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携子追妻王妃请回家 > 第八章 裴烬的告白

第八章 裴烬的告白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纳妾?”叶痕有些疑惑地问道:“纳什么妾?”

    “上次在朝露殿的时候安如寒不是自己承认了他还有个妹妹至今仍在襁褓之中,乃安国公妾室所生吗?”百里长歌道:“你一向记忆力惊人,更何况你与安国公相识这么久,不会把这种事给忘了吧?”

    “这件事儿啊……”叶痕犹疑片刻,好笑道:“这是人家的家事,我们管那么多做什么?”

    “我就是为国公夫人鸣不平而已。”百里长歌撇撇嘴,“倘若安国公真的纳了小妾,那国公夫人岂不是一朵鲜花插牛粪上,让他白白糟蹋了?”

    “你老是是关心别人,怎么不想想你自己?”叶痕扬眉看着她。

    “我们的事不是已经定下了吗?还有什么好想的?”百里长歌瞪他一眼。

    “那我的生辰呢?”叶痕笑道:“你不会也把这个给忘了吧?”

    百里长歌悻悻收回眼,吐了吐舌头,“哪敢忘呢,只不过我实在想不出这天下还有什么俗物能入得了晋王殿下您的眼,要不你直接告诉我你喜欢什么,我去替你取来便是。”

    叶痕无奈地看她一眼没说话。

    二人正准备去找裴烬抱回嘟嘟,左侧方突然过来一个中年男子,同所有人一样身着素袍,端正的步子为他原本就沉稳冷肃的面容增添了几分威仪,见到叶痕,拱手行礼,“老臣见过晋王殿下。”

    “侯爷不必多礼。”叶痕淡淡应声,问道:“你来找本王是否有要紧事?”

    百里长歌特意看了此人一眼,随后移开目光。

    记忆中,除了百里敬的严肃脸之外,印象最深的便是这位与百里敬同级的广陵侯裴知皓,裴鸳死的那一年,他雷霆震怒,险些将当时在场的人全部按军法处置,但后来她是怎么顺利逃脱这件事回到府里的,倒是记得不太清楚了。

    总之,裴知皓在裴鸳死的这件事上恨透了自己,这一点百里长歌很明白。

    “自从殿下从滁州回来以后,老臣这还是头一回与殿下近身说话。”裴知皓再度拱手道:“子安那孩子生性怯懦,不喜习武,不知这次随着王爷前去治水表现如何,倘若有什么让殿下不满意的地方,您尽管指责,便是……便是觉得他无法胜任工部侍郎一职想撤去他的职位,老臣也绝无怨言。”

    “侯爷多心了。”叶痕淡淡一笑,“这次治水多亏了裴侍郎,否则光凭本王一人,恐怕难以掌控下来,还会严重到引发瘟疫。”

    “听见王爷如此说,老臣便放心了。”裴知皓似乎松了一口气,随即叹气道:“这孩子自从回来以后就整日神思不属的,老臣还以为是他犯了什么事……”

    叶痕打断他,“本王虽然掌管着工部,但职位调动这种事还得由工部尚书和吏部协商,侯爷知道的,本王手上并无多少实权,若是一个小小的主事,本王还能勉强调配,但裴侍郎当初是父皇亲自任命的,倘若侯爷觉得他不合适想要去别的地方,还得你自己去跟父皇说。”

    裴知皓赶紧道:“殿下误会了,老臣不过就是想让那小子跟着你多学点儿本事,他不习武已经丢尽了广陵侯府颜面,倘若再连点儿小事都办不好,那么老臣只能将他领回去关在家里好好磨练了。”

    叶痕目色微微闪动,勾了勾唇没说话。

    “殿下若是没什么别的事儿,老臣告辞了。”许久没听见叶痕的声音,裴知皓尴尬地再次拱手转身大步朝着宫门行去,转眸那瞬间看向百里长歌的眼神里露出丝毫不掩盖的浓郁恨意。

    “安王动作真快。”裴知皓走后,百里长歌看着他的背影对叶痕道。

    叶痕远目缓缓道:“裴烬的嫡姐是安王妃,安王何等聪明,光凭方才灵堂上天钰的那番话便猜出我已经站在皇太孙这边,所以他自然不能让裴烬归入我麾下,故而只能想办法将裴烬调到他自己掌管的势力之下,说起来,安王今日是铁了心要与我划清局势。”

    “这样也好。”百里长歌道:“宁贵妃这件事说起来我们有愧于他,既然他今日主动划清界限,那以后兵戎相见时就不必顾及昔日手足之情了,免得到时候受影响。”

    阳光没入云层,不过片刻的功夫,地上已经阴沉了一片。

    叶痕抬目看了看,道:“你看,仅仅是朝夕之间,这大梁的天已经彻底变换了,阴晴难测,而现在仅仅是开端,等皇后和贵妃发引以后还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呢!”

    “怕什么?”百里长歌挑眉,“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晋王殿下智计无双,还会怕这场暴风雨么?不过话说回来你是不是真的准备扶叶天钰上位?”

    “我是说过助他。”叶痕收回目光道:“但我只是个副将,具体这场仗该怎么打还得他这个大帅亲自指挥,能不能赢也得看他会不会指挥。更何况如今父皇建在,以后的事谁说得准,兴许今日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明日便是一人之上万人之下。”

    “你既如此说,那我也不多想了。”百里长歌走过来挽住他的胳膊轻声道:“走,我们找嘟嘟一起回去。”

    叶痕不再说话,与她并肩缓缓往宫门口行去。

    裴烬早就带着嘟嘟站在承天门外等候,见到二人挽着胳膊而来,目色变换了几番。

    “广陵侯方才来找过本王。”

    叶痕也不打算隐瞒什么,直接走过来开门见山。

    “我爹他说了什么吗?”裴烬抬起头,白皙的面容上平静如往常,仿佛只是在跟叶痕唠家常。

    “我告诉他,你在工部的表现很不好,完全不足以担当工部侍郎的大任,让他把你带回去。”叶痕懒懒出声,那轻缓的语气,仿佛在挥赶一只苍蝇。

    “行啊,我待会儿就回去卷铺盖走人。”裴烬淡淡一笑,补充道:“从此长住晋王府。”

    “裴叔叔你无耻!”

    嘟嘟听不懂大人们在说什么,他的重点全放在裴烬最后一句话上,噘着小嘴瞪着裴烬愤愤道:“魏俞说,两个男人不可以睡在一起的,你要是来我们家,麻麻怎么办?”

    百里长歌扶额。

    裴烬脸一黑。

    叶痕嘴角抽了抽。

    “良禽择木而栖,裴侍郎自己掂量吧!”叶痕轻笑着走过来拉着嘟嘟大步离开。

    “长歌……”

    擦肩而过之际,裴烬叫住了百里长歌。

    百里长歌脚步一顿,回过头来看着他,“有事?”

    “你希望我如何抉择?”裴烬紧抿着唇瓣,看向她的眸光中多了一种叫做“期待”的东西。

    这是百里长歌头一次与他这样对视,他昔日里如同空濛烟雨的瞳眸剥离出一抹光,似乎在很认真地等着她的回答。

    百里长歌一时失了言语。

    私心里,她是不讨厌这个人的,他虽然不会武功,却有满腹才华,如今叶痕身边就需要这样的人,如果他能站在叶痕这边,她当然求之不得。

    可是广陵侯府和武定侯府早就在十年前因为裴鸢的死闹僵了,两府之间唯一的牵连便是那一纸荒唐婚约,而数月前,梁帝的一道赐婚圣旨彻底将这条细得不能再细的牵连切断。

    裴烬的嫡姐是安王妃,广陵侯府便早已站在安王那边,裴烬是广陵侯府世子,他怎么可能会与家族敌对帮助晋王?

    叶痕听到裴烬的问话,停下了脚步转过身来看着百里长歌,似乎也无比期待她会给出什么答案。

    两个人四只眼睛里迸射出的灼热视线终于让百里长歌觉得不自在,她斟酌片刻问裴烬:“我且问你,若是你继续站在晋王这边,如何?与我们敌对又如何?”

    裴烬看出了她深深的犹豫和纠结,脸色黯然几分,许久才低声道:“两个选择,无论哪一个我都不想也不会伤害你。”

    “倘若有一天形势所逼,你我之间不得不兵戎相见呢?”百里长歌扬眉。

    “那我一定会将利刃化为盾牌,护你。”裴烬眉眼坚定,这几个字从他嘴里才说出来铿锵有力,让百里长歌有些不敢相信地睁大了眼睛。

    “裴公子,你别忘了,你身后是早已跟武定侯府关系崩了的广陵侯府,广陵侯府的身后是养精蓄锐多年的安王,你知道安王和晋王之间如今是个什么局势吗?你又知道你今日这些话意味着什么吗?”

    裴烬默了默,随即肯定道:“有些话只是说出来好听,有的话不好听,做出来却很漂亮,而我今日要告诉你,我刚才的这些话,不仅要你听着好听,也会让你看着好看!”

    “你……什么意思?”百里长歌后退一步,今日的裴烬总让她感觉像脱胎换骨了一般。

    “我想让你知道,你眼里的世界有多狭隘。”裴烬淡淡扫了一眼叶痕,“你以为这世上就只有他一个人才会用尽整颗心对你吗?”

    百里长歌再退一步,她开始觉得自己出现了幻觉。

    “除了晋王,别人也能。”裴烬一瞬不瞬看着她,“甚至可以给你更多。”

    “你简直疯了。”百里长歌伸手推开他,微蹙眉头,“你同我说这些做什么?”

    看到她的一再推却,裴烬心脏处疼痛得难以抑制,他无力地闭上眼睛。

    当初……当初明明是他第一个先喜欢她的,何以到了后来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我要你知道,我裴烬不懂武功,不懂医术,却懂得如何呵护你。”

    百里长歌匆忙跑向叶痕的身子一僵,她已经不敢去看叶痕的脸色有多难看,改了个方向直接奔向程知的马车。

    许久过后,叶痕走到马车边,并没有上来,隔着车窗平静道:“你跑什么?他如此深情地与你坦白心思,你不应该听完吗?”

    “还听什么!”百里长歌抚着胸口微微喘息,“我要是再听下去,你还不得被醋淹死?”

    “我为什么要醋?”叶痕语气不变。

    百里长歌一噎,想着这个人改性子了?

    不等她琢磨,叶痕的声音幽幽传来。

    “我从来就没有把他看作对手。”顿了顿,又补充道:“更何况,不让他说出这番话,他怎么能意识到自己有多失败,输得有多狼狈?”

    百里长歌面部狠抽,“合着方才你站在旁边这么半天不说话就是为了看戏?”

    “免费的戏,我为何不看?”叶痕抬目看着依旧站在原地不动的裴烬,“他曾经跟我说要公平,我今日就给他个公平的机会,所以刚才一直没有打扰他,不过他每说一个字,我就看到他离成功远了一丈。”

    “为什么?”百里长歌已经惊讶得难以置信,刚才这些话真的是醋坛子晋王殿下亲口所说?

    “因为我还活着。”叶痕转眸看着探出窗口的百里长歌,眉梢一挑,问道:“你觉得只要我活着一天,他们能有半分机会吗?”

    “所以你是想让他们都来刺杀你吗?”百里长歌忍不住打击他,“一个裴烬或许奈何不了你,但十个裴烬想弄死你就如同捏死一只蚂蚁。”

    “别把自己想得这么有魅力。”叶痕云淡风轻道:“若是有真有那么多人喜欢你,你怎么会落到我手上?”

    百里长歌顿时气血上涌:“!”

    正准备让程知直接赶车,将那父子二人扔在这里干站着,外面突然传来一声高喊。

    “等一下!”

    听声音,是叶染衣来了。

    百里长歌把即将开口对程知说的话咽了回去,静静坐在里面等着这位姑奶奶发话。

    “皇叔,马车里可是坐着百里长歌?”叶染衣迅速走过来,语气里含了几分迫切。

    “那是你皇婶。”叶痕冷着面色纠正她的称呼。

    “你们又没大婚,我直接喊她名字怎么了?”叶染衣不服气,轻哼一声直接跳上马车钻进车厢。

    百里长歌依旧坐着一动不动,她就知道这位姑奶奶一来准没好事。

    “你为什么要跟我哥哥退婚?”叶染衣性子耿直,也不拐弯抹角。

    “不满意,不喜欢。”百里长歌甩给她六个字。

    “就这样?”叶染衣眯眼看着她。

    “就这样。”百里长歌有些无奈。

    “那你跟我说说,我哥哥哪里不好?”叶染衣不服气,哥哥是皇太孙,是大梁的储君,除了身子骨弱些,她实在想不通哥哥哪里比不上十五皇叔了,这个女人竟然如此执着非要与皇叔在一起!

    “他哪里都好。”百里长歌翻了翻眼皮,“唯一的一点就是我不喜欢。”

    “你为什么不喜欢他?”叶染衣想着既然觉得什么都好,为什么还说不喜欢,这不是自相矛盾吗?

    “那你告诉我,我为什么要喜欢你哥哥?”百里长歌蹙了蹙眉,无语地看着叶染衣。

    “哥哥是皇太孙。”叶染衣回答得理直气壮。

    “然后呢?”

    “哥哥能给你无上尊荣。”

    “嗯,说得很好,接下来呢?”

    “嫁给哥哥,你可以成为未来的皇后。”

    “紧接着呢?”百里长歌抓了把瓜子递给她。

    叶染衣接过嗑了起来,接着道:“最重要的是,哥哥喜欢你。”

    “还有吗?”百里长歌亲自倒了杯茶递给她。

    叶染衣放下瓜子接过茶杯全部喝完再接着说:“没有了。”

    瞧见她嘴上沾染了水渍,百里长歌掏出锦帕递了过去,嘴里关切问道:“所以你说了这么半天,可有得出什么结论?”

    “结论就是你是个笨女人,明明有这么好的归宿偏偏要死要活地选择皇叔,我要求你给哥哥一个公平竞争的机会!”叶染衣似乎才反应过来,神情微怒。

    百里长歌心尖一颤,想着方才要求公平的裴烬如今还在风中凌乱呢,若是叶天钰亲自来,指不定得被叶痕打击得有多狼狈。

    但这些话她自然不能说出口,斟酌片刻,她笑问:“小郡主,我也有几个问题想问你。”

    “你说!”叶染衣将方才百里长歌递给她的瓜子送给她,点头示意。

    “你家十五皇叔长得好不好看?”百里长歌含笑问。

    叶染衣蹙眉咬牙片刻才不甘心道:“好看!”

    “你家十五皇叔待人好不好?”

    叶染衣再咬牙,“好!”

    “你家十五皇叔聪不聪明?”

    叶染衣彻底耷拉下来,没好气道:“聪明!”

    “那他如此好,我为什么要喜欢你哥哥不去喜欢他?”百里长歌眼尾一挑。

    “你……你这是强词夺理!”叶染衣紧皱眉头,突然道:“十五皇叔有孩子,他爱过别的女人,他对你不专一!”

    “我都不介意,你介意什么?”百里长歌有些好笑。

    “反正我不许你跟我哥哥退婚!”叶染衣自己倒了杯茶败火,继续道:“十五皇叔没了你还有小嘟嘟,我哥哥要是没了你就等于没有了全世界。”

    “你刚刚不还说他是皇太孙,将来的皇帝吗?”百里长歌翻了个白眼,“他将来不仅拥有全天下,还拥有后宫三千佳丽,多我一个不多,少我一个不少,他不会介意的。”

    “反正我不管,你要是执意跟十五皇叔在一起,那我就一直跟着你,你去哪儿我就跟到哪儿,直到你改变心意跟我哥哥在一起为止。”叶染衣身子往百里长歌身边靠了靠。

    百里长歌实在无语,只能冲着外面道:“王爷,你作为长辈,又是当事人,出来说句话呗!”

    ------题外话------

    亲们,衣衣要回家过年了,这几天要存过年的稿子,所以只能更新五千,等忙过这段时间我再多更点,抱歉了哈,(* ̄3)(ε ̄*)

    另外,谢谢yuki8160的13张月票,感谢欢欢姐的钻钻花花,爱你们,么么哒(╯3╰)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携子追妻王妃请回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叶染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叶染衣并收藏携子追妻王妃请回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