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贵女重生之闲王忙入赘 > 第026章 最终的解脱

第026章 最终的解脱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萧煜唤来隐在一旁的亦风,吩咐他去将谢余氏,谢采薇和卿靖宁处,待叛乱平定将他们安全带出宫去。

    亦风应了,自去安排不提。

    “长歌他们会胜利吧?”溶月问。

    萧煜笑着揉揉她的发,“阿芜放心吧,一切都在我的掌握之中。再等一会,应该就会有消息传来了。”

    果然,没等多久,顾长歌便派人过来了,告诉他们叛军已被歼灭,大家可以自由出宫了,金吾卫会负责护送他们回府。

    大家虚惊一场,都是疲惫不堪,跟在负责保卫他们安全的金吾卫身后出了宫。

    溶月上前跟谢祁说明了情况,让他不用担心,舅母表姐和卿靖宁这会说不定已经到了谢府了。谢祁谢过萧煜和溶月,也出了宫。

    等人都走得差不多了,萧煜唤出跟在他身边的天微,“萧梓琰呢?”

    “回王爷,四皇子似乎不见了踪迹。”

    “没有找到?”

    “暂时还未找到。”天微低头回道,“属下已经派人扩大搜索范围了,金吾卫那边也派了许多人在找。”

    “嗯,你先下去吧,有消息再来通知我。”

    天微应声退下。

    萧煜看向溶月道,“我们也回去吧,这里的事自有他们处理。”

    两人并肩朝宫外而去。

    突然,溶月脑中灵光一现,隐隐想起什么来,不由停下了脚步。

    “怎么了阿芜?”萧煜不解地看向她。

    “我知道萧梓琰藏在哪里了!”溶月抬起头目光坚定,掷地有声,说罢,自己前头带起路来。

    萧煜本想出声制止,只是看到溶月灼灼的眼神,叹一口气,跟了上去。

    溶月一路行得很快,身子止不住有些发抖,也不知是激动还是旁的什么情绪在作祟。

    萧煜大步上前几步拉住她的手,摸到她手心一片冰凉,不由微微沉了眸色,用力握了握她的手。

    感到手心传来的灼人温度,溶月回了神,朝萧煜歉意一笑。

    萧煜看着她,目光宁静得像一片平静的湖水,似落满漫天星辰,“阿芜想同我说说吗?”

    溶月一怔,目光飘向远方,缓缓开了口。

    “你应该也知道,萧梓琰小时候并不大得皇上宠爱,婉贵人又是要强的性子,自然不甘心这般埋没于深宫之中,满心的苦没处发,只得都发泄在萧梓琰身上,稍有不如意便会对他打骂相向。萧梓琰每次在婉贵人那里受了委屈,就会偷偷跑到一个地方去疗伤。那个地方,他前世的时候,曾经带我去过一次。”

    溶月缓缓道来,心中一时五味杂陈。

    虽然萧煜并不介意她前世的经历,但此时亲口说出自己和别的男人的历史,总有一种强烈的背叛感涌上心头。

    萧煜心中的确有一瞬间的不舒服。

    可是目光触到溶月苍白的眉眼时,仅剩的那一丝不快也随之烟消云散。阿芜也在为她前世而感到很苦恼,自己能做的,不是给她更多的压力,而是让她放宽心思,让往事随风飘散而去。

    想到这,萧煜勾起一抹淡淡的笑容,只是手下愈发用力,将她握得更紧了,似乎想借此将自己的决心传达出去。

    溶月从回忆中清醒过来,迷蒙抬眼望去,豁然撞上萧煜温柔的眉眼,心中一软,似化成了一滩潺潺的春水,缓缓流过她的心田。

    萧煜都不介意,自己又在钻什么牛角尖呢?

    这么一想,心中顿时豁然开朗起来,朝萧煜灿然一笑,示意他不用担心。

    凭着模糊的记忆,溶月带着萧煜七拐八拐,来到了一处废弃的宫殿面前,这便是萧梓琰曾经带她来过一次的地方,萧梓琰小时候的疗伤之地。

    溶月眉头轻蹙,打量着面前废弃的宫殿。

    这里处在内宫的最深处,似已荒废了许久,到处都是断壁残垣,灰尘扑鼻。比溶月记忆中的场景,似乎还要破败一些,并不像能藏人的地方。

    可溶月脑中就有一个信念,萧梓琰一定就藏在这里,并且打算等风头过了之后,再悄悄潜出宫去。

    她是这么想的,脚步不由自主就迈了出去。

    身后萧煜扯了扯她的手腕,止住了她进去的步伐。

    溶月不解地回头看去,萧煜将她拉至身后,轻声道,“我先进去,你跟在我身后。”

    溶月心中一暖,点头跟在了他身后。

    这处宫殿看来已很久没有来人了,空气中的灰尘都清晰可见,在窗户照射进来的阳光下绚烂地飞舞着。

    溶月稍稍屏了呼吸,不让自己吸入太多的灰尘进去。

    萧煜拉着她的手,谨慎地四处打量着。

    大殿的尽头深处,垂下来道道白纱,失了本来的颜色,残破不堪地从横梁上垂下来。

    这时,白纱里似有人影一闪。

    溶月一惊,伸手捂住自己的嘴,生怕自己一不小心便叫了出来。

    她扯了扯萧煜的袖子,想问他看到了没。

    萧煜没有回头,只重重地点了点头,脚步却放得愈发得轻了。

    这时,一阵风顺着破败的窗户漏了进来,吹起轻纱漫舞,白影重重。萧煜却突然气息一凛,手上一用力,有一道银光飞了出去。

    很快,大殿深处响起一声轻“嘶”声。

    萧煜和溶月对视一眼,朝声音的来源走去。

    又一道黑影闪过,似乎闪进了内殿。萧煜和溶月面色沉然的跟了进去。

    内殿比大殿要小一些,没了那些轻纱蔽目,倒是很清晰地能将殿中的情形尽收眼底。

    溶月一眼扫过,并未看到殿中有何人影。可是方才明明看到有人进来了。

    这时,萧煜的目光定格在床榻旁那个灰蒙蒙的衣柜之上,目光在柜门处扫了一圈。

    溶月顺着他的目光一看,立刻也发现而来些不对劲。明明应该灰尘遍布的柜门处,上面落满的灰尘却只有薄薄一层,分明有人方才动过那里。

    萧煜牵着她朝前挪了几步,清冷的语声回荡在殿中。

    “梓琰,出来吧,我知道你在里面。”

    回答他的只有沉默,长久的沉默。

    萧煜等了一会,见柜中没有任何动静,示意溶月在原地站着别动,自己又走上前了几步。

    他在柜子前几步远的地方定住,打量了柜门一瞬,突然手下一发力,凌厉的掌风就朝柜门挥去。

    在掌风就要触及柜门的那一瞬间,突然有人从里边破门而出,身子朝旁侧一扑,堪堪避过了萧煜凌厉的进攻。

    溶月定睛一看,果然是萧梓琰。

    只见他就势在地上打了个滚,一个鲤鱼打挺跃了起来。面容有些狼狈,右手手臂上渗出点点血珠来,应该是方才被萧煜暗器伤到的地方。

    萧梓琰阴鸷冰冷的目光在萧煜和溶月面上一扫,显然有些意外。

    “梓琰,好久不见。”萧煜盯着他,淡淡开口。

    萧梓琰冷哼一声,目光阴沉盯着他上上下下看了好几眼,方讥讽道,“小皇叔,隐藏得可真深啊?”

    方才那一掌的内力,若真的打到他身上,那自己的肩胛骨怕是该废了。

    如此武功高强内力深厚,呈现在人前的却是一副病怏怏的模样,也难怪萧梓琰会生出一丝受骗的感觉来。

    萧煜轻笑,“若论隐藏得深,梓琰也不遑多让啊。你盯着太子之位,许久了吧?怎么……觉得自己立储无望,才铤而走险?”

    “你想要什么?”萧梓琰没有正面回答他的话,只一眨不眨地盯着他,面色愈发沉郁了。

    “我不想要什么。”萧煜依旧是淡淡的口吻。

    “那就放我离开。”萧梓琰冷冷道。

    萧煜唇畔的笑意愈深,看向萧梓琰的目光中带了一丝怜悯,“现在整个宫中都在找你,你觉得,你能逃得出去?”

    萧梓琰不语,须臾,他抬头看向萧煜,“你为何知道我在这里?”

    “这并不重要。”

    见萧煜不肯正面回答他的话,萧梓琰又看向溶月,一时间,眼帘有些模糊,生出些恍如隔世的感觉来。

    明珠郡主。

    她为何也在这里?萧煜为何肯带她一同前来?

    除非……这地方是明珠郡主找到的?

    脑中这个念头一起,愈发觉得可能起来,阴冷的目光在溶月的面上游移。

    此时再见萧梓琰,溶月才突然发现,自己对他那些刻骨铭心的恨意,仿佛已经随着时光消散而去。此时的萧梓琰对她而言,就如同一个陌生人一般。

    不爱,不恨。

    想到这里,她唇畔勾起一抹舒心而如释重负的笑容来。

    看着溶月脸上绽放的明媚笑容,萧梓琰怔了怔,似被这样的明灿晃花了眼。朦胧中,他似乎瞧见另一幅场景,场景中是一男一女,脸上都带着灿然的笑意。

    男子神情有些落寞,旁边的女子不知同他说了什么,男子挑挑唇,身上的忧伤之色冲淡了不少。女子也跟着开心地笑了起来,突然,场景中的女子一转头,萧梓琰清清楚楚地看清了那女子的面容。

    正是,明珠郡主。

    他心中突然升起一种奇妙的感觉来,拼命地想看清女子身侧那男子的面容,可是两人却手牵着手越走越远,逐渐消失在浓雾之中。

    “四皇子这样盯着我作甚?莫不是不认得我了?”耳畔响起一声讥诮而清冷的声音,将萧梓琰思绪拉回到了现实之中。

    他愕然抬头看向沈溶月,脑中的话语不经思考脱口而出,“郡主,我们……很早以前是不是认识?”

    这话一出,不光是溶月,便是萧梓琰自己也吓了一跳。

    脑海中方才那模糊的片段突然变得清晰起来,他突然意识到,明珠郡主身边的那个男子,正是自己!

    自己明明没有同明珠郡主有过这么深的交往,为何会有这种片段浮现在脑中?

    听到萧梓琰的问话,萧煜沉了脸色,上前几步将溶月护在身后,冷冷地打量着萧梓琰道,“你是想自己乖乖跟我们走,还是想让本王把你打晕了让人进来把你拖走?”

    萧梓琰蓦然回了神。

    现在是非常时期,怎么能会这些有的没的的事分了神?

    他收敛了心神,紧紧盯着萧煜,“小皇叔就不能高抬贵手放我一马?”

    萧煜轻笑,“梓琰,从你一开始选择了这条路,你就该知道,开弓没有回头箭了。本王若放了你,你说,皇上那里本王该怎么交代?”

    “此时你知我知,父皇不会知晓的。”萧梓琰恳切道,换上一副可怜兮兮的嘴脸。

    看到他换脸比翻书还快,溶月心中蓦然升起一股恶心感,胃里有种翻江倒海的感觉,禁不住跑到一侧干呕起来。

    这个男人,实在是虚伪到了极致!

    萧煜担忧地看她一眼,见她朝自己摆摆手示意没有大碍,这才转回到萧梓琰身上,勾唇浅笑道,“只可惜,本王并不准备帮你。若是不想受伤,还是乖乖束手就擒吧!”

    见萧煜软硬不吃,萧梓琰眼中迸出几缕怨毒的光芒来。

    他眼珠一转,沉了脸色,似乎真的已经放弃挣扎了,“事已至此,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我跟你走。”说着,朝萧煜走来,耷拉着脑袋,低眉顺目的模样。

    快走到萧煜面前时,萧梓琰突然一跃而起,一记海底捞月伸手朝旁边的溶月抓去。

    溶月此时心里堵的慌,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萧煜同她又隔得远了,伸手去阻止萧梓琰时,萧梓琰的手已经抓上了溶月的手臂,用力一扯,便带着溶月跳到了三尺开外。

    他用手指掐住溶月的喉咙,一边看向萧煜恶狠狠道,“放我离开,不然,你女人今日就要死在你面前了。”

    萧煜面上已是一片冰冷,紧紧地盯着萧梓琰,浑身散发出森冷的寒气。

    饶是萧梓琰这般见过大风浪的人,也被他身上这样冷然的气质给吓得有些退缩了去。

    然而想到溶月在自己手中,他又忍不住得意起来,愈发觉得肆无忌惮了,看着萧煜带着嘲讽的目光道,“怎么样,小皇叔想好了没有?放还是不放?”

    “把她放开!”萧煜冷冷地吐出四个字。

    “你放我走,我就把她放开。”萧梓琰手上的力道重了一分,溶月开始觉得有些喘不过气来了,咬紧牙关不想发出声响,以免萧煜因为她分了神。

    这时,她看到萧煜冲他使了个眼色。

    溶月并不知他这眼色是何意,却突然看到他的垂下的手指动了动,一时福至心灵,突然抬起脚,往后朝萧梓琰的命根处狠狠踢去。

    因为是朝后踢,脚上用不上太大的力气,并没有精准地踢到萧梓琰的命根,却恰好踢到了他的膝盖。

    萧梓琰膝盖一疼,手上力道便松了些。

    溶月忙低头朝前跑去。

    这时,一道寒光擦着她的头顶飞过,溶月听到身后传来一阵闷哼声,她来不及多想,使出全身力气朝萧煜奔去。

    萧煜也脚下发力准备过来。

    萧梓琰却红了眼,一把抽出插入自己胸膛处的银色飞镖,另一只手搭上溶月的肩膀将她的身子掰了过来。下一刻,他手中的飞镖就朝溶月的颈部刺去。

    眼看要碰到溶月细嫩的脖颈了,腹部却突然一阵剧烈的疼痛。

    他手一抖,飞镖掉落在地。

    低头朝腹部看去,只见那里,赫然插着一支细长的簪子,有汩汩的鲜血不断向外喷涌,目光顺着握住簪子的手上移,他看到了溶月苍白如纸的脸庞,还有那双美丽凤目中透出的惊恐,然而这惊恐背后,是一丝毅然的决绝。

    她的那双眼睛那么美丽,又那么熟悉,熟悉到萧梓琰觉得,自己似乎曾经天天面对着这样一双美丽的眼睛。

    他的视线开始变得模糊起来,渐渐地已经感觉不到腹部的疼痛,他伸出手想去触摸眼前那张脸庞,却只看到溶月嫌恶地朝后退了几步。

    萧梓琰自嘲地笑笑,无力地收回了手。

    眼前的白光似乎越来越亮,在这样一道白光中,他的面前走马灯般地出现了诸多的场景,都是一男一女,男的是他,女的是眼前的明珠郡主。有温馨的相处,甜蜜的共枕,也有剧烈的争吵,和争吵过后的绝望。最后一幕,是双目通红的他,拿着一柄剑,毫不犹豫地刺入明珠郡主的腹中,他看到有通红的鲜血流出,就像他现在一般。

    他觉得心中一阵空虚,他费力地抬眼想看清楚面前女子的容貌,他费力地张嘴想问面前的女子,为何他会看到这些景象,他们从前是不是有什么渊源?

    然而,他身上的力气已经被一丝一丝抽走,渐渐的,眼前越来越模糊,身体也越来越无力。

    那道白光似乎越来越强烈,终于,他头一歪,再也没了知觉。

    溶月看着面前没了知觉的萧梓琰,惊恐地朝后退了几步,正撞上身后赶来的萧煜。

    萧煜一把将她搂入怀中,遮住她的双眼在她耳畔轻声哄道,“乖,别看了,没事了没事了。”

    溶月紧紧揪住萧煜胸前的衣衫,眼中酸涩。

    她很想哭,可眼中却又没有泪水。

    她不知道她不该哭,只觉得心里有一种怅然的解脱感。

    萧梓琰死了,前世害他那么惨的萧梓琰死了,死在了自己的手上。

    这么一想,突然泪水喷涌而出,像开了闸的河水不住地往外流淌,打湿了萧煜胸前一大片的衣襟。

    萧煜心疼地拍着她的背,一边柔声哄着。

    终于,溶月哭够了,抬起袖子抹了抹擦了擦脸上残留的汗珠,抬起头朝着萧煜如释重负地一笑,“阿煜,我报仇了!”

    萧煜轻轻吻了吻她哭红的双眼,用好听的鼻音“嗯”了一声,“报仇了,阿芜不用怕,再也没有人可以伤害到你了。”

    这时,殿外响起了暗号声,原来是天微收到萧煜留下的记号赶了过来。

    萧煜唤了他进来,吩咐他处理好殿中的事,尔后带着溶月大步出了这宫殿。

    溶月最后扭头在看一眼这座残破的建筑,终于,心底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宁和。

    启圣三十七年十二月,四皇子萧梓琰举兵造反,兵败,四皇子踪迹遍寻不见。

    隔天,四皇子的尸首被人发现死在皇宫中某处僻静的角落。

    明熙帝怒不可遏,下令将同萧梓琰有密切往来的大臣通通抄家问斩。

    被牵连到的官员数不胜数,一时间京中人人自危。

    沈家二房自然是首当其冲。全府之人不论老少男女,全都当啷入狱。

    老夫人遭此大变,又在锦衣卫抄家的过程中受了惊吓,竟中了风下半身都瘫痪了,此后的生活,都只能在床上度过了。

    沈汐云自然也没有逃脱入狱的下场,被投入了死牢里,等待彻查清楚此案便要问斩。

    溶月仔细想了想,决定同沈汐云做最后的了解。

    她请萧煜帮忙买通了狱卒,在萧煜的陪同下进了死牢。

    死牢中寒意渗人,阴森恐怖,时不时传出一身怪叫,短短一段路,却让人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狱卒将溶月和萧煜带到关押沈汐云的牢房前,行了个礼便退下了。

    沈汐云正握在牢房一角,坐在茅草堆上,头发蓬乱,正低垂着头在想着什么。

    听到动静,她茫然抬眼,看到溶月的瞬间,眼中迸出一丝奇异的花火来,“是你!”她恨恨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贵女重生之闲王忙入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陶夭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陶夭夭并收藏贵女重生之闲王忙入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