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首丘之情,总裁的新妻旧爱 > 第一百八十九章 守着一只猫我能受的了吗

第一百八十九章 守着一只猫我能受的了吗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圣墟大主宰医武兵王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唐谦惊恐的抬头,一脸不敢置信。

    顾莫深仰靠在大班椅上,似笑非笑的反问道,“你不觉得他可疑?”

    “顾总,再怎么说,杜女士马上就要、”因为杜鹃是杜依庭的姑姑,唐谦觉得真相太残忍。

    冷冷一笑,顾莫深无情地说道。“杜女士?哼!她要真的是外交官的遗孀我就信她了!可惜她不是!”

    一个女人嫌弃一个男人没本事,离婚还对外宣称早逝,这不是狠毒是什么?顾莫深的窄脸满是讥讽,杜鹃跟那个女人一样,不、那个女人比杜鹃还要过分!

    …髹…

    杜依庭回到房间就睡了,睡的昏天黑地,直到顾莫深的电话把她叫醒。

    她嗓音干哑,带着刚睡醒的惺忪。

    那头,顾莫深笑了,掐了手上的烟蒂。

    “睡觉了?是不是我不给你打电话都不晓得起来吃饭!嗯?我派人过去给你送饭,你想吃什么?”

    翻了个身,杜依庭裹紧了被子还是觉得冷,又调高了空调,才懒懒的搭腔。“你不问问我下午干什么去了?”

    “去喝点水,听听你的嗓子?”

    顾莫深也不理会她的话,命令她去喝水,听筒里传来的声音令他直皱眉头。

    “唉、我觉得我说不说都一样,你的那些眼线早就给你汇报了,把我想说的话都说了,你还给我打什么电话?”杜依庭撅起嘴巴,赌气道。

    她掀着被子吃力的从床上坐起来,睡了一觉居然觉得更累了,整个身体酸痛的好像被十台卡车碾过一般。

    “呵呵呵呵!”

    除了笑,顾莫深还能说什么。他仔细的分辨听筒中细微的脚步声,神情的专注似乎要穿过电波飞到杜依庭身边。

    “庭庭,我的人只负责你的安全,其余的我不管,我只要你没事。”

    他这句霸气外露的话让杜依庭听的简直心境荡漾,顿时也不觉得难受了,弯着嘴角笑出声,撒娇的喊他“小深深”。

    “你不怕你姑姑听见?”顾莫深听见她笑,也跟着笑了。

    不提还好,一提,杜依庭没了玩笑的心情。

    得不到她的回应,顾莫深眼神明显多了一份担忧。

    “怎么了?今天不是没有见到望潮吗?你姑姑不高兴了?”

    他声音不疾不徐地问道,仅凭着一根电波,无法判断杜依庭被什么事情影响了情绪。

    半响,还是没有杜依庭的声音,顾莫深在大班椅上坐不住了,他踱步走到窗口,燥热的对着吹进来的冷风。

    “庭庭,这是望潮自己的决定,你姑姑没有任何立场来责怪你。如果你想回来,我明天派老宅的人把你接回G市!”

    与其继续让杜依庭跟着杜鹃,不如让她呆在他身边,杜依庭在S市始终令他心生不好的预感。

    终于,杜依庭出声了。

    “莫深,姑姑这样做会不会让望潮有危险?我觉得你好像知道名单的下落。”

    顾莫深原本含笑的薄唇微微滞住了,性感的唇角慢慢地抿成了一条直线,一愣,眨眼间恢复了一贯的沉静和自信,才轻声反问杜依庭。

    “为什么这么说?”他还似刚才的语气,杜依庭没听出异样。

    她叹着气,叨叨道。“我相信你不会害望潮,可是姑姑这样做不就等于让所有人都知道望潮在哪儿关着!他们找不到我,找望潮是一样的。道上的人可以随便找个人犯个什么罪也关进去,然后装着跟望潮认识,望潮平时大大咧咧的,又容易相信人,在里面被人给处理了怎么办?”

    “哈哈哈哈哈!你眼里,道上的人办事都是这么不着道?你觉得那里不安全天底下还有什么地方安全?”

    顾莫深爽朗的笑着数落道,他真是佩服杜依庭的想象力,不过的确对杜依庭的观察力和分析力刮目相看,因为她能找到重点。

    深眸又一沉,他没有看到杜依庭刚才说那句话的表情,无法断定她是无意间揣测得知,还是真的知道了什么,顾莫深的脸色紧张而警觉。

    杜依庭喝了一大口水,不忘喘着气跟顾莫深继续聊道。

    “莫深,我就是临时脑洞大开,突然想到了。对我来说,只要望潮安全就行!”

    听到杜依庭口气豪迈的像个女汉子,瞬间,顾莫深脸上的凝重释然,他的庭庭心思简单,想到哪里说哪里,不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杜鹃,连自己的亲侄女也要利用。

    “还有,马上要过年了,不都是年前办事吗?我想姑姑手上也没什么钱,我想把那张卡给姑姑。”杜依庭咬着嘴唇,犹豫了犹豫才嬉皮笑脸的央求道。

    许是知道顾莫深不会同意,她跟着又解释,“反正你已经那么有钱了,将来、”她不好意思的瘪嘴,“说好了,将来你不许再问我要嫁妆,我没钱了!”

    顾莫深是想板起脸,敲敲她的脑袋瓜,问她知不知道里面有没有钱,张口就要送人!

    见到唐谦敲了两下门,立在门边,顾莫深微微给了他一个眼风。

    “这件事等我们见面再说!好了、庭庭,晚上我还要应酬,你乖乖下去吃饭,我已经安排餐厅准备了你喜欢吃的菜,这两天忙,可能顾不上你,照顾好自己!”

    “我还没说完呢!”杜依庭的细嗓子跟他耍赖。

    深眸一沉,命令道。“挂电话下去吃饭!”

    晚上的这顿饭以及要见的人,顾莫深一双鹰眼,张弛有度的收紧。

    ……

    跟顾莫深较量这件事,她从来没赢过,杜依庭直接放弃了,迅速的按了挂断键。

    有应酬,还这两天都忙的顾不上她,难道打个电话的时间都没有呀!

    杜依庭裹着被子还在床下移动,愣着眼睛猜想是不是白荟又去找顾莫深了?她不死心的给于乐儿打电话,问同学间谁有白荟的动静。

    “丫的,你就这么大的出息!我才不给你问,你人就在S市,不自己打听来指使我?”

    于乐儿最近心气不爽,以前杜依庭什么都跟她聊,现在好,三句不离顾莫深。

    “我不能让人知道我来S市,真的!刚来那天晚上我就差点被人劫了,多亏了小深深从天而降、英雄救美!”

    用说的不过瘾,杜依庭还比划了一个崇拜的姿势,顾莫深那天简直帅呆了、高冷极了。

    他穿着一件深格子的毛呢大衣,一身的凌厉庄重,如王者一般。

    在她最危机的时刻站到她身后,当时她下意识的靠过去,内心祈祷了一百次希望顾莫深凭空而降来救自己,扭头的瞬间直接无法相信真的是顾莫深。

    “哎、哎、哎,冲着你这花痴样,我马上就给白荟打电话,跟她说顾莫深现在孤家寡人、孤枕难眠,要她以三百码的速度火速赶往G市,刚好能鸠占鹊巢!哈哈哈哈哈……”

    这就叫损友,在你需要调侃、打发无聊的时候,肆无忌惮的发挥她的想象力刺激你的神经。

    杜依庭支着昏沉的脑袋,翻了记白眼,跟顾莫深聊天她兴趣多多,越聊越不觉得难受,现在跟于乐儿聊天,越聊越难受,一点精神都打不起来。

    “不理你了!讨厌!”

    “谁讨厌了、谁讨厌了!哈哈哈哈!”

    又传来于乐儿放肆的笑声。

    “你要是真的不清楚就算了,我、阿嚏!”杜依庭打了一个喷嚏,忍不住哆嗦了一下身体,“好冷啊,我感觉空调好像不怎么管用!”

    于乐儿回到正常频率,不知她在跟谁说话,敷衍着声音又拐回来。“楼下叫我吃饭,抽空再聊吧!最近心情不好,我看上了个男人,家里死活都不同意,你说这些人,又不是他们结婚,为什么就不能嫁一个自己喜欢也喜欢自己的男人?”

    “你、不要约瑟夫了?”杜依庭小声的提醒道。

    顿了一下,于乐儿似很不好意思,别扭的先道了声歉。“对不起啊,庭庭!我在英国没有男朋友,约瑟夫是我养的一只猫,跟我住在一起!”

    “啊?”

    杜依庭惊诧的吼了一嗓子,喊的喉咙都痛了。“你是说,你这些年拿一只猫骗我,有你这种姐们吗?”

    “我还不是想刺激、刺激你,连我都找了男朋友你干嘛还要死靠着一个顾莫深啊!现在你跟顾莫深这么甜蜜,你让我继续守着一只猫我能受的了吗?你让我的心整天跟猫爪挠一样!”

    呵呵呵呵!

    杜依庭挠了挠头,她还真没想到于乐儿出于这个目的,恼怒后是小小的感动,难怪于乐儿成天把约瑟夫挂在嘴边,从来都没让她见过这个约瑟夫正脸长的什么样,敢情她的那些个侧脸、背影还不知道出自多少个英国帅哥!

    “难为你了,乐儿,真的,这些年感谢你陪我走过来,如果不是你,我想我肯定就错过顾莫深了!”

    “可别,我可没那么伟大!”打住杜依庭柔情似水的一腔真情,于乐儿见不得这个。“你这些话还是留着给顾莫深说,他愿意听!多听听呐,他不就没时间再去搞别的女人了!哈哈哈哈!”

    说着说着,于乐儿又把话题带偏了。

    两个闺蜜不知不觉又多聊了十几分钟,有人再次来敲于乐儿的门,气得她拿了本杂志就朝门上砸过去。

    “没听见打电话呢!”于乐儿烦气的瞪了一眼。

    杜依庭听出她的脾气,安慰道。“最近你怎么了?是不是家里要你相亲的事,好好跟你爸爸说说不行吗?现在约瑟夫变成了喵星人,你也不用担心自己脚踏两只船了!”

    “屁、我一身的本事就担心这个!”于乐儿对杜依庭脚踏两只船的说法嗤之以鼻,“说实话,我看上个男人,不过他是个厨师,家里不同意!”

    “要是我、我也不同意,你爸多大的官啊,你嫁个厨师,没疯吧!”杜依庭并不苟同的直言反对。

    其实,于乐儿正跟家里闹意见呢,杜依庭打来电话,她也想听听杜依庭的看法。

    听她这么说,于乐儿直接张口骂道。“势利眼!人家是五星级酒店行政总厨好不好?许你的顾莫深是总裁才行,我的是总厨不行?我这可是一张一辈子的免费饭票,还是五颗星的!”

    倒也说的头头是道,听起来却又觉得别扭,杜依庭从他们的交友原则出发,跟于乐儿分析。

    “哎呀、哎呀要死了,要是我爸有你这个水平,我保准不敢要这个厨师了,唠叨也唠叨死了!唉,你们俩睡也睡了,滋味怎么样?小女人、不给传授点经验?你们多久一次,一次多久啊?”

    于乐儿咂摸着嘴唇,她还是对这个话题感兴趣,忍不住直乐,杜依庭半天不接话,一定是脸红了。

    两人不约而同的喊了声“讨厌”!隔着听筒,又同时大笑起来。

    “结婚吧庭庭,我觉得你应该早点嫁给顾莫深!”

    说出这句话,于乐儿神情极其的认真,她听到她爸爸那天跟别人闲谈的内容,大致是顾家和杜家当年的事情,这些事情迟早一天会曝光,杜依庭在这之前嫁给顾莫深,先不说能分他一半身家,起码顾莫深不得不护着杜依庭。

    “他都没跟我求婚,我怎么嫁给他,再说我们现在、现在只是差个结婚证,我觉得没什么好着急的!”

    杜依庭还是那个纯净的跟一张白纸般的心思,于乐儿挣扎了一下,她眼神坚定的抿了抿嘴唇,给杜依庭出主意。

    “这个年头就兴男人求婚啊?out吧你!加油、庭庭,你都能扑到你的小深深,主动求个婚又如何?突然蹦到顾莫深面前,单膝跪地将花奉上,然后深情的望着他,说、嫁给我吧顾莫深!”

    被于乐儿带着感染的腔调打动,杜依庭脸上绽放出笑容,她觉得主意不错!

    ---题外话---今天两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首丘之情,总裁的新妻旧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淡乌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淡乌央并收藏首丘之情,总裁的新妻旧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