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十里春风 > 第19章 十九珍珠

第19章 十九珍珠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文太后原本正与晋阳长公主说着话儿,乍然听到外边的声响,忍不住凝神听了一会儿,然后看向了芙蕖,开口不确定的问了一句:“可是晋安的声音?”

    芙蕖方才一直撩着帘子的一角偷偷看着外边的景致,自是看到了赵晋安一人一马那两道身影。而在看到那道身影的时候,她只觉得自己往外看的举止显然不太合适,若是被有心人瞧见,只怕以为她是在偷看着赵晋安。

    所以放下了帘子,端正的坐在了马车内。听到太后的询问时,芙蕖倒也不好不答,但只含蓄的答道:“芙蕖也不太清楚,只是听着声音,仿佛是三表哥的。”

    正说着,外边赵晋安的声音又传了进来:“皇祖母,待到了避暑行宫,安儿再与您请安,现下,安儿亲自护卫您的车驾。”

    “可不就是安儿吗?”

    文太后脸上露出了一个笑容,自己亲自掀开了马车帘子,往外看了一眼,看到那道黑色的身影时,满意的放下了车帘,对着身侧的宫女轻声说了几句话,只让宫女出了马车去传话。

    而在做完这些事情后,她又忍不住看向了晋阳长公主与芙蕖,笑道:“这晋安去了北海那么长时间,不想今日这般凑巧竟是让他给赶上了。不过这孩子也真是,也不回去先好好梳洗收拾一番,就直接风尘仆仆来赶咱们的车驾了!”

    文太后这般说着,目光里却带着别样的意味看向了芙蕖,笑的有几分特别。

    芙蕖低头未语,主要是听到了这样隐晦的打趣,她也不好说什么。

    唯有晋阳长公主闻言,抬了抬眼皮看向文太后,似真似假说了一句:“二皇子对您孝心多足啊,这不是刚回来,就赶着给您请安,唯恐让你们怪罪吗?皇子里,倒是他最有心,这些个场面礼节做起来,连太子都比不得!”

    “瞧你这张嘴巴说的,孩子好好的孝心,非得让你说的别有用心。”文太后不满的瞧了一眼晋阳长公主,目光又飘忽的落在了芙蕖身上,自己却也笑了一下,摇了摇头轻声道,“不过你说的倒也有几分话是真的,晋安这小子,一来便直接追哀家这车驾,这会儿更是围着不走了,连皇上那边都不去,可见咱们这车上,有什么宝贝呢!”

    芙蕖听着太后几乎是将话摊开来说的这番打趣,面上越发窘迫。晋阳长公主只嗤笑了一声,但并没有像方才那般继续开口说话,只懒洋洋的闭上了眼睛,一副闭目养神的模样。

    皇上的车驾离太后的车驾并不远,自是也听到了赵晋安的呼声,更何况,想知道外边的情况,皇上只需派遣一名小太监去打听,便可探听清楚。

    皇上坐在案几前,拿着御笔看着手中奏折,而袁贵妃坐在皇上身侧,替他研磨着赤红色朱砂御批。

    得了吩咐探听了消息回来的小太监跪在马车之外,轻声与皇上做了禀告。而皇上听完这番禀告后,合上了写完最后一笔的奏折,脸上露出了一个好笑的笑容,冲着袁贵妃开口道:“你说晋安这小子,也不回去好好梳洗一下,便来赶咱们的车驾。”

    “二皇子殿下孝心可嘉。”

    袁贵妃笑着说了一句。而皇上听罢这话,却是假意生气的说了一句:“这来了也不来咱们这头,感情这孝心,全在母后那边了!”

    不过,这边皇上刚似真似假的说完这么一句,却是立刻自己笑了起来,显然这会儿的心情也并不差。

    袁贵妃瞧着,立刻懂眼色的跟着回应道:“皇上若想让二皇子殿下过来请安,那还不便宜,只需将南颐郡主请过来,二皇子殿下还不急颠颠的跟过来吗?”

    皇上闻言,一边笑着一边摇了摇头,但面上却颇为赞同袁贵妃这话。

    毕竟这位二皇子殿下对芙蕖的喜爱,可谓是京中人人皆知。

    太子殿下喜爱芙蕖,旁人也知晓,但终究因着重重阻隔,只能表现的隐晦。而二皇子殿下至今身边只有两名侍妾,尚未娶二皇子妃,亲事也没有订下,于是便光明正大多了。

    “上回朕派遣那小子去北海替朕巡查兵事,多好一件事情!可这小子一听便和朕急了,硬是要将这差事给推了。理由竟是说这一去北海,便赶不上芙蕖的生辰,可把朕给气的,最后只好硬下了这道旨意才将人赶去。好好一个小子,竟是这般儿女情长!”

    袁贵妃听着皇上这番真假难辨的抱怨,也不敢贸然开口,只在皇上说完了之后,轻声道:“芙蕖郡主惹人喜爱,而二皇子殿下如今正当年纪,想来是要媳妇了!”

    “你这般一说,朕倒记起来了,这晋安的确是够年纪娶妻了。这事儿,朕得和太后、皇后好好合计一番。”

    皇上倒也不避讳袁贵妃在场,直截了当的说了这么一句。

    袁贵妃闻言,面上依然挂着笑容,只是笑容的弧度终究是有些淡了。而皇上这一句话,袁贵妃心中更是有着多番疑问攒侧。皇上虽在方才仿佛是对芙蕖与赵晋安之事,并无反感,也言及赵晋安是年纪娶妻,可在说到最后那几句话的时候,却半分未提芙蕖,这究竟是乐见其成儿子娶到心上人,还是另有打算?

    一行避暑车驾随从,以不快不慢的速度,终于在晌午时分,赶到了位于京郊北侧的避暑行宫。

    此处乾德避暑行宫是前朝留下,后经多次翻新扩建,到了如今,已具一定规模。行宫建筑,并不以恢弘著称,多数反以精美精巧而深得宫中贵人喜爱。而最为引人注目的,却也是这行宫中处处皆是的山水园林风貌。

    芙蕖自己便十分喜爱这处避暑行宫,她自幼年起,每年宫中避暑都会跟随,对于此次避暑行宫的地形风貌,也早已熟记在心,比之公主府与皇宫,此处算是她第三处最熟悉之地。

    文太后虽保养得宜,可年纪到底大了些,又经过一番车马平疲劳,这会儿疲累的紧,在经过赵晋安的请安后,她倒也没有留赵晋安多言,便笑着打发了从方才芙蕖出现后,目光便一直偷偷看着芙蕖的赵晋安。

    赵晋安只拿祈求的目光看向了文太后,嘴里轻声道:“皇祖母,孙儿想和芙蕖表妹说些话。”

    文太后闻言,脸上了然笑了一下,目光看向了一直低着头没有说话的芙蕖,正想开口应下。谁知,晋阳长公主闻言,却是说了一句:“二皇子殿下有什么话想与芙蕖说,为何还要偷偷摸摸,不好当着大家的面一道儿说吗?”

    “姑母……”

    赵晋安闻言,面上浮起了几丝红晕,仿佛是有些羞窘。

    而文太后瞧着,心中却是有些不忍自家孙儿这副样子,只冲着晋阳长公主道:“他们小辈要说话,咱们这些个长辈瞧着算是怎么回事!行了行了,你们都去玩吧,这边要收拾,只怕也是乱糟糟的,别走远便是了,待会儿等膳食备好,哀家再使人来叫你们!”

    “多谢皇祖母!”

    赵晋安眼里满是感激的看向文太后。

    晋阳长公主原本还想再说些什么,不过面上却是犹豫了一下,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倒也没有再说话,只扶着文太后到了后边歇息。

    一等着这边两位长辈离开,赵晋安脸上便露出了释然的笑容,目光一直看着芙蕖,轻声道:“芙蕖,这避暑行宫景色秀丽,咱们不若到外边去逛一逛吧!”

    芙蕖瞧着问文太后一副乐见其成的样子,而自己的母亲也没有说话,倒也不再是方才那副样子,只落落大方的抬起头。听到赵晋安的话,她也没有反对,毕竟在屋里边,宫女宫人一堆,倒不如到了外边要来得好。

    芙蕖点了点头,稍稍落后赵晋安一步,跟在了他身后朝外边走着,随行的宫人不远不近的跟着二人。

    走过一会儿,赵晋安可能也是记着方才太后的叮嘱,也未敢走远,只是在一处亭阁水榭前停下了脚步。他转头看向了芙蕖,脸上露出了几分忐忑的笑容,眼含柔情,从身上抽出了一个盒子,递给了芙蕖。

    芙蕖并未立刻接过,只是看着赵晋安。

    赵晋安见此,有些局促的温声道:“先时父皇派我去北海做事,我也未来得及赶上芙蕖你的生辰,这算是我送给你的生辰礼。”

    是生辰礼,芙蕖自是不好再推。她伸手接过,也坦然的道了谢。

    而赵晋安见此,面上露出了一个笑容,连连摆手道:“不用谢不用谢,芙蕖你高兴便好。”

    说罢这话,他又用深情的目光看向了芙蕖,语气里情意绵绵:“我在商人手中第一眼看到这颗珍珠时,便知道这颗珍珠是属于你的。卖我这颗珍珠的商人说,这是北海里最大的一颗珍珠,也只有芙蕖你才最配做这颗珍珠的主人。”

    赵晋安这话刚落,芙蕖这边未有任何表示,却听得边上传来“噗嗤”一声。芙蕖和赵晋安听得动静,脸色一变,将目光看向了声音来源之处。

    而那笑出了声之人也意识到自己被发现了,倒是坦然的走了出来。是一个面色如玉,容颜俊美的男子,他着了一身宝蓝色锦服,身姿挺拔,只是因着走路的姿势略有几分别扭,反倒是破坏了他整个人的气质,显得略有几分玩世不恭。

    而他之所以走路姿势别扭,只因他的一只手,正用力拉扯着三皇子殿下赵晋延朝着这边走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十里春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月非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非娆并收藏十里春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