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十里春风 > 第42章 四十二争辩

第42章 四十二争辩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杨小姐?

    内监刚说出这个称呼的时候,多数人或许根本就没有回过神来这赵晋安所要求见到的人究竟是谁。

    也只有芙蕖在第一时间想到了杨清漪。

    赵晋延与晋阳长公主面上倒是没有什么异常的反应,只是晋阳长公主的脸上又是习惯性的浮起了那抹略带着几分嘲讽的笑容。

    赵晋延没有马上说话,只待所有的大臣都一一褪去的时候,方才对身边的宫人吩咐了一句:“去请杨家小姐进来。”

    赵晋延面上的神色依然是没有什么变化,仿佛是在吩咐着一件极为平淡的事情。

    而晋阳长公主闻言,却是忍不住开口说了一句话:“赵晋安犯下滔天罪孽,如今先皇在临终前已打算一杯鸠酒赐死,皇上何必任由他去折腾这幺蛾子,不喝毒酒便直接灌下……”

    晋阳长公主说这话的语气称得上是凌厉,虽仿佛是在对着赵晋安发泄愤怒,可听在旁人的耳中,多少也带了几分好似对于如今皇上赵晋延的不满。

    芙蕖也觉得自己母亲似乎表现的过于咄咄逼人,她忍不住抬头看了一眼赵晋延,见到对方面上好似根本未曾在意,脸色也保持着寻常的神色时,方才松了一口气。她忍不住伸手拉了拉晋阳长公主。

    晋阳长公主却根本没有理会芙蕖委婉的提醒,只是又冷声冲着赵晋延说了一句:“皇上这可真是顾念兄弟情谊……”

    她这一句话说的略为怪声怪气,听着只让人心中不适。

    赵晋延对此,依然好脾气的笑了笑,没有说什么。

    杨清漪很快被请进了屋里,与她一道儿进屋的,还有她的母亲,临溪公主。

    今夜多事之秋,朝中重臣业已进宫,而临溪公主作为皇上的妹妹,携女进宫候着倒也并不奇怪。

    二人进屋后,倒是二话未说,冲着新皇行了一礼。

    可能是进宫之时便有预备,杨清漪身上穿了一件青色暗绣素纹的衣裙,头上只戴了几朵淡色宫花及几支银簪,虽未披麻戴孝,但至少在今天这个时间里,这身打扮还是十分合适的。披麻戴孝了,未免预备的太早,有诅咒先皇的嫌疑;而穿的过于喜庆了,如今国丧,定然扎眼。

    更何况,杨清漪身上本就气质胜于长相,这身打扮,又很好的衬托出了她温婉的气质以及才女所特有的那份淡雅。

    临溪公主也向来性情温柔,在与赵晋延行完礼后,倒像是一个慈和亲近的长辈,冲着赵晋延温声安慰道:“皇兄离世,皇上您定然十分伤心,可万万不可因为伤心而伤了身体,千万要保重身体。”

    “多谢姑母关心。”

    赵晋延笑的也甚是温和。

    杨清漪与临溪公主二人在赵晋延这抹温和的笑容里,倒是渐渐放下了一颗忐忑的心。

    按理,虽杨铭为朝中重臣,临溪公主为皇亲,可二人到底身份特殊,今日原本她们也不认为她们有资格进殿,宫人突然的传唤,并不让二人感到荣幸,反而是忐忑。

    可进殿之后,看到了新皇这副样子,二人倒是松了一口气。

    杨清漪面上也露出了一抹甜美的笑容,冲着赵晋延轻声开口道:“母亲的意思,也便是臣女的意思,皇上万万保重身体,先皇对皇上寄予厚望,臣女也相信,皇上日后一定能够成为一名不逊色于先皇的明君。”

    “多谢表妹。”

    赵晋延脸上笑容淡了几分,但显得十分慎重,点了点头应声。

    芙蕖站在边上冷眼观着,只觉赵晋延与临溪公主及杨清漪之间的相处气氛,显然是要比与他们这边的要好上许多。

    芙蕖忍不住想到了之前自己知晓的事情,赵晋延对于杨清漪,本就心有爱慕,而临溪公主,在宫廷内外,也本就有所美名,虽然恩宠不若晋阳长公主,但底下小辈对于临溪公主却十分推崇,只因临溪公主待人接物,向来温和慈善,对小辈更是无微不至关切。

    想来,便是曾经无人问津的当今圣上,当年也曾是临溪公主所关爱的小辈之一。

    芙蕖想到了这里,心情略有几分微妙。

    她心里忍不住深思,若她所认为的没有错,那么赵晋延又为何执意要请临溪公主与杨清漪进来。

    若赵晋延对杨清漪真有爱慕之情,那么他又如何舍得让杨清漪去见赵晋安。先且不论二人是否真有情愫,单单只论如今赵晋安这阶下之囚的身份,一个大家小姐去见一个叛逆重臣,只怕名声都要毁了!

    又或者说,赵晋延真的如此顾念兄弟之情……

    芙蕖怎么想都有些想不通,而在这个时候,赵晋延已经委婉的与杨清漪提出了赵晋安所提的话。

    “二哥让内监转了话过来,想在临终之时见表妹一面。二哥虽做下了那些事情,父皇也做出了惩处,但朕毕竟与二哥兄弟一场,也不好不满足他临终前的愿望,所以特地请了表妹过来。”

    赵晋延说这话的时候,语气虽然温和婉转,但话里的意思却十分坚决,根本没有让杨清漪回答好与不好的意思,显然赵晋延早已有所决定,是打算让人去的。

    杨清漪与临溪公主闻言,倒是根本顾不上去深思赵晋延话中的那点子细节,皆是脸色大变。

    尤其是杨清漪,一张脸上,满是惊慌失措,她下意识看向了自己的母亲临溪公主,嘴里哀求的叫了一声娘,然后又慌张的将目光看向了赵晋延,语气破有几分期期艾艾的唤了一声皇上。

    赵晋延没有应,只是看着杨清漪与临溪公主。

    反倒是临溪公主,在惊慌过后,迅速冷静了下来,只勉强笑着冲赵晋延轻声道:“皇上是否听岔了意思,我家清漪与二皇子素无来往,二皇子如何会想在临终之前见清漪一面。更何况,二皇子的表妹,可不止我们家清漪一位。”

    临溪公主说着,却是将目光看向了芙蕖。

    芙蕖面色一怔,片刻之后,心中却是苦笑。

    确实,若真论起表妹的亲近关系,旁人估计也会第一印象便是想到了她。毕竟往日里,赵晋安与她的关系几乎是满朝皆知。谁人不知,二皇子赵晋安待她极好,与她送礼,多次追逐追求……谁又能够想得到,在那一次次的殷勤背后,所藏得却是算计。

    反倒是一直表现低调的杨清漪与赵晋安之间,深藏情愫,偷偷往来。

    芙蕖并没有去反驳临溪公主的话,但晋阳长公主又是哪里容许让旁人诋毁芙蕖。几乎是在临溪公主话音落下后,晋阳长公主便面带嘲讽,冷笑着开口道:“本宫最厌旁人说话遮遮掩掩,你想将脏水泼谁身上呢!自己女儿不干不净与那罪臣有了牵扯,还要将脏水往芙蕖身上泼。也是,谁人不知你最善言辩,今日倘若那罪臣不是特意指明了杨家小姐,我家芙蕖还真让你给泼上了这盆脏水了!”

    晋阳长公主说完这话后,将目光看向了赵晋延,直接开口道:“既然这杨清漪已经来了,便让内监送去天牢罢了,何必多言!”

    “皇妹你这是什么意思!”

    临溪公主闻言,面色大变,双手将杨清漪护与身后,大声冲着晋阳长公主质问了一句。

    而临溪公主难得激动的表现,也引得晋阳长公主冷笑以对,她语气嘲讽的回了一句:“怎么,平日里不是温温婉婉,今日竟也敢冲着本宫叫了,不维持你温柔伪善的表面了!”

    “皇妹你说的是什么话,你想害清漪,我做母亲的能不护着吗?”

    临溪公主冷静下情绪,语气平稳的说着,而她显然也是一个十分聪明的人,知晓晋阳长公主向来霸道,她便是与晋阳公主纠缠下去,只怕也根本占不到任何便宜,所以她只将目光落在了赵晋延的身上,言真意切开口:“皇上,我家清漪虽常跟着我入宫,可……她与诸位皇子之间素无往来。二皇子为何会想在临终前见清漪一面,我确是不知,但自己的女儿,我清楚的很,若说她与二皇子关系亲近,倒不如说她与皇上的关系更为亲近!”

    临溪公主在说完这话,看着没有说话的赵晋延,又开口慢慢道:“请皇上三思,若今日清漪去看了二皇子,她清白的名声便毁了。若清漪与芙蕖一般,确与二皇子有深交,那我们家也是认了,可清漪她是清白的。”

    “你这是什么意思!说话小心点!”

    晋阳长公主闻言大怒,直接朝着临溪公主逼近了几步,气势逼人的质问着。

    临溪公主虽往日里摄于晋阳长公主之威,但今日仿佛有了什么凭仗一般,竟是不惧了,听着晋阳长公主的话,她只反口辩解:“皇妹,我并无它意,只是这素日里,清漪与芙蕖这两位表妹与几位皇子表兄之间的关系,旁人也是瞧得清清楚楚,您如今何必将芙蕖扯得这般清白呢!”

    临溪公主的话音未落,啪的一声,狠狠一巴掌,却是甩在了她的脸上。

    晋阳长公主收回了手,却又指着临溪公主怒声道:“你说话给本宫小心一些,再将脏水往芙蕖身上泼,等你的就不是本宫这轻轻的一巴掌了!”

    “你……”

    临溪公主捂着半边肿起的脸,眼眶红起。

    显然,晋阳长公主这一巴掌的确是出乎所料,连芙蕖站在晋阳长公主身后,都被吓了一跳,众人愣了一下。

    而杨清漪很快反应了过来,直接啪的跪倒在了赵晋延跟前,哭泣着:“皇上,便是母亲方才说的话不中听了,可晋阳姨母太过分了,怎么……怎么能够一巴掌打在母亲的脸上,而且是当着皇上您的面便这般……。晋阳姨母向来便是这般嚣张,往日里那些事情也都算了,可今日之事,实在是太过,若皇上不对晋阳姨母做出惩处,这让臣女母亲的脸面往哪里搁!”

    杨清漪此言,虽然听着像是一位为母亲鸣不平的孝女义愤之言,但芙蕖却敏感的感觉到了杨清漪话中的一些细节。

    晋阳长公主往日里嚣张得罪了许多人之事,并不是什么秘密,甚至与如今的新皇,也有几分过节。这两件事情说来倒是没有太大的联系,可被杨清漪这么一说,很容易将两件事情给联系起来,更何况,晋阳长公主那一巴掌的确是当着赵晋延的面前甩的,说的婉转点,还可说是御前失仪,可说的不好听些,也完全可说是无视皇上威严。偏生晋阳长公主素日嚣张,旁人只怕更多往后者去想。

    杨清漪在为临溪公主鸣不平的时候,自也为自己鸣了冤屈:“臣女虽与二皇子见过数面,可私底下,确实没有任何来往,臣女不知二皇子为何要见臣女,但若是皇上想让臣女去,臣女自然也会去,也免得母亲为了臣女,受了这般大的委屈。”

    满屋子的寂静,如今也只有杨清漪在此期期艾艾,仿佛是受了极大委屈的声音。

    临溪公主往芙蕖身上泼脏水,晋阳长公主或许会去争辩,甚至动手为芙蕖讨回公道,可杨清漪一个小辈这番言论,却只让晋阳长公主高抬脑袋,不愿低头去回复一句。毕竟杨清漪是小辈,依着晋阳长公主的骄傲,不可能放下身段,和一个小辈去争论。

    站在边上的夏越朗有心为晋阳长公主说上几句话,但奈何嘴笨,支吾了大半日,也没吐出一句话来。

    局势瞧着,对晋阳长公主十分不利。

    芙蕖深吸了一口气,见已经失去了先机,知晓自己这个时候开口,与晚些开口,并无什么太大的差别,倒是深吸了一口气,只冷静的听着杨清漪将话全部都给说完了,方才慢慢开口道:“皇上明鉴,母亲性情向来如此,并无任何藐视皇上的意思。”

    芙蕖这开口,倒也并非是贸然开口,说到底,如今她有信心反驳回杨清漪,只是因为她手中有一个最好的凭仗。

    毕竟当日在避暑山庄之时,赵晋延可是亲眼看到过杨清漪与赵晋安二人在湖边私下幽会的。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便是杨清漪如今再如何狡辩,只怕也无法让赵晋延相信,她与赵晋安真的没有什么私情。

    芙蕖不爱嚼人舌根,所以也并没有直接将这件事情攀扯出来,只是冲着杨清漪又开口道:“是非曲直,公道自在人心。今日二皇子主动提出要见你,你若真清白,去见了又何妨!”

    “芙蕖姐姐说的当真轻松,我若去见了,只怕明日里便传出了种种闲话,我的名声也全没了!”

    杨清漪难得褪去温婉,语气颇有几分凌厉的回着,她的目光又重新看向了赵晋延,放柔了语气,轻声道:“皇上,你若今日执意让臣女去见二皇子,臣女自当遵从,只是这盆子脏水,臣女决不让它往身上泼。”

    芙蕖的目光也看向了赵晋延,赵晋延从方才开始,一直都没有说话,这也让芙蕖从方才的笃定变成了忐忑。

    她并不天真,自然知晓,便是杨清漪与赵晋安的事情传的满天飞、人人皆知了,可一旦只要赵晋延想要维护杨清漪,他便能够维护。更何况如今也只是她与赵晋延知晓事实的真相。赵晋延对杨清漪本就有爱慕之情,如今杨清漪又愿意与赵晋安撇清关系,赵晋延会不会顺水推舟,彻底将此事一笔抹去?这是如今芙蕖心中最为担忧的事情。

    其实杨清漪去不去天牢,与芙蕖一家本无太大的干系,只是临溪公主为了撇清杨清漪,将她攀扯上了,而晋阳长公主为了维护她,自己扯进了这件事情里。倘若杨清漪这次在赵晋延的维护之下,未能去天牢,只怕颜面尽失……

    芙蕖有些不敢去想象自己母亲这么骄傲的人,倘若在大庭广众之下没了颜面,心里会多难受。

    不好的预感,往往会成真。

    芙蕖的心中刚刚浮起了这一层担忧,只见赵晋延却突然面带笑容,语气温和的对杨清漪轻声道:“表妹,此事朕心中已然清楚。既然如此,你与临溪姑母,便回去歇息吧!”

    杨清漪闻言脸上大喜,而临溪公主也不再捂着自己的脸,面露笑容,连连点头轻声道:“皇上圣明!”

    说罢此言,她看了一眼僵硬着背站立在一边的晋阳长公主,又落在了芙蕖的脸上,露出了一个略带几分得意的笑容,对赵晋延又轻声道:“皇上,您方才说的也对,二皇子毕竟是您的兄弟,他的临终的遗愿是该得到满足,方才尽了您的兄弟情谊。二皇子之前对芙蕖向来钟情,就在之前还曾赠予过芙蕖一颗珍珠。指不定,二皇子真正想见的人,其实是芙蕖而非清漪,只是顾虑太多方才不敢真正说出,拿了我家清漪做挡箭牌,您不若偷偷安排芙蕖去见一面二皇子,既成全了小儿女的情意,又不至于让芙蕖名声受损……”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十里春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月非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非娆并收藏十里春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