没有立即回答,看着跳跃的火花,用清朗宁和的声音继续道,“韩公子去赶考?”

    韩嘉霖眼中闪过一丝诧异之情,自嘲道,“都说百无一用是书生,今日可真是应验了。”

    萧煜似乎并未将他这话放在心上,淡淡地一笑,“韩公子若不介意,便一起好了。”

    “多谢俞公子。”韩嘉霖惊喜地谢过,又识趣地不再打扰萧煜,跟亦风到别处休息去了。

    第二日一早,车队便又开始赶路了。

    因知道韩嘉霖不善骑马,所以亦寒便骑马去了,把马车上亦风身边的位置让给了韩嘉霖。

    亦风本就是个话唠,一路上又无事,便同韩嘉霖攀谈起来。

    “韩公子祖籍哪里?”亦风好奇问道。

    “在下徐州人士。”

    亦风感叹道,“徐州到京城路途遥远,韩公子孤身一人上路,也是勇气可嘉。”

    韩嘉霖红着脸,低垂着头道,“一同赶考的士子早早便赶到了京城。在下因父母双亡,最近才凑齐了赴京的路费。”

    亦风颇有些吃惊,唏嘘道,“韩公子可真让人钦佩。韩公子家中没其他兄弟姐妹了么?”

    韩嘉霖眼中神色更暗了,呐呐道,“本有两个妹妹,可有一年战乱加饥荒,两个妹妹不幸走失,父母忧思过度,隔年也去世了。”

    见问到人家的痛处,亦风有些不好意思,忙安慰了几句,又挑了别的话题来说。

    他们的声音并未刻意压低,车内的萧煜都听了个全部,闻言挑了挑眉,眼中闪过一丝若有所思的神色。

    *

    时间如流水般飞逝,转眼间就到了溶月的及笄礼。

    相对于沈沁雪的及笄礼,溶月的及笄礼办得颇为盛大,几乎京中所有能跟侯府和沈府扯上关系的人都来了。

    便是皇上,也特意派人从宫中送了礼过来。一时间,定远侯府的风头一时无两,无人能出其右。

    溶月虽然并不喜欢这样的高调,但毕竟是一生一次的大事,也只能由着去了。

    溶月的正宾依旧请了谢余氏,赞者则由谢采薇担任。她本已准备好及笄礼上要用的加笄簪,但萧煜在前一天派人送了支XXX来,溶月知道萧煜因为不能及时赶回来参加他的及笄礼而心里愧疚,所以特意送了这簪过来,便临时将加笄簪换成了萧煜送的这一支。

    及笄礼进行得很顺利。

    礼成,众宾客都在琼芳园自由逛了起来。

    出乎意料的,沈汐云也来参加了溶月的及笄礼,还送了份贵重的礼来。溶月也不推脱,笑着接了,看着她面上用脂粉也遮不住的疲色,知道沈汐云这段日子怕是并不好过。

    徐若已同沈汐云彻底翻脸,这种场合,她自然也是要来的,既显示了自己在康王府中的地位,又能给沈汐云造成膈应,何乐而不为呢?

    此时的徐若,已退去了昔日的稚气,眼角眉梢都漾着一股妩媚成熟的风情,再加上微挺的肚子,浑身上下洋溢着一种显而易见的幸福感,与沈汐云面上的颓色形成鲜明的对比。

    姑奶奶徐沈氏带着徐坤也来参加了,但因徐若和沈汐云的事,徐家和沈家二房其实已经翻脸,徐沈氏只是陪着老夫人聊聊天,并不往二房跟前凑。

    说实话,老夫人也自觉颇为难做。手心手背都是肉,她偏帮谁都不应该,所以也只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任由这些小辈们闹去了。

    溶月生怕徐若和沈汐云会闹起来,特意派了玉竹盯着她们。

    好在沈汐云虽然看着徐若的眼里都能喷出火来,但似乎也有所忌惮,并没有动作。知道及笄礼结束,两人都没有发生冲突。

    终于送走了满园的宾客,溶月长长地舒了口气。

    还好没有发生什么事,否则自己可就真是一个头两个大了。

    她同侯夫人说了声,回到了自己的房中。

    坐在书桌前,细细地品一口云苓泡上来的茶,总算是能缓一口气了。

    从袖中摸出一封信,拆开后放在桌上看了起来。

    这是昨日随着那支簪子一道送来的萧煜写给她的信,送信的人传话说萧煜希望她等到及笄礼完之后才拆开。

    溶月好不容易忍到了今日,这会子总算有空闲去看了。

    信中粗略地讲了他和卿彦比武的情况,只是略去了其中的惊险部分,饶是如此,溶月还是看得有些心惊肉跳。萧煜居然敢单刀赴卿彦的会,要是卿彦并未信守承诺而是暗中设下埋伏该怎么办?她想想都有些后怕,抚了抚心口好一会才平静下来。

    写这封信的时候,萧煜说他应该已经上路了,很快便能回京,到时,他一定给她一个难忘的婚礼。

    萧煜三番四次提起婚礼,溶月不由自主脸红起来。

    信的最后,萧煜祝她及笄快乐,期待着同她的见面。

    溶月仔仔细细看完每一句话,心中漾着甜蜜的思绪,眼中水波含情,粉面含春。

    正巧此时云苓进屋来,瞧见溶月这幅模样,不由打趣道,“郡主,您这样子,实在是不符合您平常的清冷形象啊。”

    溶月放下信,瞪她一眼道,“少贫嘴,礼物都清点好了吗?”

    云苓点点头,“没想到二姑娘居然送了份那么重的礼,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溶月浑不在意地勾了勾唇,沈汐云会送她如此贵重的礼物,是因为如今她在康王府的地位岌岌可危,自然要尽可能多地争取到母家的支持。不过她平日里如何看自己不过眼,但自己和她的矛盾到底还未摆上明面,她自然是能拉拢一个便是一个了。

    不过,看沈汐云今日的情形,事情似乎并不仅仅只是徐若怀了孕那么简单,难道,沈汐云在康王府已经彻底失宠了?

    可是以溶月对萧梓琰的了解,他并不喜欢徐若那般粘人的性子,他喜欢的知进退懂分寸的姑娘,既要能当温柔可人的解语花,又要能当持家待客的贤内助。就这一点来说,徐若远远不如沈汐云。

    沈汐云应该也很明白这一点才是,可为什么她今日看起来如何愁眉不展?

    溶月想了一会没想出个所以然来,只得先丢到了一边。

    此时,沈汐云和徐若正在回康王府的路上,她们并没有坐同一辆马车。

    沈汐云端坐车中,面色沉厉,目光中散发着森冷之气。

    凝墨和司砚陪坐在一旁,大气也不敢出。

    “凝墨,沈溶月收到我的礼物,有没有说什么?”及笄礼都是派下人统一送去溶月丫鬟处的,沈汐云自然不会亲自出面。只是她知道凝墨去送礼时,溶月恰好在旁边,所以才有此一问。

    凝墨摇摇头,“郡主虽然在旁边却并未多说什么,只叫奴婢回来谢过姑娘。”

    “她没有感到吃惊?”

    凝墨低了头,“奴婢并未感觉出来。”

    沈汐云冷哼一声,想到溶月如今众星捧月的状况,再联想自己凄惨的处境,心中一股遏制不住的妒意四处蔓延。

    若不是徐若那个小贱人,自己何至于沦落到这种地步?

    脑海中又回想起爹听到她日后都不能生育时眼中那一闪而过的神色,沈汐云就不由自主地握紧了拳头。那种表情,她十分熟悉,那是爹看待一颗弃子的神色。虽然只有一瞬,爹的脸上又很快恢复了关心的神色,但沈汐云还是敏感地捕捉到了,不由心中一阵刺痛。

    果然女子再怎么厉害再怎么有用对家族而言也不过是一颗棋子罢了,唯一的区别便是发挥的作用大小。

    沈汐云手脚一阵冰凉,觉得眼前一阵眩晕,疲累无比的闭上了眼。

    正在这时,马车停了下来。

    凝墨和司砚先下了马车,掀开车帘将她扶下了马车。

    徐若也在香芷的搀扶下小心翼翼地下了马,得意洋洋地睨一眼沈汐云,“表姐,我身子有些不大舒服,便先行入府了。”

    沈汐云面色一沉,没有搭理她。

    徐若却并不消停,看着她掩唇笑道,“怎么?表姐心情不好?今日是七表妹的大喜日子,表姐该高兴才是。”

    沈汐云恶狠狠地瞪一眼徐若,语气中带着森凉之意,“徐若,你别太猖狂了。”

    徐若一脸惊讶之色,“表姐这话是从何说起?若儿可是什么也没做啊?”

    沈汐云难得同她逞口舌之快,径直带了凝墨司砚从她身边经过,率先入了府。

    擦身而过的瞬间,徐若故意踉跄了一下,靠在香芷身上故作娇弱道,“表姐,我知道你如今不喜欢我,可是我肚里怀着的可是王爷如今唯一的骨肉,表姐日后也不知生不生得出,我这肚里的孩子可宝贝着呢。”

    沈汐云疾行的脚步突然一顿,身子几不可见地晃了一晃,尖利的指甲掐入了掌心之中,仿佛只有这种透骨的痛意才能让她的脑中还保持一丝清醒。

    徐若是如何知道自己日后再不能怀孕的?她扭头看向一旁的凝墨和司砚,难道是她们泄露了消息?

    凝墨和司砚看见她眼中的狠厉,惊恐地摇了摇头。

    沈汐云收回目光。

    凝墨和司砚跟了她这么久,是不会背叛她的,难道,是大夫那里出了问题?

    沈汐云知道自己此时不能在徐若面前露了怯,稳了稳身形自顾自朝府内而去。

    徐若看着她挺得笔直却依旧萧索的身影,不由心里升起一阵快感。

    她终于把沈汐云踩到脚下了!

    以前的她是有多愚笨,才会相信沈汐云是真心实意的对她好?

    她本以为,娘和沈家二老爷是亲兄妹,定然应该是同仇敌忾共同对付大房和三房的,可是她却渐渐发现,自己对沈汐云掏心掏肺,沈汐云表面上也对自己十分要好,背地里却把自己当傻子一样耍得团团转。

    上次外祖母给母亲置宅一事,她更是彻底地看清了二房的冷清冷心。原来她以为的手足情深,在利益面前简直不堪一击。

    其实她一开始并不喜欢萧梓琰。

    她最开始喜欢的,是闲王萧煜。从那次赏花宴上对闲王的惊鸿一瞥,她的心里就深深烙下了闲王的影子。

    可是她知道,自己同闲王之间的距离,实在是太遥远了。

    京中贵女多如云,就算如今爹爹颇受盛宠,但以自己如今的身份,便是给闲王当侧妃也是不够格的。

    这时,康王萧梓琰却主动向她示好。

    她一开始是并不感冒的,可是渐渐的,她在康王的温柔甜蜜中失了心。更何况,康王是沈汐云的心上人,是沈汐云使出阴谋诡计也要嫁过去的人。一想到这,她的心中便开始生出一种莫名的兴奋感来。

    现在她终于做到了!

    徐若看着沈汐云远去的方向得意洋洋地勾了勾唇角,看着身后的香芷懒声道,“走吧,回房吧,王爷也该回来了。”

    用过午饭,沈汐云心事重重地坐在桌前发呆,凝墨进来了。

    “王爷回来了吗?”沈汐云看她一眼。

    凝墨有些心虚地点了点头。

    沈汐云重重地看她一眼,冷声道,“又去了徐若那?”

    凝墨“嗯”了一声,小声道,“王爷带了太医回府替徐侧……她检查身体。”

    沈汐云眸色蓦然一眯,散发出森冷的光来。心中像是被无数根尖利的针狠狠地刺着,那是一种附骨之疽般的疼痛,细水长流,却每时每刻地折磨着她的心神。

    她知道,自己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哪怕两败俱伤,她也要把徐若拖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徐若是不是每天吃过午饭之后都会去花园中散步?”沈汐云面无表情地看向凝墨,眼中笼罩的幽深浓雾看得凝墨心中一惊,不自觉地点了点头。

    “王爷现在何处?”

    “王爷将太医带回府后似乎还有事,又急急忙忙出了府。”

    “你去花园中盯着,若徐若去了花园,立马派人回来告诉我。”沈汐云冷冷吩咐道。

    凝墨不敢猜测沈汐云打的是什么算盘,诺诺地应了退了下去。

    *

    徐若此时心情很好。

    王爷担心她的身体,特意请了太医回府帮她检查身体。太医说,她身子康健,没有什么大问题。若是想生产之时更容易些,每天按时运动运动能有助于分娩。

    送走太医,徐若见天气不错,便叫香芷扶着她去花园里走一圈。

    这是她每天的习惯了。

    说来也奇怪,她每天这个时候都在花园里晃悠,却从没碰到过沈汐云。

    定是她嫉妒自己,不想看着自己膈应吧。沈汐云心中偷笑,刚收回神思,目光却瞟到不远处走来的一行人,不由微愣。

    真是说曹操曹操到,为首那人,不正是沈汐云。

    沈汐云走近了,似乎也是刚看见徐若的样子,勾了勾唇道,“表妹,好巧。”

    徐若狐疑地打量着她,见她虽然面色还有些苍白,但脸上略施脂粉,眼中的神情也十分平和,同方才入府时的模样简直判若两人。

    心中不由起了猜测。

    沈汐云怎么突然之间心情变得这么好了?

    沈汐云打过招呼之后却不再理她,径直带着丫鬟上了花园中的那座凉亭。

    那座凉亭建于假山之上,因地势高,坐在里面凉风徐徐,整个康王府的景致便能尽收眼底,是徐若每次来花园最喜欢待的地方。

    见沈汐云抢了她的先,徐若哪里甘心,冷哼一声也进了凉亭。

    沈汐云抬头睨她一眼,没有说话。

    徐若瞧见她这幅模样,心中愈发惴惴不安了。难道王爷对她说了什么?

    正猜测间,沈汐云却起身走到了凉亭的栏杆处,眺望着远处的景致一脸满足的神情。

    徐若紧紧地盯着她,妄图从她的脸上看出一丝端倪来。

    沈汐云突然猝不及防地回了头,正对上徐若审视的目光。徐若来不及别开目光,被沈汐云抓了个正着,脸上颇有些挂不住,冷哼一声看向别处。

    沈汐云轻笑一声,语声淡然,“表妹,此处景致可真不错。”

    徐若不知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没有答话。

    沈汐云叹了口气,低垂着头道,“表妹,我们怎么会变成如今这个模样的?”她的声音中带了一丝显而易见的落寞和惆怅。

    在徐若面前,沈汐云一向都是骄傲的矜贵的意气风发的,她何时见过沈汐云这样满脸颓色的模样?心中的戒备心不由消了些,只是依旧没有答话。

    沈汐云也不看她,又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在同徐若说话。

    “我以前总以为,自己会找一个喜欢的男子,幸福地过一辈子。他不一定要很有钱,也不一定要很大的官,可是他要对我很好,只对我一个人好。”沈汐云语声悠悠,目光看向远方,似乎陷入了久远的回忆之中。

    她自嘲地一笑,“现在想想,这些不过是奢望罢了。我们的身份,注定了我们的婚事要成为家族的筹码,又如何能自己做主呢?”

    她转了头,迷蒙地看向徐若,“表妹,你说是吗?”

    徐若怔怔地点了点头,曾经年少的她,的确做过这样的梦,如今被沈汐云提起,想到自己无忧无虑的孩童时代,一时间也有些恍惚。

    沈汐云收回目光,沉默不语。

    良久,她指了指远处的风景道,“表妹,你看,这康王府的风景虽好,可终究将我们困在了这狭小的天地之中,成日里斗来斗去,再也找不到昔日的纯粹的心情了。”

    徐若被她触动了心事,不由自主地往前移了几步,站在沈汐云的身旁朝远处望去。

    见徐若走上前来了,沈汐云敛了纤长的睫羽,眼中闪过一丝狠厉的色彩。

    待她再抬头时,面上依旧是一片惆怅迷蒙的神色。

    “有时候我常常在想,要是人永远都不长大就好了。若儿,你说是吗?”她的语声轻柔,恍惚中,徐若似乎回到了那些同沈汐云愉快相处的日子,迷迷蒙蒙地点了点头。

    沈汐云叹一口气,不再出声。

    突然,她的目光朝下望去,语声中带了一丝惊诧和不安,“若儿,那是王爷吗?他牵着的那个女人是谁?”

    徐若一惊,下意识探出头朝下面望去。

    突然,她觉得背后被人狠狠推了一把,还来不及尖叫,整个人的身子便翻出了栏杆外,直直朝亭坠去。

    跌落的那一瞬间,她看到了沈汐云眼中的怨毒光芒,那么深,恨不得要将她碎尸万段才甘心。

    徐若反手一抓,却抓了个空,身子飞快地朝下坠去,她甚至都来不及害怕,脑中最后一个景象只剩沈汐云那通红骇人的眼神,不断地盘旋,盘旋。

    ------题外话------

    还有没有妹纸记得韩嘉霖是谁?我最前面提到过一次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贵女重生之闲王忙入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陶夭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陶夭夭并收藏贵女重生之闲王忙入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