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本港风情画 > 25、巨星近距离

25、巨星近距离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喝了几口酒,刘镇韦看看手表,“他马上到,阿云,做好准备,能不能把莱斯利晃点进剧组,就看你的本事了。”

    “张国容会来这种酒吧?”陈维云显得吃惊。

    “这间酒吧是他一个同学开的,他偶尔会在这里唱歌。”刘镇韦指指舞台,又给他介绍张国容的性格,

    “莱斯利很讲义气的,他认准你是朋友,什么事都好谈,但如果他讨厌你,谈什么都谈不成,花钱无用,求他也无用。”

    “这叫直率!”陈维云言不由衷,其实这是死心眼,他把话题错开,“清霞姐现在忙什么?回台岛没有?”

    “回什么台岛?”刘镇韦切一声,“自从她和秦查理解除婚约,台岛媒体穷追猛打,天天堵她家门口,这还是香江,假如她敢回去,台岛全民都会围观她,她目前连台岛的戏都拍不成,前几天我和谭导约她出来散心,听她说,她准备去美国读书,想退出娱乐圈。”

    又来这一招,几年前林清霞因为涉嫌插足秦汗的婚姻,被台岛媒体撵到美国,她就说过要退出娱乐圈,结果还不是出了山?她还不到看破红尘的年纪,暂时舍不得名利场。

    陈维云得想办法把她留下来,“韦哥,如果我给她提供一部片约,她会不会签?”

    “片约?什么片约?你这部戏还未搞定,已经有下部戏的计划了?有无剧本?”刘镇韦连珠炮一样发问。

    “剧本多的是!”陈维云不是吹牛皮,

    “她想拍什么题材,我给她准备什么剧本,假如她自己拿不定主意,我可以替她选择,能不能替我传个话?”

    “我才不当传话筒。”刘镇韦不愿意干,“阿云,讲实话,你是不是想追她?那你要拿出态度!喏,这是她的名片,你自己联系她,她现在孤单寂寞冷,正是你趁虚而入的好机会。”

    他把名片递出去,又补充一句:“我是看在二十万片酬的份上才提点你,你要偿还我的人情,如果真有下部戏,我要预定监制。”

    “无问题!”陈维云原本就是为了索要名片,但他谈话不会太直接。

    两人正说着,酒吧舞台换了新歌手,歌声刚刚响起来,立时吸引陈维云的目光。

    顾客们也开始尖叫、鼓掌、吹口哨。

    歌手是张国容与梅燕芳,他们在合唱《风继续吹》。

    张国容已经出道六年,歌影视三栖发展,虽说所有领域都不算特别出彩,但是曝光率高,名气不小。

    梅燕芳去年才出道,主攻歌坛,目前没有涉足影视,只出唱片,属于当红新星。

    她唱片卖的很好,却赚不到钱,因为本港的唱片公司没有和国际接轨,歌手拿不到签约费与版税,他们拿的是固定薪水外加部分唱片红利,红利给多少要看唱片公司老板的心情。

    平行时空的歌手发专辑,卖出去一张,歌手都能享受这张唱片的比例提成,单靠唱片版税就能吃喝不愁,这年头的香江歌手可没有这么优厚的待遇。

    本港殿堂级歌手徐晓凤都难逃唱片公司的剥削,她经常在弥顿道的大小夜总会登台驻场是为什么?发唱片赚的太少。

    梅燕芳今晚来这家酒吧唱歌,与张国容一样都收了钱,但因为是熟人,出场费是优惠价。

    他们唱完歌,有人送花,有人找签名,等他们忙利索,一道走了过来。

    陈维云与刘镇韦已经站起身,大家先握手。

    “莱斯利,打电话的时候你怎么不说梅小姐会来,害的我没有订花!”刘镇韦在抱怨,却从侧面证明他与张国容有那么一点交情。

    “韦哥,我出门的时候阿芳才给我打电话,来不及通知你,不是我刻意隐瞒,不好意思啦。”张国容先道歉,姿态摆的很低,其实不管街头苦力,还是富豪老板,他都不傲慢,他是一个很温和的人,不然为什么叫他哥哥的外号?

    他也很有礼貌,视线转向陈维云:“这位就是陈维云老板吧,你真年轻,看起来都大不过我。”

    “我58 年生,比你小两岁!”陈维云作了一个请的姿势,“不介意我叫你容哥吧,坐先!”

    “随你怎么叫!”张国容笑了笑,“就是别叫张生,那是我一个阿叔的名字。”

    几人全都莞尔。

    开头的气氛很不错。

    只梅燕芳没有笑,这位明星的名声不好,因为出身市井,媒体中意挑她毛病,给她起了好几个外号,不良少女,纹身妹,许是自卑的缘故,她的衣着打扮偏知性,她手臂上的纹身刻意用长袖衬衫挡住,鼻上架着一副大号眼镜,头发没有烫,很自然的垂直。

    她用女大学生的着装,遮住了她叛逆的气质。

    一听陈维云喊坐,她直接歪到椅子上,自己动手开了一瓶啤酒,咕咕咕喝几口,然后擦擦嘴巴,“渴死我了。”

    她一开口就暴露她的伪装,假如酒吧里没有其他顾客,陈维云怀疑她会抡着袖子划拳。

    喝了酒,她又去拿陈维云的烟,结果被张国容摁住,“小心被拍照,这是公众场合。”

    “我被拍又不是一两次,随他们讲啰。”梅燕芳只是在发牢骚,她听从了张国容的劝告,她摸着酒瓶看看陈维云,

    “喂,这么年轻做老板,是富家子吧,我出生要给人打工,你出生却能开公司,老天就是这么不公平。”

    张国容脸色有点尴尬,因为梅燕芳的话不礼貌,他打圆场说:“阿芳心直口快,陈老板,她也历来中意讲玩笑。”

    “我知!”陈维云朝服务生打了一个响指,让继续上酒,目光转回来,他才接上梅燕芳的话,

    “梅小姐,我是一个大陆仔,到港只有两个月,开公司的钱是我自己挣的,说到不公平,我出生的时候被我老豆老妈丢在孤儿院门口,我至今都想找老天打官司,但老天不受理我的案子,所以你别和我比家境,你惨不过我。”

    “大陆仔?”梅燕芳一愣,“大陆仔都像你一样,哪里还有逃港者?你是不是晃点我?”

    “他不是晃点你,我可以作证。”刘镇韦及时插话,“梅小姐,阿云拿的是签证,他不是香江人。”

    梅燕芳与张国容都很意外,态度上明显放松很多,失去了面对老板时的警觉感。

    “陈老板,我听韦哥说,你的电影需要灌录主题曲,有这回事吗?”张国容不再闲聊,进入公事。

    陈维云把公文包取过来,从中抽出几份文稿,“这是我写的曲子,开头曲,插曲,结尾曲,容哥,你先看一看。”

    开头曲是刘天王的成名作《一起走过的日子》,插曲是蔡国权的经典作《顺流逆流》,结尾曲是谭勇麟的最高销量专辑主打曲《爱的根源》。

    选这三首歌是经过陈维云深思熟虑,《富贵逼人》展现的是香江草根阶层的生活,歌曲要感人肺腑,贴近小市民的情怀,虽然电影题材偏喜剧,但主题却是家庭的真挚情感。

    张国容先看《一起走过的日子》,很快入了迷,也忍不住哼唱。

    梅燕芳抢到了《顺流逆流》,咂着嘴巴点评,“大陆仔都这么有才华吗?”她又问陈维云,“这首歌请我唱怎么样?我只收你三万块!”

    “我打听过,你的身价是一万,容哥唱一首才值三万!”陈维云有一说一,又批评道:“你在抢容哥的生意,不够义气啊!”

    “没关系啦!”张国容看着歌单说话,“我乐意让她抢。”

    “听见未?”梅燕芳依偎在张国容的肩膀上,哈哈大笑,笑停后她继续讲价钱,“一万就一万!不过我下次出专辑,这首歌你要让我录。”

    “不可能!”陈维云毫不犹豫拒绝她,

    “这三首歌包括电影的配乐,我会灌录成原音大碟,版权是我的,你想出专辑,需要向我支付版权费。”

    “切!你这老板真小气!”梅燕芳指着他鼻子,“还黑心!”

    “你可以不唱的,我不是在求你!”陈维云不在乎她的指责。

    梅燕芳听罢捅捅张国容,“阿哥,他看不起我。”

    张国容瞪她一眼,“谁叫你骂人家黑心。”

    视线回到陈维云身上,“陈老板……”

    “叫我阿云!”

    “阿云,《一起走过的日子》与《爱的根源》我愿意替你录,价钱是五万!我听韦哥说,你缺少一个客串角色,这个角色我也接下来,但不收片酬!”张国容的人情太大发,不过他还有条件,

    “《顺流逆流》你交给阿芳唱,给她加点辛苦费,你看怎样?”

    “我给她三万,和你的身价一样!”陈维云该出的钱不会少一分,他把名片拿出来,“我希望你们明天到公司签合同,我的电影已经拍了一半,你们要尽快进录音棚。”

    生意谈妥,几人很快散了伙,张国容与梅燕芳是明星,不适合在夜场呆太久。

    回去的路上,梅燕芳问张国容,“阿哥,那个老板看起来很叼,歌又写的好,我觉得他有本事,我想签到他的电影公司,你看好不好?我也要拍电影。”

    “这个人我打听过!”张国容对她讲,“他和嘉禾的洪金保有矛盾,如果不是韦哥介绍,我不会跟他做事,你暂时不要签,等他第一部戏做成功,你再考虑加盟。”

    “洪金保的名声已经烂大街,怕他干什么!”梅燕芳一副嘲讽的口吻。

    “不是怕他!”张国容苦笑,“阿芳,这个圈子不大,电影公司就那十几家,一旦签错,会影响将来的发展,你不要冲动做决定。”

    他是深有体会,前几年被人晃点拍咸湿,至今都有阴影。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本港风情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凋零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凋零树并收藏本港风情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