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携子追妻王妃请回家 > 番外六 一寸相思一寸灰(上)

番外六 一寸相思一寸灰(上)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你真的要走吗?”

    “嗯。”

    “可……还有什么要对我说的?”

    “后会……无期。”

    ——

    她不见,他转身,留下岁月漫长,任记忆陪她厮守过流年——题记。(安如寒vs素琴)

    ……

    ……

    ……

    1、一望无际的黑暗中,有红莲灯盏渐次亮起,仔细一看,那灯盏中央的红烛竟似在滴血,妖冶异常,灼人双目。

    “姑娘请跟我来。”引路人是个上了年纪的老妪,一张橘皮老脸皱纹遍布,她穿着连帽长衫,宽大的黑色帽檐遮去了一双眼,说话的声音有种怪异的嘶哑,让人一听便觉毛骨悚然,她用左手打着灯笼,右手始终拢在宽袍广袖里。

    素琴并不是第一次来这个地方。

    但周遭的诡异环境还是让她心中瘆得慌。

    红莲灯尽头,有道大门挡住了去路,漆黑至极的颜色。

    除了两个铜环偶尔与大门碰撞发出轻微响声之外,周遭寂静得可怕。

    大门之上,挂有鎏金牌匾,其上三个血红的大字张牙舞爪——鬼门关。

    并非阴曹地府的那个“鬼门关”,而是真实存在于人间的“鬼门关”。

    不过想来,后者更可怕。

    老妪止住脚步,微微侧身,嘶哑的声音让素琴浑身轻微颤抖,“姑娘既然来过一次,那么便按照上一次的规矩,站到门边把你的来意说明,倘若绯书姑娘愿意见你,她自会打开大门。”

    绯书,“鬼门关”的主人,听闻她能生死人肉白骨。

    素琴向来是不信这个的,但半个月前她在东川与大梁交界处的苍茫山脚救了一个人,那人当时已经被雪狼攻击,全身是伤,奄奄一息。后来有人告诉她,“鬼门关”的绯书姑娘有逆天之能,可将一脚踏入鬼门关的人拉回来,只不过,代价有些沉重。

    可即便如此,素琴还是带着最后一丝希望来到鬼门关,以半只手掌的代价换得那个人一条命。

    然而那个时候她救他,并非出于感情,而是她要为姐姐素斐举办一场冥婚,那个男人,刚好符合算命先生所设的一切条件,所以,她必须救他。

    而这一次前来……

    “多谢婆婆。”素琴双手交叠于侧腹部冲老妪行了礼,她右手只有半个手掌,其上仅剩无名指和小指,看起来分外怪异。

    素琴抬头时不经意扫了老妪一眼。

    只可惜,那宽大的帽檐依旧遮住了她的双目,素琴并未能看清楚老妪的全部面貌。

    走到门边,素琴将两手放到铜环上,微阖眼睛轻声道:“还请绯书姑娘帮帮忙,这一次,我想要一种声音。”

    沉厚的大门在粗噶的声音中缓缓向里打开,入目是一片沉黑色或许可以称之为“水”的东西,上有青竹桥直通六角亭。

    亭子四周纱幔层层,偶尔漾起波澜,隐约可见里面小榻上斜卧着一位身姿窈窕的女子。

    上一次来,素琴也未曾得见绯书的真正面貌,但光是从这个轮廓,也不难想象里面的人该是何等倾城绝色。

    “你想要什么声音?”

    绯书开口说话,声线极其空灵,余音绕梁般久久回荡在耳膜深处。

    素琴隐约觉得这声音有些熟悉,却一时想不起来究竟在哪儿听过。

    “我想要……他梦里面那个女子的声音。”

    素琴垂首,每一个字都说得极缓,仿佛说快了下一刻那个男人便会消失一般。

    “呵——”里面传来绯书的低声冷嘲,“你可曾想过他梦里的是什么人?”

    “不知。”素琴摇摇头,“我只知道我想取代那个人,哪怕只是声音。至少,他看不见不是么?”

    那个男人,早在行走雪原的时候被刺伤了眼睛,得了雪盲症,大夫断言这辈子都不可能再复明。

    为姐姐举办冥婚的前一夜,她后悔了,因她察觉到自己喜欢上了那个倔强而固执的男人,他说他叫安如寒。

    “既然你想要那个人的声音,那便用你自己的声音来交换罢!”绯书广袖一扫,一张放了茶盏的小几冲破重重纱幔稳稳落在素琴面前。

    “老规矩,这是契约茶,喝了它交易达成。”绯书的声音毫无情绪,“不过我可得提醒你,倘若你交换来的这个声音无法打动他,甚至让他产生逃避的念头,那么你的整副嗓子都会损坏,从今以后你的声音将会难听如厉鬼嚎叫。”

    没来由的,素琴想到了方才引她进来的老妪,那怪异嘶哑的声音、被宽大帽檐遮住的双眼以及宽大袖子遮挡住的右手,周身的死气让人一见便心生胆怯。

    努力深吸一口气,素琴抬眼看向小几上的茶杯,里面的液体鲜红如血液,冒着腾腾热气,气味古怪。

    咬了咬唇,素琴毫不犹豫端起茶杯一饮而尽。

    ==

    2、春年已过,东川的边陲之镇却还沉浸在热闹的气氛中,青石板铺就的街道上,儿童追逐嬉戏,偶尔点燃爆竹,赶紧捂着耳朵躲到一旁探出脑袋来观看。

    茶楼里说书先生已经准备好丰富的素材糅合成一段段扣人心弦的故事,吐沫飞扬地展示着自己的口才。

    东南一角,坐着两个人。

    男子一身布衣素袍,长发如墨披于肩头,轮廓精绝,占尽风华,便是此时的面色有些苍白,却也掩不住他眉宇间与生俱来的轻懒幽魅。

    只可惜……

    他的双眼完全没有神采,死水寒潭一般泛不起任何波澜。

    坐在他对面的女子轻轻叹气,这微乎其微的动作却传入了男子的耳朵。

    “看来今日又听不到大梁那边的故事了,我们走罢!”男子摸索着桌沿站起身,声音稍显幽沉。

    女子默不作声,亦起身用左手去扶他。

    在他面前,她从来没有说过话。

    出了茶楼,男子脚步微顿,唇角微翘,“我似乎从来没听过素琴姑娘的声音呢!”

    素琴红唇轻抿。

    男子又道:“我隐约觉得,素琴姑娘该是会说话的。”

    “你……”素琴不觉出声,却在听到自己陌生的声音后立即住了口。

    男子闻言浑身一震,整个人僵在原地,许久之后喃喃出声,眼眶微红,“小师妹……”

    “我……”素琴有片刻怔忪,绯书曾问她知不知他梦里的人是谁,她答不管那人是谁,她只想取代她。

    却没想过,是他的小师妹?

    “走罢!”男子握紧了手中的探路竹杖,掩唇轻咳一声后迈出一步,背对着她,“姑娘既不便开口,如寒定不强求。”

    明明是句谦和有礼的话,素琴却觉得自己听闻之后从心底产生了惧意。

    他这样说,是否很怕听到这个声音?

    绯书说过,倘若他产生逃避之心,那么她的声音将会被收回,从今后变得犹如厉鬼嚎叫。

    那样的她,如何还会讨得他的喜欢?

    “安如寒!”素琴决定大胆一回,她站在原地,冲着远去的背影大喊一声,“你在躲避什么?”

    安如寒闻言停下脚步,他几乎能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在颤抖。

    这个声音……这个他梦里百转千回的声音。

    现实中只能逃避,梦境中不断回旋的声音……

    素琴怎么可以有!

    “你到底是谁?”良久过后,安如寒冷凝的声音传来,他并没有转身,因为即使转身也看不见她的样子。

    “我就是我。”素琴缓缓走近他,“当初在苍茫山脚救了你,将你带回来的素琴。”

    “不,这不可能……”安如寒呼吸开始紊乱,微摇着头后退一步,“你怎么会有她的声音?这不可能。”

    “这样不好么?”素琴用左手轻轻拉住他的衣袖,“我实现你心中的幻想,不好么?”

    素琴刚碰到他的时候,安如寒发疯了一般甩开她的手,踉踉跄跄转身,也不顾眼前的世界只有黑暗,跌跌撞撞往前走去,竹杖丢了尤不自知。

    “如寒你别这样。”素琴提着裙摆跟在他身后小跑。

    实际上,安如寒死命甩开她的手那瞬间,她是错愕甚至惶恐的,她根本想象不到什么样的女人会让他出现这样矛盾的情绪。

    梦里敢爱,现实逃避。

    “素琴姑娘……”安如寒突然停了脚步,颤声道:“我如今不过是一个废人而已,当不得你如此费心,从今后,你还是……”

    “别说了!”素琴高声打断他接下来的话,“无论如何,我都不会走的,你看不见的世界,我替你,你摸不着的四季轮回,我描述给你听,总归,我就在这里。”

    安如寒痛苦地闭上眼眸,那些不愿回想起的过往一幕幕于脑海中闪现,最后融合成两个字——姐姐。

    那个他倾慕许久的人,是他一母同胞的姐姐。

    骨血亲情,永世难改。

    “我不知道你之前经历过了什么,我只是不想你留下遗憾。”素琴从后面抱住他,“答应我,不要赶我走。”

    这个声音如此近,一字一句敲击着他的心脏。

    那些努力筑起来防护的冰墙似乎碎裂开一角,却也牵扯得心脏阵痛难忍。

    安如寒保持着最后一丝理智用手肘撞开她,“你走!”

    “理由?”她苦笑。

    他默了默,“我还在保留以前的那些习惯,或许是怀念又或许是舍不得放弃,但我清楚知道,那个人不是你。即便,你们有着相同的声音。”

    ------题外话------

    唔,如你们所见,这篇是灵异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携子追妻王妃请回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叶染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叶染衣并收藏携子追妻王妃请回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