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十里春风 > 第53章 五十三尽孝

第53章 五十三尽孝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夏越朗这番话说完,芙蕖倒是并没有激烈的辩解,对此只是笑了一下。她脸上带着的这份笑容,带着几分无奈与容忍,仿佛是对于夏越朗的胡说八道,连解释的*都没有。

    若是芙蕖主动出来辩解,夏越朗可能还会与芙蕖继续说笑几句,可是芙蕖如今的这副态度,倒是让夏越朗渐渐有些没了兴致,偃旗息鼓,只是在嘴里嘀咕了一句没劲儿,他便继续低头开始用起了膳食。

    夏越朗这几日都在牢中受苦,等到用过膳食后,芙蕖并没有在夏越朗的院子里久待,只让夏越朗早早歇息,明日好早些起床进宫向太后请安。

    芙蕖自己从夏越朗的院子里走出,倒是并没有立刻回自己的院子里梳洗上床歇息,而是朝着晋阳长公主的院子里走去。

    她走到晋阳长公主的房间后,果然瞧见晋阳长公主的房间正是灯火通明,而晋阳长公主正坐在床头,低首翻阅着几本账本。

    芙蕖走进去的时候,晋阳长公主虽然听到了动静,也听到了身侧婆子的通报,但是她连头都没有抬起,只是用自己涂了艳红色蔻丹的手指轻轻翻过一页账本,而后开口道:“这么晚了,来我这里做什么。不是说明日要早起进宫请安吗?还不快回房里去歇着。”

    芙蕖闻言,脸上并不尴尬,反而笑了一下,没有回答或是接应上这个话题,而是慢慢走到了晋阳长公主的床边坐了下来后才慢慢开口道:“虽然都说牢里的日子苦,不过我瞧着哥哥估计是在牢里住的时日不长,精神挺好的。刚刚沐浴之后,吃了整整两碗膳食后才放下,这会儿估计也歇下了!”

    晋阳长公主闻言,倒是放下了手中的账本,看着芙蕖一脸笑盈盈的样子,只是开口说了一句:”和我说这个做什么,我又不爱听得。”

    “是,是,娘不爱听,是我想和娘亲说话。”芙蕖倒是立刻乖巧讨喜主动递给了晋阳长公主一个楼梯下。

    芙蕖这副俏皮的样子,倒是难得惹得晋阳长公主开怀笑了一下,她没撑住自己方才冷硬的神色,见女儿又是一副小赖皮的样子,倒是忍不住笑着用自己的手指点了点芙蕖的脑袋瓜子,芙蕖立刻配合的做出了捂着自己脑袋瓜子的举动。

    若说这世界上谁最了解晋阳长公主,最能体贴晋阳长公主,自然是她的亲女儿芙蕖,到底女儿才是贴身的小棉袄。芙蕖今日过来,一是为了安晋阳长公主的心,晋阳长公主自己故意冷落夏越朗,但是芙蕖知晓,晋阳长公主向来疼她和夏越朗,这会儿只怕比谁都像知道夏越朗的情况。其二,芙蕖则是想和晋阳长公主说会儿话,顺便说一些明日的事情……

    “娘亲,明日我和哥哥进宫给外祖母请安,您与我们一道儿去吧!”

    芙蕖总觉得,好像自从皇帝舅舅去世后,晋阳长公主与宫里就一下子冷了下来,甚至至今除了先皇出殡之时进宫去过一趟,到了如今已经过去许久的时间了,晋阳长公主都没有再进过宫,至少与从前相比,这副样子仿佛与宫中都要断了联系了。

    当然,或许旁人并不觉得有什么,毕竟晋阳长公主这段日子,一直生着病,为了避免将病气带入宫中传染给宫中的贵人,也为了好芙蕖好休养,呆在家里自然是正常,但是芙蕖却能够明显的感觉到晋阳长公主对于皇宫里的那些人那些事,仿佛都突然冷淡了下来。

    晋阳长公主生病不好进宫,可是芙蕖却隔三差五便被宣进宫里,远的不说,只说芙蕖前些时日刚刚被太后叫进宫里的那一回,晋阳长公主甚至连一句口信都没有让她带给太后,除了和她说了太后让人宣她进宫去请安,竟是没有再说其它。

    而她从宫里回来,晋阳长公主虽然也有问及道几句她和太后的谈话,但除了意味不明的冷笑了一下,竟是再也没有说其它了。

    晋阳长公主这般态度,当然也不能够说错,可是芙蕖总觉得有些问题。

    先且不说他们家一直以来都是靠着宫里那几位的恩典过日子,便是从感情层面而言,宫里的那几位,尤其是文太后,算是他们一家子最亲近的一个亲人了。

    如今晋阳长公主病情好转,芙蕖思前想后,倒是忍不住借着这个机会来询问了晋阳长公主。

    而晋阳长公主也没有料到芙蕖突然会与她说这个,她面上难得愣了一下,但过后却是看着芙蕖语气冷淡的说了一句:“我这病还没好全呢,这个时候进宫做什么。你外祖母想的是你和越朗,你们两兄妹进去看看便好了!”

    “可是太医不是说,如今已经不用吃药了,只要好好休养就可以了!”芙蕖抬头小心端详了晋阳长公主的脸色,又是轻声说了一句:“娘,您都已经好久没有去看过外祖母了,外祖母怕也是想您了,您难道不想外祖母?”

    “有什么好想的,我不过是个出嫁的女儿,做什么三天两头跑回娘家去。”

    晋阳长公主这话说的,倒是让芙蕖有些无语,也不知道该如何回复,不过她算是看出晋阳长公主的态度了,别管她的借口找的有多烂,但反正目的只有一个,她暂时并不想进宫去看文太后。

    翌日清晨,坐上进宫马车去宫里请安的人,也只有芙蕖和一副昏昏欲睡模样的夏越朗,晋阳长公主并没有来。

    昨夜芙蕖倒也不是没有动过想将晋阳长公主拉来的想法,说实话,她其实会主动与晋阳长公主提出这个想法,是因为隐隐觉得,他们家对于皇家的态度,实在是有些不太对劲。

    先皇在世时,疼爱晋阳长公主,连带着对于晋阳长公主府里所有的人都爱屋及乌。可是如今先皇已经走了,皇家便是再多的恩泽,恐怕也禁不起磨耗,至少晋阳长公主府如今也不可以像当初先皇在世时那般目中无人、不可一世了。

    便是不那么的谄媚与讨好,可对宫里该有的几分尊重,还是应该有的。

    芙蕖并不想让家里日后落得一副人走茶凉的境地,可是她也是知道,晋阳长公主是个固执的人,想要改变她的想法,并不是一朝一夕之事,她作为女儿,不好强硬按着就那样长公主去做什么。不过,她也不会放弃努力的便是了。

    晋阳长公主这边工作难做,不过夏越朗这边的,她倒是信心十足。

    想到了这里,芙蕖忍不住伸手推了一把夏越朗。

    夏越朗双手支着脑袋,真是昏昏欲睡,突然被芙蕖推了一把,吓得浑身打了一个颤抖,那双昏昏欲睡的眼睛也猛然睁开。

    “妹妹,怎么了?”

    夏越朗左右端详了一下四周围的情景,马车里和他刚上来时候一模一样,并没有发生什么意外的事情。他这才慢慢看向了芙蕖,又是疑惑慢慢开口再次重复问了一句:“妹妹,怎么了?”

    “没什么……”

    芙蕖看着夏越朗这般,眼底里也透露出了几分无奈,但她还是轻声开口道:“你这次能够被放出来,多亏了皇上和太后,尤其是皇上,待会儿若是进宫遇上了皇上,你客气一些,万莫像以前那般对待皇上了。也千万别忘了向皇上好好道谢。”

    芙蕖说这话的时候,可真是苦口婆心,再三强调。

    夏越朗却是有些不以为然,只是摆了摆手开口道:“行了行了,妹妹我知道了!不过和皇上道什么谢,若非是皇上他们抓错了人,我也不会在牢里吃苦吧!”

    “……”芙蕖闻言,深吸了一口气,压抑住想将放在桌几上的茶盏往夏越朗脸上砸的冲动,最终只忍耐着开口又耐心劝解道,“这回你被抓进牢里,分明便是你自己不小心,交友不慎所致,皇上好心救你,怎么不得你一句好,反落了你的埋怨了!”

    “妹妹你也真是的。”

    夏越朗其实很不爱听这个,他其实是一个很看重友谊的人,虽然晋阳长公主常常会说他在外边专门交些乱七八糟的朋友,但是从他自己心中出发,他其实是十分重义气之人,不然也不会让陈伯公世子一封信函便叫了出去。可是他对朋友付出了义气与真心,却被朋友用来利用,用来陷害,这对于他来说,是一个不小的打击,也是一件十分让他觉得没有颜面的事情。

    偏偏如今芙蕖说话的时候,总是不经意的便将他这个痛楚给扯了出来。若是换成他人,夏越朗早已经拂袖离去,可是说这话的人是芙蕖,是他疼爱的妹妹,而且芙蕖为了他的事情,近日以来也一直在伤神,夏越朗也只能够按捺了下来,为了避免让芙蕖再说到他不愿意听的这件事情,他只好乖乖的开口轻声道:“行了行了,妹妹我知道了,我会好好和皇上道谢的。”

    虽然嘴上答应着,但显然夏越朗并没有想法照办,皇宫那么大,皇上又是成日里日理万机的,哪有闲工夫与他们碰面,到时候还不就简单的给应付了过去吗?

    用一个几乎不需要做的事情的承诺去换得芙蕖暂时的闭嘴,夏越朗觉得很划算。

    而果然,他这般应了,芙蕖倒真没有再说什么了。

    马车一路安静的哒哒哒朝着皇宫行去,行驶了一段路程夏越朗有些坐不住了,他想了想忍不住轻声开口道:“妹妹,我怎么感觉你最近特别奇怪,没事儿就爱和我讲道理,而且最最奇怪的一点是,你以前和皇上可一点都不熟,如今做什么成日里替他说话。

    “他是皇上,我们敬着总归是没错的。”芙蕖回答的十分官方,也十分的客套,可这是她未加思索便开口说出的话,当然这也是她内心里最真实的想法。

    虽然晋阳长公主并没有跟随前来,但是文太后也是一样很高兴见到自己的外孙与外孙女,所以今日一早也便叫了身边最亲近的宫人在宫门口等着。

    一等着二人的马车到了门口,那名宫人便带人迎了上来。

    宫人面带笑容,恭敬的冲着二人行了一礼后,又笑着开口道:“太后娘娘一早便盼着二位小主子进宫了,这不天才擦亮,她便使了奴婢来宫门口候着,唯恐二位小主子会等着。”

    “外祖母有心了,还请姑姑带路,莫让外祖母久等”

    芙蕖笑着回了一句,便偷偷拉了拉夏越朗的衣袖,两兄妹脸上露出了如出一辙感激的笑容,芙蕖更是使了身边的丫鬟给那位宫人送了一个荷包。

    太后身边的宫人,向来便是待遇丰厚,不过,芙蕖和夏越朗的客气,总归是不会错的,至少这位宫人看着比一开始时更加殷勤了,她简直便是小跑着殷勤的带着芙蕖和夏越朗去了太后的宫里。

    文太后如今仍然没有迁宫,依然住在慈华殿里。

    芙蕖和夏越朗进去的时候,意外发现,慈华宫的大殿里,此时除了文太后之外,还另有一人坐在文太后身边的榻上。

    看到那个人的时候,芙蕖的脸上露出了意外的表情,而夏越朗的神色则是带上了几分苦笑。

    他们二人都没有想到,本该日理万机忙碌着的皇上赵晋延,此时竟然也在太后的宫里。

    因着文太后先时的吩咐,芙蕖和夏越朗走进大殿的时候并没有受到阻拦,这走进了大殿的门口,宫人才得一声通报。而文太后和赵晋延这是也抬起了头,看向了慢慢走进来的芙蕖和夏越朗。

    文太后面上带笑,笑容慈和,赵晋延虽然未笑,但目光看起来也是柔和。

    他们二人停下了交谈,看着芙蕖和夏越朗慢慢走近,看着二人跪下行了礼。

    当然不等着二人将礼给行全了,文太后便立刻笑着叫了起,连声开口道:“行了行了,快坐吧!”

    而赵晋延在文太后说完拿话后,也笑着说了一句:“是啊,都是自家人,不必多礼。”

    夏越朗闻言,还真打算大大咧咧站起来寻位置坐下,不过他只是抬了一下头,还未站起身子,便被芙蕖拉住了衣角,硬是拉着夏越朗一道儿完完整整的行了礼,方才站了起来。

    待行完礼之后,芙蕖和夏越朗也只是乖乖的在太后下首的两条椅子上坐了下来。

    文太后与赵晋延二人将芙蕖兄妹二人的举止看在了眼里,脸上的笑容未变,只是在芙蕖他们二人坐下后,文太后笑着冲赵晋延开口说了一句:“这两个孩子,太守规矩了,回回来哀家这里,都是这般。”

    “表弟与表妹自是极好的。”

    赵晋延倒是难得动了一下嘴角的弧度,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夸了一句。

    芙蕖虽然规矩的坐在一侧,不过恰好是看到了赵晋延脸上的这抹笑容,一时之间,还真有几分受宠若惊。

    文太后听了赵晋延的话,只是笑着点了点头,接下来却并没有再说芙蕖和夏越朗的事情,而是开口又慢慢说道:“既然封号已经拟定,到时候下了昭,宫里各处也该动起来了。”

    “嗯。”

    赵晋延沉静的听着。

    文太后见了,又是提醒了一句:“到时候各宫估计都要迁动,虽然如今后宫诸人极少,但搬家并不是什么小事,只怕若是突然会手忙脚乱,还是得找个人出来主持。”

    赵晋延若有所思点了点头。

    文太后瞧见了,却是轻轻叹了一口气又道:“你如今还未立后,身边也只跟了两个身份低微的侍妾,这二人自然主持不了什么事情。原本这后宫里的事情,也该由皇后来安排,可是皇后自先皇去了后,身体一直都不太好,恐是没有精力来主持这件事情……”

    文太后说完这话,眉头忍不住皱了起来。

    而赵晋延在这个时候,却突然站起身,冲着文太后行了一礼,轻声开口道:“此事,恐怕还要劳烦皇祖母帮朕的忙。”

    “哀家帮忙自是应该……”

    文太后轻轻说了这么一句,但话锋一转,又开口道:“只是,我这慈华宫也要搬了,我年纪大精力也不好,恐怕到时候做不好这件事情。”

    赵晋延闻言,面上并未流露出什么,反倒是耐心的看着太后,看着她接下来说出什么来。

    “说来,哀家记得,当年先皇登位时,宫里也是一片手忙脚乱,最后还是你晋阳姑母帮的忙,才有条不紊的将迁宫之事都安排了下来。当时先皇的后宫,还是你皇祖父的后宫,人数可真不算少,简直便是兵荒马乱……处理这事儿,真有经验的,还是你晋阳姑母。”

    文太后说这话的时候,仿佛是无意间提及,可是在这个时候,文太后抛出话头,又婉转提及晋阳长公主,显然心中早有成算了。

    芙蕖和夏越朗原本安静的坐在一侧,乍然听到文太后提到晋阳长公主,皆是下意识抬起了头,看了看文太后,又看了看赵晋延,脸上神色莫名。

    赵晋延倒是仍然十分沉静,听到文太后突然提到晋阳长公主的时候,他的面上也并未流露出任何的异样,而是考虑了一下,仿佛是真的在考虑着文太后提出的这个建议是否真的可行。

    过了一会儿,他却是摇了摇头轻声道:“这只怕是不合适吧!先且不论其他,朕听说晋阳姑母如今也还病着,不好去麻烦姑母。”

    “无事,早上给晋阳看病的太医来过了,说晋阳的病已经好了,反正迁宫也不是立刻的事情,再过几日,只怕你姑母都已经好全了!”文太后笑了笑,又看向了芙蕖,轻声问了一句,“芙蕖,你娘现在病的怎么样了?是不是已经好了?”

    芙蕖没料到文太后突然问她这个,她心中愣了一下,但面上却依然沉静,很快反应过来轻声道:“外祖母,这几日母亲的病情的确是有所好转,不过是否好全,能否在迁宫之前好全出来主持事宜,芙蕖便不太清楚了……”

    其实文太后说的这件事情,完全是一件好事情。

    能够主持宫里的迁宫事宜,虽然会有些麻烦和费力,但不是一件费力不讨好的事情,相反若是晋阳长公主真的出来主持了这件事情,对于晋阳长公主、晋阳长公主府来说,也是一件大好事。

    这类事宜,一般都由后宫之主来主持,便是后宫之主无人可以组织,但宗室皇亲,能够拎出来得用的人多得事,晋阳长公主一个出嫁女能够出来主持,则能够从侧面反映,就像先皇所说,晋阳长公主仍是皇家子弟,旁人想要招惹还是先想想后果再说。

    但……晋阳长公主的性格,以及最近对待宫里的态度,还是让芙蕖有些迟疑了。

    她哪里敢一口答应下,真一口答应下来,回头晋阳长公主不乐意了,这不是让皇上和文太后一道儿尴尬的事情吗?

    “瞧瞧你这孩子,这是在给你娘说话躲懒呢!”

    文太后哪里瞧不出芙蕖的小心思,但文太后和赵晋延瞧了出来后,皆是宽厚微笑以待,皆也因着芙蕖这一目了然的单纯小心思而感觉到一些好笑。

    文太后还笑着打趣了一句:“你娘若是躲懒不肯出来,便让你芙蕖你出来主持算了,你娘当年做这事儿的时候,也不比你大几岁,你作为她的女儿,哀家和皇上也相信你。”

    “外祖母说笑了吧,芙蕖哪里行!”

    这一声打趣,芙蕖面上真的尴尬赔笑了。

    而文太后却是仿佛根本没有看到芙蕖的尴尬一样,还笑着冲赵晋延说了一句:“说来都是你这个做皇帝的不好,这些年纪了,如今身边连个可用的女人都没有。”

    “……”

    赵晋延拿着茶盏往嘴里送了一口,听到文太后这话,没有回答。

    而文太后却又笑着开口说道:“你如今年纪也不小了,又是皇帝,可不能够像之前那般自在了。如今在国丧,当然皇后之位也是至关重要,不能够随随便便选个女人就来坐,可是你这后宫这般空虚,也该添些人了。嫔妃的位置,除了你先时和我说封才人的那两个,其他的……都该安置上人了。现在先瞧起来,等出了国丧,便安排起来,免得像今日这般,宫里有什么事情,连个可以拿出来镇场面的女人都没有。”

    芙蕖和夏越朗二人坐在一侧的椅子上,看着太后与皇上的对话,或者该说是太后单方面的一串话,只能够惊叹的眨着眼睛,一句不吭的瞧着。

    皇上被催婚逼婚,这可是难得一见的场面,不过,文太后也没打算逼皇上太紧,只是让他先立些嫔妃……这仿佛是艳福不浅吧!

    没有想到,赵晋延在听到文太后这番饭后,却是摇了摇头开口温声道:“让皇祖母为晋延担忧,是晋延的不好。不过,如今朕刚坐上这个位置,还有很多的事情,都需要好好学习,也没有弄明白,也没有心思放在这些事情上。立后、立妃之事,还是等朕能够掌守朝事再行言论吧!”

    “你这想法可不对,男人先成家后立业,更何况你如今年纪也不小了,膝下仍是空虚,再过些日子,你这表弟表妹都要娶人嫁人了,你如何还能再耽搁下去……”文太后这话说了一半,瞧见赵晋延只是面无表情的坐着,倒是戛然而止,反而是温和的笑了笑,看着赵晋延开口道:“这些事情,哀家也不多嘴言论,免得你不爱听。只是哀家这不说,回头等国丧过后,只怕朝臣们也要开始联名上书了。你不若问问你表弟表妹,哀家这担忧,这话说的,可是有理?”

    文太后说完这话,还真的将目光看向了芙蕖和夏越朗,笑着开口问道:“你们说,外祖母这话可是有理。”

    夏越朗原本正低头喝着水,闻言连连点头,正要开口说话,却突然被芙蕖偷偷捏了一记腰,差点没把水给喷出来,自然也顾不上说话了。

    而芙蕖在阻止了夏越朗开口后,反倒是自己笑着抬起头,开口慢慢道:“外祖母说的话,自然是有道理的。不过皇上想要先将朝政处理好再考虑这些事情,也值得咱们支持。”

    “嗯?”

    文太后微微愣了一下,看向了芙蕖,倒是不妨一向不会主动发表意见、选择站队的芙蕖会在这个时候突然开口说话。按照芙蕖的性子,往日里,若她这般询问,她只会沉默,最好让人把她忽视过去。便是开口说话,也只会说自己年幼不知事,也不知道谁说的对错之类的话语。

    却没有想到,这一回芙蕖竟然会开口说话了,而且话中之意,仿佛还有几分想要帮着皇帝的意思。

    文太后眼里来了兴致,倒是认真的看着芙蕖,看着她能说出个什么所以然来。

    芙蕖当然说不出个什么所以然来,事实上,她这一开口后,瞧着文太后看着她,而赵晋延也抬头看向她的时候,便有几分后悔了。

    她不就是想要对之前的事情冲赵晋延表示一下感谢,也想报答一番,最重要的是,刷一刷赵晋延心中的好感度,所以才难得出口说了这么一番话,却没有想到,太后竟然还想听她下边的解释了。

    她深吸了一口气,只好硬着头皮继续道:“外祖母,皇上肯励精图治,这是百姓社稷之福,自然是应该支持的。这立妃立后之事,皇上既然现在没有心思去想,倒不如往后推推,若是皇上无意,也没有心思好好挑选,选出来的人选又不尽如人意,这不是还不如不立后吗?”

    “是吗?”

    文太后好笑的摇了摇头,芙蕖哪里能说出什么道理,这些话乍然一听仿佛是有些道理,但细细听着,却全是强词夺理。

    “自然是,皇上如今还年轻,这些事情自然都是不急的,反正这满京城的世家小姐、大家闺秀,肯定都会等着皇上去挑,那如今只不过是让她们再等上一些时日,这又有何妨呢?反正皇上总不会等到年岁大了还不立妃立后吧!”芙蕖说到后边,只觉得自己都有些编造不下去了,不过她神色带笑,面容镇定,完全看不出是在胡说八道。

    “可是皇家子嗣,还有日后宫里大大小小的事情,总该有个人来打理吧!”

    文太后仿佛是故意为难芙蕖,所以又抛出了一个问题。

    芙蕖这一回,倒是真给哑了声。

    她也不是没有答案,她也可以完全回答,像今日这般的事情,也不需要担心,不是也说请她的母亲帮忙吗?可是拿这话来说,芙蕖也不愿意为了讨得赵晋延的好感,便将晋阳长公主给坑了进去吧!

    她左思右想,最后倒终于想出了一句话:“皇后娘娘虽然如今身体不适,但过些时日,自然会好些的,届时一样可以帮助皇上。”

    “行了行了,哀家可舍不得再为难咱们家小芙蕖了!”

    芙蕖的话音还未落下,文太后便忍不住笑了起来,她一边笑着,一边无奈摇头从赵晋延开口道,“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你们表兄妹感情这么好了,连咱们家从来都不怎么替别人说话的芙蕖,都绞尽脑汁给你想理由求情了。行了行了,哀家也不做这个恶人了,既然芙蕖给你求情,哀家便不说了,而且你如今也是皇上了,有些事情,自己确实是该有主意了。”

    赵晋延倒是没有笑,反而是一本正经的冲着文太后行了礼道了谢,而后又将目光移向了因为尴尬害羞而脸色发红的芙蕖,也认真的道了谢。

    芙蕖自是连连摆手称不敢,事实上,这赵晋延的道谢,倒让她更加觉得尴尬了。她方才明显便是越帮越乱……

    这般想着,芙蕖的目光都有些不敢去看赵晋延了,心里更是暗暗觉得,对方此刻一定觉得她傻透了!

    赵晋延倒真没有这么觉得,他反而是带着几分探究的看着芙蕖。显然今日芙蕖会替他说话这件事情,也让他感到了几分疑惑。而芙蕖这会儿尴尬到有些手忙脚乱的表现,更让他心中莫名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

    这一个盯着看,一个则是尴尬的头都不敢抬,气氛多少显得怪异了。

    文太后坐在一侧瞧着,突然嘴角翘起,笑了笑,冲着夏越朗开口道:“你这倒霉孩子,怎么又把自己给折腾进牢里去了,还不快过来让哀家瞧瞧!”

    “外祖母……”

    夏越朗听到文太后点名,连忙撒娇的小跑到了文太后身侧。

    而文太后笑着摸着夏越朗的脑袋,一脸慈和道:“你这孩子,受苦了吧!哀家瞧着都瘦了……”

    文太后所说完这话,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突然冲着赵晋延开口说了一句:“对了,皇上来的时候,有没有看到路旁有一片梅林开了?”

    赵晋延微微点了点头。

    而文太后却笑了起来,连连道:“那片梅林哀家是极其喜爱的,每年这满宫了的梅花,就属它开的最早、谢的最晚,说来,哀家今日还未让人去给哀家剪上几支过来,不知皇上能否亲自为哀家跑一趟?”

    “但请皇祖母吩咐。”

    赵晋延对此,自是毫无异议,事实上,他心里却是有些在琢磨着太后突然提出的这个请求,究竟有什么用意。

    不过,赵晋延还未深思,文太后便将自己的用意很快便说了出来:“哀家想让你们几个小辈给哀家去剪几支梅花过来,也想享受一下天伦之乐,享受一下你们的孝心。不过越朗这孩子,这几日在牢里可是受苦了,便不必出去挨冷受冻,便留在屋里陪哀家说话,皇上和芙蕖一道儿去吧!”

    “……”

    “……”

    赵晋延与芙蕖二人同时沉默的抬起了头,文太后左右看着,看着他们如出一辙的表情,再次笑了起来。

    “你们这两个孩子,怎么这般有默契,这是不愿意替哀家跑腿?”

    文太后只笑眯眯的看着二人又道,她笑容慈和,可是眼里透露出的狡黠,却是出卖了她。也将她的用意只差没昭告天下了。芙蕖忍不住想到了先时文太后与她所说的那个事情,她的皇帝舅舅临终的时候,其实是想要撮合她和赵晋延……却不想,这边被她的母亲婉拒了,另一边,她的外祖母也想着来掺和着撮合。

    芙蕖有些无奈,却也只能够轻声回道:“外祖母说笑了,芙蕖自是愿意替外祖母跑腿的。”

    “哀家当然知道你孝顺。”

    文太后笑了笑,催促着,“行了行了,你们快些去,待会儿回来,恰好哀家吩咐小厨房做的点心也该热腾腾出炉了!”

    “是……”

    芙蕖和赵晋延二人同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走到了文太后跟着,微微行了一礼,欲转身出去。

    芙蕖下意识落后了赵晋延一步,既拉开距离,又可显示尊卑。

    而文太后却是笑着又喊道:“皇上护着芙蕖,你们二人一道儿走吧!”

    赵晋延闻言停下了脚步,看向了落在他身后的芙蕖,倒也不说话,只是站在原地,显然是等着芙蕖走到他的身边。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十里春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月非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非娆并收藏十里春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