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超级母鳄 > 334|鸡腿情缘

334|鸡腿情缘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陈笛再次联络他那些朋友。南沙城已经在前面了,空中有不少修士,还有人在城外扎了帐篷。

    陈笛要去找他那些朋友,苏芮正好独自进城,两人在南沙城城门外告辞,约定了联络方式后,苏芮就一个人进城了。

    她在距城门最近的客栈停下,加钱挑了一间临街的、楼上的客房。窗子一推,站在窗前就能看见从城门过来投宿的人流。

    陈笛先前说的那些话完全是忽悠,苏芮来的不但不晚,还算是早的。此时距离海底城开放还有半个月的时间,以苏白的性子,是不会来那么早的,他有讲究的毛病,也不会在城外露宿。南沙城是进入南海的必经之地,只要他进城,苏芮站在这里,就能看见。

    过了几天后,南沙城才开始真正的人满为患起来。

    苏芮每天坐在窗子上都能看到大批的、接连不断的修士进城。大门派的弟子、三五成群组队而来、散修都有。因为苏芮这家客栈是进城后看到的第一家,前来打尖投宿的、问路的、打探消息的络绎不绝。

    陈笛来了两次,都受不了吵闹,问苏芮怎么不换个屋子,苏芮说自己喜欢热闹。

    说假话都不带眨眼的,喜欢热闹也没见对他多热情,陈笛暗忖。汇报完找人的情况,他也趴在窗子上向下看去。这一天进城的修士格外多,似乎很多大门派忽然一块到了。作为一个散修,陈笛对这些大门派素有看不习惯的毛病,但人家那精致的门派服饰实在好看,一大群人都穿着一样的,远远望去,一团团的白、蓝、鹅黄、紫……真是仙气缭绕、飘逸极了。

    陈笛看了一会儿,眼睛忽然亮了:“咦,眉月派的也来了。”

    眉月派,风霄的一流门派,全是女修。以女修们的美貌和卓越的驭兽能力而著称,实力非常强悍。

    在一大群进城的门派中,以眉月派的装束最为美丽,浅绯色撒樱花拖地长裙,那一群女修远远望去就像盛开的樱云,尤其最前面的一位最为突出,她骑在一头丈高的雪白狮子身上,裙子比旁的颜色都要深些,以轻纱挡面,越是这样越是吸引了众多的目光。

    因为居高临下,陈笛毫不客气直愣愣地盯着那女修,苏芮也多瞧了两眼,然后把视线移向女修骑着的白狮身上。

    相当于元后修为的十阶妖兽。

    洛缨雪正好好的骑在白狮背上,眉月派掌门首徒,这一代的大师姐,她早就习惯被这么多人看着。说一点也不骄傲是不可能的,但不到千岁的年龄已经是元后修为,又是十阶白狮的主人,洛缨雪有骄傲的资本。不过胯/下白狮很轻的一颤,洛缨雪还是感受到了,虽然白狮的这种反应极为罕见,但洛缨雪几乎是立即反应过来:白狮在害怕,这里有令白狮恐惧的东西!

    什么人敢这么放肆?

    洛缨雪的神识立即放了出去,扫了一圈之后,双目陡然扬起看向临街的楼上。

    陈笛正看得口水直流,忽然发现洛缨雪朝自己看来。他吓了一跳,被那股杀气之后撞了一脸后,立即把头伸了回来。

    “好吓人!好凶的女人!”陈笛惊魂未定。

    不是那个登徒子,那种感觉在她抬头的时候就消失了,以她的修为竟然找不到来源……洛缨雪忽然注意到那个窗子上还有一个人。她斜倚着窗子坐在窗台上,一只腿很随意伸着,一只腿曲着,胳膊随意地搭在膝盖上,另外一只手则拿了个鸡腿?

    看起来很普通,可哪个门派的女修会这么不拘一格?

    洛缨雪悄然凝聚灵力欲试探一番,却被身后的喧哗声打断了。

    这时苏芮也懒懒抬起眼睛,看向从城门口冲进来的十多位黑衣修士。

    南沙城规模不大,但因为海底城的原因,大家都自觉遵守城规,第一条城规就是修士进城后不得驾驭灵器。

    但坐骑不算。

    可这一群黑衣修士的速度比驭剑还快,脚下也不是坐骑。

    因为他们速度太快,冲撞力太大,后面的人潮被挤到两边,又扩展向前。距离眉月派还有十几丈距离的时候,眉月派的女修们都紧张地准备召唤灵兽,这时洛缨雪胯/下的白狮忽然受惊了一般载着洛缨雪向街边躲去。

    妖修,这些全是妖修,化形完全的妖修!

    这么一群妖修,白狮才会惧怕。

    十阶的白狮,也能化成人形,还是个俊美的少年,但洛缨雪却从不让白狮以人形出现,一是怕引起误会,二是为了震慑。

    眉月派引以为傲的资本之一就是驭兽术,洛缨雪深得眉月派掌门洛冰的真传。在这次下山之前,洛缨雪一直在闭关,出关之后听到朱雀城和麒麟城的传闻,只在心里呵呵笑了两声。此时这些妖修扑面而来,白狮惊惶后退,带给洛缨雪是惊涛怒浪般的震撼。

    原来这才是真正的妖兽,那么强大,充满了野性。有些甚至还没有白狮的等阶高,但一眼望来,那气势却远远超过了白狮。

    妖修们飞近了,四周的修士才看清他们脚下踩的并非飞剑之类的灵器,乃是各种各样的羽毛、骨头、刺、鳞片,或者根本说不上来名字的东西,瞬间明白过来这些都是妖修们身体上长的东西,怎么都不算是灵器,破坏了规矩。

    眨眼间打头的妖修已经飞到洛缨雪面前,洛缨雪正等待他先飞过,那道虚影却在掠过洛缨雪的时候忽然一顿,停下了。

    后面的妖修心有灵犀般地跟着停下,原来的速度那么快,停下的时候队形一点不乱。

    眉月派的女修们都已猜到这些都是妖修,她们的感受和洛缨雪差不多,见他们忽然停下,不由紧张起来。同时非常惊讶,近距离看这些妖修,个个不止英俊,气质更远超一般修士。

    “啧啧,一条小白狗……”

    最前面的妖修开口了,却不是对洛缨雪说话,而是对那头吓得畏畏缩缩的白狮。

    洛缨雪虽然震惊这些妖修的气势,听见这话却大为恼怒,她杏目圆瞪,奈何底下白狮根本不配合,低着头直往后退去。

    洛缨雪手中流光一闪,一条驯兽鞭出现在掌心。

    眉月派女修们大骇,没想到洛师姐要公然教训白狮。

    见洛缨雪扬起驯兽鞭,为首的妖修露出一抹玩味似的笑容。洛缨雪更加恼怒,运足了灵力扬起驯兽鞭。

    眼见就要挥下,“砰”的一声,有人关窗,那声音直入洛缨雪耳中。

    洛缨雪心脏登时像被什么撞了一下,脑子跟着晃了一下,醒过来时目露不可思议。她先看向自己还扬着鞭子的手,然后视线投向那一排排紧闭的窗子。方才还有好几扇窗子开着,现在全关上了。那么近的距离,她竟然分辨不出是哪个窗子。

    片刻的失神,妖修们已经动了起来,在那首领的带领下齐刷刷地向前冲去,转眼停在最前面的那家客栈前。

    炸鸡腿的味道?就这家了。为首的那名妖修眼睛朝上看了看。

    “师姐,他们进那家客栈了,我们怎么办?”女修们问道,莫名的,她们有些惧怕这些妖修。

    “怕什么?我们也住那家客栈!”洛缨雪想到临行前师父交给自己的任务,当时还不认同师父,现在却不由自主地郑重起来。

    “住那家客栈啊……”

    眉月派的女修有的忐忑有的高兴还有几个说不上来什么表情。

    “糟糕,这些人都住你这家客栈了。”陈笛本来打算走了,在楼下看见这两波人又跑上来给苏芮送信。

    “跟我有关系?”苏芮挑了挑眉,慢条斯理擦了擦嘴:“你既然回来了,就再跑一趟腿,去老王炸鸡店再买点炸鸡腿给我,交待老板要炸得外焦里嫩,多放然香,不要九夜,少搁点芝麻……”然香和九夜都是修真界的调料,前者类似孜然的味道,苏芮很喜欢。

    陈笛头都大了,作为散修他时间很宝贵的好吗?谁不知道散修一半时间都忙着挣钱,散修苦啊!

    “现在城里人多,老王炸鸡店供不应求,早就关门了,我改天再给你买!”陈笛说完就赶紧跑了。

    这年头,越来越没有靠谱的人了。苏芮摇头叹了一会儿,距离城门关闭还有半个时辰,她重新打开窗子又看了一会儿,直到昏昏欲睡,才关了窗子在房内打坐。

    如此过了几日,离海底城开放还有几天,因从南沙城距离南海只有两个时辰的距离,总不能海底城还没有开放就先到海面上去等候,所以大部分修士都逗留在南沙城。因此客栈里愈发吵闹,加上进城里的人到了一个高峰,熙熙攘攘的,苏芮瞪大眼睛盯上一天,到了晚上,眼睛都有些干涩,又没有任何收获,难免有些劳累的感觉。

    这天夜半,打坐的苏芮忽然睁开眼睛。想起苏白,便愈发想吃炸鸡腿。她估摸着老王炸鸡店肯定还有存货,从窗子出了客栈,趁着夜色直奔老王炸鸡店。

    话说苏芮还没干过这种事,但现在艺高人胆大,顶多打劫完多给几块灵石。所以她没什么心理障碍的就从老王炸鸡店的后门翻了进去。

    很顺利找到厨房,关上门,苏芮就看见了用竹筛子装着的一筛子一筛子的炸鸡腿。这种情形下的鸡腿格外鲜香,咬一口就像摸到了小黄鸡充满弹性的大腿,啃一下就像挠了一下小黄鸡肉乎乎的鸡翅膀,偶尔有一根鸡毛,那一定是防伪标识。苏芮吃的全神贯注,吃的满嘴流油,吃的……她满足地打了个嗝,满足地听着自己咔嚓嚓咀嚼的声音……不对,她早放下鸡腿了,怎么还有吃东西的声音?

    这时,那声音消失了。

    苏芮活了两辈子,第一次有点毛骨悚然,尤其看到飘在黑暗中的一对眼珠子。

    眼珠子往前飘了飘,眼神和苏芮一样。

    你说这得多大的运气,才能碰到另外一个偷鸡腿的毛贼?对鸡腿是有多爱,对上眼了才发现彼此都是实力不俗的高手?

    我忘情是因为我有一个小黄鸡恋人,你也有小黄鸡吗?

    他没有小黄鸡,但是他有黄鼠狼的脸。

    苏芮眨了一下眼,没有后退,却按倒了黄鼠狼君,在来人走到厨房门前压着黄鼠狼君藏到了案板下面。

    苏芮还保留着人类的赤子之心,偷东西啥的总是有些羞耻。黄鼠狼君挣扎了几下放弃了,一是挣扎不开,二是那门咯吱一声开了。于是便等着看来偷鸡腿的第三个人。

    结果进来的是两个人。

    老王炸鸡店实在是太火爆了,但苏芮瞧着那绯色衣裙有点像眉月派的樱花装。

    对方神识在房内略微一扫就开始了对话,根本没发现案板下面还藏着两个偷鸡贼。

    “林师姐,这就是老王炸鸡店的厨房了,鸡腿都在这儿。”老王要是知道这么多人惦记着他的炸鸡腿,会不会感动的哭?

    “好,人都放倒了吧?”噢,对方只想默默地做好事不想让老王知道。

    “放心,他们都是些普通凡人。”俗话说狗肉滚三滚神仙站不稳,炸鸡腿也同样具有把仙子拉下神坛的魅力。

    “那就好,快把这些紫霓草粉洒到这些鸡腿上。”剧情急转直下,如果苏芮没记错的话,紫霓草好像对妖兽有一种特殊的作用。

    “哼,那些给脸不要脸的妖兽每天早上都要食上一大盆这里的炸鸡腿,等天一亮它们吃下就有好看的了!”

    两位女修快手快脚地在鸡腿上洒下了紫霓草粉,做完之后立即离开了这里。

    手底下的黄鼠狼君耳朵动了动,苏芮忙松开了手。

    黄鼠狼君和苏芮眼对眼。

    “是你,那天关了窗子啃鸡腿儿。”黄鼠狼君通过鸡腿儿认出了苏芮,但他认不出苏芮的修为。

    苏芮早认出这个黄鼠狼就是那天骂白狮是狗的妖修,不过万万没想到这货迷恋鸡腿能到这个程度,连等到天亮都等不及,不过幸亏他来偷鸡腿,才撞上眉月派。

    “幸会幸会。”苏芮抱了抱拳,她和这些妖修无怨无仇,黄鼠狼君既然知道眉月派要对付他们,自然会想办法自救。至于会不会对付眉月派,眉月派既然敢干这事儿就应该承担责任。不过这一切都跟她没关系。

    “等等。”黄鼠狼君忽然揪住了苏芮的一片衣角,让苏芮很是意外。

    黄鼠狼君更是意外,他这手不知练了多少年,竟然只能抓住对方的一点点衣角。

    苏芮没有说话,眼神却越来越冷。

    黄鼠狼君见她误会了,耳朵耷拉下来,松开苏芮道:“并非在下为难道友,只是我现在急需有人帮忙……挠痒痒。”

    苏芮才注意到空气中飘荡着浓郁的紫霓草的香气,紫霓草现在还没有完全溶入鸡腿中,空气中的浓度比鸡腿中的浓度还高。苏芮没反应一是因为她呼吸弱,二是她有鸿蒙之火,修炼重九心法之后,鸿蒙之火几乎无时不刻都在运转,那少许被吸入的紫霓草粉立即被炼化了。

    但黄鼠狼君没有鸿蒙之火,而且苏芮撤去结界也没跟他说一声,所以他吸了好一会儿才发现。

    紫霓草致命的作用没有,只有一样,沾上了浑身痒痒。越动用灵力抵抗,痒得越厉害,恨不得把皮给搓下来。唯有借用外力缓解瘙痒,这个过程既可以给妖兽苦头吃,又可以通过帮妖兽止痒增进驭兽师跟妖兽的关系,故而紫霓草几乎是驭兽师的基本配置之一。

    “那眉月派多有降服妖兽手段,这紫霓草在别的地方普通,在她们那儿却不同寻常。不知经过多少代的培育,药效是寻常紫霓草的上万倍,是她们的镇派一宝……我方才疏忽大意,忘了这点才吸入了一些……快来吧……挠我!”

    此时,黄鼠狼君已经化成了泰迪狗大小的黄鼠狼,肚皮朝上晃着屁股在地上猛蹭。

    苏芮:……

    半个时辰后,苏芮举着快抽筋的爪子回到了客栈。她直接布上了结界,省得大清早城门还没开就先被眉月派女修们的哭声吵醒。道行不深还想降服大妖,总要付出点代价,那些妖修们可不是讲理的。

    城门打开后,苏芮撤去了结界,与前几日不同,客栈分外安静,直到有人进城才重新热闹起来。

    苏芮不关心妖修们对眉月派的女修们做了什么,她关心的只有进城的人里有没有苏白。但随着时间距离海底城的开放时间越近,她愈发怀疑起来。那个想法没有错,但万一苏白根本不知道海底城的消息呢?

    陈笛也没有传来消息,苏芮好几天没见过他了,这表示他根本没有发现。

    距离海底城开放的日子只剩三天了,这一天苏芮又白盯了一天。她刚用热水敷了敷眼,外面响起了敲门声。

    除了陈笛,没人会这样做,苏芮一喜,忙拉开了房门。

    没有人,苏芮嗅到一缕熟悉的香气,低头一看,地上搁着一盘炸鸡腿。

    她顿时想起来那个黄鼠狼,不动声色地把炸鸡腿往外推了推,然后关上了门。

    还有三天,她决定等到明天,要是还没有,就先往海上找,到时候人都集中在那儿,如果他来,碰到的可能性很大。

    炸鸡腿被推回去之后,走廊拐角探出两颗头来,很快的,有人蹑手蹑脚地端走了炸鸡腿。

    这可不好了,黄老大第一次发/骚,就被人拒绝了。作为兄弟,怎么也要赶快告诉黄老大,让黄老大赶快想想办法,于是一道传音符很快发了出去。

    黄鼠狼君其实是有名字的,不过他名字太长,兄弟们都简称他黄君。他要是知道这帮兄弟们是怎么想的肯定要气死。那种情况下,黄君只是需要一个人帮忙。在黄君的心里,有共同爱好(鸡腿)的人至少可以成为兄弟了。最重要的是他黄君会看上一个一点也不温柔,把他挠的像血条子一样的人吗?!考虑到那人的实力比自己强,黄君动了交好的心思,这些年妖族也不是没吸收过人族精英。但这个时候,妖族有个重要的人物来了。黄君得去迎接这个人,所以黄君走的时候只吩咐了几句,让那些小的们照顾点苏芮,结果就被这些家伙正处幺蛾子来了。

    此时黄君的位置也不算远。但因为不知道那大人物什么时候来,所以得一直等着。收到传音符后,黄君有些为难,鸡腿明明是黄氏家族的硬通货,对方竟然看不上的样子,那……就活捉一只鸡好了(黄君想到的最好的礼物)。

    苏芮完全不知道有人正绞尽脑汁要给自己送礼,她望眼欲穿地盯着城门。客栈里的妖修们一个接一个地出了门,老大发话了,要送未来嫂子一只活鸡做定情信物,他们这些小的,怎么也得给老大弄来!

    但普通的鸡根本代表不了老大高贵的心意,所以他们下定决定要弄一只最能代表老大的鸡。不过等他们到处找鸡的时候发现此时因为海底城开放在即,南沙城人流汹涌,打牙祭的都排着队,鸡基本上都被杀完了,就连老王炸鸡店都关门歇业了。于是这些妖修们便占据了南沙城外的各个要道,期望能捉个野的。此时经过一番折腾,他们要求已经不像开始的时候那么高了,只期望能捉一只健康的鸡就好了。

    没想到,他们遇到了一个奇迹。

    此时,通往南沙城的路上,谢石一面背着多多一面唠唠叨叨。

    “多多啊,我说咱就回去吧!什么也比不上你的身子重要,你可是身怀六甲啊,随时可能会生啊!尿布我都准备好了……以我老谢的经历,那些个仙窟宝穴都跟龙潭虎穴差不多,人都不行,你一只猫……”

    他话没说完,多多利爪就伸了出来,擦着他的脖子把他吓的一激灵。

    向左向右早就习以为常,多多这个孕都怀了几十年了。向左还抠了抠鼻子:“老谢,你不是总说你把多多当闺女吗,怎么又嫌弃多多是只猫了?”

    附和似的,跟在向左后面的肥鸡立即咕咕叫了起来。

    它一叫,远远看见肥鸡的妖修们都眼冒绿光了。

    好大的鸡,好多的肉!

    与此同时,黄君也相当惊喜,他要迎接的那位终于到了。当然不是一个人到的,但没想到随行中竟然有一只雄赳赳气昂昂的四阶芦花大公鸡!

    黄君眼都直了,他还没见过四阶芦花鸡呢,这种鸡不是应该活不到十年就被吃了吗?

    “臭黄鼠狼子,不要色眯眯地盯着我的灵宠!”跳出来的是黄君的死对头十阶铜甲熊。

    灵宠,这到现在脑袋还是熊头的二缺还养了只鸡?什么时候妖族也流行豢养灵宠了?

    不过只要是那头笨狗熊的,他黄君略施小计就能弄到手。黄君眼珠转了一圈,想再看看那芦花大公鸡,不期然与那芦花大公鸡的视线碰到了一块。黑漆漆的小圆眼,竟带着一股摄人的力量,视线相碰的瞬间,黄君顿时觉得自己被鸡看透了。错觉,一定是错觉。等他再定睛细看的时候,那只鸡已经闭上了眼睛,站在熊君肩上闭目养神。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天龙邪尊开天录大夏王侯大刁民剑来圣墟飞剑问道元尊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大龟甲师

超级母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滃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滃滕并收藏超级母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