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十里春风 > 第67章 六十七血脉

第67章 六十七血脉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承恩公说笑了,小女在家时,便被我与公主宠坏了。更何况,漠北王庭中意之人可是南颐郡主,小女可没这份荣幸。”

    杨铭没料到事情急转急下,原本自己的主动局面,竟然会就这么变成了自己的被动。

    当然杨铭之所以被动,倒并非是因为在乎杨清漪,虽然杨清漪是他唯一的女儿,这些年来也算是捧在手心里宠爱,可是在宠爱的女儿,到底还是比不得心中的野心。

    他真正在乎的是立场的问题。倘若杨清漪嫁到漠北王庭,他作为杨清漪的父亲,在朝堂上的立场便会变得十分微妙,他显然也不会让自己落入到这样一幅局面。虽然此次漠北来求亲之事,确实有他的手笔在其中,但他决计不会傻到将自己和漠北牵扯在一起。朝堂上斗得再厉害,便是真的冒犯到了皇帝,那都不是什么大罪,但与漠北王庭扯上关系,那便是原则性的问题了。

    更何况,杨清漪这个身份尊贵的嫡女,日后能够利用到的地方可多着呢,嫁到漠北王庭,只有坏处,没有益处,杨铭除非是脑子出了什么问题,才会如文景晖所言一般,将杨清漪嫁过去。

    不过,这会儿,杨铭这话,听着却是十分的推脱,对比着之前他极力想将芙蕖嫁到漠北王庭,大吹和亲好处的行径而言,显得十分讽刺。朝堂上某一部分人的神色在听到杨铭说出那一席话后,皆是变了意味。便是站在杨铭一系的几位官员,面上也皆是带了几分悻悻然。

    不过,在这个朝堂上混着,要什么都不能够要脸,不把脸皮子练厚,也别混这个官场。

    杨铭在说完方才那一席话后,面对众人异样的神色,他只是淡然笑了一下,又是轻声仿佛是解释的说了一句:“皇上,微臣方才所言,并非是舍不得自己的女儿,可是与漠北王庭和亲之事,实乃大事,理应慎重。京中贵女殊多,承恩公的嫡女文小姐、季将军的嫡女……小女并非最优秀的,如何敢出这个头,更何况,漠北王庭从开始时看中的人选,便是南颐郡主……”

    杨铭说的并不快,脸上神色却是十分的诚恳,饶是他的行径实在是可疑,但是他身上就是有一股这样的力量,能够将一件听着让人并不怎么相信的事情,说到让人信服。

    只是,今日朝堂之上,文景晖却是显然有些咄咄逼人,不愿意就这么放过了杨铭,在杨铭的话还未说完的只是,他只是语带嘲讽凉凉的在一侧说了一句:“杨相好胸襟,我可不敢与杨相相比,我膝下也就这么一个女儿,这辈子不求着她大富大贵,只求着她能够平平安安顺顺利利的。况且,我与季将军二人,从开始时,便不赞同和亲之事,更加不赞同给漠北王庭这份颜面。可是杨相对漠北王庭礼遇有加。”

    文景晖的话越是说到后边,越是语带深意,杨铭面色微微有些僵硬,虽然知晓在场人都不会真的将他与通敌之事想到一块儿,可他这些年来为官,可谓是顺风顺水,哪里会被人在朝堂上这般嘲讽。

    但杨铭毕竟是杨铭,能够从一个一无所有的小子爬到了如今的高位之上,自是能屈能伸,在文景晖说完这话后,他倒也不辩解,而是选择立刻冲着高堂之上的赵晋延行了一礼,只诚恳出声道:“皇上,臣在此事上,问心无愧,所言所行,皆是考虑到朝堂社稷,以百姓为先,绝无半点私心。”

    赵晋延闻言,嘴角只是轻轻一笑,他虽然在初始时便表明了自己的立场,但接下来却是一直都沉默的坐在龙椅之上,并没有再说其它了。

    直到杨铭方才说出了那番话,他才语气淡淡说了一句:“杨相过虑了,你对朝堂的衷心,朕自是明白,当然承恩公方才说的话,也并无任何意思,杨相不必多想。”

    虽然在朝堂之上杨铭的确是丢了不少的颜面,可他毕竟是堂堂宰相,这些年来在朝堂上的根基,也不是白打下的。

    文景晖便是讽刺了他几句,而赵晋延在这件事情上的态度,显然是偏向于文景晖这一边,可真的逼着杨铭将女儿嫁到漠北去,显然是不可能的。

    与漠北和亲这件事情上,芙蕖不嫁,京中其他贵女也不可能随随便便推出一人来替嫁,最大的可能便是此事最终不了了之,当然,朝廷也可能要费些心去安抚漠北王庭。

    不过,这件事情众人最终也都没有想到,最后反倒是漠北王庭自己先给放弃了。当然漠北王庭自是也往自己的脸上贴了金,大致意思既然朝廷舍不得让南颐郡主下嫁,他们也便不再勉强。

    当然原话并没有这般好听,可就像赵晋延与武将一派所表现的态度,既然是战败国,便不要奢求太多为好,他们这边自然也不会惯着他们。

    芙蕖原本已经做好了去和亲的准备,甚至都考虑开始安置起身边的丫鬟,院子里的其他小丫鬟们暂且不论,她身边的四大丫鬟跟了她这些年了,如今年岁上虽未到婚嫁,可若是她这个做主子的嫁去了漠北,等待着四名丫鬟的出路只有两条,要么随着她一起嫁到漠北去,在当地成亲生子,要么便是留在府里,等着被配人。前者芙蕖显然并不忍心,虽然若是到了漠北,她身边没有得力的人会有些艰难,可人心都是肉长的,四个丫鬟伺候她这么多年,全心全意为她考虑,她这个做主子的自然也不能够亏待了他们。可若是留在府里随便配人,芙蕖也有些不放心,所以最好的打算就是在她出嫁之前,便替四个丫鬟选好夫婿。

    芙蕖自己还是一个尚未及笄的少女,如何会懂得这个,加上因着晋阳大长公主怕她年幼被老嬷嬷们给掌握住,所以身边连个可以商量的有些经验的老人都没有,芙蕖思来想去真是打算往夏越朗处问问。

    不过还未等她找来夏越朗询问,夏越朗却是先跑到了她的院子里,一脸欣喜开口:“妹妹,我听说那些漠北的使者都离开了。果然你说的没错,你才不会嫁到那个不毛之地呢!外祖母还是疼爱你的。”

    芙蕖根本没有料到夏越朗竟然会给她带来这么大一个惊喜,一时之间,倒是有些愣住了。

    她记得就在前几日,她进宫的时候,赵晋延还曾经问起过和亲之事,当时她的回答是愿意的,当然她心里其实也存有希望,希望赵晋延会出声劝说几句,拦住她,可是赵晋延却是一言不发,芙蕖心里连最后一丝希望都已经消失了。

    而夏越朗今日的话说来,她下意识的也往夏越朗所言的内容想了过去,或许真的是太皇太后在其中发挥了作用……

    可是,芙蕖只是想了一会儿,明明这种说法最能令人信服,但芙蕖却忍不住想到了那一日赵晋延面对她之时寡淡的面色以及眼里尚存的几丝暖意。

    “会不会是皇上……”

    芙蕖嘴唇微微动了动,虽然心中隐隐有这种想法,但最终却并没有说出来。

    漠北和亲之事事了,而年关也越来越近,腊八过后,府里便开始有了真正的年味儿。

    不过今年不管是府里还是宫里,年味儿较之以往却是淡了一些,热闹也少了一些,便是换上了喜庆的物件,屋里院子里都开始热热闹闹的除尘,可芙蕖总感觉到了几丝意兴阑珊。

    她这段时日以来,也进宫了几回。

    不过太皇太后近来身体似乎都有几分抱恙,虽然和芙蕖都说了一些话,可没说一会儿,便累的回了后边的宫殿里。而皇太后至今都未出现在人前过,虽然因着与宫里的关系芙蕖不好不进宫,可总是这般,芙蕖心里还是隐隐有几分尴尬,也没有什么兴致。

    所以在之后,芙蕖也尽量减少了自己进宫的时间,不过说来倒也巧合,这越是近了年关,临近皇帝封笔之时,原本赵晋延应该最忙碌的这段期间,芙蕖去给太皇太后请安的时候,倒总有几回能够遇见。

    芙蕖每回见到赵晋延的时候,赵晋延待她的态度一如往昔,仍然十分温和,但也仅限于温和,除此之外,却是没有其他。

    而芙蕖在面对赵晋延的时候,心里其实也有几分犹豫,和亲之事虽然已经过去了许久,可芙蕖心里却是一直在记挂着是否该与赵晋延道谢……

    思来想去,最终芙蕖还是没有说出什么道谢的话来。

    说来此次和亲,对于芙蕖而言,还真当是祸福难测,原本以为是要降临在头上的一件祸事,可是没有想到就这么平白的就没了,而且夏越朗仿佛是因着此次事情的刺激,竟然难得奋发,主动找了文景晖要求进入焰镇军营之中。

    夏越朗早已经是该领差事的年纪,可之前他性子不定,贪玩的很,成日里游手好闲,还爱惹是生非,所以一直都没有什么正事在身。虽然前不久赵晋延也提及过让夏越朗领差事这件事情,可当时晋阳大长公主断然回绝,也让夏越朗心中难得升起的一股豪气也荡然无存。

    芙蕖还是了解自己这个兄长的,虽然心地纯良,可做事也没有什么定性,更加没有什么勇气。至少他不会有勇气去质疑晋阳大长公主的决定。她原本也以为夏越朗会一直这么无所事事的混下去,可是谁知道,这次她和亲的事情,竟是让他难得生起一股勇气,先斩后奏进了焰镇军中,等到晋阳大长公主和芙蕖知道的时候,夏越朗已经在军营里混了半个多月,而这半个多月,他竟然还混的很不错的样子。

    这让芙蕖真当是有几分惊叹,要知道军营可不是什么好地方,呆着决计是吃苦的,更何况,焰镇军原本为夏家旧部,夏越朗进去,虽有文景晖的关系在,可私底下肯定也会受到不少的为难。偏偏她兄长都坚持了下来,而且还混的很不错。

    芙蕖当时知道后,隐隐下了决心,便是晋阳大长公主极力反对,坚持要让夏越朗离开,她也要挡在前边阻止这件事情的发生。

    结果……晋阳大长公主的反应再次出乎芙蕖的意料,她知道这件事情后,反应比芙蕖还要平淡,甚至连意见都没有发表过,之后让人给夏越朗院子里送了几件适合在军队中训练的衣服与靴子,便没有其他任何反应,显然对于此事并不反对,还有些赞成。

    虽然晋阳大长公主府瞧着如同往日一般,可只有府里的人知晓,至少这些时日,府上主子们的心情都很不错。

    而在晋阳大长公主府瞧着越来越好的时候,京中却开始变得暗潮汹涌了起来,事情的起因,是从不知何处流传起的一个小道消息说起。

    而这个小道消息,听着仿佛是坊间艳文,只说一名美艳的卖酒女,偶尔之间结识微服私访的太子,珠胎暗结,一朝生下了小皇子。而那名小皇子,在数年后被带回宫中,慢慢成长,直至登上皇位之事。

    这个故事虽然并未指名道姓,可莫说是知道内情的那部分人,便是民间的一些百姓,都隐隐感觉到了一丝玄机。

    当今圣上的身世可不是什么秘密,毕竟赵晋延当初被带回宫里的时候,已经是知事的年纪了,中间当时还是三皇子的赵晋宁也已经出生,而突然之间插入了一个皇子,这想隐瞒也隐瞒不了。

    当时民间对于这桩事情也有所议论,皆是摄于皇家威严,并不敢放到明面上来说,可谁都知道,当今圣上是先皇在民间微服私访时候留下的骨血,至于生育圣上的亲母,从未被放到台面上来说,而知道的人微乎其微。

    但如今这桩故事一流传,当今圣上亲母的身份,可算是呼之欲出了……

    有人想过那位神秘的女子或许是当地官员送上的美女,也有人或许是养在深闺的大家小姐,当然更多的人也都是往青楼烟花之地去想,毕竟这般才符合大家的趣味,可是对于后者,大家也只是敢在心中想一想……

    如今真相出来,虽然不到青楼女子这一层面,可卖酒女这个身份,也上不得什么台面。

    而且故事之中的卖酒女,年方二八、身材曼妙,面容美艳,每每站在酒铺之前煮酒时,便引得一众倾慕者争先恐后拿了银钱去买酒,更有街上来往行人,有家室的、没家室的,皆停驻门前挪不开脚步,而故事之中的太子便是听得对方盛名,才只身前往酒铺,假借卖酒观美……

    芙蕖当时听得丫鬟们说起这坊间流传的故事之时,倒是没有丫鬟们单纯听得这个故事时候的好奇心与趣味,她隐隐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也感觉到了一股风雨欲来的味道。

    可她毕竟年幼不经事,便是敏感的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而果然不过半日,这个故事,被赋予了一层新的意味,有人挖掘出了这个故事隐含的另一个小故事,原来这名卖酒的徐娘子在跟那位太子之前,早已不是什么清白之身,当地几位有权势的男人,皆是这位美艳的徐娘子的入幕之宾。只是这位徐娘子手段了得,竟是瞒天过海,没让太子发现任何问题。

    直到京中局势发生变化,太子不得不提早离京离开这个温柔乡,徐娘子知晓太子身份,想与之一块儿回宫去享受荣华富贵时,操之过急,露出了些许马脚,被当时跟在太子身边的皇妹发现了端倪,太子愤怒之下虽念及旧情未对徐娘子进行处置,但徐娘子进宫之时,自是无望了。

    再多年之后,徐娘子因病去世后,那位后来当上皇上的小皇子拿着当初太子留在徐娘子处的遗物回京进了宫。当时小皇子已经是懂事的年纪,而皇上对于这桩旧事几乎是忘却,只隐隐存着几分印象,不过小皇子到底还是幸运,这位新做了皇帝的太子什么都好,就是少儿子,所以天上掉下一个儿子,自是欣喜若狂,直接认了下来,还记在皇后名下……

    第二次出现的故事里提及到的皇妹,除了先时先皇疼爱的晋阳大长公主之外,谁都能够知晓没有他人。而第二次的故事虽然没有直接将其用意显露,可但凡有点脑子的,都忍不住往一个方向想了过去,皇帝生母并不清白,且在宫外自己产下的皇帝,那么……皇帝的又是否是真的皇家血脉?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十里春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月非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非娆并收藏十里春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