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首丘之情,总裁的新妻旧爱 > 第三百零七章 什么叫做众叛亲离

第三百零七章 什么叫做众叛亲离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顾莫深猜到了,这几日他一直在约许晓天,不论是通过胡市,还是他亲自拜访,许晓天一律不回应。

    唐谦见顾莫深眼神平静,低声将事情说了。由于不明原因的干涉,虽然那块地现在已经是他们的并且在办理相关手续,甚至出让金都交了,但他们没有开发权。

    也就是说,花了几十亿的资金买了一块只能看不能动的土地撄。

    要替姜瑜偿还二十几个集资款,加上这几十亿,一个数进去了。他能有多少的资金折腾,这下真的是折腾不动了。

    叹了口气,顾莫深拍了拍唐谦的肩膀。“谦,最近我们都可以休息了。”

    如果不顺利,他们可以提前退休了。就在那块土地上,种种菜、养养鸡,呵呵呵……

    想着,顾莫深居然还笑出来,不知道是无奈还是无奈,应该是无奈。

    “顾总,现在怎么办?许参谋长那里,我们还要不要继续做工作?”

    唐谦惆怅的扶了扶眼镜,谁都没想到许晓天会下如何的重手。按道理,他不该干涉,至于为什么干涉偿?

    两人都心知肚明,姜瑜一再的找许晓天,而许晓天知道顾莫深是姜瑜儿子的身份后,中赫的开发项目突然被停,自然跟这个关系脱不开。

    跟大人物打交道必须拿捏有度,像顾莫深都不敢擅自找到许晓天头上,因为他商人的身份,不过是间接通过别的渠道,纵然许晓天知道也不会刻意为难。

    “顾总,姜女士是许晓天的同乡,是不是、”唐谦突然想到什么,他又顿住话思索了一下下。“表个态可能会有转机。那个项目停一天就是几百万砸在里面,咱们停不起!”

    里面的利害关系顾莫深晓得,他蹙眉,修长的手指卷曲,用关节敲着木质的桌面。忽然,锋利的眼眸看向唐谦。

    “继续找机会见许参谋长,顺便查查姜女士认不认识于海?”

    唐谦领悟,慎重的点头。

    顾莫深说的没错,如果于海跟许晓天是同乡,是不是代表姜瑜也认识于海,只不过、

    唐谦眼线孤疑,他也担心一点,凭姜瑜的性格,要是跟于海认识,那么她也会找到于海那里。

    顾莫深扫了一眼唐谦,晓得他在担心什么,这也是他担忧的。

    当务之急,他还想再办一件事,所以显得目的性太强,但是他知道这一手一定会让动摇许晓天。

    ……

    顾莫深提前回了老宅,这会儿杜依庭还赖在床上。

    “你怎么回来这么早?”

    没搭理杜依庭的话,她慵懒的模样,像只小猫。看见她这么舒坦的躺着,叫顾莫深也忍不住仰躺下去,脑袋就在杜依庭的胳膊下。

    俊脸上带了一丝疲惫,瞧得叫杜依庭心疼,用手在他的太阳穴上轻轻的按着。

    顾莫深享受的闭着眼睛,哼道。“下午有什么安排,我今天没事,可以陪你。”

    说出这句话,他几乎已经猜到杜依庭会有什么反应,而且,顾莫深咬了一下下颌骨,他是故意挑了这个时间说的,几次都听杜依庭央求想去医院见许依依。

    杜依庭自然是听不出来他的心思,她歪着头还乐呵呵的高兴,这也算是皇帝心情好给的特赦。

    “那、就去医院吧!依依姐好像要走了,我还能再见她一面,每次见到她,在她身上我能找到望潮的感觉。”

    “望潮?她可比望潮漂亮多了!”

    顾莫深忽然睁开眼,伸手捏了捏杜依庭的鼻子。

    被他的话逗笑了,杜依庭也甜甜的冲着他笑。

    许是说起望潮,她幽幽的叹了口气,从小跟着望潮屁股后面长大,从来没有离开望潮这么久,甚至望潮读大学的时候,也是每周都回来。

    “好了,又想多了。起来收拾一下,我们出门。”见她心情又低落了,顾莫深摩擦着杜依庭的肩头安慰道。

    “你不需要休息?”杜依庭支起身子坐着问道。比起别的,她更关心顾莫深的健康,问完不说,她还朝他的腿看过去。

    之前听云姨说顾莫深很注意锻炼,可是跟他在一起,她可是一次都没瞧见他做运动。

    顾莫深打眼一看就晓得这丫头又想哪儿去了,他挑眉,脱着身上的衬衫,为了让她安心,有必要让她见识一下他的身板。

    “哎呀、不就是出个门嘛,不是要出门吗,你脱衣服干什么?”

    杜依庭瘪嘴咋呼道,是高兴还是不好意思只有她自己知道,她特么的喜欢看顾莫深倒三角的身材,甚至她一高兴,肚子里的小家伙也跟着在里面翻了一个滚。

    她支着脑袋,一副欣赏的姿势边纳闷,肚里的这货难不成是个丫头,见到帅哥就兴奋!

    ……

    VIP病房看管的很严,但杜依庭报了个名字顺利的进去了,看来许依依真的喜欢杜依庭。

    顾莫深没有跟着,他怕做的太过又惹了许晓天不高兴。

    让杜依庭来找许依依,其实他是想看能不能碰到许晓天,最好是让许晓天看到杜依庭的长相。那么下面他好说话,寄予许晓天能对杜依庭产生一丝怜悯之心,帮她解决杜家的事情。

    过了大约十五分钟,顾莫深刻意打了通电话给杜依庭,说自己在车场等她,他顺口问了句是不是就她们两个人,别聊嗨了,想着回家。

    那头杜依庭笑,这男人就是这么对她不放心,她举着手机给许依依抱怨。“我们分开了五年,找到我之后他特别的紧张。”

    许依依很紧张的观察杜依庭,她没忘那天跟在杜依庭身边的姑娘说的那句话,杜依庭看起来的确单薄,唇色有些暗。

    病房里不仅许晓天没在,古斌也没在。知道杜依庭要来,许依依特意支开古斌去街上给自己买蛋糕,而且古斌也说要多逗留一阵儿才回来。许依依是为了跟杜依庭聊聊心事,她和古斌还没有得到她爸爸的许可,而古斌是去找以前的朋友。

    两个姑娘并肩坐在床上说心里话,每人手里抱了一只苹果,床上还放着杜依庭拿来的樱桃。

    ……

    古斌见到以前的朋友,要人借车给自己。

    “顾少,行啊,藏起来几个月摇身一变成了参谋长眼前的红人,以后可别忘了哥们!”

    那人搂着古斌的脖子,狠劲的晃了晃他,许晓天的地位太高,要是没人引荐,这辈子都别想见到他。

    也是巧了,古斌找人问许晓天人在什么地方,问的这人刚好见到了许晓天,正愁攀交无门呢,古斌的电话到了。要人给许晓天捎话,汇报许依依的状况,自然得了许晓天的亲切问候,顿时受宠若惊。再往后,古斌说什么都言听计从。

    “今天许参谋长有没有单独见过谁?”古斌阴着脸色问道。

    许晓天做什么事情自然不能让无关人员知道,但是他好奇。许晓天曾经说过,他能留住无非是因为许依依,除了能重新给他一个身份,其余的让他死了那条心。

    在许家呆了几个月,要不是许依依偷偷拿钱给他,他身上连钱都没有,主意自然打到许晓天身上。

    古斌利用那些围着许晓天身边打转的人,想办法打听到许晓天的消息,然后将消息卖了。

    那人也是一身制服,听到古斌问,他犹豫了一下,意思是不能多说。

    “有什么无关紧要的事情吗,多少说一点,你不知道他女儿查岗查的紧,怕给自己找了后妈。”

    古斌晓得许晓天的身份、地位,做的事情都属于机密,他也不敢随便泄露。不过是捡不重要的,跟市府的人套套近乎。

    “说到这个,我倒是在厕所里听到一句。”那人一笑,想起来什么。他琢磨了一下,爬在古斌的耳边低声玩笑道。“姜瑜这个名字是个女人吧?参谋长接女人的电话,好像还说了不断的时间。”

    那人暧昧的给了古斌一个眼风,却不见古斌有反应。

    古斌的脸色在听到这个名字之后微微变了,他慌里慌张的撞到了桌角,然后又挤开那人夺门而出。

    “我有点事,先走了!”

    “哎、顾少、顾少、”

    怎么喊古斌都不见他停步,那人喊了几声放弃了,透露参谋长的行踪也算是破坏纪律,他偏头四周打量了一圈,见没人悄悄地回了大楼。

    听到许晓天接的电话里面提到姜瑜的名字,古斌忍不住紧张的去看手机,一路上都没接到许晓天的电话,更让他忐忑不安。

    他摸不准姜瑜都跟许晓天说了什么,也不确定许晓天会怎么对待姜瑜的话。

    等古斌开车到了医院,他一眼就认出顾莫深的车。整个S市,没几辆他那个型号的宾利。

    “顾莫深!”

    古斌哑着嗓子喊道顾莫深的名字,一路的焦虑已经叫他乱了心神,此刻他迫不及待的想把姜瑜做的那些事情说出来。姜瑜破坏他跟许家的关系,那么他就以牙还牙,破坏姜瑜跟顾莫深的关系。

    顾莫深刚挂了电话,趁着等杜依庭见许依依的功夫,他给姜瑜安排了医生,不是说想做个系统的身体检查吗,她最近的气色看起来不是很好,想来想去他还是没忍住不管。

    交代唐谦尽快带姜瑜过来检查,最好是今天,今天陈教授特意找了个专家。

    不等他再想打个电话催催杜依庭,反倒是见到了古斌。

    面对事实鲜少会有的惊怔表情,顾莫深微微笑了下。

    古斌瞪着顾莫深,咧开嘴笑,表情狰狞。

    “你一定不知道,那一枪我想打死杜依庭,但是角度不够,姜瑜替杜依庭挡下那一枪,其实、事先姜瑜跟我商量好,打不死杜依庭,那就打她。这招苦肉计,是不是成功了!我看你肯跟她见面,听说你还让她进了老宅,哼,现在知道这个你后悔吗?你妈就是这样的女人,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牺牲谁都无所谓!”

    “她想要杜依庭死,不让你跟她参合在一起,现在知道是不是很震惊!”

    “你要是不相信也无所谓,因为她在许晓天面前拆穿我的身份,那么我为什么要替她守着这个秘密。她不让我好过,我也不让她好过!”

    古斌嘎哑着嗓子,一字一顿地说道。

    顾莫深唇线紧闭,不发一语,只是拨弄着手上的手机。他在质疑古斌的话,质疑姜瑜当时的举措。姜瑜用那一枪讨他心软没说错,但是他不相信姜瑜会跟古斌勾结要杜依庭的命。

    “哈哈哈哈、姜瑜那天没想到我会把枪指向你,要是一开始对准的是杜依庭,她早就没命了。我干嘛要听姜瑜的,我恨得是你,最想要的是你的命,可惜啊,杜依庭想挡住你,而姜瑜又想让你内疚,没想到你们谁都没死!”

    古斌还在边笑边说,他跟姜瑜谁都不相信谁,和谈合作?

    顾莫深丝毫没有理会他的话,脚步一璇,径直走向古斌。

    不难察觉他质问的眼神,二话没说,稳步上前,英俊儿冷漠的脸颊笼罩在若隐若现的光晕中,透着令人心颤的生猛,他眼眸犀利,一把就揪住了古斌的衣领,将人高高的拎起来。

    说两人长的有些肖似,但这么面对面的对峙,无论从身高还是气质,还是长相,古斌都逊于顾莫深。

    顾莫深强大的气场让古斌咬着牙死死抵抗,他不是顾莫深的对手,在他没有经历那场火灾都不是,更何况他现在千苍百孔的身体。

    古斌被勒的喘不过气来,他的嗓子本就不好,这下猛烈的咳起来。

    “你还知道什么?”顾莫深打手朝前一摊,松开他,声音低沉,带着不容抗拒的命令。

    “呵呵呵、咳咳咳……”

    边笑边咳,他也没想到顾莫深还有今天。没想到吧,谁能想的到,姜瑜居然这么狠毒,她竟然想要杜依庭的命。要不是姜瑜,也许他没机会逃出来。

    但是这又怎么样?

    初群群死了,他唯一的母亲死了!

    古斌眼神恶狠狠的瞪着顾莫深,他忘记了姜瑜也是顾莫深唯一的母亲,知道自己母亲的所作所为,会更伤心,可这是古斌想见到的!

    顾莫深的手指下意识地攥紧,倨傲的下巴绷得紧紧地,不难看出他眼底渐渐泛起的冰寒。

    “莫深、”

    听到杜依庭喊自己,顾莫深眼底的凌厉渐渐收敛,但声调和语气都没有改变,冲着古斌的话语中却透着一股危险和警告。

    “要是让她看见你的脸,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做众叛亲离!”

    他高大的身影挡着了古斌的脸,让杜依庭没有看清他在跟谁说话。

    顾莫深转身朝杜依庭走去,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

    “刚才那个人是医生?你们在说什么?”杜依庭仰着脸问道,她还好奇的翘着脑袋想看看。

    搂着她的肩膀带她朝反方向走,顾莫深矢口否认道。“问路的人。”

    “这样啊!不过你刚才的脸色好像很冷,让人怕怕的感觉。”

    杜依庭眼睛有些近视,仅凭人的轮廓她看不出来,喊顾莫深也不过是模糊的认为是他,试探的喊了一声。

    她在楼上跟许依依聊的心情很好,愉快的挽上顾莫深的胳膊,扭头又问他是不是能在外面吃饭,她想吃臭豆腐。

    顾莫深的表情的确有些阴鹜,任谁听了古斌的话能有个好心情。他心疼的都看了眼杜依庭,见她一无所知的模样,他眸底犀利的暗芒中多了一份心疼和深邃。

    忍不住低头在她头顶亲了亲,说好。

    因为陪杜依庭,他还一直没有机会打电话质问姜瑜,到底古斌的话是不是真的?

    他要听姜瑜亲口说,没有狡辩,只有是、或者不是!

    即使吃臭豆腐某人都不反对,杜依庭瞧出了顾莫深的反常,他心不在焉的陪在自己身旁,叫杜依庭闹了小性子。

    “你走吧!爱干什么干什么去!你坐在我对面我没胃口!”

    杜依庭撵他,要是不能一心一意的陪着她,她不稀罕。

    “好,不想了。陪你重要。”

    听到顾莫深这么说,杜依庭撅着嘴,伸手摸摸他的脸。“算了,看在你这么听话的份上,原谅你了。不过,下面要好好表现!”

    顾莫深没再说什么,朝杜依庭露出一个苦涩的笑容。

    照顾杜依庭吃完饭要活动,两人逛了逛街。

    杜依庭对买衣服没兴趣,她自己设计的孕妇装反而比街上卖的还要漂亮,倒是买了两双鞋。因为拿不定主意,不晓得买什么颜色好看,顾莫深索性要人把两双鞋的单子都开了。

    他手上还提着她喜欢吃的蛋黄酥和红豆酥,看到泡芙也要尝一尝。见她胃口好,顾莫深宠溺的摸摸她的肚子,杜依庭实在太瘦了,到现在人都没补回来。

    可能是运动过量,在回老宅的路上杜依庭就睡着了。

    杜依庭的手机有短信提示音,顾莫深帮她看了,很意外时潘嘉琪发来的,提醒她潘双勇来了S市,要她多加小心。

    顾莫深脸色骤然紧张起来,给G市医院打了通电话,得知杜鹃安然无恙他才松了口气,他也怕杜鹃出事。

    手指划着手机屏幕,压制着胸口的怒气,顾莫深给姜瑜打电话,具体来说应该是他今天第三次拨打姜瑜的手机号。之前两次没能打通,这一次,是没有人接听。

    哼、顾莫深冷哼了一声,在他看来,姜瑜是心虚了,晓得他知道了一定会质问她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杜依庭。

    别的他还可以退让一步,偏偏这个是他无法容忍的。

    他去浴室洗了个澡,又在书房呆了一个钟头,直到准备睡了,他看到手机上的未接电话。以为是姜瑜回来的,但不是,是唐谦找他。

    “谦,什么事?许晓天约到了?”

    唐谦晓得他今天陪杜依庭,没什么要紧的事不会叨饶自己。

    电话接通后只听到唐谦的呼吸声,却不见他说话。

    “什么事?”

    顾莫深严厉的语气中带了不耐烦,毫不遮掩的讥讽,还有什么事是他承担不起的?

    良久,唐谦应道。“顾总、”

    唐谦深深喘了口气,才又继续说道。“下午姜女士做了检查,有个地方不太好!”

    一怔,顾莫深意识到唐谦因为什么反常。

    “说、”

    他一贯的命令,却不难听出他的紧张。眸底的紧张是无法遮掩的,就连一贯英俊漠然的脸颊都透着慌乱的神情。

    “可能是癌症,到了什么地步还要等进一步的检查结果……”唐谦原原本本的将医生的话说给顾莫深听。

    顾莫深蹙着浓眉,拿着手机呆滞的站在窗口,深眸望着漆黑的夜色,那个方向是姜瑜的住所。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首丘之情,总裁的新妻旧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淡乌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淡乌央并收藏首丘之情,总裁的新妻旧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