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首丘之情,总裁的新妻旧爱 > 第二百四十四章 跟他一日,就一日名不正言不顺

第二百四十四章 跟他一日,就一日名不正言不顺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顾莫深扭头,心境平和地看着杜依庭,眼神变得幽深而可怕。

    “你问我要的银行卡给谁了?”

    杜依庭双目惊鸿,脸上疼的升起惨白的难堪。他都知道了!

    顾莫深戾着眼眸,面色如罩寒霜,又是一句冰冷的质问。

    “昨天下午S市纪检委突然收到顾氏的检举信,据称是一位姓杜的年轻女性提供的罪证,你怎么解释?悦”

    杜依庭眸底倏然一惊,她才知道姜瑜的那些话从何而来,为什么他们会怀疑到她头上。

    她苍白的脸上带着两行泪痕,倔的突然不想解释了搀。

    “你要是相信我,我说什么你都肯信,你要是不相信我,我说什么都是多余!顾莫深,你说我说的对不对?”杜依庭抽着鼻子,淡淡的自嘲道,她的语气里带了情绪。

    云姨焦急的看着两个人,姜瑜不在了,这两个怎么还不赶紧把话都说开?她扯了扯杜依庭,杜依庭无动于衷的梗着脑袋,见这丫头倔劲又上来了,忍不住开口劝道。

    “庭庭,少爷什么意思你还不知道?赶紧把你知道的事情都告诉少爷,这件事几乎把S市的天都捅出了个窟窿,你知道少爷这两天多辛苦?他昨天赶回S市,今早不放心你又赶回来,要是不信任你,少爷就不管你了!”

    杜依庭内疚又委屈,她咬着唇,抬头看着顾莫深,他眉梢上染着微微的疲惫,想到什么,她的心倏地痛到了极点。

    见她磨叽,顾莫深的大手猛地箍住她肩头,她收势不及,已被他掌握住了。

    头顶传来他痛恨又强势的嗓音,“庭庭!”

    看清他深邃又略显不悦的黑眸,杜依庭猛的察觉出危险来,还没等推开他却被他一把揪住。

    顾莫深眉心倏然皱起,嗓音透着一丝暗哑,“你必须一字一句,一点不落得给我说清楚!”

    说完,他将杜依庭丢在沙发上。

    听到他这股爸爸教训孩子般的口气,杜依庭的眼泪流的更厉害了,她理亏,还气恼地发脾气吼道。

    “对、是我把卡交给王医生!问你要卡就是为了给他!”

    吼完,她顿时情绪崩溃,哇哇的大哭。她没干什么,就是把她爸爸的遗物取出来,可是她已经销毁了。

    云姨急得站不住,给她递纸巾催她抓紧跟顾莫深坦白。

    这丫头也是胆子壮,这么大的事情,她一声不吭的就办了,晓不晓得她给自个儿惹了多大的麻烦?

    半响,杜依庭心底的憋屈宣泄的差不多,她抹着眼泪,一边强忍着抽泣将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顾莫深。

    “在老宅的时候,发现家庭医生以后给我看过病,爸爸对他有过帮助。王医生告诉我、我爸爸留了东西要我带着那张卡取回来,说可以帮助爸爸翻案,能帮我恢复身份。我动心了,因为你看我看的紧没法回S市,我就拜托他帮我把东西取出来。我从你手里把卡骗到以后,把卡快递寄给王医生,昨天他发了很多照片给我!”

    杜依庭将怎么认识王正峰,王正峰怎么来过G市找她,她怎么将卡交给王正峰,还有王正峰发给她的照片,她要王正峰把东西销毁,都细细的讲给顾莫深。

    见顾莫深还是质疑的眼神看着她,杜依庭抽抽鼻子,不服气的抗议道。“要是你不相信,我把王正峰的电话给你,你给他打电话当面质问好了,我们还商量好今后再也不联系,看我是不是说谎了!”

    顾莫深又是心急又是不舍,睨着杜依庭红肿的眼睛,见她还是不觉什么危险的模样,忍不住拍了一记她的额头,用了点力气,严厉的教训道。

    “王正峰人已经死了,你知不知道!”

    登时,杜依庭脑子一懵。“不可能,昨晚他还给我回信息了。”

    “你的手机呢?”

    “今天忘记带了,应该在卧室。”

    杜依庭机械的答道,听到王正峰死了,她的呼吸都堂皇起来。怎么可能,她昨晚还跟王正峰联系过。

    顾莫深气恼地嗔怪了她一眼,站到落地窗,打电话给唐谦,一边他示意云姨去给杜依庭找块毛巾敷脸。

    见到两人一个委屈的窝在沙发上,一个站在落地窗前抽烟,唐谦没问,电话里顾莫深交代的已经很清楚,要他拿着杜依庭的手机将她删掉的东西恢复过来。

    “顾氏已经被举报了,那些资料都被公开了还有什么好看的?你要是还不相信我说的话,你大可以去、”

    “去什么?你怎么就不动动脑子!这么重要的东西,你觉得到了谁手里会销毁?就算王正峰真的可靠,他会听你的话把东西毁了,可是你有没有想过王正峰就是一个医生,你觉得他有什么本事能避开那些人的法眼,真是自不量力!”

    顾莫深被杜依庭理直气壮的话气的差点七窍生烟,手上捏着烟在书房来回踱步。

    眼光一魅,他笑得讽刺。

    从察觉杜依庭有事情瞒着自己,他也派了人跟踪王正峰,没想到杜仲会为自己死后留了一手,更没想到的是,杜依庭和王正峰这么两个一点没常识的人真的能在众目睽睽之下得手了。

    S市的手下汇报王正峰似乎在找什么东西,几天一直在某家会所附近转悠。昨天,跟踪王正峰的人没进会所,就在王正峰进入会所没有半小时的功夫,里面发生了枪击案。

    王正峰的人是在会所包厢的厕所里面找到的,身上有枪伤,失血过多而死,周围还有很多焚烧过的东西,加上发生了爆炸,已经分辨不出来。唯一能猜测出来的就是,在王正峰身上搜出来的卡是他给杜依庭的那张。

    跟着顾氏下午被人举报,前后不过几小时。开始他也怀疑过王正峰来了一招金蝉脱壳,后来他发现了端倪,王正峰的确死了,而且他死后还有人利用他的手机发了信息给杜依庭。

    举报材料上只有顾家和方家的罪证,或者那些无关紧要的东西,方氏早就破产,这种新闻方浩根本不会放在眼里。唯一具有毁灭性打击的只有顾氏,可见有人故意跟他作对。

    杜依庭的话跟他知道的一模一样,的确,不是他的庭庭出卖他的。

    顾莫深呼出一口烟,他没怀疑顾氏是杜依庭举报的,可是他不相信王正峰死前没有联系杜依庭,昨晚的电话里杜依庭居然提都未提,他气的是这个!

    这么大的事情,她居然能忍得住。

    “这么想给你爸爸洗脱罪名?”将手上的烟蒂按在烟灰缸里,顾莫深落寞的问道。

    早在他刚接手顾氏的时候,他就知道顾氏洗黑钱的案底,甚至姜瑜也知道,要不然姜瑜如何逼迫着顾洪磊离婚。

    不等杜依庭回答,顾莫深起身拉开落地窗。

    “回房休息吧!这几天我要留在S市。”

    听到顾莫深无力而苍凉的声音,杜依庭眼圈又一红。以为他还在担心什么,再一次重申道。

    “小深深,我真的把那些东西都删掉了!”

    良久,顾莫深嗯了一声。

    他知道,如果杜依庭想举报他,差不多也应该犹豫几天吧!没有人跟老虎睡一张床上还有胆肆无忌惮。何况,以杜依庭的性子,她呀,哎!

    顾莫深忍不住晃头轻叹,做事出人意料,她当真把那么重要的资料都删掉了?

    “那张卡你怎么跟你姑姑交代。”

    补充了一句,他没记错的话杜鹃应该知道那张卡的存在。

    杜依庭愧疚的用牙咬着下唇,半响憋出来一句。

    “我没跟姑姑提过卡的事情,我是骗你的,当时为了从你那里拿到卡,我就编了个理由,你不会生我的气吧?”

    “对不起,莫深对不起,我发誓,我没想要翻案,我没想害顾家!呜呜呜呜……”

    杜依庭说着说着,自己被自己的谎言吓哭了,她怕极了顾莫深生自己的气,怕他不信任自己。

    耐着性子由她说完,摸摸杜依庭的头,顾莫深一双黑眸全是若有所思。

    他眸光暗沉了许多,如同乌云压顶,锋利的脸颊看上去显得有些严肃,良久后,他轻轻勾唇,瞬间化去周身的阴霾。

    谎言、没人身上没有谎言,即使冠以善意的依旧是谎言!

    他在犹豫是不是将杜望潮放出来?

    所有的矛头都指向杜依庭一人,他头一次有了力不从心的感觉。

    再有、

    这一次,他能信任杜依庭,他担心,杜依庭见到杜望潮的时候,她能不能选择信任自己?

    ……

    云姨转告顾莫深,杜依庭中饭只吃了两口面条,还是硬逼着她吃下去的,看来上午的事情对她打击很大。

    怎能不大!

    李嫂又说她在衣橱里窝了一晚上,想必做出放弃为杜仲翻案的决定,杜依庭已经哭了一晚。

    今天、又

    唐谦将删掉的资料导出来,看到照片上的血迹,他才能想象杜依庭遭受了什么煎熬,她应该有几分猜到王正峰凶多吉少。

    王正峰,一个本分踏实的医生,浑身是血的躺上厕所的地板上,睁着大眼。

    关键是,是谁假冒了王正峰给杜依庭发了信息。

    顾莫深将燃尽的烟蒂捻灭在烟灰缸里,沉沉的呼了口气。

    昨日曝光的事,让杜依庭此生都背负着仇家女儿的身份跟他站在对立面,再无回旋的余地。

    他没有同往日那般苛刻要求她好好吃饭,反而要云姨别逼她,想吃就吃,不吃就算了,她高兴就好。

    书房暗调的光将他的脸部轮廓勾勒地立体分明,刚毅浓黑的剑眉及狭长深邃的双眸有一丝的桀骜不驯,冷峻而凌厉,眉梢微扬遮住刚刚一瞬闪现的无奈。

    只要杜依庭跟他一日,就一日名不正、言不顺。

    “顾总,是不是先赶回S市?”

    唐谦见顾莫深跑神跑的,似放出去的野马收不回来,禁不住出声拉回他的神思。

    昨天下午得到小道消息后,他跟着顾莫深大气都没喘一下赶回S市,事态已经无法挽回。

    顾氏的罪证板上钉钉,当年顾洪磊为了充裕流动资本,一时糊涂将脑子动到歪道上面,为此,他被自己当年的一时贪念吓得脑淤血发作不治身亡。也许杜仲留下这些罪证的目的是想杜望潮以此要挟各大家族,保住他两个儿女下半生的荣华富贵,却没想到杜依庭会删掉,也没想到这些东西到了其他人的手里。

    顾莫深阒黑的双眼犹若暗沉的海,不见丝毫的波澜,他晓得当务之急要回S市压下舆*论,接受调查。也知道当下能压住舆*论的最好方法就是召开记者招待会,将顾、杜两家的矛盾描述的越甚越好。

    拿起打火机,他又抽了一颗烟。

    不苟言笑的俊脸令唐谦不敢出声打扰,转眼斜阳西下。

    沉默了良久后,顾莫深淡淡出声,他要唐谦备车。

    起身扣上外套上的扣子,他跟唐谦说自己要去跟姜瑜打个招呼。

    唐谦推了推镜框,他没看错,顾莫深说去看姜瑜,眼神却暗沉得吓人,身上的冷是从骨子里透出来的。

    今早顾莫深接到了姜瑜的一通电话,关切的问他的人是不是在S市,顾氏怎么样?

    听到这里,顾莫深就料定姜瑜会来半山别墅。

    昨天出事后,在还未确定举报顾氏的是不是杜依庭时,他已安排云姨将所有的消息封锁,同时也料定这丫头慢知慢觉不会想到关心顾氏的动向。果真验证了他的猜测,杜依庭毫不知情,晚上在电话里给他还跟他使小性子、撂蹄子,知不知道S市都快翻天了。

    他匆匆赶回来,只是想警告姜瑜不要把杜依庭牵扯进来,他知道事情跟杜依庭无关,只是没想姜瑜想撵杜依庭走。

    当下,他不得不再次警告姜瑜,只要姜瑜想留在这里,就必须尊重他的意思,而且她带来的人他已经命云姨撵出别墅。

    这是他的底线,谁都不能动摇他守护杜依庭的底线。

    他担心姜瑜不把云姨的话放在眼里,出发前特别过来见姜瑜一面。

    “儿子,吃饭了吗?”

    见到顾莫深,姜瑜兜着一脸的热情,她是真心欢喜。

    她正抱着一罐子杏仁,捏了一颗要塞进顾莫深嘴里。“尝尝,特别香!”

    顾莫深往后退了一步躲开了,见到姜瑜眼底的失落,他又伸手去接。“嗯,这种东西油大,你这个年纪还是少吃。”

    姜瑜欣慰的点头,终归是她儿子,肯关心她呢!

    “这几日我回S市,主楼那边你别过去,免得别扭。”顾莫深眼眸滑过一抹寒冷,淡淡地说了句。

    他的声音里听不出什么情绪,幽深的眼眸却多了凌厉的成分,他在警告。

    “好,妈妈懂你什么意思!”

    尽管姜瑜掩饰的很好,可是她的声音里还是泄露了一丝颤抖。

    从她苛责杜依庭到现在已经好几个小时,谁晓得杜依庭会不会跟她儿子告状,突然想到杜依庭的手,姜瑜愕然心惊,转瞬间换了副愧疚的表情。

    “莫深啊,还有件妈妈没跟你说!早上是我的错,我可能把依庭的手伤着了。”

    眸光闪过一抹暗色,顾莫深周身的气息冰冷起来,他只看到杜依庭手上贴着胶布一时也忘记问了。

    “今天妈妈的态度不太好,也是心急,你别责怪妈妈!”姜瑜还在替自己辩解。

    “够了!”

    顾莫深严厉的打断姜瑜喋喋不休的话语,英俊的脸颊铁青得骇人,他已经懒得听她的自圆其说。

    “莫深、”

    不料,姜瑜反而看不惯他这副护着杜依庭的样子。“我是长辈,她就不能看在我是长辈的面子上少跟你告几句嘴?”

    姜瑜的话让顾莫深忍不住冷哼了一声。

    “能影响感情的只有猜忌!”

    姜瑜带着无限的委屈和气恼望着顾莫深,心有不甘地闭了闭眼,她的儿子居然这样说自己。她儿子在说她的婚姻、还有她的人生,她拿不出话来驳自己的儿子,可又不甘心。

    姜瑜执拗的想让顾莫深顺从自己,竟找了一句话抛出来威胁。

    ---题外话---写多少更多少,呵呵,尽量多写!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首丘之情,总裁的新妻旧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淡乌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淡乌央并收藏首丘之情,总裁的新妻旧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