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十里春风 > 第92章 九十二亲近

第92章 九十二亲近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晋阳大长公主毫不掩饰自己的神色,赵晋延倒也并不傻,自然是看出了晋阳大长公主此刻的不悦,他自知方才情不自禁失言,只是……赵晋延却也在心中暗暗想着,虽然犯了姑母的忌讳,可是用这般亲密的立场说话,仿佛他真的已经成了芙蕖的夫君,可以代替芙蕖说话,这种滋味,还真是不错!

    赵晋延这会儿倒是一点都不想承认自己方才的失误,可毕竟如今芙蕖还未真正嫁给他,赵晋延也知道晋阳大长公主是决计不可得罪的,毕竟这位脾气火爆的姑母,万一真给惹恼了,回头直接将之前做下的口头约定当做不存在也是十分有可能的。赵晋延可不想到了最后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他连忙冲着正望着他的晋阳大长公主笑了一下,那副向来正经的面孔,笑的有几分讨好甚至是谄媚。但晋阳大长公主可不是这般容易便被讨好的,赵晋延只好又端起了酒杯,也不说什么,直接自己往嘴里送了一杯当做赔罪。

    而赵晋延的这番举止,不得不说的确是将晋阳大长公主讨好了,在不将事情当着众人的面捅出来的基础上,又诚意十足的赔了礼,至少晋阳大长公主是一点错都挑不出了。

    她倒也没有再看向赵晋延,只慢悠悠的收回了目光,自己也慢悠悠的喝了一口杯中的酒。

    皇帝动了口,底下人也松了一口气,不再端正的坐着一动不敢动了。

    有人往自己的杯中倒酒,也有人小心翼翼的仍然注意着上边的情形,甚至连为了此次万寿节排练了许久的歌舞都无半分兴致去观看。

    赵晋延也没有什么兴致去观看歌舞,他拿起了酒杯,由着身侧宫人往他杯中添了酒后,倒是十分和颜悦色的冲着底下一干子的朝臣宫眷都敬了酒。

    赵晋延敬酒,芙蕖也跟着浅饮了一杯甜酒,放下酒杯后,气氛开始慢慢热闹了起来,而芙蕖也借着这个空当开始观察起了宴会里的情形,坐在最靠近赵晋延与太皇太后之处的,自然是她与自己的母亲晋阳大长公主。

    不过其他的人也并不远,就像杨清漪也不过与赵晋延隔了两三个位置罢了。

    这宴会里的情形,瞧着仿佛与往年里先皇还在世时的宫宴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差别,可是芙蕖还是发现了一些不同,譬如原本殿中空出应该给宫妃们所坐的位置,今日瞧着,好像根本就没有设置,芙蕖辨认了许久,方才在大殿一个十分偏僻的角落之中,找到赵晋延如今唯二的两名嫔妃,从他还是皇子之时便跟着他的两名侍妾,如今刚晋升为才人的杨氏与陈氏。

    其实按理而言,这两位算是赵晋延名正言顺的女人,芙蕖连看到其他对赵晋延有意的世家小姐都会忍不住吃醋,对这二人也该是心怀芥蒂才是,可是芙蕖也不知道怎么的,对这二人却并没有那些情绪,更加没有厌恶,反倒还有几分同情。

    二人今日在这般大喜的日子,打扮的也是十分的平淡,如今坐在大殿偏僻的角落之中,更加是安安静静的仿佛不存在一般,甚至连脑袋也是从头至尾都没有抬起来过。

    直到歌舞退去,底下人开始献礼之时,二人方才小心翼翼的抬了一下脑袋。

    今日来参宴的人很多,给赵晋延准备的礼物也是隆重准备了,但来的人太多,礼物也太多,所以根本不可能一一在赵晋延面前露脸露了礼物,只由宫人先记载下来,只挑着一些身份重要或是亲近的人才会当庭展示出贺礼来。

    晋阳大长公主府也在其列,当然依着晋阳大长公主的性子,自然不会抢着在众人面前献宝,最先敬奉礼物的人,并非是如今赵晋延身边唯二的嫔妃,也不是朝中重臣,竟是宁亲王母子,今夜来参加万寿宴,宁亲王母子也都来了,只是宁亲王这会儿正在襁褓之中安睡,只由宁亲王太妃代为呈礼。

    先时芙蕖便有在太皇太后宫中碰到过宁亲王太妃想向太皇太后讨教送予赵晋延的万寿节寿礼,但当时太皇太后也没有给任何的回应,却没想到,宁亲王太妃自己也是动了脑筋,这份贺礼瞧着与往年里各大王府所呈现的礼物并没有什么区别,至少薄厚差不多,可里边却有百余册藏书,却是礼物中的大头。

    藏书自然贵重,许多都是一些古书典籍,也不易寻找整齐,而赵晋延又是个爱书之人,这对于许多人来说也不是什么大秘密,可毕竟如今赵晋延已经贵为皇帝,宫中文渊阁历年来封存的藏书,数目举不胜举,这些藏书便是没有,想要寻齐也不是什么难事。可这里边最为珍贵的还是,宁亲王太妃所呈上的这百余册藏书,都是先太子赵晋元生前所收藏,并且里边都有他的亲笔批注。

    赵晋延与赵晋元两兄弟感情向来都好,尤其是赵晋元英年早逝,更让这份感情铭记在心,这会儿赵晋元见到了这百余册藏书的时候,虽然面上并没有流露出太多的情绪,可眼底里透露出的几分惆怅与深思,足以见得宁亲王太妃这份礼物的确是送到了赵晋延的心坎上了。

    赵晋延命底下人收起了礼物,看向宁亲王母子的目光不觉温和了许多,他声音温和的开口道:“今日朕事务繁忙,也没顾上嫂子你们,若是府上有什么难事,尽可来找朕。”

    “多谢皇上,臣妾母子蒙承皇上恩眷,已经过的很好了!”

    宁亲王太妃闻言,心中顿时松了一口气,眼里也流露出了几分喜悦,但她也不敢喜形于色,只沉声回道。

    赵晋延闻言倒是没有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可是显然也是将宁亲王母子记在了心上,底下朝臣瞧着这情形,倒也不敢在小看这看似已经失势的宁亲王母子。

    宁亲王府开了头先送了礼,紧接着,其他的王府也纷纷呈上了各色礼物,虽然这些王府所送的礼物,也都是贵重且用了心意,但相较于宁亲王府先时所送的那份礼物,到底还是失色了不少,而等到晋阳大长公主府将礼物送上的时候,那些王府的脸色显然要好看许多了,晋阳大长公主府的礼物送的倒也贵重,也符合往年里各大王府、公主府送礼的惯例,只是太因循守旧,毫无新意,更是毫无心意了。

    但赵晋延在收到礼物的时候,脸上的笑容却是十分真诚,甚至比收到其他王府礼物时候还要灿烂上几分,这让在场人有些摸不着头脑,这皇上是装出来喜欢,还是晋阳大长公主府这份礼物真的讨了皇上的好?

    当然,其他人哪里知道,赵晋延早已经收到了晋阳大长公主府里送出的最好的一份礼物了。

    晋阳大长公主看着赵晋延脸上的笑容,又瞧着四周围异样打量的目光,只是轻轻一晒,自己依然稳若泰山坐在位置上,捧着酒杯慢慢小酌着。

    当然,晋阳大长公主府这份礼物,也是给在场一些人长了胆子,毕竟这份毫无心意的礼物可是得了皇上的喜欢。

    连赵晋延的两位嫔妃也趁势送了礼物,不过礼物送的还真是中规中矩,甚至还有几分寒酸……芙蕖瞧着,眼里倒是忍不住露出了一份诧异,据她所知,这两位才人虽然位份不高,可在如今宫中并未有其他嫔妃的情形下,宫中也不应该亏待了二位才是?

    芙蕖心里忍不住有些揣摩,而她却并没有看到,自己有些出神的这会儿,晋阳大长公主在听到两位才人献礼的时候,只眯着眼睛用凌厉的目光打量了这两位才人。

    两位才人在晋阳大长公主的目光下,恨不得缩成一团。

    不过好在晋阳大长公主显然并不将这二人看在眼里,打量了一会儿,也慢慢的收回了目光。

    芙蕖到底还是被晋阳大长公主养的有些不接地气,自然不知道,这两位才人今日的献礼,看似寒酸,其实也已经竭尽她们所能了,二人出身本就低微,家里根本不可能给予什么支援,而如今虽然也是在位份上的嫔妃,但嫔妃的收入,实在是有限的。宫中的嫔妃看似过得花团锦簇,可若真要按照宫里发放的份例过日子,绝对是不能够看的,多数还得看家里的支援以及皇帝的赏赐。

    这二人从来都没有受到过什么赏赐,除了封才人那会儿,赵晋延发放过一回赏赐,之后,赵晋延连去她们的宫里都没有坐过,自然无从谈赏赐。晋阳大长公主当然还不至于去打听赵晋延这等私事,虽然不知道这一点,但从这会儿二人的表现瞧出这二人家世不显、且也不受宠爱,便足够了。

    晋阳大长公主其实看的很开,虽然赵晋延身为帝王,日后嫔妃定然不会少,可是日子日后还是要靠芙蕖自己来过,她终究会老,不可能事事插手,但是她唯一想要保证的一点却是,芙蕖在嫁给赵晋延之前,至少不能够有让芙蕖膈应的事情在。

    日后,她虽然会竭力帮助自己的女儿,却也不至于自大的认为自己还能够控制所有的局面。

    不过,真正让晋阳大长公主安心的还是赵晋延的态度,至少从赵晋延的态度上来看,近些年,芙蕖若是嫁给赵晋延那是不必担忧了。芙蕖既然已经占了这份便利,只要好好利用这些年,将赵晋延的心牢牢抓在手中,给他生下皇子,日后的日子自然也不会过得太差。

    献礼完毕,歌舞再次献上,此次万寿节虽然比不得先皇在世时的热闹,可皇帝显然不是个喜欢奢靡热闹的性子,万寿宴如今办成这般,也已经很好了,至少这是先皇登位后,难得宫中盛大举办的热闹宫宴。

    众人饮酒作欢,陆陆续续将气氛推向了高点。

    赵晋延倒也喝了不少的酒,不过他的神思瞧着却是十分清楚,也不知道是酒量使然,还是方才根本就没有多喝,到了后半场的时候,他朝着芙蕖使了个眼神,自己先起身离开了坐席。

    赵晋延的离开,倒是引得了一些人的注意,不过这会儿大家都饮了不少酒,加上中途离席一会儿,也不是什么大事,大家看了一下,也很快收回了目光。

    不过芙蕖却也注意到有不少的人也跟着离了席,其中便包含杨清漪与季琇莹二人。

    二人显然是与赵晋延前后脚离开的,反倒是得了赵晋延眼神示意的芙蕖,在赵晋延离开最后,依然稳稳的坐在席位上,只慢慢的吃完手中的一块点心,方才站起身与太皇太后请示了一下,得了允许后,才慢腾腾离开。

    她走出大殿的时候,身后仍然跟着从方才起便伺候着她的宫女。

    二人陪着芙蕖走过了一段路,走的离大殿有些远了,其中一人这才轻声开口道:“郡主,请随奴婢来。”

    芙蕖目光看向那名宫女打量着,宫女低眉顺眼低头,只稍稍走在芙蕖前边半步领路,一直领着芙蕖走到了一间屋子的房门前,伸手推开了门这才停下脚步,靠在了房门两侧。

    芙蕖眨了一下眼睛,又是看了一眼那名宫女,慢慢的朝着房内走了一步。

    不过她这半只脚刚迈入房内,手却突然被人一把抓住,拉了进去。

    芙蕖惊得差点大叫起来,一双眼睛惊慌的睁着看到了拉她的那只手的主人——赵晋延,心中忍不住有些又急又恼。

    “你做什么!我差点吓得叫出来了!”

    芙蕖抱怨着,心中又是好气又是好笑,明明那么正经的一个人,怎么现在就变得这般幼稚,连吓人这般招数都学会了!

    赵晋延看出芙蕖的惊怒不定,脸上倒是有些愧疚了,他方才其实也有些冲动,不知道为什么听到门口芙蕖过来的脚步声时,就忍不住这么做了!

    他伸手想要去摸摸芙蕖的脸,却被芙蕖一把抓住了手,芙蕖皱着眉头闻了闻赵晋延身上的味道,除了平日里一惯的淡淡松柏熏香味,仿佛还多了一丝酒气,酒气有一点点的浓烈,不过因为他喝的酒十分香醇,这酒气这会儿闻着也不难闻。

    芙蕖在发现这一点后,却是有些无奈的看着赵晋延开口道:“你这是……喝多了?”

    赵晋延微微皱了一下眉头,用另一只没有被芙蕖抓着的手摸了摸额头却又摇了摇头轻声道:“没有喝多,只是这酒太醇,有一些上头了。”

    想了想,赵晋延又对芙蕖轻声道:“不若你陪我去园子里散散酒气,今日我瞧着御花园河池里的荷花,又开了不少。”

    芙蕖闻言,却没有应声,反倒是有些似笑非笑的看着赵晋延,只将对方看得有些摸不着头脑。

    赵晋延又是皱了一下眉头,以为是自己有什么不妥,下意识看向自己的穿着,发现仿佛并没有什么异样,忍不住开口问道:“怎么了?”

    芙蕖却是轻笑了起来,慢慢开口道:“还是算了吧,去御花园里走走,只怕这步也是散不好,到时候走走停停下来打招呼,累得慌!”

    “嗯?”

    赵晋延有些疑惑,芙蕖看着他这副难得有些迷迷糊糊的样子,却觉得有些可爱,也十分的好玩。她也没有卖关子,便笑嘻嘻道:“你这一离席,这会儿园子里只怕都是守株待兔的人!”

    “……”

    赵晋延愣了一记,又是沉默了一会儿,半晌之后,只能够无奈放弃,“算了,就在屋子里呆着吧。”

    说完这话,他又觉得有些不甘心,忍不住对芙蕖说了一句:“下回等没人了,咱们再出去走走!”

    芙蕖听着赵晋延这会儿酒醉难得孩子气的话,忍不住笑了起来,不过她也是真的担心赵晋延是不是喝多了,所以也没有与赵晋延去争论这个,只是轻声开口道:“我瞧你喝的有些多,要不要先坐会儿?我让人给你上份浓茶解解酒?”

    虽然这会儿赵晋延的确是有些上了头,可这点子酒,倒不至于让他喝的烂醉,至少他神志还是清楚的,可他乐得享受芙蕖难得的伺候,闻言连忙点了点头,由着芙蕖搀扶他坐到了旁边的榻上,又是由着芙蕖亲自喂着他喝了浓茶。

    看着芙蕖上上下下替他忙和,赵晋延觉得,这滋味实在是很好,不过他也心疼芙蕖,毕竟今日进宫事情也挺多的,唯恐芙蕖累着,等喝了浓茶,不等芙蕖去缴了毛巾替他擦脸,便伸手拉住了她的手,轻声开口道:“好了,已经很舒服了,你也坐会儿!”

    “我给你去拿块热巾擦擦脸!”

    芙蕖以为赵晋延是喝醉了,所以与其温柔的轻声开口道,就像是对待一个无理取闹的孩子一般。

    赵晋延却是轻声笑了起来,摇了摇头开口道:“真的不用了,你陪朕坐坐,咱们二人也不可离席太久,待会儿该回去了!”

    芙蕖听到了这话,倒也没有再坚持,只慢慢的在赵晋延身侧坐下了。

    芙蕖坐下后,没了芙蕖这忙前忙后,便安静了,赵晋延没有说话,芙蕖也没有说话。

    屋里此时只点了一盏蜡烛,光线有些昏暗,只是灯下看美人,自是越看越美,而赵晋延本就心悦芙蕖,自然是十分喜欢芙蕖的,他也就这么安静的看着芙蕖,看了许久也没有移开目光。

    芙蕖却是被赵晋延看得有些不自在,若非赵晋延只是单纯的看着她,她估计都有几分羞恼了!

    不过,就这么单纯被看着,也不好受,芙蕖实在是有些忍无可忍,只好推了推赵晋延,有些羞涩的说了一句:“别看了!”

    赵晋延闻言,却是笑了起来。

    他干脆将自己的两只手都伸了出来,抓住了芙蕖的手,然后轻轻开口道:“好,今天就不看了,以后看个头!”

    “……”

    芙蕖有些无语,赵晋延话虽然是这么说的,可是目光却仍然看着她。

    当然赵晋延也不是真想让芙蕖不高兴,在说完那句话后,又轻声开口道:“我瞧着姑母今日看我特别不顺眼!”

    “嗯?”

    芙蕖不解的看向赵晋延,而赵晋延却是突然笑了起来,握着芙蕖的手轻声道:“也是,我抢了她最宝贵的女儿,她看我不顺眼也是应该的。”

    “……”

    芙蕖无奈的看着赵晋延这副不正经的样子,刚想要挣扎的将自己的手从赵晋延的手中抽出,赵晋延却突然捧着她的手,放到了嘴边,轻轻的碰触了一下。

    很快很轻,可是那温软的触觉,却是让芙蕖脑中瞬间空白,轰的一下,她满脸赤红。她忍不住看向赵晋延,赵晋延却并没有抬头看她,只是将自己的脸,又贴在了芙蕖的手掌心中,一时之间,芙蕖愣住了,也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反应,只能够呆呆的由着赵晋延这般。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十里春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月非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非娆并收藏十里春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