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首丘之情,总裁的新妻旧爱 > 第一百九十八章 都是放狠话的主儿(5000)

第一百九十八章 都是放狠话的主儿(5000)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圣墟大主宰牧神记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一个人在空寂的办公室里,到夜幕整个落下,顾莫深耳边还重复着云姨的话。

    云姨格外激动,她喊着顾莫深,问他还记不记得小时候哭着要云姨把他妈妈找回来?

    他缓缓的将手机拿离耳朵,仿佛没有听到云姨的喊话。攥了攥拳手,骨节分明的手掌握紧又分开。

    窒息的心脏像被一双无形的手捏住,痛的喊不出口。

    很久,他都没有这种感觉了蠹。

    一片漆黑之下,顾莫深站在落地窗前,望着窗外川流不息的马路,巨幅的电视机在他身后闪着光芒。

    画面是他下午出席中赫置地迁址发布会,这是他鲜有的一次正面在媒体曝光,顺便证实他身无残疾的事实髹。

    明天起,S市的大佬便会打消那个念头,也许再过几天,他就可以从B市把杜依庭接回来了。她跟着于乐儿,至少是安全的。

    还要再煎熬几天,过完这几天就是新年了,那个女人选择这个时候回国,难道是想跟他共度新年?

    ……

    因为警署调查自己,方浩不得不派人去机场接那个叫于乐儿的女人,一边他把杜依庭藏了起来。

    得知自己是被顾莫深牵扯进来,气的破口大骂,方浩本不是什么善茬,不过他也弄明白了一件事,就是有人利用了他的名字在外面招摇撞骗。

    方浩配合G市的警署做完调查,将这件事直接甩给律师处理,他急着见见这个于乐儿,居然动的了军方的人介入。

    别说S市的大佬们消停了,他也不得不把这个于乐儿当大爷伺候着。

    “方少,可能是顾申泽。”

    属下悄声将调查的结果说与方浩,当然,这些消息是顾莫深那边放出来的,还有待商榷。

    方浩意外的没有发怒,他静静的凝神琢磨,今天在高架桥上设卡拦他的人,如果不是顾莫深,那么、

    精干的眼睛一转,他几分猜到是顾申泽。

    顾申泽是交警系统的,对他来说,简直小儿科。

    这个认识,令方浩不得不谨慎起来,顾申泽找到他,说他们是一条战线,可是现在他摆了自己一道,是想从他手里捉了杜依庭,还是想假借着顾莫深的名义除掉自己?

    不由得方浩不多想。

    ……

    于乐儿掐着腰,跟方浩提条件。

    “我要带杜依庭走,你答应也得答应,不答应也得答应!”

    方浩气结,这妞还真他妈的嚣张,还没人敢这么跟他说话。

    “没见到顾莫深之前,她不能走!”

    也不理会于乐儿的要求,方浩要人给自己准备夜宵,他折腾到这么晚,没把于乐儿直接扔出去就不错了。

    “想见顾莫深你自己去G市找他,你关着庭庭干什么?我警告你啊,别跟我打哈哈,限你三分钟,马上把庭庭交出来,否则我找人踏平你这里!”

    打量着于乐儿,不过二十刚出头的年纪,质疑她哪来的气焰跟自己这么说话。

    方浩朝她脸上吐了口烟圈,不屑道。“看在于部长的面子上,你走吧!”

    “你让我走我就走啊,我让你带着庭庭来机场你怎么没来?告诉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把庭庭藏起来了,你要是不说,我从你的资产一项一项的下手,年轻实业家是吗,一夜之间就让你成穷光蛋!”

    于乐儿刁蛮起来,不达目的不罢休的。

    她拿着手机拨了一个号码,轻轻松松的说了两句话,不一会儿,院里居然传来直升机的声音。

    方浩一惊,一个属下跑进来说军方的直升机在附近。

    在心底骂了一声,方浩不得不妥协了。他的生意,最避讳的就是军方的人。

    见方浩表情有所松动,于乐儿趁机言和道。“来的时候,顾莫深交代我,几天后他来S市,到时候你找他会给你一个交代。今天,我必须把庭庭带回B市。”

    “你让我怎么相信你,怎么相信顾莫深?”方浩将烟蒂按灭在烟灰缸里,他在衡量于乐儿的话有几分可信。

    毕竟他找了顾莫深多时,他始终不肯透露一点,逼急了他才拿了杜依庭要挟顾莫深。

    “杜依庭是我救的,顾莫深应该感谢我。他不露面,我怎么知道他打的什么主意?何况,杜鹃说要拿杜仲的名单跟我交换杜依庭!”

    “你想跟谁交易就跟谁交易去,现在,我要见庭庭,你立刻、马上把庭庭给我带下来,听见没有?分分钟铲平你这里!”

    于乐儿的话没有一点商量的余地,突然让方浩觉得憋屈,他做事什么时候还要看别人脸色,哪次不是惹恼了他就动手,怎么却在于乐儿面前矮了半头。

    两人都是放狠话的主儿,于乐儿叫来直升机,这头,方浩直接亮了家伙给她看。

    “妈蛋,你要是敢再拿这个东西指我的头,我非在你身上打一百零八个窟窿出来不可!”

    于乐儿毫不含糊的伸手就去夺,她才不管上没上保险,动作之彪悍让方浩终于明白杜依庭动不动就敢扑上来,敢情都是跟这位主儿学的。

    方浩脸上很利索的多了两道挠痕,拿于乐儿没辙,而他相当费力才擒住这个张牙舞爪的女人。

    他一只手扬着,想狠狠的扇她一巴掌,哼了一声,没下去手。“没数的女人!”

    “女人要是有数,还要你们男人干什么!你们之间的恩怨把一个女人扯进来干什么?你们要打要杀赶紧的呀,顾莫深人就在G市,你干嘛缩在S市拿庭庭当挡箭牌!”

    “你有完没完!”

    动又动不得,还拿她没辙,方浩恼怒的吼道,重重的将于乐儿往地板上一丢。

    以为她还会继续跟自己闹,留心她还会扑自己,不料,她爬起来的倒快,抓起他忘在地上的枪就对准他。

    被于乐儿抹着汗,还一动不动盯着自己的动作逗笑了,这妞身手不错,比杜依庭矫健。

    这么闹下去,军方的人指不定哪会儿就来办自己,方浩也不理会于乐儿,伸手捡起桌上的烟盒抽出一根,他吊儿郎当的叼在唇边,不慌不忙的看她一眼,边点燃。

    “人就在楼上。”

    给于乐儿指了指,方浩狞着眉头暗地给了属下一个眼色,要他们听于乐儿的。

    “你、要是不想看见你们老大脑袋爆开花,把杜依庭给我带下来,快点!”于乐儿指着一人命令道,不忘将枪往方浩的头上抵了一下。

    属下接了方浩的眼风,似乎畏惧于乐儿的动作,迟疑了迟疑便上了楼。

    “你别想跟我耍花样,要是我见不到杜依庭,你就等着吃枪子吧!”不忘威胁道,她又不是没见过世面,于乐儿谨慎的环视周围。

    方浩抽着烟,悠哉的拨弄着手机。

    一条短信悄无声息的顺着无限电波发送出去,至于发到谁的手机里面,方浩唇边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爱笑的人运气总差不了。

    ……

    见到杜依庭时,于乐儿大吃一惊。

    杜依庭一头大汗,虚脱的几乎站不住,见到于乐儿,她先是惊诧,而后紧张的搜寻方浩的身影。

    “你怎么会在这里?”

    她嘶哑的嗓音听得让人皱眉,于乐儿以为方浩虐待杜依庭,怒着眼眉,一脚就揣倒了花瓶。

    也不管动静大不大,于乐儿挨到什么就砸什么,活脱脱的暴力分子。

    有军方的人给她撑腰,还有一个部里的高官,方浩肆意的坐在沙发上看于乐儿在自己的地盘上撒野,脾气还真够火爆的。

    “乐儿、我感冒发烧了,跟他没关系!”

    “没关系他把你关在这里!你、去给我找辆车!哎呀、算了算了!”于乐儿像是想到什么,她伸手用枪托敲了敲方浩的后脑勺。“你起来,跟着我们一块出去!”

    以为她傻呀,方浩在这里坐着,他的人就等着他挤眉弄眼的发话,既然见到杜依庭,她会抓紧把人带走。出了别墅,干脆直接搭直升机走好了!

    方浩很配合的站起来,没成想,他看着不高,却是生生高出自己大半个头,看清他张狂却是浓眉大眼的长相,那双叽里咕噜灵动的眼睛瞧的于乐儿脸上有些发烫。

    又不是没见过男人,她心里负气了一句,不得不承认方浩的长相挺讨巧。

    ……

    出乎意料的顺利,直升机起飞后,于乐儿将手枪扔给方浩,跟杜依庭对视一眼。

    “庭庭,顾莫深的飞机在机场等着我们,你跟我回B市,过两天他过来接你!”

    “是他的安排对不对?”

    杜依庭激动的眼里蓄满眼泪,她见到于乐儿就猜到了。

    于乐儿点头,伸手抱住杜依庭。

    上午顾莫深给她打电话的时候,她也没想到他会让自己来S市是为了把杜依庭从方浩手里弄出来,想到顾莫深用抱歉的语气乞求她帮这个忙,她拿自己被家里禁足为由拒绝,这种事情不是该他自己亲自出面的好。

    许是这个男人在隐瞒什么,拜托她一定出面,而且还搞定了她老爸。

    “你别问我,我就是直奔机场,他的专机,见到你之后我把你带回B市,是这么交代我的!”

    于乐儿也稀里糊涂,反正顾莫深捏着她的死穴,说她不能见死不救,何况事关杜依庭的安危。

    她也是傻,以为杜依庭被怎么了,都做好把方浩大卸八块的准备,把军方的人都给招呼来了,唉,杜依庭就是发烧了。等回去,她还不知道怎么跟她老爸交代。

    扭头看看杜依庭,于乐儿倒是不为自己担心,她在想,杜依庭可怜的小模样要是被顾莫深看见了还不知道怎么心疼?

    “带手机了吗,我想给顾莫深打个电话!”杜依庭红着鼻子,一脸的憔悴。

    正替她担忧着呢,杜依庭倒是会找安慰。摸摸她的脸,于乐儿无奈的摇头。她可是深入虎穴,这不杜依庭想要de安慰只有顾莫深,上来就是问是不是顾莫深安排的,她呢、她呢?她吃顾莫深的醋了!

    于乐儿歪头瞧着杜依庭,直升机上都吵死了,她给顾莫深打电话能听见什么,还不让顾莫深在那头听的干着急。不过是该让他急急,个大男人就是不露头,那个方浩也是奇怪,就是不肯去G市。

    听见顾莫深的声音,杜依庭就哭了,原本就哑着嗓子,她委屈加无限可怜的抽泣,听的于乐儿直瘪嘴。

    那头,顾莫深耳朵里是嗡嗡的轰鸣声,隐约能听到一点哭声,他利眸一软,喊杜依庭的名字。

    他一声一声的喊,不停的问杜依庭话。

    杜依庭嗓子是哑的,噪音又大,就算喊破喉咙顾莫深也听不见。她死死的抱着手机,边掉着金豆豆边不停的回喊顾莫深。

    “哎,发短信吧,你们这样隔空喊话,能听见什么?”

    抽掉杜依庭手里的手机,也不管顾莫深在那头差点急黑了脸,于乐儿掐了通话。

    “乐儿!”

    杜依庭眼泪汪汪的往于乐儿身上一靠,紧张的神经终于松弛,尤其得知顾莫深没有抛下自己不管,这种煎熬的情绪一旦放松,杜依庭整个人都透着身心的崩溃。

    “哭吧!反正知道你男人这么紧张你,哎、等我们换了汽车,由你怎么跟他撒娇耍赖,这么吵你们能听见什么。”

    于乐儿叹着气,以前也没见杜依庭这么矫情,都得救了还哭个什么劲?

    “我、我知道他会救我,我相信他、就算我爸爸和望潮害了顾伯伯,还是相信他!”

    哽噎着,杜依庭表明自己的心意。

    “你对我说有什么用,这些话你留给说给顾莫深听!好了好了,别哭了,哈!”

    哄着杜依庭,于乐儿要人把他们放到好打车的地方。

    对方再三要求送于乐儿去机场,被她婉拒,她已经背着她爸爸动了军方的关系,起到吓唬方浩的目的就行了。

    想到方浩这么容易就放自己带走杜依庭,她觉得方浩是有意放她们走,是不是还有什么猫腻等着她们。

    大大咧咧惯了,于乐儿不喜欢想这些头痛的东西,扶着杜依庭坐上出租车。现在方浩不知道她们的方位,只要到了机场,顾莫深的专机候着,还能再遇到什么危险?

    杜依庭上了车就昏睡过去,任于乐儿怎么喊就喊不醒她,一摸,发觉她的额头烫人。

    于乐儿才想给顾莫深打电话,这人的电话已经打过来。

    “别喊庭庭,她睡着了,人烧的厉害。你抓紧安排好,我们大概一个半小时以后到机场。”

    揶揄顾莫深喊杜依庭的口吻,还真心疼,感觉都疼到骨子里面了。于乐儿瘪嘴,将杜依庭说的话学给顾莫深听。那头一片沉默。

    “唉,你到底因为什么事情不能来S市?还有那个方浩,死活就是不去G市,你们可真有意思!说好了,庭庭就在我那里住几天,你马上过来接她!我看她这个样子十有八、九得在医院呆着,我可保护不了她!”

    顾莫深低声交代于乐儿,他都安排好了,只要她把杜依庭顺利的带出S市,而且不能承认她是杜依庭。

    挂了电话,于乐儿有些憋气。忽然又笑了,顾莫深这个样子,她一定想的好招让杜依庭整整他。

    出租车一直开的很稳,突然一个急刹车,车子扎住,让于乐儿的头磕在前座上,她不乐意的吼司机。

    “干什么?别跟我说这么平的路上有坑!”

    “前面的路封了,你没看见交警吗?”司机嫌弃了一眼于乐儿不懂事,拉着脸回道。

    眼看着快到机场了,出了这个幺蛾子,于乐儿心急如焚地张望。她晓得杜依庭的处境,心里后悔没让人把她们送到机场,她不该逞能的。

    长长的车队都在等待检查,于乐儿要司机下车去打听,她还多掏了二十块钱司机才肯。

    不一会儿,司机撵她们下车。“过不去了,怎么也得等个把钟头,你们自己想办法吧!”

    “哎,你怎么能这样,我又不是不给你钱?我赶飞机好不好!”

    于乐儿不答应的反驳道,离机场还有五六公里,杜依庭这样走不得路,她们在外面拖得时间越久越危险。

    ---题外话---话说淡淡此时人在棒子国,新年好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首丘之情,总裁的新妻旧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淡乌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淡乌央并收藏首丘之情,总裁的新妻旧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