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首丘之情,总裁的新妻旧爱 > 第二百七十二章 我来凑热闹,还能亏了你

第二百七十二章 我来凑热闹,还能亏了你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圣墟大主宰牧神记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顾莫深提起步子就朝山下跑,边跑边听见云姨话语颠三倒四的向他求救,大致就是她们在后院,被顾老三堵到了。

    顾老三单独离开后,他的确是上山给顾老爷子上香,但是上完香之后他的人并没有马上离开老宅。

    他抄小道去了老宅后院,纯属意外,没承想看到了云姨和一个小姑娘正坐在花房里赏花。

    四月的蔷薇花像瀑布般开满了整面墙,煞是好看,两个女人压根没发现有人接近撄。

    “云芳,多年没见啊!”顾老三笑呵呵的跟云姨打招呼。

    云姨人一怔,望过去见是顾老三,她脸上僵着笑,意图明显的挪了一步,挡住了跟她在一起年轻女孩的脸。

    如果不是她的动作还提醒不了顾老三,他疑虑的眯着眼睛,眨眼的瞬间已经猜到了这个皮肤过白、瓜子脸、穿的很朴素的小姑娘是杜仲的女儿,他对杜依庭那双会说话的眼睛有印象。

    老宅的佣人虽多,但是并不是每一个人都有一双这样的眼睛,顾老三抿嘴笑,一个人再改变,身上的气质变不了偿。

    他对杜依庭的记忆还停留在多年前,她梳着齐刘海娃娃脸、站在哪里都是一副耀眼的模样,连他女儿都对杜依庭念念不忘。顾老三自嘲,没想到居然这么简单就让他碰到了杜依庭。

    “三老爷,您怎么来了后院?呵呵,少爷一直说三老爷清明会来老宅。”

    云姨察觉到顾老三的眼睛直瞄她身后,她眼光闪烁着想把他糊弄走。

    顾老三是什么人,能看不出云姨的那点心思。

    他反倒是朝云姨走近了两步,站住后,头朝向她一伸。

    云姨的心都快被吓出来,她强装镇定的没有动,迎着他的动作,却微微的偏头跟身后的杜依庭使眼色,她压低了嗓音命令道。

    “小美,你去找管家过来,花房的花不太精神!”

    在云姨故意将她挡住,杜依庭就晓得了来人的身份,从长相上,顾老三跟顾洪磊个头差不多,走路姿势也很像,甚至连咽炎习惯性的清嗓都如出一辙。但也有不同的地方,顾洪磊给人一种很坦诚大家风范,而顾老三身上却是一种锱铢必较的小家子气。

    晓得顾莫深的两位叔叔正不遗余力地捉他的把柄,她自然不会穿帮。

    杜依庭垂着头,低声“嗯”了一声,远远的绕开了顾老三,她故意走相反的方向,绕开通往别墅正门的路,反而朝副楼的后门走。

    见顾老三眼神幽暗的盯着杜依庭,云姨按捺住心底的慌张,故意打岔道。“三老爷你看看,花房现在就这么两种花,当年老太爷在的时候这里种了几十种,别说喊不上名字,整一年花期都不单着。呵呵,三老爷怎么也学着二爷对老宅的下人来兴趣了,这是顾伟找来给我打下手的姑娘。”

    她故意提到顾老爷子,借着顾老三的眼神,语气似玩笑的暧昧了一句,那是顾家的忌讳,除了初群群的事件,还有一件隐晦的。

    果然,顾老三收了视线,在云姨脸上短暂的停留。他反而多瞥了一眼云姨的模样,心里不由得哼笑了一声,朝花房的边缘走去。

    云姨一直小心翼翼的防备着顾老三的动作,一面偷瞄着杜依庭走远没有,她见顾老三的架势不像要处花房,神经稍稍放松。

    顾老三不过是一个常年不在老宅露面、算不上主人的顾家人,她介绍杜依庭的身份显得有些欲盖弥彰,就算顾老三看穿了她的目的,只能她暂时将人困住让杜依庭脱身就行。

    “三老爷,你说一晃这么多年过去了,老爷子还活着的时候老宅多热闹,隔三差五也能见到你们,自打老爷子、老爷都没了,老宅越发的冷清。”

    感叹了一声,云姨说着不由的伤感起来,想拖住顾老三,必须勾起他的回忆。

    “是啊!物是人非,一眨眼这么多年过去了!”

    顾老三说着,他的手朝花房的控制器碰去。

    杜依庭的人现在还没走出花房,要是顾老三将卷帘门放下,那么、云姨连想都没做多想,张口就喊出来。

    “你想干什么?”

    “云芳,这里这么黑,我把花房里的灯都打开!”顾老三鄙夷的看着云姨,弯曲的嘴角仿佛在嘲讽她做贼心虚。

    云姨的心脏在胸腔里狂跳,她看又不敢看杜依庭,杜依庭的人还没有走出花房。

    顾老三的话音刚落,花房的灯一下子全都亮了,瞬间这里灯火一片,整个花房通白通白的。

    适才就开了一盏昏黄的小灯,光线暗,杜依庭又低着头,顾老三担心自己捉错了人。打眼一瞧花房的陈设这些年都没变,毕竟他打小就从这里长大,自然知道开关在哪里。

    杜依庭磕磕绊绊的走了一大半,突然眼前的光芒像炸开了一般,她惊了一跳,不明白怎么回事的回头朝云姨望过去,与顾老三掷向她的视线撞在一起,她眼神倏地一收。

    等她想加快脚步时,身旁的幕墙发出机器的嗡鸣,顾老三已经站在出口的位置。

    花房是他年轻的时候鼓捣的,中间这道门不常开启,但不代表不能用,云芳一个下人能知道这么多机关!

    顾老三嘲讽的一笑,笑眯眯的看着杜依庭,没错,就是杜依庭,过了这么几年,她越长越漂亮了,长了这么一张倾国倾城的脸,难怪顾莫深为了她杵逆顾洪磊的遗言,隔了五年还是把她找回来。

    “杜小姐,还认不认识我?顾鑫鑫的父亲,我们家鑫鑫可是很喜欢那个跟她一起玩的漂亮妹妹!”

    杜依庭那双会说话的眼睛,小鹿乱撞般慌张着,她退了两步,朝另外一个方向转身拔腿就跑。

    云姨示意杜依庭快跑,她来拦住顾老三。

    “三老爷,你认错了,这是方小美,刚来老宅的帮佣!”她还不死心的张开手臂抵抗道,看到杜依庭跑她的心都揪起来,还在打保胎针呢,这孩子十有八、九是保不住了。

    也不管顾老三信不信自己,云姨又冲上来拽住了他的衣服,她要给杜依庭争取时间绝对不能让顾家的其他人抓到她。

    “滚!”顾老三露出他凶狠的一面,他那声呵斥并未吓走云姨。

    “少爷还在老宅,三老爷还是请回吧,免得少爷听见了发脾气!”云姨仰着脖子祈求道,同时寄予顾老三能顾虑顾莫深而放弃打算。

    顾老三阴笑了两声,大手一把就楸住了云姨的衣领,朝着那道身影喊了一声。

    “杜依庭,你要是再跑,你信不信我把她从这里扔下去!”

    已经没入黑暗的身影顿了顿。

    “顾老三你看好了,你已经不是这里的主人了,想在老宅里耍横,你想想清楚,这里的主人是少爷!你敢在少爷眼皮子底下搞小动作,没有好果子吃!”软的不好使,只能恐吓了,云姨陡然就拔高的嗓子吼道,就如吼杜依庭一般。见顾老三动作犹豫了,她又喊道。“小美,快去找管家,去找少爷!”

    “你以为你能骗过我,还是你觉得她对这里能熟悉的过我!我给她半个钟她也跑不出老宅的院子!”

    顾老三不屑的将云姨甩到地上,她的身体砸到了一片花草,甚至痛的爬不起来。

    等云姨缓过劲取摸口袋里的手机,顾老三和杜依庭都不见了,双双被漆黑的夜幕遮掩,她惶恐地给顾莫深拨去电话。

    ……

    杜依庭看着朝自己步步逼来的顾老三,她后悔的咬着下唇。

    她好像走错路了,明明要去别墅的后门,哪知她跑到了副楼这里。

    “杜依庭,堂堂的市长千金,怎么能随便改名换姓?”

    杜依庭迎着顾老三的目光,她一步一步的朝后退,后面是墙,她已无路可退。

    “你知道我的身份?”

    与顾老三周、旋恐怕是她唯一的出路,只要她人在老宅,相信顾老三不能把她如何!

    “莫深一直把你藏着掖着,我也不绕弯子,把你手上的东西都交出来,我就当今晚在老宅没看见你。”

    顾老三直截了当的开口,他也在试探,杜依庭手上的东西是否值得他冒险?如果想从这里带走杜依庭,他的胜算有几成?

    “东西都在李坤那里。”

    眨了下眼睛,杜依庭防备的吐露一句。

    “李坤?你说的李坤是谁?”顾老三皱着眼睛问道,他生性多疑,怎么会轻易的相信别人的话。“是你朋友,还是你把东西放在他那里?”

    任凭顾老三怎么问,可是,杜依庭什么都不说了,她明明是害怕的却咬着嘴唇不吭声了。

    “看来是不想配合?”

    顾老三阴笑着,一双手握的关节直响,他已经周密的算计好了,与其这样不如把杜依庭敲晕,然后把人从后门弄出去。

    然后他再回到老宅来个死活不认帐,等平息了顾莫深的怒火,慢慢的审杜依庭,不怕没有收获。

    杜仲是前市长,他留下来的东西势必动摇整座S市市府官员,那么,他就是最大的受益人,前提是他必须将杜依庭抓走。

    他眼睛瞄了圈周围,想找合适的东西,最好是一棍子就把杜依庭敲晕,这样大家都省事。

    棍子不好找,但是池边的鹅卵石大小正好,鸵鸟蛋大,一只手刚好抓起来。

    顾老三在杜依庭的直视下,捡起鹅卵石,抻量着,他缓缓地靠近杜依庭。

    “免得你不配合、”

    岂能不知道他什么意思,杜依庭再次朝后退了一步,她的脚后跟已经蹭到墙体,这里是别墅的盲区,没人找到这里,甚至她喊破喉咙,等人到了她也被顾老三打晕了。

    不由得想到她肚子里的孩子,刚才跑起来她已经气喘吁吁,觉得整个人都缺氧一般,如果再经历别的,恐怕、

    杜依庭红了眼圈,不管是坐以待毙还是徒手一试,她绝望的看着顾老三,浑身软到没有抵抗的能力。

    “挺精彩啊!”

    这时,多出一道叫好的声音,仿佛是从天而降,跟着一个个子也就一米七多点的男人从墙头轻轻一跃而下,站到顾老三和杜依庭中间。

    男人歪着嘴巴坏笑,手指点了点顾老三手上的鹅卵石,他瞧不上眼的摇头叹息。

    “哎!我也不过是拿把刀子在她脸上比划两下,吓唬吓唬人就可以了,何必动真的。要是她脑袋上多出一个血窟窿,你不想想顾莫深会在你身上多钻几个洞?”也不在乎说这话合不合适,男人还伸手惋惜的拍了拍顾老三的肩膀,又命令道。“放下、放下!”

    “妈的,你是谁?哪条道上的!”

    也不知这人使了什么,顾老三手腕子一酸,鹅卵石自然就从他手上掉了下来,还差点砸到他的脚。他凶神恶煞的喝道,拳头几乎打到男人脸上。

    方浩定定地迎上去,当顾老三的拳头快要挨到他的时候,他眼疾手快,偏头就躲过了,甚至伸脚,轻易而举的把顾老三绊了个口啃屎。

    “你、向前走一百步然后右转,走一百步然后左转,在哪儿等着。”

    他一脚踩在顾老三的背上,叫顾老三爬不起来,边给杜依庭指路。

    被他救了,杜依庭不仅不感激,她板着小脸,那里会听方浩的话。她又不是不认老宅的路,用不着方浩给她指路。

    而且,她并不认为方浩会通过什么正当途径进来老宅,说不定跟顾老三一样,也是为了她手上的东西。

    杜依庭边走边回头看,她走的路正好跟方浩给的路线相反,老宅就在眼前了,只要她再坚持坚持就胜利了,不料,突然爆出一阵儿闪光灯,再朝大门的位置看,顿时,杜依庭被吓懵了头,连忙缩回来。

    哪里是安全了,老宅门外围着一群人。

    “爸,今天的场面多大,难道我们就坐以待毙!怎么也要试一把!”

    “我能有什么办法!我就说这个办法不行,这里毕竟是顾莫深的地盘,就算是杜依庭本人,她自己死活不承认跟顾莫深谈恋爱,你能说什么!”

    “你就知道打退堂鼓,总是这样前怕狼后怕虎,我现在就要去老宅二楼看看!”

    “哎、哎,老大、老大!”

    正为怎么回到别墅发愁呢,杜依庭无意间又听到了顾老二父女两人的对话,她瞪着眼睛憋住气,无奈之下只得顺着来的路返回,甚至,她按照方浩的话走到了别墅与马路一墙之隔的地方。

    方浩就是让她在这里等着,这跟她随便找个地方有什么差?

    杜依庭不屑的拢了拢头发,走了半天,担惊受怕的,她隐约觉得肚子不舒坦。

    怕妊娠反应再毫无征兆的发作,万一再见红,她发愁的仰了仰脖子,无意间发觉墙上的电网被人弄了个洞出来。

    再仔细一看,墙上还挂着一道软梯。

    “怎么、需要我背你过去,还是你自己爬?”冷不丁方浩的声音再次冒出来,神不知鬼不觉的。

    他这么冷嘲热讽的,加上杜依庭是个倔脾气。

    “建议你最好躲到外面,我的车就在墙那边,去不去随你!”

    方浩是个爽快人,边说,人已经攀着软梯爬上墙头,他蹲墙头上,居高临下的望着杜依庭,吆喝道。

    “再不快点,等你三叔醒过来我可就没本事把你带走了!那一群记者冲进来,你知道你的身份曝光对顾莫深会有什么影响!”

    内心挣扎了一番,还是认输了,她选择跟方浩走。杜依庭咬着唇,艰难的拽着软梯,试探了好几试探才将脚踩上来。

    哪能真的要她自己爬,何况她有什么特殊状况方浩不知道?

    他裂开嘴巴,露出洁白的牙齿,人显得很无辜。

    下一秒钟,他用力,不用杜依庭发力,他将软梯拉上来,墙那头手下已经将车开过来,保姆车顶有个脚踏,杜依庭没费力就着车顶的楼梯,顺利的进了车体。

    方浩的手下一条龙服务,已经备好了压惊茶塞进杜依庭的手里。

    她怔怔地看着方浩,他玩世不恭的耸肩,仿佛什么都没发生一般。

    ……

    这次换顾莫深坐在顾老爷子的座位上,他一双冷厉的眼眸睨着顾老二、顾茹,还有顾老三。

    他找到云姨时,云姨已经离开花房有段距离,人扭了腰,杜依庭不见了。

    顾家上下三十几口子人都撒出去找杜依庭,别墅区虽大,毕竟面积有限,何况她没往山上跑。

    他担心的眼角泛红,无奈人被顾老二和顾茹拖住,直到管家带着人把顾老三扛回来。

    顾老三额角冒着血,流的满脸都是。

    “人呢?你把人弄到哪里去了?”

    云姨见到顾老三,发了疯一般冲上来,她不相信杜依庭有天大的本事能把顾老三打伤。

    “哼、不就是丢了一个下人,再怎么说,我是顾家的主人,这里我还住了二十几年呢!”

    顾老三失口不提自己见到杜依庭,他那股跟云姨慈眉善目的模样早不见了,又恢复了顾家三老爷的身份。

    “明明是你追她,你知不知道、”云姨差点就说出来,她不得不扎住话,在坐的不止顾老三,还有顾老二和顾茹。

    “三叔,怎么给爷爷上了柱香的功夫,把头摔破了!”

    顾莫深不声不响的插话进来,鹰眸倏地一厉。他看似平静,微蹙的冷眉一直拧在一起。

    “天黑,不小心摔了一跤。”顾老三接过管家递来的纱布,他捂着头,闷声道。

    他自然不会承认见过杜依庭,更不会说自己想对杜依庭下手,结果被人砸了。

    “三老爷,您抬抬手,我给您上些云南白药止住血。”管家悄步过来,恭敬的低声跟顾老三说道。

    顾老三溜圆的眼睛扫了眼顾老二和顾茹,他推开管家,站起来就告辞。“不早了,我找地方缝两针。”

    “送三叔。”

    顾莫深也不拦他,反倒痛快的要管家送顾老三。

    他翘着二郎腿,拾起茶几上的打火机,给自己点了根烟,这是摊牌的架势。

    “二叔,怎么不说话!”

    顾老二根本就不想进来,他被顾茹拉着,硬着头皮又进了老宅,哪知见到顾老三被砸的一脸是血,哪里是他摔的,分明就是被顾莫深给收拾了。

    “说、说什么?你得帮我把公司的事情摆平了,还有顾茹,她想进总部,你看着给她安排个好位置。”

    “就要求这个?”顾莫深嫌恶的反问道。

    “要、要是能给顾茹个头衔更好不过!”顾老二当真以为顾莫深答应自己了。

    吐了个眼圈,顾莫深深眸一转,圈住了顾茹。

    “要是放在往常,也不是不可能。只不过、”他话一顿,弦外之音透着几分捉弄的意味。“闯进老宅,你们想找什么?”

    他声音微微上扬,虽然没有往日嘲讽的力道,但顾茹听在耳里,仍旧是浑身被冻住了一般。

    她就知道顾莫深没那么好心,他拐弯抹角的想整他们,想压制他们。

    ……

    “给顾莫深报信儿?不用了,他知道我方浩来凑热闹,还能亏了你!”

    方浩弯着眼睛,用吸管啄红酒,很暴发户的模样。

    杜依庭绞着手里的手机,她怎么能不担忧,顾莫深要是知道自己不见了一定会着急。

    想想,在顾家的人没闯进老宅之前,他们还在讨论她今后的去留,眨眼,居然发生了这么多事。

    “安心啦,喝完压惊茶,保准送一个完好无损的你给顾莫深。”

    说着,方浩拨开车窗上的帘子,人还没散完,看来出了点要顾莫深棘手的事情。

    想到顾莫深被围困,他勾着唇角笑了,与其让顾莫深着急,不如把杜依庭拐走几天,让他好好的着急几天。

    谁让他约了顾莫深好几次,这人一点面子都不给,还隔三差五的给他下个指令,真当他是跑腿的。

    妈的,他什么时候开始时不时的想见顾莫深了?

    骂了一句,方浩将座椅放倒,他一只手枕在脑后居然闭上了眼睛。

    还没睡两秒钟,他就被杜依庭的手机铃声给吵醒了。

    “别给顾莫深打电话。”

    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杜依庭琢磨不透,她嘟囔着回了一句。“是我朋友的电话。”

    “那个于乐儿?”

    方浩竟然记住了于乐儿的名字。杜依庭抿嘴,有些不可思议,她将头往外一偏,接通电话。

    听于乐儿说见到了杜鹃,杜依庭脸色一怔,而后才想起来顾莫深跟她提过给杜鹃转院到B市。

    “你能不能抽空来趟B市,我也说不上来,这件事我爸都过问了,是不是你姑姑嫁的那人有问题,听说是同居的关系。”

    “你说什么?”

    “哎呀哎呀,我也说不清楚,总之你抓紧来吧!最好是坐顾莫深的专机连夜赶过来!我爸来了,挂了!”

    匆忙间于乐儿挂了电话,听起来就像她在跟杜依庭通风报信。

    一时间杜依庭不知所措的盯着手机,她担心杜鹃,原本就没宁下来的心神又多了桩心事。

    “哎、哎、哎,你的手机又响了!”

    方浩慵懒的看着杜依庭魂不守色的模样,好心的提醒道。

    半响,杜依庭才反应过来。

    她看到屏幕上滚动的来电号码,艰难的吞了口口水,她还没松下来的心又吊起来。

    姜瑜来问她,事情考虑的怎么样?

    杜依庭晃神的摸了摸肚子,鼻腔发涩的想哭。

    她不想放弃孩子,她还想知道夏之桃的下落。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首丘之情,总裁的新妻旧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淡乌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淡乌央并收藏首丘之情,总裁的新妻旧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