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首丘之情,总裁的新妻旧爱 > 第二百九十章 放出去的风,是死是活都得兑现了

第二百九十章 放出去的风,是死是活都得兑现了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圣墟大主宰牧神记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姜瑜的声音在空气中扩散出来,犀利、带着几分盛气凌人,她教训白荟,用什么口气跟自己说话。

    说直白点,就是姜瑜嫌弃白荟说话没教养。

    当即白琪就不愿意了,手机经他手这么一摔,分裂成几瓣。

    白荟有些吃惊的呆在原地,姜瑜的话说的还不算难听,何况她编辑信息的口吻实在是太刻薄,她借白琪的名义给姜瑜下了死令,三天之内姜瑜不把那两亿现金交到白氏,就给姜瑜发律师函,告她欺诈撄。

    也不晓得姜瑜听不听见白琪的声音,白荟心底犯愁,她还得怎么联系姜瑜。

    “跟她说,限她二十分钟之内给我赶过来,这里是顾家的老宅她识得路!”

    这时,白琪负气的转身再次坐到主位上,他撇开脸,谁都不待见。将自己的手机抛给女儿,显然是要白荟用他的手机给姜瑜打电话。

    白荟难为的苦着眉头,眼睛偷偷的瞄其他人偿。

    老宅客厅里的人越走越少,还剩下几个人听见白琪要姜瑜过来,都想见见姜瑜,毕竟是顾莫深的亲妈,她的话顾莫深应该能听进去。

    “顾伟,倒茶,还有烟,说不定啊这位就是你们的亲家了!”有人给管家摆手,叹了口气,白琪这人素来难缠,尤其让他得了理。

    管家微微点了下头,少爷联系不上,唐特助给他来过电话,由他们折腾,闹够了自然就走了。

    “管家伯伯、”

    就在管家转身,人被白荟叫住。

    管家多看了白荟一眼,没忘记白琪那番叫嚣,当着顾家下人的面儿就给自己女儿冠上了顾家少奶奶的头衔。他嫌恶的抽回视线,不愿见到白荟的脸。

    “今天少爷不在,赎我难以做到白小姐要求的任何事情。”

    也不管白荟要说什么,或者要做什么,总之管家的态度就是拒绝。

    他这也是间接回答白荟,关于她是不是能住在这里,顾家有顾家的规矩,顺着规矩来就能,逆了规矩,老宅里养的人不是白养的。

    顾莫深出门前交代过一句,除了杜依庭能做,谁都不行。那会儿他以为要他们忍着点杜依庭,现在看,他家少爷早就预料到了今天,这同样也是顾莫深给杜依庭的身份,没有人能超越杜依庭。

    白荟一愣,她没想到管家会说出这种话。她还没张口呢,怎么就这幅态度。

    气归气,白荟不傻。

    她还晓得给自己今后铺路,顾家这副摸样对待她,多半是因为白琪的话,直接替顾家做了主儿,顾家又不是什么软柿子撑不起台面,白琪喧宾夺主自然要主人家里不高兴了。

    这话她不敢让白琪听见,白荟小心的看了眼白琪,不晓得她爸爸在琢磨什么,居然没听见她跟管家的对话。

    为了保持自己的形象不能跟管家吵,可是怎么才能让姜瑜来这里,白荟心口有些憋闷,却不得不再次给姜瑜打电话。

    管家退出客厅,云姨连忙迎上来。

    “都什么情况?”

    云姨心急如焚,杜依庭不见了之后,顾莫深也不见了。晓得他们两人在一起不假,但是顾莫深突然宣布不再管理顾氏,老宅一下子涌来这么多人,甚至她联系G市的人,依旧不晓得这两个人去哪儿了!

    “叫人换道茶,烟我看就不用了,老宅没有招待这个的习惯,自个儿带着来就抽,没带就忍着。我们是顾家的下人,有自己的看客之道,还轮不着外人指手画脚!”

    头一次听见管家说话带着硬气,要云姨多看了管家一眼,想来见他低眉顺目习惯了。

    其实管家做事遵照规矩,在顾家呆了一辈子,又对顾家三代主人的性子摸的门清,顾莫深要做什么,会怎么对待这些人,他自然一清二楚。

    见他说这个,云姨也没耽搁,喊了石岚去泡茶,她则想起另一件事。她听见了姜瑜要来老宅,不放心的探头朝客厅望去,她担心这个白荟会跟姜瑜串通了一块,以后老宅哪儿还会有杜依庭的容身之地。

    “老太爷在的时候就吩咐过,她迈出老宅一步,这辈子都别想回老宅,生不能入住,死不能入土!少爷的婚事少爷自个儿说了算!”

    管家意外的补充了一句,听的云姨顿时满心感动,关键时刻管家懂她的心思。

    老宅静,尤其太阳落山之后。

    偌大的客厅,散发着红木的味道。

    刚过谷雨,院子里植物长的正茂盛,一眼从窗户望出去,葱郁的将大门都遮住,坐在客厅白天可以赏景,到了晚上只觉得宁静的吓人。

    景色和气味都带着压抑感,老宅没有招待晚饭的通例,除非顾莫深交代。

    白荟没打通姜瑜的电话,她再次在姜瑜的信箱里留言,寄予姜瑜能看一眼。她先是道了歉,然后紧急的要姜瑜来顾家老宅。

    别说二十分钟,一小时也差不多了,茶水换了两道,再等下去她心里打鼓。白琪不会真的把她留在这里?现在才七点来钟,之前倒也来过,但是人一少,越发的感觉这里没有人气。

    白琪猛地从椅子上站起来,他带的雪茄抽完了,除了茶几上放着烟灰缸,顾家连颗烟都不给。

    他一起身,管家立刻从角落迎过来,见人靠近,白琪不屑的将手从裤兜里拽出来,指着管家的脸。

    “就是条狗!”

    管家依旧一脸的恭谦,跟着白琪后面。

    白琪哪里是要去卫生间,他绕了一圈,人站在楼梯那里,抻量着要朝上走。

    他在试探顾家的下人,“这里不能上,对吧!”

    “既然知道,请白总不要为难我们。”管家不卑不亢地答道。

    白琪扭了几下脖子,突然抬手照着管家的脸就是一拳,管家应声而倒。

    “你怎么能打人!”云姨刚好看见白琪出手,她喊着跑来阻止他。

    “打他是轻的!你们都给我听好了,要么顾莫深出来跟我谈,要么我把这里拆了!”

    张狂的指着顾家老宅的一众下人,白琪丝毫没将他们放在眼里。里子、面子他都给了,顾莫深这是给脸不要脸!

    “爸、爸,你怎么能动手!”

    听到争吵声,白荟也跑过来,见管家被云姨从地上扶起来,她想伸手又有些犹豫,只得来劝白琪。

    其余几个人也凑近了,不管怎么说,这里是顾家的老宅,向来是德高望重的地方,被白琪这般的不放在眼里,几人心里对白琪也很是不满。

    白琪一把甩掉白荟拽住自己的手,他正了正有些歪斜的衣襟,站到通往二楼的楼梯上。

    骄傲自大的俯视这些人,谁敢来拦他。

    要是这场面被顾茹看见的话,就要笑了。她当初也是信誓旦旦的要把住在老宅的杜依庭揪出来,哪知差点被人在这里收拾了,也不知道从哪里蹦出来的女特警。反正她是知道,顾莫深不拦着的地方都有猫腻。

    管家抹掉嘴角的血迹,拨开人,站在白琪面对面的位置。

    “三思而后行,白总这是执意要触犯顾家的规矩!外人不得在老宅随意走动,甚至二老爷和三老爷在这里也得规规矩矩的,何况白总现在跟顾家还没有直接的关系。”

    白琪不说话,唬起眼睛瞪着管家,他想办的事情还没有办不到的!在S市,谁敢惹他白琪,他是从黑市上发家的,跟黑道三分亲,一般的横,要不然他女儿手上连枪都有。

    “后果是你的,今天、上面我去定了!”

    他手指一挑二楼,微微眯眼,瞧见客厅里几个高大黑影,更加不将管家的话放在眼里。

    其实他来这里就是想跟姜瑜谈谈婚事,放出去的风,是死是活姜瑜都得给他兑现了。眼看五月了,二十几天的功夫筹备个婚礼已经够仓促,姜瑜还跟他玩捉迷藏!她以为她拖个几天就能把他两个亿现金还上了,这婚,他是跟顾家结定了!除非顾莫深死!

    当然,白琪阴沉沉的眼睛一闪,据说顾莫深手里捏着点东西,胡市那里还准备替杜依庭洗白身份,要是他扑到什么消息转手也是个天文数字。

    “顾伟,要不要我打电话再催催唐特助,看他到哪里了?你先把他们拖住,看看唐特助怎么说!”

    云姨焦急的从后面扯了管家一把,她晓得白琪的出身,是在道上混过的人,一看身手,管家哪里是对手。而且,她给管家递了个眼风,白琪来的时候带来的三四个人就站在客厅的玄关,现在人凶相毕露的给白琪助威,不如先稳住人再想办法。

    “这里是顾家,不是你们放肆的地方!”管家态度肃穆,他见惯了大场面,尤其是跟在顾莫深身边的人,更是具备了随时应付诸如黑道砸场、公安临检等各种突发事件的能力。“白总,顾家以其人之道为待客之道,既然白总笃定了要跟我们过不去,就别怪我们有失礼节了!”

    说罢,管家毫不含糊的出手一扯,居然将白琪的人从楼梯上扯下来,甚至他微微的抬了下手臂就把白琪的胳膊反剪到身后牵制住了。

    “妈的,人呢,都给我上!”

    白琪没料到管家的伸手如此灵敏,他也正视起来,一个气胸让管家收不住他。他恢复自由,很快两人再次交手。

    刚才白琪那一嗓子,跟他来的几个彪形大汉撸着袖口开始帮忙,吓得人群四散。

    就在这时,也不知道从哪里跳出来的七八个人将白琪的人都拦住,个个伸手又快、又狠,似乎就是传闻的雇佣兵。那几个围观的人才算明白过来,顾家老宅哪有看上去的简单,这么大的家业岂是说探究就能探究的。

    眼看着两边开战,剑拔弩张之际,身后忽然响起一个冷色调的声音。

    “白总、”

    唐谦赶到了。

    许是晓得自己今天讨不到便宜,白琪抖着西服的衣领,讥讽的哼笑出来。不过他没敢出口骂唐谦,这个男人他知道,交往了一个女特警,据说道上有名的格斗高手方浩都不是他的对手。

    “爸爸、你没事吧?”

    白荟急忙躲到了白琪身边,她刚才见势不好就藏起来,现在好似关心自己的父亲,其实她是在试探今晚他们是不是输了。不仅姜瑜没有见到,甚至还在顾家老宅大打出手,这已经不是白琪第一次对顾莫深打上门了!

    “给你们顾总传话,明天叫他去牢里见他妈!”

    白琪青着脸放话,顾莫深够狠,跟他玩阴的,那他就对姜瑜使劲。他说完,见自己女儿还在瞄人的脸色,脸一拉,“走!”

    ……

    看到受伤的小女孩,杜依庭特别心疼,她给手术的医生包了个红包,而且垫付了全部的医疗费,但是孩子家长的情绪特别激动。

    杜依庭还没说什么,孩子妈妈就动手推搡她。

    “你再动她一下?”

    顾莫深阴鹜的眼眸透着一股危险和警告,英俊冷漠的脸颊透着令人心颤的生猛,一步就将杜依庭护在身后。

    “怎么了、怎么了,你们把我孩子的手指都挤下来了,还想跟我打架吗?还有天理吗?有钱怎么了,有钱就能把我孩子的手指挤了!我告诉你们,我们不缺钱,你们谁把手指也给我挤下来一根这事才算完!”

    “莫深,他们是为孩子担心,有怨言是正常的。”杜依庭生怕顾莫深会动手,她拽着他背后的衣襟担忧道。

    顾莫深哪会不知她的心思,他闷声哼了一句,不再说话,只是挡住杜依庭。

    孩子妈妈似乎也晓得自己话说的过分,眼前的男人看着也不像普通人,吵了几句也就作罢。

    等到手术结束,杜依庭才放了心。孩子妈妈追着医生问要不要请护工,她的意思非要医生开口要求,她瞧出杜依庭两人好说话出手还大方。

    顾莫深送杜依庭去车上,剩下的事情由他去跟孩子妈妈谈。

    “莫深,你多体谅一下,谁都不想看着自己孩子出事,我卡里还有三万块钱,你问问后期的费用还要多少,如果不够就得先用你的钱。”

    杜依庭内疚的要求道,见她说话都没底气,顾莫深打手朝前一摊,将外套递给她,要她穿上。

    他声音低沉,带着不容抗拒的命令。“想想你也是孩子妈妈,万一你出事呢!困了就睡会儿,安心在这里等着我!”

    见他关心自己,杜依庭抿嘴甜甜一笑。

    望着他离开的身影,越觉得这男人好看,合体的衬衫、西裤套在他身上,怎么看都想多看一眼。

    约莫半小时的功夫顾莫深才回来,他挽起的袖口看起来有些皱,似乎脸上的冷厉还没退却。

    杜依庭猛地想起来顾莫深非要她去车上支开她,难道是、

    她待顾莫深坐上车,紧张的捉住他逼问。“是不是他们又不答应私了,还是出了什么新问题?”

    “一个普通的接指手术,孩子小、好恢复!”顾莫深简言两语就想带过。

    “不对,你特意把我支开,一定是发生了什么别的事?”现在的杜依庭哪有这么好糊弄。

    顾莫深笑,抬手摸摸她的头,明明是个孕妇,这段时间没见她长肉,反而更瘦了。不过,顺着她连身裙的V字领口,怀孕后那里反倒是丰腴了。

    他深邃的眸间有一抹玩味和戏谑,虽然只是一瞬的闪现,却被杜依庭敏感地捕捉到。

    “说啊,一定是发生了什么!”

    俊脸一直带着笑意,俯身在杜依庭的耳边小声说了一句。

    “呀、你怎么能这样捉弄人?”

    杜依庭嗔怪着,拍了顾莫深胳膊一下。孩子家长担心也是正常,怎好借着医生的话吓唬人呢!

    “谁欺负你都不行!”

    良久,顾莫深英俊的脸上极其严肃和郑重的回道。说完,他发动引擎带杜依庭回家。

    凝望着他,杜依庭才敏感地发现他眼底闪过的那抹认真和心疼后,心竟然被狠狠地撞击了一下。

    被爱的人是幸福的,这一刻,她觉得自己这样欣然接受顾莫深对自己的关心,只要她脸上见了笑容,施与爱的顾莫深也是幸福的。以后,她不会在排斥他对自己的好,她只会更加的爱他。

    她作为无谓的牺牲,只怕她牺牲掉自己,最伤心的人还是顾莫深,这个道理她终于体会到。

    ……

    回去洋房,两人就睡了。

    第二天一早,顾莫深去楼下收拾东西,顺便去了警卫室。

    昨晚有人闯入二楼的事情他没有告诉杜依庭知道,什么人到他这里也查清了,是白琪的人。

    他冷哼了一声,看来白琪今天会放大招给他。昨晚在这里没有找到他,又堵在老宅里闹事,这笔账他迟早要跟白家算。

    收拾了杜依庭的衣物和日用品,他上楼,边打电话安排家政嫂。

    “我不要、”

    顾莫深手上拖着箱子,腋下夹着杜依庭睡觉时喜欢抱的娃娃,人还专注的讲电话,发觉她正睁着大眼跟自己撅嘴。

    “对、年纪四十岁左右,手脚麻利,最好有照顾孕妇的经验。睡醒了?”

    他跟对方提要求,还不忘问杜依庭一句。

    更多的还是关心她,现在只要他想起来就替杜依庭把脉,心底隐隐的很不放心,一边是她的身体,一边是孩子,他还是宁愿保住杜依庭。

    “我不要请家政嫂,不是有你吗?就我们两个人好不好?”杜依庭撅着嘴跟他要求。

    家政公司在跟他预约跟家政嫂面试的时间,听见杜依庭执着的跟自己要求,顾莫深犹豫了一下,结束通话。话说,在外面请人毕竟不如用惯的,最近只是暂时为了躲开白琪,过去这段时间他还是偏向接云姨过来照顾杜依庭。

    思索了片刻,顾莫深将手上的娃娃递给杜依庭。

    “你的意思是就我们两个人,我担心我做的饭菜不合你的胃口,你现在不能缺营养,一旦我忙起来会顾不上你!”

    顾莫深不无担忧,虽然他近期不再处理顾氏的业务,但是中赫置地需要他忙。

    依赖的抱住男人的窄腰,杜依庭将头搁在顾莫深的大腿上,构想着他们的生活,很期待的哼道。

    “我可以做给你吃啊,医生不是讲活动活动对身体也有好处,我不想整天躺着不动。我们就两个人过日子,我相信一定会生活的很好!”

    刮了刮杜依庭的鼻子,顾莫深反手箍住她。感慨,他何尝不期待这样的生活,过普通人的生活,才能拥有更大的幸福。

    两人腻歪了一会儿,刚决定走普通人的路线,结果就像普通人一般开始争吵。

    连争执的内容都如此的寻常。

    “庭庭,你换下里的内裤怎么塞在床垫下面?”

    “我、”

    杜依庭一时忘记了,昨晚实在太晚了,她眼睛都眯起来了,晓得换内裤就很不错了。

    “这种东西怎么能乱丢?还有,你要是没事就自己洗出来?”

    顾莫深用两只手指揪住一点点边缘,仿佛那是一件多么令他恶心的东西一般。

    没有哪人女人能容忍自个儿男人嫌弃自己内裤恶心,男人们不是喜欢那里喜欢的不得了,怎么还能嫌弃那里穿的布料脏,那你们那啥啥啥的时候,是不是也觉得脏啊?

    见顾莫深忙前忙后的打扫卫生,给她准备早饭,原本感动来着,就因为一条内裤说她,杜依庭没好气的歪头不理他。

    “跟你说话呢,怎么没听见?吃饱饭就活动一下,自己把内裤洗了!”

    他这副摸样就跟云姨一样的啰嗦,男人呐,还是在商场上随便手一挥交易额就成千上亿的总裁好不好,居然为了一条内裤跟她唠叨了两遍,真是要命了!

    “我是孕妇?”杜依庭耍赖。

    男人毫不让步。“谁说孕妇就不能自己洗内裤?”

    “你就不能替我洗吗?男人就不能替自己孩子他妈洗个内裤吗?”她还讨价还价。

    “你只洗内裤,其余的我来洗。”顾莫深说的很大义凌然,仿佛他牺牲更多。

    拜托,其他衣服可以用洗衣机洗,他只需要多两个动作而已,一是塞进去,二是拿出来晾上。

    杜依庭快委屈死了,她觉得顾莫深这是不爱自己的表现。

    顾莫深见她嘴巴快撅到天上,忍不住笑了,用唇碰了碰她可以挂油瓶的嘴巴。

    “就要你帮我洗。你的都自己洗了,还差我的吗?”

    她是有多懒,怎么以前没有发现?还是女人太能装,杜依庭十几岁就在他面前遮遮掩掩?

    顾莫深笑了,浅浅的涟漪带着显而易见的宠溺,他漫不经心的将自己的手掌摊开给杜依庭看。

    指腹的中央有无数个白色的小泡,有的小泡已经挣裂,破的地方蜕掉了一点皮,露出鲜红色的嫩肉,他的手受了真菌感染在蜕皮,还戴不得手套,他是担心自己手上病菌会传染杜依庭。

    杜依庭叹了口气,回应的捧住他的手。

    以为她明白了自己的意思呢,结果、杜依庭腆着脸,“那我能不能多攒几条一块洗!”

    “你个懒女人!”

    最后,杜依庭在顾莫深的高压强迫下,一脸幽怨的站在水台旁边洗内裤。

    顾莫深边站在她身后监督她边笑,这丫头还真是懒,跟贤妻良母不知道差的有多远!

    ……

    杜依庭开的培训班在这次意外事故后每况愈下,基本上就是扔进去的钱听到了一点水花就沉没了。

    加上给受伤的孩子看病、赔偿,让她的那点积蓄花的一干二净。

    见她不开心,顾莫深给她出主意。

    “现在天热了,你要是做那种短期能收回本金盈利的项目,可以在闹市区挑个地段开家冷饮店。这个基本在八个月左右能盈利,如果你挑中赫置地的商圈,没有房租,让你盈利更快一些!”

    “讨厌!你干脆以我的名义买十间商铺送给我,我光收租金也能发财!”

    杜依庭的说辞引得顾莫深大笑,他还不是看杜依庭整天想钱快想疯了。

    想来想去,杜依庭不好意思的问顾莫深要钱,她还要再尝试一下。

    对于女人想替自己减轻生活压力的想法,顾莫深表示双手赞成,他将自己的附属卡交给杜依庭。

    “我在顾氏的工资都交给你,看你什么时候能为顾氏多开家分公司?”

    顾莫深是认真的,他希望杜依庭能有所成就,这样她就会少些花他钱的愧疚,尽管她拥有的财产也很惊人。

    抿着嘴点头,她的确有想法。

    杜依庭又跟顾莫深商量将杜鹃接回G市治疗,但是必须在潘双勇没有察觉的前提下。

    她跟顾莫深坦白,在S市那几天她跟潘嘉琪通过电话,趁着潘双勇最近在外地出差,她已经找了一家疗养院,想把杜鹃送去市郊。

    这一点,顾莫深也考虑过,他要杜依庭先别着急,他派人实地考察清楚,杜鹃的病有好转的迹象,疗养院的治疗条件还未必能保证杜鹃的后续治疗。

    同时,他还要去中赫置地上班,这样,杜依庭得自己留在家里,尽量减少出门。

    没几天,杜鹃被接回G市。杜依庭选的疗养院医疗条件没有保证,最终杜鹃还是住在市立医院的特护病房里。

    顾莫深重回中赫置地上班,杜依庭开始新的创业项目。

    转眼,两个星期之后,顾莫深在中赫置地的总裁办接到了姜瑜的电话。

    虽然他已经恢复正常的工作,但是顾氏仍旧没人知道他人就在G市。当然,对于S市发生的事情他并不是人不在场就一无所知,唐谦定期跟他汇报,姜瑜现在什么处境他比任何人都清楚。

    姜瑜的电话不是今天才打来,具体说打了很多天,那个号码基本被他屏蔽。

    如果事态不是到了一发不可收拾,姜瑜不会一天之内拨打了一百多次顾莫深的手机号。

    她已经走投无路。

    白琪不仅没有把所有的股权转让费给她,反而她欠了白琪两个亿的现金,简直就是天方夜谭,她拉白琪合伙搞融资,到头来变成负债累累。

    她带着律师去白氏,哪知白琪玩黑道的那一套,弄了一群彪形大汉,话还没说出口就动手。律师当时就吓软了腿,她不仅被白琪起诉了,反倒是她找不到替自己打官司的律师。

    四处求诉无门之下,她只得求到自己儿子头上。

    “莫深,你真的要看着我坐牢?现在就需要你跟荟荟走个过场!就像你跟荟荟走的那个订婚仪式一样,她知道你心里只有杜依庭,而且杜依庭现在怀了你的孩子,你们已经构成事实婚姻了,谁都拆散不了你和杜依庭!”

    姜瑜哭诉,苦求顾莫深娶白荟。

    顾莫深什么都不想说,听筒里姜瑜一边抽着鼻子一遍祈求他,就像他五岁那年,哭着求姜瑜别走。

    儿时的记忆并不多,他只记得那么一点,姜瑜点头答应他了,可是第二天一早他就再也没有见过那个年轻漂亮的姜瑜。

    转眼再看到姜瑜的照片,她已经变成了一个微微发福的女人,已经跟他心目中妈妈的模样走了样。

    云姨不止一次的跟他说起,姜瑜离开的那天,他整整哭了一个上午,一个在外面受了欺负的孩子都不曾掉一颗眼泪,却哭的几乎晕厥,可想他那时有多伤心。

    顾莫深站在落地窗前,漠然的眸底没有一丝波动,他深邃的眼睛,精致中带着成熟男人的韵致,也不乏成熟男人看透世情的残酷无情。

    “近期,我会回S市一趟。”

    这是他给姜瑜的答复。

    当晚,顾莫深带着从超市买回来的新鲜蔬果,像一个普通归家的男主人,给心爱的女人做饭煲汤。

    饭桌上,他跟杜依庭说,自己要回S市。

    杜依庭“嗯”了一声,不情愿也没有出言阻拦他。

    “胡市找我,顺利的话,以后你就能恢复所有的身份,可能,望潮也能提前恢复自由。”

    顾莫深不确定杜依庭会有什么反应,一直盯着她的表情。

    她放下碗,定定的望着顾莫深,仿佛不觉得有什么特别。

    “没什么想问我的?”

    这次换做顾莫深担忧,他不想再将事情瞒着杜依庭,需要面对的状况他也束手无策。

    “我知道了,我会好好照顾自己,你放心去办你的事。”

    “还有呢?”他还是不放心。

    杜依庭脸上有些不耐烦,刚才是贤妻良母的杜依庭说的话,现在模式切换成普通版的杜依庭。

    “你的意思是见我发飙才安心。知道了,你也不用太努力,我不想你付出太多,现在也挺好的。我屈服现实的温暖!”

    这样的杜依庭是叫他安心的,没错,顾莫深眼眸深意款款,夹了一块清蒸鱼放进她碗里,他打算快去快回,将她一个人留在G市他不放心。

    ……

    第二天顾莫深开车回S市,他没有跟姜瑜招呼,先去了市府见胡市。

    “胡市,听说潘双勇当选了?”

    这也是他着急来见胡市的目的,中赫置地总部选在G市,现在潘双勇坐到第一把交椅上,对顾莫深而言并不是好事。

    “是啊,我也是刚得知的消息!不过,今天我给你引荐一个人,可能对你会有帮助。”

    胡市话音未落,门被敲响,他请人进来。

    见到来人,顾莫深眸光不由得一蹙。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首丘之情,总裁的新妻旧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淡乌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淡乌央并收藏首丘之情,总裁的新妻旧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