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超级母鳄 > 第80章 问心塔

第80章 问心塔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苏芮看着那灰衣老者拦下陆北辰,她并不知这老者是何人,为何要为她说话,直到殷少清匆匆赶来。

    同行的还有两个面带悲戚的侍女,看待殷少清的眼神充满愤怒。

    原来这老者是鸿钧道人,正是殷少清在二级学院的师傅。鸿钧道人刚刚出关,正巧有些事情要与陆北辰商讨,带着殷少清去陆北辰处时刚好撞到那两个侍女惊慌失措地向陆北辰汇报云慈死讯。

    陆北辰震惊之余,顾不上鸿钧还在,亲自验过云慈尸身,已是回天无力,便凭在现场找到的一把灵剑推断云慈是遭了苏芮毒手,当即要来取苏芮性命为云慈报仇。

    殷少清察觉有异,拦住本不想掺和此事的鸿钧道人,以性命作保求师尊拦住陆北辰,给苏芮一个解释的机会。

    云慈死讯一出,所有比试都停了下来,冷玄就在比试现场,当即散去在场弟子,只留下几位同时担任三级学院执事的老师协助处理此事。

    不过,与在悲愤中的陆北辰不同,冷玄虽然怀疑苏芮,但也觉得要给苏芮一个解释的机会。所以只是令人将苏芮拿下,并未有进一步的举动。

    这些老师修为最低也是金丹期,被围在中央,强行出手或者逃脱都是不理智的行为,故而那两位执事将手搭在她肩上时,她并未抵抗。

    鸿钧道人与陆北辰修为相当,性子却极淡泊,少有为谁出头的情况,被鸿钧道人一拦,陆北辰心生恼怒却也寻回了一份冷静。

    若是此人害了慈儿,那他不信他能逃得出学院。

    鸿钧虽然拦住了陆北辰,但他是个寡言的人,又不太认得苏芮,故而略微一顿不知怎么说起。这时殷少清已满头大汗地赶了过来,顾不上在场的都是师尊,冲到苏芮面前将云慈死讯和在云慈住处发现了苏芮的灵剑等情况都给苏芮说了。

    “苏兄,你莫害怕,有我师尊在,他一定会保你清白!”殷少清最后道。

    鸿钧道人木头脸没有表情,心里将殷少清骂了上百遍,从未见徒弟这么信任过谁,而且这小子一路竟是用腿奔来的,轮椅都丢在了陆北辰那儿!

    “少清过来,此事自有冷玄院长按院规处置。”鸿钧道人冷道,并不想让他人误会自己有庇护苏芮的意思。

    冷玄已将情况弄了个明白,盯着苏芮道:“按照院规,我们不会冤枉任何一个人,你有什么可说的?”

    听见这话,陆北辰的眼光简直能把苏芮射出两个洞来。

    苏芮却似没瞧见陆北辰那吃人的眼光,因被人拧着手,故而直接回答:“弟子并未杀害云慈,还请院长查明真相。”

    苏芮刚说完,就有一侍女上前哭道:“撒谎,在我家少爷的房里,发现了你的灵剑,不是你还有谁?”

    这是云慈的贴身侍女红芍,女孩眼肿的像个核桃,她一开口,陆北辰满头乌发几乎根根竖立起来。

    冷玄忙道:“那你如何解释你的灵剑为何在云慈处?而且你昨夜在何处?有何人为证?”

    苏芮暗暗叫苦,因那红芍立即哭道“我家少爷不是昨夜身亡,而是前夜!少爷说他被人打败,要在房内静思,不许我们打搅。但方才我们路过少爷屋外,发现少爷的窗纸烂了一个洞,从洞中无意中看见少爷倒在床上,进去一看,少爷他……”

    若是昨夜还好,姚美丽还来找过她,可是前夜,是她同王业云一同前往紫金峰的那夜,王业云已经死了,谁来给她作证?

    而且那打败云慈的人不是她还是谁?

    苏芮心中苦笑:“不知那把灵剑在哪?诸位又如何知道它是我的东西?”

    殷少清想说话,鸿钧道人却是伸臂一拦,将他挡在身后。

    陆北辰眼里闪过憎恶之光,朝冷玄道:“他是你们三级学院的人,还请冷院长移步云慈居所,也省得有人说我徇私枉法。”

    这句话摆明了对冷玄和鸿钧的不满,冷玄只作不知,沉声道:“那好,我们现在就去看看。”

    苏芮仍由人押着前往云慈暂时居住的蕴灵阁。

    一进院子,浓郁的灵气便扑面而来,这种地方就算本院弟子也未必能享受得到,却安排给云慈一个尚不算学院弟子的人,跟随而来的几位执事心有微词,不过谁敢说什么,尤其陆北辰正在盛怒之中。

    云慈生前并未住在正房,而是看院子里的一株玉兰开的正好,所以选择了东厢的书房静思。此时书房门口跪着几个正在哭泣的下人,瞧见陆北辰,哭的声音更大了。

    若不是鸿钧在,陆北辰几乎想徒手把苏芮给撕碎了,此时陆云两家还不知云慈出事,他要怎么给大哥大嫂交代?

    房间不大,冷玄亲自押了苏芮进去,只见靠墙摆着一张矮榻,直挺挺躺着一个人,正是已经死去的云慈。

    桌子上摆放着笔墨纸砚,还有一张写了一些字的纸。

    修士们少有动笔写字的,看这少年的字迹,非常的潇洒飘逸,一瞬间,苏芮心头也滑过可惜。

    陆北辰无法控制自己,狂暴的威压释放出来,苏芮噗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

    “这就是你的剑,老夫已经问过了,整个学院只有你会用邪法把玄铁锻造的绵软至极。冷院长,你来看我家慈儿的伤口,从前胸贯入,后胸而出,却不是一剑而成,而是绞碎了他的五脏六腑,这正是软剑的特征,你,好毒的手!”

    陆北辰虽是对冷玄说话,苏芮却觉得自己不受控制地滚向云慈躺着的那张床榻,许是云慈之死过于仓促,下人们还来不及为他更衣梳洗,他前襟大敞,露着可怖的伤口,苏芮扶住床榻的时候,那伤口便撞入眼底。

    可下一刻,她便被死死压着跪在云慈面前。

    “冷院长,我要看那把灵剑。”苏芮不得不挣扎道。

    殷少清听见苏芮的声音,着急想进去,却被鸿钧给拦在外面。

    冷玄这时已有些相信陆北辰的话,他先前对苏芮并不了解,不过云慈在三级学院的作为倒是清楚,故而虽不知云慈为何三番两次与苏芮不对,但两人确有矛盾。

    不过本着公平,冷玄仍是将那把灵剑扔到了苏芮面前。

    过手的瞬间,冷玄还扫到了剑身上的“苏”字,只看苏芮还有何狡辩。

    灵剑入手,苏芮眉梢忍不住闪过喜悦,陆北辰一直在盯着苏芮,捕捉到她神色的细微变化,嘶声竭地吼道:“孽畜!莫非你还想赖账!”

    这一声之大,整个房屋都在簌簌摇晃,幸而陆北辰看到了云慈,但手上蓝光一闪,一对圆环已经握在了陆北辰手里。

    对付苏芮一个筑基期的修士,自然用不上这对宝贝,但陆北辰之恨,却无处发泄。

    苏芮却硬撑着站了起来:“陆院长,我是不会抵赖的,这灵剑的确是我的。”

    屋外的殷少清心脏猛地一紧。

    陆北辰的圆环就要劈下。

    却听苏芮道:“不过冷院长,你来看看这柄灵剑,想必凶手并不知道,如果被这柄灵剑刺中,伤口不应该是云慈身上那样的。”

    啊……

    这转折令人有些反应不过来,不过冷玄却伸手接了过去,仔细一看,仍是不敢确定,但见陆北辰根本不信的样子,冷玄朝外招呼:“鸿钧,你来看看?”

    殷少清一闪而入,鸿钧无奈,只得进来接了过去,翻来覆去看了一会儿,又走到云慈尸身旁仔细检查伤口,讶声道:“竟然不是这柄灵剑所伤……”陆北辰一把抢过灵剑:“你们都糊涂了么?”

    陆北辰看不出什么端倪,或者他潜意识里已将苏芮定位为凶手,而且这么多年位高权重,没有人敢对他说一个不字。

    但鸿钧却不一样,他本来不想管这闲事,但架不住徒弟苦苦相求,现又发现了疑点,至少要让这人说清楚,故而从陆北辰手里接过灵剑,抛给苏芮。

    殷少清着急,却不知自己怎么能帮上忙。

    苏芮心头一暖,轻声道:“殷兄,劳你帮忙把你的袖子卷上去,露出胳膊。”

    殷少清不知她要做什么,却依然将袖子卷了上去。

    这时迫于鸿钧,陆北辰已收了威压,苏芮走过去举起灵剑在殷少清小臂上一划。

    她动作之快,殷少清反应过来时,手臂已经割了一道口子……竟是这样帮忙。

    苏芮歉然一笑,五指仍握在殷少清小臂上,示意三人来看,只见殷少清的伤口并未流出血来,而是迅速凝结并呈现出深绿色,与此同时殷少清似乎站立不稳,苏芮忙拉了椅子让他坐下。

    他本身双腿无力,是不能久站的。

    “这柄剑是我在考核中炼制,后来我又精练了一次,并加入了偶然得到的一块绿煞石……只希望陆院长不要让真正的凶手逍遥法外。”苏芮并不多言,只说了这么一句。

    话不在多,这三个人哪个都至少活了几百年,就算不精通炼器,也知道绿煞石有什么用。

    绿煞石不但可以使人晕眩,而且伤口处会凝结呈现绿色,但云慈的伤口却是正常的红色。

    一时间,陆北辰后心发凉,若是因此错过真正的凶手,岂不让那仇人在背后生笑。

    其实单凭一把凶器,又无人亲眼目睹苏芮杀人,说苏芮是凶手非常草率,不过因为云慈身份贵重,陆北辰又咬定他是凶手,冷玄自然抛下这些疑问。但此时云慈既然并非这柄灵剑所害,那苏芮自然也就不是凶手了。

    冷玄正待安抚苏芮两句,从外面忽然传来一个声音。

    “陆兄,你莫被这奸猾之徒骗了,纵然这柄剑不是凶器,但那凶手为何要将这柄剑留在这里,左右与这小子脱不了干系!”

    东方明玉!

    一道白影从苏芮袖中窜出,落在地上成为一头通体莹白的妖鳄,紧盯着东方明玉发出戒备的嘶吼。

    东方明玉吓了一跳,碍于冷玄三人并不好动手,方才还准备拿这妖鳄说事,此时话锋一转道:“你对它到底用了什么邪术,竟让它不分善恶,这般凶残!”

    听到东方明玉的话,陆北辰方才清明的脑子又混沌起来,对,肯定和这小子脱不了干系!看苏芮的眼神又怨毒起来。

    只有鸿钧微微皱眉。

    苏芮本想劝苏存冷静,这时却冷笑:“东方副院长,我对它用了什么邪术,想必大长老更清楚。”

    当初是大长老亲自判定风啸鳄归属苏芮,这事儿冷玄虽未参与,却是知道的。

    冷玄此时皱眉沉思,幸好方才没说让苏芮离去的话,这柄剑虽然不是凶器,但也非常有可能与苏芮有关。

    苏芮见陆北辰仍盯着自己,而冷玄一副苦思的样子,东方明玉的表情则晦暗不明,不得不开口道:“各位院长,我与云慈无冤无仇,为何要害他?我要想害他,又怎会丢下我的灵剑?要说凭借一把灵剑,那么云慈接触过的每一样东西、每一个人是不是都应该有嫌疑?弟子无能,无法证明自己是清白的,不过却愿意提交长老会查明。”

    苏芮这话让冷玄等人一惊,仙盟学院为示公正,有一个类似世俗界“告御状”的规定,凡有觉得不公之事均可提交长老会请求查明,不过提出这个要求的人需要先自损一半修为。

    连陆北辰也多看了苏芮一眼,其实他心中对苏芮是凶手的想法已经淡了很多,但云慈之死的仇恨在胸中熊熊燃烧,他无法发泄,也不愿就放过这么一个线索。

    鸿钧有如事外人,殷少清则一脸担心,以苏芮的修为,若是自损一半,岂非又要变成妖兽?

    东方明玉冷笑:“何必这么麻烦,有问心塔就足够了。”

    冷玄正在迟疑,他担心的是万一凶手不是苏芮,惊动长老会之责便会落到他们几人身上,此时听见问心塔,眉头不由一展。

    苏芮这时还不知道什么是问心塔,但见冷玄几人迅速交换眼神,分明都是很赞同的样子,只觉得应该不是什么好东西,却听鸿钧道:“修士自引气入体,便在泥丸宫处开辟神识,形成识海,神识于修士,如同观世之眼,平素爱惜非常,唯恐受他人伤害。通常修为越高神识越强,但神识亦有法强健,不过少有人敢于尝试或并无适合之法。这问心塔就是我们仙盟学院独有的磨练神识的试炼之地,并可根据需要设置试炼之境……”

    鸿钧似乎专意说给苏芮听的,讲的非常细致,有些话鸿钧并未明说,苏芮却很快推测出来。

    问心塔两百年才开放一次,进去的人必需是金丹期以上修为。但并不是因为问心塔资源珍贵,而是出于对修士的保护,因为神识不够强大的话,很可能会在试炼中受伤,这种伤不是肉身的伤害,而是神识重创,那么后果就是变成白痴、傻子,严重的可能会疯掉,或者在塔中就死了。

    以苏芮的修为,呵呵。

    “我们会把问心塔的塔灵设为云慈,试炼之境再凶险,也只是考验杀死云慈的凶手,如果不是你,你自然能走出来。”

    冷玄有些担心苏芮会不同意,却见苏芮呵呵一笑:“院长,我只有一个要求。”

    “什么要求?”

    苏芮走到桌子前,拿起一个玉瓶:“这丹药,是东方副院长的吧?”

    东方明玉一怔,那丹药的确是他给云慈的,不知苏芮何意。

    “那……东方副院长是不是也应该进塔?还有陆院长。”苏芮淡淡道。

    因为苏芮的灵剑在云慈房里,所以苏芮是怀疑对象,所以东方明玉也应该是怀疑对象,就连陆北辰,从谁与云慈交往最密切的角度来考虑,反而是最值得怀疑的。

    一时间,陆北辰的脸色难看至极。

    东方明玉反应极快:“好,老夫就进去一趟以证清白。”

    陆北辰道:“非但老夫要进,所有与慈儿有过往来的人都要进去。”

    这话一出,守在门外的一些陆家下人脸色变了,他们跟随云慈来学院游玩,完全没想到飞来横祸啊,方才他们多少也听出来一些了,这问心塔可是会要人命的。

    但也有人非常积极,比如云慈的那两个贴身侍女,跪地哭道:“奴婢愿意进塔以证清白。”

    外面仍有人犹豫,却连一声惨叫都未发出,脑袋直接爆开,整个身躯化成血雾顷刻消失。

    剩下的人连滚带爬悉数跪下求着进塔。

    这是陆家的下人,不是学院弟子,冷玄默然片刻:“那我安排与云慈有过往来的弟子进塔。”

    陆云两家不是普通的世家,再则云慈出事,学院也需要给他们一个交代。

    苏芮原想拉着东方明玉和陆北辰进塔,没曾想竟拉来了这么一大串人,其中还有沙小鸥和张子山。

    沙小鸥简直快哭了,他这种修为进塔就是找死好么!而且他是奉命陪同那个不可一世的云少爷!

    而张子山,云慈到东方明玉那儿后,问东方明玉讨了很多丹药,张子山奉命送云慈回去,结果这小少爷又想要一瓶上清丹,张子山便又回去取了给他送去,所以也连累了进来。

    不管是什么原因,现在连跑都来不及了,所有人都被带到塔前等候开塔,本身由陆北辰和东方明玉坐镇,外面又有冷玄,谁想早死谁就动手。

    问心塔虽然是两百年开放一次,却并不只在那个时候才能打开,只要在辰时启动问心塔底层的机关便可。

    现在离辰时还有一夜的时间,漫漫长夜,这些人在塔前各自选了个地方默默打坐。

    只有跟随云慈的几个随从不时发出抽泣声,不知是为云慈落泪,还是为自己感叹。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天龙邪尊开天录大夏王侯大刁民剑来圣墟飞剑问道元尊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大龟甲师

超级母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滃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滃滕并收藏超级母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