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超级母鳄 > 313|上界往事

313|上界往事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从这两只鸡开始换毛,苏芮喜欢这两只鸡到了变/态的地步,晚上睡觉的时候就把鸡拴在床头br>

    表面上最不能忍受的是多多,作为一个修士,不修行也就罢了;她还睡觉,睡觉也就罢了,她还霸占了它的床;霸占它的床也就罢了,她还弄两只鸡上床。

    实际上最不能忍受的是苏白。

    最近苏芮虽然人在床上,可心思明显在鸡上。他已经好几个晚上没有跟苏芮元神双/修过了,如果今天晚上还这样,苏白觉得自己会枯萎的。

    所以,他早早地做好了准备,在苏芮没有发现的时候用一把灵米把鸡引了出去,把窗帘放了下来,把床铺好,枕头摆好,试了几个姿势后,选择了斜倚着枕头支着脑袋,幻化出来的衣裳非常松散,能看到胸口大面积结实紧致、又不是很凸出的肌肉。他不是很喜欢那种肌肉,以前他也是很含蓄的。

    多多今天总是走神,所以苏芮花了不少时间纠正它的猫步,但意外的觉得今天多多的眼神很棒,有一种什么都看在眼里又什么都不在眼里的感觉

    “我感觉我突破不了了……”

    苏芮准备走的时候,多多在后面小声说了一句。

    突破这种事情,一方面看实力,一方面看机缘。时间不到,着急也没办法。明白了小灰猫的担心,苏芮摸了摸它的头:“加油。”

    小灰猫眼眯了起来,苏芮比她强大太多了,它脊背蹭着苏芮的手:“要不我跟你……”

    它话还没说完,一道黑影就飞了过来,“砰——”的一声,小灰猫撞到了南墙上,留下一个猫形大洞不见了。

    “进屋。”

    院子里凭空响起一个男人的声音,正在练功的向左、向右一阵毛骨悚然,疑心见鬼了,却见苏芮拍掉手上的猫毛,施施然走入屋内。

    门立即在后面关上了。

    “到哪儿都不带安生的……”苏白坐在床头眼瞟着苏芮。

    苏芮也瞧着他,谪仙一样的容貌,鲜少有变化的眉眼,生起气来反倒有一种勾魂摄魄的生动。

    “哈哈,你生气了!”苏芮凑近想看个仔细。

    苏白并不躲避,眼勾着她,铁手轻轻扶住她的腰肢将人带过来。

    说太多不如一个吻解渴。

    良久,苏白才微微推开她,明显不满地哼了一声。

    苏芮悄无声息,不知道在背后干什么。

    过了一会儿,苏芮伸手在千神绝上弹了弹。笼罩在苏白身上那股淡淡的禁锢感顿时消失了,他面带薄怒地转了过去。

    苏芮斜躺在床上,手支着下巴,前襟将散未散,露出一大片凝脂般的肌肤,跟他开始摆的姿势一模一样。

    “想和我双/修吗?”她眨了眨眼,满头青丝从肩侧滑到身前,又被她握起一缕把玩在手心。

    黑的发,白皙的手,那样鲜明的对比,惹的心里痒痒的,既嫉妒她掌心里的青丝又觉得自己成了那青丝。

    苏白唇反倒抿了起来,幽幽盯着苏芮。

    苏芮说完才觉脸皮发烫,但因钟情苏白,觉得也算不上什么丑事。可苏白只幽幽盯着她却迟迟没有声息,苏芮心不由落空,那被勇气掩盖的羞耻和一股难以形容的难堪渐渐浮上来,一张脸不觉间已是鲜红欲滴。

    她恼羞成怒,正待起身。

    苏白忽然弯腰挡在她面前。

    他嘴张了张,第一下没有发出声音,第二下苏芮才听清他说了什么。

    “女妖精,我不渡你,你就要荼毒众生了。”

    他声音沙哑,一字一顿,就像一个在沙漠中行走了很久的人

    说完就伸手来抱她,好像她就是他渴望了很久很久的水。

    苏芮怔住,待他手要碰到自己时忽然捂着肚子笑了起来。

    苏白看她在床上滚了好几遍,才梦中醒过来一样,他竟忘了自己有形无实。

    “你你你……”苏芮头埋在肚子里,满头青丝乱糟糟地滚成一团团的,她心里都是软软的,原来他不是没看到,而是太全神贯注了。

    她笑了很长时间才发现苏白不见了。

    自然不是消失了,只不过进了千神绝,任苏芮叫他,也不理会苏芮。

    苏芮虽然暗叫糟糕,却并不怎么担心,她在房间内布下结界,元神出窍进了千神绝,甫一进去,就被一个大光团揪住,狠狠压在下面。

    苏芮浮浮沉沉,连躺在床上的肉身都通体泛红,不知过了多久,光团才停止了滚动,但也没有分开,而是形成了一个极大的粉色光团。

    “女妖精,再逗我我就吃了你。”光团里传出个声音,明明是威胁,尾音上扬却根本没那个气势。

    半响才有人哼了一声,听起来有气无力的,那粉色光团又抖了一会儿才停下。

    “想去诛神殿看看。”

    一缕细丝分了出来,却又被拽了回去。

    “我驮你去。”元神双/修并不耗什么体力,可她每次都得好一会儿才褪色,期间软的跟一汪水似的,苏白私心最喜欢她这样。

    粉色光团悠悠飘向诛神殿。上次倒塌之下就还剩一座大殿和一道紧闭的大门,那大门两人试过很多次都没能打开。

    后面不知道有什么,不过估计应该是厉害的传承。

    苏芮今天恢复的快,不过也没有从大光团里分出来,而是建议苏白一起试试冲击那道大门。

    先前获得千神绝一百多种变化已经全部融会贯通,更早之前的那套元神锤炼之术更不必说。苏白别的地方不说了,于修道之上严至苛刻,在他严谨的比对之下,也给出了两人元神堪比大乘期修士,远超练虚期修士的结论。但这么强的元神,到现在也没能打开那道大门,此时两人刚刚双/修完毕,元神强度更上一层,正是时机再度尝试。

    但数十次尝试之后,那道大门仍旧紧闭,甚至连动都没有动。

    苏芮不由失望,反倒是苏白轻声安慰她。因为苏白知道苏芮是心急为他炼制躯体。

    “看来,还是得想办法收集高阶灵器,就是太慢了……”苏芮怅然道。因有鸿蒙之火,她于炼器之道算是略有小成,但却始终分辨不出那根伞骨是什么材料做成的,只能依靠苏白的感觉寻找能提升千神绝等阶的灵器。普通的灵器对苏白根本没有作用,在炼化青璃蛇后,千神绝就好像达到了一个饱和的状态。

    不过苏芮还有一个模糊的构想,她希望先获得千神绝的传承再决定是否按那个构想做下去,但现在打不开那道门,计划只能搁浅。

    次日,苏芮是被多多和向左向右撞击结界的声音吵醒的

    她忙化成平日模样,扯掉结界,出去一看。就算平日四平八稳,眼角也不由带了凌厉。

    昨日被苏白引出去的那两只鸡,其中一只在向右手里虚弱地叫着,另外一只摆在门前的石阶上,从胸腹到屁/股都被扒开,肠子呈暗紫色扔在门前的台阶上,现在已经半干了。

    凶手不是为了吃鸡,而是恐吓威胁。

    威胁谁?苏芮来西京不久,还没来得及得罪谁。至于向左向右,苏芮认为在无极宫宫主“打不能还手”这条命令下,他们还能跟谁结怨。所以只有一个可能,就是冲着多多来的。

    鸡腹的伤口也能说明这一点,形状跟灵狐的爪子吻合。

    昨天晚上因为和苏白双/修,苏芮布下了结界,若非有人攻击结界,她不会感受到外面的动静。而多多,昨天晚上在谢石那里。院子里剩的就只有向左和向右两个练气三层的修士。

    “苏行,是我们没有看好,我和向右昨晚上忙着修炼……”向左惭愧道。苏芮当初借用照看灵鸡为名收留了他们,现在,他们好好的,鸡却死了一只。

    “没关系,幸好你们没事。麻烦你们帮我照顾好小黄。”苏芮很快镇定起来。幸好那头畜/生对人修还有畏惧,知道杀了人修麻烦就大了,才没有对向左向右出手。

    死的是大黄,大黄肥一点,活泼些。向右因为嫌弃它天天到处拉屎,几次念叨要把它烧汤,现在也不提这事儿了,出了院子找了颗树把大黄埋了。

    “多多你跟我进来。”

    小灰猫跟着苏芮进了自己的屋子。很长时间没进自己的屋子,明明是自己的房子,却感觉这里不是自己的了,不对,是自己和房子都属于了苏芮。

    “这件事你怎么看?”苏芮敲着桌子把小灰猫的魂给叫了回来。

    多多打了个寒颤,觉得第一次见苏芮时的那种感觉又来了。不对,当时它根本没有看到苏芮,只是感觉到她的靠近,它就知道那是一种可怕的大妖,不是它能抗拒的。

    在大妖面前,它只能说实话,顺道把骚狐狸祖宗十八代都骂了个遍,多多也是真恨,骂的很溜。

    “骗我的话,喝下这碗血会死。”

    苏芮没阻拦它满口脏话,在多多说完后,取出一柄匕首,割破手腕,约摸接了一小茶碗的血递给多多。她看到鸡被开膛破肚,已经断定是灵狐的手笔,但为了防止万一,还是要考验一下多多。

    闻到血的腥味,多多忍不住舔了一下嘴,犹豫了一下后,将那茶碗的血喝了。

    血分明很凉,但是从喉咙一直烧到胃里,多多觉得浑身要炸开了。

    这一天,谢石正在密室里打坐,忽然听到外面一声雷响,察觉到不对,他飞快地出了紧密,抬头一看,天象异变,整个兽王宗的上空乌云压顶,狂风大作,似乎有一场雷劫就要降临,谢石再一看方向,竟是灵兽多多的天香苑。

    苏芮抱着小黄远远站在另外一座山峰上观看这场劫雷。她的血当然没有毒,却有足够多多进阶的力量,多多差的也就是这一线机缘。本来她不想过多干涉这件事的,谁叫那灵狐敢害她的鸡

    苏芮站着的地方逼近劫雷边缘。兽王宗没人敢离劫雷这么近,且她周身还笼罩了一个透明结界,所以根本没人看到苏芮。苏白此时与她并肩而立,回眸瞧她时把小黄给拎了出来,转手把千神绝塞了回去。

    一道又一道的劫雷轰了下来,闪电照亮了整个兽王宗,连一片草叶在那一瞬间都清晰可见。

    忽然间有人高喊“变了,变了——”

    兽王宗还没有灵兽化形,就是多多也只是接近,还差一步。现在饮了苏芮的血,多多进阶的同时面对的还有化形。

    天空翻滚着厚重的雷云,又一道粗若大腿的雷电劈了下去。多多早就现出了原身,乃是一只丈高的三首巨猫,正在仰望苍穹承受天劫。

    七道,八道,九道……

    兽王宗的人都在默默数着,但谁也帮不上多多什么忙。谢石都快后悔死了,早知道多多今日渡劫,怎么也要为多多准备一两件法宝抵抗一下。多多的实力他最清楚,但多多性子太过温驯,极易心智不坚,所以很有可能渡不过这雷劫。[谢掌门,您真的了解您的爱猫吗?温驯?]

    出乎谢石意料,多多竟然一连承受了十四道天雷,还差两道了,最后两道。

    就在这时,又一道天雷劈了下来,而此时,多多似乎疲惫极了,三颗湿漉漉的脑袋都垂了下去,不过中间那颗头忽然虚像一样放大了起来。

    多多化形了,正是在劫雷劈下来的时候,也是最危险的时候。

    “喵——”多多躲不开那道劫雷,索性左边那颗头抬了起来,直接迎向了劫雷。

    这只灵猫是聪明的,它宁愿舍掉一颗头,也要保住性命。

    轰的一声,多多最左边的头掉了,中间那颗头却变了形状。

    苏白先前没有在意,看见苏芮眼神不对才仔细看过去,这一看,简直要气炸了。

    多多化出的那颗人头长着苏芮的脸,虽然是假的!

    唉,早知道她就化成个女人了,一只母猫长个男人脸什么样。苏芮深觉自己对不起多多。

    这一幕着实恐怖,但谢石却高兴起来,多多竟然化出了一颗人头,这说明多多灵智极高啊!

    轰——最后一道劫雷在多多那颗人头还没有抬起的时候轰了下来,目的就是要把这逆天而行的妖兽轰死。

    多多失了一颗头颅,中间那颗等同刚刚诞生。她还剩最后一颗头颅,但这最后一道劫雷,几乎比前面的劫雷粗了两倍。

    谢石想闭上眼睛,又怕错过,他眼睁睁地看着雷电击向多多,心惊胆颤之际多多忽然张开了嘴,把那道雷电吞了下去。

    啊?

    吞下了雷电的多多痛苦地伏在地上,甚至忍不住翻滚起来。但是再也没有雷电击下,雨收云散,天空现出一片五色霞光来。

    多多,渡劫成功了。

    话虽如此,被抬回去的多多遍体鳞伤,脖子上有气无力地搭着两个脑袋,还有一个碗口大的疤

    。但路过苏芮观看劫雷的那座山峰时,多多忽然抬起头喵了一声。

    那是感谢。

    苏芮对着跟自己一模一样的脸打了个寒颤。苏白抚掌:“这畜/生总算没浪费你的血,不过,宝贝儿,下次能不能和我商量一下?”那么多血她不心疼,他挺心疼的。

    能想象苏白这种人满嘴宝贝儿的乱叫么?苏芮一阵恶寒,啐了苏白一口,反挑眉眼:“亲亲宝贝儿,你这儿看着,我先回去了。”

    轮到苏白风中凌乱,好一会儿才回过神跟上那一抹飘逸的背影。

    天香苑在凌翠峰上,估摸着谢石正指挥人照顾多多,苏芮走的很慢,距离天香苑还有一段距离,看到向右等在外面的巨石上。

    见到苏芮,向右跳了下来。

    “你改了它的血脉?”

    天香苑里大家都忙的一团乱,距离又这么远,没人会听见向右说了什么。向右眼神犀利,苏芮只得点点头。

    “真是意外啊,它命中注定只能到七阶,这样的事我竟然又遇到了……”

    苏芮听不太明白。

    向右难得有了心情:“老头子我可以观人命运,那畜/生最高修为也就是七阶妖兽,却因为你而进阶了,你增加了它的寿元,那么少了寿元的人会是谁?”

    苏芮愈发糊涂:“难道这寿元要从我身上减?”

    “非也,他说的是天地平衡,自有规则。”苏白在她识海里轻声道。

    向右果然是这个意思。

    “那你以前也遇到过这样的事?是谁,发生了什么事儿?”苏芮并不关心自己,难得有个机会可以探探上界,当然不能放过。

    这件事大约触动了向右,两人向前走了一段,向右在天香苑门口的一棵大树下坐了下来。

    方经历过暴雨,石上犹有水痕,苏芮赶在向右坐下之前就施了一个除尘诀清扫干净了石头。

    两人同坐在石上。

    “苏行,你以为我和向左是两个老而无用的家伙吧?其实我们不是风霄人,也不是你们这个修真界的人。我们所在的地方离这里很远。那里灵气充裕,修行一天至少相当于你们这里一年。我向右,专门修炼一种功法,这种功法可以观人寿元、机遇、运势、吉凶,简称‘命’吧。到了你们这里后,老头子我的修为受限,是看不出什么的,但有时候也会有点感知,比如那头灵猫,老头子就看出它绝不可能进阶到八级灵兽,但因为你,它改变了。”

    “大多人认为修士修行,是逆天而行,本身便是改命的行为,焉知这本身便有可能是命呢?老头子我一生中,见过的人还没有能逃脱命的。但帮助别人逃脱命的,我却见到了两个,一个是你,另外一个是……”

    晴空忽然一声雷响。

    多多的劫雷没有渡完,还是要下雨了?

    惊疑间,天空忽然下起雨来,哗啦啦穿过树叶,淋了向右一头湿

    雨滴坠落的同时,苏芮的头上展开了一把天青色雨伞,将她细致地护在伞下。

    向右:……

    苏芮忙撑起雨伞挡在向右头上,拉着向右跑到天香苑大门的屋檐下。

    “是谁?”这一会儿好像雨大了起来,苏芮也大声问道。

    头顶虽然有伞,可那雨顺风几乎都浇到向右身上。

    向右抹了一把脸:“我忘了……记不清了。”

    苏芮:……

    向右望了望天,天空分明没有几片雨云,却有那么大的雨。

    “不过他跟你不一样,他救了我们那儿所有的人。”似乎看到了苏芮脸上的失望,向右低声补充了一句。如果那样的人都不允许被提起,那天道何在?

    苏芮装作没有看到向右眼底一闪而逝的亮光。向右可能有什么故事,但这个故事跟千神绝却没有关系,至于向右口中的“命”,虽然向左向右是上界的人,但说的未必是真理。她不会随意听信,也不会彻底怀疑,她只相信经过自己验证的事情。

    雨伞收起后进了储物袋,但苏芮觉着上面落了些水。她从储物袋里抓住一只铁手来,果然有些湿湿的,便取出帕子来擦拭。

    “原来你是个炼器师。”

    苏芮笑笑,没有否认。铁手在她手上伸展自若,十指修长,灵活有力,宛若真手。

    向右来了兴致,铁手却极其灵敏,任他左抓右抢都躲了过去,还趁向右不注意,在他肚子上捶了一下。

    “抱歉,这个还没炼好,经常失灵。”苏芮歉然道。

    铁手飞到苏芮下巴,摆出一个思考的姿势。

    见此向右反而打消了铁手拥有器灵的想法,觉得是苏芮故弄玄虚,显得自己高深莫测。

    “不必抱歉,有的灵器就是这个德行,当年……我们那儿有个出名的炼器师炼制的都是这样脾气古怪的东西。”

    雨渐渐小了下去,向右心中一动,提起的往事都改头换面。

    “最厉害的灵器,要数灵器谱上排行第一的千叶。它就是我说的那位专门炼制各种脾气古怪的灵器的炼器师炼制的。有多厉害呢,这件灵器出世的时候,整个修真界的海都泼到天上去了,浑天暗日了三天三夜,所有的花草树木一夜枯萎,地下的孤魂野鬼都争着爬出来……”

    苏芮:……

    向右吹了一会儿,颇为满意苏芮的表情,语气里多了一丝不易觉察的郑重:“那位炼器师拿着它一连挑战了一百多位绝世高手,包括当时排名第一的南宫……瓜,南宫瓜那么厉害,却在千神……叶之下一击而亡,后来,所有迎战过千叶的绝世高手无一例外的都死了。当时有人预言谁得到这件灵器,谁就能一统混乱的修真界,不过在此之前,它还需要杀足够的人养足戾气……”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天龙邪尊开天录大夏王侯大刁民剑来圣墟飞剑问道元尊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大龟甲师

超级母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滃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滃滕并收藏超级母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