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携子追妻王妃请回家 > 第五章 恢复记忆(要戳哦)

第五章 恢复记忆(要戳哦)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闻言,叶天钰挑眉看向裴烬,“裴世子你可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微臣很清醒。”裴烬垂着头,语气无比坚定。

    叶天钰轻笑一声,“你别忘了自己是工部侍郎,你的职责是辅佐工部尚书管理全国土木兴建之制,器物利用之式,渠堰疏降之法,陵寝供亿之典。”

    裴烬冷静道:“微臣知晓自己的职责,但也没忘了我还是广陵侯府世子,作为军侯世家的继承人,国有难,理应献出一腔热血挥洒于战场。”

    叶染衣一听便皱了眉,转过身来瞪着他,“裴烬,你这是在找死么?还是你舍不得本公主想追随我而去?我告诉你,战场不是校场演习,更不是你在这里动一动嘴皮子就能大获全胜的!”

    “长公主说得对。”裴烬淡淡抬起眼,“倘若国将不国,那么家何在?我身为广陵侯府继承人,身为大梁万千男儿中的一员,在外敌入侵时还什么理由能蜗居在这帝京城坐井观天?”

    “你!”叶染衣一时语塞,突然眯起眼打量着这个丝毫不会武功弱不禁风的世子爷。

    “皇叔,你看……”叶天钰再一次犯难。

    叶痕淡淡瞥了裴烬一眼,“既然裴世子态度坚决,那么随大军出征也无不可,出发之前,臣会安排好工部的一切事宜。”

    叶染衣一听赶紧道:“皇兄,裴世子说得一点没错,先有国才有家,我无论如何都做不到心安理得坐在帝京城等消息,请让染衣跟随皇叔去北疆。”

    叶天钰扶着额头又思忖了许久才开口道:“好,朕应允你去北疆,但前提是五万虎威军和五万黑旗军都得由皇叔这个神武大将军统领,染衣你作为副将,一切都要听从皇叔指挥,切不可一意孤行,否则让朕知道,朕便派人将你从北疆拉回来。”

    “染衣遵旨。”咬了咬唇,叶染衣赴跪下去谢恩。

    ==

    “喂,你去北疆做什么?”出了龙章宫,叶染衣不解地盯着裴烬。

    裴烬远目,望着天边飞过的一只孤鸟,不屑道:“听闻长公主只会纸上谈兵,我自然是去看你笑话的。”

    叶染衣闻言“嘁~”了一声,将头撇向一边,“本公主可不像某些人一辈子没碰过兵器,没见过战火连天,小心到时候吓得尿裤子做了逃兵第一人。”

    裴烬很认真道:“我若是做了逃兵第一人,那你就是给逃兵指路的指挥使,谁的罪过更大?”

    叶染衣怒极,瞪着他:“你胡说什么?”

    裴烬挑眉,“那天在金殿,你那么巧刚好出现又刚好带了户部尚书的公子,还几次三番提醒我,你不是舍不得我死那是什么?”

    “你脑袋被门夹了?”叶染衣无语地看着他,“笑话,本郡主若不是重情重义为了报恩,你以为我吃饱了撑的会冒险帮你解围?”

    裴烬没答话,看着她笑得意味不明。

    “你,你这样看着本公主什么意思?”叶染衣眸光有些闪躲,她强行扭过头。

    “我笑你口是心非。”裴烬弯唇一笑,带出几分邪肆,与他一贯的温润形象大相径庭。

    叶染衣冷哼,不打算再理他,加快脚步朝着宫门口走去。

    叶痕跟在这二人身后,若有所思,见叶染衣走远他才道:“本王要去一趟景阳宫,就此别过。”

    话完转了个方向,刚走出两步,裴烬突然唤住他。

    “有事?”叶痕没转身,语气颇淡。

    裴烬斟酌片刻,低声道:“当夜皇上听闻西陵军攻打北疆病倒的时候,百官们纷纷要求要面见皇上都被皇太孙以皇上需要静养给压下了。”

    “所以?”叶痕目色闪了闪。

    裴烬凑近他,更加放低了声音:“所以我觉得你这个时候去不一定能见到无上皇。”

    “难不成本王去了一趟百草谷回来就连见生父的权利都没有了?”叶痕嘲谑一笑,大步前往景阳宫。

    这里是太祖皇帝建国时建造的宫殿,至今已经沉寂百年,若不是艳丽的太阳照射进来,叶痕几乎怀疑自己到了冷宫。

    宫墙上刚刷新不久的朱漆掩盖不住历经百年的腐朽,至今能见斑驳脱落的痕迹,被雨水冲刷干净的青石地板缝中间隐隐有除过杂草的痕迹。

    每走一步,叶痕的心都会寒凉一寸。

    外界传言,无上皇甘愿退位移居至太祖皇帝的景阳宫。

    可……事实真的是这样吗?看着眼前冷清至极的宫殿,叶痕便想起当年手腕铁血的梁帝,他手下的北衙禁军每次一出现在坊间街道上都会让百姓闻风丧胆。

    如此要强的一位帝王怎会甘心退位让皇孙荣登九重?他又怎会放着华丽恢弘的龙章宫不住移居到空寂百年的景阳宫?

    “什么人?”

    一声厉喝过后,四周出现了两个武功高强的隐卫,手臂一横,面无表情盯着叶痕,“皇上有旨,无上皇病重,需要精心调养,任何人不得出入景阳宫!”

    “你们瞎了!”叶痕的面色瞬间冰冷下来,“是谁给你们的胆子敢阻拦本王?”

    “晋王殿下请恕罪。”那二人对看一眼,突然齐刷刷跪在地上,“皇上吩咐过……”

    “滚开!”叶痕一脚踢开那二人,不由分说便要朝着内殿而去。

    “皇叔。”

    景阳宫大门外突然传来叶天钰温和的声音,他一身明黄龙袍,在这凄清宫殿里显得流光溢彩,华丽异常。

    负手进了门,叶天钰皱眉看了跪在地上那二人一眼,突然大怒,吩咐后面的人,“竟有眼无珠到连皇叔也敢阻拦,来人,把这二人拖下去斩了!”

    话音刚落,立即有四五个禁军走进来将那两个黑衣隐卫拖了下去。

    叶痕停了脚步,转过身来似笑非笑看着叶天钰,“据我所知,这些隐卫都是当初你身为皇长孙时在东宫亲自培养的,想必花了不少功夫,如今两句话就要处死两个,皇上不觉得心疼么?”

    叶天钰轻笑,“不过是两个隐卫的命而已,哪里比得上皇叔的名誉来得重要?”

    话完瞄了一眼景阳宫正殿,又问:“皇叔这是准备来看无上皇爷爷么?”

    叶痕嘴角浮现一丝笑,“皇上若是觉得臣来这里散散步也无不可,毕竟这景阳宫空寂了将近百年,清幽得很,正是这皇宫里散心的绝佳之地。”

    叶天钰面色微僵,随后笑开,“皇叔可真幽默,无上皇爷爷便住在这座宫殿里,寻常人哪敢过来散步?”

    “皇上说得对。”叶痕莞尔,“寻常人自然是不敢来的,但本王是无上皇的亲生儿子,过来看看他不犯法。”

    “自然。”叶天钰赶紧道:“刚才的事是个误会,朕已经让人处斩了那两个有眼无珠的庸人,还请皇叔不要放在心上才是。”

    轻笑一声,叶痕再不说话,抬步进了大殿。

    叶天钰跟随时交代了两句便跟着叶痕进了大殿。

    无上皇似乎病得很重,如今午时过后都没能起来。

    叶痕来到内殿的时候,见到床榻边摆放着精致的饭菜和上等香茗,但都没有动过。

    静妃看守在床榻前,时不时捏了巾布给无上皇擦脸。

    “父皇一直都这样吗?”叶痕心下一沉,疾步走了过去。

    静妃听到叶痕的声音,回过头来见到叶天钰也跟在身后,她干脆站起身来。

    “给太皇太妃请安。”叶天钰福了福身子。

    “皇上不必多礼。”静妃面上划过一丝局促,赶紧端了铜盆就往外面走去。

    叶痕见到无上皇的样子,深深皱了眉头,转而看向叶天钰,“不知皇上可有让太医为无上皇仔细看过?”

    “自然是看了的。”叶天钰面色颇为无奈,“所有的太医都说无上皇爷爷这是丹药中毒,且毒性已经扩散至五脏六腑,根本无药可救。”

    “无药可救?”叶痕看着他,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个月前驾临晋王府参加他婚礼那个神采奕奕的皇帝竟会在一夕之间达到无药可救的地步!

    叶天钰颇为了解叶痕,从他这个眼神已经读懂了许多东西,他不紧不慢地偏过头,解释,“无上皇爷爷服食丹药已久,再加上西陵军突然出兵,导致他一时没有承受住,所以……”

    “我知道了。”叶痕突然冷静下来,挥手道:“还请皇上出去一下,我想单独看看父皇。”

    叶天钰眉头一皱,不解地看了一眼叶痕,声音沉冷,含了警告意味,“皇叔,你可别忘了当年是谁让你一夕之间从高高在上的亲王沦为叛逆皇子,属于你的那支风凌军全部被打散重新编制,而如今又是谁让你官复原职,有机会为国征战!”

    “皇上这是在和我算账么?”叶痕撩起凉薄的笑,“还是在提醒我要时刻记得你的恩惠,拜倒在你脚下对你感恩戴德?”

    “皇叔你!”叶天钰呼吸一窒,闭了闭眼睛才缓过神来,“朕是为了你好。”

    “谢过皇上。”叶痕颔首,又扬眉看着他,“那么,皇上能否出去了?”

    叶天钰不甘心地咬了咬牙,最终缓步走了出去,带着来时的那群宫女太监一路前往龙章宫。

    叶痕静静坐着,看床榻上的人面色青灰,眼窝深陷,瘦骨嶙峋,与他离京时判若两人,褪去帝王威仪,此时躺在床榻上的,不过是个年华垂暮的老人罢了。

    叶痕眸光一瞬不瞬地看着他,仿佛陷入了长久以前的回忆里。

    自记事起,父皇就从来没有给过他好脸色,虽然他是所有皇子中最小的,却从来没有享受过被父亲捧在手心里疼宠的感觉。

    他不记得母亲是怎么死的,但宫人们都告诉他母妃死于疾病,她生前很善良,在宫里人缘极好。

    没有母亲的他在这宫中举步维艰,三岁那年,永昌向父皇提议把他过继到宁贵妃名下。

    宁贵妃是个艳华娇宠的女人,虽然待他不错,可他就是不喜欢接近她。

    那些年,无论他做什么,对的错的,父皇都会用最严厉的方式惩罚他,似乎从来没意识到这是他最小的儿子。

    没有母妃庇护的他,在宫里行走时眼眶里常常含泪,父皇大概是觉得自己儿子众多,所以从来不顾及他的感受,错的是错的,对的也是错的。

    小时候的不重视,到十六岁那年的晋王府邸失火,再到前不久的帝陵石门落下。

    一桩桩、一件件都在宣告着父皇对他无止境的排斥。

    而现在,因为怀疑他身份而屡次狠辣出手的亲生父亲再也没有机会继续试探他,安静地躺在床榻上,甚至连掀开眼皮都极其费力。

    叶痕内心酸涩,不知道该用什么语言来形容此时的心境。

    叶南弦似乎感应到了他的心境,在眼睫轻微动了几下以后缓缓睁开眸,一眼见到守在床榻前的叶痕,他很激动,形同枯槁的手撑着床榻就要坐起来。

    “父皇,您要有什么话就躺着说,儿臣能听得到。”叶痕轻轻摁住他的肩膀,让他再度躺回去。

    叶南弦嘴巴抿成一条直线,唇角还是忍不住抽搐,浑浊的老眼内不过片刻已经泛起泪花,他一瞬不瞬地看着叶痕,唯恐下一秒小儿子就会从眼前凭空消失再不能见。

    “景润……”叶南弦微微冰凉的手指突然伸过来拉住叶痕的手,声音沙哑干涩得厉害,如若不仔细听,根本听不到他到底在说什么。

    “父皇你说。”叶痕将耳朵凑近他。

    “我,对,对不起你。”叶南弦嘴巴一张一合,声音细弱蚊蝇,叶痕几乎听不到,只能根据他的唇形来判断猜测。

    叶南弦继续道:“无奈我……生在帝……帝王家,可我这辈子只爱……爱过雪婵一个人,带她回宫以后我让人去查才知道她是语真族凰女,早已成过婚,所以我怀疑你并非我亲生,还囚禁了她,然而在不久前皇后殡天时,我下第四道圣旨封禁永宁巷放她走的时候,无意中发现了她的守宫砂还在,我才知道那个人不是雪婵,雪婵早已经回到了语真族,后来让人改造石门,我只是想利用你在生死一线时逼雪婵现身,然而事实上她恐怕早已记不得我,记不得自己还有个儿子,又怎么可能会现身呢?原以为服食丹药得长生,就能在有生之年再等到她,可我还是期望太高了。”

    叶痕心里一堵,红着眼眶问他:“那你试探了我这么久,可得出了结论?”

    “你是我的亲生儿子。”叶南弦看着他,老眼内泪光晶莹,“这些年……是为父没有照顾好你,在你请婚的那天晚上,我亲自拟了一份圣旨,就当……就当是我给你的大婚贺礼,你可一定要好好珍藏啊……这大梁的江山,我……我再也管不了了。”

    “圣旨在哪里?”叶痕看着他逐渐阖上的眼眸,终于忍不住落下泪,跪在地上痛哭:“父皇——”

    大梁皇朝永平四十三年,帝驾崩。

    执掌江山四十载,他凭借铁血手腕和手下一支谨遵帝令的北衙禁军换得太平盛世。

    长达二十年的试探,为了一个女人。

    长达十年的隐忍,为了一举铲除他的同胞亲妹妹。

    他这一生,没有一天真正为自己活过。

    德瑞皇后和昭顺贵妃同一天薨,年迈的帝王因服食丹药中毒至深无力回天。

    大梁的新王朝就在安王被流放,成王前往藩地同州,晋王带孝出征之下缓缓拉开序幕。

    ==

    收到消息的时候,百里长歌作为大祭司亲自邀请的谋士许彦正坐在华丽的马车内前往南豫。

    “先生,你说这人怎么说没就没了。”魏俞今天难得的伤感起来,想到自己那年迈的叔叔,他便有些哽咽,“先帝驾崩,我叔叔还不知怎么样了呢!”

    “你小子今日怎么这么多废话!”百里长歌手里捧着一本书,却在听闻“叶痕带孝出征”这六个字之后再也看不进去。

    先帝无情,可叶痕是个孝子,对于自己的亲生父亲,他做不到叶天钰那般六亲不认,纵使梁帝这一生带给他的只有痛苦,在梁帝闭上眼那一刻,他的心必定是痛极的吧!

    将书合上扔到书架,百里长歌彻底没了心思,靠在轮椅上神情恍惚。

    魏俞半晌没听到里面传出声音,担心百里长歌出了什么事,连忙唤道:“先生,您没事吧!”

    “你别吵,我睡一会儿。”百里长歌扔给他一句话以后就靠在椅背上睡着了。

    这一觉,她睡得深沉,也睡了好长时间。

    那些从前被尘封了的回忆像千丝万缕的绣线一针一线织出完整的画卷在她脑海里交替回放。

    ……

    ……

    “师父,这棺材里的是活人!”

    十六岁那年,她第一次跟随师父出谷实践,义庄里摆放着一具染了黑漆的棺材,她觉得好奇,便推开了顶盖,却没想到看到刚好对上满脸污渍的少年一双墨黑的眼睛,那双眼明亮异常,里面充斥着*的光芒。

    那是对于生存的*,燃烧着生命的能量。

    救了他,将他带回百草谷,自始至终他都不曾开口说话。

    “喂,你是聋子还是哑巴?”百里长歌不满地撇撇嘴,这人也太不领情,太不懂感恩了!

    少年懒懒地瞥她一眼,紧抿的唇瓣始终未曾开启。

    那一年,距离她在郊外亲了他十二个春秋,他未曾忘记过要杀了她,她也未曾忘记要扑倒他。

    只不过,相隔十二年再见,彼此之间隔了外人看不懂的东西。

    比如,他不说话的时候实际上正磨牙想着如何将这个女人大卸八块。

    又比如,她吃东西的时候实际上正在盘算要用何种姿势才能让他心甘情愿躺在身下。

    是以,每次一见面,这两人的眼神交流势必火花带闪电。

    他冷冷一瞥,杀气十足。

    她媚眼一抛,风情万种。

    “喂喂喂!你个死丫头踩到老子了!”玄空一脸暴怒死盯着百里长歌,“矮就矮,老子也看了这么多年,你至于把我当作垫脚石增高与他比气势?”

    老头学习能力很强,立即鄙视她:“用你的家乡话怎么说来着,装x!”

    百里长歌满心都是泪,找到这么个喜新厌旧的师父她真是踩了八辈子狗屎运!

    “我警告你,最好别靠近我三尺之内,否则我就把你撕了!”那个时候的叶痕,活像一座冰山。

    她点头如捣蒜,“好呀好呀,那么请问你是先撕衣服呢还是先撕衣服呢?哪种布料比较好撕,你说,我这就去换。”

    他:“……”

    大概是由于自幼没在母亲身边长大的缘故,他除了高冷之外还有些多愁善感,常常会轻功飞到一线雪山上坐在雪堆里往下远眺,一看就是一整天。

    她的轻功与他不相上下,所以很轻易就能飞上来找到他。

    “你坐在这里看什么?”她问得热情。

    “与你何干?”他答得欠揍。

    她也不恼,神秘兮兮地抱出从老头那儿偷来的好酒,自顾自喝起来。

    他闻见了香味,抿了抿唇,却不会与她开口。

    “想喝么?”她眨眨眼。

    他移开眸,眼风都带着不屑。

    喝到一半的时候,他终于忍不住偏过头来直接伸手把酒坛子夺过去。

    “喂喂喂!你讲不讲理的?”她微恼,蹙眉瞪着他,“刚刚不是不想喝么?”

    “我没说不想喝。”他的语气一如既往地欠揍,“只不过想让你试试毒而已。”

    “叶痕!”她暴怒,站起来大吼,“你别欺人太甚!”

    他懒懒抬眼,“只许你在小时候欺负我,不许我在长大后欺负回去?”

    她一听,当即愣了。

    这么个冰山似的人竟然还记得十多年前的事儿?

    难怪他整天看自己像在看宿世仇敌。

    “那都多少年了,你怎么这么爱记仇?”她突然笑了,全身肌肉抽搐险些背过气去的那种笑。

    他见状,眉头皱得更深,“你要再敢笑,爷就把你从这里扔下去!”

    “哎哟喂大爷,您讲讲理。”她坐过来,却还是忍不住想笑,“十多年前我还小,哪里还记得这么多事,再说了,当年大家都还是小孩子,便是我真的如何欺负了你,你一个大男人也不应该和我一个弱女子这么计较啊,否则要是传出去,大爷您的脸往哪儿放?”

    他见她靠近,赶紧往旁边挪了挪,与她保持三尺之距,周身的寒气堪比屁股下坐着的雪堆。

    玄空所属的门派里弟子众多,因此她也有很多师叔师伯,但她一直不知道他们是什么门派,为什么连拈花这种花和尚都给收了。

    百里长歌只知道玄空会在每个月固定的日子里出谷,一去就是好几天。

    玄空一走,她便有数不胜数的机会整治他。

    百里长歌厨艺极好,玄空在的时候都是她做饭,玄空一走,她就开始偷懒。

    然而叶痕那个时候根本不会做饭这种技能。

    她永远忘不了他因为不甘心求她而自己动手把厨房烧了半边,把小狐狸吱吱吓得乱窜那一幕。

    黑着脸摘去头顶上的菜叶,他紧抿着唇瓣,一步一步挪到她房门口,用极不情愿的语气说了两个字:“饿了。”

    彼时百里长歌正在房里研究玄空的宝贝草药,听到这个声音时呆了一呆,然后抬头,就见到他一脸无措地绞着衣袖,与情窦初开的男孩见到心仪女子时的神情没什么两样。

    她眉梢高扬,侧过耳朵来,“你刚刚说什么?我没听清。”

    垂下眸,他似乎斟酌了好久,又抬起眼看她,“你想不想吃饭?”

    “不想。”百里长歌伸了个懒腰,“刚才吃过了。”

    吱吱这只馋嘴狐狸却出卖了她,三两下窜到他脚边用狐狸眼友好地表达了它肚子饿的信息。

    百里长歌骂了一声猪队友后气呼呼站起身去了厨房。

    然而厨房早就被他烧了,没法做饭。

    她无奈地耸耸肩,“这下我可没辙了。”

    他二话不说轻功跃下飞崖在深水潭里抓了两条大肥鱼顺便摘了岸边的荷叶拿上来扔给她。

    吱吱一见到鱼,馋得直流口水,百里长歌鄙视它一分钟后找来干柴架火烤鱼。

    她特地在香料里加了孜然,以至于他吃了一条以后绞着手指挣扎半晌才又默不作声飞下去抓了两条上来。

    “喂!你把我当成仆人了?”百里长歌很不乐意,这是请人帮忙的态度?不愿意以身相许也就算了,一个“请”字怎么着也得说出口吧!

    “这一次,我来烤。”

    隔着火光,她看见他眼眸亮如星辰,仿佛义庄初见时盛满生的*那一幕。

    她回过神时,他已经烤好了鱼,顺手拿了她的香料撒在上面,吱吱一条,他一条。

    厨房被烧,始作俑者的叶痕理所应当去修缮,恰巧老头儿回来看到这一幕,二话不说一个脑瓜崩就往她头上招呼。

    “死老头,你的心是不是长偏了?”百里长歌一脸不满,“厨房是他烧的又不是我烧的,他去修缮天经地义,你凭什么弹我脑瓜崩!”

    “谁叫你偷懒?”老头儿义正言辞,一边捣鼓他带回来的幼苗,一边嘴里不停嫌弃她:“我才离开这么两天你就懒成这个样子,要是我一年半载不回来,你还不把厨房放得长毛?”

    “厨房倒是不会长毛。”百里长歌摸着下巴,“吱吱这两日倒是长了一身好毛,老头儿,我跟你商量一下呗……”

    “滚一边儿去!”多年的相处,老头儿对她了如指掌,嗤道:“你要打吱吱的主意想薅它的毛自个儿跟它商量去。”

    “吱吱你过来!”百里长歌一本正经对着外面吃饱喝足正在晒太阳的红狐喊了一声。

    吱吱抓了抓耳朵,装聋。这两日认了新主人,才不理她。

    百里长歌无奈,只能捏肩又捶背伺候着玄空,“老头儿,你每个月都有那么几天要出谷,莫不是你也有生理期,为了不在我面前丢脸所以躲得远远的?”

    玄空早已听惯了她那些新鲜词汇,当即反应过来是什么意思,蹙眉又给了她一个脑瓜崩。

    “嘶——”百里长歌揉着脑袋上的包咕哝,“有就有嘛,我又不会嘲笑你,干嘛此地无银三百两!”

    厨房修缮好,她便成了百草谷的专用厨娘,偏老头儿和叶痕口味不一样,比如老头儿要吃水晶冬瓜饺,叶痕偏要吃仙人脔。

    于是她在包完饺子以后还得跑到羊圈里挤、奶,每次都累得半死。

    长此以往,百里长歌全身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要革命。

    “喂,你还是不是男人!”她在挤羊奶的时候,他站在外面若无其事地看着。

    百里长歌头一次觉得脸红,偏这个男人根本没有要离开的意思,她大怒,抬起头来就冲着他大吼,“有种过来帮我!”

    难得叶大爷一句话没说直接走进来。

    百里长歌摘了手套坐在一边休息,眼尾却无意中瞥见他白净如玉的脸上早已红成一片。

    忍不住“噗嗤”笑出声,百里长歌捂着肚子看他那尴尬的样子,仿佛回到了十二年前她亲他那一次。

    见她笑,他索性不干了,急急忙忙离开,还“很不小心”地把她挤好的半碗羊奶给踢翻。

    百里长歌霍然起身指天骂:“丫的,今晚谁都别想吃饭!”

    冬天的时候,百草谷因为地势关系冰雪覆盖,极冷。

    她是天生的手脚冰凉,离了暖炕就无法入睡,偏那几日生理期,小腹胀痛再加上全身寒凉,致使她下不了床,最多只能披着被子坐在暖炕上喝药。

    很不巧,那一次量大,弄到了锦褥上,老头儿煎了药让他送进来的时候刚好看到了,也不只是嘴笨还是故意的,他在转身之前指着被血染红的锦褥颤颤道:“你流……流产了。”

    百里长歌一口苦涩的药汁喷出来然后看着他哭笑不得,“你的骨肉。”

    叶痕:“……”

    她明显看到他黑了脸,皱了眉,然后冷哼着出了门。

    这一次生气的时间持续性强,一连半个月,他再也不进她的房间,也不同她说话。

    “老头儿,叶痕那小子是不是脑袋被门夹了?”百里长歌跑去问玄空。

    玄空眯着老眼观察了半晌,道:“我看是被驴气的。”

    百里长歌觉得自己当初就不该跟着大小姐来这破地方然后还莫名其妙被老头儿收为徒弟,她是军医,军医好么?他偏不教她医术,反而整日给她补习验尸。

    “老头儿,你整日里验尸长验尸短的,有没有尝试过解剖尸体研究?”

    “哦?”老头儿显然不太懂,挑眉等着她往下说。

    “你等着,我去抓两只动物来给你做解剖实验。”她打了个响指轻功跃下飞崖径直出了大门前往山林捕猎。

    无奈天太冷,她受不住找了个山洞点了火堆一烤就是一整天。

    第二日出来的时候在树林里见到全身冻得发紫的叶痕瑟缩在树脚,眼睛却不敢合上,似乎在找什么东西。

    她蹲下身,想确认一下他死了没,却不料他直接勾过她的脖子,已经冰冷的唇瓣直接覆了上来。

    那一瞬间,百里长歌觉得天旋地转,比喝醉了酒还要头晕。

    他的动作很生涩,却带着不容拒绝的霸道,似乎要将她整个人都揉进他的骨血中。

    一吻罢。

    她皱眉大怒,“你干嘛要非礼我?”

    他只回答了险些让她撞墙的四个字,“我冷,取暖。”

    “如今老头儿不在,你信不信我直接把你……唔……”她的话没说完,他再度含住她的唇瓣,这一次,少了些许之前的霸道,多了小心翼翼和温柔缱绻。

    长这么大,还是头一次遇到这么大的阵仗,虽然她每次都说要扑倒他,但从来没有一次是真的,然而这一次他似乎玩大了,吻上就不准备放开。手还不安分地往她厚实的棉袄里钻。

    “喂!”她用力推开他,迅速拉拢衣服,黑着脸一本正经道:“你要是再敢胡来,我就在这里办了你!”

    回答她的是他两眼一闭轰然倒地的声音。

    原以为他在装,喊了半天也不见反应,她走过来一看才知他发了高热。

    于是百里长歌背着他在这满是积雪的深山老林中穿梭,约摸天黑才半死不活赶到百草谷。

    “死丫头,说好的解剖实验呢?”玄空对于她失败而归很是鄙视。

    百里长歌将背上的人扔过去,“就他吧!”

    “我要是解剖了他,你舍得?”玄空眉梢高扬,一脸的不怀好意。

    “我不舍得,留着能吃么?”百里长歌抛给他一记白眼。

    在这冰天雪地里还发了高热,叶痕好几日没有醒过来,百里长歌几乎是衣不解带的坐在他房里照顾他。

    原以为这丫的会给个好脸色,没想到她劳累了这么多天好不容易趴在他床边睡着就被他给摇醒。

    揉了揉惺忪的睡眼,百里长歌不满地盯着他,“叶痕你还有没有良心,照顾你这么多天我容易么我,好不容易睡个觉也不得安宁,招谁惹谁了我!”

    他开口的第一句话她记了一辈子。

    “告诉我,你流掉的那个孩子是谁的?”

    百里长歌找了根丝线,生无可恋地看着他,“我死后,记得把我的骨肉,哦不,我的骨灰找个风水宝地给埋了。”

    他很不解,“难道让你开口就这么难,以至于你宁愿寻死?”

    她热泪盈眶,“大爷您能不能别这么实诚?不知道人艰不拆么?”

    他抿唇,“难道我说的不对?”

    再度生无可恋,百里长歌捏了捏眉心,“我又不是你的谁,怀了谁的孩子与你有关么?”

    “当然有关!”他磨牙。

    百里长歌眸光一亮,“你终于发现我的好,终于意识到自己喜欢我了?”

    他面无表情道:“我只是觉得那人定是个瞎子,需要你师父好一番医治而已。”

    太伤自尊了,百里长歌这一次是真的生气了。

    她生气的后果很严重,那两男一狐全都没饭吃。

    饿瘦了一大圈的吱吱每天爬到她床榻上来献媚,百里长歌油盐不进,乖乖睡着两耳不闻窗外事。

    玄空很无奈,对于两日都啃饼的他来说无异于活在油锅中被煎。

    “你怎么她了?”又啃了一口饼,玄空无奈地盯着因为炒了两盘焦菜而弄得满身油烟的叶痕。

    “我……”叶痕垂下头,“我看见她流产了。”

    “噗——”一口碎饼喷出来,玄空机械地站起身,不断摸着怀里吱吱的脑袋,“我们不认识这货。”

    百里长歌肯起床去厨房做饭是因为拈花的到来。

    每次这和尚一来就会给她讲外面的很多事,为了打探消息,她不得不迎合拈花的口味做了一大桌子菜,还把老头儿窖藏多年的好酒搬出来给他喝。

    “小师叔,我为你物色了一个资质上乘的弟子。”百里长歌抱着酒坛乐呵呵走过来,眼风一直往叶痕那边扫。牙根直痒痒,这个男人太毒舌,干脆送他遁入空门打一辈子光棍!

    拈花顺着她的目光一看,顿时摇头,“这个不行,长得太惹眼,我若是收了他做徒弟会砸了招牌的,到时候红袖楼的姑娘哪里还会念着我?”

    百里长歌无语一分钟,“那你这次来给我带了什么好消息?”

    “唔……”拈花眯着眼睛想了想,“皇帝纳妃子算不算?”

    “你吹牛的吧?”百里长歌显然不信,“梁帝都五十几岁的人了还会纳妃?”

    叶痕竖直了耳朵仔细听。

    拈花道:“一点都不掺假,而且我还告诉你那个被选中的女娃只有十五岁,刚刚及笄,据说是因为像极了皇帝以前的某位妃子所以被选进了宫里。”

    “啧……”百里长歌咂嘴,“梁帝这个丧心病狂的家伙,竟然连十五岁的女娃都不放过!”

    “只可惜这件事没成。”拈花故意卖关子道:“那女娃在半途被人劫走了。”

    百里长歌再次瞪圆了眼睛,“何方大侠如此胆魄竟然敢半路拦截皇帝的女人?”

    “这个嘛!”拈花瞅了瞅她怀里紧抱着的酒坛,“我也不知道。”

    “去去去,给你都给你!”百里长歌一把将酒坛扔给他,“这下你可以继续说了吧?”

    “那女娃呀!”拈花喝了一口酒大赞过后看着玄空一脸肉疼的样子笑道:“我也不知道在哪里,但有人传言就在帝京城,至于落在哪一家,我就不得而知了,毕竟我是佛门弟子,哪能打探女人的*?”

    百里长歌撇撇嘴,“依我看,那女娃全身上下哪里有一颗痣你都清楚得很。”

    ------题外话------

    亲们一直想看的回忆,一直想知道以前发生的事终于来了,吼吼,先甜后虐,这章最后提到的女娃有木有人猜到是谁?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携子追妻王妃请回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叶染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叶染衣并收藏携子追妻王妃请回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