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十里春风 > 第74章 七十四衷情

第74章 七十四衷情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赵晋延面色一变,不过倒也并不惊慌,只是下意识将芙蕖护在了自己的身后。

    如今的局势本就不太太平,赵晋延倒并不是没有防备,只是未料这群人会这般大胆,侍卫们虽然跟随着,但如今离着赵晋延与芙蕖,倒也有一段距离,更为不妙的是,围场里出现的这群黑衣人,瞧着人数并不少,如今只将反应过来迅速冲过来想要护驾的侍卫拖着……

    这一群黑衣人能够出现在围场里,这后边所透露出的深意,自是让赵晋延面色阴沉。

    但是这会儿,他倒也没有多想,只是冲着站在她身后的芙蕖轻声说了一句:“芙蕖,莫怕,待会儿躲在朕身后。”

    芙蕖面带几分恐惧的点了点头。

    说起来,这一回她却是远远比第一回遇到这样的事情时要冷静多了,但瞧着这群黑衣人,若说不怕,定然是假的。同时芙蕖虽然点了头,可是心里也很快反应了过来,其实待会儿真的打起来,她也不可能真的躲在身后,反倒是让赵晋延来保护她。

    这么一想,芙蕖原本有些发软的腿脚,倒是一下子变得有了力气。

    赵晋延倒是不知道芙蕖这会儿心中所想,他方才之所以敢对芙蕖这般承诺,自然也是有几分底气。身为皇子,便是不用十分精通武艺,但腿脚功夫还是从小便是练起,便是真的打不过这群黑衣人,但撑上一会儿倒并不难。

    在瞧见黑衣人之时,他脑子里便立刻衡量了起来,这群黑衣人虽然瞧着多,可他带来的侍卫禁军人数还是多过他们,只要撑到禁军解决掉拖着他们的黑衣人,便可无虞。

    只不过,赵晋延所能够估量到的事情,这群有备而来的黑衣人,自然也知晓。初初一交锋,离赵晋延最近的几个黑衣人,便立刻拿着大刀冲了上来,赵晋延身上并没有趁手的武器,并且身后还要护着芙蕖,自是只能防守,只带着芙蕖朝着黑衣人队形之中的空洞冲了过去。

    芙蕖跟在赵晋延身后,只攥紧拳头,不敢发出任何一丝声响,她倒是庆幸今日穿的是骑马装,好歹行动上倒是没有给赵晋延拖上任何后腿。

    只是,她很快便察觉到了不妙之处,赵晋延的腿脚功夫的确是不弱,至少对上这群黑衣人,瞧着也没有落于下风,可到底双手难敌四拳,更何况,围困他们的人,真的一点都不少。赵晋延自保自然不成问题,便是如今,也从黑衣人手中夺了一把大刀招架着,可……赵晋延出手的时候,仿佛是有什么顾虑,行动上也因此而迟缓了许多,便是方才那交手的几个回合,他的手臂上已经挂了一些彩。

    而芙蕖也发现了赵晋延为何会这般,说到底,还是因为她的缘故,赵晋延既要防止黑衣人上来,又要护着身后的他,出手时,难免束手手脚。

    “皇上,您别管我……”

    芙蕖说这话,是真的发自肺腑,是真心的,虽然她也知道如果赵晋延真的不管她,她在这处很有可能会丧命,可她也不傻,如今侍卫还未过来,赵晋延再这般下去,只怕自己便先难以自保。

    她的性命,又哪里比得过赵晋延的性命。

    便是退一步说,若赵晋延出了事情,而她用赵晋延换来的性命活的好好的,只怕日后也一样讨不得好。

    只是,芙蕖的话并不管用,赵晋延并未理会芙蕖,依然将芙蕖护在身后,护着好好的,而不过这一瞬间,他的手臂上,腿上,又添了不少的伤痕,鲜红的鲜血打湿了他的衣袖……

    不行,在这样下去,只怕他们二人都难以自保。

    芙蕖并不懂得比较敌我势力,这会儿她的关注点也全在赵晋延的身上,当然也并不知道侍卫们已经朝着这边赶了过来。当然,便是她瞧见了,只怕也顾不上了。

    她的深思都落在赵晋延身上,而就在赵晋延左后方,她惊恐的睁大了眼睛,看着一个黑衣人挥刀砍下,而对方刀锋方向,恰是赵晋延心脏的位置。。

    芙蕖脑子里一片空白,甚至都未来得及深想,二话不说直接朝着赵晋延身上扑了过去。

    赵晋延虽然身上多处负伤,但也不至于真的无力招架,他自也能够感受得到身后刀锋的动静,他原本想要护着芙蕖往前走一步,却未料,还未等他出手,芙蕖却从他的身后跑了出来,用身体挡在了在的身上。

    而就这么一错身,刀锋只需一眨眼间,便要落在芙蕖的瘦弱的背上。

    赵晋延下意识便是抬起了自己的右臂,直接挡在了那刀锋之处。

    “嗤”的一声,却是刀破了右臂盔甲直入血肉之声。

    “皇上……”

    芙蕖错愕睁眼,脸上甚至还未来得及做出反应,而黑衣人瞧见赵晋延受了伤,自是士气大增,攻势也越发猛烈。

    紧接着便是大刀抽出,第二刀也挥了起来。

    前有狼后有虎,退无可退,赵晋延受了重伤,这会儿也根本无力招架,一个避让之下,赵晋延的身子也打了一个趋势,却是控制不住了身体的幅度,朝着山坡之下滚了下去。

    芙蕖被护在赵晋延怀中,可是山坡陡峭,赵晋延自己又受了重伤,这会儿根本无力护住芙蕖,只能凭着本能紧紧抱着芙蕖的身体……

    不知道过了多久,等到赵晋延被手臂上的伤痛疼醒之后,睁开眼睛,只看到了头顶上蓝蓝的天空。他侧过头,发现手臂上的疼痛,却是芙蕖坐在他的身侧,正替他包扎着伤口。

    此时芙蕖正是发髻早已经散的不行,头上的饰物早已经不知道去了哪里,甚至发丝之间还夹了一些枯草。而她向来素净白嫩的脸上,此时分布着不少小小的血口伤痕,向来是方才摔下来时给磨伤的。不过,人没事了就好。

    赵晋延看着芙蕖低垂的眼睑上长长睫毛撒下的一片阴影,心中却是松了一口气。

    芙蕖替赵晋延包扎完手上的伤口后,看着伤口终于不再流血,方才松了一口气,她正要拖着腿去察看赵晋延身上其他的伤口时,却恰好看到赵晋延已经睁开了眼睛,原本强撑的坚强在一瞬间,却是坍塌了。

    “皇上……”

    芙蕖忍不住红了眼睛,可立刻她却是忍住了泪水,只是开口问道:“您哪里不舒服……”

    “无事……这是哪里?”

    赵晋延原本想要伸手去安慰芙蕖,可是却发现自己的手臂因为失血过多,根本没有力气去抬,所以只能够苦笑的问了芙蕖这么一句话。

    芙蕖闻言,连忙开口回道:“是我们摔下来的地方,我……我力气不够,也不敢随意抬您,而且这个地方恰好是一个小小的坑,不容易被发现,所以我就没动了……”

    赵晋延听着芙蕖的话,打量了一下四周围的环境,也难怪他抬头便是蓝天,他和芙蕖的确是落在一处小坑里,这个坑其实不过半米深,不过依着如今他的身体的条件,的确是他们最佳的藏身之处。

    可若是让敌人找了过来,此处也根本没有任何遮挡的作用。

    赵晋延观察完四周的环境后,当即便做了一个决定,对芙蕖开口道:“此处不深,你应该能够爬出去,你先找处隐蔽的地方躲起来,等安全了,再去寻人来。”

    赵晋延其实并不放心让芙蕖一个人行动,可是如今他失血过多,根本便是动弹不得,芙蕖力气瘦小,也根本不可能扶着他离开这儿,让芙蕖陪着他等在这儿,实在是太危险。

    毕竟出现在山上的那群黑衣人,难保有漏网之鱼,便是侍卫们真的将那群黑衣人绞杀干净,可……难保别处也有埋伏。

    赵晋延并不傻,这群黑衣人的目标明显便是他,若是芙蕖出去了,其实真的撞上了黑衣人,也不一定会被下手。可若是陪着他在这儿坐以待毙,一旦让那些黑衣人找来,只怕是必死无疑了。

    赵晋延一想到这儿,倒是将心中最后一点顾虑都撇了去,只冲着芙蕖坚定开口:“你赶紧离开,先保护好自己的安全,。明白吗?”

    赵晋延怕芙蕖犯傻,万一一出去便想着回去求救,反倒落入埋伏,所以又是认真的冲着芙蕖说了一句。

    芙蕖闻言,却是连连摇了摇头。

    “现在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而且这是命令……”

    赵晋延瞧着芙蕖这般,心里倒是感动,可他还是二话不说便立刻冲着芙蕖开口道。

    芙蕖咬着嘴唇抹了一把自己的脸,只轻声开口道:“我腿伤了,现在……动不了。”

    随着芙蕖的这一句话,赵晋延这才发现,芙蕖从方才开始,其实一直以一种别扭的姿势坐在他的身边,而他的目光落在芙蕖的腿上,也明显的看到,芙蕖的右腿裙摆上,满是鲜血,而就在她的腿边,有一块不规则满是菱角的大石头。

    “方才摔下来的时候,我的腿不小心砸到石头了。”

    芙蕖小声的解释了一句,若是她腿完好,这会儿其实她马上想到的也是带着赵晋延离开这儿,只是她的腿伤的病不轻,方才支起身体替赵晋延包扎伤口,便生生让她疼出了一身冷汗。

    赵晋延看着芙蕖苍白的脸色以及额上浮起的一层薄薄汗水,便是明白芙蕖是用了多大的毅力在忍受。

    他想要支起身体去察看芙蕖的伤口,可一则是没有力气起身,二则却是芙蕖这伤瞧着,恐怕并不仅仅是皮外伤,指不定还伤到了筋骨,他并不懂医,若是贸然去动手,只怕反倒是会让她伤势加重。

    可也因着芙蕖这一情况,倒让赵晋延将心中最后那点子纠结给抛之脑后,他们二人,如今只怕也只能够听天由命了。

    赵晋延看着芙蕖,十分心疼,可是他也说不出不痛不痒的关切,他本就是一个行动多过言语之人,如今他无能无力,自然更加说不出什么话来,许久之后,他才说了一句话:“都怪我带你来这处,无端让你受了这场祸事,腿疼的厉害吗?”

    在这会儿,赵晋延倒真的和一个普通人一般,与芙蕖说着话。

    芙蕖闻言,自是连忙摇了摇头,这腿方才刚伤的时候,的确是疼的让她几乎晕眩,到了这会儿,也的确是一阵一阵的疼的,可是仿佛是疼的已经麻木了,她倒是没有再像方才那么厉害,便是额上身体冷汗一阵一阵的冒,但她也不会真说疼。可是赵晋延的话,其实也让她想起了一件事情,她想到了方才刺客来时……赵晋延与她说的话。

    芙蕖低着头轻声开口道:“皇上的意思,我都懂,晋元哥哥待我那么好,皇上对我也好,我都记在心里,皇上放心,我不会嫁人……我也想陪着娘……”

    赵晋延愣了一下,面无表情看着芙蕖。

    芙蕖没有听到声音,心中略有些不安,抬头飞快的偷偷看了一眼赵晋延后,再次低了头,其实心里也被赵晋延那面无表情的神色给吓了一跳,她想了想,揣测的再次轻声说了一句:“芙蕖所言,都是肺腑之言,若是皇上不信,芙蕖可以发誓……”

    “你懂什么……”

    赵晋延的语气有些严厉,也带了几分气急败坏。

    他其实也是万万没有想到,方才他未尽之言,竟然会被芙蕖偏到了这一思路上。当然赵晋延也承认,这的确是他很早以前的想法,可是如今,芙蕖这想法,反倒是大大的让他有种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感觉。

    若芙蕖真的给赵晋元守节……

    赵晋延简直不敢去想这个想法。

    “我并非这个意思,你莫要多想……”

    赵晋延的声音有些轻,有心情复杂的缘故,当然也有如今身体虚弱的缘故。

    芙蕖倒真不觉得自己有多想,这会儿诉衷情显然并不太合适,无论是二人身处的处境,还是如今二人的身体状况,可赵晋延有这个兴致,芙蕖还是打起了精神听着赵晋延在说的话。

    “当初是我想岔了,我自然也知道,自己的想法有多自私,所以……有一段时日,我是真心想让你嫁给一个靠谱的男人,想让你幸福,因为我觉得,这可能也是大哥的心愿。我……也考虑过卫麟。”

    赵晋延想到自己那个时候的想法,脸上倒是不自觉的笑了一下,他心中同时也在暗暗的庆幸,幸亏自己及时醒悟了过来,不然真让芙蕖嫁给了卫麟,只怕她自己肠子都该悔青了。

    而芙蕖这没有料到赵晋延竟然会有这么一番心理转折,她有些惊愕的抬起了头,一时之间,心中十分复杂,当然,说感情,绝对是有的。

    而她未曾想到的是,赵晋延在说完这些话后,马上紧接着又开口说道:“可是,我也万万没有想到,前些时日,看到你在卫家,知道你去卫家的目的后,我心里竟然十分不高兴,甚至还有几分恼怒……”

    这是……

    芙蕖这会儿真是彻底糊涂了,她真有些搞不清楚赵晋延的用意,一会儿不想让她嫁人,可一会儿又愿意让她嫁人,到了最后,瞧着意思,又仿佛是出尔反尔了。

    芙蕖到真有几分伴君如伴虎的微妙感觉,她自认为不机灵,所以只能够用最笨的法子,这会儿没有搞清楚赵晋延最终的想法,也不敢轻易开口,只是听着赵晋延下边会讲些什么。

    而赵晋延接下来讲的话,则是让芙蕖震惊的一句话都接不上了。

    “我当时并不知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等到回宫之后,细细想来,却意外的发现,自己竟然是在嫉妒卫麟。”赵晋延顿了一下,抬起头看向了芙蕖,轻声开口反问道:“芙蕖,你可是明白我的意思。”

    芙蕖的身体忍不住瑟缩了一下,她又不是傻子,自然是明白赵晋延的意思,可是……因为这种想法太不可思议,甚至是有些可怕,她根本不敢去明白,也不觉得自己明白了。

    她下意识点了点头,可是又飞快的摇了摇头。

    而赵晋延瞧着芙蕖这般,却是笑了起来,他并不打算让芙蕖就这般糊弄过去,只是又是笑道:“你这是把我搞糊涂了,究竟是明白,还是不明白,若是不明白,那我便于你再说的仔细一些。”

    “我……看到表妹,心中便是欢喜。”

    赵晋延从未说过情话,原本他也觉得,自己会吝啬说这番情话,可是在此情此景之下,他却是非常自然的说了出来。

    等到说出之后,他的脸色才有几分发红,心中也有几分不自然。

    可赵晋延抬头看到芙蕖一脸不知所措的样子时,自己反倒是自在了。

    他又是轻声开口道:“芙蕖,我知道今日自己所言,确实有些唐突……其实连我自己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毕竟从小到大,我一直以为,你会是大哥的。我自小尊敬大哥吗,也从不敢亵渎。”

    赵晋延这一番话,显然是有缓解尴尬的用意,只是,这番话说出来后,不仅仅是赵晋延自己,便是芙蕖自己,面色都有几分不太自然,赵晋延及时止住了这个话题,未免多说多错,赵晋延倒是十分直接的看着芙蕖开口轻声说着:“我并不知道芙蕖你的想法,可能是我一厢情愿,可是这些时日想来,我觉得芙蕖你对我,也并非全然无情。倘若我的感觉不曾出错,那我想给自己一个机会,也给你我未来,一个可能。”

    赵晋延说完这话后,便沉默了,他看着芙蕖,显然是在等着芙蕖的答复。

    可是他的这一番话,出现的太过于突然,又是在这么一副情景之下,芙蕖心中本来就乱的很,要让她立刻给予答复,这叫她如何轻易的定下自己的终身。

    芙蕖从来都没有往这方面想过一丝一毫,在她的心中,赵晋延一直都是她的兄长,与赵晋元一般。可唯一不同的是,当初她敢拒绝赵晋元,理由充足,赵晋元早有妻女,且她仗的也是赵晋元对她自小到大的纵容与宠爱,她有恃无恐赵晋元不会来伤害她,伤害她的家人。

    可赵晋延不一样,芙蕖与他相处的时日太短,即使她明白赵晋延不是这样的人,不会因为她的拒绝而做什么事情,可她心底里却有些不敢了。尤其想到这些时日以来,赵晋延对他们家的好,很有可能大半原因是因为赵晋延喜欢她。

    但贸然出口答应,芙蕖自问也无法突破自己心中的这层防线。

    如此一来,她不敢应承,也不敢拒绝,只能够沉默。

    赵晋延虽然在情感方面有些迟钝,但这会儿他却不傻,芙蕖的反应,其实也让他心里渐渐有些明白了过来,原本有些火热的心虽然渐渐冷却了,但赵晋延还是好风度的想要出口缓解一些尴尬。

    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坑上传来了一阵声响。

    由远及近,马蹄声、人声渐渐靠近,赵晋延与芙蕖面色一变,一下子将方才的儿女情长放到了脑后,都打起了精神,往坑上看去。

    来人可能会是援兵,但也有可能会是方才那批黑衣人……

    直到听到了卫麟的声音后,二人方才松下一口气,赵晋延出声唤来了那群人。

    以卫麟为首的侍卫看到坑下赵晋延与芙蕖的狼狈模样,皆是变了脸色。便是卫麟这般向来不正经之人,这会儿都面色沉重,纷纷跪下请罪。

    赵晋延倒是没有说什么,只是配合着侍卫脱离了此处。

    而等到走出了坑外,芙蕖和赵晋延方才发现,这会儿只怕整个围场的侍卫都出动了,当然除了卫麟之外,还有晋阳大长公主的人马,甚至晋阳大长公主与夏越朗二人,也都站在外边,一看到芙蕖,二人便心疼的上来亲自搀扶。

    赵晋延被卫麟扶着,虽然因为扯动伤口,疼的厉害,可是他还是忍不住看了一眼站在他对面的芙蕖。

    他没有想到,他这一眼看去,芙蕖仿若有所察觉,也回过了目光,望向了他,脸上突然露出了一个笑容,声音轻轻开口说了一句:“皇上,谢谢。”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十里春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月非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非娆并收藏十里春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