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首丘之情,总裁的新妻旧爱 > 第二百九十九章 姜瑜与白琪撕逼

第二百九十九章 姜瑜与白琪撕逼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看到新闻,姜瑜气的哆嗦着手给白琪打电话,电话自然是打不通的。她愤恨着脸庞,抓起皮包就想去找白琪。要当面质问他,他有什么资格宣布她儿子的婚事?

    连想都不用想,结婚证一定是白琪瞎搞的,顾莫深会跟白荟领证,简直要人笑掉大牙了!就算她这个当妈的被人刀架在脖子上,也别想操控顾莫深跟白荟领证。

    她自个儿的儿子还不了解,护杜依庭跟护宝贝一般,她不就是说了几句实话,看她儿子的反应,直接带着杜依庭躲了起来撄。

    顾莫深会跟白荟结婚?不可能!呵,姜瑜挑眉不屑的拢了拢脑后的发髻,将手上的包重新搁下。

    窗外逐渐黑下来的夜幕,令她打消了心里的念头。

    这个时间她不敢随便出门,即使知道唐谦派来保护她的人就在周围,那天白琪嚣张的气势太骇人。

    姜瑜反复的翻看古斌的手机号码,半响,她叹了口气,思量再三后,放弃了。

    第二天一早,她一身得体的衣裙去了医院,寄予能在院子里碰到许依依。

    许依依并不是想见就能见到的,更何况古斌也不想她见到许依依。在医院里耗了几个钟头无果,姜瑜等不下去,她心焦如焚的去了白氏偿。

    白琪早算准了姜瑜会来找他,人嘛,就是这样给脸不要脸。他带了人请姜瑜,跟他要杀她剐她一般,还弄了帮手,这不,还是乖乖的送上门。

    给了秘书一个眼色,要人去拿他的雪茄,丝毫不把姜瑜放在眼里。

    “白总,还给您开香槟吗?”

    “开、”

    白琪架子十足的摆手,人窝在大班椅上,找了个舒服的姿势才看了姜瑜一眼。

    姜瑜站在门前,手还保持着敲门的姿势,一脸的嫌恶。她反感白琪这种摆阔的模样,活脱脱的暴发户。

    “白琪,既然我儿子跟荟荟结婚了,你是不是把函告撤了,还有你弄的人天天找我公司的麻烦,是不是也该收敛收敛了!”开头姜瑜还能心平气和,她原本想借着这个哄白琪撤了对自己的控诉,可是说到那些讨债的人,姜瑜怒不可抑的拔高声线训斥道。

    听见姜瑜发了脾气,白琪在大班椅上晃了两下,他霸气的站起身,挥手就将桌上的杯子掀在地。跟着,是他狂风暴雨似的攻击。

    “姜瑜你以为你自己是什么东西?你这把年纪的女人不在家老实呆着,学男人斗狠,你不看看自己是不是那块料!告诉你,你欠我的钱一分不少的都得还给我,而且、把你儿子手上顾氏一半的股份转让到荟荟名下,还有中赫置地,顾莫深名下的财产一样不少得分荟荟一半!”

    简直是狮子大开口,不说婚姻法怎么界定财产,那本结婚证根本就是假的!

    姜瑜不可思议的瞪着白琪,她才明白过来白琪的目的,原来他弄出顾莫深和白荟的结婚证是这个目的。

    “你无耻!”

    张口,姜瑜就骂道。

    她说完,扭身就要离开。知道了白琪的目的,她哪儿还能站住,她迫不及待的要把这个消息告诉顾莫深,她不能眼睁睁的看着顾氏不保,还有顾莫深辛苦打拼来的一切都落进白琪手里。

    这只老奸巨猾的老狐狸!

    “妈的,我无耻?”

    姜瑜骂自己无耻,白琪像受了齐天大辱一般,豺狗一般的扑上前一把就卡住了姜瑜的脖子。

    姜瑜没有防备,“哐”的一声巨响,人就被白琪按在木门上。

    白琪面目狰狞的瞅着姜瑜,“姜瑜、比起你,我似乎还差那么一点点!你连死人的钱都算计,要不是我多留了个心眼儿,你会上我的当吗?从我手里拿钱,你以为我会这么大方,看不到股权转让书你当我真的会把钱都交给你?我虽然是大老粗,但是股权怎么转让我还晓得,不通过股东会的点头,你给我的只是个空头支票,哪天你说翻脸就翻脸,我拿着一张破纸找谁去?能给你两个亿的资金就算不错了!”

    姜瑜也的确是强势,她一点不含糊的就挣脱了白琪的手臂,反而比白琪更厉害三分的还击道。

    “你胡说什么?谁算计死人的钱了!白琪你说清楚,这话你是从谁嘴里听来的!还有,我的股权已经在你手上,说好了给我五亿,却变成你是我的合伙人!你不仅没有把这些钱投进顾氏,你还把我告了,说我欠你的钱!白琪有你这么不讲诚信的生意人吗?”

    听到姜瑜数落自己不讲诚信,她当真就实诚了?白琪不屑的松开手,猛地将姜瑜推进房内,跟着他一脚将门踹上。

    他豪气的依靠在老板桌上,落了门锁之后,他斜着身体从一沓文件里翻出了一张纸,用手指翻开了给姜瑜看,很不屑的嘲笑道。

    “看见了吗?你的股份从哪儿来的,我知道的一清二楚!真的是顾洪磊的遗嘱?呵呵呵!”

    “白琪你住口!”姜瑜嘴上虽然厉害,但是她的动作却在掩饰。她厉声吼着,边要去夺白琪手上的东西,她不知道白琪是怎么知道的,想到顾莫深如果知道了会不会狠她这个当妈的。

    她都是为了顾莫深好,想到这里,姜瑜反倒恢复了优雅,仿佛刚才气急败坏的不是她。

    白琪瞧出姜瑜脸上的淡定,这女人胆子是真壮,也真是够狠的。

    姜瑜不屑的用眼扫过白琪手上的纸片,她当是什么呀!

    “白琪,你别糊弄人了!你手上的东西是真的,还是白荟跟我儿子的结婚证是真的?你当我真傻、还是我儿子傻!别的我不敢说,但是我儿子会不会任人摆布,我比谁都清楚,尤其在娶谁这一点,他除了杜依庭,谁都不会娶!有本事你就拿着这两样东西去找顾莫深,看他有什么反应?”

    她已经知道了白琪的目的,咋听是挺叫人心慌的,可是仔细一想,既然是假的她还有什么好担心的。昨天的事情到现在已经过去几十个小时,消息能传不到她儿子耳朵里?还是她儿子当真是胆小到躲起来了?

    姜瑜傲慢的扬起脸,人就得沉得住气。

    眼前这个跟董明珠一般强势、自信的女人,还真是难搞,顺着姜瑜的话,白琪差点就哄不住了。他引姜瑜来,想扣住人把顾莫深逼出来,这小子也不知道藏到哪里去了,顾莫深不出头,他这戏给谁看!

    他不得不狰狞着眼神盯住姜瑜,又从老板桌里拿出了一样东西,扇着亮给姜瑜看,吸引了她的注意力,忽然又“啪”的一声丢在桌上。

    “错!我告诉你姜瑜,户口本千真万确是真的,凭着这个,你说结婚证会是假的吗?”

    “哼!我儿子不可能会把户口本交给你!”姜瑜环起手臂抱在胸前,眼神强厉的回敬白琪。

    白琪咬着后槽牙,重重的警告道。“只不过我用了一点其他手段,总之你只要知道现在我们是亲家了,说话、做事要小心一点!”

    “亲家!谁跟你是亲家!白琪,你太贪得无厌了,你拿了我出让股份的钱,说好给我五亿,你投资了两亿却要我还叁亿!还想吞了顾氏,你好大的野心!”姜瑜讥讽的否认道。

    简直要反了他了!区区一个暴发户,有几个臭钱就不知道天高地厚。顾氏是什么其余,涉及S市的各行各业,一年的产值就几百个亿,能是白氏能比拟的?

    她承认是她误导了白荟,让白荟自以为她相中了白家。那时候她不过是想抓紧要顾氏度过难关,随便抓个凑手的人,只要有钱谁都可以。

    至于白家,是有几个钱,几个月前她来这里拉投资,两句话没说完白琪就要她手上的股份,她就顺水推舟表示要转让给白琪。

    都是在生意场上混过的人,谁不防备谁、谁不算计谁?白琪以转让费的名义却把钱作为投资款注入她的融资公司,而她手上的股份交易单自然也不能轻易的签字交到白琪手里,说白了,他们在相互搞鬼。

    各怀鬼胎的两个人都沉默的看着对方,似乎是,都等着对方先出手。

    突然,姜瑜扑到桌前想去抢白琪扔在桌上的户口本。

    她一直僵持着不走也是想找了机会拿到那本结婚证,做什么事情都讲求证据,拿到了白琪伪造的结婚证才能帮到顾莫深。

    白琪没有防备姜瑜的动作,他再去护,户口本已经被姜瑜拿到了手上。

    翻着户口本,姜瑜的表情有些颤抖。当真是顾莫深的没错,顾家的户主,内页只有他一个人,可能是白荟的户口还没有挪进来,还来得及,无论如何都不能让白荟分了顾莫深的家产。

    姜瑜只顾去看手上的户口本,忘记了白琪还在场,猛地没有预防白琪就揪住她的头发。

    她双手捂着自己被扯住的头发,吃痛的后仰,想都不用想,这么对待她的人只能是白琪。

    瞬间,姜瑜不畏惧疼痛般的缓缓扭过头,怒视白琪。

    “有种你在这里弄死我啊!白琪,我今天敢来这里,你是不是该好好想想。你来我的地盘可以带着人,难道我来这里就不能带着人来!不妨告诉你,那几个人都是特种部队出身,我少根头发,也会要你吃不了兜着走!何况、”

    姜瑜顿住话,良久,十分傲慢的喝止道。“我们不是亲家吗!你这样对待我,恐怕不妥吧!”

    落到自己手里还能跟他讨价还价,白琪似欣赏的松开手,顺便扯掉她手上的户口本,随手扔进抽屉里。要是他女儿有姜瑜一般的魄力和胆量,恐怕顾莫深早就到手了。

    白琪活动着自己的手腕,态度有所缓和,伸手指着沙发说道。“坐,我们可以好好的坐下聊聊是不是?”既然姜瑜逃不脱他的手心,何必闹的尴尬!

    姜瑜眼眉微微一眯,讥讽的看向白琪。她不仅没有害怕,反而跟近了白琪。

    “白总,你这么对我,还要跟我促膝而谈吗?”

    知识分子说话就是好听,还促膝,他妈的他倒是真想跟顾家结亲。大家大业不说,顾莫深长的也是一表人才,加上女儿又喜欢,怎么不是一桩美事,可问题就在姜瑜玩心眼,顾莫深压根没看上他闺女!

    想着,白琪心里翻滚,烦躁的不像话,脸上显了狰狞,想玩狠的算了,跟姜瑜还客气什么。骨子里,他还就对姜瑜彪悍不起来。

    就在白琪心里犹豫的时候,座机的内线响了,他瞄了一眼,脸色的神色谨慎起来。

    “领导有什么事您直管吩咐、呵呵呵呵!我知道、我知道,”

    白琪毕恭毕敬的站着,说明他接的这通电话大有来头,能让他这副姿态的人不多。

    “许、”

    不知对方说了什么,白琪说了一个字后,他扭头看了眼姜瑜,下面的字硬是没有说出来。

    看他小心的模样,姜瑜似乎猜到那个字的含义,她嘴角微微的一挑,得意的站起来,双手环在胸前倚在桌旁。

    “许晓天?”姜瑜故意在他耳边打岔道。

    “……”

    “是、是,我都明白,一定不给您添乱!”白琪斜了姜瑜一眼,仍站的笔直,他微微颔首,似乎在听从对方的教训。

    “白总,我也提醒过你,我跟许晓天是同乡,而且年轻的时候还有些交情。你这么对我,是不是也要给许参谋长几分面子。”

    “呐,一开始我的确是相中了你家荟荟,只可惜她对我,哼,耐心不够,我还没说什么,就跟我翻脸了!许参谋长家也有一位千金,且跟莫深年纪还相仿,你说我是会看上你一个卖钢材的爆发的女儿,为什么不跟自己的老乡套套近乎,万一许晓天也看中了我儿子!”

    姜瑜喋喋不休的在白琪耳边唠叨,她冷嘲热讽的话几乎拉走了白琪整个神思,而他那只贴在听筒上的耳朵也是很不耐听的话,对方训斥他不要找事,许晓天最近还留在S市。

    他精明的小眼睛不停的闪烁,在衡量他要怎么做?放过姜瑜他不甘心,可是,他真的不敢跟许晓天作对。

    原本脑子就不够用的,这会儿,姜瑜又是忙上添乱,扯住了他的手臂。

    “白琪,我今天要是有什么好歹,你吃不了兜着走!”

    白琪瞪着姜瑜,他不敢吼,只得用眼睛威胁姜瑜,她这么闹要是被电话的对方听见了,一想到这里,白琪眼睛几乎要瞪出眼眶。

    他用手指着姜瑜,话机的线绕在身上,接着电话还一时无法拿姜瑜怎么办。

    不屑的回了白琪一眼,姜瑜冷哼了一声,拎起沙发上的皮包大摇大摆的出了白琪办公室的门。

    等白琪挂了电话在喊人,早已不见姜瑜的人。

    姜瑜顺利的跑出白氏大楼,她心神未定,眨着严厉的眼睛,急忙的掏出手机,已经迫不及待的要把消息告诉顾莫深。

    “儿子、儿子,你知不知道白琪手里还有你的户口本,要是白荟落到你的户籍上,加上你跟白荟的结婚证,他能分你一半身家你知不知道!”

    听筒里清晰的将姜瑜急促的喘息声也一并听了去,顾莫深正系着围裙站在水台前切菜。

    早上杜依庭又孕吐了,将吃的早点全都吐了,他瞧着心疼,又重新做了清淡的面条。

    姜瑜语无伦次的语气,听起来叫人感动,顾莫深脸上冷漠的神色有所缓和,可当他刚张口想说什么,姜瑜劈头盖脸的开始咒骂杜依庭。

    “她到底有什么好的?为了那个女人,你连顾家的基业都不要了!你难道把你爸爸怎么死的都忘了?”

    恰恰这话是顾莫深最不想听的,偏偏,姜瑜纠缠不放。

    “你马上给我回S市,回来以后你哄着白荟把离婚证领了。妈妈给你物色了一个人,我保证跟杜依庭长的很像,你不是喜欢杜依庭吗,我给你找一个跟杜依庭长的一模一样的女人总可以吧!”

    面对姜瑜的一片焦灼之心,顾莫深俊脸一沉,冷冷的回了一句。“我的事情不用你操心!”

    “儿子、”

    “莫深、”

    “顾莫深!”

    三种叫法表达了姜瑜听见那话极速飙升的血压,她一腔的热血,怎么就换来了顾莫深的不领情。

    再喊,听筒里传来掉线声。

    别说顾莫深答不答应,她连自己儿子的人在哪儿都弄不清楚。

    姜瑜郁闷的咬着牙,总归是自己的儿子,气归气,不管怎样她都不能让白琪真的分了顾家的家产。

    顾莫深还是毫不留情的挂了电话,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

    欣长的身影一转,将几颗葱花放进油锅里,盯着被油泡的滋滋作响的葱花,顾莫深眼眸锋利。

    ……

    姜瑜去了顾氏,她指着唐谦的鼻子质问。

    “你的这个助理怎么当的,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我怎么不知道?现在白琪要拿着户口本和结婚证给白荟落户口,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顾莫深要分一半的财产给白荟你懂不懂?”

    唐谦儒雅的站着,见秘书畏手畏脚的端茶进来,他给人摆手,径自接过来放在姜瑜面前。

    其实姜瑜有这种表现不过是一个正常母亲应有的反应,出于对顾莫深的爱护。

    扶了扶眼镜,唐谦伸手请姜瑜喝茶,他不疾不徐的安抚道。“姜女士,您别激动。按照婚姻法,即使顾总真的跟白荟领了结婚证,白荟也没有资格分顾总的财产。”

    “什么真的、假的,我儿子我不了解,他会跟白荟领结婚证我就能相信顾洪磊从坟墓里蹦出来找我算账!”

    也不知怎么,姜瑜发着脾气说了这么一句。

    她夺过桌上的茶杯抿了一口,也就是在这里,还有口水喝。焦躁的在总裁办里走来走去,姜瑜真的快要急疯了。虽然唐谦这么说,但不代表白琪会走法律程序,他手上的东西能是守法弄来的?

    “了解您担心顾总,可能有些事情您不清楚。在几天之前,这里和老宅失窃,什么都没少偏偏丢了顾总的户口本,我们已经立案,所以不论任何人拿着顾总的户口本做任何事情都没有法律效力,这一点我很肯定!”

    唐谦尽力的解释,很理解姜瑜的心情,下面的人跟他汇报,姜瑜是从白氏赶过来。白琪没有扣下姜瑜,他脸上露出一抹不解。

    “看到我儿子跟那个人的女儿放在一起我就心里膈应,比看见我儿子跟杜依庭在一起还膈应!”

    姜瑜控制不住的吼道,这是她看见白琪手上的结婚证唯一的念头,她眼里容不得一点沙子,而白荟咧着嘴巴跟顾莫深头碰头的照片就像一颗沙子磨着她的角膜。

    唐谦见她这副反应偷偷笑了,他倒是几分好奇杜依庭的反应,昨晚他与顾莫深通话,说到杜依庭已经知道这事,他一直压着没敢多话。看来,姜瑜并不是不喜欢杜依庭,能从她嘴里说出杜依庭比白荟强,说明她心里是认可杜依庭的。

    “唐谦,你给我说实话,顾莫深现在到底在哪里?他也是这么想的,跟白琪一个混混走法律程序?他这些年都学到了什么?在商场上就是兵不厌诈,他跟谁都这么玩文的?他这样能对付的了谁!”

    “一个白琪、”姜瑜不知想到什么,说着说着,似乎有什么不好出口的,她头一扭换了另外一个说辞。“要是顾家栽在他手上,我看他怎么跟他爸爸和爷爷交代!”

    这时,唐谦温和的欠身,他手上的电话震动起来。

    “唐谦,你一定得帮着莫深把顾氏看好了,绝对不能落到白琪手里,还有,你手上要是有什么证据抓紧去告他,让他坐牢,最后一辈子都别出来!”

    姜瑜正在气头上,要不然顾虑自己的身份,她一定亲自问候白琪祖宗十八代!见唐谦立在离自己三米的位置低声接电话,她没了趣,转身出了总裁办。

    当务之急她要想点别的办法,像顾莫深、唐谦这种斯文的做法对白琪行不通。正想掏手机打电话,猛地,姜瑜才发现自己气过头了,把包落在里面。

    她推开门就听到了唐谦的一句话。

    “古斌今天并不在医院,可能是许参谋长在、”听到身后的动静,唐谦回头看见姜瑜去而复返,他捂住了听筒,低低的喊了姜瑜一声。“您还有什么吩咐?”

    姜瑜不动声色的打量着唐谦的举止,接着电话还得顾着跟自己说话,想必、

    她像没听见他打电话般,依旧傲着步子朝沙发走去。

    见她回来是为了拿包,唐谦一直保持着原来的姿势,直到目送姜瑜离开。

    “顾总,人刚进来拿包,已经走了!您今天还赶过来吗?许参谋长可能在S市!”

    虽然隔着门,唐谦的声音听的不十分确切,但是姜瑜可以保证唐谦提到的那个人名是许晓天。原来她儿子也想攀这颗大树,刚好凑到一块了!

    姜瑜得意着眼眉,提了一口气,似乎有些为难,许晓天对她态度冷淡,她要怎么才能见上许晓天一面。

    绞尽脑汁想了一会儿,她一没许晓天的电话,二来即便知道许晓天的人在医院,她赶去了也未必能见到。

    忽然,姜瑜灵机一动,她知道怎么办能让许晓天主动的来见自己。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首丘之情,总裁的新妻旧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淡乌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淡乌央并收藏首丘之情,总裁的新妻旧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