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超级母鳄 > 176|12.10|

176|12.10|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大主宰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咕嘟一声,什么东西顺着苏芮喉咙滑了下去。

    她拼命想吐出来之际,那东西忽然消失,似融在她体内一样。

    这时,殷少清在她唇上狠狠一吸,头也不回地走了。

    真是日了狗了,阴沟里翻船,苏芮盯着那盏还在燃烧的紫灯发呆。她不可避免地回想起与殷少清总总过往,最后环顾他这屋子,想到他筑基期便被鸿钧道人收为徒弟,又在学院占据了这么一处好位置,她像个傻瓜一样从来没有起过疑心……

    钟声传来……苏芮惊醒,剿魔队要出发了,但即使这屋子已经足够亮堂,那紫灯仍在静静燃烧,她根本动了分毫。

    苏芮听着喧哗渐远,终于那紫灯啪的一声灭了,她扑向紫灯,紫灯却忽然消失在她手中。

    苏芮还维持着拿着紫灯的姿势,空寂的房间里又响起她自言自语“日了狗了”。

    回头瞧见墙上她的画像,一缕灵火飞向上端,顷刻化为灰烬。

    出这座院子,没受一点阻拦,苏芮脸色和那升起的太阳形成截然的对比。

    空中流光一闪,苏芮伸手一抓,打开那道传音符,立即响起苏存惊慌的声音:“阿姐,你快来——”苏芮哪敢耽误,化作一道流光直奔小霓处。

    ------------

    不提苏芮这番怄心遭遇,且说东方雨被慕瑶华罚去悔过涯,东方雨退下之后,发现外面已有两人等着押送她去悔过涯。

    这两个人,一个叫杜松,数百年前就在慕瑶华跟前服侍,与慕瑶华半是奴仆半是师徒,平日里为了讨好此人,东方雨一向称之为师兄。另外一个叫项磊,是学院执事堂负责刑罚的高级执事。

    没想到慕瑶华准备的妥妥的,东方雨心情简直不能用恶劣来形容。她冲杜松微微一笑:“杜师兄,我想先回房收拾一下。”平日杜松对她也极为恭敬,不曾想杜松冷冷看了她一眼;“拿再多的丹药进去也无补于事。”

    这个杜松……东方雨掩住震惊和厌恶,可怜兮兮地看向项磊。

    项磊不耐道;“天色将晚,还是早些过去,也方便你安置下来。”东方雨虽然看着可怜,东方家族也不弱,但和瑶华尊者一比就差的远了,项磊又不是傻的。安置个毛线啊!东方雨心想,但这两人俱是元婴期修士,她就算能将之击杀,也逃不出慕瑶华的手心。

    见两人对自己虎视眈眈,东方雨知再僵持下去也是无用,便道;“杜师兄,劳您送我一程。”杜松不语,却祭出一柄灵剑,须臾放大至能载三人,两人便将东方雨夹在中间朝悔过涯行去。

    东方雨看似平静,实则一直在想脱身之法。杜松跟随慕瑶华已久,最是忠心,怕是难以打动,相比而言,项磊还有可能。

    东方雨手摸向储物袋。

    杜松大喝一声;“你想做什么?”东方雨凝视着他,伸手将从储物袋里取出的东西扔了下去。

    项磊定睛一瞧,那竟是一瓶瓶的丹药。

    东方雨含泪道:“师傅他不问青红皂白,就让我去悔过涯面壁思过,师兄你不许我带丹药,我就全扔掉,好让师傅知道我是诚心悔过……”说着她手伸入储物袋,却是先将那些丹药都倒出来,这样拿出去后就是一把把的药丸,里面有上清丹、洗髓丹、地龙丹……杜松冷哼一声,项磊眼中却滑过动容,他奉命而来,却并不知东方雨犯了什么罪,听她这么一说,不甚明显的恻隐之心终于升了起来,尤其东方雨一幅梨花带雨的模样。

    “你犯了什么错?”她脑中忽然响起项磊的声音。

    上钩了,东方雨暗喜,却继续不要钱地抛洒丹药,有些意外地看了项磊一眼后迅速继续低头垂泪。

    “项大哥,你莫管了,师傅说我有错我就是有错,只是我犯下大错,令我东方家蒙羞……”东方雨并不提出什么要求,好降低项磊的戒备。

    项磊听她这么说,也没再问。

    三人一路沉默到了悔过涯,项磊取出执事令破开通路,东方雨瞧着单是悔过涯上方就有数十道结界,一旦进入简直插翅难逃,心里煎熬不已,但那项磊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东方雨开始怀疑方才她是不是眼花了。

    她一狠心,把储物袋也摘下扔在地上,脸色煞白道;“我就这么进去吧,那几张丹方……罢了,还是不要让我父亲知道……”

    她还在念叨,杜松忽然推了她一把,东方雨猝不及防,立即朝下坠去,随着她往下坠落,发现悔过涯下面对神识的压制越是明显,她面孔扭曲,这时候哪还有方才那种隐忍,尖叫出口之际脑中忽然响起项磊的声音;“你先暂且呆着,我过会儿来帮你捎信。”东方雨险些笑出来,真是绝处逢生!

    她勉强运用灵力降落在悔过涯底部,见贴着那悬崖边缘,还坐着数具枯骨,想来都是犯错被罚而老死在此处的修士,哼,这天下就没一个干净的地方,她一挥袖子,将那些枯骨悉数扫落,清理出一块地方自己坐下。

    项磊虽说要来,可并未说具体什么时辰,东方雨等的望眼欲穿,这里面分辨不出昼夜,但她能察觉到应该是快天亮了,还不见项磊来,她有些着急地起身,正在此时,上方传来风声,项磊来了。

    东方雨连忙坐下,虽是打坐之态,面上犹带泪痕,似乎太过伤心,连项磊落在身旁也没发现。

    项磊瞧了一会儿东方雨才开口:“东方姑娘,我来了,昔年我与你东方家也有些故交,为你捎个口信还是可以的。”

    其实项磊对东方雨说出那句话后便后悔了,但回去之后眼前都是东方雨抛掉的那些丹药,不说东方家势力日渐庞大,听说东方雨自己就是个五级炼丹师,若是只为自己炼丹……他终是难敌一个“贪”字来到了这里。

    盏茶功夫过后,项磊不可置信地看着插入自己胸膛的一双手,这双手不是东方雨的,而是从东方雨身体里直接伸出来给了他致命一击。

    “去死吧!”东方雨在他额头上一拍,最讨厌这种死不瞑目的表情。

    “咦?”等了一会儿不见元婴飞出,东方雨直接祭出一团丹火烧向项磊尸身。

    “嗖——”的一声,果然有个和项磊长的一模一样的小人飞出,小人见了东方雨张口就骂:“贱人,我来助你,你竟然……”

    他话还没说完,就被一个黑色的人影抓住塞入口中。

    这简直匪夷所思,因为从来没有人这样炼化元婴,但那黑色的人影吞食了项磊的元婴后,身躯似乎更加凝实起来,脸上也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恭喜师傅距离修成实体又近了一步!”东方雨跪在地上道。

    东方雅仍盘膝坐在地上,因是一片浓厚的影子,东方雨看不到她的表情,但觉她阴森森地瞧着自己,肯定是又在算计自己。

    东方雨保持高度戒备,黑影忽然开口了。

    “好徒弟,这么多年你跟着我受苦了。”东方雨一怔,不知东方雅怎么忽然说这些,但她太了解东方雅了,不过也不能表现出来自己看透了东方雅,故而她明显的一怔后立即道:“师傅,您怎么忽然说这些,是弟子无能,让师傅跟着弟子到这种连灵气也没有的地方。”东方雅语气难得放松:“你刚才表现的很好,我们马上就出去了,不过,现在有个机会可以让师傅我重获肉身。”东方雨一听,汗毛都竖起来了,东方雅难道还是在打自己的主意?可惜玄冥诀她才练到第六层,还不是东方雅的对手。

    东方雅似乎没瞧见她紧张的样子,手指敲在膝头旁边的石头上:“你愿不愿意助师傅一臂之力?”

    这时东方雅并没有对她动手,玄冥丹鼎仍在她识海之中,东方雨想就算东方雅吞噬了项磊的元婴,争夺起来仍是不分胜负,故而仍是稳住东方雅,但却带了几分害怕小声道:“弟、弟子是愿意的。”

    只听一声嗤笑,东方雅似托着下巴:“你以为师傅又要跟你抢?罢了,这么多年,是石头也捂热了,以后师傅不会再为难你了,师傅会好好的对你,咱们两个一起成为这修真界最厉害的人,让所有人都跪在咱们脚下,你觉得如何?”东方雨听她这么说,却并不敢放轻松,只口中道:“那是极好的,师傅将来一定能成为修真界第一人。”东方雅嗯了一声,指着旁边的石头道:“你坐下,我跟你讲点事。”

    东方雨只觉得今天的东方雅格外不可捉摸,但她不敢反抗,便在一旁席地坐下。

    东方雅忽然扫了一眼项磊的尸身,东方雨忙道:“方才弟子从他身上搜到执事令,这上方结界众多,没有执事令谁也进不来,他心里有鬼,定然不会将私自见我之事告诉他人。”所以这会儿应该不会有人来。

    东方雅点了点头,其实这些她都能想到,但不知她想说什么,竟需要东方雨来确定无人偷听。好在她终于开口,东方雨默默地听着。

    “为师把一切能教给你的都教给你了,但从来没有告诉你我是怎么死的……若是为师活着,今年也该有四万五千七十九岁了……”东方雅一幅缅怀的语气,东方雨心里暗自冷笑,脸上却是一幅专注的表情。

    “你知道东方家现在势力很大,几乎和慕家相提并论,但在我很小的时候,东方家不过是慕家的家奴。我那时就是一个小小的丹奴,但因为天资聪慧,灵根出众,被选为慕家嫡长子慕海天的陪侍……”

    东方雨不知他这个慕家是不是出了慕瑶华的那个慕家,正在琢磨时,东方雅先解开了这个谜团。

    “慕海天,就是紫澜真人,慕家,就是慕瑶华的那个慕家。”

    东方雨是真的没有想到,紫澜真人竟姓慕。

    东方雅想了想补充道:“还有慕林,他也是慕家的。”

    东方雅说的是大长老。

    一家出了慕海天、大长老、慕瑶华三个厉害人物,这慕家当真不简单。

    “我虽为陪侍,却深得慕海天喜欢,很多年过去了,许多当初的陪侍都被打发出去,唯有我留了下来。当然为了追赶他,我也是拼命修炼……终于,在我结成元婴后,慕海天向我表明了心迹……”

    虽然东方雅只是一片阴影,但东方雨仍是听出了一丝甜蜜,不料东方雅话音陡冷:“但一切都变了,慕海天东海历练归来时带回了一个女子,那女子……生的根本不像人。”

    那应该就是六目金凰,六目金凰的美丽东方雅从画册上见过,的确美的不像真人,东方雅因为嫉恨这么说也是对的。

    “他们只在慕家呆了一晚就匆匆离去,以后便传来魔族为恶,慕海天与妖族联手,处处击溃魔族,这场战争一直延续了上千年,他们的名字被修士们广为相传……最终慕海天和那妖人与魔主同归于尽。”

    除了那些私情,这段历史东方雨耳熟能详,不知东方雅说这些何意。

    “哼,人道他们是一对最完美的仙侣,有谁知道赤水城大战前,我偶遇慕海天,慕海天竟把我……”虽然东方雅声音里是恨,但东方雨诡异地就是觉得她那时还是开心的。

    “那时我已经数百年没见过他,没想到他一眼就认出了我,叫着我的小名‘宝宝’……我情难自禁,差点把得到玄冥丹鼎的事儿告诉他,不过那时候是高兴忘了,但天一亮,他就走了。”

    如果不是惧怕东方雅,东方雨指不定要抱个痰盂狂吐了。

    “不久赤水城大战,为了免受那毁天灭地斗法的波及,修士们都迁移到远处,后来一切平静了,人们都以为他们同归于尽了,只有我知道慕海天没有死,因为那日我趁他动情之际取了他一滴精血,做成了个红线系在手上,红线没断,他自然没死。”“我本不欲找他,但奈何我已有身孕……”

    东方雨内心“噗——”了一声,其实最重要的应该是东方雅想着六目金凰死了,那自然可以一家人欢欢喜喜在一起。

    “慕海天是没死,可他也不肯见我,我在白帝城逗留了六个月,就算修士孕期极其漫长,我也能察觉到腹部有了动静……终于在一个晚上,慕海天不约而至。我那样高兴,一切都由他……可没有想到他竟将我钉在床上,亲手剖开了我的肚子……”但慕海天也没想到东方雅得了这么一件仙器,正是玄冥丹鼎保住了东方雅一缕元神。

    活该,怀孕还想着快活,东方雨心道,目中却露出怜悯同情之色。

    不料黑影伸手一拂,虽并不疼痛,却是刮了东方雨一耳光子。

    “你敢可怜我?!我现在还活着,他们却都死了!”

    东方雨不敢反抗,捂着脸辩解:“师傅,我只是心疼你……”她一转念大骂道:“那一对狗男女竟然如此对待师傅你,若是他们在我眼前,我定将他们碎尸万段,切碎了都拿去喂狗!”

    黑影无甚表情,却听得一声嗤笑:“不必了,现在就有个机会。”东方雨眼珠一转:“师傅,此话怎讲?”

    东方雅觉得东方雨此时应该对她深信不疑,慢慢道:“慕海天那个贱人,一生既要名又要利,死了也弄个九幽幻境要人景仰,如果我猜测不错,在沧园中感受到的那股强大力量就是埋藏在九幽幻境中的凤泣石。”

    凤泣石,东方雨听说过,凤凰本就是涅槃的神物,凤泣石是凤凰眼泪所化,能有某种功能让东方雅能摆脱目前状态也是有可能的。

    “只要找到那凤泣石,为师我就不用在你身上附着了,到时候,我们师徒联手,看天下还有谁敢负我们!”黑影起身,双手一挥,好像天下万民已经跪拜在她脚下。

    东方雨也微微激动,她想的却是如何让凤泣石归为已有,这样就可以早日翻身驱除东方雅。

    不过纵然激动,她也不能表现的太过明显,略一思索后道:“师傅,但是我们上次并没有发现凤泣石,而且那两个神秘人手上的灯盏非常厉害,要是遇到他们……”

    东方雅难得耐心解释:“凤凰为妖族之首,凤泣石凝聚它的灵性,可化为任意形状,那两人分明也是发现了凤泣石的气息,才妄图收服凤泣石,如今你有玄冥丹鼎在手,这可是上古仙器,就是凤凰本体也能收得,有何惧怕?”

    东方雨惊讶道:“难道那触手怪就是凤泣石所化?”黑影颔首:“以为师眼力,正是。”东方雨其实心里还有疑问,但无论去哪,玄冥丹鼎都在自己识海之中,东方雅也跑不了,她很快沉下心来,暗暗思谋如何才能抢先一步先得到凤泣石。

    东方雅见她沉思,心里一阵冷笑,东方雨以为那是凤泣石,实则根本不是。不过这个徒弟要到最后才能知道了。

    师徒各怀鬼胎算计了一会儿,东方雨抬头道:“师傅,我有一事不明,那九幽幻境乃是一个虚幻之地,就算我们找到凤泣石,如何能将它带出来?”东方雅道:“设为虚幻之地正是慕海天怕人发现凤泣石,实则我们可以找到九幽幻境的大阵,自然能将凤泣石带出。”

    东方雨立即想起了慕瑶华攻击那两个蒙面人的情形:“那两人可是也发现了大阵入口?”

    东方雅颔首:“如我所料不差,入口就应该在沧园地下。”

    东方雨摩拳擦掌:“师傅,那还等什么?咱们现在就去!”

    东方雅进入东方雨识海,东方雨将那项磊的尸身摆成打坐姿态,又取出一套自己的衣裳给他套上,这样若是从上面看,便是她坐在下面悔过。

    布置完毕,东方雨便取出一道符箓,注入灵力后直奔上空,须臾悔过涯下除了项磊的尸身再无别物。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超级母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滃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滃滕并收藏超级母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