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首丘之情,总裁的新妻旧爱 > 第二百四十五章 杜市长托孤的人

第二百四十五章 杜市长托孤的人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圣墟医武兵王大主宰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姜瑜一脸慈爱的望着顾莫深,缓缓的靠近他,温柔的给顾莫深正了正衣襟,体贴道。

    “儿子,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这几天你一定很辛苦,回去老宅你要注意好好休息!这些年妈妈愧对你,但是我会努力弥补我亏欠你的母爱,没有什么事情能影响到我们之间的感情。妈妈知道你担心我跟依庭,放心吧,我们不会给你任何猜忌的机会!”

    那双手轻轻的在顾莫深的领子上停留了一刻,见顾莫深也不躲,她弯着唇很满足的笑了。

    闻言后,顾莫深缓缓勾唇,犀利的眸光落在姜瑜微微颤抖的睫毛上,就在姜瑜以为他会回给自己一个笑容悦。

    陡然间,顾莫深的眸色一暗,幽深到让人读不懂他的想法。

    “你懂我的意思!”顾莫深盯着姜瑜,声调和语气都没有改变,可警告的意味变浓。

    顾莫深在警告她,要是真想跟自己修好感情,就别招惹杜依庭。

    “儿、儿子,搀”

    姜瑜舌头打结的喊着顾莫深,她差点就被顾莫深的眼神打乱了思绪。

    她迅速的抽回还挨着那具挺拔身体的手,即使是她儿子,她也无法像面对一个平常人般随意。

    偏偏姜瑜的性子带着一股强势,她认为顾莫深是自己的儿子,不管他现在拥有什么身份、什么地位,是不是位高权重,他是她生的。顾莫深不为所动的神情激发了她想要驯服儿子的斗志,她服软说的一大通话不过事想缓和跟顾莫深之间的关系。

    既然他眼里只有那个杜依庭,她不得不这样做了。

    “儿子,我不知道你的腿有没有落下后遗症!”姜瑜话才吐出一半,见顾莫深的眼神倏然冷下来,她意识到话说的不对,连忙改口。“不、不、不,我就是想关心你!我在法国常吃的一种保健品,可能国内也有类似的,但是国外的东西、你也知道,吃着还是放心,而且疗效还不错!”她几乎是硬着头皮讲完。

    察觉顾莫深过度敏感的反应,姜瑜心里多了一种痛。外界谣传中赫总裁残疾的闲话她也听到过,从未见顾莫深辟谣,她一直以为顾莫深不在乎,而且他的腿真的康复的很好。

    作为母亲,毕竟见不得自己孩子受委屈,她深呼吸平静了一下心情,放弃了最初的想法。

    “不耽误你忙公务,路上多注意!”

    “你想说什么?”

    不料,顾莫深却来了兴致,英俊的脸上极其严肃和郑重。

    姜瑜内心挣扎了一下,她挤出来一点笑容,踌躇的走到茶几边拿起一只小盒子。

    “我托人给我寄回来的,这种保健品的效果很好。”

    原本应该以很惊奇的语气来勾起顾莫深的注意,因为姜瑜的情绪被干扰,她怕多说般简明扼要的说了两句,反倒是让人忽略了故意的成分,多了几分真实感。

    诚然,顾莫深忌讳有人提到他的腿,不论好、坏。姜瑜碰了忌讳,也误打误撞的探触到了顾莫深的心。

    他从小缺失的母爱,在这么一瞬间体会到了母亲对他的温暖,有时候不是做多少事,而是感同身受。

    “自己留着吃吧,我身体很好。”难得,顾莫深用一种儿子的口吻回道。

    加上他身上的气息明显缓和了,也让姜瑜鬼使神差的动了多余的想法。

    她精明的眼光刻意扫着顾莫深的表情,见他不似之前对自己的冷漠和抵触,她眉间泛着急促的讨好,装作关心的补了一句。

    “我下次麻烦之桃多寄几盒过来。”说完这话,她等待顾莫深的反应。

    顾莫深并没有叫她失望,他深邃的眸一顿,漠然的问道。“你是说夏之桃?”

    “你认识之桃!哎呀,世界说大也大、说小也小!”姜瑜笑着,惊诧道。

    姜瑜感慨的不得了,表情有些夸张,她用一种跟夏之桃很熟识的语气跟顾莫深简短的提了提自己是怎么认识夏之桃的,话里透露着她刚与夏之桃联系完。

    “时间不早了!”

    顾莫深似是很不感兴趣听她瞎聊,说着,人已经走到门边。

    他的表情让姜瑜心里打鼓,她笃定顾莫深会迫不及待的想知道夏之桃的下落,可是这样看,似乎他压根就不想知道。

    “莫深,是不是妈妈说什么让你不高兴的话了?好!我不说了!你快去忙吧,男儿有志四方,妈妈能体谅。等你回来,我们母子两人好好的坐下来吃个饭,你也听听我这些年在法国的事情。你不知道,我一个人在法国,后来之桃来租房子,刚好跟我住隔壁,哎、她人很nice。”

    话说到一半,姜瑜做了一个法国女人优雅而含蓄的姿态表达她对夏之桃的喜爱。

    低沉的“嗯”了一声打断姜瑜的话,顾莫深踏出房门。

    在姜瑜说出夏之桃那个名字的时候,他打开的心门瞬间关闭,对她的那点好感顿时烟消云散。

    顾莫深锋锐的眼眸冷厉的一收,掩饰住眼底的失落。

    车上,唐谦向顾莫深汇报纪检委的检查进度,顾莫深似疲惫的仰靠在座椅上,打断他。

    “谦,你母亲反对你和梅梅,会不会故意刁难梅梅?”

    唐谦一怔,不解的扶了下眼镜。

    他书呆子气的望着自己手上的资料,没想起来自己爸妈说什么,倒是对梅梅母亲的一句话印象深刻。

    “我父母倒不觉得梅梅哪里不好,对她只能说是客气,没法把她当成儿媳妇看。如果抛开梅梅的父母,我感觉我父母应该会喜欢梅梅,只是因为梅梅的父母,我们两家矛盾太深。我母亲仗着家里的背景,当年让梅梅的父母吃了不少苦,梅爸爸到退休了还没有一官半职。两家人坐都坐不到一起,更别说化解。见到梅梅,他们心里自然不舒坦。不过刁难梅梅倒是不会,他们会顾忌我的感受。”

    顾莫深哑言一笑,如果姜瑜会顾忌他的感受,就不会伤害杜依庭。

    他不要求姜瑜对杜依庭有多好,也不寄予姜瑜会喜欢杜依庭,但是,姜瑜能否看在他的面子上别招惹杜依庭。

    那份想留姜瑜的念头突然被打消了,他突然不想让姜瑜留下。随手掏出手机,下命令,命人马上替姜瑜搬家。

    姜瑜在听到他下的那句命令,应该会配合,而他,既然姜瑜主动透漏夏之桃的消息,那么她应该知道夏之桃肚子里孩子的下落。

    ……

    顾氏的调查紧锣密鼓地进行当中,在调查中,与顾氏交好的市政官员跟顾莫深通过口风,要他将事情一并推到杜仲身上,毕竟杜仲在羁押期内畏罪自杀,死无对证。

    迫于压力,顾莫深只通过发布会简要都澄清,但他二叔、三叔已经通过媒介将这个风声传播出去,他想压也晚了。

    看在杜依庭的面子上,他对杜仲带着几分对岳父的尊敬,无奈他身不由己。

    接到李坤的电话,这让顾莫深意外,李坤想见他。

    作为市委常委,李坤的职位升迁的过快,他行事又很低调,顾莫深特意给他配备了司机和车,他用,却是谨慎。

    他只在表面用,也曾用来关照过杜依庭,但是涉及私事,他从来都很谨慎。

    他要见顾莫深,顾莫深答应了,但是他见的不止顾莫深,还有不少人陪同。

    “李书记,跟我客气!”

    顾莫深用公筷夹菜给李坤,向来他不在人前示好。今晚,顾莫深当着一桌人的面儿,为李坤夹菜、倒茶的关照,让李坤有些骑虎难下。

    跟商人走近了,并不是好事。

    如果是寻常的生意人,别人只能认为生意人会来事,晓得怎么攀亲,可是这事放在顾莫深身上便不寻常了。

    顾氏在S市地位稳固,向来都是市府的人巴结顾莫深,而不是顾莫深主动亲近人。

    桌上的人有生意人,也有市府的人,桌上有什么风吹草动,明早就成为人家饭桌上的谈资。

    李坤严肃的拱手相让,示意顾莫深太客气。桌上只有他和顾莫深滴酒不沾,在偌大的场上更显得突兀和诡异。

    “李书记,这次的动静可是够大的!您那里就没点什么内幕消息给我们透个风儿,顾总这里可是喝完今天这场,指不定明日就得去您那里面了!”

    有人调侃李坤,要他关照顾莫深。

    李坤不能引火上身,但是又不好直说这事不归他管,他客气的站起来,说自己去个卫生间。

    “哎、李书记,包厢就有厕所,你怎么跑外面去了!你是不是想溜啊?”

    说话的人故意拆穿李坤的意图,歪头跟身边的人质疑,这样的人怎么能进了常委?

    李坤面上泛起黑红,他不自在的应付一笑,心思早已定了。他出了包厢的门,头也不回的朝大厅走去。

    来的路上,他特意要司机跟顾莫深确定地方,怕不止自己跟顾莫深,听见司机反问了一句,他就没多心,哪知顾莫深把他骗到这里。

    他一进来就被里面的人给惊到了,这种时期,顾莫深这是明摆着把他拖下水。

    包厢里,顾莫深依旧稳坐如山,吐了一口烟,眯起眼眸,摆手要唐谦跟上去,他岂会轻易的放李坤走?

    ……

    唐谦的伸手不错,李坤被剪了双手丢在后座。

    他瞪着两眼跟司机叫嚣,司机本就是顾莫深的人,在李坤身边蛰伏了五年也没有探到有价值的消息心里已经很是过意不去,捆李坤的力量不由的重了三分。

    “李书记,委屈委屈,顾总马上就到。”

    唐谦客气道,边丢给司机一个眼神。

    不等李坤发出反抗的声音,司机将一团布塞进他嘴里。

    车不知开到什么地方,四处不见一丁点的灯光,水腥气儿特别重,还是熏人的那种。

    李坤被人从车上丢下来,唐谦还留在车上跟司机说话,他们似乎是在等待顾莫深下令怎么处置他。

    他约见顾莫深,却被他设计弄到这里来,李坤像是预料到一般,反手将手表重重的在地面上砸了几下。

    能跻身市委,他不可能连一点自己的手段都没有。

    砸表的时候他觉得绳索有了一丝松动,李坤歪在地上奋力的挣扎,他手上的绳索一挣居然被他挣脱了。

    李坤连忙拽掉嘴上的布,趁着夜色漆黑,他头也不回的朝前跑。

    跑了十几分钟,看不见车子的灯光,很快,他就放弃了。

    方圆几公里都不像有人烟的样子,要往哪里逃?

    李坤不放心的扭头寻找扔下自己的车,他担心车子去而复返,顾莫深的手染了多少条人命,别人不知,他可是有目共睹。

    杀人灭口、这种事不陌生!

    听不到车子引擎的声音,也看不到任何灯光,李坤壮着胆子继续往前跑,突然,他闻道一股烟草的味道飘过来。

    有人、可能是接应他的人!

    他欣喜,狂奔了几步,再一定睛,看到缓缓移动到自己面前的高大黑影,李坤热血沸腾的心一下子冷了。

    “顾莫深、我跟你无冤无仇。”

    李坤失了惯有的冷静,他害怕的大喊,企图用声音来给自己壮胆。

    他的心在胸腔里急剧的跳动,跳乱了节奏,这个男人太可怕了,他还没有出手,就被洞悉了一切。

    黑影也不说话,只是玩弄着他手上的打火机,防风的那种。

    一燃一熄之间能看清顾莫深瞬间清晰的脸,深邃的五官挂着一种天生的冷漠和矜贵,目光比四周漆黑的夜还要沉。

    沉稳优雅、不疾不徐的男人,冷戾的气息一点一点的侵蚀着李坤的冷静,他的脸上露出的一抹恐慌渐渐扩大至全身,麻痹到了双腿,脑中顿时有种想跑也跑不掉的恐惧。

    顾莫深浑身散发出俯视一切的霸道气息,陈冷的问道。“那张卡,怎么在你手里?”

    “你把王正峰的身份透露给谁了?”

    李坤把牙齿咬的咯吱咯吱响,脚不知踩到什么崴了一下,踉跄地勉强站稳。他不答,又深知顾莫深的做事风格,顾氏出了这么大的事,他被顾家第一个盯上不意外。

    可是、

    李坤仰头望着一颗星斗都没有的天空,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时,说的一点没错。

    “李书记,你约我出来,不拿让我信服的东西出来,我怎么会罢休?趁我现在还有兴趣。”

    顾莫深漫不经心的哼道,依旧把玩着手中的打火机,倏地,金属“叮”的一声,打火机被锁上。

    猛地看不见那张忽明忽暗、满腹城府的脸,李坤心脏应激的刺痛起来,认命地承认道。

    “顾莫深、卡是杜市长留给我的,要我交给他女儿,王正峰的事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他怎么会变成顾家的家庭医生!我也不知道他怎么会死在那里?我今天约你出来,是想知道是不是庭庭举报的顾氏,庭庭手里还有什么资料?”

    李坤终于承受不住压力,经过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后他恐惧的嘶吼着,额头上的青筋迸出。

    “还有什么资料?难道你不知道?”

    顾莫深嗤笑的反问道。

    虽然夜色深的只能辨认出轮廓,仍能感觉到李坤身上的那股死寂,脸色灰白的晃了晃消瘦的身体。

    他担惊受怕了五年的噩梦还是发生了,以为杜依庭不回S市,杜鹃不过问杜家的事,杜望潮会被顾莫深囚禁一辈子,那些罪证就会安安稳稳的躺在某个隐蔽的位置。

    同时,他又悔恨,他本不该心软,居然主动把那张卡交给杜依庭,他当时存了什么心思!后悔的仰着脖子,他犹豫过,那张卡给了杜依庭只会给她带来杀身之祸,他犹豫了五年,最终还是想要杜依庭自生自灭,带着杜家的秘密自生自灭。没想到的是,顾莫深已经找到杜依庭。

    “说,你把王正峰的身份透露给谁了?或者、”顾莫深用手上的打火机点了一支烟,慵懒的用牙齿咬着,含混的又接了一句。“王正峰的手机在你手里?”

    随着顾莫深吸烟的姿势,火星在半空中一闪一灭。

    盯着面前难以撼动的男人,他都已经查到自己这里,难免不知道自己那些心思,李坤抬起儒雅的面庞,眼底没了震惊,只剩后悔。

    他深深的叹了口气。“我没害过杜家任何一个人,也没想利用杜家,能官至今日全凭个人造化,虽然我不得不承认有杜市长的提拔、同王正峰一样,杜市长对我们都有恩!那张卡是杜市长生前叮嘱过的,房间流传出杜家名单后我辟过谣,但是没人相信这份名单不存在!”

    “杜市长留下的资料是罪证,当年我见过,不止你、我,半座城都被牵扯进来,你说我能不会害怕吗?”李坤说着突然笑了,他不屑的摇头。“没想到有一天,我也会担心东窗事发,没错,王正峰的手机是我拿的。那天、我赶到的时候、”

    话说到这里,顾莫深敏锐的感觉李坤不对,等他想捉住李坤时,扑了个空。

    夜色浓的像泼过的墨一般黑,反光的河流就在他们不远的地方。

    李坤用话拉住顾莫深的注意,趁着夜色、他不备,不知深浅的一头扎下去,这是求死。

    顾莫深厉声命令道。“唐谦,马上派人找!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他心底忍不住咒骂了一声,这个李坤,真是不知好歹。

    ……

    所谓反光的河流不过是一条城市泄洪沟,春季少雨,几乎能见河底,李坤扎下去,便是一头扎进几尺厚的淤泥里。

    唐谦带着人,没费什么劲就将李坤找到,只是他身上的衣服湿透了。

    司机随便从车上找了件羽绒服丢在李坤身上,他畏冷的裹在身上。

    “知道怕冷、刚才寻什么死?”

    顾莫深朝李坤身上丢下来一支烟,扭脸示意人给他点上。

    李坤儒雅的脸很落魄,他的确落魄。冻得发抖的手,颤颤巍巍的捡起烟,司机蹲下来喊了他一声,替他将烟点燃。

    “那天你赶到的时候,看见了什么?”

    深吸了口烟,顾莫深继续刚才没完的话题,他的表情上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李坤并不怎么会抽烟,他被烟气呛得直咳嗽,却舍不得那一点点火光,贪婪的用嘴巴含住温暖的烟雾。

    “我、我只是捡到王正峰的手机,我们是杜市长托孤的人,我才知道,哈哈哈!”

    顾莫深一向沉默寡言,脸上更不易有什么情绪,听到李坤避重就轻,他不动声色收紧了手上的打火机,李坤哪里知道他平静的面貌下已是如此危险的心里状态。

    打火机像是不小心掉在李坤身上,瞬间就点燃了李坤身上的羽绒服,他几乎要被火球吞噬掉。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首丘之情,总裁的新妻旧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淡乌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淡乌央并收藏首丘之情,总裁的新妻旧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