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十里春风 > 第120章 一百二十请安

第120章 一百二十请安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太皇太后频频召见加油妙龄少女的世家,且十分的光明正大,晋阳大长公主早已发觉,虽然没有立刻便进宫,但在暗暗观测几日,发现太皇太后这召见那些人家的频率非但没有减少,反而有增加的趋势。

    饶是晋阳大长公主一直想着自己少插手宫中之中,少去对芙蕖指手画脚,却也是有些忍不住了。偏生芙蕖又是每个半分音讯传给她,晋阳大长公主实在忍不下,干脆第二日便直接带人去了宫里。

    好在她倒也没有直接闯到太皇太后宫中去质问,而是先去了芙蕖的凤栖宫。

    芙蕖看到晋阳大长公主的时候,脸上却是没有半分吃惊,她还有闲心冲着晋阳大长公主笑了笑,而后开口道:“娘,你来的可真早,你稍等等,等我梳妆完了!”

    “……”

    晋阳大长公主看着芙蕖这副云清风淡的摸样,真当是不知道该说自己女儿心宽,还是该说这孩子半点心事都没有。

    她也没有去厅里等,也没坐底下人给她端来的椅子,直接站在芙蕖的身侧便直接开口问道:“你皇祖母召见宫外人的事情,你可知晓?”

    “知道啊!”

    芙蕖笑着还点了点头,以示自己是知情的。

    “你这孩子……”

    晋阳大长公主听着这话,心中便忍不住开始冒了火,“你怎么半点都不会去想,你皇祖母这频频召见那些人,心里打着什么主意你不会去想啊,分明,分明便是打算给赵晋延选妃!你还真是半分都不着急!”

    “……”

    芙蕖闻言却是笑了一下,也没有说话。

    她轻轻叹了一口气,看着晋阳大长公主轻声道:“娘,我知道外祖母打得主意,可是皇上已经说了,这辈子只要我一个。”

    “你还真是够信任你夫君的,完全把娘之前和你说的话全部忘了个精光是不是,男人的话不可信,便是现在对你做承诺时是真心实意,但是日后……也难以保证。”

    晋阳大长公主看着芙蕖这副天真的样子,又是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她有些头疼的坐在了椅子上,揉了揉自己的额头。

    芙蕖看着晋阳大长公主这般,朝着身后的宫人们挥了挥手,示意她们退下,然后走到了晋阳大长公主身侧,伸手轻轻的替晋阳大长公主按着额头,然后不紧不慢道:“娘可知道,皇上已经在太皇太后宫中立下承诺了,说这辈子,只要我一个,不需要什么后妃!”

    “当真!”

    晋阳大长公主闻言,落下芙蕖的手,目光看向了芙蕖,芙蕖含笑点了点头。

    而晋阳大长公主的面上,显然也露出了兴奋的神色。

    赵晋延这话,若只是私底下与芙蕖说的,便是说的再动听,立的誓言再毒,晋阳大长公主还是不相信的,可如今赵晋延这话却是当着太皇太后的面来说的,那么这其中的意味却是不同了。便是日后真的要反悔,只怕赵晋延还得掂量着点。

    不管如何,这对于芙蕖而言,都是一个最好的保障。

    不过,晋阳大长公主想到了最近太皇太后的举动,心中重新覆盖上了一层郁色,太皇太后明知赵晋延对于芙蕖的这番承诺,偏偏还要冒着和赵晋延与芙蕖做对,与她这个女儿做对的态度来给赵晋延选妃,分明便是存了心不想让她这个女儿好过,不想让芙蕖这个外孙女如意。

    要说什么国家民生、社稷大事,晋阳大长公主难不成还能不了解自己这个母亲吗,论起私心来,她比谁都重,只怕是见不得别人好吧!

    不过晋阳大长公主这会儿心里倒也不像刚进宫时候那般火急火燎了,她拉着芙蕖的手,在身侧坐下,然后细细的开始问起了芙蕖最近宫中的那些事情。

    芙蕖也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全部都与晋阳大长公主说了,说完之后,晋阳大长公主面上露出了一个满意之色,虽然还是有些口是心非道:“赵晋延这小子,虽然平日里做的事情不如我意,但在这件事情上,倒是个好男人的样子。”

    “娘……”

    芙蕖看着晋阳大长公主的样子,有些好笑,也有几分嗔怪。

    晋阳大长公主却是没有理会芙蕖,只是又问道:“既然太皇太后答应了给你裁减宫人了,这事儿毕竟繁琐,若是有什么地方困难,和娘说。”

    “嗯我知道的,这事儿毕竟不是小事,我也让底下人慢慢来,但求一个稳妥。”

    芙蕖点头应承,晋阳大长公主满意的点了点头,而后想到了什么,又是冲着芙蕖开口道:“这事儿,皇上既然都说不选妃了,你皇祖母这般,简直就是在打你们的脸,你这孩子,为什么不去阻止,天天瞧着那些人进宫来碍眼呢!”

    “反正我又见不到他们。只是偶尔去请安的时候才会撞上……”

    芙蕖说到这里,忍不住又是轻笑了一下,冲着晋阳大长公主轻声道:“更何况,娘你不觉得,太皇太后选的那些人家,都是极好的人家吗?”

    “你皇祖母选了好人家和你作对,你还笑得出来!”

    晋阳大长公主看着芙蕖这副样子,没好气的翻了一个白眼。

    芙蕖却是凑到了晋阳大长公主的耳边,轻声开口道:“娘你怎么糊涂了,皇上只要没这个心,太皇太后选了再好的人家也是无济于事,更何况,太皇太后如今虽然大家都知晓她是打算给皇上选妃,毕竟没有明着说出来,这便是不成事的,而那些人家,不是还给娘省了不少的功夫,您好好选一选,到时候给哥哥定下一个称心如意的儿媳妇!”

    芙蕖这番话刚落下,晋阳大长公主却是像有几分不认识似得看着芙蕖,看了好久之后,脸上突然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看着芙蕖又是摇头又是点头,只把自己笑的腰都要直不起来。

    “娘……”

    芙蕖被笑的有些不好意思。

    而晋阳大长公主却是拍着芙蕖的肩膀,一边笑着一边道:“没想到啊没想到,芙蕖你这耍起小聪明来,倒是不比你娘我差,若是让你皇祖母知晓你的这番心思,还不得给气坏了!”

    晋阳大长公主的话说完,倒是引得芙蕖自己也有几分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

    的确是,若是让太皇太后知晓她这会儿打得主意,只怕是要气的紧呢!

    不过,这事儿毕竟是太皇太后先起的念头,芙蕖也不过是将计就计,心中倒是一点都不心虚呢!

    安抚过晋阳大长公主后,芙蕖瞧了瞧镜子里自己的妆容,自是已经收拾妥当,可以出门了。

    芙蕖便冲着晋阳大长公主开口道:“娘,我待会儿要去给太皇太后请安,您去不去?”

    “去,怎么不去。”

    晋阳大长公主这会儿心是不提着呢,可若是不记恨太皇太后这番作为,那是铁定假的,再说,她难得进宫一趟,若只来了芙蕖宫中,而不去看太皇太后这个做母亲的,只怕外人传出去,也是不好听的。

    说来也巧,今日可能是因着晋阳大长公主过来,耽搁了时间,芙蕖和晋阳大长公主去太皇太后宫里的时候,竟然又恰好撞上了太皇太后宫中在召见人,而且这人,其实还是老熟人。

    宫中坐着的是人,是睢阳大长公主以及睢阳大长公主的孙女,卫国公府里的嫡长小姐卫良辰。

    睢阳大长公主自是不必说,芙蕖先时还曾经因为夏越朗的事情去求救过,而睢阳大长公主也不吝啬给予了帮助,而晋阳大长公主更是一度曾经想将芙蕖与卫麟凑成对,所以也带着芙蕖过府去给睢阳大长公主请过安。

    至于卫良辰,说来对方还真不是芙蕖这个圈子的,因为卫良辰是卫家的嫡长小姐,卫家又是疼爱女儿的,卫良辰一直被养的很娇,也极少被带出来见客,芙蕖与对方的来往并不多,不过在聚会上也是见过几面,双方印象都很不错。

    这会儿在太皇太后宫中见到,即使是立场都有几分尴尬,但卫良辰在冲着芙蕖行过礼后,还是友好的点了点头。

    而晋阳大长公主在看到是睢阳大长公主一家后,态度上倒也十分友好,说来也是凑巧,倘若今日在这宫中碰到的是其它的人家,晋阳大长公主绝对是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对人家,可睢阳大长公主一家,连晋阳大长公主这样的人,也提不起分毫的厌恶之感。

    只因为晋阳大长公主还是门儿清的知晓,这睢阳大长公主带着孙女进宫来,也绝对不是奔着妃位而来,只怕是哟不过太皇太后的召见,才勉为其难带人进宫一趟应付。

    不过,虽然晋阳大长公主对着睢阳大长公主一家十分客气,可对着太皇太后,却是没有半分的客气可言。

    她与芙蕖行过礼坐下后,便直接冲着太皇太后开口道:“上回来见母亲的时候,母亲还一直嚷着身体不适,怎么如今身体这么快便好了,竟是有精力三天两头往外边召人进宫来聊天解闷了!”

    晋阳大长公主这番话,语带嘲讽,十分不客气,饶是太皇太后再能沉得住气,这会儿心中还是有几分不豫,但她也不想当着众人没脸,所以只当没听懂晋阳大长公主的意思,嘴上带着几分笑容对晋阳大长公主温和道;“哀家找人解闷,怎么也能惹你这么一通埋怨,倒是你,许久不进宫,也不知道在外边忙些什么东西。”

    晋阳大长公主嘴角微微上扬,仍是一副嘲讽的样子,也没有去应太皇太后的话。

    太皇太后得了个没脸,偏生又不好当着外人发作晋阳大长公主,所以只好将目光转向了芙蕖,开口道:“你近来公务繁忙,哀家不是与你说过可以不必来请安吗?”

    “皇祖母严重了,再忙,给皇祖母请安的时间还是有的。”

    芙蕖也是有些不软不硬的回着,并不接受太皇太后这份“好意”。

    而晋阳大长公主在这个时候,又是插了一句话:“你外孙女对你一向孝顺,自然是不会少了这礼,也只盼望你能够好好的多多疼爱你这个外孙女。”

    “哀家自是疼芙蕖的。”

    太皇太后眼中带着几分怒色,语气又是有几分佯佯的说着。

    她也知晓,晋阳大长公主这回过来,只怕不是善茬,这个时候留着睢阳大长公主一家,是不合适了。

    所以太皇太后不等着晋阳大长公主再出口说出什么话来,对睢阳大长公主一脸歉意道:“今日原本是打算留你们一家在宫中用膳的,只是这会儿这两个猴儿过来,哀家只怕要不得闲了,也免得冷落了你们,只好等你们下次进宫时再补了。”

    说罢,又是让身侧的宫人拿了赏赐出来。

    睢阳大长公主一家倒也干脆,见此倒是二话不说接过赏赐,便起身告了退,显然他们其实也是等着告退很久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极品妖孽归来我是都市医剑仙寻人专家医门宗师我真不是学神特种兵王在山村妖孽动物园俗人的奋斗最强狂兵神兵奶爸

十里春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月非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非娆并收藏十里春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