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携子追妻王妃请回家 > 第七十六章 山居墨画(四更)

第七十六章 山居墨画(四更)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秦黛的房间非常干净整洁,一进门便能闻到属于女子闺阁的独特馨香,百里长歌四下扫了一眼,堂前挂着一幅山居图,图中层峦叠嶂之下,烟水浩淼,青松林立绕古宅。

    滁州这个地方的房舍多以朝阳的平房为主。

    是以图中那古色古香的亭台阁楼便第一时间吸引了她的视线。

    空白处题了字:斜阳柒树满山锦,绿水飞崖一幅帘。

    洋洋洒洒几个字,铁画银钩般,凸显了执笔之人对其珍视程度,水烟缭绕的娴静山居图顿时因这几个字增添了几分恢弘气势。

    百里长歌盯着画看了良久才偏转头问叶痕,“你看不看得出来这幅画出自哪位大家的手笔?”

    叶痕抬眼随意看了看,然后摇头,“看不出。”

    百里长歌轻笑一声,“连你都看不出,想来作此画的定然是位隐士高人了。”

    收回视线,百里长歌径直走向卧房。

    精致的床榻上,锦褥叠放整齐,床头小几上放着一只花瓶,花瓶里插的正是滁州特有的点地梅,花瓣粉白,娇嫩可爱,想来定是刚摘下来没多久。

    百里长歌走过去站在梳妆台边。

    台上的脂粉盒子是打开的,口脂上有一个浅浅的唇印。

    百里长歌拈起口脂一角拿起来放在掌心端详片刻,又看了看摆放在一旁的银角梳,眉头微微皱起。

    随后她走了出来唤叶痕,“王爷你来看一下这个。”

    叶痕本坐在外间翻弄着桌上的一本诗集,听到百里长歌的声音后站起身走了进来。

    “你看这个口脂和这些打开过的脂粉盒子。”百里长歌指着梳妆台,“很明显,秦黛在出去之前是坐在铜镜前梳妆的,而且梳的还是新娘妆。”

    “既然是新娘妆,当时在场的人自然不可能只有她一个。”叶痕扫了一眼梳妆台,语气颇淡。

    “嗯。”百里长歌点点头,又道:“其实换个角度想,我要是想跟哪个男人私奔,必定不会等到喜婆婆来给我梳妆然后穿着笨重的嫁衣去找情郎,我定然会找个极其恰当的时间轻装简行,越隐蔽越好……你这是什么眼神?”

    她还没说完,就感觉到叶痕的视线一直定在自己的脸上,仿佛要将她的脸看出两个窟窿。

    “你真这么想?”叶痕似乎忘记了此时此刻两人正在查案,只一双幽潭般的眸子盯着她。

    她翻了个白眼,“不然你以为呢?”

    叶痕眉宇间一缩,拧出极不好看的弧度,刚才还沉寂的眸子里瞬间燃上火。

    “晋王殿下,您老开小差这毛病可不好。”百里长歌一个侧身闪到一旁,指责道:“我只是站在一个正常女人的角度去试想一下。”

    “正常的女人会想着跟别的男人私奔给自己的夫君戴绿帽子么?”叶痕似乎跟这个话题较上劲儿了,本着打破砂锅问到底的精神继续盯着她。

    “你说的很对,敢私奔的女人都不是正常人,她们是我心目中的女侠。”百里长歌翻弄着梳妆台上的抽屉,语气说不出的随意。

    “……”

    “你们要查的东西查到了没有?”秦开明突然从外面进来,阴沉着一张脸,说话的时候又从嘴里吐出一串串烟圈。

    “老伯,您看这……”百里长歌望着门口处背有些佝偻的老人。

    “我要出门了,你们要查什么,改天再来。”秦开明一脸不悦地扫了二人一眼,冷着面色又走了出去。

    “走吧,晋王殿下!”百里长歌耸耸肩,“看来我们两个很不受欢迎。”

    叶痕没说话,目光四下扫了一眼,最后在烛台边锁定,神情一动,他走了过去。

    用指尖轻轻拈起一张已经被烧得看不出任何字迹的残纸问她:“可有办法恢复上面的字迹?”

    百里长歌有些无奈,要是在现代还好,凭借各种高科技要想知道这张纸上的内容还不是小儿科,可现在是在滁州这种天寒地冻的地方,别说恢复字迹,能不能完整将这张纸带回去都是个问题。

    她摇摇头,“倒也不是没办法,只是需要很长时间提炼能让这个纸褪色的汁液。”又道:“不如我们去卖笔墨的铺子问问,兴许有人知道能让烧毁的纸显出字迹的方法也不一定。”

    叶痕点点头,找了一张空白纸将那半张烧毁的纸小心翼翼包起来,二人这才出了秦黛的房间。

    老头秦开明依旧坐在水青树下,嘴里似乎有吐不完的烟圈,他靠在身后粗壮的树干上,微微眯着眼睛,正午微暖的阳光照出他鬓角的一缕白发。

    百里长歌本想上前再问些有用的信息,却被叶痕拉了拉衣角,她索性作罢。

    出了秦黛家的院子,二人经过来时的大榕树,见一个妇人蹲在草坪里,手里拿着一个小铁楸在挖坑,时不时将旁边竹篮里的孩童时兴玩具放进坑里埋了。

    百里长歌觉得很奇怪,就走过去问她,“大娘,这些东西都还是新的,为什么不要了呢?”

    那妇人闻言,悠悠抬起头来四下扫了一眼,这才低声道:“唉,这些东西原本是秦老头家那个女儿送来的,她还在世的时候我四岁的女儿可黏她了,经常跑去他们家玩,可现在秦姑娘去了,这些东西我也不好留在家里,免得沾了晦气。”

    看了一眼百里长歌,妇人问道:“刚才看小哥儿从秦老头家里走出来,你们是衙门派来查案的吗?”

    百里长歌点点头,“大娘你可知道秦姑娘死的那晚是谁替她梳的新娘妆?”

    “这个我不清楚。”妇人道:“秦黛这姑娘从小没娘,出嫁了也没个梳头的,那天还是我亲自去请的孙婆婆,可是我没想到这时辰没到她就已经把妆都上了,等二更天我们去院子里叫她的时候,房里早就没了人影儿。你说奇不奇怪,马上就要进花轿的人了,她化个妆跑出去做什么?”

    “她跑出去的时候没有人看见吗?”百里长歌问。

    “不知道。”妇人皱眉道:“说好了三更天去她家梳头的,可是当我带着孙婆婆过去的时候,秦老头告诉我说姑娘早就不见了,一群人顿时乱作一团,打着灯笼出去找,在这附近找了一夜都没看见,结果第二天就听到消息……”话完又是一阵唉声叹气,继续往坑里埋着东西。

    百里长歌将妇人的话仔细回味了一遍,问道:“你刚才说秦黛自小没娘,这是怎么回事呢?”

    “我也是听村里的老人说的。”妇人压低了声音,“秦黛的娘在她很小的时候抛弃她们父女跟一个当官的男人跑了。秦老头儿就把气都撒在秦黛这孩子身上,更不惜将她卖给了人贩子,说起来也算秦老头儿运气好,秦黛在几经周折好几年后又回来了,这一回来可不得了,这孩子也不知道从哪儿学来的一身琴技,自己开了个琴行,听说还挺赚钱的,秦老头儿本就贪财,自然见钱眼开,把她当宝一样捧在手心。”

    妇人还说秦黛与潘杨指腹为婚的时候,秦黛的娘与潘杨的娘很是要好,可是秦黛的娘跟男人跑了,坏了名声,潘杨的娘便对这桩婚事很不满,原想着找机会来跟秦老头儿提出悔婚,却没想到两个多月前,潘杨突然提起这桩婚事,没过多久,潘杨就亲自来秦黛家提亲了。

    “听起来似乎是个雨过天晴,花好月圆的美满故事。”

    回来的路上,百里长歌疲倦地靠在马车侧壁上扶着额头,“可是为什么秦黛要在那天晚上跑出去呢?”

    “一个女人在死前精心打扮过,有两种情况。”她道:“一种是已经知道自己即将要面临死亡而特意打扮,另一种是打扮好了以后遇到突发情况。”随后她偏头问叶痕,“你觉得哪种可能性比较大?”

    “自然是第二种。”叶痕想也没想,道:“那天晚上你也看到了,她很明显和许洛在鼎里翻找一样东西,而那个东西重要到让这两个人不惜付出生命的代价,如果是一早预料到她自己会死,她根本没必要化妆后穿上那样笨重的新娘礼服跑去青莲山脚。”

    “那么按照你的推论来说,秦黛是在化妆后的这段时间里收到了一个极其重要的信息,而那个信息就是迫使她不得不身穿嫁衣连夜奔去祭坛边的理由?”百里长歌问。

    叶痕将手里用白纸包住的那半张纸举起来对光看了看,“我觉得秦黛跑出去的原因很可能就在这张纸上。”

    百里长歌瞥了那张纸一眼,“要是能恢复上面的字迹,将会是破案的一大关键。”

    “我们现在去哪儿?”马车出了巷子,又走了一会儿,百里长歌忍不住掀开帘子欣赏周围的街景。

    “我看你有些累了,回去休息吧,你风寒还没有痊愈,不宜吹冷风。”叶痕说着,将她滑落到肩头的披风拉了拉,顺便替她捋顺有些凌乱的鬓发。

    “我昨天似乎听见魏俞说许洛的家人来了要将尸体带回去。”百里长歌垂下头,想掩饰脸上的红晕,“我们先去见见许洛的弟弟吧!”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携子追妻王妃请回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叶染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叶染衣并收藏携子追妻王妃请回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