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首丘之情,总裁的新妻旧爱 > 第二百五十九章 她玩了他的蚂蚁

第二百五十九章 她玩了他的蚂蚁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圣墟大主宰医武兵王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你放手!”杜依庭面无表情的看着潘嘉琪。

    “不能跟我走吗?”潘嘉琪一脸苦苦的挣扎。

    好笑的哼了一声,杜依庭冷漠的别开脸,只觉得他古怪。

    潘嘉琪眼睛里带着淡淡的悲伤,没有动怒,反而温柔的再次放下身段,正是具有撩拨少女心弦的强大杀伤力武器。

    “他不过是一个商人,还有病史,我不一样,我是主持人!在G市我拥有很多少女粉丝,我交过的女朋友甚至数不胜数,但是我现在,愿意拿我拥有的一切,包括我爸爸、潘议员拥有的一切,换到你的青睐。”他企图用温柔打动杜依庭的心搀。

    杜依庭皱着眉心反问道。“你的意思是,只要我跟你走,你就能给我一切!”

    很郑重的回看她,“是!”潘嘉琪回答的毫不犹豫悦。

    他张开手臂就要抱杜依庭,却没想杜依庭一个转身躲开了,不在意他眼底受伤的神情。

    潘嘉琪又急又恼,但他忘不了杜依庭说过的话,她说过‘克制的越多、压抑的越多,幸福感才越大。张口就来的东西,得到的再多也不会快乐’,轻易得到的东西就会没有幸福感,他愿意为她克制自己的脾气。

    “庭庭!”他努力的放缓自己的语调,让杜依庭感受到他的改变和真诚。

    “我不稀罕!”杜依庭拨开潘嘉琪的人,冷若冰霜的绕开他。“潘嘉琪,你以为换一副面孔就能哄到我,别说我已经怀了顾莫深的孩子,即使我没有男朋友,也不会考虑一个只会仗着自己父亲到处飞扬跋扈的公子哥!”

    在杜依庭看来,潘嘉琪不过就是想哄了自己乖乖跟他走,当她傻呀!

    她的话大大地刺伤了潘嘉琪的尊严,他露出男人霸道和凶狠的一面来。

    “今天你不跟我走也得跟我走!反抗也没用!”

    潘嘉琪没有再心软,他给了同伙一个眼色,要人帮他一起把杜依庭弄走。现在他改了主意,当务之急是把杜依庭带走,然后弄掉她肚子里的孩子。

    他一把握住杜依庭的手腕,不顾她的挣扎。

    “潘嘉琪我不会跟你走,除非你用暴力!”

    定定的看着杜依庭坚毅的小脸,他怎么会舍得用暴力,他还没有跟她看星星、看月亮,难怕是在藤萝树底下看蚂蚁。知不知道那些蚂蚁他天天喂,她玩了他的蚂蚁,她怎么能跟他撇的一干二净。

    “听清楚了没,庭庭不会跟你走!来硬的也没用,大白天这样你觉得你能把庭庭带到哪里?你马上放了庭庭!”

    云姨堵住潘嘉琪的脚步。

    “我今天把天翻了我也要把她带走,不就是怀了顾莫深的孩子?我不嫌,大不了她生我养着!”潘嘉琪莫名又恼了,火气冲天的冲着云姨吼。“来呀、来呀!”

    他像红了眼的猎人,神经质的仰着脑袋,谁要是敢上来多说一句,他就揍谁!

    愣头青不怕死的模样,挥舞着手轰人,别说云姨不敢再靠近他,包括同伙,也站在两米开外悻悻地看着他。

    云姨远远的给杜依庭递了一个眼神,要她自己寻了机会跑,她会冲上去缠住潘嘉琪,这个人像疯狗一样,指不定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杜依庭小心的抿着嘴,她还站在墙边,潘嘉琪背对着她,一时对她放松警惕,她暗下狠心后朝着云姨点了点头。

    “你们走给我滚,滚的远远的!”

    潘嘉琪的脚朝前空踹了一脚,全身发力,头发都乱了。

    他丝毫都没察觉杜依庭已经脱离了他的管制,云姨紧张的盯着潘嘉琪,生怕他一个扭脸瞧见杜依庭跑了。

    “滚什么滚,这里又不是你家的!你横什么?”

    云姨屏住呼吸,又朝前走了两步,她在转移潘嘉琪的注意力。

    “潘少,到底怎么着,你看人都跑了,还追不追?”关键时刻,潘嘉琪的同伙多了一句嘴。

    打了发胶的头发垂在额前长长的一缕,顾不得保持发型,潘嘉琪拧头看见杜依庭跑了。

    他提起步子就去追,看见他发动,云姨像捉鸡一般,张开手去拖他。

    “想使厉害你朝我来!”

    上了年纪的人手脚不灵活,云姨的步子哪里赶得上潘嘉琪的大,转眼他就从后捉住了杜依庭的手臂。

    “让你走了吗?要是你告诉我你是急着打掉孩子,我跟你一块!”

    没头没脑的话就像这孩子跟潘嘉琪有什么关系一般,登时杜依庭不高兴了,怒气替代了心底的恐惧。

    “潘嘉琪你讨不讨厌?就算你爸爸是市长,你怎么能不顾别人的意愿?我有说什么吗?你连对人起码的尊重都没有,谁会跟你走!”

    谁都没想到潘嘉琪没有发脾气,他怔怔地看着杜依庭,忽然就垂下头,祈求道。

    “我尊重你,你跟我走?”

    最怕的就是这种听不懂人话的,杜依庭挫败的叹了口气,她不想跟潘嘉琪讲大道理。

    她扬起被潘嘉琪握住的那只手臂,“松手!”

    潘嘉琪摇头。

    “你到底松不松手?”杜依庭嘶哑的喊道,她没了耐心。

    “杜依庭、”潘嘉琪歪着脑袋半扬起下巴,“我看上的东西,没有得不到的!”

    他的眼猛地朝后一斜,仿佛后脑勺长了眼睛一眼,朝云姨警告道。“趁着我还有心情!”

    “潘嘉琪,以前我也跟你一样,看上的东西得不到手我连觉都睡不着。但是,我跟你又不一样,我不会用强的,因为强扭的瓜不甜,这个道理你应该明白!当年我对顾莫深一见钟情,为了让他记住我,我穿了一个夏天的白裙子。为了见他一眼,高一暑假我每天都准时去顾氏总部报到,要送上百份报纸,你觉得你说两句话,或者耍耍横就能成功。告诉你,我追了顾莫深两年他才答应我做他的女朋友,你做了什么努力?”

    杜依庭平静看着潘嘉琪,这是她第一次跟外人提自己怎么追顾莫深,有些感慨,也有些心酸,因为她人生第一次受挫,第一次刻苦铭心,第一次心潮澎湃,都在顾莫深这里。

    潘嘉琪要是被杜依庭说服了就不是潘嘉琪,他嗤笑,痴迷的看着杜依庭认真说教的脸,要是换了别人,就算是潘双勇他也不会搭理。

    “杜依庭,我不达目的不罢休。说,你是乖乖跟我走,还是我弄你走!”

    要挟着,他一手没松,另一只手缓缓地朝杜依庭的脸探去。

    “她不会跟你走,你也没本事带走她!”

    一道陈冷的声音,带着凌厉的气势,漫天盖地地铺了下来。还不等防备,潘嘉琪就被扑下来的拳头一拳打歪撞到墙上。

    他震惊的看着来人,自然明白,顾莫深的出场便意味着胜利。

    杜依庭眼眸抬起,对上来人气定神闲的黑眸,瞬间心神都松弛了。

    “莫深、”她依赖的喊道,下一秒被男人圈进了怀里。

    顾莫深眼眸凌厉的睨着潘嘉琪,当他看向杜依庭时,冷眸多了份显而易见的紧张。“有没有伤到?”

    杜依庭摇头,仰着脸看他因紧张而绷起来的下巴,抿着嘴趴在他胸膛上。

    “我抱你走!”

    也不管杜依庭答不答应,别人怎么看他,顾莫深有力的手臂一张,将她捞离地面。

    根本就没把潘嘉琪放在眼里,尤其顾莫深疼惜杜依庭的态度,杜依庭乖顺的模样,深深的刺激了潘嘉琪。

    他喉咙深处发出嘶吼声,朝着顾莫深的背影就挥拳。

    高大的身躯微微倾斜了一下,闪了潘嘉琪一个趔趄,他就再也没有爬起来的机会。

    唐谦板着脸,压倒性的站在潘嘉琪面前。

    杜依庭搂着顾莫深的脖子,只从他的臂弯里瞄了个影子,潘嘉琪被唐谦挡住了,她心里还略略地为唐谦担忧。

    潘嘉琪死活耍起横,唐谦会不会不是他的对手。

    “谦是近身搏击高手,他的功夫两个梅梅都不是他的对手!”

    仿佛晓得杜依庭心里在想什么,顾莫深胸腔里发出嗡鸣声,低沉醇厚的嗓音就落在她耳边。

    她也不吭声,小性子的别扭起来顾莫深晓得自己怀孕,怎么也不见他脸上有点笑容。

    “孩子有没有吓到?”

    还跑神埋怨顾莫深没有反应呢,这会儿他英俊的五官上带着浅笑,低低的又问道。

    那喜于言表的神情,说明他心情有多愉快。

    杜依庭撅着唇,歪头就张嘴咬在顾莫深右侧脖子上凸起的血管上。

    男人吃痛的绷了绷脖子,哼都没哼一声,深眸里的宠溺和疼爱,反而令他薄冷的唇角染上一丝满足。

    ……

    管家见到杜依庭也笑呵呵的,老宅没人不知道她怀孕了,她没想到那个嘴碎的居然是顾莫深。

    “云姨才嘴快呢,没想到、”

    见管家眯着眼睛将果盘端上来,杜依庭没敢说出来名字。

    “饭一会儿就好,杜小姐先吃点水果垫垫。”

    在管家面前不敢那么吆五喝六,跟管家点头道谢,杜依庭大咧咧的转身跪在沙发上。

    “云姨,你帮我泡杯参茶!”

    回来的路上她就咋呼饿,云姨进门就一头扎进厨房,现在饿了谁都不能饿了杜依庭。

    “杜小姐,我马上就去泡。不过你现在可以喝参茶,还是我给你到果汁?”管家就在客厅伺候着,连忙殷勤道。

    杜依庭不好意思使唤管家,又想到自己绕开他喊云姨,似乎不给人面子,她耸着肩解释道。“他忙着打电话,我想给他送上去!”

    “哎呀,这种事您吩咐一声,云芳这么做也是为了要您体贴少爷的操劳。现在更不能再做了。”

    管家责备着云姨,扬着手要杜依庭坐着别动。

    “您别一口一个杜小姐,也别用敬语,我是晚辈,呵呵,是吧?”杜依庭别扭的纠正道。

    以前是她没注意,现在她不能这么没心没肺。

    “杜小姐觉得舒服怎么都行。”

    难得管家没了往日的一板一眼,他笑着,示意杜依庭怎么舒服怎么来。

    怀孕带来的心理冲击叫杜依庭兴奋,她窝在沙发里面冲着空气傻笑,突发奇想到什么,急冲冲地跑上楼。

    她的动作引得管家不放心的伸头看。

    “看什么呢?以后每顿饭都由我来做,那几个丫头给我打下手。”云姨在围巾上抹着手,交代道。

    管家还在往楼上张望,直到听见那声清脆的带门声他才放下心。

    “杜小姐,刚才跑着上楼,你说说她也不小心点!”

    云姨扑哧一下就笑了。“多大点的事情!她现在身上没感觉,以后不用你说也会注意。你看看你自己的儿媳妇,才几个月就在家里闲着,现在的女人都娇气着!”

    “那个怎么能跟杜小姐相提并论,都不省心,现在还有三个月才生,成天的不活动,跟双胞胎一样。我呀,看她到生得长到180斤。”

    “行了吧你,好歹也是要当爷爷的人。”

    “嗯,到时候我也得忙几天,你多照顾着这边。”

    管家跟云姨闲聊了几句,两个人分了分工,商量好怎么照顾杜依庭。

    杜依庭跑上楼,听到顾莫深在卫生间里接电话,差不多有二十几分钟才出来。

    “怎么这么久?”

    看到杜依庭站在卫生间的门口,撅着嘴巴有些不高兴,他微微的一怔,笑着排解尴尬。

    “有点闹肚子。”

    “拿着手机上厕所,我哪儿知道你真的在干什么?”

    “顺便打了一个电话,你不想知道潘嘉琪怎么样了?”

    顾莫深避重就轻,他将话题扯到潘嘉琪身上。

    哪知杜依庭沉的住气,扭头就走了。

    “我知道,孩子的事情应该由你亲口告诉我,但是云姨着急,她是替我高兴,毕竟我已经三十二岁,快四十岁孩子才上小学!”

    他的哄劝没用,杜依庭见他走过来,人家拍拍屁股跑进更衣室。他跟着去了更衣室,哪知杜依庭又进了卫生间。

    “呐,我上厕所,你别跟进来?”

    见她板着脸警告自己,顾莫深顿住步子,无奈的蹙眉。

    “拿着手机上厕所的男人肯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说,你是不是在跟其他女人讲电话,声音还故意放低,你是故意的!”

    隔着卫生间的门,杜依庭不高兴的质问道。

    她已经验证过了,里面一点都不臭,闹肚子的人怎么可能还保持空气的神清气爽,开玩笑!他这样背着她,一定是做了什么不能让她知道的事情。

    杜依庭敏感的不无道理,的确,电话那头是个女人,只不过是姜瑜。

    顾莫深一贯暗沉的眼泛起从未有过、也从未让外人见过的柔情,柔声要杜依庭出来,她想知道什么他就说什么。

    “我不,你进来!”

    听到她无理的要求,顾莫深还能怎么样?

    他推开门,帅气的倚在门边,远远的看着杜依庭还蹲坐在马桶上面。

    被他深邃的眸盯得不好意思,那性感好看的唇稍泛起一丝浅笑涟漪。

    “我、我有东西要给你看!”

    杜依庭红着脸,将藏在身后的一样东西拿出来,伸到顾莫深面前,要他走近自己。

    看到眼前的一纸棒,顾莫深不解地盯着杜依庭害羞的眼眸。“这是什么?”

    “验孕棒。”一边解释,一边翻了他一眼,当真不知道吗?杜依庭抿了下唇,又道。“中队长,说明怀孕了!”

    说完,她刚要站起来,却又被他拉到怀里,顾莫深蹲下来,头埋在她胸前。

    “庭庭,谢谢你,我要当爸爸了!”

    他开口,低沉的嗓音透着难以言表的激动。

    抬手摸着他脑后扎人的短发,一时间杜依庭热泪盈眶,从不知道这种感觉让人高兴又难过,期待又忐忑,她的心态因为这个突然降临的孩子而不同了。

    她任性的就是想知道顾莫深知道她怀孕了,会有什么反应。现在,她看见了,哽了哽喉咙,又问道。

    “孩子要生下来吗?”

    这句话问的有些多余,顾莫深这副激动的表情不就说明了一切,可是杜依庭还是要问。

    知道怀孕的那一刻,她有过不要孩子的想法,因为孩子来的不是时候。不管是杜家还是顾氏,还有她现在尴尬的身份,要怎么生下这个孩子。

    还有很多事情没有稳定下来,现在她要对肚子里的孩子负责,不能让孩子长大后埋怨她,或者,她因为生孩子耽误做一些事情。

    孩子现在有了,是生还是不生?毕竟是他们两人的孩子,她要跟顾莫深商量。

    良久都不见顾莫深回应,难道是她的语气让顾莫深误会她要把孩子拿掉,还是认为她有其他的想法?

    杜依庭倏然紧张的抓住了顾莫深的手臂,难道顾莫深也同意她拿掉孩子?她只是一想,没想到真的不要孩子。

    “你、你到底想不想要孩子?”

    “我想!”顾莫深抬起头,表情严肃认真,眸子里尽然都是显而易见的深情。

    “可是我不想这么早就生孩子,不想这么早生孩子!我们家的事情、还有顾氏现在又出了问题!”

    听到顾莫深这么说,她安了心,却又违背心意的委屈道。她纠结的不得了,才问顾莫深的。

    她为难的皱着小脸,想到那些问题,挫败的叹了口气又说道。

    “我、我现在跟你姓顾,是你妹妹,兄妹怎么生孩子,我肚子里的是你的孩子,还是算作你的外甥?”

    这就是女人,明明已经做出了选择,给心爱的男人生孩子,无论遇到多大的困难!即使决定了,她也非要把那些动摇她心智的理由讲出来,而且她嘴巴上可以说不要,但是除了她之外的所有人都不能说不要,不过是想要爱她的人多哄自己一下。

    “庭庭,那些事情交给我。我能护好你和孩子,你只需要把身体养好,健健康康的生下孩子。我会替你和孩子扛下一切风雨,相信我!谢谢你庭庭,找到你,我才重新有了家,终于我们有孩子了!”

    这个男人无论什么时候都一副精英、高冷的模样,怎么突然就眼角微红,抖着唇角,还说了这么一大串不像他嘴里说出来的话。

    什么嘛!

    脸上责备着,心里却乐开了花,杜依庭欣慰的瘪嘴,主动抱住了顾莫深。

    她还想跟顾莫深闹一闹,这么早就生孩子她真的有些接受不了。可是回来的路上云姨说头胎质量好,很多女人因为不想早生打掉了,再到想要的时候怎么也要不上,要么孩子一生下来身体就不好。

    她虽然很想再享受几年好时光,但是她轻易的决定说不定将会要影响孩子一生,内心已经决定要将孩子生下来,何况她就知道顾莫深也不允许她拿掉孩子。

    顾莫深垂着深眸,忍不住用手箍住杜依庭柔软的身躯,整整一个下午他被这种难以言喻的激动和欢愉激荡着五脏六腑,他只觉得每一处细胞都在叫嚣着,沸腾着。

    见到杜依庭反而整个人都平静下来,尤其听到杜依庭的顾虑,他晃了神,跟着眼底闪过一丝恻隐。

    根本就不用问顾莫深‘喜欢她多一点,还是喜欢孩子多一点’这种幼稚的问题,他用实际行动表示,更爱给他生孩子的这个女人。

    杜依庭心满意足的趴在顾莫深的背上,由他亲自背她下楼吃饭。

    “少爷,庭庭怀孕的事,你说要不要跟她说一声?”

    借着顾莫深进厨房拿勺子,云姨拉住他多问了一句。

    今天顾氏总部的事已经传开了,她跟管家聊了没两句,两人想到一块去,别的不说,单是白氏注资逼婚,不可能瞒的过杜依庭。

    万一她再听差了耳朵,不如先告诉她,让她体谅顾莫深的立场。再一方面,姜瑜迟早也会知道杜依庭怀孕的事情,天晓得这个女人知道自己马上要当奶奶会是什么反应。

    云姨嘴里的‘她’,只能指的是姜瑜。

    顾莫深脸色微微一沉,否定了。

    “暂时没必要告诉她,反正她也不会进老宅。”

    这一点顾莫深相当自信,所以杜依庭留在老宅也是安全。

    事实是,刚才在楼上他已经接了姜瑜的来电,质问他为什么拒绝白琪的要求,跟白荟结婚不乏是一件好事,能快速帮助顾氏脱离困境,而且她自己已经答应了白琪联姻的条件。

    “那白家呢?听说庭庭回来那天,白小姐就来了老宅!她忌讳这里,白小姐可不会,万一哪一天庭庭从她嘴里得知这件事,不如少爷你亲口说出来!”云姨语重心长的担忧道。

    “现在不是时候!”顾莫深没有说的打算。

    “那什么时候才是时候?”

    杜依庭平静的声音插进来,她听见了,在顾莫深躲在卫生间里打电话的时候她就听到了一点苗条。

    她还不确定顾莫深在给谁打电话,但是她听到顾莫深亲口说‘他不想结婚’。

    孩子都有了,婚求了,他为什么不想结婚?

    直到她因为口渴,跟着他进了厨房,才听见了他和云姨的谈话。

    原来,姜瑜想让顾莫深跟白荟订婚,而她真的得不到姜瑜的喜欢了。

    杜依庭见两人都没有回答自己的意思,脸色落寞,她以为自己现在成熟了,能够承受,看来还是不行!

    “庭庭!”

    顾莫深从后扶住了她的肩膀,动作柔和,是怕伤了她吧!

    “我母亲接受了白琪的注资,跟白家联姻不过是她单方面的决定,我没有这个意思!”

    他说到这里,缓缓地扳过杜依庭的身体,要她看着自己,感受到他的诚意。

    “相信我,我能处理好这件事!前提是,你一定要相信我!”

    还能不相信吗,连孩子都有了?杜依庭挤出了一点笑容,用脸上的不屑掩饰掉落寞。

    “如果是她来找你,也不用理会,知道吗?”

    顾莫深深深凝视了她一眼,他想说的话不止这一点,但是话题扯到姜瑜他就没了说出来的理由,除了要求杜依庭相信自己。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首丘之情,总裁的新妻旧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淡乌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淡乌央并收藏首丘之情,总裁的新妻旧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