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首丘之情,总裁的新妻旧爱 > 第二百九十三章 顾大尉

第二百九十三章 顾大尉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大主宰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顾莫深应酬完的当晚就回了G市,放杜依庭一个人在那里他不放心。

    到了洋房已经是午夜时分,小区里静悄悄的,透着安详与宁静。

    叫顾莫深忍不住在人工湖泊边的凉亭坐了会儿,他指间烧了一支烟作伴,望着飘渺的烟丝,神思也拉远。

    他安排唐谦彻查了姜瑜的融资公司,其实白琪的事小,大事姜瑜还被蒙在鼓里。她手头的资金运作还不错,问题出在与她合作的人涉嫌套汇,而且做空资本,也就是说姜瑜投入的资金不过是账面的数额,实际已经不在她的控制,那人设立了空头账户,如果他猜测的不错,姜瑜应该是被骗了,将血本无归。

    对方的注册公司在香港,不适用国内的法律条文,即使追索都是问题。

    运气好找到对方,至少还承认这笔款的去向,如果找不到,那么一笔钱就打水漂了偿。

    杜依庭初试商场陪了几万块钱就肉疼的每天不开心,不知道姜瑜知道了会什么反应。

    从酒场回来,他在老宅等了两个钟,让唐谦带给姜瑜的话,他是认真的,他真的想跟姜瑜在老宅里面谈。

    但是、

    姜瑜没来,他知道今晚姜瑜见到谁了,跟他一样的愕然。想到古斌,呵,顾莫深忍不住挑眉,顾琛还真的没死,不仅没死还顺利的攀上了许晓天。

    能堂而皇之跟胡市一起吃饭,足以说明顾琛毫不忌讳让他知道自己是谁。

    烟快烧尽烫到手指,顾莫深才拉回神思。

    他连忙捻灭,骨节分明的手指捏着烟蒂,在拇指与食指间捻了几下,现在杜依庭怀孕,他更加的注意,不仅不在她身边抽烟,尽量不让自己身上带了烟气。

    散掉烟味,他朝洋房走去。

    以为迎接自己会是一片漆黑,哪知、

    客厅里通白一片,顾莫深的第一反应就是这丫头一定是在看电视,前段时间杜依庭那么跟他闹腾也不忘追剧。还唠叨他怎么不去当兵,要是他当兵一定也能当上大尉,顾大尉、

    杜依庭一脸花痴,这么喊他!

    自我解嘲地轻轻一笑,他的腿这样,哪支部队会收一个腿有残疾的人。

    “庭庭、”

    顾莫深将手上的公文包搁在门厅的柜子上,换鞋的功夫见客厅空荡荡的,忍不住低声喊了一句。

    门厅的位置看不到沙发,见没人应,猜想人是不是又在沙发上睡着了,现在怀着孩子还是这么大大咧咧,心脏又不好,不知道这一天这丫头有没有按时喝药。

    “庭、”

    第二字还没出口,一道黑影从他身侧的方向窜出来,要顾莫深忍不住直了直腰。

    杜依庭像一列小火车一般,人已经站住了,穿着的长裙才跟着飘回身上。她手上捧着一只碗,手里还拿着勺子,嘴巴里塞的满满的。

    许是被惊扰了,她脸上还带着警备,看到是顾莫深,瞬间,小脸上显了惊喜,又有些别扭的不好意思哼道。

    “你怎么这个时间回来了,事情都办完了?”

    咽下嘴巴里的东西,她还记得把碗藏到身后,这个时间睡醒一觉爬起来吃东西似乎很没出息。

    深眸的视线向下落,看到她像吃撑了一般鼓起来的肚皮,顾莫深笑了,伸手弹了一下。

    “饿了?”

    “啊!疼、”

    杜依庭张着嘴巴,不乐意的叫。

    嘴角还残留着一抹淡淡的笑意,勾起她的下巴,顾莫深灼热地印上一吻。没忽略她藏起来的碗里泡着简单的牛奶麦片,吃这个怎么能补充营养。

    “给你煮面吃?”顾莫深歪头,帅气的诱惑道。

    杜依庭脸色带着些忸怩,她怕顾莫深嫌弃她像猪,见他眼神认真,咬着上唇冲着他兴奋的点头。

    顾莫深做西餐的手艺还不错,但是面煮的、只能说煮熟了。

    见杜依庭跑去冰箱翻咸菜,那张五官深邃的俊脸上不太高兴。

    “不好吃?”

    吃现成的人不能挑三拣四,这一点杜依庭非常的明白。杜依庭腆着脸,奋力的摇头。

    见她从冰箱里端出来的还是自己前天炒的菜,俊脸更不悦了。呵斥着一把从杜依庭的手上夺过来,还有她藏在手心里的小香肠。

    “那我饿了,你让我吃什么呀!”

    大半夜,在西班牙风情的洋房里面,一个娇瘦的女人站在一个高大的男人面前假装抹眼泪,撒娇哭喊。

    男人想冷下脸,又有点心疼,想说她两句,然而看到她眉头紧紧皱着的样子,斥责到了嘴边却变成了一句关心。

    “别说你现在是孕妇,剩菜不能吃,还有这种深加工的东西,吃了对身体不好!”

    最后还是顾莫深屈服了,他重新系上围裙,捡了几只新鲜的菜椒进了厨房。

    瞄见那性感的身影,杜依庭手撑着下巴,美滋滋的坐在椅子上等顾莫深做她最喜欢的虎皮辣椒。

    她喜欢吃酸味的话梅,也喜欢吃辣椒,莫不是肚子里是个龙凤胎?

    嘿嘿嘿嘿……

    傻乎乎的冲着空气笑,早在验出怀孕的时候就晓得肚子里只有一个,看来这家伙不男不女啊!

    ……

    连着小半个月,顾莫深隔一天就往S市跑一趟,但来回就一天,通常是早上去,晚上晚些的时候就能赶回来。

    赶上杜依庭心情好的时候会准备几道菜等着他,有时回来杜依庭已经睡了。

    顾莫深随手翻着茶几上的杂志还有几张鬼画狐的字迹,跟着他看见一沓这么多的购物小票。

    最近他手机频频收到账单,有时开着开着会跳出来一条,都是购物中心的,他嫌烦,将消息屏蔽。

    没想到杜依庭最近买了这么多衣服、鞋之类的东西,因为怀孕,他眯起孤疑的眸子。数额嘛,他不在乎,只是他很想知道杜依庭是不是趁着他不在身边就到处乱跑。

    潘双勇当选后,连杜鹃都顾不上,暂时这段时间太平。

    以为杜依庭先睡了,哪知她这次又出了新状况。

    “你回来了?冰箱里有饭,扬州炒饭,绝对的八丁精心烹制。”

    说话的女人连头也不抬,正目不转睛的盯着笔记本电脑,而电脑正蹲在她腿上,离他儿子只有几公分的距离。

    见到这副场景,顾莫深黑着脸就拽掉了电源线。

    “哎呀、你干什么?”

    杜依庭终于肯抬头看看这个在外面打拼赚钱的男人了,瞧见顾莫深气不顺的拽着脖子上的领带,这人一身正装,白衬衫、黑西裤。

    溜溜的大眼睛就瞄到他换了皮带扣,像扫码仪一般,杜依庭眼睛里立马冒出一个四位的数字。她心喜,对价格的敏感度直接关系到她能挣到多少代理费,目前看,还不错哎!

    “你是孕妇,少玩电脑!怎么了?”

    顾莫深严厉的训斥道,开头还觉得这丫头反应正常,可是,被杜依庭盯的浑身不自在,这丫头鬼主意太多,防不胜防。

    上次回来,她居然弄了一只充气娃娃塞给他。

    想起那只血脉喷张的娃娃,顾莫深英俊的脸上极其严肃和难看,要是娃娃有生命,一定一把掐死它。

    杜依庭放下腿上的笔记本,答应的痛快。“不玩了!就知道你看见了会不高兴!喂、你是不是不高兴了?我告诉你,我刚才成交了一笔,虽然只有两百块,但是一天两百一个月就是六千,比我以前在奥美的收入还高呢!这样算算,一年就是七万二、”

    她跪在床上,说到兴奋处,情不自禁的伸手从顾莫深身后抱住了他的腰身。

    听她趴在自己背上关心他的心情,顾莫深心里的怨气已经消解了一大半,可是听着听着,那具柔软的身体居然兴奋着把他推开了。

    难道他还不如这七万二讨她欢心?转身看见杜依庭一脸兴奋的扳着手指头数数。

    顿时,俊脸越拉越长,解着衬衫的扣子边朝浴室走。那女人还在做发财梦,丝毫没发觉男人的脸黑成什么样!

    沐浴后是展示魅力的时刻,不知是故意还是不经心,顾莫深裹着浴巾就晃进卧室。

    精壮的躯体没有过分的肌肉纹理,但一丝赘肉都没有,可见也是极为注重保养。

    他绕了两圈,甚至去了厨房喝了一杯水也没有听见那个小女人看见自己这样就倒吸气的声音,正觉得奇怪,引的他要好好的看看杜依庭是不是睡着了。

    但凡他裹着浴巾出来,杜依庭都会一脸通红的娇羞,想看又不好意思看他的模样甚是有趣。

    脑袋里多了几幅缠绵的画面,低头看看自己没有温柔乡可去的兄弟,从放肆的开荤至今想再控制自己的躁动不太容易,尤其杜依庭就在身边。

    顾莫深深吸了两口气,他自认是自控力极强的男人,但是、转折在这里,他认输了,扭头又扎进了浴室。

    凉水澡果然是个好东西,难怪老婆怀孕的家庭会比较浪费水。

    再次出现在杜依庭的周围,那个女人是把电脑放下了,可是、她抱着手机看的津津入味,就连他躺在她身边都没有一点反应。

    就在顾莫深想板着脸狠狠的教训杜依庭一顿,女人丢掉手机就抱住了他,埋在他胸口娇嗔的喊他“小深深”,当即,僵硬的身体就有了反应。

    “wuli顾大尉xi,你说我是道歉呢、还是表白呢?”

    顾莫深幽深的黑眸闪烁着令人无法忽视的光芒,张开了双手等待接纳怀中小女人吐露的甜蜜和幸福。

    “你知道吗?我把你最旧的那块手表挂在网上拍卖,现在居然飚价飚到了二十万。”

    杜依庭语气惊讶又激动的喊着,她一脸的不可思议,不过是她从跟陈列馆一般的表盒里面挑了一只最最破旧的手表。

    一听,顾莫深整个人感觉都不好了,他太阳穴附近的神经一跳一跳的。

    嗓音低沉的回道,“哪块?只要不是柜子第一层最右边的那块皮质表带的手表,其他的随你!”

    他的话音刚落,怀里的女人一动不动的僵住,半响,动了一下,低头逃离他怀抱。

    察觉出杜依庭的动作,顾莫深在心底就暗骂了一声。

    跟着听见她胆怯的回答他。“好像、就是那一块!”

    “没事你动那个干什么?”男人忍着怒气。

    女人委屈申诉。“我就是为了增加网店的人气。”

    “马上换下来。”

    “没法换!”

    男人皱眉。“起价是多少?”

    “十块、”

    听到那个价格,男人忍无可忍的暴怒吼她。“你知道那只表值几万个十块钱?”

    女人捂着耳朵,看似很害怕的样子,实际,她鬼灵精怪的吐吐舌头,谁生气了不发火呢!

    杜依庭瘪着嘴巴歪头冥想,她很想接一句,值很多十块钱是不是能把崔始源买回来?

    她还幸灾乐祸呢,顾莫深黑着脸从床上爬起来,又将她从床上拖起来。

    “马上停了,把东西想办法赎回来。”

    “没法停,要是这么撤单会影响我的信誉!”杜依庭还想说下去,见顾莫深严肃着面孔,她故意蹭过来搂上他的脖子,还摸摸他的头。“办法也不是没有,只不过需要你去竞拍,价高者得嘛!反正除了交点税,钱到了账我还给你就是了!”

    “你闯的祸你自己想办法解决,手表在哪儿,拿来给我!”

    顾莫深坦荡的反悔了,反正事情跟他无关,手表他不会拿出来,那是他的心头好。

    “已经交给公证处,钱到账表买家会来取。”杜依庭吞吞吐吐的说道,边瞄着顾莫深不善的表情。

    “杜依庭、”男人听完她的话,再次吼道。

    接着听到洋房里,女人抽泣的大呼小叫。“顾莫深你不爱我,就为一只破表吼我!孩子不生了!”

    明明把他的心头好给卖了,反过来她还埋怨他凶,顾莫深一脸的黑线。

    ……华丽丽的分割线……

    姜瑜捏着手上的电话,反反复复犹豫了不下十次,她还是忍不住给唐谦拨过去。

    她想见自己的儿子,却只能通过唐谦。

    “很抱歉姜女士,顾总说您要是想见他就来老宅!”

    搪塞她?

    姜瑜登时火气就上来。“他人呢?他现在在老宅还是S市?你告诉他,我是他亲妈,我有权利要求自己的儿子来见我,而不是听从他的摆布!”

    又是不说话,好,这就是她儿子对付她的手段。

    姜瑜气的想将手机扔出去,她忍了几忍还是把手机扔到了沙发上。手机要是摔烂了,她哪有买新手机的闲钱!

    白荟这几天没有一点动静,她又见不到许晓天的人,怎么办?白琪一天到晚的找人找麻烦,顾莫深又这样逼迫她,她真的是束手无策,难道真的要硬着头皮去老宅?

    思量了一会儿,姜瑜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不是走投无路的情况下,她不会违背对顾老爷子的誓言。

    虽然晓得这张卡动了顾莫深会第一时间知道,但是姜瑜还是用卡取了两万块现金,直奔了医院。

    她还哪有检查身体的心思,那晚吃了医生开的药之后的确好了,现在哪儿也不痛不难受。

    在VIP病房的楼层见到古斌,想找到他,自然还得来VIP病房,可惜她将整间住院部都翻了一遍,也没查到跟古斌有关的资料。

    甚至烧伤科她都没放过,姜瑜疑惑的猜测古斌是不是又换了身份?

    毕竟是快六十岁的人,一日三餐都饥一顿饱一顿,有时忙起来一天到晚水都喝不上一口热乎的。

    姜瑜累了,她在住院部的小花园里休息。越是着急解决的事情越是一点头绪都没有,脑子里集中不了精力,想来想去她想起来忘记把顾琛没死的事情告诉顾莫深。

    想到自己的儿子,姜瑜心有不甘,顾莫深跟她不亲近是事实,不待见她也是事实,可她偏偏没有一点办法。

    想来想去她决定还是从白荟身上做文章,她是顾莫深的亲妈,她借顾莫深的口说话,白荟不会怀疑。

    姜瑜翘着二郎腿,正要给白荟拨去电话,无意间发现了临近喷泉的位置有一男一女,男的推着坐在轮椅上的女人,两人在说笑。男人那嘎哑的嗓子,除了那个自称是古斌的顾琛没有第二个。

    而女人则是她那晚无意见到的那个,登时,姜瑜脑袋清明起来,女人曾说自己姓许,来S市看病,古斌又说有许晓天给他撑腰,难道、

    姜瑜诡异的笑了,她扬着高贵的脖子,优雅的如同贵妇人一般走到了古斌面前。

    许依依喊着,要古斌给自己摘一朵蔷薇,娇艳的花朵散发着清香。极白的皮肤上晕染了一抹微红,比往日过度怯懦的神态多了活泼。

    “花真漂亮,阿斌,你说要是满座山上都开满了这种花得多漂亮!我们回去以后也在院子里种满这种花好不好?”

    “你喜欢就好。”古斌嘎哑着嗓子说“好”,阴沉的眸子却盯在姜瑜脸上,他已经发现了姜瑜。他低头俯身在许依依耳畔低声道。

    “依依,外面太阳大,我推你回去。”

    “嗯,花可真漂亮,明天我们再出来摘一朵!”

    许依依乖顺的由古斌推着,时不时将花伸到他脸前要他看。

    看见她过来了就走,古斌这是不想让她知道轮椅上的女人是谁?还是他心里已经后悔让她猜到了他跟谁在一起?

    姜瑜笑的张狂,不疾不徐的跟在古斌的后面。医院就这么大,他带着一个坐轮椅的女人能跑的多块?

    古斌沉着的推许依依进了VIP病房,甚至大方的让姜瑜看着自己将人推进了哪一间病房,他不遮不掩的姿态让姜瑜不得不心生嫌隙。

    病房里传出雄厚有力的男声,明显是不古斌的声音,还有女人撒娇的动静,在病房外犹豫了片刻,姜瑜眼神猛地一亮,她晓得自己这一次是真的中奖了。

    在S市意外的碰见许晓天,不管许晓天想不想见她,天差人意让她先见到了许晓天的女儿,有这么一个坐在轮椅上的女儿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只可惜无巧不成书,她为了找古斌竟然找到了许晓天。

    哎呀、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姜瑜没有立刻进去,她去楼下的花店买了一束鲜花,还买了一只果篮。

    时隔多年,再见到许晓天,姜瑜正笑眯眯的往许依依手上递樱桃。

    “依依啊,多吃时令水果对身体好。我知道这样问你很唐突,但是你能告诉我,你的腿怎么受伤的?”

    许依依腼腆的脸色在听到姜瑜的这句话立马变了,她自卑的将手上的樱桃放下,退到了床前。

    她伸了下手,要古斌抱她上床。

    “姜瑜,我女儿的事情你不用知道。你马上离开!”

    许晓天进来看见姜瑜出现在这里,还问自己的女儿的病,他扳着脸,军人的严肃让他的神情看起来异常威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首丘之情,总裁的新妻旧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淡乌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淡乌央并收藏首丘之情,总裁的新妻旧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