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本港风情画 > 38、离散

38、离散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婚如冬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宴会这种场合只能聊天,不适合牵涉具体的商谈细节。

    陈维云只向朱玉莲咨询卖埠的常识情况。

    “朱总,你常年购片,南洋观众最中意什么题材的电影?”

    陈维云穿越后看过一篇报道,六七十年代的时候,港片对外埠市场的依赖比现在更严重,那时香江电影公司拍戏前,首先咨询南洋发行商,他们需要什么题材,香江公司拍什么题材。

    甚至会把男女主角的身份直接定为南洋归侨,目的正是吸引南洋观众,本埠那时候不像现在这么赚钱。

    “题材?肯定是功夫片!”朱玉莲抽出一支女式香烟。

    “啪!”

    旁边三位男士同时替她打火机,陈维云是其中之一,但他动作慢一拍,被余允航抢了先。

    陈维云发现余允航的笑容有点谄媚,这位余总投资的《烈火青春》亏了将近两百万,欠了银行一大笔钱,他着急把《烈火青春》卖到外埠,巴结朱玉莲的原因估计出在这儿。

    这时刘镇韦偷偷给陈维云挤眉弄眼,他在示意陈维云一个八卦,余允航为了卖片子,已经做好牺牲色像的准备。

    但是这种牺牲未必是吃亏,在陈维云看来。

    朱玉莲高冷味十足,一边抽烟,一边喝酒,竟然让人感觉不到粗俗。

    她继续面无表情的阐述观点:

    “只要是武打电影,而且打的精彩出奇,即使香江本土票房扑了,我们也愿意高价收购,邵氏每年产戏三四十部,基本是古装武侠,大半的本埠票房都赔钱,可是为什么邵先生不惜成本还要拍,因为武侠片在南洋吃香,随便卖一两个国家,成本可以轻松收回来。”

    这不是夸张。

    去年1982年,本港总制片量是129部,邵氏一家制片36部,占了三分之一,但是邵氏在港总票房只有6800万港币,这一年所有本港片子加起来,一共卷走4亿港币的票房,邵氏仅仅占了六分之一。

    从本港的业绩看,邵氏肯定亏钱。

    可是外埠不一样,邵氏的外埠票房大约1亿2千万港币,它拍36部电影最终是盈利的,盈利完全来自外埠。

    “还有一个因素可以决定买断价格。”朱玉莲希望香江片商按照她的想法拍戏,当然她仅仅是提建议,如何选择是片商的事情,她望着陈维云说:

    “请大牌,投大钱,大卡司制作我们出价历来高。”

    “《五福星》就是大卡司,你们为什么不高价买?”

    朱玉莲展露笑容,不买的原因是她想趁火打劫,低价收购《五福星》,但是嘉禾皱闻怀不愿意挨宰,结果没有谈拢啰,这部片子她早晚会购走,因为里边有杰克程,杰克程是通杀南洋的金字招牌。

    陈维云见她不回答,又问下一个问题,“朱总,香江的票房排名,应该也可以影响到买断价格吧?”

    “影响有限!南洋的观众比香江观众更认明星,所以陈老板,我建议你以后拍戏最好请大牌,请不到的话,你尝试自己包装,如果你能包装出另一个杰克程,比肩皱闻怀很轻松啦。”

    另一个杰克程,那必须是杰哥,明年春节杰哥会来港宣传《少林小子》,陈维云不会错失。

    谈到这里,陈宝仔跑到旁边坐下来。

    趁着朱玉莲夹筷子的功夫,陈维云问他:“你老豆老妈呢,我怎么一直看不见他们?”

    “他们信不过这里的厨师,在厨房帮着上菜。”

    “去把他们叫出来,不用他们忙,让他们出来饮酒。”

    “阿云哥,他们哪里会听我的话,你去叫才叫的出来。”陈宝仔不愿动,只顾香巴巴吃菜。

    陈维云想进厨房叫人,但是朱玉莲在桌上,离席不礼貌,想想还是算了,陈家良夫妇估计是怕见明星,让他们喝酒反而不自在。

    怎么如意,随他们怎么做吧。

    “阿云哥,我马上要开学,那批照片还没有画完。”

    “不要紧的,你剑雄大哥正在办签证,到时把照片交给他。”

    “阿云哥,我不想上学了,我想跟着你做事。”

    “必须去上学!”陈维云给他夹了一只烤龙虾,“而且要去洛杉矶,我已经和你老豆商量好,下个月把你送到美国,你做好准备。”

    “美国?”陈宝仔把筷子往桌上一丢,憋着嘴哼唧:“我不去!人生地不熟,我一个人都不认识,我才不去!”

    “这可由不得你。”陈维云朝服务员要来一瓶可乐,放他面前,“你敢不去,你老豆肯定收拾你。”

    “阿云哥,老豆最听你的话,你和他讲讲好不好!”陈宝仔嚷求。

    可惜主意是陈维云出的,求也无用。

    陈维云原本打算,等陈宝仔到了上大学的年纪,再送他去美国深造,可是近期发生的一件事让他改了主意。

    朱玉莲见他俩聊的火热,好奇问:“陈老板,这位小靓仔是谁呀?”

    “我弟!”陈维云拍拍陈宝仔,“酒瓶拿起来,给这位阿姐斟酒。”

    “得!”陈宝仔跟着陈维云参加好几次大型宴会,这种场合一点不怕生。

    朱玉莲夸了陈宝仔几句,最后发邀约:“陈老板,我对你的《富贵逼人》有兴趣,咱们约个时间谈谈价格。”

    “后天上午十点,我在公司等你,你看行不行?”

    “ok!”

    ……

    散席后,陈维云把宾客们逐一送走,搭乘一辆奔驰返回沙田穗禾苑,司机是林樰,宝仔坐副驾座,自顾看漫画书。

    陈维云陪着陈家良夫妇坐后排聊天。

    “阿云,阿成刚才又打了我call,让我向你道贺。”

    “他也给我打了。”

    “对了阿云,我怎么没有看见陆老板,你未邀请他吗?”

    “我第一个打给他!打电话的时候他告诉我,今晚跟曾嬅倩一块到场,结果曾嬅倩没有联系他,他可能生气了,没有来。”

    “这小曾真是不懂事。”

    陈维云很疲惫,犯了困意,“我睡会儿,良叔。”他不想再交谈。

    林樰随即放慢车速。

    吴世珍则递了枕头,“压着,舒服一点。”

    “还是珍姨最会疼人。”陈维云笑着把脸贴在窗户上。

    夫妻俩扭头打量他的侧颜,心里涌出恍然若梦的感觉。

    自从五月份陈维云到他们家,短短三个月内,他们的家庭有了翻天地覆的变化。

    他们手上的积蓄越来越多,大儿子再不出去混,每天西装革履去上班,月薪一万块,小儿子随便画几张画,挣的钱比大儿子都多,陈维云隔三差五给小儿子零花钱,最低一千,最高一万,他们现在的存折即将突破一百万。

    不止腰包在增厚,地位也在改变,陈家良去工厂上班,老板天天叫他去办公室喝茶抽烟,他想尽忠职守都不能如愿,厂里下至工人,上至部门经理,待他如同至亲般友好。

    一切都源于陈维云。

    他们是陈维云的舅父舅母,虽无血缘,甥舅关系却真实存在户籍上,一辈子都变不了。

    自从陈维云的电影破了千万大关,媒体开始炒作陈维云的新闻,连带曝光他们,他们偶尔会被记者采访,虽然提的问题很刁难,但他们的虚荣心让他们原谅了记者的不礼貌。

    他们常常想,如果陈维云是他们的大儿子,那该多好。

    其实外甥也可以啦,他们已经很知足。

    吴世珍见陈维云睡熟,又从后窗拿来毛毯,让陈家良轻轻盖上。

    陈维云被惊醒,他把毯子往身上裹了裹,不准备再睡,带着倦意的笑容问:“良叔,阿成是几号跟着甄尼姐去曼谷办演唱会的?”

    “大前天,8月20号!”陈家良记得大儿子的所有工作日程,虽然他不过问大儿子的工作内容,却在默默关注。

    “清霞姐是19号飞的美国。”陈维云把视线移到车窗外,开始自言自语,

    “她走那天我去送她,没有让她知道,因为有媒体在场,我站在记者后边看着她登机,她走的时候往后望了一眼,正好望见我,她很吃惊,想过来找我,但她犹豫一下又放弃,只对我招了一下手,五根手指都伸了出来。”

    “阿云哥,她为什么要伸五根指头?”陈宝仔猛回头的问。

    “你招手时也伸五根指头,傻仔。”陈维云瞪他一眼。

    几人轻声发笑。

    陈维云继续讲:“那群记者不清楚内情,他们以为清霞姐在向他们道别,一块把手举起来,热情激动对她喊:‘清霞姐再见’!‘清霞姐再来’!‘清霞姐再婚’!她立刻把脸绷住,四根手指一缩,只留了一根中指。”

    “哈哈!”

    车厢里开始哄笑。

    只有陈宝仔懵懵懂懂,不就是举个中指嘛,有什么好笑的。

    “阿云,你跟林小姐怎么讲的?她什么时候能帮宝仔搞定学校?”陈家良前几天和陈维云商量这件事,他没有犹豫直接答应,宝仔能做留学生他当然乐见其成。

    “我也不清楚,她到时会打越洋电话给我。”陈维云让陈宝仔去洛杉矶上学,正是为了林清霞,到时他有借口打电话,以及飞抵美国探望。

    八月初他和王佳卫谈到林清霞,当时林清霞正在考虑《空心大少爷》的合约,她原本是要签的,但是媒体突然对她发起一次舆论攻击,指责她抢了同乡的戏。

    这场舆论应该是她同乡叶倩雯散播出来,导致她熄了接戏的念头,正好美国传来消息,那位秦先生的前妻出了一点事故,已经回了台岛,她立刻动身飞往洛杉矶。

    陈维云原本想挽留她,但她走的太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本港风情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凋零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凋零树并收藏本港风情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