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携子追妻王妃请回家 > 第二章 安如寒男扮女装的真相

第二章 安如寒男扮女装的真相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百里长歌眼神一冷,叶天钰病重跟她有什么关系?

    “请你回去转告长孙殿下……”一句话刚出,百里长歌立即住了嘴。

    她突然想起来梁帝,叶天钰和元光浩早已忘了昨日发生过的事,那么,叶天钰岂不是忘了婚约已经解除?

    最重要的是,梁帝也忘了!

    百里长歌脸色越来越寒,连怀里的嘟嘟都被她吓得抖了抖身子,小心翼翼问道:“麻麻,你怎么了?”

    “不对!”百里长歌豁然转眸望着安如寒,“你怎么知道我跟长孙殿下的婚约已经解除了?”昨日在龙章宫,总的就那么几个人,最后的知情人除了白发宫女就是她和叶痕,安如寒究竟从何得知?

    “哦,我差点忘了告诉你。”安如寒突然反应过来,一拍脑门道:“今日一大早,薛公公就来武定侯府传旨,但是那个时候你睡得太死了,我就告诉薛公公说你不舒服无法下床接旨,最后是侯爷替你接了的。”

    “什么圣旨?”百里长歌问,“退婚圣旨吗?”

    “嗯。”安如寒点点头。

    百里长歌疑惑起来,梁帝不是全都忘了吗?怎么偏偏记得退婚的事?

    看来此事有些蹊跷。

    离落保持着单膝跪地的姿势一动不动。

    百里长歌懒得理他,偏开头就绕道欲往他身旁走过。

    “长歌小姐……”离落再次唤住她,“长孙殿下自昨夜就一直吐血不止,梦中一直喊着你的名字,属下求您去东宫看一看他。”

    “皇宫里的太医都死了吗?”百里长歌的声音彻底冷下来,“我与长孙殿下的婚约已经解除,眼下跟他半分关系也没有,你来求我做什么,难不成我一去他就能起死回生了?”

    “长歌小姐,您怎么能这么说?”离落蹙眉,“好歹长孙殿下曾经也……”

    “你这人太没有眼力见了。”安如寒突然走过来低嗤一句,“你看看我小师妹手上抱的是谁?”

    离落没有抬头,低声回应,“晋王世子。”

    “那你可知今日我们进宫又是为何?”安如寒再问。

    “为皇后娘娘哭灵。”离落声音越发弱。

    “说得好!”安如寒眉梢一扬,“那我再问你,是皇后娘娘的丧祭重要还是皇长孙的病情重要?”

    “这……”离落露出为难的神情。

    “算了安如寒,别跟他废话。”百里长歌淡淡撇开眼,“待会儿时辰到了。”说罢抱着嘟嘟先行离开。

    裴烬见她先走,立即抬步跟了上去。

    那二人走后,安如寒才好笑地看着离落,“长孙殿下那古怪的病情早就天下皆知了,即便他只剩下一口气,到最后还是一样死不了的,今日在皇后娘娘的丧祭上玩这招,也太过老土了吧!”

    “安公子,我家长孙殿下并没有得罪你,你何苦出言讽刺?”离落咬牙。

    “哎呀,你还敢抬杠?”安如寒俯身盯着他,“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百里长歌的大师兄,俗话说得好,师兄师妹,天生一对,咳咳……扯远了,我就是想告诉你,我家小师妹如今跟你家长孙殿下半分关系也没有,麻烦你回去告诉皇长孙,让他不要再纠缠我家小师妹,否则……哼哼!”

    安如寒阴恻恻一笑,“他若是还不死心,我不介意让他尝尝道灵和尚的独门秘技。”

    离落没有搭理他,抬眼看了看已经远走的百里长歌的背影,黯然起身直接回了东宫。

    “长歌小姐,听那侍卫所说,长孙殿下似乎有些严重,你真的不去看看吗?”裴烬走在百里长歌旁边低声问。

    百里长歌冷笑一声,“我虽为医者,但这世间的病人多了去了,总不能每一个我都要去关心负责吧!再说了,你又不是没看出来,叶天钰这分明就是故意的,我如何能中了他的圈套?”

    裴烬低笑一声,“长歌小姐这直率爽朗的性子还是一点没变。”

    “你说什么?”百里长歌神色一动,直直看向裴烬,“你说我的性子还和当年一样?”

    “是啊,一点没变。”裴烬浅笑道。

    “那你跟我说说,在你的记忆中,十年前的我是怎样一个人?”百里长歌立即来了兴趣,她对这件事疑惑好久了,明明记得裴烬对她不好,可是看到眼前这个裴烬的时候,又无法跟记忆中那个人联系起来。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裴烬点点头,温声道:“我记得,十年前的你……”

    “长歌,怎么现在才来?”

    还没到凤仪宫,前方突然传来一个声音打断了裴烬的话。

    百里长歌抬头。

    初夏的阳光刚刚升起,丝丝缕缕的金光点缀过他的睫羽,眨一眨便碎开万千华滟,他站在锦葵花圃旁边,轮廓清朗俊美如远山,素白孝服竟被他穿出红尘锦绣江山色。

    那样长身玉立的绝美风姿,花落无痕般轻易就闯入人心底。

    俗话说,情人眼里出西施。

    百里长歌觉得,这一辈子,或者说从第一眼见到叶痕开始,这世上的其他任何人便再也入不了她的眼。

    他是全天下最特别,最独一无二,最爱她也是她最爱的人。

    “怎么了,是不是没休息够?”叶痕见她不说话,缓缓走过来将手背覆上她的额头,确定没什么事这才放下心来。

    百里长歌看着他略显憔悴的面容,本想开口劝慰,但考虑到裴烬在场,她只得改口道:“皇后和贵妃的事虽然重要,但你也要照顾好自己的身体,皇上还有那么多儿子呢,你别事事都一个人扛着。”

    “我知道。”叶痕轻轻点头,声音喑哑,“带嘟嘟进去见母后最后一眼,马上就要盖棺了。”

    “我能进去吗?”百里长歌指了指自己。

    “能。”叶痕道:“让别人带进去我不放心。”话完偏头看向裴烬,“裴侍郎刚来,快去右顺门外和百官一起行奉慰礼吧!”

    裴烬应了声,辞别百里长歌随着陆续而来的百官去往右顺门。

    百里长歌看了叶痕一眼,在他的点头示意下拉着嘟嘟一起缓缓进入凤仪宫。

    大殿之外搭设灵棚,中堂摆放灵位,大红棺木安置在灵位之后。

    棺椁前面,以太子为首,所有皇子一字排开而跪,皇子之后是十六公主叶轻默以及几位已经出嫁的在京公主,最后才是后宫排的上号的妃嫔。

    百里长歌随意扫了一眼垂首跪地的安王叶湛,即便是如此庄重严肃的气氛,依旧掩盖不了他周身的戾气。

    收回目光,百里长歌低叹了一声,想着这应该是大梁有史以来最特殊的国丧了,因为后宫唯一的一位贵妃与皇后同一天殁,原本应该跪在亲生母亲灵前的叶湛不得不日夜为国母守孝,虽说如今躺在栖霞宫灵堂的是永昌,但叶湛毫不知情,在他心里,那就是他母亲,一个自从诞下死婴就看淡一切不争不抢的明智女人。

    在永昌身份揭晓的那一刻,也是在永昌被梁帝一剑刺中心脏时她让叶痕以后做个好皇帝的那瞬间,百里长歌才彻底明白永昌这些年屈身于后宫并不止是要杀了梁帝,她还为叶痕的将来铺垫了一层高枕无忧的路。

    虽然百里长歌不明白永昌这个姑姑为什么对叶痕这么好,但永昌在临死那一刻将一个小小的令牌交到叶痕手里那一幕,她是亲眼看见了的——永昌这十多年来,暗中培养了一股强大的势力,她在死前全部交给了叶痕。

    而这,大概也就是叶湛会那么憎恨叶痕的原因。

    在他看来,叶痕是养子,他自己才是亲生儿子,但宁贵妃却异常宠爱叶痕,即便从前的叶痕根本就不喜欢宁贵妃,也不太亲近她,她还是将最好的留给叶痕。

    “皇祖母——”

    百里长歌正在发呆,不妨嘟嘟已经脱离了她的手,小小的身子爬到棺椁边缘坐好,那阵势,似乎是要下去将躺在里面的皇后唤醒拉起来一样。

    她大惊,却又不敢发出声音,只能皱眉瞪着嘟嘟,小声示意他,“快下来!”

    “皇祖母好像很难受的样子。”嘟嘟噘着小嘴,还是坐在棺椁边缘上不打算下来。

    二人这一番动静立即引得前面的皇子公主后妃们纷纷抬头,当看见趴坐在棺椁上的嘟嘟,人人都惊得瞪大眼睛,气都不敢出,以不敢置信的眼神看向百里长歌。

    百里长歌急得直皱眉,再次看向嘟嘟,“你快下来我带你去见你皇爷爷。”

    “皇祖母很难受,我要下去帮她。”嘟嘟委屈地看着百里长歌,就是不肯下来。

    感受着前面那上百道锐利的视线,百里长歌如同被人扒光了衣服前前后后看了一样,她扶了扶额头,艰难地卖出步子走到棺椁旁边踮着脚尖去抱嘟嘟。

    嘟嘟脑袋一歪,从她手臂下滑脱,迅速爬向棺椁另一头指着里面道:“麻麻你看皇祖母好像吃什么东西卡住了。”

    百里长歌闻言向里面看了一眼,顿时无语地看向嘟嘟。

    皇后已经画了正妆,大红色宫装艳丽庄重,只不过嘴里含了一颗很大的夜明珠,所以面貌看上去比较狰狞,两边脸颊微微鼓起。

    嘟嘟表达不来什么意思,只会一个劲儿地说皇后吃东西卡住了。

    “小祖宗,你快下来,待会儿麻麻亲自帮她拿出来好不好?”百里长歌哭笑不得,她已经感觉到身后太子锐利如鹰隼的目光,看得她心脏一抖一抖的。

    “要抱抱!”嘟嘟闻言,缓缓直起身子朝百里长歌张开双臂。

    他本就没坐稳,此时双手离开的刚才扶着棺椁的位置,身子一下就失去了重心,还不等百里长歌走过去,他惊叫一声就往里面栽去。

    寂静的灵堂被这一声惊叫打破以后更加寂静。

    所有人都被嘟嘟这逆天的举动惊呆了。

    幸而百里长歌速度够快,勉强抓住了嘟嘟的一只胳膊,才没有让他完全掉落下去碰到皇后的遗体。

    暗自喘了一大口气,百里长歌手上用力一带,顷刻间将嘟嘟抱了出来,额头上滚落两滴冷汗。

    太子最先反应过来,整个面部都在抽搐,满腔怒意毫不遮掩,“来人啦,给我把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拉出去就地正法!”

    百里长歌自知是自己没有看护好嘟嘟才会发生这样的事,抿了抿唇,她站在原地一言不发,等待着即将而来的处罚。

    跪在棺椁前的皇子公主们,人人穿着孝服,唯独太子除了孝服之外,发冠上还绑了一截小小的麻绳。

    百里长歌眼角瞥见那截麻绳时心中一惊。

    这是坊间真正的披麻戴孝,足以见得太子对皇后的尊重和敬爱。

    百里长歌暗叫不好,太子今日只怕是要发飙了。

    “本宫的话你们都不听了是吧!”半晌没见御林军进来,太子赤红着双眼朝着外面大吼,“母后才刚刚弃我而去,你们一个个就连本宫的话也不听,啊?你们是想造反吗?”

    太子这招指桑骂槐似乎没起到多大作用。

    叶湛冷冷勾了勾唇,垂下的面容上满是讥讽之色。

    叶祯随意抬头看了看百里长歌,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叶霆似乎还没睡醒,眼皮时不时在打架,那个样子,随时都有可能往旁边一歪直接睡过去。

    太子这一吼,腰佩长剑身穿素衣的御林军立即涌进来将百里长歌和嘟嘟团团围住。

    “给本宫把这个女人拖出去就地处决血祭皇后!”太子怒不可遏,胸口急剧起伏,肥润的身子几乎快站不稳。

    太子妃赶紧站起身来扶住他,皱眉看了百里长歌一眼,随后低声求情道:“算了吧太子殿下,嘟嘟还小,什么都不知道,况且他也没有碰到母后的遗体,母后尸骨未寒,不宜再见血光,让他们出去便是了。”

    “雪儿,怎么连你也这么说?”太子听见太子妃的话,双眼顿时聚集了一层泪光,指着皇后棺椁处看着太子妃哽咽道:“母后生我养我这么多年,连走都不得安息,我这个亲生儿子竟然连惩罚恶毒之女的权利都没有了吗?”

    “臣妾没有这个意思。”太子妃放低声音,“母后生前也颇为喜爱嘟嘟,今日之举算是小嘟嘟来看望母后的一种方式,你就当他还小,不懂得这些仪程罢了,何必与一个小孩子计较呢?”

    “小孩子?”太子冷笑一声,“你知道他是谁的儿子吗?堂堂晋王府世子,竟然连这基本的礼仪都不知道,本宫该说他丢的是晋王的脸还是该说他连皇室的脸面都丢光了!”

    这一声暴怒大吼,吓得太子妃一哆嗦又跪回地上,这次一句话也不敢说。

    百里长歌抱着嘟嘟的手臂紧了紧,缓缓跪在地上,朗声道:“千错万错都是臣女的错,臣女愿承担所有罪责,还望太子殿下放过小世子。”

    太子转过身,死死盯着百里长歌,半晌开口问:“怎么听起来叶天泽爬上一国之后的棺椁倒还成了本宫不识大体没有肚量与一个小孩子计较了?百里长歌,你告诉我,《大梁礼制》里面是这么写的吗?”

    不等百里长歌反应,太子深吸一口气,最后爆发出来,“你们到底把我这个太子当成什么——”

    这怒意十足的洪亮声音,几乎能直接传到龙章宫。

    除了叶湛和叶祯,其余皇子公主都被他这一嗓子震慑住。

    所有人印象中的太子就是个胆小怕事的主,胸无点墨,不成大器。

    却是谁也没想到他竟然会在国丧日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爆发出来。

    他刚才那一问,不仅是对着百里长歌,也是对着他身后的皇子公主后妃,更是对着右顺门外面行奉慰礼的文武百官。

    “嚷嚷什么!”大殿之外传来一个年迈却苍劲有力的声音。

    片刻之后,在一众人的簇拥之下,一夜之间沧桑了许多的梁帝拄着金龙杖走进来,他今日一身沉黑底盘绣金龙袍,压抑沉重的黑让他本就凛冽的气色更加英锐,那种长久在位历练出来的气质如同出鞘的名剑,让人无法直视。

    梁帝绕过围住百里长歌的那一队御林军,直接走到皇后的棺椁前深深往里面看了一眼,伸出苍老的手指想去抚摸皇后的遗容,手指伸到一半,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又立即缩回来,闭了闭眼睛后走上前来缓缓推动棺盖,直到整个棺椁全部合上,不留一丝缝隙。

    太子早就在梁帝进来的时候跪回地上,但似乎压制不住心中的委屈,一直靠在太子妃的肩膀上嘤嘤哭泣,此时见到梁帝亲自盖棺,更是哭得险些肝肠寸断。

    “退出去!”

    盖完棺,梁帝冲御林军摆摆手。

    御林军们迅速收回长剑,有条不紊地退了出去。

    梁帝又看了百里长歌和嘟嘟一眼,声音平静道:“你们也出去吧!”

    “父皇!”太子一听,胸中怒气立即又涌上来,指着百里长歌道:“这个女人竟然教唆小世子爬上母后的棺椁,此等大不敬之罪,怎可轻易饶恕?还请父皇为尸骨未寒的母后做主!”

    百里长歌走到一半的脚步停住,看来太子今日是想要报退婚之仇了,她眼神示意了嘟嘟不要说话,依旧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退下去!”梁帝看了她的背影一眼,声音加重了几分,却是让人听不出情绪。

    “父皇!”太子不甘心,一遍遍喊着梁帝。

    “你想让你母后连走都不得安心吗?”梁帝突然抬眸看着太子,眸光中的寒色与厉色一览无余。

    太子身子抖了抖,他万万想不到父皇竟然会对他露出这样的眼神。

    原本还想再说什么,却被太子妃揪了揪衣袖给制止了。

    百里长歌趁机退出了大殿。

    随着梁帝进来的是太常寺卿,他身后跟着几个侍从,手里捧着笔墨纸砚。

    梁帝盖棺以后,亲自取来笔墨写祝文,由太常寺卿宣读,灵前跪着的那几位与皇后较为亲近的公主后妃已经开始偷偷抹泪,因还没到举哀的时辰,所以不敢哭得太大声。

    礼毕,梁帝才拄着金龙杖走出凤仪宫径自去了栖霞宫。

    百里长歌出了凤仪宫后就往栖霞宫走去,她知道叶痕一定在那里。

    果不其然,她才刚到灵堂就见到叶痕跪在灵柩前。

    一夜之间,他似乎清减了许多,被宽松孝服包裹着的身躯看起来孱弱不堪,周身散发着哀凉的气息,与当初在武定侯府临水榭里见到的情形一模一样。

    百里长歌站在外面看着他的背影,心底不由自主地溢出丝丝疼痛。

    她理解叶痕,自小就没有母亲,唯一亲近的长辈便是这位姑姑,可是谁也没能料到,十二年前梁帝会因为几句谗言就灭了整个长公主府,永昌无奈之下才会想出这种办法屈居皇宫,她将叶痕护佑在臂膀下,为叶痕筹谋了全部,却唯独没替自己考虑过。

    她能像十二年前一样死于梁帝之手,却再也没办法像十二年前那样能与自己的夫君合葬。

    借了一张脸,借了宁贵妃的一生,牺牲了一辈子的名誉,就连死后尸体都没法回到驸马身边。

    此等悲凉,恐怕只有永昌自己才能体会。

    百里长歌正垂眸黯然之时,忽然听到不远处传来脚步声,她抬眸一看,竟然是梁帝拄着金龙杖过来了,她眸光一动,正想着要不要先通知叶痕。

    叶痕似乎有所感应,突然站起身走了出来站到百里长歌身边,二人一起下跪行礼。

    “起来吧!”梁帝面无表情地扫了二人和站在百里长歌身旁的嘟嘟一眼,再不想多说话,直接走了进去。

    相较于凤仪宫的热闹,栖霞宫就要冷清得多,因贵妃与皇后同一天殁,钦天监只能将贵妃发引的日子往后挪,是以目前守在栖霞宫的都是排名靠后的妃嫔以及几个小皇孙,见到梁帝进去,众人忙行礼。

    梁帝挥了挥手,示意众人先退下去。

    后妃们陆续退了出去。

    梁帝亲自走过来关上门,连近身太监薛章都留在了外面。

    “王爷,皇上他只是记不得昨日的事,但永昌长公主他应该是记得的吧?”回来的路上,百里长歌低声问叶痕。

    “嗯。”叶痕点点头,“他知道那副棺木里面躺着的是姑姑。”

    说罢看了嘟嘟一眼,又道:“这几日恐怕得麻烦你照看嘟嘟,宫中停灵七日才送去太庙,这七日内还有很多事等着我去处理。”

    “我明白。”百里长歌低声应了,心疼地看着他,“我真不想看到你这样。”

    “我没事。”叶痕勉强扯了扯嘴角,“只不过一时难以接受姑姑这个事而已,等发引过后就好了。”

    “对了,今日一早那份退婚圣旨的事是你做的吗?”百里长歌想着梁帝既然已经记不得昨日的事,那肯定也不知道退婚这件事,然而今日一早退婚圣旨那么早就到达了侯府,这件事肯定只能是叶痕做的。

    “嗯。”叶痕再度点头,似是想到了什么,他突然皱起眉道:“我听皇宫内的暗探说父皇昨夜醒来后亲自拟了四道圣旨,不知道上面都写了什么。”

    “四道圣旨?”百里长歌讶异地看着叶痕,“你的意思是在退婚圣旨之后梁帝还亲自拟了四道圣旨?”

    叶痕轻轻颔首。

    “怎么可能!”百里长歌摊手道:“如今皇后和贵妃一同离世,梁帝再怎么有想法也顶多是拟一道立后圣旨,怎么可能有四道那么多?说不定是拟废了的。”

    “暗探说四道圣旨已经全部封存好了。”叶痕低低叹了一声,“大梁的天,已经在开始变了。”

    “王爷,不管后面还有多少艰难险阻,我都会陪在你身边的。”百里长歌伸手紧紧扣住他的手指,目光中充满了坚定和自信。

    叶痕轻轻一笑。

    似是想到了什么,百里长歌突然问道:“你知道昨夜那个白发宫女究竟是什么人吗?为什么她会有那么厉害的本事?然而我最奇怪的是,为什么她如此厉害却心甘情愿待在永宁巷那种暗无天日的地方枯等白头?”

    “我也不太清楚。”叶痕摇摇头,“不过根据姑姑当时的反应来看,那位白发宫女一定是个非常了不起的人物,只不过不知道什么原因,她不想出宫罢了。”

    “凭感觉,她一定认识你。”百里长歌笃定道:“昨夜我站在梁帝身后见她进来的时候看向梁帝的目光中满是恨意,那种很,已经超出了正常人所能承受的范畴,看来,她和梁帝之间应该有一段不为人知的故事。”

    “她认识我,可是我并不认识她。”叶痕无奈道:“不过她看我的眼神倒的确有些古怪。”

    “不如改日有时间,我们俩一起去拜访她吧!”百里长歌道。

    “也好。”叶痕赞同道:“正好有些事我想向她请教。”

    “还有一件事,我这几天一直在忙忘了问你。”百里长歌拽紧嘟嘟的小手后看向叶痕。

    “什么事?”叶痕问。

    “你是不是认识道灵?”百里长歌想着世人都认为法度寺的道灵大师是神一般的存在,轻易请不下山,但实际上,她的这位好色小师叔向来行踪不定,安国公府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将道灵请来,想必这其中都是叶痕的功劳,没有他的那些隐卫,寻常人根本就做不到这件事。

    “倒是不怎么熟。”叶痕轻声道:“只不过我知道安国公府把儿子当作女儿养大这件事而已。”

    “让安国公把安如寒当作女儿养大,这件事真的是道灵干的?”百里长歌不解,拈花虽然爱拈花惹草还神棍,却怎么也不至于神棍到这种地步吧!

    什么命中有大劫,必须将安如寒当作女儿之身养大。

    这种说法简直是扯淡!

    “道灵大师既然是你的小师叔,那么凭你对他的了解,你猜猜这件事的原委。”叶痕故意卖关子。

    “我猜……”百里长歌歪着脑袋想了想,“拈花那死性子,指不定又是因为哪个美貌的女子,所以……”

    说到这里,百里长歌恍然大悟,她震惊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当年道灵看上了安如寒的母亲,所以……?”

    “你聪明得让我找不到话说。”叶痕抿唇一笑,缓缓道:“是这样的,当初安如寒的娘亲怀着安如寒的时候去法度寺上过香,正值当日玄灵大师设坛讲经,安如寒的母亲就去听了一会儿,虽然怀的是第二个孩子,但安如寒的母亲可是当年帝京城里与……另外一个人并称‘临阳双姝’的美人,分毫看不出来已经当了母亲,那个时候,道灵还只是个六根未净的小沙弥,一眼便看上了安如寒的娘亲。”

    “因法度寺离帝京较远,安如寒的娘亲便在寺里歇息了一夜,道灵趁夜找尽各种机会接近她终不得果。第二日,安国公亲自去法度寺接安如寒的娘亲,道灵见了,躲在青铜焚香炉后哭了半日,后来他怀恨在心,偷了玄灵大师的袈裟披在身上抄了条近路半路拦截住安国公和国公夫人,然后神叨叨跟他们说这一胎生下来的是儿子,但是命不好,要当作女儿养大。”

    “国公夫人本就是信佛之人,所以在听闻了他的话之后千恩万谢回了帝京。而道灵也在这一场情劫中得道成了法度寺最年轻的高僧。九个月后,国公快要临盆的时候,道灵来了帝京,亲自见证了安如寒的出生,并从那一天起收他为关门弟子。”

    “噗——”听完叶痕的这番话,百里长歌喝下去的茶不小心喷了出来。

    “原来拈花还有这么一段情劫啊?”她有些不敢置信,憋住笑问道。

    “这也没什么奇怪的。”叶痕轻笑道:“若是没有这么一段,说不定他如今依旧是个不学无术,六根不净的小沙弥,哪里会一朝大彻大悟从此天下人景仰?”

    “哎呀,我终于抓到他的把柄了。”百里长歌阴恻恻一笑,“以后见了他,肯定得好好调侃一番把仇报回来。”

    说到这里,她突然想起来早上进宫时安如寒还抱怨说都是因为道灵,他才会当了十六年女人,若是让这小子知道他之所以要男扮女装十六年是因为这么一件狗血的事,安如寒肯定得气得吐血三升。

    百里长歌正想着,不料马车后传来一阵马蹄声,不多时便追了上来,安如寒聒噪的声音传进来,“你这个女人,走了也不会喊我一下,那些年学的礼貌都被狗吃了吗?”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携子追妻王妃请回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叶染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叶染衣并收藏携子追妻王妃请回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