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首丘之情,总裁的新妻旧爱 > 第二百九十四章 我要他的结婚证写上我白荟的名字

第二百九十四章 我要他的结婚证写上我白荟的名字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许晓天脸上的严肃说明他并不想在这里看见姜瑜,也不想让姜瑜知道跟他有关的任何事情。

    他递了眼色给古斌,质问他为什么放人进来。

    古斌垂着头,一副极其老实的模样一言不发,任许晓天训斥。

    “送这位女士出去!”

    许晓天没有给姜瑜留面子,应该说许晓天不给任何人面子,他的角色和地位已经用不着看人脸色,需要他和颜悦色对待的人这里除了他女儿没有第二个。

    “晓天,你我又不是外人、偿”

    姜瑜瞧见许依依那副受了委屈的样子,在这里古斌活脱脱就是一个下人,还有许晓天冷漠的态度,她抿着嘴试图跟他套近乎叙旧。

    可能是知道古斌没用,许晓天耸立在原地,高声喊了句。“警卫员!”

    “报告!”

    门口的警卫员从外面进来,跟许晓天行了一个军礼,毕恭毕敬的站的笔直。

    看的姜瑜一怔,那股军人的威严震慑到她。

    “送她出去!”

    说完这话,许晓天连看都没有看姜瑜一眼。

    姜瑜岂会轻易的妥协,她央求着说好话。“哎、晓天,再怎么说我们是同乡,你怎么能把我撵出去!”

    “抱歉,军务在身!”许晓天严肃着嗓音,带着军人天生的硬朗。

    冷硬的口吻一点商量的余地都没有,许晓天的脾气是这样,这么多年没变,固执、死板,姜瑜熟悉,同样晓得这种人必须顺毛捋。她没有再开口,礼貌的跟许晓天打了个招呼告辞。

    警卫员送姜瑜走后,许晓天严厉的训斥古斌。

    他不希望因为自己的身份打扰女儿的正常生活,也不想让女儿暴光。

    军人做事直接,他明确自己的态度,如果照顾不好许依依,他要古斌自动离开。他不会要一个没用的男人留在自己女儿身边,连最基本的保护都做不到,甚至连话都不敢说一句。

    这个古斌的背景他调查过,似乎卷入了一场家产争夺,在许依依的苦苦哀求下,他换了一个新身份给古斌,但仅限于此。如果古斌的表现不让他满意、

    许晓天严肃、冰冷的脸庞下,是一个父亲对女儿的爱护。看到女儿伸手要吃桌上的樱桃,古斌默契的将盘子端到她手边,还不忘拽了一张纸巾递给她。

    他两道浓眉蹙了一下,眸底深处渐渐凝聚一丝难以言语的情愫来,无奈的默认了这一幕。

    这些年给许依依介绍的对象哪一个不比这个男人强,可是许依依就是看不上他手上的兵,无论是长相斯文的文艺兵还是身材魁梧的特战兵,哪怕是后勤保障部的,她统统的不见。

    每天躲在房间里发呆,将自己封闭起来,不跟外界接触,她已经三十岁了,现在遇到了唯一能让她敞开心扉的男人,他这个做父亲的,除了点头还能怎么样!

    许晓天瞥了一眼古斌的背影,目光隐忍,只要能真心对待他女儿,什么家庭、背景、出身,他可以不计较。

    ……

    警卫员直接将姜瑜送到了楼下,也就是意味着姜瑜不可能再接近许依依的病房。

    “小伙子,你们参谋长是不是军区参谋长,中央的?”

    姜瑜还是有些不相信,怎么可能呢!十四五岁的时候许晓天跟她一块在乡下,他一个穷小子没有任何背景怎么可能爬到那么高的位置?

    也是,姜瑜扬脖。

    她瞄了眼自己的影子,已经四十几年了,现在的她也没人能看出她也是从乡下走出来的村妞。

    如果不是顾洪磊,她这辈子最多嫁一个工人,养一男半女,住在小房子过一辈子穷日子,每天跟柴米油盐打交道,算计着哪里能省出一方水,如何给孩子补身体。

    “……”

    警卫员一句话都不说,伸手要姜瑜自便。

    看看对方缄默三口的模样,姜瑜长长舒了口气,看来她别想从许晓天这里打听到任何事情,军人嘛行踪都是军事机密。

    能让她碰到许晓天,已经是天大的面子了。

    只不过、

    许晓天见不见她是一回事,她找不找许晓天是另一回事。

    ……

    白荟扔掉手机,委屈的抱着膝盖坐在床上,她不想接帅哥店主的电话。

    被姜瑜看见她跟人在一起,还挑破了她的小心思,帅哥逼问她是不是跟别人有婚约,她只能点头。

    人家嫌弃她劈腿,白荟一时心急说是家里的安排,她辩解说自己是被迫的。帅哥原谅了她,但是要她把男女关系整理好,天天打电话催问她。

    她只是想跟帅哥玩玩暧昧,但是说到谈婚论嫁、白荟忸怩的不愿意承认,比来比去自然还是顾莫深最好。

    那个帅哥虽然说是公务员家庭出身,可惜父母都在区里供职,职位小的可怜,长的也算是可以,但是跟顾莫深比、

    白荟撇嘴,不比还觉得凑合,一比,她觉得人还不如给白琪开车的司机长的精神。

    而且他们还没怎么样,他就把自己当成私有物品一样,一天打八百遍电话问她在哪儿、跟谁在一起、干什么,烦不烦啊?

    白荟丢开绕在手上的链子,嫌弃的抓起来随手丢进抽屉里面。

    她想扔掉的,想了想,万一人家要讨回去怎么办?送东西就送呗,难道她的身家还不够送她真链子,搞一条镀金的。

    这算什么啊!

    被她推上的抽屉不晓得被什么卡住了,白荟用了一点力气,梳妆台的抽屉也跟她作对。

    她弯下腰瞄了一眼,又伸手去摸,摸到了突出来的盒子她才想起来,是订婚那天姜瑜送她的。

    没人比她的订婚仪式寒酸的,顾莫深还来晚了,身上的衣服都没换。他匆匆的来,什么也不说,抓过她的手就给她戴戒指。别说牵着她的手了,站都站在她半米之外。

    那天,她特意穿了一条浅粉色的裙子,画了芭比妆。

    顾莫深一眼都没有看过她,他的脸一直是沉的,因为她跟姜瑜站在一起,逼他跟自己订婚。如果不是她答应他,帮他逼杜依庭打掉孩子,也许顾莫深都不屑跟她走那个过场。

    白荟情绪低落的绞着手指,顾莫深不知道她那天有多高兴,纵然他全程都心不在焉,可是跟他站在一起,站在一个相框里,即使他在糊弄她,她也开心。

    后来她才知道,白琪晓得他们订婚是假的,但是她爸爸惯着她,从顾莫深的态度上怎么能看不出来呢。

    他好冷淡,这么大的事情都不向外界披露。

    摸了摸套在手指上的戒指,白荟瘪嘴。订婚那天,顾莫深将戒指放在她手里,就想走。

    是她出声,要他给她戴上,现在想想他一脸冷冰的模样,很不耐烦吧!可惜的是,顾莫深给她的订婚戒指根本不是她的尺码,仅仅套在指关节上就戴不下去了。

    手上的戒指她拿去金店改过,她喜欢的不离手,戴在手指上提醒她是顾莫深的未婚妻,是顾莫深送的东西。

    名义上她是顾莫深的未婚妻,可是她爸爸快把姜瑜逼死了,每次那帮人去姜瑜那里讨债,姜瑜就会把他们捣乱的照片发给她。

    什么泼油漆、写大字恐吓,姜瑜这是隔空告诉她,要是还想嫁给顾莫深,就抓紧制止白琪的行为。

    白荟惆怅的叹了口气,将手上的盒子重新放回去,里面是一只老坑翡翠镯子。姜瑜其实对她挺好的,送的这只镯子不知比那个帅哥送的链子要贵上几百倍,起码五位数。

    看到镯子她内疚的更不敢给姜瑜打电话,但是她又担心姜瑜不干涉,她怎么嫁给顾莫深。

    家里的帮佣敲门喊白荟下去吃饭,这几天白琪出差,早晨回了S市特意从集团回来陪她。

    因为她饮食不当引发了尿毒症差点丧命,在一日三餐方面,白琪格外的重视。

    喊了几遍不见人下去,白琪亲自上来喊白荟。

    “荟荟,马上跟我去餐厅,我告诉你,你下去看看老爸给你买了什么回来?”

    白荟打蔫的挪了一下,她一脸的不感兴趣。

    见女儿慢腾腾的站在楼梯上,白琪已经兴致勃勃的将东西拿出来,他从香港带回来了白荟最喜欢的东西。

    “爸爸,没看到什么呀?你是买了水果、还是娃娃?我都二十五岁了,以后就别买那些幼稚的东西回来!”

    “闺女,你看了就知道了,老爸保证你一定喜欢!我知道现在你们这些女孩子的老公都是一个叫宋仲基的,所以,我把宋仲基买回来了!”

    白琪神秘兮兮的模样,惊的白荟直眨眼睛,她挺直了腰坐在餐桌前头都不敢回了,难道说,她老爸真的把宋仲基给弄回来了?

    呵呵、

    如果宋仲基肯娶她,她还要什么顾莫深!

    “当当当当、宋仲基亲笔签名照,同款项链,怎么样?”

    白琪得意的挑眉,将两样东西摆在女儿面前,身体支在餐桌上邀功。

    “真的?你居然也知道我们老公是宋仲基!”白荟不可思议的看着白琪,她不好意思的瞥了一眼,还挺懂她心思的。

    见女儿开心了,白琪抱着双臂,一副大佬姿态十足。

    “你喜欢谁、老爸都能给你弄来!”

    “切、”他的话引来白荟的白眼。“我是喜欢宋仲基,可是他是韩国人,语言不通,人家又是大明星。我要嫁的是顾莫深,你能让他喜欢我、娶我吗?”

    白荟没多想就出口,看到白琪逐渐冷住的神情,她知道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

    她窘迫的用手摸了摸鼻子,借口不舒服要上楼。

    “站住!”

    白琪严厉的喝止她的动作。

    “哐啷”一声,白琪将桌上的两只盒子都扫落地上。他暴躁的在餐厅里踱步,几次抬手都没有说什么,突然,他猛一转身,狠指着白荟的脸。

    “我一定让姜瑜身败名裂,让顾莫深身败名裂!”

    “爸、”白荟凄厉的喊道,她才从惊恐的状态中反应过来。“我求你了,我真的想跟他结婚,你不说我想要什么都能满足我吗?我就只想跟他结婚,要是他愿意娶我,你能不能不为难姜瑜!”

    “你以为顾莫深是什么人,他现在连顾氏都撒手不管,你以为区区一个姜瑜他就能妥协?”

    “那是我的事,我自己会想办法,只要你配合我暂时别为难姜瑜,就算他不肯,只要姜瑜点头他也不能说什么!难怕他跟我走个过场,我也要他的结婚证写上我的名字!”

    “你、”

    白琪被白荟气的抬起手臂想打她,可又舍不得。

    他就这么一个女儿,白氏这么大的家业都是白荟的,人挣钱不就是图开心。今天的这一幕,白琪心生悔意,他就不该纵容女儿跟顾莫深订婚,要不是他心存着接手顾氏,也不会走这步糊涂棋。

    沉了一会儿,白琪点头。

    “好吧,只要你自己想清楚!爸爸配合你!”

    听见白琪答应了自己,顿时,白荟跑过来搂白琪的脖子。

    “还是爸爸最好。”

    疼女儿不假,但是没有人真的会看着自个儿女儿跟一个男人假结婚,白琪眼睛阴冷的一斜,他有自己的打算。

    因为白琪的同意,白荟心头松了一大口气,原本她以为不太好说服自己的父亲,哪知她闹闹脾气就通过了。早知道这么容易,她就不用耗到今天了。

    父女两人吃了一个和睦的午餐,饭后白琪回白氏,白荟迫不及待的画了个妆,打电话约姜瑜。

    ……

    姜瑜把白荟约到了她的住处,不远处的那座山南面就是顾家老宅,她没事的时候就端一杯茶,眺望山景,山上葬着顾洪磊。

    看到山,就像看到顾洪磊。

    “荟荟啊,今天你怎么有心情来见我了?我可是常给你打电话,别说见面了,电话你都不肯接!”

    姜瑜说的语气温和,但是透着冷嘲热讽。

    白荟别扭的弩了弩嘴,“阿姨,我在家里做我爸爸的工作。我爸他血压高,这不他同意了,我立马来找您。”

    深意的看了白荟一眼,这种话哄不了姜瑜。

    “阿姨,都五月了,您看您什么时候有空,我爸爸想请您一块吃饭。”

    “商量日子?”

    “嘿嘿嘿嘿,是啊!您别这么看着我,我不好意思!”

    白荟被姜瑜那诡异的眼神看的头皮发麻,感觉整个人都被看穿了一般。

    除了笑,白荟不晓得该怎么往下说。躲开姜瑜视线时,白荟无意中瞧出姜瑜身上的衣服,好像最近姜瑜穿的都是这条裙子,是不是最近她爸爸逼的太近,弄得姜瑜都不敢出门?

    脑子一转,她将话题跳开。

    “阿姨,难得今天天好,我们去逛街吧!之前您请我吃饭,还送了我那么贵重的镯子,今天我请您吃好吃的,然后我们一块买衣服!”

    白荟的话让姜瑜敏感的低头看了眼身上,连白荟都发现了她的窘迫,姜瑜自嘲一笑,没拒绝。

    这让白荟顿时精神大振,姜瑜最近说话不咸不淡的,她摸不准这老太太的脾气,今天不仅白琪好说话,连姜瑜也好说话。

    “荟荟,你真的想嫁给莫深?”

    路上,不知想起什么,一直赞成她跟顾莫深结婚的姜瑜,突然这么问白荟,似乎是反对他们。

    白荟紧张的脚下踩了刹车,差点让后面的车顶上。

    “阿姨、”

    她嗔怪地喊姜瑜,在白琪面前她能大喊大叫的说要嫁给顾莫深,可是在姜瑜面前,她眼神没有焦距的转了两下。

    姜瑜被她的急刹车一颠,脸色不太好看。

    “阿姨,我跟莫深已经是有婚约的未婚夫妻,怎么能不结婚呢!”白荟拐弯抹角的说道,呼吸都有些不畅。

    她的话叫姜瑜冷哼了一声,“好好开你的车。”

    “哦!”

    白荟战战兢兢。

    因为姜瑜的态度,白荟一直不敢随便说话,到了购物中心,专门挑姜瑜喜欢的店铺处处讨好她。

    “荟荟,衣服、包、鞋我都不缺,也不怎么喜欢这些东西。找地方,我跟你说几句话!”

    “阿、阿姨、”

    白荟惊恐的眨着眼睛,她心虚,从今天姜瑜的态度上,猜想一定是她爸爸的做事方法惹着姜瑜。她埋怨的皱眉,明知道她喜欢顾莫深,她爸爸怎么一点都不理解。

    “就前面的咖啡厅吧,帮我点一杯美式咖啡,我去个洗手间!”

    姜瑜说道,拎着包朝后走去。

    白荟看看姜瑜,又朝她指的咖啡厅看了一看,心焦的不知所措,万一姜瑜也不同意她跟顾莫深结婚怎么办?

    早知道会这样,她干嘛跟那个男人玩暧昧,哎呀!白荟被自己狠的牙痒痒的!

    为了讨姜瑜欢心,白荟点了咖啡,还点了几样精致的糕点。她一直等着姜瑜,见人回来她才端起咖啡杯。

    姜瑜没有碰点心,一脸兴趣缺缺的绕开那些甜的发腻的垃圾食品,她的咖啡也不加糖。

    “阿姨,我知道这段时间是我爸爸做的不对,但是我跟您保证,只要我跟莫深一结婚,他一定把股份剩下的钱一分不少的给您,还有那些钱,该是多少是多少!”

    白荟急着跟姜瑜表态,她已经迫不及待带的想跟顾莫深结婚。

    姜瑜搅着咖啡,优雅的抿了一口,不经意的说了句。

    “我是觉得会委屈你,你也知道杜依庭怀孕了,再有五个月孩子出生,怎么说孩子得跟着莫深。”

    “不会、不会,我会对孩子好的!”为了顾莫深,她愿意当后妈。

    瞧白荟就差拍着胸脯跟她保证,姜瑜撇嘴,笑了。“知道你对莫深死心塌地,但是我融资公司的事情不解决,你让我怎么安心操办你们的婚礼!这样吧,你还是跟白总好好商量一下,你们订了我们再约好什么时间见面!”

    今天,姜瑜这态度还是对她爸爸的动作不满。白荟瘪嘴,刚要开口,姜瑜看着她,摆手要她等自己。

    “我去接个电话!”

    白荟一脸幽怨的只得坐下。

    ……

    “古斌,我还以为你对我的提议不感兴趣?”姜瑜自得地站在购物中心的玻璃幕墙旁。

    “现在我是很想得到许参谋长的帮助,但是,只要莫深跟白荟结婚,我的问题都能迎刃而解。”

    “白家我没看上,冲着白琪,我也不同意我儿子娶白荟,不妨告诉你,我看上许依依了!”

    “……”

    姜瑜说着说着,出口张狂的教训道。

    她丝毫没有防备身后,不远处一个戴着棒球帽的男人。

    听到她讲没想让白荟当自己的儿媳妇,她已经找到了新靠山,根本就没把白琪放在眼里,那人眨了一下掩在帽檐下的眼睛,朝姜瑜靠近了一点,他手上捏着的手机虽是黑屏,但时不时一盏小灯会闪烁,代表手机正在通话。

    姜瑜傲慢的嗓音正流畅的通过电波,输送到几公里之外一人的耳里。

    当场,白琪就捏碎了手上的茶盏。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天龙邪尊开天录大夏王侯大刁民剑来圣墟飞剑问道元尊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大龟甲师

首丘之情,总裁的新妻旧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淡乌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淡乌央并收藏首丘之情,总裁的新妻旧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