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首丘之情,总裁的新妻旧爱 > 第二百六十五章 我家少夫人

第二百六十五章 我家少夫人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圣墟大主宰医武兵王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姜瑜要见自己,她是去还是不去?

    明目张胆的跟姜瑜说,你儿子不让我理你,而且晓得你这会儿冒出来想说什么!

    借杜依庭八个胆子她也不敢当着姜瑜的面儿说这个话,不是虚伪,而是顾忌姜瑜是长辈,是顾莫深的亲妈。

    杜依庭支支吾吾,绕了半天她借口顾莫深不让她出门。

    “你也知道你不能随便露脸!我也不敢,为了我儿子、为了顾家我也不敢让人知道你杜依庭跟我儿子住在一起,更不敢让人知道你跟我儿子的关系!少跟我找借口,半小时以后在滨海大道的*岛餐厅,我订了包厢。”

    姜瑜一副理所当然的训斥道,口气里透着杜依庭还算是有自知之明,说了个地址给杜依庭,由不得她不答应偿。

    “是,我知道了阿姨。”顺从的应着,虽然她心里想着拒绝姜瑜,末了还是屈服了。

    那头,许是听到她应了,姜瑜什么都没说,一直听不到声音杜依庭也不敢挂电话,直到姜瑜切断通话她才敢将手机收起来。

    她长长的叹了口气,能猜到姜瑜为什么要见她,尽管知道,顾莫深也嘱咐过她怎么办,可是想象是一回事,亲身体验又是另一回事。

    听到杜依庭要车出门,云姨反应最剧烈。

    “别说你能不能出去,这都几点了?”云姨拦住杜依庭,她怀着孕,怎能叫人放心。

    杜依庭看看云姨,脸色很无奈。

    她踌躇了一下,“姜瑜要见我。”

    云姨一听,更不放她走了。

    “不用见那个女人,少爷也说过,理会她干什么?”将杜依庭手上的包拽下来,云姨扭身要管家将晚饭摆桌。“准备开饭。”

    “云姨,我已经答应她了。顾莫深说我不用理她,可是她都找上门来了,而且、”杜依庭为难的顿住话,“她已经知道我怀孕了,难不成她不想抱孙子。”

    这话,杜依庭说的有些理直气壮,她肚子里无论男孩、女孩都是姜瑜的亲孙,顾莫深都三十几岁的人了,难道姜瑜不着急吗?

    她猜想姜瑜再恶毒,无非就是要她把孩子生下来让她滚蛋,要么让她把孩子打掉,不要她生下来,还能怎么样?

    总不至于拿钱逼她吧,她对七位以下的价码不会动心,姜瑜能拿出多少钱!

    “那个女人什么事都能做出来,你以为她像你想的这么简单,如果是、她就不叫姜瑜了!”

    云姨见杜依庭当真要去见姜瑜,她护犊心切的拽着杜依庭朝餐厅走。

    “云姨,她是顾莫深的亲妈,照理我还得喊她一声妈,你说她要见我,我怎么拒绝的了!”

    杜依庭挣脱云姨,解释的很没脾气,原本她夹在顾莫深和姜瑜中间就很为难,哪知一提起姜瑜,云姨也这么大的反应。

    “拦的住吗?说了多少次,顾家的事情让他们自己解决!要是不放心你跟着杜小姐就是了,有什么情况你就带着杜小姐走,左右不过就是那些事!”

    这时,管家站出来。他意有所指的提醒云姨,要她不要干涉主家的事情。

    “你知道她、”

    差点就当着杜依庭的面儿数落姜瑜,收到管家掷来警告的眼神,云姨愤愤的扎住话。每到这个时候,她生怕姜瑜做出什么事,明知自己的身份无法阻碍姜瑜,可是她就是不想让姜瑜见到顾莫深或者杜依庭。

    那样一个心里只有自己的女人,怎么会在乎别人的感受。

    “行了,我已经安排了司机,你跟着杜小姐一块,我让人温着饭菜等你们回来。早去早回!”

    管家说到这份上,哪容云姨阻拦。

    “我也是想让云姨陪着我,坐小马的车就行。”杜依庭插嘴,时间已经差不多了,她不敢迟到。

    ……

    到了餐厅,云姨不停的交代小马,一定不能走远,最好是在包厢外面等着。

    小马点头,探头伏在云姨耳边,说管家还派了几个人跟着,云姨胡乱的点头又摇头让他跟紧了。

    “云姨,你也在外面等我好了。”杜依庭整理了一下衣襟,见姜瑜,她不敢穿的太随意。

    当即云姨的急了。“我怎么能不进去,万一她说了什么过分的话,你要是应付不来怎么办?”

    杜依庭皱了下眉,“那好吧!”她怕姜瑜说她没用,自己的事自己不出头,还带人来壮胆。

    反反复复想了半天,站在包厢门口给自己打了打气,杜依庭推开门。

    让她万万没想到的是,姜瑜的人已经到了,甚至包厢里面不止姜瑜一个人,还有一个人亲呢的坐在姜瑜身边。

    白荟说笑着,正给姜瑜倒水。

    许是没想到姜瑜约的是杜依庭,见到她推门进来,白荟脸上的表情也一怔。

    “姜阿姨,原来您约了依庭。”

    白荟抢在杜依庭前面,幽怨的说着这么一句。

    姜瑜伸手拍了拍白荟的手背,好似在安慰自己受了委屈的儿媳妇一般。

    杜依庭憋着一口气没吭声,眨着眼睛掩饰住惊错的神情,她大方的喊了姜瑜一声。

    “来了,也坐吧!”姜瑜的眼皮连抬都没抬,随便指着对面的位置,要她坐。

    等到杜依庭毕恭毕敬的坐下,她傲慢的扬起脸,故意盯着云姨退站到一旁的动作,皮笑肉不笑的看向坐在自己对面的杜依庭。

    “怎么还带人过来了!”

    姜瑜的话令杜依庭脸上一堪。她排解尴尬的伸手去够茶杯,里面却是空的,手指扣着桌沿,悻悻地任姜瑜和白荟审视。

    白荟坐在姜瑜身边,将杜依庭在姜瑜面前低声下气的模样瞧了个净,她抿嘴将不小心露出来的嘲讽压下去,倾身提起茶壶,周到体贴的将杜依庭面前的茶杯斟满。

    “依庭,喝茶。”

    她倒完茶,还讨巧的瞄了眼姜瑜,甚至姜瑜眼神夸奖的朝她一眯。

    两人的互动,让白荟看起来像主人一般,确切的说,她是替姜瑜在招呼杜依庭,俨然她才是姜瑜中意的儿媳妇。

    一时间,杜依庭身上热出了汗,别扭极了。她自知不讨姜瑜喜欢,可是她讨厌的白荟却深得姜瑜的心意,两个人母女情深的模样,又同仇敌忾的坐在她对面,登时乱了杜依庭的阵脚。

    云姨站着,她并没有跟着杜依庭坐下,一早也料到姜瑜会故意给自己难堪。她这把年纪还有什么看不透,姜瑜不就是处处要面子,时时还想得了别人尊重,看白荟对她仰慕有佳的模样还会猜不到。

    她不用姜瑜挑刺,有心戒备着自然让姜瑜找不出毛病来。

    只是姜瑜喊了白荟一块见杜依庭,还拉着白荟的手耳语家常的热乎劲让云姨心生嫌腻,瞧姜瑜的神情就晓得她故意装作跟白荟亲近来气杜依庭。

    也不含糊,云姨悄悄的走近了,将杜依庭手边的茶杯移到了一边。“我家少夫人喝不了铁观音。”

    少夫人?

    这几个字让白荟手哆嗦了一下,她又不是不认识云姨,刚才人进来她还朝着这位跟在顾莫深身边几十年的保姆点头示好。怎么她会说杜依庭是‘他家少夫人’,当即,白荟的面色焦急成片。

    “依庭不喝铁观音?要不我找服务生重新泡一壶菊花?”

    白荟为那几个字纠结的心思混乱,又想在姜瑜面前表现的大度优雅,她极力的克制自己的激动的声调,碍于姜瑜和云姨在场,她无比体贴的要给杜依庭换茶,她自然会以最得体的姿态示人。

    “不用换,她怀孕了,不能喝茶!”

    也不管说出来杜依庭会不会不自在,姜瑜端着杯子浅浅的饮了一口说道。

    她的话立即引来的白荟吃惊的尖叫道。“阿姨,你说依庭怀孕了?”

    什么优雅、什么得体,白荟统统顾不上了,她眼神惊诧又恶狠狠的瞪着杜依庭,目光含了好几层意思。甚至,她把对姜瑜的埋怨都掷到杜依庭脸上。

    白荟眼神幽怨的打转,又不敢真的跟姜瑜闹脾气,她算是琢磨过来,难怪姜瑜故意跟她说要去这里吃饭,什么嘛,姜瑜这是故意带着自己见杜依庭。

    “阿姨,这件事我能不能单独说。”杜依庭视线闪烁的看着白荟,又乞求的看向姜瑜,她不想让顾家以外的人知道自己怀孕的事。

    姜瑜冷冷的一哼,朝白荟看去。“荟荟不是外人。”

    杜依庭将下面要说的话咽下去,强力抑制心口涌上来的委屈,姜瑜这是故意跟她示威,看来带云姨来是对的,她不能在姜瑜面前一副好商量的模样。

    “那好,您找我出来想听我解释什么?”她看着姜瑜,倏地目光一转,盯在白荟脸上,她需要先把白荟逼走。“没错,我怀了顾莫深的孩子。”

    她的话没引来姜瑜劈头盖脸的叱责,倒是惊得白荟手一滑,撒了自己一身的水。

    “你、我、”

    白荟没想到杜依庭会怀孕,更没想到她会堂而皇之、一点都不觉得丢人这么讲出来。让她接受不了的是,看样子姜瑜应该早知道了,怎么瞒着她,这是故意不告诉她,还要她跟顾莫深示好!还带着她跟杜依庭当面对质,难不成,姜瑜是想?

    联想的深一些,白荟脸上的愤恨变成了惊愕,她猜到姜瑜想做什么了。

    “荟荟,你让对面的这位云姨带你烘干裙子。外面风大,容易感冒。”

    姜瑜命令道,替白荟解了围,顺便也将她和云姨支走。

    白荟愣着,看看姜瑜,看看云姨,更没忘看杜依庭的反应,她猜到姜瑜是要跟杜依庭摊牌怎么舍得走。

    站在杜依庭身边的云姨也不动,有股较量的意味。

    “云姨,你去吧!白荟,云姨喜欢吃雪红果,你能带她去买吗?”

    杜依庭晓得姜瑜这才要跟自己开始谈判,她挤出了个安心的笑容给云姨,也没忘给了白荟一个优雅的回应。

    “哦、好!”

    反应了一下下,白荟勉强笑了笑。

    云姨则盯着白荟的动作,不放心的睨了眼杜依庭才肯跟白荟出去。

    见两人都走了,姜瑜将一直捏在指尖的茶盏放下,透着狠厉的眼眸掷过来。

    “花还喜欢?”

    这种口气问她喜欢不喜欢,要她怎么答。说喜欢或者不喜欢,都不是姜瑜想听的,姜瑜压根就不是来恭喜她怀孕的。

    “看来是不喜欢!”

    不等杜依庭接话,姜瑜冷哼了一声呛道,看着她跟自己防备的模样就讨厌。

    “莫深呢从小喜欢蓝色,喜欢女孩子穿的花俏,这一点白荟总是抓不住莫深的心,她弄些女孩子喜欢的粉红色,自己穿的一点颜色都没有,真不知道是讨莫深的欢心还是讨你的欢心?”

    像唠家常一般,姜瑜边喝着茶边说道。

    杜依庭自然就明白过来,老宅每天必到的鲜花原来是白荟订的,她抿着唇,心里冷讽。白荟是不是又看到自己给顾莫深送了郁金香,然后又跟她学!穿衣打扮也是她误导了白荟,不是你姓白就非得成天一身白。

    虽说要想俏,一身孝,总是这种打扮哪个男人没有视觉疲劳。

    “今天叫你出来,碰巧在这里见到白荟,就喊住她陪我喝茶聊天。这丫头性格还不错,贤惠大方,对长辈也有礼貌,家世也好,加上白氏前段时间入股顾氏,现在也算是顾氏的大股东。”

    姜瑜不紧不慢的说道,一点一点的接近把杜依庭叫出来的主题。

    这么夸白荟,还能看不出她的意图。杜依庭深呼吸,她晓得姜瑜下面想说什么,只不过思考是听姜瑜说下去,还是打断姜瑜的话。

    她在包厢里呆的不舒服,不知是包厢里的空气不流通,还是白荟身上的香水味太重,空气里还残留着浓郁的香奈儿5号腻死人的味道。

    “顾氏发生了什么事你应该比我清楚,怎么做对莫深后、对顾氏好,你也比我清楚,对不对?”

    说到这里,姜瑜挑眉一笑,她不明说,却意思显然。

    杜依庭不想装的跟白荟一样,在人前装乖巧。她双手放在桌上,开门见山的问道。

    “阿姨,你想说什么不妨直说。我不会学话给莫深知道。”

    “呵、你是在威胁我吗?”

    姜瑜鄙夷的皱眉,说杜依庭不讨喜吧,她还真是得寸进尺,居然拿了她儿子威胁她。

    兜来兜去的,还不就是为了让她自己把话都讲出来,在她自己还没意识的时候,然后姜瑜将所有的矛头都对准她。

    表面上看着姜瑜很愧疚,如果不是顾莫深了解她的性子,想必没人不会上当。

    杜依庭突然弯唇甜美的一笑,她不想再见到姜瑜和白荟情同母女那般亲密的场景,索性将该说不该说的话都说了。

    “阿姨,我感觉您并不想让我把孩子生下来。您想拿什么压我,是杜家的事?还是我爸爸的事?再不然您可以开口给我一笔钱,要我离开莫深?您今天一点不避讳的带着白荟见我,左右不了就是这些理由,我有这些心里准备,您到底想说什么就说好了!”

    没见到姜瑜之前她在心底已经打好了草稿,那种看不上媳妇,带了竞争对手示威的,拿钱威逼利诱的,再不济放狠话寻死腻活以身相逼。

    韩剧还少演了吗?

    少了云姨,杜依庭还是把姜瑜想的太简单了。

    她的话倒真是大胆,却让姜瑜对她越发的不满,怎么能容忍这样一个什么背景都不是不说,还胆大包天、目中无人的小丫头做自己的儿媳妇,即使怀了她儿子的孩子又怎么样?

    以为能母凭子贵,还是拿着孩子就能要挟她接受?

    “唉!”姜瑜惋惜着,故意拉长声音。

    神情讳莫如深的靠近杜依庭,只一句话就占了全部优势。

    睨着杜依庭愕然的目光,姜瑜傲慢的扬着脖子,不过区区几个字,不用她说怎么做,杜依庭应该会给她一个满意的答复。

    杜依庭聪明,但是她万万想不到,一招制敌的这一招是死招,只有在她儿子那里不好使,换了谁都逃不过她的手心。

    “给你三天的时间,好好考虑考虑!让不让莫深知道,随你!”

    姜瑜十分轻松的道,从杜依庭的表情上看,她的胜算已有七成,她算定了杜依庭不会跟顾莫深提的。

    这时,云姨回来。

    她见姜瑜和杜依庭还是面对面坐着,脸色还算平静,仿佛两人聊的很平和。

    还没等到白荟回来,杜依庭站起来要走,甚至不跟姜瑜打一声招呼。

    “庭庭、”

    云姨喊着她,连忙跟上去。

    “她都说什么了,是不是她说什么了?庭庭,少爷让你别理她,她说什么个白氏联姻只不过是她自己一厢情愿,何况你跟少爷连孩子都有了。”

    杜依庭只顾往前走,一时间让云姨追不上她。

    “庭庭,那个白小姐怎么会入了少爷的眼,就算她再喜欢这个白小姐,少爷的事情她干涉不了,她几十年对少爷不闻不问,少爷怎么会容她现在跳出来指手画脚的!”

    云姨说了这么多,杜依庭还是一句回应都没有。

    小马从角落站出来,也发觉了杜依庭的反常。

    “哎呦,小马,你拦住她。一个孕妇怎么能让她走的这么快?”云姨喘着气,“她再这样,我得给少爷打电话了!”

    “别打!”

    这句话管用,杜依庭当真以为云姨要给顾莫深打电话汇报刚才的事,掉回头就想抢云姨手上的手机。

    亮了亮都没拨号的手机,云姨终于拽住杜依庭。

    “庭庭,到底她跟你说什么了?是不是她说看中了白荟,想让白荟做儿媳妇,她连你肚子里的孩子也不稀罕?”

    杜依庭的目光落在自己的肚子上,才明白那句话,哪个女人生不了孩子,只要男人给到位,没有生不了孩子的女人,所以说,姜瑜怎么会稀罕孩子。

    “她没说什么。”

    良久,她憋出一句话打发云姨。

    回了老宅,杜依庭吃了没几口饭借口自己不舒服上楼睡觉。

    晚上见姜瑜的事情,云姨自然一字不漏的汇报给顾莫深,只是她当时离开了一会儿,并不晓得姜瑜到底跟杜依庭说了什么。

    顾莫深刚接了通电话,脸面上不怎么轻松。

    “云姨,我马上登机,等我回去再说。”

    “少爷,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那边的事情都办完了?你要是方便的话,给庭庭带几罐奶粉回来,她刚在网上认识了几个小姐妹,答应人家了,一会儿我把牌子发到您手机上、”

    “孩子的就算了。”

    不等云姨将话说清楚,顾莫深嗓音沉重的打断她的话。

    什么叫孩子的就算了,云姨听的一头雾水,还想问问顾莫深什么意思,耳边传来掉线声。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首丘之情,总裁的新妻旧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淡乌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淡乌央并收藏首丘之情,总裁的新妻旧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