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十里春风 > 第82章 八十二进宫

第82章 八十二进宫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赵晋延回到宫中,由着底下人伺候着换好衣裳后,正想去御书房里批阅奏折,身边的伺候太监却是上来轻声禀告:“皇上,宫中御花园里的荷花有一朵开了?”

    “开了?”

    赵晋延理着袖子的手微微顿了一下,想到了芙蕖,脸上却是不由自主的浮起了一抹笑容,“今年的荷花倒是比往年要早上许多,可能是今年比往年都要热的缘故……”

    不过,这时机倒也巧妙,赵晋延在心中暗暗想着,说来也不知道是巧合,还是冥冥之中自有注定,他之前便有与芙蕖说过,等宫中御花园里的荷花盛开,便让芙蕖进宫来赏荷,岂料芙蕖今日刚刚能够站起来,这荷花也便开了第一朵了。

    太监瞧见赵晋延脸上的笑容,感觉到赵晋延心情仿佛不错,倒是立刻又是笑着对赵晋延说了第二件事情:“太皇太后听说皇上出宫了,说若是皇上回宫,便请皇上过去坐坐。”

    “今日还未与皇祖母请安,的确是该过去坐坐。”

    赵晋延闻言,也是点了点头,今日他出宫时时辰尚早,也便没有过去打扰太皇太后,给太皇太后请安,赵晋延也没有多想,只当是太皇太后想念。

    不过他这刚收拾妥当出宫,便有听到了底下人传来的一个消息,脸上的微笑微微收敛了起来,脚步虽然依然朝着太皇太后宫殿的方向走去,却不如开始时那般轻快。

    太皇太后的宫中,此时倒是人丁新旺,太皇太后高坐主位,在她身侧,却是许久未曾露面的文太后与文静姝,再下首,另有文静姝的母亲陈氏以及文静姝的嫂子。

    一屋子的人,都说说笑笑,气氛显得十分轻快。

    若是唯一有些格格不入的,恐怕也就是坐在文太后身侧的文静姝与文太后了,文太后一身素衣装扮,闭眼念佛的模样自是不必多说,文静姝虽然不像文太后这般过,可她身上的衣服也十分素净,比之那一日去见芙蕖时的素衣,也仅仅多了一些银色暗纹,而头上,更是简简单单只戴了没几样首饰。

    平日里,文静姝是最讨长辈喜爱的晚辈,不仅仅因为她乖巧懂事,而是因为她虽不活泼外向,却常常会说些长辈爱听的逗趣话儿,也很会调动气氛。

    但今日她也显得有些沉默,除了太皇太后问话时与她说的话,她几乎也是安静的坐在一侧,让文静姝的母亲和嫂子都急的不行。好在太皇太后倒也并没有在意,只当孩子长大了才会如此,还笑着感叹了一句:“静姝这孩子,如今瞧着是越发文静稳重了。你们家中也莫太拘着孩子,哀家瞧着静姝这样已经很好了。”

    文静姝的母亲陈氏闻言,自然是连连点头称是,心中却颇有些不自在,这些日子,文静姝的改变,其实差点没把她给愁坏了,成日一副吃斋念佛,超脱世俗的样子,若非文静姝没有其他的举动,她还真怕自己的女儿哪天想不开会去出家呢!

    陈氏只好笑着对太皇太后轻声道:“这孩子,性格向来这般,也不爱玩闹,也不知道像了谁。”

    太皇太后闻言,却是笑着开口说了一句:“哀家瞧着静姝这般就很好,京中各家同龄的孩子,就属咱们家静姝最优秀,这般便是当皇后也是使得的。”

    太皇太后这话说的仿佛是一句戏言,却是引得陈氏心中一跳,而文静姝原本垂着的眼睑,也忍不住抬了起来,皆看向了太皇太后。

    太皇太后却只是笑着,并没有再说其它。

    可是,所有的人都明白,太皇太后并非是一个会失言之人,她说每一句话,做每一件事情,必然有她自己的想法与用意。

    而如今这……是在暗示些什么吗?

    陈氏一颗心突然变得火热,目光也越发的殷勤了起来。

    她倒是很想知道一个答案,只是太皇太后在说过这句话后,却没有再说什么其他了。

    而这会儿,外边殿外通禀,皇上来了。

    众人连忙站起了身,朝着门口接驾。

    赵晋延走入殿内,看到殿中人的时候,面上也仿佛是吃了一惊,但他很快收敛了吃惊的神色,朝着太皇太后和文皇后都行了一礼。

    太皇太后和文皇后自然连忙让赵晋延坐下,赵晋延坐下后,文家人也紧跟着冲着赵晋延行了一礼,这么一番行礼过后在等着大家坐下后,太皇太后笑着开口说了一句:“都是自家人,其实不必这般多礼的。”

    说完这话,她的目光看向了赵晋延。

    赵晋延也只是笑了笑,并未接话。

    太皇太后瞧见,心中难免有些沉了沉,她可是记得,当初芙蕖进宫朝着赵晋延行礼,回回赵晋延都是让芙蕖免礼,只说都是自家人不必多礼。

    她忍不住轻轻感叹了一句:到底文家不是赵晋延真正的外家,甚至连晋阳一家子在赵晋延心中的地位都比文家要强。当然,这一点,也让文太后越发坚定了心中一开始的想法。

    赵晋延对于太皇太后这个皇祖母倒是尊敬,虽然没有接方才的话头,却也笑着开口说起了其他的话题缓和气氛:“第一次来皇祖母宫中这般热闹,皇祖母日后也的确是该多召见人过来陪您才好。朕事务繁忙,总是有顾不到皇祖母的时候,还请皇祖母莫怪罪。

    “瞧皇上说的,自然是皇上的公事重要。”

    太皇太后笑着说了,又是轻笑道,“皇上这可是来迟了,方才其实屋子里更热闹,季将军家里的夫人和她家姑娘,还有王家的都在呢,这会儿是哀家留了点私心,让自家侄女留下来陪哀家说说话呢!”

    “原来是这般。”

    赵晋延笑着点了点头,太皇太后其实是该知晓今日赵晋延出宫之事,也知晓赵晋延这次出宫,是去见得谁,可是太皇太后却是半句未提,既然如此,赵晋延自己也没有提这件事情。

    “哀家记得,论辈分,静姝和皇上是表兄妹关系吧?”

    太皇太后看了一眼低头的文静姝,又看了一眼坐在自己身侧的皇帝,突然笑着说了一句。

    文静姝没有出声,赵晋延也没有接话,陈氏坐在下首却是连忙开口道:“是啊,静姝和皇上是同年出生的,不过皇上比咱们家静姝要早上几个月。的确是皇上长些。”

    陈氏显然也是有意顺着太皇太后的话来表示亲近,所以与皇上说话的时候,语气透露出这股子的亲近味道,虽然满是尊重,却也有一股子将自己架在长辈位置的感觉。

    赵晋延自然不会给文家人没脸,先且不说文家有文景晖,便是看在太皇太后与文皇后的面子上,赵晋延也不可能让文家人下不了台,但也仅限于此,再多却是没有了,面对陈氏亲近的话,他也只是笑了笑没有说什么。

    太皇太后却仿佛根本没有看出赵晋延的意思,还笑着开口道:“又是同龄又是表兄妹的,合该亲近些才是,这两个孩子小的时候没怎么接触,现在也生疏了,都是亲戚家,可不能够这般!对了,哀家记得,御花园里的玉兰花开了,哀家可麻烦得动皇上和静姝不若一起给哀家摘些回来插瓶。”

    太皇太后撮合的意思,显而易见,文静姝依然低头不声响,倒是赵晋延笑了笑。

    太皇太后瞧着二人这副样子,张了张嘴还想再说其它的时候,赵晋延却是突然开口应承了:“皇祖母的吩咐,孙儿自然应当照办,只是麻烦文小姐了!”

    说罢,赵晋延倒是落落大方,站起了身。

    文静姝却是慢了一拍,在赵晋延站起后,并没有马上站起来,惹得坐在她身侧的陈氏急的不行,又不敢有什么小动作,好在文静姝倒也没有让气氛僵持,虽然慢了一拍,却也站了起来,跟着赵晋延一道儿走出了大殿。

    二人走出大殿的时候,虽然也是一前一后,但拉开的距离并不算大。

    可等到走出了宫殿后,赵晋延的脚步越走越快,步子也越跨越大,文静姝虽然不算慢,但依然保持着方才的步伐,不紧不慢,因此二人的距离,慢慢的越拉越大,拉出了一长段。

    跟在赵晋延身后的侍从瞧着文静姝这速度,忍不住替对方抹了一把冷汗,唯恐赵晋延再走的快一些,就直接将人给甩掉了。

    但在走出太皇太后的宫里,走入御花园的时候,赵晋延的脚步却是慢慢慢了下来,甚至在快要走到玉兰花林子的时候,赵晋延还停下了脚步,站在原地等着文静姝。

    文静姝却并没有那么领情,前边是皇帝停下脚步等她,她却依然保持着方才不紧不慢悠然的步伐,依然慢慢走着。

    赵晋延也十分耐心,只站在原地,等着文静姝慢慢走近,直到走到了他跟前的时候,赵晋延看着文静姝轻声说了一句话:“文小姐可有想过日后之事?”

    文静姝慢慢抬起了头,看向了赵晋延,神色平淡,也没有说话。

    而赵晋延则是冲着身后的侍从做了一个手势,示意众人退后,然后他看向了文静姝,轻声开口道:“朕知晓文小姐对于大哥的痴心,如今大哥走了,虽然大哥生前并不知文小姐对他的心意,但大哥向来心善,但凡他地下有知,定然也不愿意看着文小姐过得不好,朕虽不济,也不想大哥心中不安。”

    “这是臣女自己的事情,不劳皇上担心。”

    文静姝似乎并不领情,只是语气淡淡开口说了一句。

    “是吗?”

    赵晋延闻言,也并不怪罪,只是又开口道:“文小姐之前立志想替兄长守节,朕虽然觉得有所不妥,可感念文小姐一片痴心,倒也赞成,只是……文小姐在兄长生前并未流露过丝毫心意,与大哥更无名分,想要替兄长守节怕并不是那般容易,家中人只怕也不会赞成,若文小姐心中确实有此意思,朕可以帮文小姐。”

    文静姝闻言,嘴角只是轻笑着,却并没有接赵晋延的话,反而是对赵晋延轻声开口道:“此时是我自己的事情,不劳皇上担心,皇上还是多担心一下自己的事情吧!皇上对芙蕖有意,可是臣女如今瞧着,只怕没那么容易,便是我不当这皇后,多的是人盯着这位置,而如今,太皇太后只怕也并不怎么中意芙蕖。”

    文静姝说这话,倒并非是幸灾乐祸,相反,她也有替芙蕖有些着急,若是芙蕖能够坐上这个位置,其实她比谁都要开心,而如今对着赵晋延说这话,只不过是想要将对方一军,她并不想让自己和赵晋元的那点子事情,让其他人插手,便是赵晋延是真的好意,她也并不想接受。

    也不得不说,文静姝的话,的确是说中了赵晋延心中的担忧。

    之前太皇太后的确是想让芙蕖嫁予赵晋延为后,可是如今,赵晋延却能够明显的感觉到太后态度的转变,当然这其中夹杂的事情也很多,之前和亲之事上,太皇太后赞同让芙蕖去和亲的事情,虽然芙蕖不知,但晋阳大长公主因为此事,其实早已与太皇太后闹翻,在之后诸多小事之下,尤其是赵晋延如今已经渐渐坐稳了帝位,太皇太后的态度也从一开始赞同让芙蕖坐上后位,改为了反对让芙蕖去坐这个位置。

    偏生这段时日以来,赵晋延再三出宫去探望芙蕖,又有围场之事,太皇太后也瞧出了赵晋延对于芙蕖的心意,所以如今太皇太后会邀请京中世家小姐进宫,名为陪伴,实则却也是想让赵晋延能够舍弃芙蕖,从中选取后位人选。

    但赵晋延心志向来坚定,一旦做下了决定的事情,就不是那么容易改变,虽然他不会明着与太皇太后反着来,私底下的交锋却是可想而知。偏生除了太皇太后这一道关卡,赵晋延所要面临的考验还不少,还有一个阴晴难测的晋阳大长公主。

    这中间的路,可并不好走。

    “御花园的荷花开了,芙蕖的腿脚也可以站起来走路了,明日朕想请芙蕖进宫来赏荷。”

    赵晋延只是没头没脑的冲着文静姝说了这么一句话,自己转身走入了玉兰花林中开始摘起了花。

    文静姝看着赵晋延的背影,嘴角却是轻轻的浮起了一抹笑容,其实说来,她和赵晋延算是一类人,一旦认定了的事情,都不会轻易改变。

    赵晋延未来的路不好走,可他打算坚持走下去,那么她也会一样。

    想到心中的那个人,文静姝的脸上,不由自主的露出了一个浅浅的笑容,赵晋延与芙蕖比她更幸运,在来得及珍惜的时候,意识到并且能够珍惜。

    而她却在尚未懂得珍惜的时候,却失去了。她曾经以为自己对于赵晋元的感情,只是深到愿意看着他幸福,可是等到人没了,她才发现,如今自己只能够凭借着对他的思念与爱恋活下去。

    芙蕖接到宫中传出的旨意时,却是愣了一下。

    倒并不是被这突然的旨意给惊了一下,而是被传达旨意的人给惊了一下,往日里她进宫,基本上都是太皇太后想念才会让她进宫去觐见,可今日下发这道旨意的人,却是赵晋延。

    这般直接毫不避讳,芙蕖一想到,脸上便有些发烫。

    而想到了当初赵晋延与她提及宫中御花园池中荷花盛开时,让她进宫赏荷之时的情景,她的一张脸上,不由自主,更是布满了红晕。

    而芙蕖这会儿,心中也有一些纠结,她甚至还有一些不知所措,她觉得自己还是不要进宫,可心中却又不由自主的想着,若是进宫,赵晋延会给她安排一些什么。

    芙蕖这边心头纠结,而另一边晋阳大长公主在听得清语的禀告后,脸上倒是笑了一下,对清语道:“你让郡主收拾收拾,进宫里去,顺便给她皇祖母也请个安。”

    晋阳大长公主说到太皇太后的时候,脸上的笑容却是有些淡了,也变得有些嘲讽:“文家、陈家、季家……她倒是打了个好算盘。”

    晋阳大长公主如此发话了,芙蕖便是不愿意进宫,那也只能够硬着头皮进宫,更何况她的心里其实还是有些愿意进宫的。

    进宫自然不能够马马虎虎打扮,而且晋阳大长公主特别叮嘱要与太皇太后请安。其实说到太皇太后的时候,芙蕖的心中也有几分异样。有些事情上,她并不太灵敏,甚至在很多的事情,家里的长辈为了保护她,也会瞒着她,可她并不是一无所觉。

    与太皇太后之间,她便能够明显的感觉到,太皇太后待自己早就不如以往那般亲近,虽然见到她的时候会笑,也会给她赏赐东西,看着态度十分亲近,但在笑容的背后,还是有太多其他的东西。

    芙蕖倒并没有太伤心,或许是早有心理准备,又或者早已经麻木了,她毕竟是长在这样的环境里,自然知道,没有什么感情,是永远一层不变的,更何况还是建立在某些基础上的感情。

    不过,令芙蕖最为惊讶的还是,在赵晋延的旨意刚下,芙蕖正梳妆打扮要进宫的时候,太皇太后也命人传来了旨意,邀请芙蕖进宫去。随着旨意而来的,另有太皇太后从宫中派出接芙蕖进宫的人与车马。

    旁人若是不知,只瞧着,心中自然感叹太皇太后对于自己外孙女的精心照顾,可是芙蕖瞧着,心中却隐隐感觉到了一丝其他的意味。

    虽然太皇太后的口令在后,车驾人马来的也晚上一步,但毕竟太皇太后为尊长,芙蕖最后进宫时上的马车,是太皇太后派来的。

    进宫之后,芙蕖先去的宫殿,也是太皇太后处。

    芙蕖到达时,太皇太后却并没有在大殿里,而引路的人,也只径直将芙蕖带到了太皇太后的寝宫之中。

    引路之人一边引着路,一边恭敬的对芙蕖轻声开口道:“太皇太后昨夜歇的晚,今日起的也晚,现在正在梳妆,不过太皇太后说郡主不是外人,让奴婢将您直接带进寝宫里。”

    “嗯。”

    芙蕖闻言,点了点头。

    她走进寝宫之中的时候,太皇太后已经梳好了发髻,正在打开的首饰盒中挑拣着要往头上佩戴的首饰。

    看到芙蕖走入,太皇太后慈和的笑着冲芙蕖道:“你来的正好,替哀家看看哪件合适?”

    芙蕖闻言,连忙露出了笑容,倒也不客气,直接走到了太皇太后身侧,细细看了,从里边挑选出太皇太后平日里极爱佩戴的一套翠绿色碧玉头面。

    太皇太后瞧见了,脸上顿时又是露出了一个笑容,看着芙蕖轻声道:“还是哀家的外孙女最懂哀家的心思,来,芙蕖你替哀家戴上。”

    “是。”

    芙蕖闻言,也只含蓄的笑了一下,将头面一件一件检出,戴到了太皇太后的头上的发髻上。等到佩戴好了,芙蕖轻声笑着开口问道:“皇祖母喜欢吗?”

    “喜欢,当然喜欢。”

    太皇太后脸上笑容灿烂,看向芙蕖的眼里,满是慈爱,看着倒真像是十分喜欢的样子。

    而站在太皇太后一侧的宫人也是笑着奉承道:“郡主给太皇太后挑选的首饰,太皇太后自然是喜欢的,更何况,郡主挑选的本就是让太皇太后十分中意。日后郡主也要多进宫来陪陪太皇太后才好呢!”

    “要你多嘴,芙蕖如今正当芳华,哪能够日日进宫来陪我这个老婆子,合该在这个年纪里好好挑选一下夫婿,日后若是嫁得好夫婿,也该多多陪伴自己的夫婿和子女才是。”

    太皇太后说完这句话后,又是笑着说道,“孩子长大了,总是要成家的,芙蕖是女儿在家的时候就该精贵一些,日后嫁人了,也就成了别人家的孩子,说来你的皇上表哥也到年纪要成家了,日后也要迎娶皇后,到时候哀家在宫中也不寂寞,有孙媳妇陪伴,也很快就有曾孙子陪伴……”

    太皇太后一番话,听着像是在感叹,也说的有些颠三倒四,可是芙蕖却隐隐从里边听出了一些意思。

    她也没有说话,只是含笑看着太皇太后,却听得太皇太后又是轻声道:“昨日哀家召见了京中一些世家小姑娘进宫来见,没想到这些年,你们这帮孩子都长大了,这些个小姑娘可真是又漂亮又懂事,哀家真想让她们都进宫来陪伴哀家才好。”

    “瞧太皇太后说的,这些小姐进宫,来陪伴的也该是皇上才对。”

    宫人在一侧听着太皇太后的话,笑着打趣了一句。

    但说者有心,听着更是有意……里边的意思究竟几何,芙蕖这会儿便是想要装傻不明白,也都明白了过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十里春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月非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非娆并收藏十里春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