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首丘之情,总裁的新妻旧爱 > 第三百一十八章 大结局(下)

第三百一十八章 大结局(下)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既然你喊我哥哥,我给你两条路,要么跟我、要么跟顾莫深,你自己选!”

    杜望潮吐着烟圈,不屑的掠过杜依庭脸上的难过。

    觉得他这副模样难看?不想想是谁害他这样,如果不是顾莫深,他哪里会坐牢!杜仲已经跟那些人打过招呼,不看僧面看佛面,难道杜仲一条命还保不住他吗!

    见杜依庭还不回答自己,他没了耐心,踹了一脚椅子跳起来撄。

    “艹,就知道你会选他!怎么,他把你强了你还能对他死心塌地!你他妈的贱不贱!”

    他怎么都没想到,发生了那种事杜依庭还会跟顾莫深在一起,女人?就他妈的猜不透!

    “哥、你说什么!你怎么知道我跟顾莫深发生了什么事!”

    杜依庭皱着眉,她疑惑的睨着杜望潮,她听出了端倪。那件事她谁都没有说,除非偿、

    她想到一种可能,顾莫深说自己被下了药,那天是她生日,望潮知道中午顾莫深给她庆生,除非是望潮下的药。

    似乎是被人抓住了把柄,杜望潮痞气的舔舐着口腔,一脸的邪气。敢做敢当是他的优点,在里面关了六年,并不影响他把自己的优点发扬光大。

    他痞气的挑眉,毫不在意的搪塞道。“我就不能听人说!当年,我在S市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

    杜望潮一脸的不屑,绕开杜依庭的目光,他脸色的神情说明他沉浸在当年的辉煌之中。当年的杜望潮的确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杜依庭死死的盯着杜望潮,她倔强的要杜望潮看自己的眼眸。“你敢看着我的眼睛说吗?说不是你给顾莫深下的药,不是你陷害的他!”

    她克制不住的拔高了音量,那声锐利的腔调让杜望潮心尖一颤,败下阵来,却没有承认的意思。

    良久,杜依庭缓和了胸口的郁结,她早就猜到了。在顾莫深找到她时就猜到了,只是没有跟望潮当面对峙,她抱着一丝侥幸,自个儿替望潮开脱。今天,瞧见望潮那一脸的闪烁其词,她就已经明白了。

    “哥,我们是一家人,你是我哥哥,有谁的亲哥哥会这么对待自己的妹妹,难道你就这么不在乎我的感受吗?你知道发生了那种事当时我有多恨顾莫深,直到一年前我还在误会他。你知道他为杜家付出了多少,为了杜家,顾氏差点破产,他差点丢掉顾氏总裁的位置,甚至、”杜依庭一脸苦口婆心,她不想杜望潮把顾莫深当作仇人看待。

    “够了!”

    杜望潮狠狠的咆哮道,他瞪着杜依庭,气不可耐的打断她下面的话。

    杜依庭的话深深刺激着他的神经,他被顾莫深囚禁了六年,杜家家破人亡,杜依庭居然还为顾莫深说好话。知不知道要不是顾莫深,他用不着坐牢,杜仲也不会被逼自杀,甚至杜依庭所谓的委屈也不会发生。

    他这个妹妹越是替顾莫深的好话,他越是不想让顾莫深好过,凭什么他妹妹替顾莫深说好话。没错,他现在连玩女人的账要都顾莫深来买单,他已经没了跟顾莫深斗的资本,但是、

    杜望潮的眼眸一狠,像抓住救命稻草一般,带着恨意死死的看住杜依庭。他知道自己斗不过顾莫深,但是他知道顾莫深的软肋是什么。

    他哼笑着,带着复仇般得意的笑容打量着杜依庭,他这个妹妹从来都是顾莫深的软肋,六年前是,现在同样也是。

    听见杜依庭给顾莫深打电话的语气,他就笃定无比,他不用找顾莫深报仇,只要把那个秘密讲出来,杜依庭不好过了顾莫深自然不好过。

    杜望潮狰狞的狂笑,猝然面无表情的、狠狠的尖锐反问道。

    “什么一家人!我跟你不是一家人,如果你真的是我亲妹妹,我当然下不去这个狠手!谁会舍得把自己的亲妹妹送给别人的男人强干!当年,叶阿姨来到我们家的时候,已经大了肚子,是我爸、是我爸善良收留了你们母女,还给了你一个身份,要不然你就是个私生子,明白吗!”

    “我给你说过多少次,女人要用身体拴住一个男人的心,你们迟迟没有那种关系,要我怎么威胁顾莫深!我只能给他下药,我以为你跟他的关系成了事实,何况在你生日那天,他会向着我!没想到他够狠的,不仅不帮我、还把我关起来,他关了我六年!”

    杜望潮歇斯底里的大吼,双眼都爆出眼眶,他心底的恨、让他整夜整夜的失眠,他才三十出头就早生白发,知不知道当他知道杜仲自杀的消息,他在牢里绝望的想死。后来得知杜依庭从顾莫深的手上逃跑,他一度解气的拍着胸脯朝天大喊,他诅咒顾莫深,只要顾莫深爱他妹妹一天,就会一天爱而不得。

    顾莫深从16岁就喜欢他妹妹,别人不知道他知道,他期盼着杜依庭能对顾莫深恨之入骨,替杜家报仇。

    哪知、杜依庭忘了杜家的仇,跟顾莫深关起门来过日子,杜仲的死她统统都忘了!

    此时此刻的杜依庭早已被杜望潮那脱口而出的事实震惊的,如一盆冰水从头灌透,呼吸都颤抖了。

    她震惊到不可置信的摇着头,生日那天的悲剧竟然是她哥哥一手促成,还有她的身份,她不是什么市长的千金,是私生子!

    这时,房间的门被人一脚踹开。

    门外,顾莫深听到杜望潮的那番话后,他便再也按捺不住将门踹开,冲进来不假思索的搂住了杜依庭惊颤的身子。

    阴鹜的深眸锋利的落在杜望潮身上,只要他再多说一句,定然狠狠的收拾他。

    “庭庭我们走!”顾莫深防备的盯住杜望潮,眼神划过隐隐锋利的光芒。

    杜依庭还未从惊愕中回神,她像受了打击一般,会说话的大眼睛里透着敏感和脆弱,她不知所措的反手抓住顾莫深。

    “我不是爸爸的女儿?望潮说我不是爸爸的女儿!”

    “不是!”杜望潮雪上加霜的讥笑道,毫不在意的去捡茶几上的烟盒,笑中透着一丝显而易见的嘲讽。

    他要的就是这个效果,看见没有,顾莫深的脸色比杜依庭的还难看,像要吃了他。哼!有种就吃了他呀,只要有杜依庭在,只要他能控制的了杜依庭,顾莫深算什么!

    的确,顾莫深哪里舍得杜依庭受这种刺激,他松开杜依庭,伸手就拎住了杜望潮的脖子。

    “你再说一遍,你要是再敢说一遍,你信不信我把你从窗户丢下去!”

    “好啊!顾莫深,我知道你做事狠,怎么杀人这种事你现在都亲自操刀了?你不是一向喜欢借刀杀人,我爸爸的死难道跟你没有关系?有种你杀了我啊!是我给你下的药!你不是很早就看上我妹妹了,我帮你搞她啊!怎么样?被搞得时候她还是处儿吧!”

    杜望潮越说越过分,他狠着眼神,故意挑衅的瞪着顾莫深。他怕什么,他现在就怕顾莫深不动手,看看杜依庭是向着他这个哥哥、还是顾莫深!

    听到这里,顾莫深连心都跟着愤怒起来,眼睛几乎要冒火,冷着脸居高临下地看着杜望潮。

    眼看着他的拳头要挥下来,杜依庭拦在了他身前。

    她听到顾莫深咬牙的声音,他的那种雍容淡定已经失控,她完全感受的到他情绪的波动,但是她不能看着顾莫深对望潮动手。

    “莫深,他毕竟是我哥哥!是我不对,我没有早把望潮救出来!爸爸、爸爸、那个时候我不知道爸爸会死!”

    杜依庭眼睛里的惊愕渐渐被一种无所畏惧的笑意取代,杜仲死了,只剩下望潮,只要望潮好好的。“莫深,能不能让我跟望潮单独呆一会儿,就一会儿!”她哑着喉咙央求道,水汪汪的眼睛里透着祈求。

    顾莫深看着杜依庭,冷峻漠然的神色早已柔和下来,变成温柔愧疚,他点头答应了。

    冷漠眼眸却再次朝杜望潮掷去,眸子里聚集了寒意,却是带着一种威胁的意味。如果杜望潮还敢对杜依庭说任何狠话,他不保证自己会收回伸出的拳头。

    他一甩手将杜望潮甩到了一边,杜望潮一个趔趄,没站稳摔倒在地。

    见顾莫深果真听杜依庭的话,杜望潮痛快的哈哈大笑。他虽是在笑,可笑声比哭都难听。

    “来呀、有本事你就弄死我,要不然还有更难听的!”

    杜望潮一边咳嗽一边叫嚣的挑衅,顾莫深这顺毛的模样他看着有复仇的快感,他就喜欢看见顾莫深暴躁,他就知道杜依庭是顾莫深的软肋。

    看到顾莫深出了房门,杜望潮摸着被掐痛的脖子,不屑的瞥了杜依庭一眼。“我没什么想跟你说的,滚!”

    杜依庭心头翻涌出莫名的酸涩,她没有立即说什么,反而找出酒店的便签本。她在上面留了一个11位的手机号码,压在茶杯下面。

    她深吸了一口气,问道。“如果我是你的亲妹妹,你还会那样对待我吗?哥、从我会说话起就喊你哥哥,以后、”说到这里,杜依庭有些泣不成声,她隐忍的咽下泪水,倔强的继续往下说。“那是我的手机号码,有事给我打电话。”

    “我需要钱,你问他能给我多少钱?杜家养了你18年,总不能白养!”

    没想到杜望潮呲着牙,没有一点愧疚的张口就要钱。杜依庭上去一把就将杜望潮推到在地,声音突然间高昂而激动地响起。

    “你还是人吗?为了你自己你出卖了我、逼死了爸爸,还不够吗!你知不知道顾莫深为了保住你,他挨的那两枪,你欠他的这辈子都还不了!”

    究竟要多少血液的助力才能喝出滔天般的怒意,连门外的顾莫深都听的瞠目。

    杜依庭从未这般愤怒过,她足足像一只发怒的狮子,脸颊通红,眼睛有泪。

    当顾莫深再次进入房间用愕然地目光看着她时,杜望潮的目光也满是不可置信。

    杜依庭的心乱了、

    这件事顾莫深从来没有跟她提过,因为他为杜望潮挨的两枪让他在病床上躺了三年,被人背地里称作残疾人,他真的差点残疾。顾莫深的腿因为小时候那场意外吃了多少苦,可是他为了保住望潮,他宁愿自己残疾。

    难道他不是为了杜家、不是为了她,他都心甘情愿。这些无法提及的苦,顾莫深一辈子不想让她知道,他不想让她承受的愧疚。

    在听到望潮这番无情无义的话,身为顾莫深太太的她面对这样不领情的杜望潮,她热泪盈眶,不能不发怒。

    站在她身后的顾莫深似乎看出了端倪,沉静的凝望着心痛不已的杜依庭。

    “我没有你这样的哥哥,从今以后你是死是活都与我无关!”杜依庭委屈着嘴唇狠道。

    她的眼泪像泉水飙飞,泪光迷蒙中回到了18岁生日那天。

    ……

    高档的西餐厅里,顾莫深深情款款的凝视着坐在自己对面的杜依庭,他一脸宠溺,切开第一块蛋糕放到了杜依庭手边的碟子里。

    杜依庭撅着嘴巴,不高兴的哼道,埋怨顾莫深不问问自己许了什么愿望。

    男人面色柔和的听她唠叨,接听了一通电话后,面色猝然阴霾起来。坐在他对面的杜依庭只顾吃着蛋糕,忽略了顾莫深变的桀骜的五官。

    几分钟之后,顾莫深借口顾氏有事,匆匆离开。

    杜依庭郁郁寡欢,约了朋友在街上逛了两个小时之后,她回到家,被佣人告知晚上望潮和杜仲有事,没法给她庆生。

    她失落的跑去顾氏总部找顾莫深,意外的被人带到了顾家老宅。

    顾家老宅的客厅,坐满了宗族以及道上的堂主。

    在几小时前,顾洪磊突发脑淤血住院。

    杜依庭不知道的是,杜家与顾家的矛盾已激化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杜望潮融资失败将脑筋动到顾氏,但杜仲出面压下来,这件事直接影响到杜仲的仕途,而最大的受害者变成了顾氏,跟着杜仲的几道指令不仅将顾氏逼入绝境,将顾家推到风口浪尖之上。

    杜望潮一面将融资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转到杜依庭头上,一面向外界吐露顾莫深跟杜家的关系,将所有的矛头都指向顾莫深。

    顾洪磊一气之下找杜望潮算账,却被气的突发脑淤血。

    一时间,顾氏各大股东和顾老二、顾老三借口顾氏无人掌舵,顾莫深背腹受敌。

    就在顾莫深处理顾家面临的棘手事端,他得知了一个消息,黑道上的堂主对杜依庭下达的江湖奸杀令,只要杜家不出面,他们就活捉了杜依庭。

    当手下将杜望潮的阴谋原封不动的告知顾莫深,他两道***鬓角的剑眉几乎拧成一团,他该怎么救出杜依庭还能让自己脱身,许久之后,他狠下心做了一个决定。

    他派人将杜依庭带到顾家老宅,当着所有堂主的面。

    杜依庭满心欢喜的到了顾家老宅,看到那一屋子的人,内心涌起不好的预感。

    “顾伯伯呢,家里怎么会有这么多人!”

    “上楼!”

    顾莫深的嗓音比平素要低沉,他推着杜依庭朝楼上走,不想杜依庭暴露在那些人面前。

    这场戏他必须做足,只有当着这些人的面儿把杜依庭带进顾家,他才能保证杜依庭的安全。

    杜依庭没有对顾莫深的话产生半分怀疑,当她跟着顾莫深来到卧室时,她拉了一下顾莫深的衣角。

    “莫深,我不看什么小狗了,好像很奇怪!”

    “晚了!”

    顾莫深冷冷的吐了两个字,他顿住步子,像老鹰拎小鸡一般将杜依庭推进了自己卧室。

    刹那间,一道刺眼的灯光在头顶炸开,跟着不知从何处冒出来几十号人。都是一身黑色西装的打扮,杜依庭害怕的回头去找顾莫深,只看见他冷漠着脸庞。

    漆黑的眼眸像深潭一般闪烁着无情而绝冷的芒,让杜依庭的心一下子就悬了起来,他看起来像跟这些黑衣人是一伙的。有了这个认知,杜依庭愤怒起漂亮的眼睛,眼底圈起闪闪泪光,她不相信顾莫深会是那种人。

    “一会儿照我说的做,能喊多大声就喊多大声,知不知道?”顾莫深严肃的眼眸看着杜依庭,他晓得她的害怕,但是这场戏不得不在,他已经安排好了。只要走走过场,让楼下的人安心就好!

    只要让楼下的人知道他跟杜家势不两立,他才能保住杜依庭。

    摇头,杜依庭根本不知道顾莫深在说什么,惊恐的大眼一眨不眨的望着他。这样的顾莫深突然让她害怕,那些人也让她害怕。

    “莫深,我害怕,你送我回家好不好?”

    看着顾莫深缓缓的解开衬衫的扣子,杜依庭原本想向他伸出求助的手晾在半空中,她的话吞吞吐吐的散在嘴边,再傻她也能看出顾莫深要做什么来。

    瞬间,顾莫深已经捞住了杜依庭,她想跑却连一步都没有迈出来就被他捉住。杜依庭扭动着身体,不要顾莫深靠近自己,他身上散发出的寒气令她害怕,一阵惊恐的颤抖让她克制不住的浑身像筛糠一般抖起来。

    顾莫深凛冽的扫着将他们围住的人,口气严肃的命令道。

    “只要你叫几声,很快就结束了!相信我!”

    微微征楞了一下后,杜依庭眸底很快闪过一丝松动,但很快又压了下去,清了清嗓子想要说话,嗓子却害怕的沙哑了。

    “可是我害怕,你、我”

    杜依庭悲哀的扬着脸看他,她不知道他要自己叫什么?为什么他要脱衣服?

    心疼的捧住杜依庭的小脸,顾莫深耐着性子将她重新拉进自己怀里。“一会儿就好,别害怕,有我在!”

    就在杜依庭想点头答应他,不料从外面走进来一个人。

    “深少,下不去手啊!要不要我帮忙。”说话的人明明还站在门外,转眼的功夫已如饿虎扑食一般将杜依庭身上的裙子撩开,贪婪的眼神盯着雪白的大腿,顺着向上看。

    顾莫深岂会容忍有人亵渎杜依庭,他伸手打掉了那人的手,扯了单子紧紧的裹住杜依庭,幽深的眼眸狠厉的给了身后的那群人一个眼风。“这里轮不到你插手。都给我滚!”

    “深少!我看你根本就舍不得这个妞。说吧,你打算怎么玩?是你先来,还是他们一个个排着来!”那人吊儿郎当,***的眼直勾勾的圈主杜依庭。

    单薄的床单将杜依庭稚嫩却分明的曲线凸显无意。

    顾莫深眼神充满狠戾的神色,他狠狠一拳将人掀下床。“我想上的女人,我说了算!”

    “深少先尝鲜可以,之后人给我!”

    “……”

    “妈的,你知道坑了老子多少钱?”

    那人也不示弱,随即跟顾莫深厮打起来。

    两人离开后,等到顾莫深再次返回,他双深沉的眼依然难掩专事掠夺的光芒,一句话都没有。

    他不顾杜依庭的哀求和挣扎,将她拖上床。

    他鹰般的黑眸充满了嗜血的味道,粗暴的剥了杜依庭的衣服,箍住她的下巴要她听话。

    被两人体重碾压的床发出吱吱呀呀的撞击声,全程伴着杜依庭的哭泣,他强、暴了她,不顾她的挣扎和害怕。

    事后,他赤着精壮的身体,站在床边擦拭被她的血染红的下体,告诉哭的几乎断气的杜依庭,杜仲和杜望潮出了事,她要是想救他们就乖乖听话。

    看着蜷缩在墙角的杜依庭,顾莫深潮红的面颊上带着痛楚,心如同被剜掉一般疼痛,深邃的下颌紧咬着,在上来之前,他喝的那杯水里被人下了药。

    原计划他只是要杜依庭配合自己演一场戏,他安排了保镖在边上拦住人。只要戏一演完,让堂主们认为他不过是为了报复杜家,事后保镖会护送杜依庭去安全的地方。

    哪知他被下药,尤其得知幕后的指使者,顾莫深残忍的对杜依庭下手。

    因为杜望潮想把杜依庭送上他的床,借此把所有的罪责推卸到他头上,毕竟很多人都知道他和杜依庭谈恋爱。

    谁都没有想到,顾莫深上了楼之后,残忍的强干了杜依庭。杜依庭凄厉的惨叫传到楼下,听的人毛骨悚然,各位堂主对顾莫深竖起大拇指。

    都说顾家的这位少爷狠厉,他能对自己喜欢的女人下狠手,不得不佩服。也有抱反对态度的,可是在看到那条带血的床单,还有杜依庭一身血污被人从房间中拖出来,没人再有二话。

    待风波平息后,顾莫深正大光明的将杜依庭囚禁在顾家老宅里面,强迫杜依庭每晚与自己同眠。只有他心里清楚,让杜依庭身上贴上他顾莫深的标签,唯有此,才能打消那些人对杜依庭的心思。

    此后,日日杜依庭跟他以死相逼,他冷着脸看她闹。

    不多久顾洪磊病情恶化去世,杜仲为了保住杜望潮收监期间自杀身亡。因为杜依庭刚成年,加上人在他手上,杜望潮被黑白两道的人通缉。

    顾莫深出面,当着两道堂主的面儿,他朝自己腿上打了两枪,以此表态绝不姑息杜望潮。在他的强势下,杜望潮一直被控制在他手中,被他囚禁,受他保护,全因杜依庭曾说过,望潮是她唯一的哥哥。

    接下来的两年时间里,他将杜望潮的事情填平,但凡有人想重翻杜家的旧账,无论大小一一被他灭口。当年,亲眼目睹他如何对待顾莫深的诸位大佬,不是死就是退出堂主之位。他镇守着S市,压制着那些蠢蠢欲动的人。

    只是,枪伤导致他曾经受过伤的左腿一度严重,手术结束那晚,他以为自己终于能为她保住望潮而庆幸,哪知,得了杜依庭自残成功脱逃的消息。

    云姨在他床前哭的抬不起头,自责自己没有看好杜依庭。

    顾莫深一丝无力的冷笑逸在唇畔,又像是自嘲似的摇摇头,他望着自己被医生宣布致残的腿。眉心紧缩着,似乎在压抑些什么。

    良久,他放弃了。

    如果腿无法治愈,他就不找杜依庭。他为她做的,不需要回报,更不曾想要她知道。因为挚爱,所以想要给予她最大的幸福。

    难挨的岁月,在夜深人静时分,欣长、孤傲、矜贵的身影坐在书房里,将心底的痛苦和思念化作文字,一笔一划的记录下来。

    他怕时间太久,久的让他忘记了自己是怎么想念她的。

    经过两年的治疗,他终于重新站起来。

    同时,他一手创建的中赫置地雄霸了大半个地产界,他行事低调,赫名商界却行踪诡秘,多年来只拍得他一张拄着拐杖的背影,外界戏称他为残疾富豪,那条带残的腿帮他打消了众多莺莺燕燕扑倒的心。

    他心底依旧忘不掉那个驻扎在心底十几年的小女人,身边一直留着那个位置。

    在他开始着手寻找杜依庭时,却发现她消失在他的世界。

    直到他与她分别了五年,在他已不抱希望的时候,唐谦带回来一个消息。

    唐谦的声音激动到发颤,他坐在谈判桌前听到这个消息,就那样毫无征兆的站了起来,像神经失常一般拿着听筒,要唐谦一遍又一遍的重新给他听。

    清冷的腔调带着冷厉,唐谦还是听出他压抑了五年的迫切,他仅用五年时间就将顾家起死回生,也与杜依庭失联五年。

    时隔五年,他终于,又找回了杜依庭。

    11岁那年,他第一次遇见3岁的杜依庭,是她奶声奶气的稚语让他重拾自信。

    16岁那年,他已成长为清秀、儒雅的大男孩。8岁的杜依庭忘记了他是谁,而他,菱角分明的薄唇微微勾起,长长的睫毛将那个可爱的脸庞烙印在心底。

    24岁那年,16岁的杜依庭对他一见倾心。

    他倨傲的五官上过分的深刻而英俊,微微上扬的唇角透着暗烈的气质,浑身都流露出高贵疏离之势,可是看见那双会说话的眼睛,一丝温柔逸在他深邃的眸中。

    再次见到杜依庭,他心底的寂寥突如其来被一股巨大的喜悦所替代,这种难以言喻的激动和欢愉是他从来没有过的。

    深眸微微一眯,他知道,心底的爱情花怒放如荼。

    ---题外话---P:后面还有一章番外,将没有交代完的事情给一个结尾。顾先生和杜小姐的故事就此要结束,写了7个多月,有些不舍!新坑会在近期开,还希望朋友们多多支持!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天龙邪尊开天录大夏王侯大刁民剑来圣墟飞剑问道元尊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大龟甲师

首丘之情,总裁的新妻旧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淡乌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淡乌央并收藏首丘之情,总裁的新妻旧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