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超级母鳄 > 303|捕捉

303|捕捉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你刚才心跳很快。”她刚闭上眼睛,就听到了苏白的声音,意料之内。

    苏白就在她旁边坐着,不过眼睛看着正前方,苏芮只能看到他一个侧面。有的人正面好看,侧面不一定好看;有的人侧面好看,正面不好看。苏白是正面好看,侧面也很好看。而且如果他闭上眼睛的话,看着比正派还正派。苏芮觉得他穿白色肯定比黑色更好看,会有一种巍峨滂湃、正气四射的夺目之感,黑色也不错,不过多少有些不可亲近。

    千神绝在苏芮识海,但苏芮识海上有一层雾,苏白完全不知道苏芮在想什么。他已经极力压制自己,眼角却隐隐有些自嘲,难道是孤独了太久,忍受了太久才会有所寄托?在见到重小楼之前,是仇恨支撑着他度过那些不见天日的日子,他觉得这恨大过天,是他还活着的目标、意义。但是现在他只剩下一点悲凉,跟他的仇恨完全无关。怎么能这样呢?且依照他以前的性子,即使不弄死对方,也坚决不能容忍,至少要甩袖而去,现在他竟然还巴巴地坐在这儿……月华如水,笼罩在苏白身上,就像要把他跟这个世界分离开来,但是他还没等到苏芮的回答,他最后看了苏芮一眼,见苏芮还是一副神游太虚的模样,眸子又沉了几分。

    苏芮终于醒了,她发现苏白眼神有点不对,方才光顾着欣赏老魔的美色了,忘了老魔不太好对付,苏芮轻轻咳了咳,皱眉道:“唉,那个……接受不了就不要勉强自己了。”

    ¥%……!

    苏芮只是想给苏白开个玩笑,没想到苏白身形一震,整个眸子颜色都变了,全身顿时呼呼向外放寒气。

    这反应也太惊人了。幸亏她早有准备,苏芮立即捧起千神绝飞快地亲了一下。

    修士们都在闭目养神,似乎并无人发现苏芮这个怪异的动作

    苏白一怔,怒了,也不悲凉了,好个不要脸的!

    苏芮办事哪有毛躁过,但这次号错了脉,一转念想到当初重霓凰出轨沈拓才致苏白于死地,自己这不是踩苏白的死穴么?一着急也顾不上初衷抱紧了千神绝压在胸口:“你听听、听听……反正你也跑不了,就从了我吧!”

    这话一出口,身后立即有人道:“从了谁?小苏你要从了谁?”

    苏芮知道苏白疑心甚重,虽想好了法子,但终究没跟谁表白过,也不愿因此失了自我,说话不免流/氓了些,但只有她知道自己心跳的有多快,从苏白转过头来,就砰砰砰、咚咚咚的跟战鼓一样,好在千神绝似乎听到了她的心跳,终于老实了下来。苏芮听到身后声音,先偷眼看苏白,见苏白虽面无表情,那股无形的冷气却消失了,她镇定地回头:“子元啊,什么事?”

    白莲仙子正拼命地要拉走张子元,张子元却像没看到苏白那可怕的脸,晃了晃手里拿的酒坛:“长夜漫漫,找你喝酒。你刚才说从了谁?”

    张子元啊,你也太憨厚了,苏芮瞧了瞧苏白的脸色,摸了摸千神绝:“没有,我在跟我的小白说话。”

    “小白?”张子元这次意味深长地看了眼苏白:“你的灵器叫小白?”

    苏白索性起身走了。

    反正本体在她手上,苏芮将千神绝收了起来:“对,你找我干嘛?别妨碍我跟小白加深感情。”

    话说张子元也是炼器师,不是没见过痴迷自己造出来的灵器的人:“小苏,你这不对啊,给你的灵器起名小白,不怕白前辈吃醋?”

    咳咳……

    白莲仙子伸手拧了张子元一把:“就你话多,不是来找小苏喝酒的么?”

    张子元一来,苏芮就瞧出他心事重重,白莲花也是,眼下这个情形,怕是很多人都一样绝望。

    “想找我喝酒还不简单,坐下。”苏芮拍了拍身旁。

    张子元扭捏道:“你不怕白前辈……”

    这个张子元……

    “你到底喝不喝?”

    张子元终于喜滋滋地坐下了,白莲仙子也坐下。苏芮忽然考虑起张子元方才说的话,还真是问题。

    “我有个好办法,看见我这根笛子了吗?输了的人喝酒,赢了的人吹笛子。”召唤出千神绝的时候,苏芮就把它变成了一根笛子。

    喝酒还有人伴奏,张子元和白莲仙子求之不得。

    苏芮很快吹起了笛子,软软的唇贴在笛孔上,还没有吹出第一个音节,坐在远处的苏白耳朵就红了。

    幸好张子元带的酒不多,否则放任苏芮吹下去的话,所有人会被苏芮的“魔音”折磨死,从来没见过有人笛子吹这么难听。

    雷霆在营地外面布下了个结界,难得两只队伍距离那么近。段月莹见苏芮玩的高兴,苏白一人背对众人沉默坐着,想了很久还是起身走了过去,只不过刚走到苏白身边,就看见苏白脸红的吓人

    那边所有的酒坛空了,张子元心情大好,见苏芮那笛子通体乌黑,却散着莹莹之光,一看就不是凡品,伸手抓去:“小苏,不是我说,你吹的真的很烂,不如我来给你吹一曲,保管你想拜我为师。”

    他动作很快,却被苏芮挡开:“不行,我有洁癖,不想让我的笛子沾上你的口水。”

    段月莹本能就要去扶苏白,眼见就要碰着他,不知怎的,指尖却空了。苏白站在一步外,目光清冷,脸上红色似乎也褪去了许多:“不必,我无事。”

    说罢,走回苏芮身边,冷冷地瞧了一眼张子元。

    张子元还啰嗦着要讨苏芮那笛子,却被白莲仙子拦住。“恭喜你们。”白莲仙子捧起最后一碗酒一饮而尽。

    苏芮指尖在笛身上微微一摩挲,含笑道:“谢谢。”

    冷不防腰间一片温热,苏白的手臂从背后穿过来,将人揽了个结实。

    张子元再不长眼,也知道这是赶人,撂了酒碗走了。他心情还未平复,从雷霆和重小楼身边过去的时候,身子又晃了晃。大晚上的,这两个人打坐也手拉着手,这是虐狗吗?虐狗吗?

    好吧,还有一个人比自己更惨,那就是黑暗中睁着眼的玄天。

    苏芮靠着苏白沉沉睡着,她猛然一惊睁开了眼,发现所有人都闭着眼睛,而她身边的苏白不见了,千神绝也不在识海里。

    她怎么会睡过去,所有人怎么会没一个清醒的?来不及细想,苏芮捏了个凝水诀,顿时所有人都被冷水泼醒了。

    “怎么回事?”雷霆立即道。

    “谁泼的我?”玄天声音里带着极大的愤怒。

    “我不知道,我们都睡过去了,苏白不见了,不知道有没有其他人失踪。”苏芮冷静道,她同时在尽力召唤千神绝。

    “楼尊呢?楼尊和白前辈都不见了。”白莲仙子检查了一遍后急道。

    其实雷霆在醒来的时候就发现重小楼不见了,现在风凌那边检查后,确定失踪的只有两个人:苏白和重小楼。

    苏芮心头蒙上一层不详的预感。

    “会不会是他们出去查看时空之眼了?”张子元道,营地上空的结界没有破坏,证明人是从里面出去的。

    “子元、贞娘、徐清,你们三个跟我一块出去找人,剩下的留在这里……”

    雷霆话未说完,苏芮已经冲了出去。就在方才她察觉到了苏白的气息,却微弱的一闪就逝。

    雷霆一怔,立即跟了出去。不管风凌那边的人,联盟这边哗啦啦全跟了出去。

    段月莹忧心请示玄天:“玄尊,您看……”

    玄天眸子中寒光闪了闪:“既然有热闹,就跟着一起看呗,秋芙,跟好了。”

    他广袖一挥,前方顿时出现了一片可容两人的翠绿叶子,玄天先上了叶子,他那宽大的衣袍占了一大半,秋芙站在地上不知要不要上去,忽见玄天递出手来,当即傻傻地上了叶子

    转眼,玄天载着秋芙离去,看得张潇潇一干女修眼里要冒出酸水来,又不敢自己留在这里,只好各自驾驭起灵器跟上。

    这时,众修士还没想到会遇见什么,他们生怕被巨兽发现,拼命跟紧了前面,但前面的修士突然停了下来,像是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

    后面的修士下意识抬起头来,被满天一幕幕的光影吓傻了。

    这些光影类似白日裴心儿那些记忆,但比她的明亮的多,大约是跟人的修为有关。那上面出现的人不多,只有两个人。不是两个人的记忆光影重叠了,而是光影的主角就是这两个人。

    不知何处的仙山宝地,祥云流转,灵气荡漾,鹤鸣雁飞。山峦间有一宝座,正中坐一峨冠博带、美如神祗的男子,脚下白玉台阶延绵不绝,万千弟子跪伏其上,而站在那男子身边的女子冰肌玉骨,光彩夺目,美的不像真人。

    这场景虽然一闪而过,却好似永远刻在了心上。因那男子的气势,令人望一眼便忘了尘世,只有修为到了极致的人才会那样的气势和境界,那是万千修士毕生所追求的大道终点,怎能不心生臣服?

    此情此景下,那旁边美人眼中的爱慕,倒不是最显眼的了。不过就算她穿着七色羽衣,绾了发,涂了脂,那眉那眼也是清晰可辨的。

    是重小楼。

    而那男子,面容更是跟一人一模一样,苏白。

    画面在飞速旋转,那一幕的震惊没有过去,又无数的画面撞入眼中。

    灵犀一笑,月下偎依,携手对敌,共览河山……数不尽的画面,似乎无休无止地展示着遥不可及的境界和遥不可及的浪漫和恩爱,大能啊,就是不一样。

    众人在心里叹了半响,才忽然醒悟过来,这主角不对啊。那重小楼不是雷霆的双修道侣,那苏白不是刚跟苏芮搞到一起……世界真混乱,关键是看到这些不是说明那两个人掉时空之眼里了?!

    苏存比旁人先醒悟过来,他撞开前面挡着的人,一眼看见时空之眼的黑色边缘上,雷霆正拉着苏芮。

    当然不是在阻止苏芮,而是在一块靠近时空之眼。

    时空之眼的漩涡里,看不到重小楼,但能看见一截千神绝。但是从上方的光影来判断,重小楼应该还没有消失。

    “再近一些。”苏芮没有回头,纯白的元神从眉心延伸出来,形成一道白色的柔软绳索。但因漩涡不停地在吞噬元神,所以始终差了点距离够不着千神绝。

    这情形把吓傻了的众人又吓得更傻了,就没见过谁的元神这么庞大的。

    雷霆面色凝重地拉着苏芮,他慢苏芮一步,来的时候苏芮已经在尝试着救人,但苏芮肯定看到了那些画面。雷霆看不到苏白和重小楼,但苏芮很确定地告诉他苏白和重小楼还没有消失,只要那半截伞不沉下去,他们就不会消失。

    雷霆不去看那些画面,也不去想,如果他心里难过,那么苏芮也一样难过。他又小心地靠近了一步,不在漩涡边缘是不会体会到这漩涡的吸力的

    玄天小心地靠近雷霆,暗暗地搓了搓手,把冒死靠近他的秋芙吓的面无血色,大约她的惊慌太过明显,引得玄天回头看了她一眼,那眼中满是警告和杀机。

    真是可惜了,竟然是苏芮在前面,要不这么轻轻一推,一切都解决了。

    又一段元神被吸了进去,苏芮忍住脑中剧痛,深吸了口气让雷霆再往前一些。

    “变身,雷霆,用你的机甲……再试一次。”

    雷霆已经看出自己是没办法代替苏芮的,就算他修为高过苏芮,也没有苏芮这么强大的元神,而时空之眼似乎只有元神对其还有一定的抵抗能力。若是换了其他人,或许早就被吞噬掉了。

    “你小心些。”雷霆果断道,这个时候,没时间废话,大家都希望能把人救出来,有些牺牲也是再所难免。

    漩涡中间也成了黑色,但苏芮仍能看到那一小簇黑色。她早已忘了看到那些画面时的心情,心里仅剩一个念头,不能让苏白就这么消失了。

    闭上眼睛,识海之水汹涌而出,吞噬吧,看看是吞噬的速度快,还是她捞人的速度快。

    一大片白光从苏芮眉心喷出,黑色的机甲张开双翼尽力向后撑着,一对鸟爪却牢牢抓着苏芮的双腿用以抵抗时空之眼的吸力,很多修士都跑到雷霆后方,纷纷勾住雷霆。

    这个人的元神到底有多强,漩涡上空的画面已经稀疏了。伸入漩涡中心的白光在不断消散,却猛然凝聚在一起向下钻去。

    “轰——”的一声,雷霆向外摔去。幸好后面有人拦着,才在快接近另外一个时空之眼时停下。

    “阿……你没事吧?”苏存第一个扑了上去。

    苏芮紧闭着双目不省人事。在她旁边躺着同样不省人事的重小楼,但重小楼手中却死死抓着一柄雨伞。

    这柄雨伞就是方才漩涡中一直没有沉下去的东西,但苏白呢?

    重小楼双手忽然放出光芒,众人吃了一惊,定睛一看才发现是重小楼手上的雨伞。雷霆也颇为吃惊,不知重小楼何时有这样一件灵器。

    雨伞升空,泛出点点星光,像是有什么东西要钻出来,最终先出现了一双手,接着伸出苏白的头来。

    苏白最终从千神绝里钻了出来,他脸色苍白,步履虚飘,不顾众人愕然的目光走到苏芮身边推开了苏存。

    玄天一步上前,却被苏存拦住。雷霆目有担忧,却见苏存唇动,不知给玄天说了什么,玄天黑着脸看着苏白抱着苏芮化为一道流光消失了。

    雷霆抱着重小楼回到结界边缘,众修士跟在后面。这最后一层结界内的巨兽虽然更为可怕,但因为那时空之眼的原因,并无心攻击修士,反而比外层更加安全。到了边缘后,众修士再也忍不住窃窃私语起来。

    原先看见那些记忆画面已够震撼,万万没想到苏白竟是个器灵。器灵都如此厉害,那柄雨伞是什么等阶?好想瞧上一瞧,不知苏白干不干。

    修士们的低语早就落入雷霆耳中,他双眸下垂忧心忡忡地看着怀中的重小楼,片刻之后,与重小楼面对面坐下,双掌相对渡入自身灵力

    张子元甚为着急,他私下问了苏存几次,苏存也不知道苏白带着苏芮去哪了。过不多久,张子元见玄天带着风凌修士也来了,不由怒道:“指不定就是玄天做的手脚,要不楼尊和苏白怎么能同时消失?”

    他声音很大,玄天立即往这边望了一眼。

    张子元也不惧他,瞪着一双虎目。

    苏存忙拉了他一下:“别瞎说,玄尊也是跟咱们一起去的。”

    回想起除了苏白和重小楼以外所有修士都睡过去了,真是古怪至极。

    雷霆帮助重小楼运行了两个大周天后,重小楼仍没有转醒的迹象。这时联盟的一位修士张邵宁发现自己出现了衰老的迹象。

    张邵宁一发出惊叫,众人都慌忙检查自身。那张少宁资质算不上好,是偶然得了一枚凝婴丹后才结成元婴,加上结婴时年岁已高,故而在这一批元婴修士中最先出现了寿元到期的迹象。

    张邵宁面无人色地跪在雷霆面前苦求,可惜雷霆也没有寿元丹,就算给张邵宁补充灵力也无济于事。这时苏存面带犹豫地取出了一瓶药水:“这是我调制的延寿水,不过一瓶最多能增长十年寿命,我也不知道能帮你延迟多久。”

    十年,哪怕是多一天张邵宁也愿意。他立即服下了延寿水,虽不见变年轻,但确实不见继续衰老了。

    众修士都眼馋地望着苏存,可苏存只有这么一瓶了。

    见雷霆担忧地看着重小楼,苏存道:“我先前不是很肯定,楼尊这样应该是元神受了重伤,我这里有些修复元神的药水,不妨给她服下。”

    重小楼的确是元神受了重伤,雷霆估摸着苏存是以为自己有法子才拖到现在。这时也顾不得说什么急忙将那些药水倒入重小楼口中。如此,又帮重小楼运行了数个大周天,这一天天色微暗之时,重小楼终于醒了过来。

    第一眼看见雷霆,重小楼眼里就出现了难堪之色。

    那些记忆,的确是重小楼的。

    “他呢?”

    雷霆没有想到重小楼开口第一句是问苏白。

    见这两位神色不对,其余修士自动让出空间。

    “这么说,在你失去记忆前,你们的确是情人。”雷霆声音很平稳。

    他并没有布下结界,所以就算距离最远的修士也能听得清清楚楚,玄天甚至饶有兴趣地盯着两人的每一个细微表情。

    “是的,对不起。”重小楼垂下头。

    不想雷霆握住了她的手:“没有什么对不起,如果一定要对不起,也是我没有在最早的时候遇见你。现在知道曾经有一个人那么爱你,我也……很高兴。”

    真的假的?所有人立即想到。

    连重小楼也抬起眼睛,眼中有明显的讶异。

    但雷霆笑的很坦荡:“你刚醒过来,赶快运转心法修复元神

    。”甚至和以前一样将自己的灵力灌注到重小楼体内。

    重小楼面上刚有些血色,忽见两道流光本来。

    众人忙起身观看,只见苏芮面色冷峻驭剑而来,后面跟着苏白。

    仅是这个架势,就让人觉得两人气氛不对,待苏芮落地,一言不发地走向苏存,而苏白顿了顿,环顾一周,看见重小楼时从袖中取出一粒带血的内丹扔了过去。

    “方才斩杀了一头妖兽,这内丹有助于修复元神。”

    这时众人才嗅到苏白身上浓郁的血腥气,再看他脚下的一滩腥血,才知他穿着的黑色长袍已经被血染透了。

    不过,众人搞不清楚这到底是什么情况了。玄天嘴里咬着一根草茎讥笑似的看着苏白。

    内丹抛过去,接的却是雷霆。无论如何,现在重小楼的伤最为重要。

    “你怎样?”

    见苏芮过来,张子元忙扶住苏芮,白莲仙子也挤了过来,苏存只好转到正面。三人把苏芮围成了个圈,苏白过来时便站在一旁。

    “还好,就是头有些疼。”

    “我的乖乖,你的元神竟然那么强大,你是怎么练的?”张子元兴奋道。

    “我生下来就这样。”苏芮有气无力道,给人的感觉更多是心情不好。

    “到底怎么了?他欺负你了?”白莲仙子见苏白转过脸,忙戳了戳苏芮。

    她不问还好,苏芮眼圈竟然红了。

    苏存忙把这两个人推走了,传音苏芮:“阿姐,到底怎么回事?”

    良久,才听到苏芮回答:“无事,就是有些累了。”

    分明是有事,就算不说,原来总是在一块的两个人现在各自占据一角打坐也太明显了,不过这种事,谁也没有经验。就算是阅男无数的金如意,向来也只上/床不谈情,不过意外地朝苏白那边唾了一口。

    就算以前有关系,现在各自有人,就不该把对自己人有用的内丹大方地扔出去。搁谁谁心里畅快啊!

    联盟这边炼器师多,本来都想跟苏白聊聊的,现在没一个去找苏白。重小楼尚未复原,苏芮看着也病怏怏的,大家都闭上眼睛打坐,希望能将自己保持在巅峰状态。

    风凌那边,秋芙这两日过的都是云端生活,她是所有人中能距离玄天最近的。可这会儿,秋芙算是体会到了最近的难处。玄天不停地向外散发着令人难以忍受的气势,秋芙可以确定玄天不是故意的,因为那凝实一般针扎的气势时强时弱,完全是跟着对面的苏芮而动。除了要忍受玄天带来的压迫感,秋芙心情也越来越低落,忽然间玄天伸长了脖子,本来紧抿的嘴唇更加向下耷拉,秋芙急忙向对面看去。

    不知何时,苏芮走到了雷霆和重小楼面前,而苏白却拦住了苏芮。

    不使用灵力,也能听见争吵声。

    苏白:“你先回去,有什么事我们回去再说

    。”

    苏芮:“你还爱着她是吗?她现在是雷尊的女人!为什么不让我说?”

    苏白:“……不要胡闹,回去。”

    苏芮:“不,你既然喜欢她,就只能选一个,我或者她!”

    雷霆也来劝架:“小苏,你冷静些……”

    苏芮推了雷霆一把跑了。倒是苏白和重小楼默默相望无语。

    雷霆请玄天带着风凌的修士坐近一点:“各位,我本来想再等等的,但时间可能不多了。我有一个办法有可能破开时空之眼,不过我需要各位以大局为重齐心协力……”

    玄天坐的离苏芮最近,看见她额前垂下一缕头发,伸手想帮她弄到耳朵后面,还没动手,就见苏芮翻起眼睛狠狠瞪了他一眼。

    玄天意外的双手赞同,并主动承诺要是发现谁捣乱第一个不饶他。

    像是一场冗长杂乱的噩梦,不过雷霆代表希望,所有人整装齐发跟在雷霆身后寻找一个合适的时空之眼。

    玄天几次接近苏芮,都被苏芮甩下。

    反观苏白,第一次拉在队伍最后,看重小楼的次数明显多过苏芮。

    就连一直青睐苏白的段月莹,此时也挺直了脊背,跟着玄天目不斜视。

    虽然内层巨兽甚多,但为那时空之眼紧密吸引,并不会主动攻击他们这些小芝麻。发现一头巨兽被吞噬之后,修士们立即占据了那个时空之眼附近,把苏存提供的药水洒在附近防止别的巨兽靠近。

    雷霆沿着时空之眼布置了一个广大的传灵阵,要求所有人都坐在阵中为他提供灵力。然后指挥机甲变成了一个椭圆型的装置。在苏芮看来就是一个飞碟。

    “这里,如果我找到了时间的平衡点,这里就会亮起来,咱们就有救了。”雷霆指着飞碟上的一个装置道。

    苏芮传音雷霆:“怎么?你不是想离开这里吗?平衡点是什么意思?”

    空门内的时间加快,对应相连的空间时间减慢,找到平衡点虽然不一定能出去,却能将两个世界的时间调成一致,也就是恢复成正常的时间,那样,即使出不去,也不会老死。但这完全不是雷霆的目的。雷霆要找到属于他那个时代的时间频率才能回去。

    苏芮听见雷霆笑了笑:“要是我死了,你会替我照顾小楼吗?”

    “想都别想。”苏芮立即道。

    “我会立即杀了她。”苏芮补充道。

    “你不会,我知道我的要求有些过分,不过如果他们愿意在一起,请你……成全。”

    苏芮气的咬牙,旁人都在专心为雷霆传送灵力,她却睁着眼滴溜溜乱转。

    雷霆的机甲滴滴响了几声,那灯却始终没有亮起来。他正待再试,传灵阵最外一圈的张子元和白莲仙子忽然昏倒在地。

    刚把两人给抠醒,白莲仙子忽然手指着远处

    。众人几乎是同时驭剑飞起,从上空看得更为清楚,时空之眼忽然发生了变化,就像塌陷一样,两个距离较近的时空之眼融合在一起,原本守候在中央的巨兽连叫都没叫一声,就直接陷了下去。融合后的时空之眼威势更加惊人,顷刻又吞没了附近的时空之眼,那一片区域很快成为了一个巨大的黑洞。

    “退到结界边缘……”雷霆只能先发出这样的命令。

    “楼尊、楼尊呢?”

    “还有白前辈……”

    众人慌乱起来,怎么这个时候,这两个人又不见了。

    “咦,那好像是楼尊的护手。”

    随着这道声音,众人不但在一个时空之眼附近看到了重小楼的护手,还看到了苏白的黑色外袍。

    脸色难看的不止苏芮。

    “不找了,先退回去。”

    那巨大的时空之眼吞噬速度非常快,原本没有察觉的巨兽们也有所感知,大约被那黑洞骇住,本能之下成群地向外侧退来。

    “等一等!”苏芮忽然叫道。

    雷霆皱眉:“我知道你担心,可现在不是时间……”况且他们哪一个修为都不比你低。

    “不是,我想到了破解时空之眼的方法。”苏芮道。

    “可……”雷霆看向那不停扩张的时空之眼。

    “退到边界也是死,依它的速度大约还能撑半个时辰,有这半个时辰就够了。”苏芮目光灼灼,十分肯定地说道。

    见雷霆还在犹豫,苏芮一挥手:“没有时间了,信我的来!”

    张子元、白莲仙子等立即跟了上去,玄天略一迟疑,也跟着下去了。

    “你们有没有注意到坠入时空之眼出现的都是过去发生的事情,为什么没有未来?”苏芮目光灼灼地盯着众人。

    张子元下意识问道:“为什么?”

    苏芮道:“我原来不甚清楚,可是看到苏白和重小楼的记忆忽然想明白了,是方向,这些时空之眼的旋转方向……只要跳进去改变它的旋转方向,我们就能出去!”

    见众人还在思索,苏芮一捋袖子:“我第一个下去……”

    白莲仙子急忙道:“别急,这漩涡能吞噬元神,大家都知道的。”

    苏芮推开白莲仙子:“无妨,我元神天生就比别人强上不少,只要你们拉紧我,应该无事。”

    白莲仙子顾不上其他,上前拉住苏芮手腕:“使不得,你要是出事,苏白如何是好……”

    “好”字刚出口,白莲仙子陡觉自己命门被制,她另外一只手尚有余力,立即击向苏芮,不想苏芮早有防备,身子一旋,从额心射出数道白圈,将白莲仙子元神封锁在内,同时高喝一声:“齐震,还不带我去见你主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天龙邪尊开天录大夏王侯大刁民剑来圣墟飞剑问道元尊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大龟甲师

超级母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滃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滃滕并收藏超级母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