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贵女重生之闲王忙入赘 > 第022章 踩着七色云彩的盖世英雄

第022章 踩着七色云彩的盖世英雄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溶月顺着内侍的通报声朝门口看去,果然见帝后相携而来,身后跟着盛装的萧姝玥和萧姝瑶,皇上脸上虽然带着笑,却并不及眼底,眼光更是半分也不曾落在身侧的皇后身上。

    帝后的矛盾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了么?

    溶月勾唇讥讽一笑,皇后这可是真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啊。

    在场众人忙齐声行礼,明熙帝挥了挥手,示意大家不必多礼,大家这才又坐了下来。

    帝后和两位公主也落了座,明熙帝看了司仪一眼,示意他可以开始了。

    于是,在司仪高声的唱礼中,谢祁和卿靖宁拜了天地,随着司仪拉成语调的一声“礼成”,两人被送入了洞房。

    大约过了一盏茶的功夫,谢祁喝完合卺酒出来了,面上带了丝红晕,倒显得他愈发温润了不少。

    相熟的同僚朋友拉着他喝起酒来。

    帝后本就只是来见一下礼意思意思,礼毕后便回了宫,萧姝瑶和萧姝玥则留在了这里。

    溶月淡淡扫一眼不远处的萧姝瑶,几不可见地皱了皱眉头。

    萧姝瑶今日穿了件茜色的对振式收腰曳地罗裙,显出盈盈一握的纤腰,裙衫下摆和袖口处用细密丝线绣着玉色芙蓉,随着她的走动在阳光下发出流动的光芒,面容精致妆容得体,头上只簪一支银镀金穿珠点翠花簪,缀下长长的流苏,妖娆妩媚中显出清丽淡雅。

    溶月勾唇,移开了目光,今日是卿靖宁和谢祁大婚,正常人都会避免穿红色的衣服以防抢了新娘子的风头,萧姝瑶今日穿成这样,是给谁看?

    讥诮间,萧姝玥朝她走了过来,脸上笑意吟吟,“溶月!你果然来了。”

    溶月轻笑,“我表哥成亲,我自然是要来的。倒是你,不是说被皇后禁足了么?”

    萧姝玥一脸悻悻,“别说了,求了好久才让母后答应我出宫的。”说话间,眼神四处乱瞟。

    溶月看她一眼,“你在找什么?”

    萧姝玥耳根飞起一抹红霞,面上有一丝不自在,凑近她压低声音道,“那个……你……你看到顾长歌了吗?”

    溶月挑了挑眉,她还没对顾长歌死心?皇后的态度明摆着就是不会同意的。

    “你找他做什么?小心被皇后娘娘知道,你们两人都没有好果子吃。”既然萧姝玥一意孤行不怕皇后的责罚,那若皇后会对顾长歌下手,她又当如何?如果萧姝玥当真喜欢顾长歌,她一定会动摇的。

    果然,萧姝玥迟疑了,抬眼吃惊地看向溶月,“你是说,我母后会对他……?”

    溶月面容淡淡,“姝玥,我什么都没说。”

    萧姝玥眼中的神采暗淡了下来,似喃喃自语道,“我只是……我只是想谢谢他而已……”

    溶月略有些奇怪,看向萧姝玥问道,“谢他什么?”

    萧姝玥回了神,看向溶月,在她身边的空位上坐了下来,“上次大皇……萧梓瑞逼宫,叛军兵败,退入我的寝宫,似乎是想拿我做人质威胁父皇放他们离开,幸好顾长歌及时赶到,将我救了下来。”她摸了摸细嫩的脖子,似乎仍有些后怕。

    原来还有这样一个插曲,难怪萧姝玥对顾长歌愈发念念不忘了。

    溶月看着萧姝玥略带愁色的眉眼,亦有些替她感慨。

    突然,萧姝玥眼神一亮,看向不远处,浑身散发出欢愉的喜悦之情。溶月顺着她的目光看去,果然见到了在人群中略带腼腆的顾长歌。

    他如今已升任金吾卫中郎将,自然不同于以前籍籍无名的小小校尉,这种场合自然是要来参加的。

    萧姝玥一眨不眨地盯着他,似乎看不够一般。

    溶月轻咳一声提醒道,“姝玥,你收敛着些,这么多双眼睛看着,你不想给他惹麻烦吧?”

    萧姝玥这才慌慌张张地收回目光,手指绞着裙边,微有些不知所措。

    溶月叹一口气,看着萧姝玥懵懂含春的模样,想了想还是提醒道,“你若真心喜欢他,凡事就该为他考虑一些。”

    萧姝玥怔忡地点了点头,抬起眼朝顾长歌那边一扫,很快又垂下了眼帘,显然有些怅惘。

    这时,耳边传来一声轻笑,紧接着响起一声熟悉的清冷之声,“乐安同明珠郡主感情倒是好。”语气不咸不淡,让人听着有些刺耳。

    溶月回眸看去,淡淡一笑,冲来人点头示意道,“宜安公主。”

    萧姝玥一向同萧姝瑶不大对盘,轻哼一声算是打过招呼了。

    热脸贴上冷屁股,萧姝瑶脸上可一点也没有不好意思的神情,仪态万方地笑笑,竟径直在两人身边坐了下来。

    溶月虽然不待见她,但明里也不能撕破脸皮了去,只是不再出声,气氛一下沉默了下来。

    萧姝瑶眼波一转,开口道,“本宫还没有恭喜郡主新婚之喜呢?”

    一听她这话,溶月倒来了些兴致,抬眸对上她的眼眸,神情清淡中带了一丝淡淡的嘲讽和怜悯,看得萧姝瑶心中升起一抹怒意,她凭什么怜悯自己?!

    溶月抿嘴笑得欢愉,“若这样论起来,宜安公主得叫我小皇婶了。”

    萧姝瑶唇边笑意蓦然一僵。

    萧姝瑶听了好奇地转过身来,“是哦,我得叫你小皇婶了。”说着,冲溶月调皮地眨了眨眼睛,甜甜得叫了一声,又挑衅地看向萧姝瑶,“三皇姐,你可不能对小皇婶不敬哦,不然以小皇叔那护短的个性,你就有得苦头吃了。”

    萧姝玥并不知道萧姝瑶那点龌蹉心思,但直觉告诉她萧姝瑶很不喜欢叫溶月小皇婶这个称呼,所以才故意想气气她。

    萧姝瑶果然面色变得有些难看起来,不过她很快调整好表情,按捺下心底浮上来的燥意,看向萧姝瑶道,“乐安倒是挺熟悉小皇叔的脾气的。”

    萧姝玥眉一挑,“难道小皇叔的性格你还不清楚?上次小皇叔和溶月进宫,我正好见到他们了,你不知道,小皇叔的眼珠子就没从溶月身上挪开过。”

    萧姝玥每说一个字,萧姝瑶的脸色就白一分,等到萧姝玥把话说话,萧姝瑶的脸色已经白得像纸一样了,身子一晃,勉强才站住。

    溶月淡淡地睨她一眼,神情淡漠,但如水的眸光似乎能穿透人的内心,看得萧姝瑶心中一颤。

    看着萧姝瑶这模样,萧姝玥颇有些诧异,“三皇姐,你怎么了?可是身子不舒服?若是不舒服那就先回宫吧。”

    萧姝瑶摇摇头,镇定下来,面上恢复一丝血色。

    溶月冷冷地看着她这番做派,不为所动。

    见萧姝瑶坚持,萧姝玥便没有多劝,说起旁的话题来。溶月看一眼萧姝瑶渐渐恢复的面容,有心再刺她一次,抿唇笑道,“皇后娘娘是不是也在给两位公主物色乘龙快婿了?”

    萧姝玥愣了愣,溶月明知道她喜欢顾长歌,为何还这般问?她朝溶月看去,见她的目光正似笑非笑地盯在萧姝瑶面上,知道这话多半是针对她的,眼波一转,附和道,“是啊,母后跟我提了好几次了,三皇姐,你呢?茹妃娘娘有没有着急起来?”

    萧姝瑶勉励一笑,“嗯”了一声,显然不想在这个话题上多说。

    萧姝玥却来了劲,刚要继续追问,却听得旁边传来一把寒凉中带了磁性的嗓音,叫的是溶月的闺名,“阿芜。”

    三人都朝后看去。

    只见萧煜一袭天蓝色锦袍,银冠玉带,眉目清朗,已经行到了几人跟前,温柔的眼神落在溶月身上,唇边带着一丝宠溺的笑意。

    溶月看向他奇道,“你怎么过来了?”

    萧姝玥见状,忙叫了声“小皇叔”,萧姝瑶也惨白着脸色跟着行了礼。

    萧煜“嗯”了一声,只淡淡地瞟了萧姝玥一眼,目光半分也没落在萧姝瑶身上。很快转了目光看着溶月浅笑,“你待会要闹洞房吗?”

    溶月一怔,“啊”了一声。

    见她有些迷糊,萧煜柔声解释道,“待会他们想去闹洞房,阿芜想去看看吗?若是想的话,我陪你去。”

    萧姝瑶死死盯着萧煜的侧颜,像有一把钝刀子在一刀一刀割着心里的肉,那种刺骨的痛意,从脚底开始蔓延,一点一点,弥漫至全身,五脏六腑似乎都绞到了一块。

    溶月来了些兴致,眼神一亮点点头道,“好啊,想去。”

    自己大婚的时候没有被人闹过,前世同萧梓琰成亲的细节在脑海中早已经变得模糊不清,难得有这个机会,便跟着凑凑热闹好了。

    萧姝玥也是个爱玩闹的,闻言忙插嘴道,“小皇叔我也想去。”

    萧煜淡淡看她一眼,萧姝玥缩了缩脖子,挽上溶月的手道,“小皇婶,你跟小皇叔说说,让我也跟着去好不好?”

    萧姝玥口中的“小皇婶”取悦了萧煜,他挑了挑眉,“梓琝在那边,待会叫他带上你。”

    萧姝玥这才咧开嘴笑了起来。

    萧姝瑶苍白的嘴唇蠕动了一番,她也很想说“我也去”,可是内心的骄傲让她说不出口这话,低着头纠结了好久,下嘴唇都被她咬出殷红的血迹了,好不容易下定决心,抬头一瞧,萧煜和溶月早已走远了,便是萧姝玥也跟着去了。

    留下她一人孤零零立在原地,好不可笑。

    一种强烈的耻辱感涌上心头,方才还苍白如纸的脸色刹那间涨得通红,笼在袖中的手拳头紧握,长长指甲掐入肉中,仿佛只有这刺骨的疼痛才能让她脑中保持一丝清醒。

    萧姝玥识趣地没有打扰溶月和萧煜,自己去找萧梓琝去了。

    萧煜轻声道,“她没有为难你吧?”萧煜口中的“她”自然是指萧姝瑶了。

    溶月微有诧异,“你是怕她为难我才过来的?”

    “没有。”萧煜笑,“小小一个萧姝瑶,你自然能对付得了,我是真来问你去不去闹洞房的。”

    说起闹洞房,溶月便有些跃跃欲试起来,大眼睛扑闪扑闪,闪烁着灵动的光芒,“洞房要怎么闹?”

    尽管两世为人,她还真没有这方面的经验。

    “待会看着大家怎么做,你也跟着做便是?”

    说话间,两人已经顺着人流来到了新房门口,来的都是同谢祁要好的人,见到萧煜竟然也过来了,纷纷露出诧异的神情。

    萧煜轻咳一声,“本王陪王妃过来的。”

    众人的目光便又落在一脸雀跃的溶月身上,恍然地“哦”了一声。

    大家进入房中,卿靖宁已经掀了盖头,小脸红扑扑的,坐在床边略有些拘谨。

    谢祁则负手站在一旁,面上申请有些尴尬。

    这时,有人起哄道,“亲一个亲一个。”

    谢祁无奈地撇撇嘴,看向他们拱手讨饶,大家哪依,纷纷跟着起哄。

    谢祁拗不过,又不想扫了大家的兴,求助似的看向卿靖宁,似乎在等着她同意。

    “还问什么呀?直接亲上去啊!”有人大声叫道。

    溶月被萧煜牵着手站在人群中,津津有味地看着,不知谢祁会作何反应。

    谢祁的面色似乎更红了些,犹疑着走到卿靖宁身前,结结巴巴道,“靖宁,我……”

    卿靖宁也有些紧张,何况还是众目睽睽之下,一时答应也不是拒绝也不是。

    起哄的声音越来越来,看来不亲一下是平息不了大家躁动的心情了,谢祁心一横,弯腰在卿靖宁额头上亲亲印下一吻。

    人群中爆发出一阵掌声和叫好声来。

    卿靖宁懵在原地,脑中一片空白。

    谢祁其实亲得很轻,只是唇瓣似有若无擦过了她的肌肤,可饶是如此,她却觉得有一股电流传遍全身,酥酥麻麻的滋味是她以前从未体会过的。

    谢祁亲完,不敢看卿靖宁的反应,慌慌张张直了身子看向起哄的人群,一摊手道,“好了,闹也闹过了,你们该离开了吧?”

    有人哄笑道,“谢祁这是迫不及待想洞房花烛了啊。”

    人群中爆发出一阵大笑。

    见卿靖宁和谢祁面有囧意,沈慕辰忙出来打圆场,“好啦好啦,我们别待在这里碍事了,出去吧出去吧,小心下一次你们成亲时就轮到你们头上了。”

    顾及着卿靖宁的公主身份,大家也不好闹得太过,又闹了几句这才三三两两出了门。

    而新房里的烛火,亮了一会也熄灭了。

    天上月明星稀,又是一个美好的夜晚。

    *

    大齐南水北调的运河工程历经快两年的功夫,终于全线贯通了,运河通航这一日,周边百姓纷纷跑到河堤周围观看,看着大水一泻千里,不由惊叹不已。

    萧梓琝督造运河有功,被皇上大肆嘉奖了一番。

    因为此事办得好,皇上开始有意识地将一些重要的事情交给他去做。这样一来,朝堂上的风向又发生了改变。

    一开始大部分朝臣是看好萧梓琰的,毕竟他的生母婉贵人虽然位分并不高,但也算受宠,而六皇子萧梓琝的生母只是个小小的宫女,母家对他没有任何的助力。况且,最初皇上的确是更喜欢萧梓琰一些的。

    可惜,尽管萧梓琰将徐若之事压了下来,但还是传出了一些风言风语。连小家都治不好,又如何能有这个能力去治理一国臣民?皇上渐渐失了对他的信任,看好他的朝臣也逐渐少了起来。

    反观六皇子,虽然一开始并不出挑,但督造运河之事办得妥妥帖体贴,皇上交代的事也能很好地完成,更是从未传出过关于他的不好的消息来,可以说人品性格都算得上是上乘。

    于是,把宝压在六皇子萧梓琝身上的人多了起来。

    风口浪尖上,萧梓琰不敢多做动作,只得夹紧尾巴做人,避免给人留下任何把柄了去。

    可偏偏怕什么来什么,这个时候却有御史弹劾他同大臣私交过盛,恐有不臣之心。

    明熙帝平生最恨两件事,一是贪墨,二是结党营私。

    运河之事爆出萧梓琰手下之官贪墨,已经让皇上对他很有意见了,如今又爆出他结党营私的丑闻,皇上勃然大怒。在朝堂上当着众大臣的面斥责起萧梓琰来。

    萧梓琰又气又恨,只得低头应了,不敢做任何辩驳。

    辩驳是没有任何用处的,反而会让明熙帝更加反感。为今之计,只能把所有相关证据都消灭干净,若没了证据,明熙帝就算再怀疑,在惩处他之前也会掂量掂量一番。

    事态已经发展到坏的地步了,不能让它再继续坏下去。

    下了早朝,萧梓琰急匆匆回了府,一番乔装打扮过后,康王府驶出一辆朴素无华的马车,朝着城郊去了。

    马车停在了一座不起眼的庄子面前。

    萧梓琰下了车,身后的小厮上前几步敲了敲门,三长两短,一下不多,一下不少。

    庄子里头十分安静,等了片刻,才传来轻微的脚步声。

    门很快便拉开了,从里头探出一个老妪模样的人,见到萧梓琰,恭恭敬敬行了一礼,请了他进去。

    来的马车很快又消失在了官道的尽头,萧梓琰则随着老妪一直往里走,很快到了庄子的最里头。

    老妪将他引到最里间一间房门前,又低头行了一礼,径自退下了。

    萧梓琰面色沉重,眉头紧锁地推开了门。

    门里已经坐了几人,均是面色沉重,心事重重的模样。

    见到萧梓琰进来,几人纷纷站了起来,朝萧梓琰拱手行礼。

    萧梓琰摆摆手,示意他们不用多礼,自己也坐了下来。他缓缓环顾一圈在座之人,心中的隐忧之色退了几分。

    吏部尚书马超、户部尚书沈司玄、兵部尚书梁旭东、工部尚书徐玮、新任羽林军统领袁秩,朝中大半的重臣都坐在了这里。

    若不是亲眼所见,谁能想到这些平日里看似政见不合的人居然通通都是在为萧梓琰效力的?

    萧梓琰端起面前的茶盏缓缓喝一口,吐尽心中的浊气道,“最近朝中的局势大家也看到了,父皇对本王已经起了不满之心。”他把玩着手中的茶盏,继续道,“照父皇那多疑的个性,他一定会下令彻查本王,诸位这些日子务必要小心,不能让人抓了任何把柄去。”说到这里,他语气变重了些,“大家要知道,本王同诸位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所以大家不要生出什么不该有的想法来。待本王大业得成,你们便是一等一的功臣。”

    在场之人纷纷表态。

    “王爷放心。”

    “下官明白,一定会小心行事。”

    萧梓琰见状面色才好了几分,扫一眼沈司玄和徐玮,“本王知道你们彼此都有些不爽,但如今是特殊时期,你们那些私怨暂且先放到一边去。打起精神来应付父皇的调查才是正事。尤其是徐尚书……”他的目光在徐玮身上重重一顿,“本王最近听说徐尚书宠妾灭妻得十分严重?你可要小心些,别让人抓了把柄去。尤其是那些御史言官,就喜欢揪着这些事不放。”

    被萧梓琰单独点出来,徐玮的面色自然好不到哪里去,僵硬着点了点头。

    “好了,此次本王叫大家来,就是为了给大家提个醒,但是,该做的事还是得继续做,只是要更加小心谨慎一些。诸位可还有什么问题?”

    “王爷……”马超斟酌着开了口,“六皇子那里……可需要动作?”

    “暂时不用,派人盯着就好。”萧梓琰制止道,“如今时机特殊,老六那里若出了事父皇第一个便会怀疑到本王头上,先静观其变再说。”

    他扫一圈在场之人,“若没有其他问题了的话,大家分批离开吧。袁统领先留下,本王还有些话想单独同你谈。”

    一盏茶过后,庄子中陆续驶出好几辆普普通通的马车,面容普通的车夫扬鞭而去,很快便消失在路的尽头。

    ------题外话------

    我的意中人是个盖世英雄,我知道有一天他会在一个万众瞩目的情况下出现,身披金甲圣衣,脚踏七色云彩来娶我。

    —

    对于萧姝玥而言,顾长歌就是她的盖世英雄。

    关于萧姝玥对顾长歌的情感变化,夭夭会专门写一章番外,到时感兴趣的妹纸可以看看。

    *

    另外跟姑娘们说件事。

    本来夭夭是打算30号正正好正文完结,因为五一要出国去玩,所以没法正常更新。

    但这些天紧赶慢赶存稿发现实在是赶不及4。30号之前把结局全部码出来。

    而且出国本身还有很多事情要准备,所以思考了一下,还是决定把结局的时间延迟到五一之后。

    4。30日之前会正常更新,。不出意外5。4日恢复更新,基本上就是大结局了。

    所以5。1—5。3需要请假三天,妹纸们多多担待~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贵女重生之闲王忙入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陶夭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陶夭夭并收藏贵女重生之闲王忙入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