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携子追妻王妃请回家 > 第二十八章 小时候的叶痕(精彩必戳)

第二十八章 小时候的叶痕(精彩必戳)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叶痕低眉,沉默不语。

    叶轻默突然拽了拽他的衣袖,“皇兄,大祭司这么久还没过来,许是迷路了,不如我们两兄妹出去找找吧,毕竟人家是使者,若是在大梁出了什么事,我们可担负不起责任。”

    叶痕掀起眼帘看向百里长歌。

    她清楚地看到他的喉结动了动,然后用低沉的声音道:“别看得太晚。”

    百里长歌有些怔愣。

    在她的印象中,叶痕很少会对情敌这么好说话的。

    所以在听到他的这句话时,她并不知道怎么回答。

    叶痕说完,和叶轻默一前一后出了院子,穿过拱形紫藤花架,穿过独木桥,穿过竹林。

    背影决绝而坚毅。

    百里长歌自始至终都没有见到他回头。

    “阿瑾,你饿不饿?”

    叶痕和叶轻默走后,傅卿云将百里长歌扶到凳子上坐下,声音清浅温和。

    “我……”

    百里长歌原本想说不饿,但一对上傅卿云亮晶晶的眼眸,否决的话便卡在嗓子眼,怎么都吐不出来。

    傅卿云抬眼看了看天色,笑着对她道:“天香牡丹在子夜开,如今时辰还早,你坐在这儿歇息,我去给你弄吃的。”

    不等百里长歌说话,他又补充,“拉面,烤鱼和烧鹅是你的最爱,这三样都有,你少坐片刻,我这就去弄。”

    百里长歌有些讶异,“你还养了鹅?”

    傅卿云轻轻颔首,算是回答,随后似乎陷入了长久的回忆,好笑道:“那一年,我们一群人去城郊农庄偷农户家的肥鹅,没被主人看到,反而被鹅群伸长脖子追着跑,不过到最后农户主人好心,送了我们两只,你最终还是吃上了。”

    竟然还有这种事?

    百里长歌抱着脑袋拼命想,却是一点也记不起来,她皱了皱眉,“你刚刚说‘一群人’,意思是除了我们俩之外还有别人吗?”

    傅卿云一愣,“我还以为你记得。”

    “我什么都不记得。”百里长歌无辜摇摇头,“我只知道我不是真正的侯府大小姐,其他的都不记得了,要不,你与我说说吧,以前的那些事,我很想听。”

    “算了……”

    “别瞒我。”傅卿云刚刚叹气转身,百里长歌立即起身拉住他的胳膊,“那些事,我想一字不漏的听。”

    她想知道自己究竟有着怎样的过去。

    傅卿云低眉,看了看她拉住自己胳膊那只匀称修长白皙的手,抿唇片刻转身坐下。

    “那一次去的的确有很多人,长歌大小姐,你,我,裴鸢,裴烬。”

    “我们这群人以前很要好吗?”百里长歌问。

    “嗯。”傅卿云颔首,“很要好,在一起玩的时候从来没有身份之分。”

    “晋王……没有去吗?”百里长歌想了想,觉得这个问题还是应该问一下。

    傅卿云神情有些黯然,斟酌了良久才回答她,“那个时候,晋王才刚刚失去娘亲不久,偏他又是个内向的,看到我们出去玩,便偷偷跟了来,那是你第一次见到他,后来……”

    “后来什么?”百里长歌很好奇。

    她见到孩童时的叶痕,一句“好萌好可爱”破口而出,也不管那么多人在场,跑过去亲了他的小脸颊一口,叶痕当即就哭了,眼泪稀里哗啦落下来,哭着跑回去向永昌长公主告状,被长公主笑了一通,他心一横,就跑去军营,从此大梁出现了一支让敌人闻风丧胆的风凌军。

    人人都知道风凌军的统帅叶痕是个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战神将军,却不知道他小的时候曾经被一个小女孩亲哭了。

    “哎哟我去!”

    百里长歌听完,捂着肚子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她原本以为拈花那段情史就已经够狗血,够励志,够荡气回肠的了,没想到自己与叶痕还有过这样的交集。

    真想不到那个腹黑的男人小的时候会这么萌,这种事若是传出去,估计天下人的眼珠子都会被吓得掉了下来。

    傅卿云见她笑出眼泪,连忙拿出帕子替她擦了,嘴里遗憾道:“那个时候大家都还小,都不懂,如今想来,你竟是在那一年就对他上了心,也难怪后来裴烬三次上门求亲都被你拒绝。我原以为你是喜欢我的,但时至今日我才明白,你与长歌大小姐一样,都只当我是亲哥哥。”

    “对不起。”

    万千话语涌到嘴边,百里长歌只归结了三个字。

    她无法理解他这些年等得有多辛苦,也无法理解他是如何把心化为相思之泉一滴一滴浇灌在天香牡丹上的。

    但是他方才的那些话,让她明白了自己从小就对叶痕动了心思,也坚定了她心中与叶痕厮守的信念。

    “你没有对不起我。”傅卿云见她为难的神情,不免心疼,“对我来说,你是曾经的错过,错了,也过了,如果硬要说对不起,那也应该由我来说,对不起,我当年就不该让你见到晋王,就该阻止你去亲他,或许没有那次,就不会有后来的事。”

    这或许就是人们常说的缘分吧?

    百里长歌想着,如果拈花说的话能做准,那么即便没有小时候的相遇,她和叶痕依然会有交集,依然会在一世之内演绎完三生恋情。

    第一世,她和叶痕伉俪情深,在百草谷成婚生子。

    第二世,叶痕带着嘟嘟等她回家。

    那么第三世呢?

    梁帝已经答应了让她和叶痕提前大婚,这难道不就是最终的结局了吗?为何后面还会有一段?

    “你知道我的真实身份吗?”百里长歌看着傅卿云,“侯爷说他将我买回来的时候那些人什么都没说,我就想知道是谁把我送到武定侯府的?”

    抿唇摇头,傅卿云愧疚道:“我不知,只知道你来的时候虽然是个小丫头,医术却很高,大小姐自小体弱,都是你给亲自把脉开的方子,大小姐和裴烬指腹为婚,她很喜欢裴烬,很想出府找他,后来她身子好得差不多了,你们俩就合计将她的病情夸大,侯爷无奈之下只能将她送去玲珑坊,这样一来,你们二人便有了更多的出府机会,那个时候我们这一群人都差不多十岁左右,晋王已经成为大梁最年轻的将军,天赋异禀,用兵如神。你陪着大小姐去找裴烬那一年,他并不在朝中。”

    “这个我知道。”百里长歌点点头,那一年,叶痕带领风凌军出去打仗了,连长公主府被灭他都来不及赶回来,等回来的时候永昌已经在头一天晚上杀了宁贵妃换上她的人皮面具进了宫。

    “也就是那一次,裴鸢死了。”傅卿云的声音越来越弱,到后面已经完全听不见。

    “裴鸢竟然是死在我陪着大小姐去找裴烬那一次吗?”百里长歌悚然一惊。

    “是。”傅卿云点头,声音喑哑,“若是没有那一次,你和大小姐就不会去百草谷。”

    “那你知道她是怎么死的吗?”百里长歌从傅卿云的语气里听得出,真正的那个百里长歌并不是什么嚣张跋扈的千金大小姐,反而是个病弱可怜的人儿。

    这样一个孱弱的人,怎么可能会亲手杀了打小一起长大的裴鸢?

    更何况她喜欢裴烬,必定会爱屋及乌。

    “裴鸢被人推倒,后脑勺砸在坚硬的假山上,砸出一个血窟窿,最后失血过多而死。”傅卿云皱了眉头,“听说当时在场的人只有裴烬,裴鸢以及你和大小姐,如今你记不起当年的事,知道真相的人恐怕就只有裴烬了。”

    “或许是发生了什么争执也不一定。”百里长歌喃喃说。

    傅卿云否决,“小的时候,我们几个人常常在信纸上画图,用信鸽传递信息,然后几个人偷偷溜出府来城郊玩,我记得,裴鸢与大小姐和你甚至是后来加入我们的轻默公主都很要好,我很确定,发生争执的可能性非常小。”

    “十六公主竟然也加入了我们吗?”百里长歌惊讶,难怪方才在朝露殿叶轻默会说她很早以前就喜欢傅卿云了,原来竟是那个时候就认识。

    “嗯。”傅卿云道:“晋王失去母妃以后虽然寄养在宁贵妃名下,他却经常往长公主府跑,轻默公主得知以后,便跟着他以去长公主府为由偷跑出来找我们。”

    “果真是一群孩子。”百里长歌失笑。

    “只可惜,我们所有人的关系从裴鸢死后就闹僵了。”傅卿云略微遗憾,“之后你和大小姐去了百草谷,郊外更是冷清得紧,再也见不到当年的那几个身影,裴鸢的死,武定侯府和广陵侯府的关系彻底崩裂,谁也没再提起指腹为婚的事,当年传递书信的那几只信鸽被大小姐亲自杀了。长这么大,我还是头一次见到她双手染血。她站在院子里一直笑,笑着笑着就哭了,以前我以为她是为裴鸢的死感到难过,但现在想来,她是因为裴烬而到了心死的地步,这也正是她之所以会答应去百草谷的原因。”

    “这么说来,除了裴烬,就真的再也没有人知道裴鸢是怎么死的,也没人知道那一次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是吗?”

    “听说是这样。”傅卿云答:“毕竟当时我没有在场,了解的不是很多,知道的都是听别人说的。”

    “对了,你回来以后还没有见过裴烬吧?”傅卿云突然问道。

    “见过了。”百里长歌轻咬下唇,“在滁州的时候就见到了,那个时候我一直当自己是真正的百里长歌,所以对他极为排斥。”

    “那他见了你,可有什么反应?”

    “没什么,如你所说,再深厚的感情早就在那一年冰封,扔到了过去的时光里,他见了我,也不过是最寻常的问候而已。”

    百里长歌觉得傅卿云迟早都要回去南豫,有些事,他还是不知道的好。

    “看来他对那件事依旧耿耿于怀。”傅卿云眸光幽暗,低低叹了几声才站起来,“阿瑾你要是累了就去竹榻上歇息一会儿,我去给你弄吃的,天香牡丹子夜开,我们今晚要熬夜,你可不能空着肚子。”

    “我帮你。”百里长歌坐不住,她一大早陪叶痕去接苍渊的时候倒的确有些累,但回来的时候在马车上睡了一会儿,如今倦意早就散去。

    更何况与傅卿云分别两月才重逢,她说什么也不忍心让他一个人忙里忙外。

    “我们吃烧鹅就行了。”百里长歌笑笑,“拉面和烤鱼,等以后有时间你再给我做。”

    “一定有时间。”傅卿云郑重点了头,带着她往后面的菜园子走去。

    ==

    “皇兄,谢谢你成全。”出了竹林,叶轻默低声道谢。

    叶痕顿住脚步,低嗤,“没见过你这么傻的女人。”

    叶轻默紧抿唇瓣,许久才开口,“我与皇兄的观念不同,对我来说,爱不是无止境的占有。”

    叶痕皱眉,“那你也不能……你如今已经是他的未婚妻了。”

    叶轻默苦笑,“这天下成了婚又和离的人多了去了,我和他连八字都还没有一撇,便是占着个未婚妻的位置又如何?”

    “弄不懂你!”叶痕低叹一声又继续走。

    叶轻默抬步跟上,也叹了一声,“时间过得真快,这天下的物事变得也快,十多年前的这个地方可不是现在这样的,那个时候随处都能闻到阳光的味道。”

    叶痕挑眉,“那你现在闻到了什么?”

    叶轻默抬目扫了一眼四周,答:“人世的苦楚和无奈。皇兄,我们这一群人是不是再也回不到当年了?”

    叶痕闻言,突然想到当年被非礼的那件事,脸色黑了一圈,“谁说回不去,你若是想念从前,便把回忆倒出来数一便就是,没人拦着你。”

    叶轻默哭笑不得,“你真是……”

    随即问他,“皇兄,我听说当年其实你在我之前认识他们,怎么从来没听你提起过?”

    叶痕脸更黑,“记不得了!”

    “是吗?”叶轻默摸了摸脑袋,“也对,我都没有听他们说过你,许是你那时候还小,没记住他们。”

    叶痕暗自磨牙,能不记得么?那个胆大的女人一见到他就乱亲,直接把他吓哭了,在那么多人面前丢脸,回去以后还被姑姑大笑一番。

    完全出了小径,二人找到来时的马,叶轻默四处看了一眼,依旧没有大祭司的影子,她问:“我们现在去哪找大祭司?”

    叶痕默了默,道:“看来今天晚上他是不会过来了,他可能去了别的地方,既是不希望我们找到,那我们也不必费心力去找,直接回去吧!”

    话音刚落,前方突然传来一阵急躁的马蹄声,夜色浓郁,看不清楚面容,待走近了才认得出正是苍渊。

    他隐藏了所有的冷凛肃杀,看上去慵懒至极,镌刻一般的风骨能让人从万千人影中一眼认出他。

    即便他带了面具,即便没有人见过他的容貌。

    “你们兄妹俩在这儿等我呢?”苍渊翻身下马,笑看着牵了马儿站在原地的叶痕和叶轻默,没见到百里长歌,他眉峰一掠,“晋王殿下这是把未婚妻给丢了?”

    叶痕淡淡看他一眼,牵着马绕过他往前走,“太子殿下今夜有事,让我们明天一早再来。”

    苍渊看着叶痕的背影,突然一笑看向叶轻默,“你皇兄是不是失恋了?”

    叶轻默嘴角抽了抽,摇头道:“既然傅太子不希望我们去打扰,那我们明天一早再来便是。”

    “你的意思是,太子和长歌大小姐在一起?”苍渊幽缈的眸光动了动。

    “是!”叶轻默轻咬下唇,半晌应了,迅速翻身上马冲往城门。

    苍渊看了傅卿云所在的方向一眼,若有所思。

    随后,他也翻身上马,拨转马头跟上那二人。

    ==

    菜园子旁边用篱笆围了一圈,里面站着三只鹅,每一只都肥美无比。

    百里长歌跟着傅卿云来到篱笆跟前,看了一眼那三只肥鹅,突然咂嘴道:“这么漂亮的鹅,你舍得杀了给我吃?”

    “原就是为你养的,如何舍不得?”傅卿云挑眉,揽了揽袖子就要推开篱笆门进去捉鹅。

    “鹅会咬人,你不怕吗?”百里长歌叫住他。

    “我是鹅的主人,怎么着它也不能咬我吧?”傅卿云话完,便看见临近篱笆的那只鹅脖子一挺冲了过来,他嘴角一抽,赶紧合上篱笆门。

    “喏,我怎么说来着?”百里长歌捧腹大笑,挑眉问他,“你刚才说小的时候我们去偷鹅被鹅群追着跑,有没有人被咬到?”

    傅卿云无奈答,“裴鸢跑得最慢,她被咬到,然后裴烬折回去救她,也被咬了,你,我和大小姐一看他们俩被鹅群咬,三人一起冲过去,结果全部被咬。”

    百里长歌一听乐了,“感情你说农户主人好心送的两只鹅是人家看我们一群人被咬了觉得可怜施舍的吧?”

    “应该是。”傅卿云见她乐,也跟着傻笑。

    “果真是小孩子。”百里长歌低声咕哝,“怎么就没见到叶痕被咬?”

    “他被你一亲吓哭了以后就再也不敢来了。”傅卿云扶额,“过了一年多才换了轻默公主来。”

    “那你说我明天抱一只鹅回去,叶痕能不能被咬到?”百里长歌起了坏心思。

    “那你得有那本事将鹅抱回去。”傅卿云指了指里面似乎感觉到了入侵者的气息,雄赳赳并排站着的三只鹅。

    百里长歌汗。

    叶痕小的时候应该长得跟嘟嘟差不多,但她实在是无法把叶痕被吓哭那个吊炸天的姿势安插在嘟嘟那个混小子身上。

    “你怎么干站着,赶紧捉鹅啊!”百里长歌故意挑了挑眉,努努嘴望着里面蓄势待发的三大将军。

    傅卿云抿唇一笑,“刚才逗你一下,你还真以为我不敢捉?”

    百里长歌睁大眼睛,“难不成你敢?”

    再度揽了揽袖子,傅卿云推开篱笆门走进去,小心翼翼走到鹅身边蹲下摸了摸它们身上洁白的羽毛。

    仿佛他的手有魔力一般,那三只鹅果然片刻之后就耷拉下脑袋。

    傅卿云轻而易举就抱了一只出来。

    百里长歌撇撇嘴。

    果真是小瞧他了!

    回到外院,在地上铺了一层干草,傅卿云拿了菜刀开始杀鹅,动作一气呵成,一看就知道在武定侯府那几年没有白练。

    百里长歌在屋里帮他烧好了热水。

    傅卿云走进来,将早已掏干净内脏的鹅放在盆里洗净。

    百里长歌将桂皮,八角,甘草等上好的调料放在布包里扎好口投入准备好的一锅清水中煮沸。

    这个时候,傅卿云的鹅也洗好了,她接过,将一整只鹅放进锅内看着煮。

    傅卿云见她额头上有细细密密的汗珠,他擦了手拿来干净的帕子想替她擦拭。

    百里长歌察觉到,缓缓伸手从他手中接过帕子,扯了扯嘴角道:“我自己来,灶边热,你快出去歇一会儿吧!”

    “你都不怕,我怕什么?”傅卿云勉强笑笑,蹲下身朝灶膛里添柴。

    百里长歌擦了汗,将帕子放在一边,目光又掠向锅里,鹅熟了以后用筷子小心翼翼取出来放凉,她刀功极好,成功脱出四柱鹅骨将鹅肉剔出来切成方块,加淀粉拌匀。

    傅卿云几次想帮忙,都被她遣了出来。

    他无奈,走进房间将一早准备好的蜡烛拿到外面装了黑土的那个花圃一个圈放好,然后用火折子将所有蜡烛点燃。

    外面沉黑的院子顿时大亮,火光煜煜的蜡烛将花圃里含苞欲放的天香牡丹衬得娇贵无比。

    百里长歌将鹅肉和鹅骨炸好摆盘,又倒了调料淋在上面端出来的时候,傅卿云正蹲在花圃边小心翼翼地点燃一支不小心熄灭的蜡烛。

    “你做什么呢?”百里长歌觉得好奇。

    “有人跟我说,这样看天香牡丹最好看。”傅卿云站起身,看到她端着两大盘皮脆肉嫩的烧鹅出来,不自觉地吞了吞口水,揶揄笑道:“很多年没有吃过你亲手做的东西了。”

    “那你今晚定要吃个够。”百里长歌笑着将盘子放到石桌上,她之前在皇宫吃过些东西,本就不饿。

    “两盘,我们一人一盘吗?”傅卿云洗了手走过去坐下,看向盘中的烧鹅时面上满是欣喜。

    “我方才在皇宫里用过饭,吃不了一盘。”百里长歌转身回屋拿了一个小盘子出来,将自己那一盘拨了一半递到他面前,笑笑,“我本就不饿,现在做个陪客。”

    时隔多年吃到百里长歌亲自做的东西,傅卿云自然高兴,他笑道:“此情此景怎能没有美酒呢?”

    说罢他站起身回屋拿了小铁楸出来走到院中桃树下轻轻刨。

    百里长歌明白了他的意图,从花圃边端起一支蜡烛走过去为他照亮。

    傅卿云回过头对她笑笑,继续刨。

    不多时,浅坑中露出一个酒坛。

    傅卿云放下铁楸,轻轻将酒坛放了出来。

    百里长歌看了看这棵桃树,又看了看傅卿云抱着的酒坛,蹙眉问他,“我以前是不是也在这附近埋过什么东西?”

    “埋过。”傅卿云仔细想了想,“我们一人埋过一个酒坛,你的和我的都埋在这棵桃树下。”

    “不对。”百里长歌摇摇头,“我怎么感觉埋的不是酒坛,而是别的什么东西,地点也不是这棵桃树,你快帮我想想,我当年到底埋了什么东西?”

    “没有了。”傅卿云很肯定地说:“从头到尾,我们就只埋过酒,除非……”他眸光闪了闪。

    “除非什么?”百里长歌追问。

    “没什么。”傅卿云回过神,笑着摇摇头,“连我也记得不大清楚了。”

    百里长歌有些郁闷,她敢肯定自己小的时候一定在这附近埋了什么东西,只不过她如今记不得了。

    “回去喝酒。”傅卿云挑眉,抱着酒坛回了石桌。

    百里长歌拿着蜡烛缓缓跟在他身后。

    傅卿云已经斟好了酒,看她有些漫不经心,他索性夺了她手中的蜡烛放在一边,催促道:“你不吃,我可要先吃了,待会儿凉了味道可不好。”

    “没事,你先吃吧,我再想想。”百里长歌对他摆摆手。

    傅卿云拿起筷子,却没有心思吃,目光看向百里长歌。

    她依旧抱着脑袋拼命回想,却没有一点头绪。

    “今夜很可能是我们独处的最后一个晚上,你可不能这幅表情。”傅卿云含笑说完抬起酒杯一饮而尽。

    百里长歌抬起头,借着烛光见到他如玉的面容染上几分薄醉,眸子里亮晶晶的,倒映出她发愣的样子。

    “你想通了?”百里长歌疑惑问道。

    “有今夜,足矣。”傅卿云悠远的目光掠向撒了几点星子的夜空,“但我回去并非放弃,你说得对,只有权才能决定命运。我知道你和他如今举步维艰,所以我更不能留在这里托你后腿,我要独立,要变强大,那样的话,万一将来你们陷入险境,还有我这个后盾。”

    百里长歌眼眶中有热乎乎的东西滚来滚去,但最终,她还是强压了回去,端起酒杯冲傅卿云一敬,“不管以后发生什么,你永远都是我的卿云哥哥,永远都是为我种天香牡丹的傻小子。”

    “你这丫头!”傅卿云好笑地低嗤,“我要永远是那个傻小子,还如何保护你?”

    百里长歌噗嗤一笑,“我说是,你就是。”

    “好,你说是什么就是什么。”傅卿云宠溺一笑。

    二人不再说话,埋头吃烧鹅。

    醇正的桃花酒配上美味烧鹅,二人一杯接一杯喝了不少。

    百里长歌有了几分醉意,不知怎的,看向傅卿云时突然就想到他这二十三年来在侯府连下人都不如的生活,想到姑姑抛弃他二十三年才来接回去,纵使以后锦衣玉食,恐怕也难填平这二十三年的漏洞了吧?

    他嘴上说不在意,可是被亲生父母抛弃这么多年再回去,有谁能真正做到轻易原谅?

    倘若不是为了以后能帮到她,他应该是坚持不会回去的吧?

    “卿云哥哥,要不,你还是留下吧!”百里长歌染了醉意的面容此时艳丽若云霞,她一笑,满院的沉黑似乎都散去。

    傅卿云被她晃了神,答应的话刚到嘴边,脑子顷刻间清醒了几分,他摇摇头,“我要做能与阿瑾并肩的顶天立地的男人,不想做你的包袱。”

    百里长歌抿唇,余光瞥见被微黄烛光照亮的花圃里,天香牡丹静静盛开。

    醉意瞬间散去,百里长歌霍然直起身子,指着那处,“天香牡丹开花了!”

    傅卿云闻言偏过头,就见到花圃里方才还含苞欲放的那几株天香牡丹已经缓缓张开花瓣,血红的颜色妖冶艳丽,仿佛开在三途河边的彼岸之花。

    在烛光的衬托下,花瓣如同熟睡中的婴儿伸了个懒腰,不疾不徐地分裂成两朵并蒂。

    烛光闪烁,花开灼灼,芳香四溢。

    不过眨眼的功夫,花瓣无风往下落,飘在花丛中仿佛铺了一层锦毯。

    “好看吗?”傅卿云含笑回过头问她。

    “真神奇!”百里长歌感慨,“我还是头一次见到这种东西,它应该只是叫了个‘天香牡丹’的名字,实际上和牡丹半分关系也没有。”

    “对。”傅卿云点点头,“因为太美太珍贵,所以人们给它取了这么个名字。”

    好久没有喝过这么多的酒,百里长歌没多久就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傅卿云收了盘子,小心翼翼地抱着她回到床榻上,替她盖好被子。

    熟睡的百里长歌容颜静谧,两颊微微薄红,绝美素净的轮廓柔和流畅,乌黑发丝似撒了朦胧光辉,润泽明亮。

    傅卿云看着她,心脏跳得有些快,从小时候去偷鹅被鹅群咬想到出府那年自己去送她,再想到她回府后对自己的百般照顾。

    他无声笑开,伸出修长的手指在她的面上描摹着她的轮廓,仿佛要将这一夜烙印进生命里。

    灯芯噼啪爆响一声,光影有些摇曳,百里长歌的容颜以在明灭不定的光影中显出朦胧美。

    这种不得全貌的感觉最能撩动人心。

    傅卿云站起来准备去挑灯芯的身子愣在原地,心跳再次加快。

    他俯下身,薄而莹润的唇瓣刚要触及到百里长歌的唇,她突然皱了眉头,嘴里喃喃道:“殿下别哭,我将这个东西埋下,倘若十五年后我们都还记得,到时候你娶我,我对你负责如何?”

    ==

    苍渊和叶轻默相继进城以后,走在最前面的叶痕突然踩着马背飞身而起,高绝的轻功掠过巍峨的城墙,向着方才的方向走去,到了之前栓马儿的地方,寻了一棵枝叶繁茂的大树靠睡在上面,妙目盯着天上零零散散的星子,一夜无眠。

    ------题外话------

    殿下反差萌有木有O(∩_∩)O~关于他们小时候的事,等正文完结以后,会写在番外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携子追妻王妃请回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叶染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叶染衣并收藏携子追妻王妃请回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