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超级母鳄 > 345|海底城-头罩小分队

345|海底城-头罩小分队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向左向右的关注点就是妖修,比苏芮发现的更早,闻言两人眼里闪过担心,不会是那屠牛已潜入妖修之中了吧?

    “你们感觉到的无极宫印记是在哪个妖修身上?”苏芮问。

    “当时我们二人先感觉到无极宫印记,接着看见十多个妖修出现,并不确定在谁的身上。”向右道。

    难办了,难道要一个一个捉来查看?想到朱雀也来了,苏芮觉得难度很大。

    “咦,这群修士飞那么急干什么?”谢石皱眉看着天空,那群修士气息不对,路过有结界笼罩的地方也未停留。

    “钟声……”

    苏芮侧耳倾听,一声声的钟声越来越密。这种钟声一般是用来召集修士集合用的,不知道哪个门派发生了什么事。

    钟声未落,又响起一阵笛声。

    更多的修士从四面飞起朝着传出笛声的方向飞去。

    钟声和笛声的来源是相同的。

    接着是琴声、鼓声、琵琶……甚至还有两声狮子吼。

    “走,过去看看。”

    这么大的动静,几乎涉及所有门派,每个人都感觉出了什么大事。

    苏芮不再载着三人,大家分开驭剑方便行事。海底城一共分为九城,这声音是从第八城传来的,到的时候,苏芮看到了十几位妖修齐刷刷地站着,原来都跑到这儿来了。

    向左向右眼里闪过惊喜,唯独谢石看见站在其中的雷光虎,气得牙痒痒。

    雷光虎气色不佳,本来白玉一般的脸看起来很憔悴。苏芮不会以为他是惦记多多母子,很快便顺着雷光虎的视线看见了眉月派的洛缨雪。

    洛缨雪仍穿着眉月派的樱花装,但那件裙子不知怎么搞的,像是被人脱下来使劲揉过了之后再重新穿上去的,腰际还撕开了一个大口子,露出里面原本该是洁白如雪、现在却沾满了灰尘甚至还有血迹的里衫。而主人似乎根本不在意走光,低垂着头,一大片头发散下来遮盖出了一小半脸,看起来比她身上的裙子遭受了更严重的□□。

    苏芮心里滑过一丝微妙的不祥之感。

    “金光大师,眉月派遭此劫难,洛蔷无能,还望金光大师为眉月派主持公道!”

    一个冰冷苍老的女音从洛缨雪身后响起,苏芮这才瞧见洛缨雪身后站着一个穿着灰色道袍的中年女修。此女修站在人群里无声无息,若非主动出声实难以令人注意,可见其修为比显露在外的更加高深。

    金光大师微微一叹,抬眼看向赶赴而来的众修士。此时是在第八城中心一个类似集会用的小广场上,赶来的修士数量还没有一百人,但能闯到这里的,都是各门派最精英的弟子,涵盖了此次进入海底城最强大的

    门派。可以说,此时在这里说的每一句话都会传遍整个修真界。

    洛蔷拦住他已久,同时给其他门派都传了讯,正巧又在这里堵住了这些妖修。事情虽然太过难堪,但该讨的公道还是要讨的。

    金光大师视线一转落在了雷光虎等妖修身上,不愧是佛修第一人,宝相端庄,声音不大,却如黄钟大吕直入耳膜,威严仁慈并重。

    “雷音、黄君,你等强掳眉月派女修,不但毁其清白,还杀人灭口,你等可认罪?”

    闻讯而来的修士大半比苏芮四人要来的早,就算那洛缨雪什么都不说,也能猜出个大概,有相熟的早就打探清楚了。这些年妖修们势若中天,根本没人敢惹,出了这事儿,好像凭空多了些屈辱,马上就被喷发出来。

    黄君站在雷光虎后面,他脸色算是最好的,被修士盯着眼睛还能滴溜溜地转,看起来就像心怀不轨。

    “哈哈,金光大师,你不要看我家尊主不在就趁机欺负我们。就那种姿色,我们可看不上眼。哼,真当我们随时随地都能发/情啊!”

    洛蔷并不意外他会这么说,手中拂尘一扫:“金光大师,人有人道,妖有妖道。自古以来,我们人族统御万物,却也没干涉这些妖族,如今世道却反了,它们此时尚不够强大就能任意侮辱我人族女子,若是他日强大了,我们岂不是都要沦为它们的奴隶?”

    苏芮暗道这老太婆好一张利嘴,还没问清是怎么回事,就先给妖族扣了个大帽子,还挑拨了在场修士对妖族的愤恨。

    “放你的狗屁!老子怎么侮辱你了,你一没毛二缺尾巴三长的跟个猴一样四一胎最多下俩,老子能看上你?”黄君立即反骂道。

    洛蔷贵为眉月派长老,平素因为眉月派都是女修,在各大门派中也多被让着,洛蔷早习惯了别人对她客气,今次听得黄君满嘴脏话,又是在一干小辈面前,噎得差点背过气去,幸亏被站在一旁的小辈扶住了。

    她正待叫金光大师拿下这些妖修,妖修后面忽然钻出来一个人,不满地对黄君嚷嚷:“黄头儿,你说那话我老猿可不爱听,说她长的像猴,你不是侮辱我们猴吗?”

    饶是金光大师,表情也有些微妙。

    “金光大师……”洛蔷恨不得立即出手,但她一个化神初期,根本对付不了那么多十一阶以上的大妖。

    “大师,此事怕是另有蹊跷,妖皇对属下管制非常严厉,一旦发生侵犯人族的事,就会立即受到刑罚。这些年,妖族一直安居四大城,从未挑衅过人族,谁听说过妖族祸害人族的事?反倒是在玄武大神和朱雀大神的感召之下,还有一些宗派千方百计地阻拦灵兽返回妖族,这是谁迫害谁了?”段文正上前道,根本不理会洛蔷那种“你这个人族的叛徒”的目光。

    段文正报出玄武和朱雀名号,在场修士都静默了。这些高阶修士都不是初入仙途,能走到这一步,天地人的领悟能力无不是出类拔萃。凭什么人有统领万物的资格?谁给的权利?要说到起源,妖族称霸的时候人还不知道在哪凉快呢。就是那个时候,也没有见妖族像今日驭兽师驱使妖兽一般控制人族。洛蔷这老太婆,分明是奴役妖兽惯了,受不了这种落差,趁机要拉他们入伙,当他们傻啊!

    “段文正,谁不知道你跟那些妖修狼狈为奸!”洛蔷忍不住怒道。

    “两位请先歇歇,此事还需要问清楚了再做决定。”金光大师一开口,洛蔷和段文正便同时感觉到一股柔和却很强大的威压逼近,便自动住了嘴。

    黄君乐得看这些人修吵吵嚷嚷,此时一听便不耐道:“老和尚,有什么好问的,老子干了就是干了,没干就是没干,凭什么她们说什么就是什么,老子还说老子被人侮辱了呢!”

    他那一本正经的担忧模样让苏芮不由暗笑,想不到这个黄君如此油嘴滑舌,跟与自己相处时完全不一样。

    金光大师忍不住皱了皱眉:“黄君,此事非同小可,事关你我两族和睦。若是你家尊主在,也必当会查个水落石出。”

    黄君听见金光提朱雀,顿时歇了气儿,眼珠一转道:“老和尚,别说我们不配合,你们休想拿驭兽的那些邪门歪道来拷问我们,尤其是那老太婆,最是心毒手辣,她那一半修为都是吃了我族中同胞得来的!”

    原来这些妖修是惧怕眉月派那些手段,众修士对眉月派也多有耳闻,不过眉月派欺负的是妖兽,只要不管自己,当然高高挂起。

    洛蔷见黄君将事情引向另外一面,又要大怒,黄君抢着道:“你敢用道心发誓你从来没有吃过妖丹吗?”

    洛蔷不由语结,更加怒火攻心。黄君简直是强词夺理,在场的有几个没用过妖丹的?可黄君这么一说,好像她的修为都是吞食妖丹来的。

    金光大师素来是个镇得住场的人物,但黄君是个妖修,本来就不跟人修似的敬重金光。再则天生地养的,哪有什么修养,金光也不能按人修的标准来要求他。因此几番示意安静下来,总是被黄君挑起话头,他后面那些妖修也跟着嚷嚷,还放出话来,说要是他们干了这样的事,族里的雌兽都不会再搭理他们云云。

    眼见场面快失控了,金光不得已准备放出威压震慑一番,修士中忽然传出一道清越的嗓音。

    “到底是谁干的,为什么不问问洛姑娘?想必洛姑娘身上应该留有线索吧?”

    随着声音传出,修士们向两边挪去,露出一个看起来二十出头的男修。当然这男修不可能才二十岁,但他生着一张娃娃脸,脸上还有两个酒窝,看起来比实际年龄更小。

    段文正一看到这个男修,脸色就有点沉了:“子宁,你胡说些什么?”

    有相熟的人也认出这个男修是风霄张家的年轻一代的翘楚张子宁,不过千岁之龄,已是元后修为,仙途不可限量。

    苏芮看见张潇潇也站在一边,还用力地拉了一下张子宁。

    张子宁却笑道:“世伯,请恕子宁唐突。但子宁只是想给洛姑娘一个公道,也想给黄道友等一个清白。省得在这里浪费时间,大家都还等着寻宝。”

    张子宁一说,众修士立即想“是啊”“这都浪费多少时间了”。

    洛缨雪一直垂着头,好像旁人说什么都跟自己无关。她这幅样子,大家都很容易理解,毕竟刚遭受了惨无人道的伤害。但实际上,张子宁的话每个字她都听见了。张子宁的意思很明显,每个人都能听懂,妖兽化形后看起来跟人一样,可总归是有区别的,验一验留在体内的阳精就知道了。但是之前包括金光大师谁能忍心在洛缨雪伤口上再撒一把盐,就算想撒,也不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

    洛蔷其实心里想过,但她算是洛缨雪的长辈,怎么能开口呢?

    此时张子宁一提,洛蔷感觉这是一个机会,面上先犹豫了一下,然后探询似的看向洛缨雪:“雪儿?”

    洛缨雪心里冷笑,洛蔷何时这么叫过她,但她也是要报仇的,她是驭兽的,而不是被兽骑的,反正已经没什么脸了,再惨一点又何妨?

    “请师叔为弟子布下结界遮挡。”洛缨雪抬起头,眸子里没有任何情绪道。

    “好。”洛蔷脸上虽然闪过伤痛,却很快布下结界将洛缨雪笼罩起来,随后愤然道:“并非我眉月派无情,只是为了帮弟子们讨回一个公道!来人,把被害的弟子都抬上来,请金光大师安排人手为她们验尸!”

    检查死尸已算对死者不恭,此时要查的还是*之处,幸好有一位年龄非常大的女掌门,外号碧霄尊者的,她颇为同情这些眉月派的女弟子,温声道:“老身不才,就让老身来验吧。”

    如此甚好。

    金光大师对雷音、黄君道:“那就劳驾各位在此等候,待事情水落石出了再走。”

    黄君哼了一声席地坐下,而旁边的雷音眼神微动,不时瞟向那些结界。想到雷光虎开始时的紧张,苏芮大感不妙,莫非真是这雷光虎干的,那可真是畜生行为了。

    碧霄尊者比洛缨雪动作还快,毕竟她对着的是死尸,但走出结界后只是对着洛蔷轻轻摇了摇头。

    洛蔷大为吃惊,等她赶到地方时,这些女弟子没一个衣衫完好,俱是受到了侵害之象,怎会没有?

    其余长老、掌门多是男子,不好直接开口询问,便坐在一旁等着洛缨雪这个活证。

    不多时,从洛缨雪的结界中伸出一只手来,手上有一方锦帕。旁的修士虽看不到什么,却也知道那上面就是罪证了。

    罪证取出,并不难寻找那施暴之人。

    金光大师捏了个寻踪诀,便见一根羽毛先在帕子上空盘旋了一圈,然后便慢慢飞向众人。

    为显公平,自是在场的每位男修都要检查一番。虽然知道自己并不是那暴徒,可羽毛经过自己的时候很多修士还是很紧张。不过,羽毛很快在人修上空绕了一圈,然后飞向了妖修们。

    每个人的眼睛都盯紧了那根羽毛,金光大师眸沉如水,也紧盯着那根羽毛。

    但羽毛飘啊飘,在妖修头上绕了一圈就像找不到方向似的,停在无人的半空了。

    “哈哈哈,老和尚,早就告诉你不是我们干的。我看就是你门中弟子与人通/奸,犯了门规无法交差索性反咬我们一口!老妖婆,你竟敢随意污蔑我们,还我公道来!”黄君哈哈大笑。

    雷光虎也一改颓废,眸子里亮光四射。

    苏芮暗道古怪,难道雷音一开始摆出那种样子是为了戏弄洛蔷吗?想到在南沙城时眉月派女修与黄君等妖修的过节,苏芮愈发琢磨不透,当时黄君已经放这些女修离开,又何必现在还要为难她们?

    她沉思的时候,洛蔷不知道金光大师的寻踪诀怎么会找不出来凶手,顿时一脸灰败。

    见此事的确与妖修们无关,金光大师脸上露出歉然,正待与黄君等好好说说。张子宁忽然道:“且慢!”

    段文正有些看不懂这个张家后辈了。

    张子宁对妖修们不善的目光置若未见,皱眉道:“金光大师,并非晚辈不敬。只是这寻踪之法若是有人有意干扰,结果必会不准。洛长老说过洛道友醒来见到的第一人就是雷音,这也是证据……”

    此语正中洛蔷之心,她甚至怀疑金光大师是不是存心包庇妖修。

    “你到底想说什么?”黄君阴森森问道。

    张子宁并不俱他:“我想最好是用雷音的血再确认一遍。”

    “你……”黄君当场咆哮,凌空出现了一头满嘴利牙的黄鼠狼虚像。

    修士们急忙后退,心里怀疑却更加浓厚。

    雷音在黄君肩上一拍,对着张子宁道:“你以为我不敢?过来,我取精血给你!”

    张潇潇在人群中紧张地看着张子宁,张子宁回头对金光大师等笑了笑,迈步上前。

    雷音抬起手腕,一滴殷红的血从指尖渗出。

    张子宁伸手去接,那滴血坠入张子宁掌心。

    一道道炫目到无法直视的金光忽然从张子宁掌心的那滴血里射出,张子宁发现时立即想甩掉那滴血,可金光早已组成一个巨大的牢笼将张子宁囚禁在其中。

    众人骇然、吃惊之际,来不及质问雷音,张子宁在里面已经发生了改变,不再是那有两个酒窝的俊朗男修,而是成了一头看起来有些像牛的怪兽。

    怪兽的嘶吼从金光牢笼的缝隙中穿出,来不及躲开的修士立即炸成了碎片。金光大师袈裟一脱,抛出形成一道袈裟墙暂时阻住了怪兽的音波攻击。洛蔷也躲在袈裟墙后面。

    “大师,这是怎么回事?”

    众掌门、长老急忙围住金光,但金光也摇了摇头。

    从空中传来一阵笑声,接着一片妖娆的火红出现在众人头顶。炫目红光之中,修士们看清楚那是朱雀。

    此时就算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众人也知道肯定是误会那些妖修了。

    苏芮默默地把头低下,省得被朱雀发现。不过她显然多想了,朱雀根本不屑搭理这些人修,只对着金光大师从鼻子里哼了一声。

    他也并不闲着,用涅槃之火将那牢笼又给包裹了一层。

    屠牛的攻击被阻止了。众人大松口气。黄君站出来笑嘻嘻道:“老和尚,其实这是我家尊主为引这魔物专门布下的陷阱。这魔物精通变化之道,吞噬谁就能变成谁的模样。以前不知道残害了多少人,那张子宁就是其中一个。它此番潜入海底城就是为了让你们人族和我们妖族失和。我们只知道他潜入了海底城,却不知他会变成谁的模样,所以才忍辱负重诱他出现。你们要是不信,想想本来以你们的身份是不打算来海底城的,为什么又改变了主意?”

    黄君这么一说,化神期以上的修士脸色都有些变了。他们的确是没打算来海底城,但在本门弟子出发后,他们忽然接到了一封写着本门弟子在海底城将有大难的信,所以才匆忙赶来。

    加上那魔物就被关在后面,所有人立即想通了这就是一场阴谋。本来人修也是受害者,但妖族不但提前发现,还出了大力将其捕获。想到方才他们的举动,不觉有几分惭愧。

    金光大师先表示感谢,然后有些疑惑:““我收到了两封信。”别人都收到了一封。

    “另外一封是不是写着请你来做个见证啊?那是我写的,怎么样,字写的不错吧?”黄君道。朱雀的意思就是老和尚一个人来就可以了,至于其他的明显入不了朱雀的眼。

    虽然黄君语气轻松,但其他人又不是瞎子,立即感觉到了浓浓的鄙视。可当着能一爪子拍死自己的神兽的面儿,他们能怎么样呢?认了!

    至于金光,想到看了好久才认出那写的是什么,只好郑重地点了点头,其实这黄鼠狼还是有文化的。

    黄君的确是有文化的,否则光凭那身臭味就够朱雀把它踢出智囊团了,现在他更耐心地解释:“我们主上早就察觉到这魔物不怀好意,你们都是修真界的中流砥柱,一旦对我们产生误会,那人族和妖族很大可能要陷入混战。这就是那魔物的目的。你们都知道了吧?”

    黄君眼珠一转看见了洛蔷。

    洛蔷完全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现在被黄君盯着,本能有些发毛。

    黄君冲她笑笑,露出一口白牙:“我们主上说这魔物背后还有人指使……好像有些人目的和魔物是一样的。”

    他眼睛直直盯着洛蔷,虽然在笑着,虽然什么也没说,所有人都开始想“是哦,眉月派的这个老太婆不是一直想弄死这些妖兽吗”。

    洛蔷冷汗淋漓,她驭的妖兽多了,哪个不是臣服于她,在她的皮鞭之下争着讨好她。她竟不能接受这黄鼠狼如此嚣张,盛怒之下忘了朱雀在场,只想不叫金光等人怀疑她,张口就道:“那也不能说明你们没有兽/性大发,洛缨雪醒来的时候只有你们,是你们,就是你们先奸后杀……金光,难道你就这么看着我们眉月派被这些禽/兽侮辱……”

    洛缨雪远远站在洛蔷的身后,大家都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没一个人直接说出,本宗门的长老,却什么都说出来了。

    手腕一紧,却是被洛蔷抓住了手腕,被推到金光面前。

    “雪儿,你自己说是谁,师叔给你做主!”

    洛缨雪木偶人一般,但这时不是跟洛蔷计较的时候。如果不趁着金光在,仅靠眉月派的力量更不可能。于是她抬起手指向雷音:“就是他,就是他强/暴了我!”

    雷音面色发黑,黄君差点跳起来,要怀疑也是怀疑那魔兽和魔兽背后的人好吗?

    洛蔷却笑了起来:“我说这畜生怎么一直心虚的样子,原来就是它干的好事!”

    碧霄尊者疑惑道:“不是还没有验血吗?”相比洛蔷,朱雀和被抓住的魔兽显然更有说服力。

    洛蔷道:“验血验血,难道雪儿亲眼看到的不算证据吗?妖兽们最为狡猾,有什么法子蒙混过去也说不一定……”

    苏芮这时已经瞧明白了,这事儿可能不是妖修干的,但这事儿发生时妖修们一定在场,但根本没有管闲事的意思,甚至利用了这件事情引那屠牛出来。至于这个洛蔷,八成以为还是在自己那一亩三分地呢。

    “老妖婆,你说谁是畜生?”

    洛蔷正说的起劲,头顶忽然响起一个声音,她一抬头就看到那过长的下巴。除了下巴略长,其余地方都很完美,红衣浴火,冰冷无情的凤眸。

    朱雀的眼分明没有任何情绪,洛蔷却感觉到此生承受的最大压力。还有,其实朱雀并没有看她,所以洛蔷深深地感觉到自己连只蚂蚁都不如。

    不过在朱雀强大的气势前,洛蔷来不及思考如何反击,结结巴巴解释道:“我说雷……尊主,我方才是太过气愤了。尊主,您贵为修真界的守护神,是不是应该一视同仁,给眉月派和那些死去的弟子一个公道?”洛蔷脑子忽然灵光起来。

    眉月派幸存的女修都为洛蔷捏了把汗,不知道洛长老今天怎么跟疯了一样,其实她们没有在洛蔷的处境上是体会不到洛蔷的心情的。洛蔷一生用残酷手段驭兽无数,今天又百般逼害妖修,开始虽然有为洛缨雪讨个公道的想法,但同时也存了为自己谋利的心思。如今剧情反转,洛蔷今日作为必将为修真界诟病,且从黄君的眼神她就知道以后也躲不过去,还不如搏一搏,用朱雀的使命逼迫朱雀为自己主持公道。

    敢这么干的,也就洛蔷一人。

    朱雀竟然也没有发怒,还似在认真思考。

    “你说的对,无论是人还是兽,都是本尊应该守护的。那么,如果是他做的,你们想怎么处置他?”

    洛蔷没想到这么容易,洛缨雪却忽然开口了:“我要他奉我为主,终身效忠于我,弥补他……对我造成的伤害。”

    洛蔷还没想好要捞什么好处,就被洛缨雪抢了先,但受害的是洛缨雪,她也无话可说。

    “还要补偿我们眉月派的损失,包括弟子们的灵兽。”她最终补充道。

    “如果不是他做的呢?”朱雀又问。

    不可能,她醒过来的时候,那畜生就在她的腿间。想都没想,洛缨雪就道:“要是我冤枉了他,就让我奉他为主,任他驱使。”

    “好,”朱雀没什么表情,转向洛蔷:“你呢?身为长辈,是不是应该承担的更多?”

    洛蔷不知为何,嗅到一丝危险的气息。但她是不会像洛缨雪立那么重的誓的,咬牙道:“若不是那畜生干的,我自断一臂向他谢罪!”

    朱雀点了点头:“那请金光大师做个见证。”

    洛蔷见洛缨雪那么肯定,愈发笃定这次押对了,就算雷音的血也验不出来,总归是那些妖修干的,只要洛缨雪咬死,就是朱雀也得给个说法。

    却见朱雀广袖抬起,白玉般的掌心多了一物。那东西刚出现在朱雀手上,向左向右和苏芮都睁大了眼看去。

    “临行之际,我家主上担心节外生枝,特命我将此宝物带上,这宝物名为天下无双至尊无上寰宇乾坤戒,此戒通古今,知未来,凡是三日之内发生的事,都能在此戒中重现……”

    苏芮完全没留意到朱雀说了什么,什么天下无双至尊无上寰宇乾坤戒,特么那不是她的白戒吗?!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超级母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滃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滃滕并收藏超级母鳄最新章节