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十里春风 > 第49章 四十九求救

第49章 四十九求救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不得不说,杨清漪这一副模样,确实十分迷人。

    对于男人而言,娇艳的美女可能是每个男人都胡喜欢的,但是对于像赵晋延这般生于皇家,身边几乎都围绕着美人的男人而言,可能单纯的美人已经打动不得他。他或许不仅仅会看中女人的外表,更看重女人的感觉。

    赵晋延在登位之前,虽先皇皇子不多,可他是四位皇子中最为低调隐形的,以至于旁人对他的了解并不多。说起来,为数不多的印象可能便是这位皇子是个十分认真的人,学习做事,都是十分负责认真。与诸位皇子启蒙至成年入朝做事,赵晋延并没有表现出过人的天赋,至少和当初一向耀眼的先太子与三皇子相比,确是显得平庸许多。

    但是众人说起来可能会记得,皇上难得夸赞过这位皇子文章做得不错,学识不错。而这位皇子据说也是在宫中临渊书阁里借书最多的一位皇子了。

    因着这份印象,所以京中有传出说赵晋延对杨清漪有爱慕之心,收集了她的诗集一事,倒也并不觉得奇怪,爱学问的人对才女有点好感也是天经地义的事情。而且杨清漪可不是一般的才女,她自己是京中有名的才女,而父亲杨铭,当初走的也是科举状元的正经仕途,如今功成名就之后,可不比当世那几位大儒差,称得上是桃李满天下,朝中如今得了重用的多位从科举之路出来的官员,见到杨铭,也无一不俯首称一句老师。

    如今若说京中对于谁能够成为真正的皇后,人选很多,但最被看好的人,也的确是杨清漪。

    杨清漪身为女子,而且是才女,有些架子自是理所当然,她想要引得赵晋延的好感,便是这番偶遇,分寸把握的极好,虽然故意制造了这份偶遇,而且多次制造了偶遇,但决计不会让赵晋延觉得刻意与存心,免得自降身价。

    这会儿,她的态度表现的,虽然有几分主动,但决计不会让人觉得殷勤,相反,她行完礼后,却是走到了一边自顾自的看起了花,若是旁人做起来,可能看起来就显得做作了,但杨清漪却做的无比的自然,瞧着就像是一个醉心于美好事物,懂得享受生活与美好的清高女子。

    赵晋延站在边上看着杨清漪这般,面色瞧着,依然淡然,也没有说什么话,如此这般沉默,自然也很容易让二人气氛显得尴尬,可杨清漪却很能够把控住气氛,在欣赏完那丛白菊之后,她站正了身体,又朝着赵晋延行了一礼,轻声开口道:“臣女失礼了,今日臣女进宫是奉了母亲的命令与皇太后请安,若皇上无其他吩咐,臣女先告退了。”

    赵晋延微微点了一下头,而杨清漪真当干脆利落的冲着赵晋延行了一礼后,便毫无留恋的告退了。

    “很完美的偶遇啊!若我是你,若我没见过这位杨小姐跟赵晋安那副发春的模样,还真当是给迷住了!”

    杨清漪走后不久,卫麟捂着青黑了一边的眼眶子慢腾腾的走到了赵晋延身边,赵晋延面无表情转头看了一眼卫麟。

    卫麟忍不住伸手捂住了自己没有受伤的另一边眼眶,哭丧着脸开口道:“皇上,您太狠了,若是让外人见到我这副样子,问我是谁打得,我该是怎么回答呢?若说实话,外人还想着我是怎么失了君心;说是自己摔的,别人也是一看便知道我是在说胡话啊!”

    “闭嘴!”赵晋延不耐烦出声。

    而卫麟抿着嘴巴眨了眨眼睛,下意识便是后退了三步。

    赵晋延瞧见他这副可笑的模样,说来真没有上去打他的意思,他深吸了一口气,开口无奈道:“你既已经当上了这禁军统领,便给朕好好整顿整顿宫里的事物,若是日后朕再像这般出门一次便撞见什么人,撞见一次,朕惟你是问。”

    这么多次偶遇,便是杨清漪表现出的姿态再是自然清高寡淡,可赵晋延又不是那个传说中真的对她有爱慕之情的男人,自然不会真的去相信甚至是庆幸这份偶遇。他看着杨清漪那副美人姿态,心中第一时间所想到的,却是宫中的防卫以及杨家在宫中的势力。

    杨家与袁贵妃向来走的近,虽然袁贵妃这些年来一直被文皇后所压制,便是有盛宠在宫中也无法兴风作浪,但暗地里的小动作只怕不少,袁贵妃在后宫里想要做些什么,赵晋延管不到,可若是这点小动作动到了他的身上,甚至是动到了与前朝的联系,在这个关键的时期,赵晋延眼里容不得一点点的沙子。

    “皇上,您这不是为难臣吗?”

    这一回,卫麟可算是真的想要哭了,他虽然做了禁军统领,负责宫城里的安危,可是赵晋延所说的事情,显然不是他这个禁军统领来管的,若说他是太监总管,可能还能管上几分。

    赵晋延分明便是将他这个禁军统领当太监总管来使唤了。

    卫麟这番可怜的哭诉显然并没有让赵晋延有丝毫的同情心,他只是看着卫麟开口道:“朕喜欢才女这事儿,是谁惹出来的,自然便该由谁来解决。”

    杨清漪从慈华宫里走出,走到了门口时,停下了脚步,转头看了一眼身后威武的匾额,嘴角却是忍不住浮起了一抹冷笑。

    文太后对于杨清漪这个小辈的态度,虽然不至于为难冷漠,但绝对不热情,也因着文太后对于杨清漪母女的态度,导致临溪公主与杨清漪这些年来,饶是杨铭在朝中声望不浅,但二人想要融入京中贵妇之中,总是那般格格不入。

    只不过,如今早已改朝换代,风水也该轮流转了。

    只要她当上了皇后,一切就会变得很不同。

    与临溪公主所想的想要重新振兴袁家这个想法不同的是,杨清漪所想的,却没有这么无私,所以她对于与袁贵妃亲近之事,心里也很不以为然,但能够用到袁贵妃在宫中的势力,杨清漪倒也能够忍耐。

    袁贵妃生的十分美貌,即使如今只着素衣,也将她原本便有的美貌衬托出了十分,她那双盈盈动人的眼睛望向人的时候,只是注视着,便忍不住让人动容,只不过,如今这副样子再是动人,也没有什么意义,毕竟可以欣赏她的人已经不在了。

    而且,同为女人,杨清漪自己只是清秀容貌,袁贵妃便是长辈,她瞧着也难免不是那么的舒服。

    不过,袁贵妃看到杨清漪的时候,倒是十分高兴,笑着招呼了杨清漪坐到她的身侧,又让宫女们上了茶,方才温声开口道:“方才便听着你入宫了,还以为你要待会儿再过来,不想这么早就来了。”

    袁贵妃当然不会认为杨清漪进宫是为了她,不过她也不会觉得什么,依然态度温柔可亲的样子。

    杨清漪闻言,倒是有几分嘲讽的笑了一下,开口道:“姨母又不是不知晓,皇太后也不喜欢我,又如何会留我在她宫里久待,我请了安便来了。”

    袁贵妃闻言笑容未变,反倒是带着几分打趣的看着杨清漪轻声道:“我说的可不是皇太后,我可是听说了,你在御花园里和皇上见了。就没和皇上多说一会儿话?”

    杨清漪听了袁贵妃的话,笑了一下,没有说话。不过,她的笑容十分的神秘,且带着几分得意,便是不说,袁贵妃只看着,也能够看出几分异样来。

    袁贵妃瞧着杨清漪这副神态,微微挑了一下眉。

    其实从她自己的利益而言,她是并不希望让杨清漪嫁给赵晋延。成为皇后的,毕竟女人嫁了人,指不定心就偏向了那处。但杨清漪嫁给赵晋延,好处也并不少,而且袁贵妃也忍不住想到了杨铭的许诺,所以对于杨清漪积极接近赵晋延的事情,并不阻止,相反还提供了不少的帮助。

    毕竟,杨清漪一个女儿并不能够改变什么。而且袁贵妃倒也不怕杨铭会出尔反尔,毕竟让她的儿子为皇可比赵晋延为皇对杨家的好处更大。

    不过,看着杨清漪这副得意的样子,她倒是忍不住对杨清漪说了一句:“虽然都说皇上对你有意思,可是你也别太放松警惕。我听你爹说,这赵晋延瞧着,以往是大家都小瞧他了,他的心思可深不可测着呢,你若是小瞧了,回头只怕竹篮子打水一场空。”

    杨清漪闻言并不以为然,但对着袁贵妃还是笑了笑轻声道:“我自然不会这般天真。”

    当然,她虽然这般说着,但是袁贵妃也看得出来,对方并没有将她的话放在心上。

    见此,她轻轻叹了一口气,又道:“别以为你的对手只有夏芙蕖,京中其他人暂且不论,别忘了还有一个文静姝!”

    不得不说,袁贵妃这一句话说出,的确是给了杨清漪一记当头棒喝。

    若论身份,文静姝并不比她和夏芙蕖低,甚至文静姝从身份优势上比她和夏芙蕖都要好许多。文静姝的父亲如今为大元帅,又是承恩公,不仅尊贵而且有实权,最重要的是她姓文。

    杨清漪知道文太后疼爱夏芙蕖这个外孙女,可真的到了正事上,其实文太后并不含糊,若是让她在文静姝和夏芙蕖二人中选择,指不定文静姝的几率更大一些。

    毕竟当年若是文家有适龄的女儿,先太子的太子妃一位,几乎不用考虑便是文家的女儿。

    同时,全然抛开这些因素,杨清漪理智的发现,文静姝虽然在京中诸家闺秀中并没有太过于显著的名声,但是她的名声却很好,至少诸家夫人说起她,也是交口称赞。

    杨清漪在袁贵妃说出那句话后,沉默了下来,而袁贵妃看着她这副样子,反倒是没有再继续浇冷水,只笑着又开口道:“其实你也不必多担心,别忘了皇上对你是有好感的,不是说皇上的书房里还收藏了你的诗集吗,这是其他人都无法与你相比的。”

    听到袁贵妃提到这个,杨清漪倒是笑了笑,但是这一回,她笑的倒是柔和,并没有先时得意的情绪,只是沉默了一会儿,方才对袁贵妃轻声说了一句:“皇上如今已经登位,只等国丧一过,只怕就要开始择后了,只怕这段时日,对后位有意的人家也要动起来了。也不知道文家和晋阳长公主府里,会做些什么?”

    “晋阳长公主与皇上向来不和,其实我有听说过一事,也不知真假。”

    袁贵妃倒并没有卖关子,在说完这句话后,停顿了一下,便立刻开口道:“其实先皇临终之时,曾有意向让夏芙蕖为后。也不知道是怕自己走后,自己那个一向嚣张跋扈的妹妹会没了依靠,所以在为她找后路,还是有其他的原因。但据说,是晋阳长公主拒绝了,若真是这般说来,只怕晋阳长公主并不会让夏芙蕖嫁到宫里来。”

    “姨母说的这事,是真是假?”

    杨清漪愣了一记,倒是不妨竟然还有这么一出。

    “应是真的,你父亲和母亲怕也是知晓的,据说皇上提过两次,但都被晋阳长公主拒绝了,你若还有疑虑,倒是可以回家问问你爹娘……”

    袁贵妃说完这话,又轻声道:“其实,你该知道,晋阳长公主现下已经不足为虑,真正要担心的还是文家……”

    袁贵妃一边说着,一边将目光看向了杨清漪,而杨清漪这一回,却并没有如她所愿,被她的话语说动。相反,杨清漪只是笑着开口说了一句:“文家若是真有这份意思,只怕除了皇上自己旁人都无法阻止了。相反,晋阳长公主那边,虽说有这般传闻,但究竟真假亦或是有什么内情,我们也只能够做了猜测,毕竟先时晋阳长公主想让夏芙蕖做太子妃之事人人皆知,如此倒不如真的先绝了后患。”

    文静姝说着,脸上露出了一个淡淡温柔笑容,可是笑容里,却带了几分狠厉。

    芙蕖从宫里出来,直接回了长公主府里,一回到家中,她什么地方也没去,只径直去了晋阳长公主的屋里。

    她回来的时间倒也巧,清语正伺候着晋阳长公主用膳。

    因着生病,近日来晋阳长公主所用的饭食皆十分清淡,而她自己本身也没有太大的胃口,只勉强用了几口粥食,便打算让清语撤下了,芙蕖进屋见此情景,忍不住笑着开口道:“娘,我陪您也一块儿用些吧!”

    晋阳长公主闻言,却是没好气回了一句:“没用膳便自己回屋去,挤在我屋里做什么,也不怕过了病气。”

    “不会的。”

    芙蕖笑眯眯的凑到了晋阳长公主边上,撒娇的拉着她的手轻声道:“若是母亲嫌弃我,要赶我回屋去用膳,那就让我喂您再用一些。”

    晋阳长公主闻言并没有立刻回答,目光只上下打量着芙蕖,过了半晌儿,把芙蕖打量的都有几分不自在了,方才语气淡淡的说了一句:“这是在宫里遇见了什么好事了,心情这么好,都和娘撒起娇来了。”

    芙蕖眨了眨眼睛,并没有回答,只是又笑眯眯回道:“瞧娘说的,我平日里不是最爱和娘撒娇了吗?”

    “是吗?”

    晋阳长公主不置可否,她是芙蕖的亲娘,如何会看不出芙蕖今日的不同。尤其是前些日子芙蕖虽然强作欢颜,却依然愁眉苦脸的样子,今日进宫一趟,反倒是如释重负了。

    不过,看着芙蕖这般,晋阳长公主的心情倒也不错,她伸手笑着摸了摸她的脑袋,轻声道:“这般也挺好的,既然要伺候娘,娘便再用一些!”

    “好!”

    芙蕖脸上的笑容又灿烂了几分,她摸了一下方才晋阳长公主用剩下的那碗粥,发现有些凉了,也不吩咐清语,自己亲自拿着一个干净的小碗从砂锅里再盛了半碗出来。

    晋阳长公主病着,加之这些日子嘴里天天喝着苦药,也确实没什么胃口。可芙蕖这般亲力亲为,她便是没胃口,也勉强用了半碗粥,一用完,她便使唤清语拿了茶水过来漱口,显然是不想再用了。

    芙蕖见此也不勉强,将手中的空碗递给了清语,又接过了清语端上的茶水,亲自伺候着晋阳长公主漱口。

    “行了,娘亲知道你孝顺,时辰也不早了,你还没用过午膳赶紧回去吧!”

    晋阳长公主拿着帕子擦了擦嘴,开口轻声道,可能是芙蕖的贴心的举动,让她一贯冷硬的语气也柔和了许多。

    芙蕖却是笑着摇了摇头,轻声道:“娘真的不留我用膳,我用娘亲用剩下的就好了!”

    她说这话,一点都不像是在开玩笑,说着便是真打算吃晋阳长公主剩饭的样子。

    “你这孩子……”

    晋阳长公主无奈,只好冲着清语吩咐道:“让厨房给郡主做些膳食过来!”

    清语见晋阳长公主心情好,仿佛病也好了许多,自然欣喜的点了点头,走出了晋阳长公主的屋里后,又小心的合上房门,给母女二人留下一个私密的空间。

    晋阳长公主看着清语离去后,转头看向了满脸笑眯眯的芙蕖,开口轻声道:“你这孩子,还真不怕生病!”

    “女儿听别人说,生病要好的快些,就要多过病气给其他人,这样子才能够好得快,若是真的,女儿这不是也想让娘你好的快些吗?”

    芙蕖这话说的有些傻,可是晋阳长公主听了,心中却是一热,眼眶都忍不住有些泛红。但她向来都不爱做出软弱的样子,只是微微抬起头,压下面上的神色,而后开口道:“胡说八道什么呢,便是真的,府里那么多丫鬟下人,要你凑什么热闹。”

    晋阳长公主见芙蕖只是笑着,并不做辩解,只好无奈又道:“行了,娘早就好了许多了,再过几日便能好全了!”

    “嗯,那娘一定要快些好。”

    芙蕖握着晋阳长公主的手轻声又道,”这次我进宫,外祖母让我带了许多药材回来,可见外祖母也很担心娘亲,娘亲快些好吧!”

    晋阳长公主闻言,面上笑容倒是淡了几分,她伸手拨开芙蕖额头上的几丝碎发,似是无意的开口问了一句:“这次进宫,你外祖母说了什么了?”

    晋阳长公主虽然问的无意,但是芙蕖闻言,却是抬起了头,看向了晋阳长公主。

    虽然晋阳长公主面上依然挂着笑容,目光淡然,可是芙蕖明显也察觉到了几丝异样,她轻轻咽了一下口水,想了想开口慢慢道:“外祖母问了娘亲您的情况,也问了我和哥哥……外祖母她还说了一件事情。”

    芙蕖想了想,最后还是轻声开口说了。

    “什么事情?”

    晋阳长公主的目光轻轻的落在了芙蕖的面上,见芙蕖微垂着眼睑,似乎是犹豫,并没有立刻说话,她也十分耐心,只是看着,直到芙蕖小声的说了出来。

    “外祖母说,舅舅临终的时候,想让我嫁给三表哥。”

    按理,芙蕖一个未出嫁的女儿说这话,的确是该感到害羞,芙蕖也低着头,仿佛是一副害羞的样子,但实际上,芙蕖并非是害羞才低的头,她只是有些不敢去看晋阳长公主的神色,因为她也敏感的感觉到了这件事情背后所隐藏的含义,并非是那般的简单。

    也因为这个,芙蕖才会选择将这件事情告诉晋阳长公主。

    晋阳长公主听完芙蕖的话,只是嗤笑了一声,而后开口轻声道:“你外祖母还真是什么话都敢说。”

    “娘……”

    芙蕖微微愣了一下,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而晋阳长公主却没有再做任何评价,看着芙蕖轻声问了一句:“你怎么想,你想做这个皇后吗?”

    “娘……”

    芙蕖闻言,忍不住激动的加重了声音,而她自己显然也被自己的声音给吓了一下,但她立刻又轻声道,“娘,我和三表哥都不怎么熟识,您怎么会问我这个问题。”

    晋阳长公主原本嘴角还有一些冷笑,但是看着芙蕖这副反应,反倒是笑的有些趣味了。

    她又是摸了摸芙蕖的额头,轻声打趣:“那可是皇后的位置,其他女人打破了脑袋都想挤着坐上去。娘知道,你今天把那玉扳指给了赵晋延了……”

    “娘!”

    芙蕖加重了声音,语气之中,透露着浓浓的不满。

    晋阳长公主忍不住失笑,见芙蕖有几分被惹毛了方才轻轻叹了一口气,对芙蕖轻声道:“娘知道,那皇后的位置没什么好稀罕的。经过了那么多的事情,娘也不求别的了,只求你和你哥哥安安稳稳的,娘这辈子舍了所有,也定然为你和你哥哥求得日后的喜乐平安。”

    “娘……”

    芙蕖愣了一下,没料到晋阳长公主会突然这么一番感悟,语气之中忍不住带上了几分沉重。

    晋阳长公主在说出这番话后,反倒是没了悲伤秋月的情绪,反倒是笑着轻松拍了拍芙蕖的背,又笑道:“娘没别的本事,但总是能够护着你们兄妹二人。”

    芙蕖从晋阳长公主屋里出来时,早已过午时许久。

    跟在她身后的绛雪见芙蕖有些漫不经心的走着,忍不住走到了芙蕖跟前轻声开口问了一句:“郡主,您今儿早上起得早,不若回去午歇会儿吧!”

    “不必了。”

    芙蕖摇了摇头,正好脚上的路走到了通往夏越朗院子的方向,她自己笑着开口说了一句,“今日还未见过兄长呢,去兄长屋里吧!”

    绛雪听了,倒是连忙阻止的开口道:“郡主,奴婢听说世子今日一早便出去了,现下还没回来呢!”

    “哥哥出去了?”

    芙蕖闻言心中有些疑惑,如今正是国丧期间,莫说是外边没有什么乐子,便是有乐子,芙蕖也觉得夏越朗应是没什么心情出去。夏越朗平日里虽然有些纨绔,也是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可芙蕖了解自己的兄长,是个极其重视感情的人。皇帝舅舅的离世,夏越朗心里的悲伤甚至比他更甚,所以这几日连来她院子里的兴致都没了。

    不过,芙蕖倒是并没有多想,夏越朗一直难受呆在家里其实也并不好,能够有兴致出去走走,倒也总比一直沉浸在悲伤里要好。

    她想了想,对绛雪轻声道:“今日外祖母赏了不少点心,我记得哥哥最喜外祖母宫里小厨房的红豆酥皮卷和莲花酥,你待会儿拿一份,送到兄长院里去。”

    “是。”

    绛雪笑着应了。

    芙蕖回了屋里,可能是因着早上真的起早了些,原本还打算看会儿书,但是精神不济,干脆便真的午歇了。

    而这一觉睡的也有些晚,等到她睁开眼睛,天色都有些变暗了。

    “怎么不唤醒我?”芙蕖揉着眼睛坐起了身,一边冲着替她穿鞋的彩霞轻声问道。

    彩霞笑着轻声回道:“奴婢见郡主难得睡的安稳,府里又没有什么事情,便想让居住好好歇着了!”

    “睡多了也不好,我觉得身子都软了。”芙蕖到没有怪罪彩霞的意思,闻言也只是抱怨了一句,便没再说什么了。

    虽然错过了晚膳,但公主府里就这么三位主子,伺候的人又一堆,芙蕖起身后没多久,底下人便端来了热气腾腾的晚膳,芙蕖中午用的其实不多,见此也直接捡起了筷子用了起来,用过几口后,她放缓了用膳的速度,一边还开口问着彩霞:“娘那边可是用过晚膳用过药了?对了,兄长回来了吗?”

    “郡主还是自己先好好用吧,公主那边多的是伺候人。世子倒是没有回来,不过世子爷那么大的人,也不会饿到自己,郡主也不必担心。”彩霞笑着拿公筷给芙蕖捡了几道她爱用的菜色放入她的碗中,柔声劝说着。

    而芙蕖闻言却是停下了筷子,抬头微微皱起了眉头,“怎么回事,兄长还没有回来吗?”

    芙蕖不知道怎么的,听了彩霞的话,心里却有一种不太安稳的感觉。

    彩霞倒并不以为意,只是又轻声劝慰:“郡主不必担心,世子爷不是一向都爱在外边逛吗?以前更晚回来也不是没有,如今这还早着呢!”

    “可是如今国丧期间,外边有什么好呆的……”

    芙蕖顿时没了胃口,想了想,忍不住冲着彩霞吩咐道:“你去兄长屋里看看,若是还没有归来,让他屋里的在家的几个小厮出去找找,娘亲如今还病着,可不能够让娘亲担心了。”

    彩霞见芙蕖这副样子,知晓今日若是不让芙蕖安心,定然不会再安心用膳了。她有些无奈,自己这位主子瞧着,倒是府里几个主子里最好伺候的,可实际上,她的性子也固执,一旦自己认准了某件事情,也很难听进劝。

    “好好好,奴婢去世子的院子里,郡主您安心用膳别操心了。”

    彩霞说着,朝着站在一旁的绛雪招了招手,示意绛雪上来好好伺候。

    芙蕖虽然还有些心不在焉,不过在彩霞离去后,倒也没有真的不用膳,只是在降雪的伺候下,有一口没一口的慢慢用着,一顿饭还未用完,彩霞便回来了。

    芙蕖听着动静,只当是自己的兄长也回来了,倒是真没了用膳的胃口,理了理衣服打算去看看夏越朗。

    不过,她这刚站起了身,彩霞却是一脸惊慌的走到了芙蕖的跟前,顾不上行礼,便声音慌乱的开口道:“郡主,出事了!世子爷被刑部的人抓了起来。”

    “你说什么!”

    芙蕖以为是自己听错了,有些不敢置信。

    “奴婢刚刚走到门口,便遇见了世子身边的小厮回来……现下奴婢把人带来了,就在院子里。”

    彩霞稳了稳心神,开口说着。其实这个小厮原本也是要来芙蕖这边报信,按理而言其实这般大事应该去晋阳长公主处说,只是晋阳长公主威信太重,小厮有些害怕,所以才打算先来找芙蕖。

    “把人带进来,这件事情先别让母亲知晓了。”

    芙蕖深吸了一口气,倒也慢慢冷静下了情绪,现今,最重要的还是要搞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小厮被彩霞带进了屋里,而那小厮一进屋里,直接一头磕到在地上,冲着芙蕖一边哭着,一边回禀:“郡主,刑部的人……说……说世子爷谋反,是三皇子的余孽,被抓了起来。”

    “究竟怎么回事,你从头至尾和我好好说说。”

    芙蕖听着小厮那慌乱的话语,心里也忍不住开始变得乱糟糟,可是她掐着自己的手心,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这个时候,她绝对不能够慌。

    显然,芙蕖则冷静的反应让那小厮也渐渐平静了下来,开始慢慢阐述今日的事情。

    “今日……世子接到一封信,是陈伯公府世子让人送来的,世子接到信便去了陈伯公府,奴才跟世子一道儿去,但是世子一到陈伯公府便让奴才等在外边,自己和陈伯公世子去了书房说话。后来等到下午的时候,奴才瞧着天色都晚了,本想去催催世子,世子说让奴才先回来和主子们说一声要晚些归,奴才才刚走出陈伯公府没多远,谁知道就在这个时候,陈伯公府便被围了起来,然后……然后就看到世子和陈伯公府的人一道儿被锁去刑部的牢里。听旁人说,陈伯公府的人是三皇子余孽,而世子也跟陈伯公府里的人在共谋谋逆之事。”

    小厮说完这些话,再次忍不住痛哭起来:“郡主,您快点禀告长公主去救世子爷吧,奴才看着世子爷都被上了铁锁了!”

    其实,依着夏越朗一惯爱惹事的性子,跑牢里倒并不寻常,跟在夏越朗身边的小厮虽然每遇到一次,也都是慌慌张张跑回晋阳长公主府里搬救兵,但其实心里倒也并不会觉得害怕惶恐,毕竟旁人看着晋阳长公主府的颜面,也不敢对夏越朗做什么。可是今日这般,竟然直接上了邢,还真是第一回。

    这小厮这一回,也是真的害怕了。

    “行,我去找娘亲。”

    芙蕖听到小厮这话,也隐约感觉到了事态的严重。她深吸了一口气,二话不说便朝着门口走去。

    只是,芙蕖的脚步在走过走出几步后,却猛然停住了。

    这件事情可大可小,若是往日里,皇帝舅舅还在世,太子表兄也在的时候,真的算不得什么大事,可如今这二人都不在了,而晋阳长公主又病了。芙蕖却有些惶恐,她不敢去和自己的娘亲说,尤其是想到今日晋阳长公主听到她提到宫里事情的那副神色,她心里的顾虑越发深了。

    先时因着她的事情,晋阳长公主已经和宫里闹过一次,若是此事再闹起来……

    芙蕖这会儿,又想起了今日遇到赵晋延时候对方与她说的话,心里倒是定了定。可是如今天色已晚,她虽然与皇家沾亲带故,也决计不可能这个时候再进宫去……

    可想到小厮说的情形,芙蕖却又实在不敢耽误。

    左思右想,芙蕖突然想到了一人,忍不住冲着彩霞开口吩咐道:“快,你去找几个护卫来,别惊动娘亲,我要出门。”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十里春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月非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非娆并收藏十里春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