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十里春风 > 第72章 七十二春猎

第72章 七十二春猎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婚如冬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芙蕖本就是落荒而逃,一路小跑跑到了厅里,只跑得自己气喘吁吁,原本就有些发红的脸蛋越发的面红耳赤。当然她也知道自己这副形象是绝对不能够进屋去见人,所以一跑到了门口,她便停下了脚步,拍了拍自己的脸蛋,稍作了歇息之后,方才一步一步缓慢的走进了厅里。

    她掩饰的倒是十分好,根本没有让晋阳大长公主和睢阳大长公主二人看出任何的异色。

    而晋阳大长公主与睢阳大长公主二人此时在厅里正聊得火热,气氛十分好。

    便是晋阳大长公主素日里向来严肃之人,此时脸上都忍不住带了灿烂的笑容,声音愉悦的冲着睢阳大长公主夸赞道:“卫麟这孩子,品貌出众,更为难得却是没有京中其他子弟般的沉闷,我瞧着是极为喜欢的。”

    睢阳大长公主听着向来口中吝啬夸赞的晋阳大长公主这般夸奖自己最疼爱的孙儿,哪里能够不高兴,自是也跟着投桃报李连连笑道:“你自己的一对儿女也很是不错,听说越朗最近都呆在军营里,可真是上进,你家芙蕖更不必说了,长得好,性子好,从小又那么乖巧懂事,真当是可人。我啊,就想要这么一个懂事乖巧的孙女待我身边,肯定是拿她当眼珠子疼。”

    晋阳大长公主听了睢阳大长公主的话,笑容再次加深了一些,只轻笑道:“这还不简单,你家卫麟也到年纪娶妻了,到时候给卫麟娶个差不多的孙媳,不一样可以拿着当孙女疼爱。”

    “那也得看我家卫麟有没有这个福气,我有没有这个福气了!”

    睢阳大长公主一边说着,一边那眼睛去瞧刚刚走进来的芙蕖。而晋阳大长公主也是别有深意瞧了一眼芙蕖,只笑道:“你都愿意拿孙媳当孙女疼爱,自是有这份福气的。”

    这对姑侄女的对话,这会儿早已经露骨的只差没有说让芙蕖来当卫家的媳妇,当卫麟的媳妇了。

    芙蕖一想到方才与卫麟发生的事情,只觉得脑袋涨疼,连笑容都带着几分勉强,偏生这会儿,晋阳大长公主和睢阳大长公主也很想听听当事人发表一下意见,睢阳大长公主只慈和的轻笑开口询问:“怎么卫麟没有与你一道儿来,可是你表哥怠慢了你?“

    当着主人家的面,便是主人家做的再不好,芙蕖自然也不可能说出主人家不好的话来。

    她闻言自是连连摇头。

    而晋阳大长公主只轻笑道:“怎么这么快便回来了,你这孩子,就是太拘束了。”

    芙蕖听着晋阳大长公主疼爱且带着几分假意怪责的话语,只好轻声开口道:“皇上来了,我便先离开回来了。”

    她自然不会将方才的尴尬事情说出来,所以只话说了一半,也拿了赵晋延当挡箭牌。

    而晋阳大长公主和睢阳大长公主二人听到芙蕖提到了赵晋延的时候,脸上的笑容皆是淡了几分,都带了几丝若有所思。

    睢阳大长公主沉默了一下,倒是笑着说了一句:“说来,我们家卫麟与皇上关系倒是不错,这些时日,皇上倒的确是有来过府上几回。”

    说罢这话后,睢阳大长公主又是轻叹了一声,开口轻声说了一句:“皇上这位置,做得也是不容易。”

    其实说这一句话,睢阳大长公主已经是有几分逾越,也是说了平时根本不会说出口的话,今日她到底是触景而生,忍不住感叹说了这么一句。赵晋延这皇位本就是来得突然,毫无防备,硬着头皮坐上后,本就是没有背景没有后援,朝臣又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便是她这个久不理朝政的公主看着,都觉得艰难的很。

    不过她在说完这一句话后,她便闭上了嘴巴,没有再说什么。

    而晋阳大长公主闻言,只是冷哼了一声,声音冷淡的说了一句:“世人狡诈罢了!”

    芙蕖听着二人之言,倒是突然想起先时京中沸沸扬扬的那些流言,虽然这些时日她并不没有怎么出门,也没有可以探听,但她却是能够想得到,只怕这流言还未散去。

    她想到方才赵晋延看到她时对她担忧着急的样子,心里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有些感动,又有几分难过。

    方才那般情形下,她哪里顾得上去关心询问对方几句,也不知道对方如今怎么样。

    芙蕖有些出神的想着,却又听得睢阳大长公主压低了声音,与晋阳大长公主轻声开口道:“如今朝上轰轰烈烈闹着让皇帝择帝师,如今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样的情形了!”

    芙蕖闻言,面上又是愣了一记。

    择帝师?

    帝师一说自是从古自今都有,但帝师通常都是自小便教导幼帝或是太子,说到底,赵晋延如今这个年纪,再去找个帝师来,这显然是不太合适。

    若是赵晋延根基稳固,自己主动要求择帝师,说出去自然是一桩美谈。可如今情形下,听着意思又是被迫而为,这却是往自己头上搬大山来压着。

    帝师身份尊贵,所行之事,本就是对皇上进行引导与教育,倘若帝师手中再有权利一些,日后行事,只怕要受帝师所困。

    当然说到寻一名帝师,或者该说是有权利的帝师,倒也不是没有好处,这或许也是一种变相的为毫无根基的帝皇找点依靠。但这点子好处,与它的坏处相比,则显得太过于微不足道了。

    如今朝上逼迫皇帝择帝师,局势竟然严峻到了如此地步吗?

    芙蕖忍不住专注的看向了晋阳大长公主与睢阳大长公主二人,忍不住想要多了解一些。

    但睢阳大长公主和晋阳大长公主两人都是谨慎之人,虽然也有议论一些事情,但都是自己点到即止,并不多说。晋阳大长公主倒是没有睢阳大长公主那般避讳,可也说的不多,只是冷哼的开口说了一句:“旁人说什么,做什么都没有什么用处,倘若咱们这位皇上自己能够立起来,比什么都管用。”

    当然皇上要立起来,哪里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在如今的困局之下,本就是步步维艰,一步不慎很有可能满盘皆输,晋阳大长公主虽然对于赵晋延并没有什么好感,倒也对他上位之后的表现刮目相看,她原本以为,过不了多久自己便要出手去相助,可至今为止,反倒是赵晋延曾经暗暗帮了她们晋阳大长公主府一把。

    这边说到了这些事情,气氛忍不住严肃了一些。

    芙蕖不知这些事情,也知道这些事情自己不好插嘴,只静静的听着。但晋阳大长公主与睢阳大长公主二人倒也没有再多说什么,赵晋延和卫麟二人也来了厅里。

    赵晋延对于睢阳大长公主与晋阳大长公主二人自是十分客气,恭敬的问了晚辈礼,又是免了芙蕖的请安后,倒也并不让睢阳大长公主与晋阳大长公主二人挪位,自己只坐到了芙蕖身侧的一个位置上,倒也并不计较自己坐了下席。

    他坐下后,笑着开口问道:“不想这般凑巧,碰到了晋阳姑母也在府上,对了,方才姑母与姑祖母在聊些什么,晋延可是有打搅?”

    睢阳大长公主自是不好提方才自己和晋阳大长公主真正议论着的事情,只笑着说道:“哪里会打搅,不过是随便聊天罢了。方才说的,是卫麟和芙蕖这两个孩子的事情!”

    赵晋延闻言,面上的笑容微微一滞,但他却很快恢复如常,除了卫麟,旁人都没有发觉到他的异样。

    “卫麟和芙蕖二人的事情,他们二人有什么事情,朕怎么不知道。”

    赵晋延说的缓慢,虽然面上依然带笑,语气也依然温和,可是旁人听着,却总觉得有一丝不对劲。

    晋阳大长公主看了一眼赵晋延,倒也没有多想,联想到方才睢阳大长公主的话的确是容易让人误会,到底芙蕖这边是女方,传出去,吃亏的也是女人,所以她语气冷淡难得解释了一句:“能有什么事情,我和姑母两人聊天,当然是说自己孩子的一些事情。”

    “原来是这样。”

    赵晋延闻言,倒也不计较晋阳大长公主冷淡的语气,反而是笑着开口道:“再过不久,便是春猎,姑祖母和姑母不若一道儿去散散心?”

    赵晋延说这话的时候,目光却是隐晦的看了一眼芙蕖,却未料芙蕖这会儿也在偷偷看着他,二人目光相触之后,到底芙蕖脸薄,瞬间像被烫了似得,一下子缩了回去,耳根也染上了红晕。

    赵晋延瞧着芙蕖这般反应,不知道为何,心里却是有一些高兴,他自若的收回了目光,又是一脸好晚辈的模样看向了睢阳大长公主和晋阳大长公主二人。

    皇帝亲自出口想邀,睢阳大长公主也不是晋阳大长公主这般傲慢之人,自是有几分受宠若惊,但她还是有些犹豫,看着皇帝只开口轻声道:“我便算了吧,这年事已高腿脚不便,去了只怕也是给添麻烦。”

    赵晋延闻言,自然不会应下,只轻笑道:“姑祖母严重了,这春猎本就是去散心,去围场里走走透透气也好,到时候让卫麟在您身边孝敬您。”

    睢阳大长公主听着赵晋延这般盛情邀请,加之自己本就有几分心动,倒是没有再推拒。

    而晋阳大长公主却是显得有些意兴阑珊,只冷淡的开口道:“年年都去围场,更何况春猎向来无趣,还不若去京郊庄上住几天更为有趣……”

    晋阳大长公主的话还未说完,芙蕖便忍不住拉住她的衣角阻止她继续说下去。

    “娘,你不是前几日还在说去庄上住也无趣吗?其实春猎也挺好玩的,女儿就挺想去的。”

    虽然芙蕖对于去春猎这类传统的宫廷活动也没有什么兴趣,但这会儿,她却是不想扫赵晋延的兴,更加不想让赵晋延下不了台。

    晋阳大长公主端架子端习惯了,倒也不是真的不想去春猎,却是没有想到芙蕖竟然会突然打断她的话,替赵晋延说话。她忍不住瞪了芙蕖一眼,可芙蕖也给她摆了梯子,当着外人的面,她自然是要给女儿面子,所以只语气冷淡道:“行了行了,既然那么想去,便去吧!”

    “好,谢谢娘亲。”

    芙蕖脸上露出了笑容,而赵晋延坐在一侧,看着芙蕖的笑容,面上也忍不住露出了一个淡淡的笑容。

    晋阳大长公主与赵晋延本就不怎么和,这会儿瞧见赵晋延在卫府上,所以自然也不会继续和睢阳大长公主去探讨儿女亲事这般私密之事。稍坐过一会儿,她便带着芙蕖起身告辞了。

    而赵晋延见此,倒也跟着告了辞,直说要护送晋阳大长公主回去,晋阳大长公主自是不耐烦且有冷淡的拒绝,但耐不过中间有芙蕖在说和。

    晋阳大长公主便是再不耐烦,也只好忍下了。

    待客人一走儿空后,睢阳大长公主看着坐在手边的孙儿笑着开口感叹了一句:“都说皇上和晋阳不和,我瞧着,这两人倒是关系倒是挺不错的。不过也是咱们皇上是个和善人。”

    卫麟闻言,只是笑了笑,没有说什么。

    而睢阳大长公主见到孙儿这般,倒也并没有觉得自说自话,反而又是笑着开口问了一句:“我听底下丫鬟们说,你仿佛还挺喜欢芙蕖这孩子的,若是真喜欢,下回我就找晋阳商量商量,将你们两人的事情订下了!”

    卫麟听到这话,却是忍不住好笑的摇了摇头,冲着睢阳大长公主轻声道:“外祖母,你别乱点鸳鸯谱,我和芙蕖……”

    说到这里的时候,仿佛是连他自己都觉得有些好笑,只是一味的摇着头。

    睢阳大长公主闻言,却是有些急了,看着卫麟皱眉道:“你这孩子怎么回事,先时问你不是说可以看看嘛,我瞧着芙蕖这孩子挺好的,怎么又不愿意了!”

    “此时非彼时,外祖母你也不瞧瞧芙蕖如今被谁盯着。”

    卫麟直叹自己这外祖母,还真是有些老了,方才那么明显的一桩子事情,竟然还没有看出丝毫端倪来。

    睢阳大长公主还真是没有瞧出任何的端倪来,听着卫麟的话,她忍不住追问道:“你这孩子,还跟我打马虎眼,到底怎么回事?”

    “祖母若是瞧不出来,那便多瞧瞧,尤其到了围场,多瞧瞧。只怕再过不久,中宫这位置,就该有人坐了。”

    卫麟轻笑着说了一句,便站起身来,慢慢的走出了大厅。徒留睢阳大长公主一人坐在厅内沉思。

    其实也莫怪睢阳大长公主这般精明之人今日都没有瞧出端倪来,毕竟初始时,也有人将芙蕖往那个位置上去想过,可当初那么多人想要撮合都不成,不管是往哪方面去想,旁人也都没有再把芙蕖和赵晋延联想到一块儿去了。

    便是晋阳大长公主那么锐利的一个人,面对赵晋延不同于以往的热情,她也没有想到赵晋延会对芙蕖有心思。

    赵晋延护送着二人回到晋阳大长公主府后,晋阳大长公主也没给赵晋延留多少情面,直接自己甩手便往院子里走去,半点都没有招待赵晋延的意思。

    府里一个主子在外边,另一个主子甩手不管,芙蕖只好硬着头皮尴尬的亲自招呼起了赵晋延,又是让上茶,又是让上点心,忙忙碌碌,嘴里还不停的替自己的母亲打圆场:“娘亲她这段日子身体都不太好,估计是回屋去歇息了,皇上莫怪。”

    “表妹坐下歇会儿,都是自家人,不必这般客气。”

    赵晋延看着忙忙碌碌的芙蕖,心里只觉得可爱,瞧着她这副忐忑不安的样子,更是不忍,故连忙安抚着。

    芙蕖哪里真敢放下心来,只把所有的东西都归置好了,方才在赵晋延的下首小心的坐了下来。

    “上一回……”

    “皇上……”

    气氛沉默了一会儿,芙蕖绞尽脑汁想了一会儿,想要找到一个合适的话题,却没有想到,自己刚刚开口,赵晋延也开了口。

    芙蕖愣了一下,自是连忙开口道:“皇上您先说。”

    看着芙蕖这般拘束,赵晋延也有几分无奈,只好轻笑开口道:“朕只是想问问上回芙蕖身子不适的事情,先时在宫宴之时,也不方便问。”

    “都好了,都好了。”

    芙蕖连忙回答,不过想到了上回的事情,她又连忙带着几分羞涩开口:“都是芙蕖不顶事儿。”

    “哪里,是朕不好。”

    赵晋延也是连忙笑着说着。

    二人这么一说,不知道怎么的,突然都觉得有些好笑,气氛倒是忍不住好了许多。

    赵晋延笑过之后,又是开口道:“既然好了,那此次春猎到了围场,便好好玩。宫里近日上供了不少缎子,如今也换季了,回头朕让人选一些合适的送来,芙蕖你多裁几件做春衣。”

    “多谢皇上。”

    对于赵晋延的赏赐,芙蕖倒也不拘泥,大大方方的受了。

    赵晋延见此,眼底笑意加深。

    二人虽然都没有说什么事儿,可气氛还是很不错,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

    清语过来的时候,站在门口看到二人里边的情形,倒是忍不住有些犹豫,不知道是否该不该进来,但想到晋阳大长公主的吩咐,她也只好硬着头皮走了进去,冲着二人行过一礼后,清语小声开口道:“郡主,公主说有事寻您。”

    府上总共就芙蕖一个能招呼赵晋延的客人,晋阳大长公主此举,显然也是在暗示赶客人,不单单是说话的清语觉得有些说不出口,芙蕖听着都有些脸红。

    赵晋延倒是十分善解人意,闻言却是连忙打了圆场:“正好,朕出宫也有一段时间了,是该回去,不然便该来找人了!”

    “好,那芙蕖送皇上。”

    芙蕖连忙红着脸站了起来。

    赵晋延低头看着站在他身侧俏生生的芙蕖,看着她微微泛着红晕的脸蛋与颈上那片白嫩的肌肤,不知道怎么的,身体有一些发热,他不觉握紧了拳头,不自在的清了清自己的嗓子,开口说了一句:“芙蕖不必这般客气,既然姑母有事召见,你莫让姑母久等了,先去见姑母,朕自己出去便好。”

    说罢此言,他便不等芙蕖答复,便二话不说直接离开,让芙蕖想要阻止都阻止不及。

    而赵晋延离去的脚步虽然有些快,但十分沉稳,可只有他自己明白,此时他的心里乱糟糟的厉害。

    赵晋延心中所想,芙蕖自是不知。

    真正说起来,芙蕖对于赵晋延的感情,其实也十分复杂,在其中占了很多一部分的,决计是感激。不管是赵晋延对于她们家的帮助,还是对于她的帮助。

    因为感激,所以芙蕖忍不住有些担忧他,想到了睢阳大长公主与晋阳大长公主聊天时所说的局势,她办忍不住开始担心,也开始有意的去探听一些朝堂上的事情。

    自赵晋延那一日离开后,朝堂上的确也是发生了许多的事情。

    最大的一件事情,当属赵晋延在朝堂上对着朝臣发怒火的事情。

    事情的缘由,自然还是朝臣提及要给赵晋延立帝师这一件事情,理由十分充足,只说皇帝自小便是与普通皇子一道儿接受的教育,热那一份教育,自然不够他为帝,所以要专门择出帝师再对皇上进行教导。

    可是这份充足的理由之中,便是芙蕖听着,都能够听得出其中对于帝王的轻视,显然部分朝臣沆瀣一气,想要对这位没有什么根基,一直以来都没有什么存在感的帝王发起进攻。

    可是出乎意料,赵晋延这一位没有什么存在感,或者该说从未在朝堂上表现出过喜厌情绪的帝王,竟然一反常态,在朝堂上第一次明确的表现出了自己的怒气,更是怒斥带头说了话的几名朝臣。在那几名朝臣以罢官要挟之时,直接让人摘了他们的乌纱帽。

    虽然那几名出头鸟朝臣并非是什么重要的官员,可赵晋延这般,到底是容易留人话柄。芙蕖听闻之后,心中忍不住又开始了担忧。

    不过,不得不说,赵晋延此次强硬的态度,所取得的效果也是不错,至少朝上对于此事倒未敢有什么异声了。

    说来能够取得这么好的效果,与赵晋延素日里的行事也有有些干系。

    以往的赵晋延虽然不是什么温和的帝王,甚至还有些冷淡不好接近,但他的情绪向来很淡,也极少会流露出自己的情绪,特别高兴没有过,这般发怒火,更是没有过,而那一日突然之间这般,的确是震慑了朝臣。

    便是赵晋延只是一个没什么根基的帝王,但到底还是顶着帝王的名号,朝臣做的太过,更容易落下话柄。

    可朝上没了声音,朝下的某些声音却是越发重了。

    先时的流言,再次喧嚣直上,这些流言本身上不得台面,所以也极难去禁止,但真说说,虽有些伤了皇帝的颜面,实质的伤害却并不大,可如今这原本私底下流传的一些话,如今竟然放到了台面上来讲,却是所有人都万万没有想到的。

    毕竟这些流言有伤皇家颜面,放到了台面上,皇家真要较真,那些说这些话的人,被抓起来砍头也未尝不可,可如今这般大大咧咧无所畏惧,说后边没有人,便是芙蕖都不相信。

    芙蕖更加担心的是,这些个流言,若是再不加以制止,只怕假的也要成了真。

    可真要去止住,又哪里有什么简单的方法,是那么轻而易举的事情。

    在这些流言日益喧嚣之时,春猎也慢慢拉开了序幕。

    晋阳大长公主府今日一如往日也是参加了,夏越朗和芙蕖自然是要去的,而晋阳大长公主虽然先时说过不满,但到了日子,还是坐上了马车。

    虽然晋阳大长公主府里的人都参加了,可是今年参加春猎的队伍,实在是有些寒碜。

    虽然较之以往,春猎这项活动的确是要比秋猎时的规模小一些,可今年的队伍对比去年先皇在世时的队伍,足足少了十分之一有余,后宫没出人,这并没有什么奇怪,当今圣上后宫空虚,这是谁都知晓的事情,但朝臣之中,十有五六称病,许多世家,也只派了一些无足轻重的几人来参与,这便是大大的不给皇帝面子。

    芙蕖坐在马车里看着车外的队伍,眉头便一直没有松开过。

    晋阳大长公主看着芙蕖这般,忍不住开口啐了一句:“真是皇帝不急郡主急,他当初既然在朝上这般强硬,便对今日情形早该有所预计,不过也正好可以清理清理朝廷,免得良莠不齐,跟你舅舅在世时一般,什么乱七八糟的人都往朝堂上立。”

    芙蕖听了晋阳大长公主的话,忍不住看了一眼晋阳大长公主,而坐在他们边上百无聊赖的夏越朗却是跟着说了一句:“娘亲说的没错,这去玩的人少点才好,不然像往年一般那么多人,射个兔子都怕被人抢。”

    得了,感情便是她在胡思乱想了!

    芙蕖心中轻叹了一口气,没有再说什么。

    其实说来玩来散心,但今年芙蕖和晋阳大长公主的兴致其实都不高,毕竟围场里发生的事情不过半年,到了围场也难免触景生情。

    好在春猎规矩是不住行宫,只在围场之中安营扎寨,倒勉强让芙蕖和晋阳大长公主二人心情好受了一些。

    第一日,赶了行程,心情又不好,芙蕖和晋阳大长公主二人都没有出去凑热闹,只有夏越朗一人去了。夏越朗的兴致倒真是不错,玩的十分尽兴,也带回了不少的猎物,交给了御厨做成烤肉送到自家的营帐中来,芙蕖和晋阳大长公主二人都略略用了一些。

    第二日一大早,夏越朗可能是昨日玩上了瘾,一大早的,又是兴致勃勃拎着自己的弓箭出去了。

    芙蕖这会儿心情也慢慢转圜了过来,看着夏越朗这般好兴致,也让底下丫鬟给她换了骑装,打算出去逛一逛。毕竟来了这围场,总不能够一直呆在营帐中度完吧!

    谁知道芙蕖这刚出了营帐,还未走上几步,恰好撞上了骑着马过来的赵晋延。

    赵晋延的身后跟着卫麟与一群禁卫军装扮的侍从,他看到芙蕖的时候,眼睛一亮,直接翻身下马,将手中的马绳交给了卫麟便大步朝着芙蕖走来。

    芙蕖脸上也露出了一个笑容,正要冲着赵晋延行礼,便被赵晋延一把伸手扶住了。

    赵晋延脸上带着笑容,眼里带着关切轻声开口询问:“表妹身子可是好些了?”

    “好多了。”

    芙蕖言简意赅轻声应了,抬起头时,对视上赵晋延关切的眼神,心中忍不住一暖,于是又多说了一句:“多谢皇上关心,昨日不过是赶路疲倦罢了,今天已经好全了,所以想出来走走散散心。”

    “好了便好。”赵晋延笑着点了点头,犹豫了一下,他开口轻声道,“朕也无事,表妹不若与朕一道儿骑马去走走。”

    围场里毕竟人多,若是芙蕖和赵晋延一道儿骑马走着,肯定也会变成众人瞩目的焦点,芙蕖有一些犹豫,但看到赵晋延看着她含笑的目光时,她没说出拒绝的话。

    芙蕖带到围场里来的马,是一匹枣红色温顺的母马,被底下马夫养的油光水滑,虽然芙蕖平日里并不亲自照料这匹马,但也常去看这匹马,所以马儿与芙蕖还是十分熟悉,看到芙蕖的时候,兴奋的打了一个响鼻。

    芙蕖看着马儿这副模样,脸上也忍不住露出了笑容。

    她正要去伸手接过马绳的时候,突然赵晋延却是抢先了一步,从马夫手中拿过马车,将马牵到了芙蕖身侧,笑道:“表妹,朕扶你上马。”

    芙蕖愣了一记,倒是不妨赵晋延竟然会这般殷勤,可让皇帝来给她牵马,她还是接受不能的。

    芙蕖只笑了笑,看着赵晋延伸出了自己的手,轻声道:“皇上这是看不起芙蕖吗,芙蕖的马术虽然不算顶尖,但也不至于连马都不能够自己上。”

    赵晋延也是没想到芙蕖竟然会突然狡猾的说出这么一句话,闻言心中觉得有些好笑,又觉得芙蕖这狡黠的模样,实在有几分可爱,于是忍不住笑着点了点头,竟是柔声笑道:“是是是,是表哥不好,那芙蕖自己上马吧!”

    他也不是扭捏的性子,这般说了,便主动将马绳子还给了芙蕖。

    芙蕖接过马绳,便立刻利落的翻身上了马。

    她坐在高高的马上,看着站在一侧的赵晋延,赵晋延见了,也翻身上了自己的那一匹马,而后对芙蕖笑道:“朕知道有一处地方景色极美,芙蕖不若与朕一道儿过去走走。

    “好。”

    芙蕖点头应了,单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赵晋延却并没有立刻挥动马鞭,而后转头看向了同样上了马,打算跟在他们身后的卫麟开口说了一句:“你便别跟着了,睢阳姑祖母也来了围场,老人家许久未来,你这个做孙子的多陪陪好好尽孝。”

    “可是……”

    卫麟有些不解,当然也有几分不愿意,并非他不孝顺,一来是睢阳大长公主身边伺候的人肯定少不了,他去了其实也没有什么用,二来则是,今日是他当值,更何况如何赵晋延和芙蕖二人凑在一起,明显便是有戏的样子,让他离开,实在是太可惜了。

    可赵晋延哪里容得他辩驳,只二话不说便下了决定:“就这么定了,不必多说,你回去吧!”

    今日他本就是想找一处僻静处与芙蕖说一些话,好不容易等得了机会,若是跟上了一个卫麟,那他真是什么都不用说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十里春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月非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非娆并收藏十里春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