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首丘之情,总裁的新妻旧爱 > 第一百二十五章 白家逼婚

第一百二十五章 白家逼婚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圣墟牧神记大主宰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顾申泽故意要郭丽丽进女厕所清理,他就站在门口,凭手机铃声他猜到看见他跟郭丽丽的人是杜依庭。

    原来她这么怕自己,看来想得到杜依庭的信任越来越不可能。阴冷的一笑,如果不是担心顾莫深会跑上来,他现在就把她抓出来了。

    郭丽丽还傻乎乎的一个劲儿勾、引他在厕所里尝试一次,这个女人是雏儿?他可不相信。伺候男人伺候的这么有经验,这年头,什么东西不会装、不能补?

    他不屑的从口袋里掏出一样东西,敲了敲郭丽丽的脑袋。

    “试完告诉我,如果有反应就搞你,没反应过几天我再来。蠹”

    “啊?阿浩,我不测,人家就想跟你一起舒服,要不我们换个地方?这里不够刺激,我们去办公桌上,我给你扮兔女郎!”

    郭丽丽眨着眼睛,双手勾住顾申泽的脖子,她不停的摇晃身体,她知道男人都喜欢女人这样髹。

    顾申泽不说话,烦躁的推开郭丽丽,阴沉的脸看她。

    登时郭丽丽一句话都不敢反驳,她松开顾申泽,循着他的眼光,乖乖的接过他手上的东西。

    顾申泽在门口站了会儿,歪着嘴,一瞬不瞬的盯着女厕里面,一步一步的靠近隔间,他用脚轻轻的踢开每一间隔断的门,判别杜依庭藏在什么位置。

    他们的对话杜依庭听得一清二楚,她抱着包,竖着耳朵一点细微的声音都没有漏掉。忽然厕所里安静、可怕到滴水可闻,她不禁不安起来,因为有一股陌生的气息朝她逼来。

    当顾申泽想踢开最后一间关上的隔断门时,听到郭丽丽撒娇着尖叫喊他。

    “阿浩、阿浩!你来呀!快点,你来嘛,我看不懂!”

    他反感的翻了一眼,只得返回郭丽丽那里。

    躲在里面的杜依庭顿时松了口气,她蹑手蹑脚的换了一个隔间,不知为什么,她觉得顾申泽想加害自己。

    “你他妈的傻啊!”

    顾申泽看到郭丽丽把手上的试纸弄坏,他气急败坏的推搡了她一把,将试纸丢进垃圾桶。他摸了摸口袋,才想起还有两盒在他风衣的口袋里放着,转身去拿。

    郭丽丽扭着屁股跟在他后面,阴险的笑了笑,她是故意把试纸弄破的。刚才她测过是排卵期,想给顾申泽一个惊喜,等他们高、潮了她就把真相告诉他。

    听到两人走远的声音,杜依庭才敢给小马打了电话。

    走廊里又传来不堪入耳的声音,杜依庭也顾不上多想,将脚上的高跟鞋脱了,小跑进了电梯,看到电梯顺利的下行她才缓了口气。

    大堂里,那个认识杜依庭的警卫刚好当班,看到杜依庭光着脚,不解的喊住她。

    “杜小姐,您怎么不穿鞋!”

    杜依庭看着他,表情才缓过来,她问警卫有没有看到一个个子很高很壮的人上电梯。

    警卫点头,见杜依庭弯腰穿鞋,还帮她拎着包。“我见过他来送您,东西已经帮您搬上车了。他说您要上他上楼,我就让他上去了。”

    见状,杜依庭要求道。“那能不能麻烦你把他叫下来?”

    “好!”

    警卫也为什么都没问就爽快答应了,杜依庭见他走之后大堂里只剩下她自己一个人,又有些不安,给小马打电话。

    ……

    “杜、杜小姐,您已经下去了,好、好、好,我这、这就走!”

    小马孤疑的扫了眼门下透出光线的储物间,他上来的时候分明听到里面传来一男一女的喘息声。

    他扭头又确认了一眼,这时警卫从另一部电梯上下来,说杜依庭在楼下等他。小马没说什么,跟着警卫一块下楼。

    郭丽丽听到门外那声杜小姐,她眼皮一翻,就猜到是杜依庭,这个女人真是贱气,居然偷听,真不要脸。

    被她坐在身下的顾申泽也有些漫不经心,许是想到什么,他抱着郭丽丽换了个姿势。

    没几下就结束,他拎着郭丽丽的两条腿不要她起来,过了十分钟才松开她。

    “今天先这样,我回S市。”

    “晚上留下吧,你知道我这几天排卵期。”

    郭丽丽仰着头看顾申泽,她知道留住一个男人,最好的办法就是利用性。

    捏着她的脸,顾申泽的视线瞟着地上的试纸,这个女人还想糊弄她。他阴冷的眸没放过郭丽丽眼里的侥幸,她以为她测出这么一点点异样他就会留下。

    “你要是敢吃避孕药,我就废了你!”顾申泽警告道。

    他脸上的神色异常的谨慎,现在他不仅不会留下过夜,而且不会再来G市,他要马上离开。虽然顾莫深没有出现,但是他的手下到了,稍有疏忽他就会被顾莫深查出蛛丝马迹。

    “阿浩,是不是我让你不高兴了!我是排卵期,一定不吃药,你说我怀孕咱们就结婚,你没有骗我吧!人家年纪还小,不想这么早结婚,但是为了你,我心甘情愿!”

    听到她那句‘心甘情愿’,顾申泽颧骨一高笑了,他俯下身,目光落在她的小腹上。

    “我妈妈眼光挑剔,所以你要努力,这几天我不来、你可以来S市找我。”

    顾申泽暗示道,并甩了一把防盗门的钥匙,试探郭丽丽接不接。

    郭丽丽惊喜的望着他,高兴的接过钥匙,还贴上顾申泽的瘦脸亲了一口。

    她是半年前在网上认识的顾申泽,因为她在网上发布的工作简历被他看见,他们聊过几句,顾申泽便随口一说可以帮她找工作。没想到她真的进了大广告公司,要知道她的简历和学历都是假的,纯粹为了糊弄家里。

    这之前他们也没见过面,虽然她有几次说想请他吃饭,但是顾申泽特别有风度的拒绝了,可是不久前他意外的邀她去S市玩。

    顾申泽开车来接她,他看起来特别绅士,而且出手特别阔绰。他带她吃饭,还认识了很多他的朋友,尤其饭局上的人都喊她‘嫂子’,让她心里倍有面子。

    有几个人见面就往她手里塞红包,而且金额都特别大,她不好意思收,问顾申泽怎么办,他特豪气的要她收下。

    她也考虑过,顾申泽的年纪怎么也得三十岁了,她才算刚认识他,什么都不了解,两人才刚好他就要求自己生孩子。万一他结过婚了,有老婆孩子她怎么办?

    不过,郭丽丽也有对策,这年头谁还在乎什么名分,有钱男人是稀缺品,只有她霸住人,然后顺利生个儿子她不信拼不过他老婆。看看那些港台女明星一个个就是扛着不结婚不生孩子,末了男的还不照样娶了肯给自己生孩子还年轻的女人。

    又缠了顾申泽一阵儿,直到他从钱包里掏出一沓钞票塞进郭丽丽的胸衣里,她才歇了劲儿。

    “不用省钱,看上什么买什么?”顾申泽说着又打量了打量郭丽丽的衣着,补了一句。“别穿的跟他妈像鸡一样!”

    郭丽丽脸上难堪的一愣,忸怩着心说,刚才不知道谁看见她的胸就饥不择食的把她拖进储物间。虽然她不忌讳,但是毕竟这里是她上班的地方,万一顾申泽哪天不要她了,她还得继续在奥美混。

    顾申泽要郭丽丽送他走地下出口,他来过一次晓得哪里有监控,躲开监控正拍,他弓着身子,将郭丽丽按在车门上又来了一次。

    送走顾申泽,郭丽丽出了奥美大堂直接拦车去了G市顶级大牌门店。既然顾申泽说她穿的像鸡,那她就挑贵的买,什么贵买什么。

    ……

    晚上十点多听到楼下有车子的声音,杜依庭已经上床,猜想应该是顾莫深回来了。

    不多会儿,走廊有一串的脚步声,跟着李嫂过来敲主卧的门。

    杜依庭懒懒得喊她进来,门没锁,她还给顾莫深留着门。

    李嫂一头的大汗站进来,杜依庭随口问道。“怎么出汗了?”

    连忙摸了摸头上的汗,李嫂眼神朝门外一扫抽回来。“先生好像喝多了!”

    “喝多了?”

    不敢相信的重复着,杜依庭掀掉被子从床上下来。

    李嫂忙拦住她,要她回到床上。“先生还唠叨让你睡,说你感冒还没好,不要你出来了。”

    “我不放心他!”杜依庭捉住李嫂的手,脸上的担忧可见。

    李嫂可能不清楚,顾莫深的腿不能喝酒,虽然少量的酒精能够活血化瘀,但是过量会妨碍血液循环。她最近一直在网上查找这方面的资料,担心他的腿,而且趁着他喝醉,她想仔细的看看他的腿到底怎么了。

    “他人在哪儿?”杜依庭披了件睡袍就从主卧出来,猜顾莫深一定去了之前睡的客房。

    她倔起来李嫂拦不住她,可是那男人也是倔的。许是知道杜依庭会跑进来,客房的门锁了。

    “顾莫深你开门、顾莫深你把门打开!”

    用力的砸门,杜依庭不依不饶的还补了两脚,扭头又问李嫂有没有人在里面照顾他。

    李嫂轻轻的拽了拽杜依庭的衣服,示意她走廊的人还在。

    杜依庭转头看到几个一身黑衣的男人,为首的那人是顾莫深的司机,后面的几人可能是顾莫深的保镖。

    半山别墅大,到现在里面养了多少人她还没数,有的见了眼熟有的见都没见过。可是顾莫深突然带着这么多人出门,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回想她给顾莫深打电话时,他的口气没什么不同,唉!杜依庭叹了口气,她从来没有从顾莫深脸上探出什么慌乱的表情,当然,除了他调侃她,他脸上会有那种坏坏的、又让她害羞的神色。

    “杜小姐,唐特助在照顾顾少,顾少要您早休息。”

    司机看到杜依庭,恭敬的朝她低头,许是了解杜依庭的脾气,开口替顾莫深说话。

    “你替我给他送解酒汤,我不管了。”

    杜依庭裹了裹身上的睡袍,丢了句话给李嫂,她给了一个不高兴的背影回了主卧。

    ……

    “顾总、您不要紧吧!”

    顾莫深脸色苍白的从水台上撑起来,看着面前镜子里的自己以及站在他身后的唐谦,跟唐谦摆手,不要他扶。

    他勉强站直身体,踉跄的朝客房大床上走去。

    整个人重重的跌在床上,他痛苦的闭了下眼,一只手去扯脖子上的领带。

    唐谦无奈的看着顾莫深,上前去帮他脱鞋。

    “你回去吧!要医生过来一下!”

    听到顾莫深要他喊医生,唐谦失声的喊了一句。“顾总,是不是您的腿、”

    “没事,让医生过来给我换绷带。”

    顾莫深的手放在额前,挡住头顶的灯光,深邃的五官上尽染疲惫和痛楚。

    见他不舒服,唐谦犹豫了犹豫想帮顾莫深将衬衫、西裤脱了,他的手刚碰到顾莫深的腰带,男人冷厉的眸倏地睁开,盯的他一怔。

    “顾、顾总,我帮您把衣服脱了!”

    “去叫医生。”

    陈冷的声线有掩不住的忍耐之意,跟在顾莫深身边多年,唐谦哪会不知道他忍的辛苦。

    只是顾莫深身上那股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早已深入骨髓,即使唐谦也不敢随便的靠近他,更何况替他脱衣服。

    唐谦顿住动作,半响说了一句。“已经打过电话一会儿就到,要不我麻烦杜小姐过来帮您把衣服脱了?”

    “别让她过来!”

    说着顾莫深翻身坐起来,要唐谦把水递给自己,他那双锋利的鹰眼退掉了酒气。

    喝过水的顾莫深除了身上略微的酒气,整个人看起来仿佛已经从醉酒的状态中摆脱出来,深眸愈发的清冷和凌厉。

    他什么话都没说,问唐谦要了手机,给杜依庭递了条信息。

    “把人关两天再放了,你去跟S市打招呼,封了白氏的货。”

    突然,顾莫深这个时候交代处置白家,唐谦不由得诧异。“顾总,这样合适吗?要不等明天、”

    伸手拦住唐谦下面的话,顾莫深看了他一眼,又安排道。“明天我回趟S市,白琪不是想我见他女儿吗,我就去见见她。”

    “要是白家跟您逼婚呢?那杜小姐怎么办?”唐谦不无担忧的问道。

    顾莫深冷鹜的眸底泛起愧疚和心疼,唇边带着无奈。“别让她知道。”

    ……

    说是要李嫂给顾莫深送解酒汤,杜依庭哪会真的不管,她回了房间换了家居服又出了主卧。也不管李嫂解酒汤熬好了没有,杜依庭从冰箱找出蜂蜜,又切了两根小黄瓜和西红柿,利索的丢进榨汁机里面。

    还没忘备了几片苏打饼干,零零碎碎的扔在桌上,她站在楼梯上要李嫂一块给顾莫深送上去。

    李嫂看着杜依庭嘴巴上说是不关心,实际已经担心、抓狂的不得了,她也有些埋怨顾莫深怎么就是不让杜依庭照顾自己。按理说,顾莫深应该愿意让杜依庭照顾才是,两个人感情正好着,而且都睡在一间房里。

    瞧见杜依庭拍拍屁股又回楼上,她一个下人也不好做主人的主。

    杜依庭重新爬回床上就听到手机的提示音,看到顾莫深那句‘身上酒味重,今晚睡在客房’,她烦躁的扔掉手机,也不回复,赌气的蒙上被子就睡。

    说是这么说不管了,一早,杜依庭醒来第一件事就是去看顾莫深。

    早上客房的门没锁,她蹑手蹑脚的跑进去,看见顾莫深俊逸的睡颜十分宁静,她笑嘻嘻的在他脸上烙了一个吻都没惊醒他。

    他深邃的眼眸下还带着清浅的黑眼圈,看来昨晚没少折腾,心疼的替他盖了盖被子,杜依庭又蹑手蹑脚的跑出去。

    李嫂见杜依庭蹦蹦哒哒的下了楼,知道她心情又好了,也没提自己昨晚在客房看到的一幕。

    吃过早饭,杜依庭叮嘱李嫂给顾莫深准备点养胃的小米粥。小马送杜依庭去上班,路上小马问杜依庭她跟顾莫深平安夜有没有想好去哪里玩。

    “我、我、我看到顾、顾总昨、昨天拿了一只礼、礼、礼盒,一、一定是送、送、送给你的礼物!”

    挑了挑眉,她心里高兴着可是嘴巴上还不承认。

    “他哪会送礼物给我?”

    下了车,杜依庭心情愉悦的钻进了旋转门。可能是开心过头,她的包落在车上,转身往外走想去撵小马,好巧不巧把郭丽丽撞了。

    郭丽丽凶巴巴的瞪着眼,一把扯住杜依庭的手腕。“杜依庭、昨天下午偷窥的人是你吧!”

    ---题外话---今天也是一更!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首丘之情,总裁的新妻旧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淡乌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淡乌央并收藏首丘之情,总裁的新妻旧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