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超级母鳄 > 188|东方雨之死(上)

188|东方雨之死(上)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正文在作者有话说,基本上是翻不出什么幺蛾子了,后面有个细节我需要想想】

    为什么我现在才出来,这都要问我的后妈——为了衬托我的弟弟,她甚至连个结局都吝于给我。

    坦白而言,我人虽然冷了一点,话虽然少了一点,但并不妨碍我也是个正直向上的大好青年,而且重要的是,作为男主的一母胞兄,我的颜值也是很高的。

    但是这么高的指数,我仍旧被后妈炮灰了,甚至我遭到了一些女性读者的厌弃,其实……你们不懂我的心呐!

    从小到大,我都是家里面最受宠爱的那个,虽然我也不明白为什么都是爹妈生的,我为什么可以在沈家享受父母无微不至的照顾,精心的培育,而我的弟弟却要养在乡下偏僻的庄子上,但习惯是可怕的,由最初的略感不平,到最后习以为常,甚至我心里隐隐还有一些自得。

    有时候,比如过年,弟弟也会被接回来,那个时候我心情是复杂的,他那土里土气的衣着和我一比,看起来就像是个仆人,可整个仆人却要叫我哥哥。

    我想他大概看出我对他的嫌弃,当我背着人告诉他以后不要叫我哥哥后,他居然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拉着我的衣角大声叫我哥哥,搞得我很是难看,尤其当时还有几个漂亮的女孩子在场。

    我拂袖离去,却感觉到很开心,错,这里的说明白,这开心不是我的感受,而是我感受到他的开心——双生子之前奇妙的感觉,也是我极力想摆脱的感觉,可惜这一辈子我是摆脱不了了。

    他被养在乡下,我在城里做我的少爷,我也不负众望,年纪轻轻摘得状元之名,青春得意,鲜衣怒马,不想这时飞来横祸,据说,我被那个横行京城的女霸王看上了。

    那个女霸王是当朝权相何世平的掌上明珠,明到什么程度,看到她的人都会被她……的狗闪瞎眼!

    这女霸王最为好色,据说最大的爱好就是每天带着她那只恶犬绕着京城的菜市场跑步,遇见皮相好的,不用女霸王下令,那狗就冲上去扯人裤子,现在你知道为什么是闪瞎人眼了吧。

    因为她,京城里甚至流行起一种屁股上缀上双层补丁的裤子,被狗撕掉一层,还有一层呐!

    为此,我们全家陷入了悲伤之中,我这么年幔饷纯∶溃饷床┭Ф嗖牛饷础谷灰ヅ酪桓雠酝醯拇玻娌幌梦一鼓懿荒芑钭畔吕础

    就在我陷入绝望的时候,我娘(当时还是)拍案而起,提出了要让乡下那个土包子代替我跟女霸王成亲,反正圣旨上也没写清楚谁的名字,这个方案立即得到了全家人的同意,除了远游他乡的祖父大人。

    土包子得以返家,而我,也以最快的速度和“定亲已久”许家姑娘商定了婚期,是同一天!

    土包子回家的那天,天上飘着雪,他来见我,我本来是不想见他的,但是我心里面实在是难受(你知道那不是我的感受),我就在干枯的葡萄架下面见了他一面。

    土包子就问了我一句:“哥,你不会后悔吧?”

    后悔,我怎么会后悔?别是这土包子不愿意吧,但爹妈给他的条件也非常优厚,只要他同意,就可以长住在家中,可以分得一份家产,而且听说那女霸王的嫁妆也非常丰厚,全是他爹贪污的宝贝!我立即道:“我怎么会后悔?我从来都觉得对你不够关心,这么好的机会算是我补偿你。”

    说毕我都感觉到脸发烫,土包子居然很郑重地点了点头。

    这是我们兄弟间最长的一次交谈,后来我很少见到土包子,直到半年后成亲。

    那一天,我紧张的心情超过了新婚的喜悦,我怕呀,怕被女霸王发现,万一当场闹起来可不得了,但一切都很顺利,顺利的我洞房夜挑开许氏头上的红布时手心都是汗。

    这本是我人生中最重要的一晚,结果我竟然有一大半时间都在想土包子和女霸王,好在许氏也很紧张和羞涩,总算过了这一晚。

    但该来的还是来了,谁也没想到那女霸王如此目中无人,竟然不先去拜见婆婆,直接带了恶犬就闯到墨园。

    我刚系好腰带,被那犬吓的一屁股跌坐地上,许氏则吓的哭了起来。

    那犬的舌头就要舔在我脸上,却被一个清脆的声音喝住,我扬起脸,第一次看见何氏,心里面忽然有些说不出的感觉。

    哭泣的许氏柔柔弱弱,就像一朵雨中的小花,本已搅得我心神不宁,但是看见何氏时,我完全忘了许氏还在惊吓之中,她就像……一轮夺目的朝阳!

    我以为她会用他父亲的权势逼走许氏,霸占了我,毁了沈家,哪知她只带着恶犬在墨园逛了一圈,对长久以来祖父祖母父亲母亲赏赐给我的东西非常感兴趣,还有一些是我辛苦收集来的宝贝,临走时,吩咐她那个高大胖丫环用床单把值钱的全裹走了。

    她眼光倒是好的很!

    “这些算是补偿吧。”她就跟我说了这么一句话,我信以为真。

    结果一转眼,她把母亲的屋子都给砸了,声称要换过来!如果不能换过来,兄弟二人同侍一夫也是可以的!

    天打雷劈,我实在想不出来词形容听到这个要求时我的心情了。

    何氏哭的死去活来,我不得不命人把墨园给死死守住,并且藏了一把剪刀在身上,万一何氏闯进来抢人,我是……宁死也不会从的!

    结果等了好几个晚上,我也没见到何氏,倒是遇见了土包子。

    土包子这时已经不土了,他身上的料子是我都没见过的好料子,我忍不住问他,他说是宫里面赏给女霸王的,女霸王瞧不上他的衣裳,赏了两匹给他。

    女霸王不是应该虐死土包子么?

    想到这里我不由问土包子新婚还好吧,我这么含蓄的问,土包子也听明白了,他脸上竟泛出一层红晕,娘们一样点了点头,说话也像个娘们,“挺好的”三个字。

    我实在说不出话来了,男人就要有个男人的样子,真挺好的,她怎么要去抢我?

    反正我是不会让她把我抢走的!就算她炫目的像中午火辣辣的太阳,看见她我都有脚软的感觉。

    幸好我是个面瘫,就算遇见太阳要把一切毁掉,我的脸是没有任何变化的。

    奇怪的是我千防万防,总也有防不住的时候,女霸王竟然没有趁机对我……有一次,我还看到女霸王一个人抱着恶犬的脑袋呆呆地坐在石阶下面。

    她那天穿了一件淡绿色的裙子,许氏也有这样颜色的衣裳,但同样的颜色,许氏穿上像是人衬了衣裳,她穿上轻盈的像是沉睡在画中的精灵。

    忽然间,她那似乎带着一点白光的下巴转了过来,我猝不及防,呆站在原地,听到她略微着急的声音:“你手怎么了?怎么受伤了?怎么流这么多血?哎……你怎么那么笨啊!”

    说着她弯下腰……含住了我的手指!

    她的睫毛就像蝴蝶一样落在我心上,一瞬间我脑子里一片空白,可她忽然直起了腰,那好看的眉毛皱了起来。

    “你不是他。”她很肯定的说。

    这时候,后面传来一根树枝折断的声音,我的土包子弟弟出现了,他手一抖,竟然从袖子里滚出几个包子。

    女霸王没有再跟我说话,走到土包子身边生气道:“这点小事儿你都办不好,晚上不许吃饭!”

    我的土包子弟弟简直要哭了,走到我面前道:“哥,嫂子也这么对你么?”

    我这才想起许氏还等着我回去,可这一晚上我连梦里都是女霸王,吓醒之后我想再梦见她却不见了。

    何家出事,沈家额手相庆,我看着父母高兴之际隐有担忧。

    果然没过多久便传来分家的消息,却不是父亲母亲提出来的,而是女霸王自己先提出来的。

    我们这种家族,总是顾及些颜面的,就算真想,也得把损失降低到最低,但女霸王自己提出来的,正好。

    我们这种家族,也是很讲究公平的,当然都是别人能看到的,土包子分出去,表面上分到一大笔财产,可实际他那铺子是赔钱的,土地是颗粒无收的。

    我略微失望女霸王也是个霸气的花瓶,竟然没发现这其中的猫腻,而我那个土包子弟弟诟改赴凳玖撕芏啻危灰敢猓涂梢粤粼谏蚣遥槐馗排酝醭钥嗍芾酆螅谷灰x艘⊥贰

    “我……已经是她的人了。”土包子如是说。

    父亲气的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半天缓不过来气来。

    生子如土包子,不如进宫做太监。

    总之,这两个人被赶了出去。

    但是,这两个人又很快回来了。

    父亲母亲是反对的,但架不住祖母大人发话了,好在女霸王回来之后老实了许多,其实她也不得不老实起来,因为据说不知道她惹了谁,险些丧命。

    何家倒台,最轻松的是我,我不再生活在何家的阴影中,女霸王对我的影响也消失了,我享受于与许氏的新婚生活。

    但是偶有传闻传到我的耳朵里,实际上,同在一个屋檐下,也不可能一无所知。

    祖母竟很喜欢何氏,竟还给了何氏一间铺子,何氏还经营的有模有样。

    但我们书香门第谁会在意这些不入流的东西,沾的多了旁人还会瞧不起你。

    我喜欢站在墨园的高处看风景,偶尔见到何氏,诧异于她的精神饱满,完全不像是经历了家破人走他乡这样惨重的变故。

    何家培养的女儿,怎么会有心有肺呢。

    她做的再好,也不会得到我们的认同,土包子再努力,也不会成为另外一个我。

    他们于沈家,永远是一抹背景。

    完全没有想到,我的土包子弟弟竟然高中了!

    我忽然想起来那一日他兴致勃勃地拿来几篇策论,让我帮着看看,我推脱还有公务要忙,压在了案下,重新翻出来,文采如我,也只是连声自叹弗如。

    我对土包子忽然多了一种说不出来的感受,他怎么可以比我还要好?

    但我很快高兴起来,许氏有身孕了。

    对于许氏,我也说不上来有什么感觉,反正是听从父母之命成亲罢了,只要对方不是女霸王。她性格其实很好,温温柔柔的,我说一,她从不说二,我声音若是大一点,她就会脸红,娇娇弱弱的,在床上也是,紧张地抓着被子,我怕伤着她,不得不快些结束,实际上我希望她能热烈一点,但一跟她提起,她就不安起来,让我不好意思再说下去。

    举案齐眉的妻大抵如此。

    我要有儿子了,长子长孙,土包子拍马也追不上了。

    其实我也不是特别开心,只是有那么一点点,但没想到的是,许氏小产了。

    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何氏,我看着父亲母亲都在质问她,我感觉到一阵快意,但是……我却清楚的知道,这不是何氏干的,因为那个布偶我在许氏的衣裳底下见过!

    但是我本已失了儿子,总要有人承担,这正是时机赶走这个祸害,于是,我什么也没有做,只是轻轻地撩拨了土包子两句,土包子便扛起了椅子……

    我正在高兴时,没想到女霸王忽然说出了一件事,她也有身孕了。

    那一刻,我竟然觉得这个消息比我丢了孩子还要让我难过。

    二房愈加好过起来,土包子竟早得静王器重,连父母都对土包子另眼相看起来,相比他仕途得意,又喜得双生子,我简直颓败不已。

    暗地里我开始怀疑自己当初的决定,就在我满心不畅之时,土包子的双生子到了满月了。

    许氏最近一直闷闷不乐的,想来也是,她丢了孩子,何氏却得了两个,她与我倒是同病相怜。我打算出去透透气再去看那两个小东西,走到花园里时觉得太阳有些大,身上的袍子有些厚,遂想回去换一件,结果我刚走到门口,听见里面有人说话。

    一个道:“你知道该怎么做?”

    另外一个轻声嗯了一声。

    门开了,我急忙躲到一边,走出来到两个人,都是离我最近的人,一个是我的妻子,一个是我的母亲。

    后来那两个孩子果真发生了意外,但是没有想到,土包子出手很快,最意外的是我发现了一个秘密。

    那个来沈家祝贺的男人,横空出世的明王看何氏的眼神很不一样。

    但是我没有时间去挖这些了,我不得不将注意力放在妻子和母亲身上,二十多年来,我第一次感觉到恐慌,我在的世界是个什么样的世界?

    我身边的每一个女人都面容精致,雍容华贵,但是面孔下面是什么呢?

    这个时候,我反倒觉得土包子离我最近,至少他和我有一样的面孔,我能感受到他的喜怒哀乐,他也能感受到我的喜怒哀乐。

    但是我们渐行渐远,那些事,那些风雨,很难想像女霸王竟然死心塌地地陪着他了。

    甚至包括我们逼迫他们分开。

    他们从来没有放弃过彼此。

    但是土包子不该享有这样的幸福生活,因为他的哥哥从来没有享受过,所以噩运降临,上天代表我来惩罚他们,让何氏被掳走,让他们劳燕分飞。

    我很高兴有机会出去寻找何氏,这样我就可以逃离那个家,那个面目愈发阴沉,心思愈发难测的妻子。

    在秦关,我才是真正靠近了女霸王的生活。

    其实最让我震动的是,就算我和土包子穿得一模一样,女霸王仍是一点不错的分辨出我们。

    我那时来了兴致,非常配合土包子,前前后后换了很多套衣裳,我甚至刻意堆起笑,让我的脸柔和起来,但女霸王好像长了一双火眼金睛,我无所遁形。

    晚上我沮丧地坐在屋子里,不知道我感觉为什么那么糟糕,这时我听见了一种声音,我早就知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超级母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滃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滃滕并收藏超级母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