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九十七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他像是回想到了什么, 低下头笑了笑, 伸手扒拉着太渊微的袖子, 似乎是怕太渊微直接扭头就走一样, 眼巴巴地看着他:“那时弟子原是想和师尊说说的, 只是……弟子不敢。”

    太渊微容色冷酷地看向他, 那双极漂亮的眼眸里一片淡漠之色, 仿佛是对他口中所说的事情丝毫不感兴趣一样。

    可是顾时蕴跟在太渊微身边也有几十上百年了, 自从对太渊微产生了一些不可说的心思之后, 更是对太渊微极为关注,此时一看太渊微的神色便是知道,太渊微现在不过就是在等他的理由,如果他没有一个合理的说法,太渊微估计就要真的生气了。

    他似是有些紧张地握了握太渊微的手腕, 才有些惶恐地低下头笑了笑:“上一世师尊对那辛子真着实是好到了极点,当时弟子也才堪堪化形不久,实力微弱,若是直接告诉了师尊,弟子当时便是怕师尊……”

    他抬眼看了看太渊微,声音低了下去:“怕师尊嫌弟子知道得太多,不要弟子了。”

    “那你如今倒是敢直接告诉本尊。”太渊微冷声说道, 面色更冷了,身上冷气嗖嗖的, 周身的气温更是直接下降到了冰点。

    顾时蕴神色一慌, 抓着太渊微的手松了松, 随后又是猛地攥紧:“师尊生气了么?”

    “师尊莫要生气。”

    “弟子知道错了。”

    “师尊想知道什么,弟子都告诉师尊可好?”

    他慢慢地,悄悄地挪到太渊微身边,小心翼翼地将头靠在太渊微的肩上,看起来弱唧唧的,柔弱,可怜,又无助:“弟子如今已经知晓师尊究竟有多好了。”

    “师尊不要再生弟子的气了好不好?”

    太渊微:“……”

    太渊微看着明显就是在耍赖的毛狐狸,一时之间竟是有些茫然。

    这毛狐狸不是知错了么?怎地如今看起来还是这般欺师灭祖的模样,莫非他以为露出这般委屈的模样,他便会心软不成?

    实在是……哼。

    太渊微伸手拨了拨顾时蕴的脑袋,谁知道顾时蕴似乎早已经预料到了一般,一颗大脑袋紧紧地黏在太渊微的肩膀上,还胡乱地蹭了蹭。

    “师尊……师尊……”顾时蕴低声叫了几句,都不知道他是在忏悔,还是在……偷偷摸摸吃豆腐。

    太渊微有些烦。

    这毛狐狸太过黏人了。若是他当真只是一只纯种的白毛狐狸也就罢了,可他分明是个转世重生之人,怎地还这般……啧。

    “起来。”太渊微冷酷地说道。

    顾时蕴乖乖地起身坐直了身子,两只手放在腿上,神色乖巧无辜。

    “……”太渊微漠然地看了他一眼,随后慢慢开口问道,“你……上一世乃是何人。”

    在问这个问题的时候,太渊微心里已经隐隐有所猜测了。

    “正如师尊所想。”顾时蕴这时候是真的没什么隐瞒的心思了,直截了当地说道,“当年师尊为弟子取名顾时蕴之时,弟子还以为师尊对弟子已经有所怀疑了。”

    谁知道太渊微就是这么一说……他的师尊大概是个起名废吧。

    太渊微此时也想起了当年自己是如何为这毛狐狸起来的,脸色就是一冷。

    “……”

    这毛狐狸实在是欺师灭祖!

    顾时蕴见状,赶紧顺毛撸:“如今想想,其实也是弟子与师尊的缘分。”

    “弟子上一世活了不过百余年岁,与师尊的交集不过是短短数面,本以为师尊并不层曾记得弟子,谁知还能在师尊的心里留一丝痕迹。”顾时蕴似是有些怀念,慢慢地说道,“只是师尊当年满腔心力皆是倾洒在天元宗之上,弟子虽有心与师尊相识一番,却仍是错过了。”

    “后来弟子机缘巧合之下去了云渊大世界,在那里待了不过十数年,便是遇到了同样来自这方世界的……易言之还有辛子真等人。”顾时蕴闭了闭眼,声音平稳,平稳得仿佛没有包含一丝情绪在其中。

    “辛子真曾经说有意于我。”说到这句话的时候,顾时蕴抬头看了看太渊微,却看到太渊微的神色没有丝毫变化。

    “……”也是,太渊微上一世也是个看着辛子真搞了好几个男人的存在啊。

    “但是弟子当年一心追求大道本真,并不曾有意于这些男女之情,所以便拒绝了他的……”他皱了皱眉,实在不想说出那几个字眼,就在嘴里转了转,然后吞了回去,接着说道,“谁知后来,他似是恼羞成怒,直接污蔑于我,当年我的境界虽远超于他,可他身边却有着易言之等人的庇护,在他的污蔑之下,那几人当真以为我轻薄于他,不仅是将我丹田废掉,更是想将我的神魂抽取出来炼成傀儡。”

    他冷笑一声,眸中青焰灼灼,自有一股不屈的气势冲天而起:“我行走修真界百余年,虽是实力微弱,却也不想成为一尊为人驱使的傀儡,便当着他们不注意之时自爆了。”

    他说得云淡风轻,可是自爆又怎么会是一件云淡风轻的事情呢?不过是拼着必死的决心罢了。

    太渊微犹豫了片刻,眉头微动,手上有些别扭地拍了拍顾时蕴的肩膀。

    “莫要……”他想说些什么,却又不知道说些什么,只好沉默了下来,冷着脸不发一言。

    “弟子并不觉得如何。”顾时蕴笑了笑,就着这个动作直接在太渊微手上蹭了蹭,“若是没有上一世,我又怎能在这一世成为师尊的弟子呢?”

    绝不放过任何一个表忠心的机会!

    “所以师尊就莫要再生弟子的气了可好?”

    “……嗯。”不得不说顾时蕴卖可怜卖得实在太成功了——起码对于太渊微而言,是成功了的。

    太渊微看着顾时蕴,面色冷然。

    他不过是怕这毛狐狸想不开,再次自爆损坏这处院子罢了!

    才不是担心这毛狐狸伤心了。

    顾时蕴早已习惯了他的口是心非,这时候也不介意他的表情怎么样,脸上带着惊喜的笑容,抓着太渊微的手连声道:“这可是师尊你说的,弟子便当真了!”

    “……嗯。”罢了,好歹是养了这么多年的毛狐狸,总归是……有几分关切的。

    顾时蕴见状,心底暗暗松了口气。

    终于渡过一劫了!

    他对太渊微的那点儿小心思已经快是要藏不住了,这时候若是和太渊微之间留下隔阂,那他这辈子,都别想和太渊微结为道侣了。

    做一个基佬好难。做一个想追求自己师父的基佬,更难。

    顾时蕴默默地心酸了一下自己,随后就拉着太渊微的袖子,语气轻快地和太渊微说话:“上一世弟子见过师尊,那时的师尊亦是十分出众,只是那天元宗暴殄天物,不曾好生教导师尊……”

    他说着说着,眉头就慢慢皱了起来,想起书中所写的,天元宗的所作所为,对天元宗更加厌恶了一层。

    那辛鸿轩可不就是不愿意倾力培养太渊微么,毕竟……那是他仇人的儿子。

    而他,亲手灭了太渊微满门。他又怎么敢全力培养太渊微,让太渊微有能够和他匹敌的修为?

    只是这一世他大概没想到,太渊微会直接从天元宗中脱身而出,随即加入了归一宗,更是成为了归一宗的核心弟子。

    顾时蕴有些犹豫,他在犹豫,是否要将这些事也一起告诉太渊微?

    太渊微能够接受,自己其实只是一本书中的人物吗?

    他定定地看着太渊微,张嘴刚想说些什么,却被太渊微接下来的话打断了:“本尊知晓。”

    沉浸在识海深处的那一帧帧画面不经然地再次浮现,太渊微的神色未变,眼神微冷。

    无边的火海,看着亲子被夺走的宫装美妇,还有……一个与他长相十分肖似,满脸血迹,已经神魂俱散了的修士。

    凄厉的悲鸣,以及无边的怨念。

    太渊微轻轻皱了皱眉。即便是已经看过了好几次这样的画面,他的识海依然是有些抵挡不住那汹涌的怨念,连同心头都忍不住有些发紧。

    顾时蕴几乎是一瞬间就注意到了太渊微脸色的变化,心中顿时有了一个隐约的猜测。他反手握住太渊微的手掌,声音轻柔而坚定:“师尊,弟子在这里。”

    太渊微淡淡地看了他一眼,倒是不曾将手抽回来。

    他沉默了一瞬,声音微低:“本尊是否……”

    他顿了顿,伸手拿起了一盏灵茶,垂下头轻轻啜饮了一口,神色如常,冷若冰雪。

    仿佛刚才那一瞬间的脆弱只是顾时蕴自己的一抹幻觉。

    他眨了眨眼睛,垂下眼睫,看向太渊微的手。太渊微的手生得极好,修长白皙,骨节分明。饶是修士皆是由天地灵气滋养着的,但他似乎总是比别人更为精致一些,光看他的容貌和气质,便是已经叫人想到天骄这一赞誉,更罔论他自己的资质和努力,也丝毫不逊色于他人。

    这样的一个人,真的会因为知道自己是一本书中人物便会崩溃么?

    或许,他还是太小看太渊微了。

    “师尊,弟子还有一事,不知当讲不当讲。”他垂着眼,语气轻缓,似乎他想说的事情只是一件很是随便的小事,并不值得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太渊微闻言,心头一动,沉静的目光落在顾时蕴的身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我的美貌无人能敌[重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太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太渊并收藏我的美貌无人能敌[重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