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首丘之情,总裁的新妻旧爱 > 第二百九十五章 分他顾家一半家产

第二百九十五章 分他顾家一半家产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圣墟大主宰医武兵王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白琪狠辣着脸色,挥手要人准备车,他要去见见姜瑜。这个婚事,姜瑜要怎么亲口答应他!

    咖啡店里,白荟唉声叹气的埋怨白琪耽误事,不巧她爸爸的电话打进来。

    她还没说一句话,白琪厉着嗓音命令道。“荟荟,不能让姜瑜走,等着我!”

    “爸爸、你是要来见姜瑜吗?我跟你说,你必须马上把那些人都撤了,她都不高兴了、撄”

    “艹她老母、不弄死她老子不姓白!”

    “爸、你怎么能说脏字呢!你说话就像个暴发户一样野蛮!”

    “妈的,老子就是……”

    一点都不想听白琪飙脏话,白荟嫌弃的将手机拿离耳朵,不知道谁又惹着白琪,他看什么不顺眼就会骂骂唧唧偿!

    “荟荟、我刚好有点事,先走一步!有事给我打电话!”

    这时,姜瑜回来。她人站着,没有放下包的意思。

    白荟一怔,注意力还放在白琪打来的那通电话上面,她可以不听,但是不敢随便挂白琪的电话。要是电话挂了,白琪会无休无止的来***扰她。

    可是、姜瑜就站在她面前。她眼睛直视着姜瑜,但是眼角的余光忍不住溜向手机,听筒的声音不大不小,正好能被听清。

    白琪暴躁的飙脏话,还夹杂着姜瑜的名字,他在说什么,不言而喻。

    白荟一把将通话切断了,掩饰的姿态明显。“阿、阿姨,我、我爸爸喝多了。”

    她理由找的不错,这个时间,有钱男人不是该在牌桌上,或者在去喝酒的路上,而不是下午四点钟就喝多了!

    姜瑜挑眉一笑,抚弄了一下白荟肩头有些凌乱的荷叶袖口。因为喜欢他儿子,白荟几乎只穿白色。

    看着白荟紧张的神情,姜瑜俯身看住她的脸,语重心长的建议道。“荟荟,其实你不适合白色,你虽然不胖,但是没有那种不食人间烟火的仙气儿!”

    她放在白荟肩上的手一松,叫白荟还来不及挽留,人转身就走了。

    “阿、阿姨、阿姨!”

    白荟眼神堂皇的回头找她,只看到玻璃门外那道微胖的身影越走越远,她搞不懂姜瑜话里是什么意思,六神无主之间已经看不见姜瑜的身影。

    倒底姜瑜有没有听见她爸爸的脏话,她爸爸好像要过来收拾姜瑜,到底什么事情让白琪勃然大怒。

    目光落在手机上,顿时,白荟委屈,怨气都撒在了白琪头上,要不是白琪打的这通电话,说不定她已经说动姜瑜。

    “爸爸,你倒底想干什么?我已经跟她商量好了,我要你马上把钱给姜瑜,马上,你要是不把钱给她,我就从楼上跳下去!”

    眼前,白荟唯一敢做的就是跟白琪使厉害。

    白琪那边乱糟糟的,也不晓得他还在骂什么。

    白荟赌气的将桌上的蛋糕全部都吃掉了,一颗蓝莓刚巧掉在她白色的裙子上,染了不好看的颜色。

    她用纸巾使劲的擦,一点小污渍变成了大块的污瘢。她似懂非懂的想起姜瑜的话,憋屈的掉了眼泪。

    她已经妥协了,她嫁给顾莫深对姜瑜没有任何损失,对白家也没有任何损失,而且赢家是姜瑜,怎么就这么难。她就是要一个名分,难怕顾莫深扭头就跟她办理离婚手续也可以,这么一个卑微的愿望也不能给吗!

    白荟坐在咖啡店里郁闷够了,她哪儿还有逛街的心情,提着链条小香包朝直梯走。

    “小姐,下面的出口堵了,你走别的电梯。”

    商场的工作人员拦住白荟,还有不少人,就针对她,白荟当然不愿意了。

    “今天这里我走定了,还非走这里不可!”

    工作人员是一片好心,他看看白荟态度强硬,朝身边的人无奈的摇头,让开。

    白荟狠狠的瞪了人一眼,踩着高跟鞋挤上电梯轿厢。

    下来电梯之后,白荟才意识拦她的人是什么意思。眼前的场景叫她想躲,可是不等她躲,姜瑜已经看见她了。

    “白荟,是不是你嫁不了我儿子就叫了你爸爸来对付我!你的心肠怎么这么恶毒!”

    姜瑜盘在脑头的头发乱糟糟的垂下来,红肿的脸颊分明是被人打了的模样。

    白荟惊愕的看着姜瑜,又扭头看了眼白琪。

    “荟荟,爸爸替你出气!你知道她说什么吗?”白琪叼着雪茄,不屑的弹了下烟灰。他做事也不是像暴发户一样没脑子,姜瑜以为她能糊弄了他女儿还能把他也连带糊弄了?

    在白荟出门后,他就派人跟着自个儿女儿。从他答应了不再找姜瑜麻烦,白荟一脸的迫不及待还能是去见谁,原本他也没打算动手,只不过姜瑜做的事情太不要脸,欺负到他白琪头上。

    一面忽悠着他女儿跟他讨价还价,一面找了新的靠山还扬言看不上他白琪,她姜瑜他就看上了?

    白琪狠着脸色,将手上的雪茄狠狠的往地上一丢。

    “没想让我闺女做你的儿媳妇,你他妈的看上谁了?许依依是谁?”

    姜瑜没料到白琪居然窃听了她的电话,迎上他狠厉的眼神,她毫不示弱的回敬道。“白琪,你竟然派人跟踪我?”

    “没那个兴趣爱好!你是不是故意抻着我家荟荟,然后找了下家?信不信我把你们都收拾了!”

    白琪行事素来张狂,瞪着眼睛就站到姜瑜面前,那架势,似乎又要对姜瑜动手。

    他带来的人将姜瑜团团围住,周围没有敢上前凑热闹的,甚至连商场里的保全人员也不敢多管闲事。

    黑社会滋事,谁没事找事!

    姜瑜倒也不躲不闪,用手拢了一下额前的碎发,扬起右脸朝向白琪。

    “你扇了我一巴掌,你觉得我还会让我儿子娶你女儿!不妨告诉你,武警军区参谋长许晓天是我的同乡,你放高利贷不要紧,劝你别动到我头上,小心吃不了兜着走!”

    她这副姿态带着几分强势,姜瑜不是没有见过世面的女人,唬她、没那么好唬,况且那一巴掌的确是白琪下的狠手。

    “真有你的!”

    白琪不得不敛住了动作,他心里起了后悔,得知姜瑜在耍他父女,一时情绪激动堵住人他就扇了她一巴掌。

    不该扇的!这下又让姜瑜占了先机。许晓天在S市的消息他知道,不说姜瑜嘴里的话可不可信,上面放出风声,要他们在这段时间安分点,起码暂时他不能动姜瑜。

    鼻孔重重的哼了一声,白琪给身后的人一个眼色,不能动就把姜瑜控制住,等许晓天走了再收拾她也不迟。

    跟着,两个彪形大汉朝姜瑜走过来。

    白荟已经听出了里面的端倪,她也开始怨恨的瞪着姜瑜,刚看到这一幕她还为白琪动手打姜瑜而不平,这会儿,她恨不得自己上去撕烂姜瑜的嘴脸,还跟她提条件,原来她给顾莫深又暮色好了新的儿媳妇。

    突然,她心里又觉得解气,因为姜瑜也看不上杜依庭啊!

    “白琪,你想干什么?”察觉到白琪的手下朝自己走过来,姜瑜大声喝止道。“我已经给唐谦打了电话,你要是再敢动我一下!”

    想拿唐谦威胁人,白琪还没说话,白荟抢在前面喊道。“爸爸,不能放过她!”

    “哼!”

    这一幕叫姜瑜讥讽的一笑,半小时前,白荟还一口一声“阿姨”喊她喊的亲昵,怎么一下子就倒戈了。

    这种女人弄回来当儿媳妇?

    姜瑜鄙夷着视线圈在白荟脸上,她早就看出白荟的本质。过河拆桥、翻脸比翻书都快!

    “放心,爸爸一定给你出气,也一定达成你的心愿,不是想嫁给顾莫深吗?我不仅得让顾莫深喊我一声老丈人,还得分他顾家一半家产!”

    白琪拍拍女儿的手,他阴险的眸子咕噜一转,偏头跟手下一个示意。白荟则抱住白琪的胳膊,委屈的俯在他身上。

    “不看僧面看佛面,姜女士是顾总的亲生母亲,白总这么做,妥吗?”

    关键时刻,又是这道斯文的不能再斯文的声音,白荟白乞了一眼,她都晓得唐谦来了。

    的确是唐谦。

    唐谦托了下脸上的眼镜,文质彬彬的站到了姜瑜的身旁,恭敬的朝她微微颔首,同时也没忽略姜瑜红肿的脸颊。

    只是他说完那句话,一言不发,等着白琪开口。

    白琪不屑的讥笑,先礼后兵这一套,对他不适用。“把人带走!”

    两个壮汉站出来,直直的朝姜瑜走过来。两人的动作有些迟疑,都不确定下一秒会发生什么。

    白荟也瞪大了眼睛看着,据说唐谦是近身搏击高手,她瞧唐谦的模样真的不敢相信。

    “麻烦您帮我拿一下眼镜。”

    唐谦低头摘了眼镜,露出他能打的一面。

    见状,白琪摆手要人停下。“住手!”

    白琪喊停人,他讥笑走过来。从姜瑜手中将眼镜夺过来,替唐谦戴上,甚至还为唐谦弹了弹肩膀上的灰尘。

    “唐特助,百忙之中麻烦你多不好!”

    突然之间白琪变的好说话了,只有唐谦知道,白琪眼底渐渐露出男人霸道和凶狠的一面来。

    白琪仰着脖子,死死的盯着比自己高大半头的唐谦,嘴角微微动着,脸上的笑容比哭还要狰狞。

    “你传话给顾莫深,他有本事就守姜瑜一辈子,否则我找了机会一定搞死她!”

    人走净了,只剩下唐谦和姜瑜两个人。

    这么尴尬的场面,姜瑜不会主动跟唐谦说话,当然也不会道谢,怎么说唐谦都是顾莫深的人,用自己儿子的人还不是理所当然。

    姜瑜拢了拢凌乱的头发,她知道自己的模样很落魄,但是她性子要强,依旧优雅不减的迈步朝外走。

    唐谦看着她神色如常,还是开了口。“姜女士不去老宅见顾总?”

    朝后瞥了一眼,姜瑜没有停步的意思。

    “顾总希望姜女士去老宅!”

    姜瑜逐渐淡出了唐谦的视线,她致电给唐谦的目的就只有一个,要唐谦帮她解围,既然脱困,有什么好聊的。讲条件她已经讲烦了,难道说她跟儿子之间还要依靠条件才能说上话!

    唐谦无奈的呼了口气,他摸出手机给顾莫深汇报。

    ……

    接到唐谦打来的电话,顾莫深正挽着袖口给杜依庭熬药。他还是那句话,要姜瑜去老宅见自己。

    唐谦又问需不需要安排人保护姜瑜,沉思了一下,顾莫深说不用。

    他知道姜瑜现在住在哪里,念旧为什么不回老宅看看?当年他还小,不知道爷爷跟姜瑜发了脾气,为什么要她不能踏进老宅一步,难道她不来见见父亲?

    想着,顾莫深红了眼眶。从小缺失母爱,让他因腿疾受到委屈也无处可诉,难道还不足够姜瑜来老宅见自己吗?

    “小深深,我想吃草莓!”

    杜依庭的哼唧声拉回顾莫深的思绪,深眸沉敛的转动了一下,他将炉灶的火阀关了。

    这几天气温升高,杜依庭烦躁的总是发脾气,一点点小事也会不高兴,难得有胃口想吃东西。药也坚持喝了几周,没想到她的症状更加严重了,顾莫深忧心的望着药罐。

    他将洗净的樱桃端出来,见到他手上的不是草莓,杜依庭小嘴撅起来。

    “能出去买吗?我真的很想吃!”

    杜依庭不高兴的窝在沙发里面,她嫌樱桃酸。

    这个季节的樱桃是酸,她是孕妇,不该喜欢吃点酸的?顾莫深没少听云姨唠叨酸儿辣女,他突然联想到杜依庭偏爱吃他做得虎皮辣椒,想是这胎是个丫头,他想要个儿子。

    哄着杜依庭吃了饭,饭后他陪着杜依庭去花园散步,顺便买她要吃的草莓。

    “我觉得一定是个儿子,小深深你想要儿子还是女儿?”

    买到了草莓,杜依庭裂开嘴,一边走一边闻手上的草莓味。

    搂着她缓慢的朝洋房走,顾莫深低头看她的模样,他话到了嘴边没讲出来。

    “生个儿子,将来我有两个帅哥陪着,多幸福,哈哈哈哈!”

    杜依庭已经自己把自己想激动了,她朝顾莫深眨眨眼睛,仿佛她肚子里怀的真是个儿子。

    “可能是个女儿。”

    顾莫深见杜依庭高兴过了头,先给她打个预防针,免得生出来心里有落差。

    他脸色有些低沉,情绪不高,话也少,这个时候的杜依庭敏感,听他这样说,她心里几分的不高兴。晓得顾莫深想要个儿子,难道说她怀的是女孩,让顾莫深嫌弃她了。

    挣脱了顾莫深的手臂,杜依庭撅着嘴巴生气了。

    “我喜欢吃话梅,是儿子!”

    “嗯、是儿子。回去跟你洗草莓吃。”

    顾莫深脸上无奈一笑,拽着杜依庭进了单元大厅。

    他放了水,要杜依庭去洗澡。伺候好人,他心事重重的捡起落在客厅里的手机。

    隐约间,他有些心神不宁。因为唐谦说白琪打了姜瑜?

    顾莫深蹙眉,深刻的五官逐渐阴冷。

    白琪故意坑姜瑜的事情他还没出面,居然又对姜瑜动了手,冲着这个顾莫深就不会视而不见。

    手机上没有一通电话,他锋锐的眼眸却没有放松,还是给唐谦拨去了电话。唐谦问他要不要安排人保护姜瑜,他亲口说不用,这会儿,他命令唐谦找了人看着姜瑜。

    “免得她自己给自己找麻烦!”顾莫深欲盖弥彰的不耐烦了一句,还不是因为放心不下姜瑜。

    那头,唐谦会意的一笑,他怎么不懂呢!

    睡觉的时候杜依庭翻旧账,不依不饶的质问他是不是不喜欢女孩,万一她肚子里的是个丫头片子怎么办?

    “你是不是担心我以后生不了孩子,这一胎你想要儿子?”

    杜依庭嘟囔着,也不知道她从哪儿看出他喜欢儿子了。

    顾莫深摸摸她的头,人坐去床的另一头。他还有公事要忙,而杜依庭要他陪,顾忌着辐射对孩子不好,他拿着笔记本电脑在卧室的另一端边忙公事边陪着她。

    他在电脑上敲了一会儿字,抬头看杜依庭。

    “心虚了!看,我一定说到你心里去了。”

    怎么他不说话就是心虚了?顾莫深笑,无奈的摇头。见杜依庭惬意的吃着草莓,吃的嘴上染了红色的汁液,在鹅黄的灯光下格外的诱人。

    陪着她还想忙公务简直就是一个错误的判断,顾莫深忽然想起杜依庭十几岁的时候,她每次来他办公室的情景。

    那个时候杜依庭才上高一,怕影响到她的学业,见到她来顾氏,他都冷着一张脸,要知道每次见到杜依庭他没有一次能按捺住心里的狂喜,却要保持一副对她代答不理的模样。只有杜依庭在,哪次他手上的公文不是拿颠倒了,就是批的一塌糊涂。

    现在、

    顾莫深索性扣上了电脑,他坐到床边,俯身问杜依庭,草莓好不好吃?

    “想吃啊?”

    杜依庭挑逗的歪头看着他,会说话的大眼睛眨呀眨的。

    “你不是睡前不喜欢吃东西吗?不过、”杜依庭卖关子,笑眯眯的眯着眼睛望向顾莫深,“也不是没有办法,呐!”

    将手上去掉叶的草莓用牙齿咬住,杜依庭喊着草莓伸头在顾莫深眼前,她的意思很明白,***裸的调戏顾莫深。这个嘛?她心头窃喜,跟柳时镇xi学哒!

    男人的喉头滑动了一下,如果不接招还能算是男嘛!

    顾莫深微微张开薄唇,正欲含住那颗娇艳欲滴的草莓,手机不合时宜的响了。

    杜依庭挣开一只眼睛,厌恶的瞪了一眼,谁这么没眼色?

    也不想理会,顾莫深动作轻柔的靠过来,没有单身男女的***,却似潺潺流水般温柔和深情。

    只是,铃声一直未停,杜依庭分神的停了动作。

    察觉她的迟钝,男人也收敛了粗重的喘息,哑着嗓子说自己接电话。

    “哦!”

    杜依庭舔了一下唇,不知是因为刚才的吻动情,还是她的心跳过速,她觉得不舒服,人躺下了。

    凝视着屏幕上的号码,这个时间唐谦不会轻易来电,难道是姜瑜出事了?

    深眸睨到杜依庭缩到了床上,顾莫深替她往上拽了拽蚕丝被之后,他悄步去了隔壁的书房。

    以为有什么重要的事,云姨问杜依庭的药还够不够,她怕顾莫深忙,熬了十天的药分装好,明天小马一早送过来,问顾莫深人在哪儿?

    至今,没人知道他们住在哪里。

    顾莫深眼色沉了沉,他跟杜依庭出来有段日子,除了唐谦,他没跟任何人联系过。

    老宅和顾氏他交代给唐谦,这几日白琪不是去老宅闹事就是找姜瑜麻烦,日日不消停,这会儿云姨突然这么问,让顾莫深不得不多疑。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首丘之情,总裁的新妻旧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淡乌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淡乌央并收藏首丘之情,总裁的新妻旧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