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携子追妻王妃请回家 > 第一百三十九章 朱砂,死亡的开端

第一百三十九章 朱砂,死亡的开端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房间安排在雍和殿,这里是距离映月宫最近的宫殿,由九间外殿,九间内殿组成,中庭花木扶疏错落有致,青石板外围,安置了高大的紫藤架,一看见紫藤架,百里长歌便不由自主地想起傅卿云,他在武定侯府渡过的这二十三年,想必每一天都活在纠结与痛苦之中吧?

    从来没见过的那位神秘姑姑至今杳无音信,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又是什么样的男人如此重要以至于姑姑连孩子都不要了跟着他私奔?

    百里长歌越想越觉得头疼,她发现身边的谜团越来越多,明明有线索,却总是找不出将所有线索联系起来的关键点。

    回廊上传来轻微的脚步声,百里长歌一回头,就见到叶痕缓步走来,面上神情看的不是很清楚。

    待他走近,她才问,“魏俞回去了吗?”

    “已经回去了。”叶痕点点头。

    “你如何跟他说的?”百里长歌想着叶痕这个人有时候看起来很高冷,但实际上他对身边的人极好,哪怕是魏俞这样一个小小的宦官,他都是从不轻易说一句重话的,那么在魏海这件事上,叶痕应该不会如实相告才对。

    “我让他去了滁州。”叶痕抬眼看着天上凄清的月光,低叹一声,“等所有事情过去了,我再慢慢告诉他这件事。”

    “怎么去了滁州?”百里长歌有些疑惑,“想必你心里还有其他打算吧?”

    “嗯。”叶痕颔首,“许彦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也会是个好谋士,不久后我需要他相助,另外,罗家两兄妹也需要有人随时看护,我原本想让风弄安排人手去的,但那样的话太明目张胆了,今日又遇到了这种事,所以我觉得再没有比魏俞更适合的人选了。”

    “万一他在中途知道魏海已经死了的消息,会不会想不开?”百里长歌有些担忧。

    “我会让人封锁一切消息不让她知道。”叶痕吐了一口气,“魏俞自小就跟在我身边,我最了解他了,魏海是他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也是唯一的依靠,倘若这个时候让他知道魏海已经死了,他定然是受不住的。”

    “这样也好。”百里长歌道:“先让他去滁州,慢慢淡化对魏海的想念,等将来知道魏海死的时候,他或许就没有那么难过了。”

    叶痕不置可否。随后看了百里长歌一眼,问她:“这么晚了,你怎么还不睡?”

    “这案子如此棘手,我睡不着。”百里长歌低头看着地上被月光拉得狰狞可怖的黑影,脑子里灵光一闪,她突然道:“我在想,既然魏海死之前见到的东西不是人,那么会不会只是一个影子?”

    “什么样的影子能将人吓成那样?”叶痕问。

    “这得问他知道了什么秘密。”百里长歌摘下一根树枝蹲在地上画。

    “魏海这个案子,目前我们知道的有这几点。第一,他在死前不小心接触过蚀金水导致右脚被腐蚀;第二,在他进入映月宫的时候,桌子上的蜡烛曾经被人点燃过,对方为什么要点燃那支蜡烛,作何用暂且不知;第三,排水道里飘着一层金水,很明显,对方利用了蚀金水来销毁某种东西,若是我没有推敲错的话,那层金色的东西实际上是黄铜,如果是黄铜的话,在没有销毁之前它会是什么形状?”

    叶痕摇摇头,“以铜为金铸造的东西有很多,我想不出是哪一种。”

    百里长歌又看了地上自己的黑影一眼,轻笑道:“或许我可以假设它是一面镜子。”

    “镜子?”叶痕有些诧异,“风弄可是说过排水道里有大量金水,一面镜子根本用不了如此多的黄铜吧?”

    “这个推论如果成立的话,我便可以推出魏俞死之前在铜镜里见到了东西,也就是传言里的那只‘鬼’。”百里长歌好笑地看着叶痕,“你自己想一下,是不是只有这样才能合理的解释魏海惊恐的表情以及排水道里飘着的那层金色?”

    “似乎有些道理。”叶痕赞同地点点头,“关于这个问题,我想我们可以去询问父皇,只要他肯开口说出他见到的是什么东西,就能证明你这个推论对不对了。”

    “现在不急着去问皇上。”百里长歌低声道:“我们还有很多疑点没有解决,首先是桌子上那半截蜡烛里的那滴水银,其次是魏俞死后为什么嘴角会有涎末,牙龈红肿出血又是怎么回事?最后便是花颜晕倒之前到底接触了什么东西。眼下魏海刚死,皇上正处于盛怒的状态,我们还不是时候去打扰他。等先把这些细微末枝的疑点解决了再去找他,兴许到那时他的怒气也消下去了大半。”

    叶痕轻轻颔首。

    百里长歌见夜已深,便催促他,“快些回去睡觉吧,我估摸着皇上并非让我们今夜留宿在雍和殿,而是把我们这一行人全部禁在皇宫,直到案子查清才能出去。”

    叶痕不说话,只是眸光含笑看着她。

    百里长歌脸颊顷刻间就像火烧了一样迅速别开眼。

    “我们似乎好久没有……”

    “这周围可全部是皇上的人呢!”知道他想说什么,百里长歌出声打断。

    “你以为我在说什么?”叶痕扬眉走近她,伸手捋了捋她耳际的发丝。

    “我还以为……唔……”百里长歌刚抬起头来,冷不防唇瓣就被堵上,她大气不敢出,因为雍和殿四周都有皇帝身边的隐卫,此处虽然有假山遮挡,但保不准她发出声音就会被那些隐卫所察觉。

    叶痕似乎不知餍足,撬开她的贝齿攻城略地。

    算下来,他们从滁州回来以后就没有这般亲密过,叶痕像头饥饿已久的猛兽,狠狠汲取她唇齿间的芬芳。

    直到百里长歌险些窒息,他才肯放开她。

    “你简直是……”百里长歌伸手抚着胸口喘气,蹙眉小声道:“你到底有没有反应过来这是什么地方?”

    “皇宫雍和殿。”叶痕扬眉,轻轻抱住她,温声道:“我只是想你了。”

    这句话,百里长歌听得心里一刺。

    两人明明天天都有见面,却因那一旨婚约束缚住各自的行为。

    连小小的一个吻,都这般难得。

    她依偎在他怀里,轻声道:“目前的局势对我们两人很不利呢,梁帝在朝露殿上找了个借口和宁贵妃一起拂袖走人将这个烂摊子扔给皇后,皇后的性子,你又不是不清楚,她不赞成我嫁入东宫,但也绝对不会允许我们俩在一起的。”

    叶痕安抚她,“眼下时机还不成熟,等时机一到,我一定会让天下人看着我风风光光将你娶进门。”

    “你所谓的时机是什么意思?”百里长歌觉得有时候她很了解叶痕,就如同他们二人心灵相通,很多时候不谋而合的那些心思。但有的时候,她又觉得自己从来没看懂过叶痕,撇去他的过去不说,就目前来看,她完全不懂他的下一步棋下在哪里,意欲何为。

    叶痕似乎看出了她的疑惑,弯唇道:“你只要相信一句话,无论我做什么,为风凌军报仇都只会是其次,让你光明正大嫁进晋王府才是我的目标。”

    百里长歌没有再说什么,毕竟她自己承诺过会相信他的。

    由于男女有别,为了避嫌,梁帝便让人把百里长歌的房间安排得离叶痕元光浩他们的极远。

    ==

    翌日,百里长歌起了个大早,来到中庭时看到叶痕早已在前殿等候,她赶紧走过去,“是不是等很久了?”

    “没有,我也才刚来。”叶痕说着,递了一碗热乎乎的粥给她,“先把这个喝了,免得你待会儿做事没精神。”

    百里长歌看了一眼,是山药莲子粥,她挑了挑眉,“这个该不会是你自己弄的吧?”

    “可不是吗?”元光浩从外面进来,笑道:“王爷一大早就起来让我们帮忙劈柴烧火,就为了给大小姐你煲粥呢!”

    雍和殿平时是空殿,厨房里自然什么都没有,叶痕为了煲一碗粥,竟然把元光浩和他手下的仵作都给叫来帮忙,想必这碗粥弄得极辛苦。

    百里长歌看了看叶痕,他面上看不出倦色,叶痕昨夜是跟自己差不多时辰睡觉的,今天早上这么一折腾,想必根本就没有睡了多久吧?

    “你是什么时候起床的?”百里长歌也不管元光浩和仵作在场,直接问叶痕。

    “先把粥喝了,待会儿出门我慢慢告诉你。”叶痕眉宇间满是宠溺的柔情。

    百里长歌点点头,接过碗一小口一小口的喝,每一口都充斥着前所未有的甜蜜。

    叶痕一直坐在旁边默默含笑注视着她。

    一碗粥喝完,几人这才起身去往映月宫。

    半途的时候,百里长歌和叶痕先去了栖霞宫看花颜。

    一夜的休憩,花颜的精神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见到叶痕前来,她赶紧起身想要行礼,百里长歌动作迅速先走过去扶住她,轻声道:“你还未痊愈,还是先躺在榻上休息的好。”

    花颜重新躺回小榻上。

    百里长歌拿出一早准备好的纸笔,边问边记录。

    “你当时听到魏海的惊叫声是立即就开门走进去了吗?”

    “没有。”花颜摇摇头,“奴婢当时吓坏了,过了好久才敢进去的。”

    百里长歌抬起头来看着她的眼睛,“既然映月宫已经传出了闹鬼的流言,为什么你在听到了那样的叫声之后还敢再回去开门?”

    花颜支支吾吾,“奴婢……奴婢听出了魏公公的声音。”

    百里长歌眸光动了动,与一直站在旁边的叶痕对视一眼,彼此心照不宣。

    “那你进门之后看到了什么?”百里长歌问,“比如有没有见到镜子之类的东西?”

    “没有。”花颜拼命摇头。

    “桌子上的蜡烛可是你点燃的?”

    “奴婢进去的时候就已经点燃了。”花颜回忆道。

    百里长歌扬眉,“你之前说你在锁门之前将所有的前殿后殿偏殿都检查了一遍,如此,便说明当时那根蜡烛还没有被点燃,然而你出来不到一刻钟的时间,主殿内就传来魏海的惊叫声,而这个时候蜡烛是点燃的,你是想告诉我,在这一刻钟的时间内,有人神不知鬼不觉冲破你的两道锁进去将蜡烛点燃是吗?”

    花颜小脸一白,慌忙道:“百里推官明鉴,奴婢真的没有碰过那根蜡烛。”

    百里长歌再次挑眉,“你不说实话也没关系,反正我早晚会查出事情的真相,但你昨夜这个病恐怕就真的没法治了。”

    花颜骇然一惊,立即从小榻上爬下来跪在百里长歌面前,哭诉道:“那支蜡烛的确是奴婢点的,我之前在打扫的时候就知道那里有一只蜡烛,听到魏公公的声音后,奴婢点着灯笼进去找到蜡烛就将它点燃了,可是奴婢只做了这一件事,并没有杀人,请大人明鉴!”

    “我相信你。”百里长歌瞥见花颜带着一条浅蓝色的编织手链,上面有一部分是红色,她眼睛一眯,“花颜,把你的手链取下来给我看看。”

    花颜不明所以,但还是乖乖将手链取了下来。

    百里长歌接过放在手心仔细端详了片刻,突然问她,“你的手链上面怎么会有朱砂粉?”

    花颜一脸茫然,凑过去一看,随即道:“是昨日奴婢去往映月宫的时候不小心撞到了一个端着半碟朱砂的宫女,可能是那个时候粘上去的吧!”

    “你可还记得那个宫女长什么样?”百里长歌问道。

    “不记得了。”花颜道:“那宫女走得很急,还没等我道歉完她就急匆匆去了,我没有看清她长什么样子。”

    “那她去的是哪一个宫?”百里长歌想着朱砂这种东西并不能乱用,在这后宫之中一天之内顶多能有一两个人会去内务府取。

    意料之中的,花颜的回答还是摇头。

    叶痕忽然道:“待会儿我让人去内务府查一查便知昨日是谁去取了朱砂。”

    百里长歌点点头,目光又看向花颜,“你确定你进去的时候真的没有看到镜子之类的吗?”

    “没有。”花颜道:“除了魏公公的尸体,奴婢什么也没看见。”

    “那个朱砂有什么用吗?”出了栖霞宫暖阁,叶痕问她。

    “大大的有用。”百里长歌道:“花颜是无辜的,有人借她成功将朱砂带进了映月宫。”

    “我不是太懂。”叶痕略微疑惑。

    “后面再跟你解释。”百里长歌此时脑子里一团乱麻,许多线索不知道该从何理起。

    依旧走过那座假山,叶痕注意到昨晚放在这里的那两只乌龟已经不见了。

    他脑子里灵光一闪,拉着百里长歌就往外跑。

    百里长歌一懵,不知道他到底要做什么,便蹙眉道:“叶痕,现在办正事儿呢,可不是你发疯的时候。”

    “我没有发疯。”叶痕道:“我带你去做一个实验。”

    百里长歌眸光一动,立即问:“什么实验?”

    “一个与铜镜有关的实验。”叶痕头也不回,拉着她跑得飞快,片刻的功夫就回到雍和殿。

    元光浩和仵作还在映月宫没有回来,叶痕只好吩咐隐在暗中的风弄,“你去给我捉两只乌龟来,另外,再帮我准备这些东西:青竹一段,刚洗过的头发一辔,蛤蟆油一瓶,毛笔一支,滑石粉,陈醋,水银每样准备一点。”

    “属下这就去办。”风弄迅速闪身没了影儿。

    百里长歌不解,“你要这些东西做什么?”

    “我待会儿要做一个对你非常有帮助的实验。”叶痕柔声道:“但在这之前,我想我们是时候去一趟龙章宫请教父皇关于那只鬼的事了。”

    “这么早就去,你不怕他发怒吗?”百里长歌担忧道。

    “我怕再晚你就找不到证据了。”叶痕眸光一闪,那里面夹杂着非常复杂的神色。

    百里长歌只顾着想叶痕的用意,并没有发现他方才那一闪而过的神情。

    不等她反应,叶痕已经拉着她一路来到龙章宫外。

    魏海死了,新晋升上来的太监名叫薛章,见到晋王殿下,知晓他们是来办案的,也不敢多加阻拦,直接带着他们来到皇帝的寝宫。

    梁帝下了朝之后一直留在寝宫休息,听到薛章的禀报,微微蹙了下眉头,沉声道:“让他们俩进来。”

    不多时,叶痕和百里长歌进了内殿。

    梁帝已经起身在龙座上坐好,看着二人的脸色沉黑,明显是还没从昨夜的宫宴上缓过神来,“你们来做什么?”

    “儿臣斗胆,想请问父皇关于映月宫的事。”叶痕淡淡开口。

    “大胆!”梁帝立即勃然大怒,“这件案子朕已经交给了大理寺,何以你二人竟敢查到朕头上来?”

    “皇上息怒!”百里长歌跪在地上垂着头低声道:“微臣只是想查清楚闹鬼之事,还大家一个真相而已。”

    “你说的轻松!”梁帝似笑非笑地看着百里长歌,脸上嘲讽之意尽显,“你所谓的还所有人一个真相便是吃了雄心豹子胆来朕身上找证据吗?”

    “毕竟所谓的那只鬼只有父皇您一人见到过。”叶痕面无表情,只是在平静地陈述着一件事情,“如果父皇您不愿意说,那么请恕儿臣与百里推官无法继续调查此案。”

    “老十五,你这是在威胁朕吗?”梁帝指着叶痕,脸上肌肉抽搐,“好,好,真是朕的好儿子,昨夜才将了朕一军,今日就趁胜追击,这是打算将朕往死路上逼吗?反了!你简直是反了!”

    “儿臣不敢。”叶痕安静道:“儿臣所做的这一切只不过是想为父皇分忧而已。”

    “分忧?”梁帝冷笑,“朕如今还能活在这里跟你说话,还得感谢你手下留情了,你这分忧的手段实在让朕享受不起。”

    “鬼只存在于人的心中。”叶痕仿佛没听见梁帝的话,突然说了句,“父皇心中在惧怕谁,又是为谁而建无名祠,只有你自己知道。但儿臣能告诉你一件事,这世上根本就不存在鬼,那都是心中有鬼的人说出来蒙蔽世人的谎话。”

    “放肆!”梁帝怒极,冲外面大喊,“来人呐,将晋王轰出去,朕不想再看见他!”

    这句话,让一直低垂着头的百里长歌不解地皱了眉。

    印象中,梁帝每次见到叶痕都没有什么好脸色,每一次都会气得恨不能将他挫骨扬灰,但实际上从来没有哪一次是真正处罚了叶痕的,比如刚才这一幕,叶痕的那些话的确是大逆不道了,但梁帝仅仅是让人将他轰出去,并无实质性惩罚。

    难道真如同她猜想的那般,叶痕手里有什么筹码,这个筹码便是梁帝不敢动他的原因?

    会是叶痕手中的那股暗势力吗?百里长歌想着这世上究竟还有什么东西如此有威慑力,竟然让一代君王这样无措?

    “长歌,我们走!”不等守候在外面的御林军进来,叶痕俯身将百里长歌扶起来,脚步一抬就往外面走。

    “你是不是每次和梁帝见面都会吵成这个样子?”出了龙章宫,百里长歌顿住脚步问他。

    “如你所言,也如你所见。”叶痕勉强地挤出一丝笑,“我这个儿子是最让他不省心的,因为每一次见面都会发生分歧。”

    百里长歌没有继续问叶痕梁帝为什么从来不处罚他,只默然了片刻后抬起头看着叶痕脸上的笑,她突然伸出两手将他的嘴角往下拉,咕哝道:“都这种时候了,你还这样笑,你不难受,我看着怪难受的,你要是难受就向我倾诉,我保证一句话也不插,做你最好的听众。”

    “从小到大,我已经习惯了。”叶痕保持着面上温润的笑容,语气颇淡,“反正他又不会真的杀了我,我干嘛要难过?”

    “唉……”百里长歌低叹一声,“下辈子投胎的时候你还是不要选择皇家了,身份尊贵是真的,可这日子简直不是人过的,选个普普通通的平民平平淡淡自由自在的过完一辈子也挺好的。”

    “下辈子……”叶痕听到这句话,似乎想起了什么,他突然伸出两手轻轻按住百里长歌的双肩,目光认认真真凝视着她,“下辈子你记不得我怎么办?”

    “你记得我就行了啊。”百里长歌噗嗤一笑,觉得这句话从尊贵潋滟的晋王殿下嘴里说出来幼稚到不行。

    “如此没有把握的事,爷才不干!”叶痕松开她,二人继续往前走。

    “这个问题可是你自己问的。”百里长歌无奈,“我只能说这么回答。”

    “我要你许我今生。”叶痕看着她认真道:“百里长歌,我不祈求你这一世有多喜欢我多爱我,但我希望你能把你全部的信任交给我。”

    百里长歌一怔,疑惑地看向他,“好端端地说这些做什么?”

    叶痕恍若未闻,继续道:“你相不相信我?”

    “相信啊!”百里长歌喃喃回答。

    “那你敢不敢保证无论以后发生了什么事,你都会永远相信我?”叶痕又问。

    百里长歌听得迷迷糊糊的,她伸手碰了碰他的额头,“你今天吃错药了吧!”

    叶痕只是安静地看着她不说话。

    百里长歌受不了这阵仗,撇开眼赶紧道:“好好好,我答应你,无论将来发生了什么,我都会永远相信你。”

    她觉得叶痕有些杞人忧天,两个人都在一起了,偶尔闹闹小情绪很正常,但终归不会严重到质疑对方那一步,她怎么可能不相信他呢?

    叶痕听她如此回答,眸光动了动,终归是露出了一丝愉悦的笑容。

    今日去龙章宫算是一无所获。

    百里长歌跟着叶痕回到雍和殿,风弄已经将叶痕吩咐的东西配齐了。

    “王爷要现在进行试验吗?”百里长歌不知道他要做什么,只能蹲在地上逗弄那两只乌龟。

    叶痕轻轻嗯了一声,还没开始行动,元光浩已经急匆匆冲进来,嘴里大喊,“王爷不好了,昨晚提到的那个彤史女官死了。”

    百里长歌豁然站起身忙问,“怎么回事儿?”

    “我也不知道。”元光浩摇摇头,“刚才在映月宫,我让人重新下了一次排水道,然后那人从昨夜说到的出口出去的时候就见到彤史女官死在她自己的院子里,仵作验了尸,死亡时间大概是昨夜戌时到亥时之间。”

    “快带我们去看看。”叶痕吩咐风弄将东西收起来,和百里长歌一起跟着元光浩迅速出了门直奔彤史女官的住处。

    彤史女官负责记录皇帝与妃子的各种起居状况,她了解妃子们的生理期,生辰和各种生活习性,能够按照准确的时间给皇帝安排合适的妃子侍寝并记录下来,因此彤史在历朝历代都是非常重要的宫廷资料。

    如今彤史女官被杀,真可谓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百里长歌想得头都快爆了也无法将魏海和一个彤史女官联系起来。

    几人赶到的时候,彤史女官的尸体已经被抬回房间平躺在床榻上,百里长歌走过去验尸,她的死状与魏海竟有几分相似,嘴角有大量涎末,同样是牙龈肿胀出血。指甲颜色正常,并未出现青紫现象。两手弯曲成爪,样子极为痛苦。

    “元大人,你让人在这房里四处找找可有什么死老鼠死蟑螂之类的尸体。”百里长歌转过身来对元光浩交代几句。

    元光浩立即让人进去搜查。

    百里长歌转过身,目光看向桌子上的灯罩。

    叶痕注意到她的神情,目光跟着移过去。

    百里长歌戴上手套,小心翼翼地将灯罩摘下来,果然见到灯罩壁上有点点类似水珠的亮点——水银。

    叶痕眸光一动,似乎在顷刻之间明白了什么。

    片刻之后,元光浩带来的皂吏在墙角旮旯揪出三个死老鼠,顿时一股臭味袭来,百里长歌赶紧从元光浩的工具箱里将她自制的口罩拿出来亲自为叶痕戴上。

    “大小姐,你怎么知道这房间里有死老鼠?”元光浩捏着鼻子过来,一脸钦佩地看着百里长歌。

    “自然不是闻出来的。”百里长歌一脸淡然,将那个灯罩举起来展示给众人,“你们看这上面有什么?”

    “竟然是细细密密的水银!”元光浩蹙眉,“灯罩里面怎么会有水银?”

    “并不是水银无端出现在灯罩里。”百里长歌道:“而是灯罩里的蜡烛燃烧了一样东西从而产生了水银。”

    “这个东西就是朱砂。”叶痕接过话,“所以我们在映月宫看见那半截蜡烛上的一点银色就是因为蜡烛燃烧过朱砂而产生的。”

    “殿下英明。”百里长歌赞许地看了叶痕一眼,对众人道:“殿下说得没错,朱砂忌热忌火,因为一旦受热就会产生水银,而在煅烧过程中会产生有毒气体,人一旦在密闭的空间里大量吸入这种气体,必死无疑。”

    这番话,对元光浩等人来说简直是骇人听闻,朱砂不能受热众所周知,但谁也没想到竟然会有人用朱砂来杀人,如此手段简直狠辣至极。

    “既然水银的秘密已经解开,那么下面我就说一下映月宫水银的出现过程。”百里长歌放下灯罩,“花颜受了皇上的命令前往映月宫锁门,但在途中被一个端着朱砂的宫女不小心撞到,花颜的手链上沾染了朱砂,等她进入映月宫主殿的时候点燃了蜡烛,将所有的窗子关好后出来给主殿的门上了锁,这里请注意,她在点燃蜡烛的时候,手链上的朱砂已经受热在殿内产生了毒气,然后花颜出来了。之后魏海从排水道里爬上来,便直接吸入了毒气致死。”

    “所以,魏公公其实是吸入了朱砂受热产生的毒气而死的吗?”元光浩问。

    “这只是其中一个原因。”百里长歌点点头,“另外一个原因便是他脚背上的那个孔,他被强酸腐蚀过。”

    “那他为什么会出现如此惊恐的表情呢?难道吸入毒气以后都会表现得如此惊恐吗?”元光浩说着便往彤史女官的尸体上瞟了一眼,疑惑道:“女官的脸上并没有那样的表情呢!”

    “魏海之所以会出现那样的表情,是因为见到了传说中的那只鬼。”叶痕接过话,“所以他先是被强酸腐蚀,紧接着吸入了毒气,然后再被那只鬼吓到,故而必死无疑。”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携子追妻王妃请回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叶染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叶染衣并收藏携子追妻王妃请回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